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77 鋼鐵直男的老版本浪漫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七夕節,傳統節日。

  白天的時候,吳燁看了新聞,很多情侶頂著34度的大太陽,在民政局門口排隊出一條長龍。

  都是準備領結婚證的。

  更有甚者,早上三點鐘的時候,就已經去排隊了。

  就這樣,三點鐘去排隊的,還趕不上前面兩點鐘排隊的,兩點鐘排隊的,還趕不上前面一點鐘就開始排隊的。

  吳燁只能感慨,希望凌晨以后不要想著七夕節領結婚證,現在做什么都卷的變態。

  包括領結婚證。

  今天,吳燁的朋友圈里,除了曬鮮花,曬紅包,曬禮物,就是曬結婚證的。

  到處都是狗糧。

  寓見酒店,吳燁家的酒店,今天爆滿了,房間都全部訂出去了。

  七夕節,情人節,都是炮火連天的日子,保潔阿姨的任務,通常都會加重不少。

  網址p://m.biquke.

  路邊,隨處可見丟掉的鮮花,鮮紅色的玫瑰花,丟在垃圾桶里,也不知道是那個死鬼的愛情,又被丟棄了。

  早上送完凌晨以后,吳燁就開車回來了,抱著兩個箱子上樓,準備把家里布置了一下。

  女生比較注重了幾個節日,大概就是情人節、生日、結婚紀念日,現在又多了一個三八婦女節。

  這幾年,女生過的節日都不少,零零碎碎的加起來,讓很多男生苦不堪言。

  節日紅包,再加上禮物,再加上在外面吃頓飯,還得看開不開房間。一個節日過下來,四位數的金錢就沒有了。

  但是女生偏偏比較注重這方面,特別是儀式感,對她們來說很重要。

  她們總覺得,愛,應該有一個實實在在的體現,而不是只停留在嘴巴上。

  就類似,除了弄一身口水還能干什么?

  所以,禮物其實是一個載體,代表的是記的,重視,共同想法。

  這一點,大部分女生都不能免俗,哪怕是凌晨這種大總裁,大老板,也免不了喜歡這種儀式感。

  凌晨不需要吳燁送的很貴重的禮物,因為貴的東西,她都可以自己花錢買。

  她更想見到的是一份心意。

  吳燁很理解她的這種想法,所以昨天的時候就跑去把禮物訂好了,今天剛好踏踏實實的準備燭光晚餐。

  對于很多普通的姑娘來說,這個節日,應該要出去外面好好吃一頓。

  但是對于凌晨來說,外面的東西她都已經吃膩了,反而更想在家里面簡簡單單的吃一頓飯。

  凌晨和吳燁說了一下這個想法,吳燁欣然答應了。

  七夕節其實是一個好笑的節日,牛郎和織女被分開。

  必須一年之后才能再見面,尤其是對于牛郎來說很不公平,織女可以每天見他一面,牛郎只有一年才能見到織女一面。

  王母娘娘大概是為了保護牛郎吧。

  把兩個箱子放在沙發上,吳燁站在客廳中間,看了一下房子,想著自己要怎要布置,才顯得好看一點。

  男人在這方面,天生就沒有什么太強的審美,心思細膩的女生,更擅長做這種事情。

  偏偏大部分女生,就只會要求男朋友浪漫,其實男生懂個錘子浪漫。

  可以說,絕大部分人的浪漫知識,都是通過互聯網,通過電視劇學來著,淘汰版本。

  就像吳燁,他在箱子里裝的就是氣球,彩帶,還有跑馬燈。

  拿著手機,吳燁給鮮花公司打了一個電話,讓他們送一些鮮花過來。這個節日,好像鮮花更搭配一些。

  “也就是我還有點錢,要是換成我現在是一個窮屌絲的話,還真不知不出來一個漂亮的會場,能做的就是給她做一頓好吃的。”

  “如果那樣做的話,大部分人應該都會嫌棄吧。”

  “這個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吳燁感慨了好一會兒,才開始拿著氣開始動氣球。別人在打架的時候,他還在家里打氣球。

  一個人的忙碌,其實很慢的,不過,今天大家都得過情人節,吳燁也不好意思喊人家幫忙。

爆一個  星星的狗爪子下,一個氣球爆炸了,它又開始去撲另外一個,爪子把拍氣球飛起來了以后,它就跳起來咬。

  又爆一個。

  站在椅子上的吳燁:“……”

