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80 吞吞吐吐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隔壁黃原家里。

  還能聽到嘶嘶的倒吸涼氣的聲音。

  抓著椅子把手的黃原,把椅子把手攥的緊緊的,偶爾松開幾秒鐘,又把把手攥住,時不時的,還倒吸一口涼氣。

  兩腳蹦的很直,穿著人字拖的腳丫子彎曲著,挖緊了腳底板,偶爾轉動一下的腳,完全不影響腳指頭的彎曲。

  “嘶呼!”黃原看了看游小魚。

  吞吞吐吐的游小魚說不出來話,正在試圖讓黃原暈車,不過效果不是很好。

  完全沒有培訓上崗的野路子,崗位技術還是很不達標,沒辦法得到最好的工作效率和作業效果。

  得益于黃原也是野路子,也沒有什么作業經驗。效果還是拉滿了,對于黃原來說,這都已經很離譜了。

  如果不是不好意思,他高低得來一句:哦耶!

  不過不好意思,沒有那么臉皮厚,本來就夠不好意思了,還遇到這種情況,他都不知道自己應該怎么辦。

  手足無措,腦子空白。

  網址p://m.biquke.

  誰知道她會突然就勇敢起來,突然就咬人。

  “差不多了沒?特么嘴酸。”休息了一下,游小魚問了一句。

  特么累。

  頭昏!

  口水都干了。

  聽到游小魚的問話,黃原一愣,然后想了想。

  回答了一個大概的答桉:“快了!”

  游小魚:“.....”

  十分鐘以前,就是這樣回答她的,結果十分鐘以后還是這樣的回答。

  剛接觸手藝的游小魚還不是個熟練的手藝人,手藝粗糙,不過也夠了。

  深山采蜜人,是偉大的職業。

  需要到鳥無人煙的森林里,找到蜂巢,但是蜂巢大部分在很高的樹上,也有些樹并不高,這個得看緣分。

  找到蜂巢以后,還得辛苦的攀爬,到樹冠上,然后用口袋把蜂巢裝進去,可能如此重復很多次,才能采到蜂蜜。

  “休息一會兒也行!”黃原說道。

  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暈車,完全沒有這個意思,還沒有開始暈的感覺。

  游小魚搖搖頭。

  還是再努力努力,早點把蜜采了,早點休息,想了想,她把黃原手拿過來。

  手不空著以后,黃原感覺就開始有點暈車了,

  突然想到了小時候看的神話連續劇,猴子大喊一聲:嫂嫂張嘴,我要出來了!

  不過黃原沒喊。

  “嘔!”

  游小魚跑去衛生間了。

  寧渠點上一支煙,感覺一身輕松,突然之間,就感覺自己不一樣了,。

  “果然啊,沒有什么經歷就沒有共同話題,總算是理解他們說的索然無味是什么意思了!”黃原呼了一口氣。

  以前寧渠他們聊天的時候,說的一些東西,黃原還有點聽不懂,確實沒有經歷就沒有共鳴。

  衛生間里,游小魚刷完牙,然后又干嘔一聲。

  “潸潸騙人啊!嘔!完全接受不了,鹿茸味兒!”游小魚嘆氣。

  要不是自己爺們兒,要不是問題刻不容緩,要不是總不可能讓他去花錢,何必吞吞吐吐。

  擦了擦干嘔的眼淚,她才從衛生間開門出去。

  看著神清氣爽的黃原,游小魚抬手就是兩拳,然后揉了揉臉頰,給他一個白眼:“看雞毛,睡覺!”

  黃原點點頭。

  屁顛屁顛的跟著她回到臥室,然后看了看不搭理她的游小魚。

  “媳婦兒,謝謝。”

  游小魚轉過來,看了看他,把他眼睛蒙上:“別比比,睡!”

  她也不是心里毫無波瀾,都是女生怎么可能一點波動都沒有,只是克制著而已。

  現在臉都是紅的,吃雞游戲,差評!

  黃原還沒有睡著,游小魚也沒有睡著,兩人各懷心思的想著事情。

  還是覺得多少有些委屈她了,游小魚則是想著怎么樣面對黃原,會不會覺得她太輕賤自己了?

  靠她近一點,黃原想和她說幾句話。

  突然發現,它也想和她說幾句話。

  黃原:“......”

  游小魚:“.......”

  你特么太過分了啊!當老娘是杯子呢?

  尷尬的不行的黃原,只好解釋道:“不關我的事,它自己想法比較多。”

  他才反應過來,就出現這種尷尬的場面了,還打了游小魚一下,好像在說:妞,麻利的,咬我!

  游小魚:“........”

  很想給黃原兩個大耳刮子,讓他清醒清醒,知道知道收斂。

  在游小魚看來,這就是黃原故意的,開玩笑,他自己的東西,不是故意的,為什么會管不住?

  轉身看著黃原,游小魚咬牙切齒的問他:“你不要他過分了!”

  黃原很冤枉。

  涼了他幾分鐘,發現他左右滾來滾去的,就知道他又扯犢子了。

  “遇到了,老娘真是倒了大霉。”游小魚拉開被子。

  做作業。

  時間流逝,已經是深夜了。

  嗓子有些難受的游小魚,才沉沉睡去,黃原完全沒有睡意,只好拿著手機刷著新聞。

  看了很久,才睡著。

  第二天。

  吳燁家里,擺放在桌子上的飯菜撒發出香氣,香味飄到樓上,凌晨的鼻子微微動了一下,嗅了一下味道。

  慢慢的睜開眼睛,凌晨坐起來,揉了揉眼睛,又伸了一下懶腰,才發現自己腰酸的很,腿也沒有力氣。

  累啊!精神也還沒有養好,還沒有睡夠,完全不想起來,只想在被子里窩著。

  剛想睡一下,吳燁就推門進了臥室,凌晨就知道自己沒機會睡懶覺了。

  “尊敬的躺臥會員,早餐已經安排好了,請問您什么時候起來。”吳燁問她。

  凌晨看了看她,腳軟手軟的,走路都不想走。

  被吳燁拉起來以后,凌晨還在問他:“我能不能不起來,我想睡覺。”

  搖搖頭,吳燁不答應。

  要睡覺也可以,吃完東西再回來睡覺都沒問題。

  不吃東西一直睡覺,完全不健康,雖然很多人為了睡懶覺完全不考慮健康問題。

  就像是吃泡面,不會考慮泡面盒子是不是健康。

  “起來吃完東西再睡!”吳燁把她拉起來,她又倒下去,吳燁把皮帶解開。

  凌晨直接跳下來。

  “我自己起,不勞老公喊我!”說完就丟丟丟跑下樓了。

  比起來,懶覺什么的都是小事情,只要不挨打,什么都好商量。

  看著凌晨下樓,吳燁才把扣子扣好,把被子整理了一下,把床單被罩取下來準備換一下。

  發現墊子上都是暗黃圓圈,吳燁忍不住笑了笑,才把新的床單被套拿出來換好。

  下樓把床單放到洗衣機里,然后才坐在椅子上,和凌晨以前吃早餐。

  “我要是不起來的話,我就睡懶覺了,起來就得去公司了。”凌晨是那種,起來了就不允許自己再去睡的人。

  除非是真的太累了,顯然吳燁還沒有過分到那種程度。

  可以做到,但是沒有必要。

  “行,等會兒我送你去公司,剛好我也要去對一下賬目情況,下午去接你。”吳燁回答了一句:“這幾天有時間的話,我們回家去看看爸媽!”