  吳燁好不容易吹了很多氣球,把整個客廳都鋪的差不多,狗子在氣球堆里面跳躍蹦跶,帶起一連串的氣球飛起來。

  “星星,你能不能安靜一點?坐下!”吳燁把一個氣球沾好。

作為一個沒什么浪漫細胞的人,吳燁能想到的,就是在每一個氣球上綁一個彩帶  每一個彩帶上,掛一個便利貼,每一個便利貼上,都寫上一句情話。

  忙碌的吳燁。

  如果把他拍成電影畫面的話,會有很多個畫面,時不時在貼氣球,時不時對著狗子指指點點,狗子一臉笑容委屈,時不時的又在絞盡腦汁寫便利貼,想不出來,只能拿起手機查。

  等著氣球貼的差不多了以后,敲門聲起來,成筐成筐的鮮花,被他們搬進家里。

  占了不少位置的鮮花,每一筐都是不同的顏色。

  星星好奇的用鼻子嗅了一下,打了個噴嚏,覺得不好聞,就轉身離開了。

  就準備好的塑料架子上,吳燁拿著剪刀,把鮮花修剪一下,然后插在箱子上。

  就這樣,一層一層的,然后直接做成了一個花墻。

  老子早就準備好的照片,把它掛在我墻上,然后拿了跑馬燈掛上,關上窗簾,插上電源。

  “漂亮!”吳燁笑了笑。

  別說,做這種事情,還蠻有成就感的。

  把剩下的鮮花全部用完,吳燁把整個家里都裝點了一遍,滿意的點點頭。

  然后嘴里叼著一支鮮花,上樓,站在臥室大床邊上,把花瓣抓住,一把摘下來握在手里。

  天女散花,把花瓣撒在床上,然后才滿意的笑了笑。

  “奈斯!”

  家里變成了滿是鮮花的樣子,關上窗簾,打開彩燈以后,有點沙比似的浪漫氣息,沒辦法吳燁就只會玩這種低級的浪漫。

  他是個直男,雖然喜歡裝成暖男,但是內核確實是直男,就這個布置就可以看出來。

  從抽屜里拿出一個盒子,吳燁打開看了看,忍不住笑起來。

  那是昨天,和洛白一起去買的禮物,他的一份,洛白的一份。

  時間回到前一天。

  街上。

  “女生喜歡禮物,其實是并非禮物本身,而是所代表的含義以及儀式感,著會讓她們覺得你的感情是可以具體的。”

  “老實人只會嘴巴上說,我愛你!但是有點情商的男人,則是會讓禮物說這句話。”

  “所以,你買的不是禮物,而是愛!正經女友買的就是愛,不正經的女友,買的就是求愛。”

  “懂?”

  聽著洛白在旁邊侃侃而談,吳燁則是默默的想事情,沒有聽他胡扯,感覺只是貴的東西,好像并不是很合適送給凌晨。

  主要是,凌晨并不缺錢。

  她甚至可以買到更貴的禮物,升級版的那種,所以吳燁還是覺得用心更好,錢失去意義以后,只能給禮物附加其他的價值,得是錢買不到的價值。

  心意。

  看了看洛白,吳燁問道:“買個什么東西,能表示心意?”

  “心臟移植手術可以可以!”

  吳燁:“......”

  你個沙比!

  看著商場,吳燁想著要不要買個按摩椅,不過家里已經有按摩床了,按摩浴缸了。

  第一次,吳燁覺得挑選禮物這個事情,他沒有什么天賦,絞盡腦汁都想不出什么好點子。

  “送個按摩椅.....”“沙比,你怎么不送個按摩...棒呢?”洛白吐槽吳燁腦回路。

  真的很清奇,完全不理解他為什么會想到送這個,難道凌晨很累?

  瑪德,自卑了。

  “用不著那個,我就夠了,你自己準備一個吧,以備不時之需。”吳燁回答了一句。

  洛白也搖搖頭,表示自己不需要,小鉆風又回來了。

  他還是那個少年。

  嘿嘿嘿笑了一下,洛白晃了晃車鑰匙:“走吧,哥已經想好了。”

  知道吳燁不靠譜,他早就準備了好幾套預桉。

  虧得他想多的,才沒有和吳燁一樣變成無頭蒼蠅,亂轉半天也不知道選什么禮物。

  還準備送金豬,傻豬吧!

  “你就不能早說?害我轉了半天,早說不就完了?”吳燁回答。

  洛白:“......”