  好一段時間沒有回去了,再不回去的話,吳太太該有意見了。

  不過這段時間凌晨忙著公司的事情,吳燁也剛把公司的事情忙完沒多久,又啟動了新的計劃,今年是沒指望閑著了,明年的話時間更少。

  已經確定好了,明年要結婚。

  結婚了,還要養娃,這幾年怕是沒有機會好好休息了,起碼沒有機會安安穩穩的休息。

  “這幾天忙完就去,我就這幾天事情比較多,忙過了就輕松了。”凌晨回答。

  管理個大型企業,事情多如牛毛,如果不是她早就定好了管理方式,光是一個漫客都夠她忙活的。

  為了讓工作少占用自己的時間,凌晨已經化身時間管理達人了。

  哪怕是雨滴落到青青草地,也不影響她工作,除非起不來。

  “我提前和他們說一下就行,你先忙你的,我這里不急。”吳燁吃著餅說道。

  點點頭,凌晨答應下來。

  吃完東西以后,吳燁送他到了公司以后,就直奔養生館了,今天洛白休息,寧渠休息,吳燁也休息。

  就是黃原還泡在汽修廠里,和他一樣的還有顏潸潸,知道情況以后,幾人就知道昨天的湯白喝了。

  都深感惋惜。

  這么好的機會,居然不把握住,這都把握不住以后怎么辦?

  養生館包間里。

  洛白在唧唧哼哼的采耳,聽著金屬敲擊出來的長音,深感愉悅。

  旁邊就是吳燁和寧渠,黃原沒有來,早早的去了修理廠,他們幾個都是閑的,今天是去不多。

  查賬吳燁也可以下午去,反正閑來無事,大家約著泡澡。

  “我覺得,昨天他搞不好跑步去了。”洛白分析。

  他有一個朋友,當時遇到這種事情,就是去跑步解決的,所以他知道。

  不過黃原這種情況,游小魚還能去上班,就很奇妙了。

  “就說有沒有一種可能性,就是解決了,但是并不是你覺得的解解方式?”寧渠問道。

  他想事情一直比較穩妥,如果不是和顏潸潸有管的話,還是和穩妥的。

  都能去上班了,就證明事情已經解決了,只是游小魚不是解決方桉而已。

  “除了出汗就是出來,還有什么辦法?”吳燁好奇的問了一句。

  兩人搖搖頭,不知道。

  旁邊的技師小姐姐看了看他們,然后小聲的說道:“嘴!”

  三人:“......”

  這年頭,大家都明白人啊!

  都是跑過高速的,還能不知道收費站嘛?

  看著他們詫異的眼神,小姐姐只是靦腆的笑了笑,然后繼續按。

  洛白看了看她,換成以前的話,高低也得較量較量,也就是現在有了正兒八經的女朋友,不敢考慮這些。

  她就喜歡這種懂得多的,集眾家之所長的小姐姐,什么都會。

  省時省力。

  “不愧是魚!”吳燁說道。

  “是極是極!”兩人異口同聲。

  猜的可能性就是這個了,起碼這個答桉最有意思,是不是也不可能問黃原,大家一起送他超神,最后結果是超鬼,也沒辦法了。

  那是黃原自己不給力。

  按的差不多了,幾人去泡了一下溫泉,才從養生館離開。

  遠處的黃原,還在汽車底下拿著扳手擰螺絲,打了個噴嚏,又繼續拿著扳手扭螺絲。

  一身的機械油,安全看不出富二代的樣子,就像一個平平無奇的修車工,除了長得好看一些。

  修理廠外面的停車場,一輛紅色超跑停下來,穿著黑絲,踩著高跟鞋,一身小裙子,烈焰紅唇的女子走進修理廠。

  問了幾個人以后,徑直走到黃原旁邊。

  無意之間瞥見黑絲的他,有點愣住。

  藍白啊!

  看這樣子,不是游小魚,他迅速然后鉆出汽車底,丟掉手套,看了看眼前的女生。

  “咦,馮總,車有什么問題?”黃原問道。

  姓馮的女生搖搖頭。

  看了看風塵仆仆的黃原,有點感慨,她是知道的,黃原可不是什么修理工,而是這家店的老板,只是愛好車子而已。

  “黃總,想請你吃個便飯,不知道有沒有空?”她說道:“主要是為了感謝你,我爺爺沒辦法來,讓我當面替他說一聲謝謝。”

  找了很多地方,都沒有人能修好,就黃原把這個事情解決了。

  搖搖頭,黃原拒絕了。

  他沒興趣去吃飯,也不想和游小魚以外的女生多接觸,有老公的倒是可以,不用擔心人家有什么想法。

  這種美女,他向來敬而遠之。

  “你們付錢了,我們辦事,沒什么謝不謝的,吃飯更不用了,我也沒有時間。”黃原回答。

  馮小姐:“......”

  人家那些動不動就說多少人排隊請自己吃飯,多少有點吹牛皮,但是她請人家,還沒有被拒絕過,還是這么不假思索的。

  一時之間,她還忘記詞了,本來地址都準備念出來了。

  “馮小姐還有什么事情嗎?沒有的話我先去忙了!”黃原準備離開。

  黑絲而已。

  大不了以后給小魚整一套,她比這個馮小姐好看多了。

  剛準備轉身,就被馮小姐拉住了,然后黃原就看到剛端著碗進來的游小魚。

  那特么是什么品種白菜,是不是在逗我們家豬?

  還穿絲襪,高跟鞋。

  誰不能穿似的,哎喲,這口紅.....你扒拉我們家小黃干啥?

  雖然沒有說話,但是腦子里閃過了很多的詞條。

  第一時間,看著被拉住的黃原,游小魚彷佛變成了名偵探,分析著各個細節,眼睛就像是電子眼,把各個小動作都解讀出來了。

  沒有什么關系的可能性占百分之八十。

  “老公,來客戶了?先把飯吃了再修啊!”游小魚落落大方的走到黃原面前,看了看烈焰紅唇的女生:“你好,請問有什么事情嗎?”

  占著女朋友的大義,游小魚看著眼前的女子問道。

  搖搖頭,女子指了指黃原:“就是想著請黃總吃個飯!專門過來,不過黃總不太有空,您是?”

  上次來的時候,她不在店里,不然高低都得讓她知道,她是這里的老板娘。

  不過今天也不晚。

  “我是他老婆。”他看了看黃原:“老公,人家大老遠來叫你,你就去唄!店里我看著就行。”

  游小魚反其道而行之。

  她當然不想黃原和陌生女人出去,但是她又不好直接說,直接說,難免人家看低黃原,覺得他眼光不高,找個妒婦。

  不過她手上的碗快都沒有放下,還是給黃原準備的吃的。

  “不用了,你和馮小姐聊一下吧,我先把東西吃了,把這臺車修好。”黃原端著碗快就熘了。

  完全沒想法,吃飯又不是吃不起,又不是缺那點吃飯的錢。

  出去再回來,估計游小魚就會盤問半天了,還會嗅他衣服,他很煩那種不必要的麻煩。

  游小魚一臉歉意,看著寧渠離開了,才說道:“馮小姐,不好意思啊,我老公他就喜歡和這些冷冰冰的東西打交道,對人比較靦腆和內向。”

  說話的時候,她還是一臉的歉意。

  上次馮小姐沒有見過她,她也沒有見過這個馮小姐,去拿零件去了,回來黃原已經在修老爺車了。

  “沒事,倒是我唐突了,本來就是想感謝一下,給你們添麻煩了。”馮小姐回答。

  看游小魚這么知書達理的,她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情況,居然約到了人家老公頭上。

  她都沒有表現的很生氣,已經很好了,換成自己,估計語氣都陰陽怪氣的。

  “我們拿錢辦事,沒什么可謝的,您太客氣了,鍋里還有餃子,一起吃點?以后還得指望您這些老客戶給我們介紹生意呢。”

  “看我這記性,來這么久,水都沒有喝一口,隔壁坐會兒,喝口水吧!”

  游小魚笑容滿面,很熱情的樣子,表現的很客氣,也很周到。

  不過馮小姐很客氣,委婉的拒絕了以后,就離開了,不太好打擾人家兩口子吃東西。

  看她離開以后,游小魚才看了看寧渠,坐在廢棄輪胎上的寧渠,一口一個餃子。

  一臉的灰塵,還有汗水流過灰塵以后,留下的黑線,再加上一身的油膩臟衣服,就這種情況,都能吸引到跑車白富美。

  富二代的氣質,就這么清新脫俗嗎?就這么難以封印嗎?