  可以的話,讓他自己去再轉幾圈最好。

  狗咬呂洞賓。

  “我為什么要說,我就是不說,哎氣死你個龜孫。”洛白回答。

  吳燁:“......”

  開著車,他帶著吳燁去了郊區,逐漸的,高樓大廈開始越來越少,房子開始變得矮小。

  車子開在寬闊的道路上,洛白和吳燁都習慣性的把手伸出窗外,掌握著風的弧度。

  “你明天準備怎么過?”洛白問他。

  畢竟是在一起的第一個七夕節,洛白是很重視這個事情了,不知道吳燁是怎么安排的。

  他都想好一些列的計劃了。

  “在家過!”這就是吳燁和凌晨的想法。

  這幾天凌晨很忙,回來都累了,不準備去外面吃東西,就在家里過個七夕節就行了。

  凌晨她雖然想過七夕,但是并不相信吳燁能給她多少驚喜。

  在一起久了,凌晨很清楚吳燁就是個鋼筋直男,沒有那種細膩的溫柔,有的只是男子漢的粗糙溫柔。

  “浪費,七夕還在家過,找個大飯店吃吃喝喝,,然后找個娛樂場所唱唱歌,最后就在最近的酒店住。”洛白回答。

  他是沒辦法和吳燁一樣一直待在家里,一有空,他就和白菜一起出門了。

  干什么都好,我們都不是喜歡宅的人。

  “你不懂,我們就是這樣簡單,沒你那么多想法。”吳燁回答道。

  洛白:“......”

  住是凌晨有主見而已,試問誰不知道吳燁是個耙耳朵?都是將就凌晨。

  到了目的地。

  技術很不賴的洛白,把車子停在一家廠門口,吳燁下車,扒拉著車門,頭看了看門頭的文字。

一家翡翠加工廠  就是這個名字,老板很風趣。

  洛白把鑰匙揣好,看了看吳燁:“我就這樣說吧,沒有什么東西,比自己做的東西更有心意。”

  “除了心臟移植。”

  這倒是,吳燁挺贊同這個說法的,大概率,過程里還能自我感動,很多人分手的時候,不就是這樣么,自我感動。

  覺得自己付出了很多,下雨天的時候送傘,大半夜給女朋友買夜宵,在家里打掃衛生做飯,最終對方還是離開了。

  男生對于付出的定義,好像就是對方一定能感受到,并且會有回饋,而不是理所應當。

  如果感受不到的話,就是對方的問題,而不是自己的問題,其實大可不必,不談虧欠,不負遇見,來得認真,走的灑脫。

  心意,向來是在一起才值錢。

  分開了一文不值。

  “我和這家加工廠的老板很熟悉,到時候我們挑選一塊好點的料子,自己做個首飾送給對象,這個想法怎么樣?”

  “親自切割,打磨,拋光,凋刻。甭管是什么,都很有心意了。”

  挑挑眉毛,洛白信誓旦旦的說道。

  吳燁笑了笑:“說得有道理,就是有些暴殄天物了!”

  他和洛白兩人,都不是什么工匠,做出來的東西,肯定沒有專業的人做出來的東西好看。

  不管好看還是不好看,始終是自己的一份心意,是自己做的東西,比起在外面買的,區別還是很大的。

  還是洛白鬼點子多,吳燁就沒想到過這個辦法,思維都已經固話了。

  這種事情,還得是渣男有辦法。

  “管它浪不浪費呢,你說得你買個首飾,她們就天天戴著一樣,你們家凌晨要什么首飾買不到?先做著看看唄。”洛白無所謂的說道。

  白菜可能還會經常戴著,凌晨會么?不會的!

  考慮這些事情,完全沒有必要。

  “你怎么知道這里有個加工廠的,名字還這么奇葩。”見洛白敲門,吳燁問了一句。

  “買東西唄!”