  “今天這餃子好吃。”看到游小魚走過來,黃原指了指碗里的餃子:“來一個!”

  一口吃掉。

  游小魚看了看她:“剛才那個大嫂子是誰?”

  黃原:“.......”

  我才說餃子,你就說嫂子,你什么意思?我根本就不知道好不好玩。

  到目前為止,他還沒有想過這種可能性,人畜無害的小黃,除了喜歡抓魚,那有什么壞心思?

  “問你話呢!”游小魚又拿了一個餃子。

  別說,吃著碗里的,鍋里還有的感覺確實不錯啊!

  “就是修老爺車那個,別胡思亂想的。”黃原說道。

  游小魚看了他半天,才放心的點點頭,黃原確實不是那種不老實的人,她死乞白賴非要跟著他,不就是圖他踏實嘛。

  真圖他家億萬家產,她可沒有這種想法,以前沒有以后也沒有,她早就和黃原媽媽說過,結婚之前都可以做財產公證。

  她不需要那么多錢,現在家里的銀行卡里,還有差不一千多萬呢。不夠她使的?

  “吃慢點,鍋里還有,吃完了給你裝,等著我給你拿瓶水。”游小魚去給他拿水。

  她辦事情雷厲風行的,說完話,就跑了。

  黃原忍不住笑了笑,又吃了一個大肉餃子,這是他最喜歡的韭菜豬肉餡。

  “今天修不好就算了,慢慢修唄,又不急一時半會的。”游小魚回來的時候,把礦泉水遞給他。

  黃原吧,就喜歡喝礦泉水。

  “早點修好唄,他們搞不定,我把問題找到了,讓他們自己動手!”黃原回答。

  把一大碗餃子吃了,才戴著手套繼續修車。

  剛準備鉆到車底,就被游小魚拉回來了,然后就是狠狠的木馬一個。

  嘿嘿嘿嘿嘿!

  剛進修理廠的游所為:“.......”

  這孩子,一點都不矜持了,都不知道避人。老父親心里五味雜陳,閨女離自己越發遠了,漸行漸遠漸無書啊!

  為了搬出去,還和自己鬧呢,以前管的太嚴格了,現在反彈的厲害,越發主見了。

  轉頭的游小魚和黃原:“......”

  老實說,黃原對于老丈人,心理陰影還是很多。

  他有些,蠻不講理,又確實是關愛小魚,只是對他就很一言難盡了,總之那些年,那幾遍,是聞者傷心,見者流淚。

  “爸,鍋里還有餃子,先把飯吃了。”游小魚選擇性翻篇。

  黃原打了個招呼,游所為沒有和以前一樣高冷,而是點點頭,才被游小魚拉著離開。

  她是知道自己老爹和黃原不怎么對付,以前自己沒個主意,現在不會了。

  老爹重要,老公也很重要啊!

  見他們離開了,黃原也去修車去了。

  不過隔壁的廚房,看著綠油油的餃子,游所為看了看自己閨女。

  他最不喜歡的餃子就是韭菜的,卻是隔壁小子最愛的,鍋里也是韭菜餃子。

  女大不中留啊!

  “小魚啊!爸也不說其他的了,你自己理智點,起碼結婚以后再讓你爹我當外公啊!”游所為想了想還是說道:“自己多想想。”

  他端著餃子就離開了。

  還沒有遇到危險呢。

  小蝌蚪都沒有開始找媽媽,那有什么危險不危險的,就算是找,也是一網打盡。

  0.01還能擋住億萬大軍呢。

  看了看手機消息,她撇撇嘴,又不是誰都是吳燁,能把雨傘打壞。

  此時此刻,群里熱鬧極了。

金馬騎士堂  真的,我第一次知道原來雨傘還會壞,潸潸,這沒什么關系吧?這是凌晨十分鐘前發的信息。

  游小魚無法想象,比特效里的戰斗場面還要大?

  還是特么幾把傘,難以置信。

  問了一下我們醫院的醫生,說多少有點風險,流口水本來就是半途開始的,不過問題應該不大。這是顏潸潸的回復。

  游小魚感覺又學到了新知識,以后要全程帶安全帽,不能半途而戴。

  嗯,記下來,這是要考的。

  你們昨天怎么樣了?顏潸潸艾特了一下她和白菜。

  白菜羞答答的,也不見出來,游小魚回復了一句吃了!

  群里安靜了好幾秒。

  顏潸潸發了一個豎起大拇指的表情包,凌晨還是喜歡熊貓臉表情,一個還得是你啊!姑娘!

  白菜用的自帶表情包,一個震驚的表情。

  看到白菜出來了,大家都開始艾特她,白菜沒辦法潛水了。

  我只能說,又去了藥店,不過比凌晨姐好,她差點去了醫院。白菜發消息。

  只言片語,窺見一斑。

  游小魚都能想到,多么痛的領悟哦!

  我是真以為自己要去醫院了,看著是嚴重的很,早上好的差不多了,才敢來上班,不過還是小魚厲害,不愧是你。凌晨回消息。

  不是吧?這有這么強嗎?

  我反正不會吞劍,凌晨姐也沒有,潸潸會,你是第二個。白菜艾特她。

  游小魚嘆氣。

  那也沒辦法啊!要是總不可能古道熱腸吧?或者開門,特么門都得壞了不可。

  出此下策,實屬無奈之舉,她不是屬猴的,她也不是嬤嬤。

  吳燁總是在暗示這,不過我沒有同意,多少有點膈應。凌晨發消息。

  膈應加一!我是想到不知道以前有多少....我就不敢想這個,現在吧,他老實了,我才發現我是老實人。白菜發消息。

  現在你們是剛熟悉,以后就知道了,閾值起來以后,就不會考慮這么多了,根本控制不住幾己。顏潸潸發消息。

  凌晨不相信,白菜不相信,游小魚還不知道。

  不說了,我去開會了。凌晨第一個跑掉。

  我去拍短視頻了。

  我去看看病人。

  游小魚把手機收起來,看了看辦公室的老爹,把餃子放到保鮮柜里,然戴著手套去幫黃原。

  看著空碗都沒有人收走的游所為,忍不住嘆氣。閨女變化很大啊!以前賢惠勤快,現在只在黃原哪里賢惠勤快,還得他自己洗碗。

  以前那會這樣啊!

  洗完了碗快。他去隔壁看了看,還能看到笑的燦爛的黃原和游小魚,他默默的回到辦公室。

  有些開心和幸福,確實是只有對象才能給到,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給她那些幸福和開心。

  哪怕是爸爸,也不行,爸爸只是依靠,只是后盾,對象,老公,男朋友不一樣,是以后可以代替他的人。

  “害也挺好的,以后有個靠的人,有個知冷知熱的人,有個愛護關心的人。”

  “就是有點二愣,老實點也好,不就圖個老實嘛。”

  “挺好的。”

  人一旦改變對一個人的看法,就會改變很多東西,隨之而來的可能就是翻天覆地的變化。

  就像是游所為,以前就很不喜歡黃原,一個是擔心有錢就變壞,現在不壞以后壞,還有就是個性,就特么知道修車,人情世故這塊單薄的和雞蛋殼似的。

  朋友沒幾個,要不是他爹就是代理商,他怕是和廠商打交道都費勁。

  再加上黃原爸爸確實和他也不對付,很多東西積累起來,就變成了厭煩,北方人直接,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怎么著都不喜歡。

  沒有那么多虛與委蛇,也不委曲求全。

  后來,游小魚差點出事,他才為了閨女,讓了一步,好在黃原也沒有得理不饒人,不然他把廠買了,直接搬家了。

  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男人那里沒有?

  終究,緣分還是在他那里,小魚離不開他,死乞白賴非要跟他。

  有什么辦法呢?父母拗不過孩子的,他就是這樣的情況,那就只能由著她唄。

  現在都搬出去住了,家里就自己和老爺子,

  下午的時候,車修的差不多了,游小魚開始做下午飯。

  游所為去廚房看了看她準備的菜,又是有黃原的:“多炒幾個菜,喊小黃過來一起吃吧,喝兩盅。”

  有點不可置信的看著他,游小魚表情很震驚。

  為什么送飯,不是喊黃原過來吃,還不是覺得他會不開心,不然她至于送飯嘛!

  發現老爹開始松口了,游小魚驚喜的差點沒有跳起來,其實黃原沒有記仇,游小魚真服氣的其實是這個,黃原是個真爺們兒!

  搞定老爹,是她最近一直在尋思的事情。

  沒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他自己想開了,他沒有意見了,事情就好辦了。

  “好,和他說一聲。”說完話,她急匆匆就跑了。

  游所為忍不住搖搖頭,她早就等著自己這個話吧?不然那會那么開心。看著鍋里的土豆絲,他拿著鍋鏟開始翻炒起來,菜都不顧了。

  隔壁。

  游小魚和黃原說了一下情況,黃原立馬就跑回辦公室了,游小魚心里咯噔一聲。

  一直到黃原拿著一條煙,拿著一瓶臺子出來,游小魚才笑起來。

  “媳婦,趕緊弄幾個菜,我再拿幾瓶酒,今天我要報仇,非給他灌醉不可。”黃原信誓旦旦,迫不及待。

  他早就想有這么一個機會了,多少還是有點委屈的,只是沒有說而已。

  爺們兒嘛,得大氣量一點,對外人不用,對自己媳婦她爹,總不能讓她也左右為難。

  黃原殺氣騰騰。

  游小魚彷佛看到了黃原哇哇吐的樣子,論喝酒,黃原很懸。

  “行,我先弄幾個下酒菜,不要空腹喝酒,聽著沒?”游小魚交代。

  黃原點點頭,回去又拿了幾瓶酒,才走到隔壁,鬼鬼祟祟的看了看辦公室,看到游所為盯著他,只好硬著頭皮走過去。

  看著一臉嚴肅說不上嚴肅,好臉談不上好臉,笑容找不到,厭煩也沒有的難以定義的表情。

  黃原差點沒有笑出來,這是說也不好說,得罪也不能得罪,開心也不開心的心情吧?

  對他這個人,老丈人心里估計也很復雜,從不喜歡到接受,這個過程確實是有點難。

  不容易啊!總算是能坐在一起喝酒了。

  “叔,我帶了幾瓶酒,小魚說您想喝酒,陪您喝點,這個煙給您抽吧,我抽的少。”黃原先把禮儀做出來。

  該有的教養他有,和脾氣是一樣的,游所為確實不是多好的老丈人,但是他是個合格的爹。

  游小魚是他辛辛苦苦養大的,這個黃原認。

  “有心了,叔謝謝你!”游所為看了看露出一角的煙,眼角跳動。

  這滿溢的富二代氣息啊!

  一條他舍不得買的煙,價格五位數的樣子,一支煙就是幾十塊錢,只能說有錢,他知道自己家比不上黃原他們家,還是有些挫敗。

  酒是幾千塊錢一瓶的,煙是五位數一條的。

  先禮,他都不好有個壞臉色。

  “東西太貴了,叔還是習慣抽十塊錢的煙,這個抽不習慣,自己留著抽吧,酒我喝。”他說道。

  黃原也沒有多說什么,把煙放在柜子里,然后回到椅子上,把酒盒子打開,然后開了一瓶酒。

  游小魚把幾個菜放在桌子上,把酒杯拿過來,又去廚房拿碗快。

  “叔,我敬您一杯。”黃原倒好酒。

  游所為和他碰了一下杯子,一口悶。

  黃原:“......”

  非要武喝啊?

  他還以為是文喝,慢慢喝呢,結果一口悶,他都喝了,黃原只好一口喝掉。

  真是難受!

  倒好酒,吃了幾口菜壓了一下,才感覺好多了,又吃了幾個煎餃,看著他沒有動快子了,黃原又拿著杯子和他喝了一杯。

  急了!

  這樣喝,就算是年輕也扛不住啊!

  吐出一口酒氣,黃原尋思著怎么辦,剛才確實是吹牛皮的,不過他不想認輸,先喝著,不行回去把解酒藥拿了。

  “慢點喝,這樣喝酒傷身體。”游小魚把菜放下,又抓了花生米:“再這樣喝,我把酒沒收了。”

  她知道黃原的酒量不怎么樣,特意坐在旁邊,給他們倒酒。

  注意到游小魚倒酒都是他的多,黃原的少,游所為也沒有說什么,反正黃原這種小趴菜,他能喝好幾個。

  不過隨著時間流逝,他都感覺到有點頭皮發麻了,手腳也是有點麻了。

  醉意開始翻涌,黃原紅著眼睛和他喝,他居然要醉了。

  “以后對我們家小魚好點,叔給你道個歉,以前是我過分了,可以埋怨我,但是別埋怨小魚。”游所為說著半醉的話。

  可能是借著酒,才能說出來,也可能是喝醉了,才說的。

  黃原點點頭。

  “叔,都在酒里。”

  “好,干杯!”

  又過了半個小時,兩人坐到一起,黃原暈乎乎的拿著打火機給他點煙,一不注意,火勐了。

  “黃原,你個沙比,你準備給我爸點了不是”游小魚立馬把胡子上的火拍滅。

  黃原:????

  點了什么?對了,點煙。

  “咋咋呼呼干啥,吼人家小黃干啥,人給我點煙呢!不懂事,我蒙住,有風!”胡子被燒了不少的游所為,也沒有感覺到。

  還在批判游小魚做事不對。

  看著黃原煙都對不準打火機了,她嘆嘆氣,把打火機移動了一下。

  吐出煙霧,黃原一口醉話:“謝謝媳婦兒!”

  瑪德,我爹還在呢!就特么喊媳婦兒。

  真喝醉了,憑著年輕身體好,黃原硬生生的把游所為熬醉了。

  不過他自己也是強弩之末,腦子里還有點清醒的念頭,但是手腳都不聽話了。

  感覺手腳都不是自己的了。

  “叔,我們改天繼續喝,酒我包了。”黃原還在考慮下一場。

  游所為立馬點點頭,答應下來,并且開始訴苦:“小黃啊!你都不知道叔這些年多難啊!”

  巴拉巴拉,嘰嘰喳喳,斷斷續續的酒話開始了。

  游小魚:“.......”

  看了看地上的幾個空酒瓶,她拍了拍腦門,決定以后不讓他們這么喝了,多少喝點得了,這樣喝醉了太麻煩了。

  哪怕是好酒不上頭也不行。

  等了不少時間,看著天色都晚了,兩人趴在桌子上睡著了,找了兩個員工幫忙,把游所為扶到房間里,看了看寧渠,還是決定把他扶到廠里的房間里。

  廠里準備了房間,以前黃原都是睡廠里的。

  她們家也是一樣的。

  看著睡著的黃原,游小魚嘆嘆氣,拿著毛巾給他擦了擦臉,把工作穿的臟衣服放在一邊。

  “如愿了,給他喝的人事不省的,這會兒滿意了。”游小魚拍了拍他臉:“自己也人事不省的。”

  “哎!”

  她發了個朋友圈,忍不住笑了笑,不一會兒,凌晨就給她點贊了。

  “這個點不打架,還在玩手機?”游小魚有些疑問的都囔著。

  這會兒。

  吳燁和凌晨還在外面牽著狗熘達,狗子有了相好,是一個小區的,出門的時候就在窗戶邊看了看,叼著一袋狗糧出門的。

  結果發生意外了。

  那是一只雪白的薩摩耶,狗子很喜歡的狗子。

  等他們到了廣場的時候,就發現狗子往一個人多的地方跑去了,那邊還圍了很多人。

  “看不出來,星星還喜歡看熱鬧!”吳燁被它拉著跑。

大型犬就這點不好,力氣太大了,一不  意都拉不住。

  看著狗子擠開人群,人群中間是兩只薩摩耶。

  在連連看。

  狗主人還在吵架,吵架的原因就是兩只狗子連連看了。

  看到這一幕,腦子里沒有任何聲音的星星,嘴里的進口狗糧掉在了地上。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