  以前的時候,他會經常來這邊定制一些小的飾品送人,那時候需要送的人多,每天都會帶點小玩意兒出去。

  翡翠本身就是寶石,值不值錢看料子,很多人都不懂這個,洛白每次送出去的時候,都會被妹子開心的手下。

  時間久了以后,就和老板一來二去的熟悉了。

  剛好七夕節馬上到了,洛白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來做個禮物送給白菜,以前的批量定制,變成了現在的私人定制。

  嘎吱。

  門打開了。

  穿著T恤,外面套著圍裙的中年人和他們打招呼,這就是洛白說的工廠的老板,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老板是一個渾身都帶著翡翠的男人,手上、脖子上、手腕上,都是翡翠。

  第一感覺就是有錢的很。

  “杜老板,最近有什么好料子嘛?有的話拿出來我們看看。”洛白開門見山的問了一句。

  老板立馬回答道:“有的,洛總,外面辦公室聊。”

  一聲洛總,喊的熟悉的很,然后就帶著他們兩人去了辦公室,泡好茶的老板,從保險柜里拿出兩塊料子,放在桌子上。

  一塊紫的深邃,一塊冰的透亮。

  起開的料子,從石皮到中間,越發深邃起來,滿滿的,沒有一點雜色。

  “洛總,您看這兩塊料子怎么樣?”他指了指已經切開的翡翠。

  這是庫存比較好的料子了,其他的趕不上這兩塊,這兩塊料子,他花了不少錢買來的。

  開翡翠加工廠的嘛,多少有點自己壓箱底的東西很正常,價格估計不便宜。

  “多少錢”洛白問他。

  老板想了想,伸出兩根手指頭,要不是熟悉了,他還想喊高一些。

  看了看料子,洛白搖搖頭,開始還價:“二十萬!”

  當真是漫天要價,洛白當然要坐地還錢,這個價格是胡扯,就是為了試探底線在哪里。

  老板:“......”

  他看了看洛白氣定神閑的樣子:“洛總,開玩笑了。”

  “你先開玩笑的。”洛白回答。

  對于這些東西,洛白才有研究,以前為了泡妹兒,什么都學了一些,就是沒有系統整理。

  他很多東西都會的,只是看不出來。

  吳燁不太懂這個,洛白倒是和他聊的起勁兒,什么坑啊,水頭啊,出多少件之類的。

  反正,洛白和他聊了一個多小時,最后以七十萬的價格談妥了以后,兩人又要求用一下機器。

  拿著料子,兩個師傅在一邊指導他們先畫圖,然后才開始分割,還讓他小心點手。

  分出來的翡翠,還要繼續分割邊角,打磨,凋刻等等。旁邊的師傅,看著他們倆糟蹋了兩塊好料子,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職業生涯的素養最終把紅包戰勝了,開始手把手的教著無額他們。

  吳燁和洛白兩人挺尷尬的,一直在翡翠加工廠待了一整天,最后才做了一個很喜歡的東西出來。

  雖然看著還是四不像,沒有太多的美感,但是好歹是辛辛苦苦一天的成果。

  心意滿滿。

  雖然手都有傷口了,但是很值得。

  “我覺得我們倆這種情況,只能用敗家子的行為來形容。”吳燁看著盒子里紫色的翡翠。

  花了幾十萬,就做了這么個小玩意,放在珠寶店里,都賣不起來什么價,能值幾千塊錢。

  只看外觀不看材料的話,就這個價格都賣不掉。

  看著手上的盒子,吳燁把它放回抽屜了。

  看了看時間,開始極限卡點,把新的桌布放好,然后又把食材拿出來準備好,卡著時間開始做晚餐。

  凌晨還在路上。

  開著車往回走,車子是吳燁停在她樓下的,專門給她留的。

  聽著情歌,一只手撐著臉蛋,看著前面的車距,今天不怎么堵車,平時的話,這個點堵車堵的厲害。

  “是不是都去吃飯了?吃完飯以后就準備去酒店了?”凌晨喃喃自語。

  可惜她還有親戚在身,不然的話,高低要打一架,起碼要吳燁擰不開瓶蓋才結束。

  車載音響里傳來懷舊老歌,凌晨跟著節奏動著手指,時不時搖晃一下身子,顯得怡然自得。

  “也不知道吳燁準備了什么東西!應該是一束花吧?首飾應該是。”凌晨想到吳燁的思維邏輯。

  他的浪漫,實在是不及格,也不知道更新一下浪漫知識,純粹是老版本。

  只能安慰自己,這是自己老公,自己找的,自己承受。

  凌晨還是拆的很準的,如果沒有洛白的話,吳燁就和她猜的八九不離十。

  “跑快點嘛!你個憨批!開馬丁還覺得油錢貴的很哎?”凌晨看著前車慢悠悠的開,實在是忍不住暴脾氣。

  “好像那個買不起個馬丁一樣,開個跑車全世界都是你的,日龍包。”又吐槽了一句,車子轉到他旁邊去了。

  給了一腳五塊錢的油門,m8咆孝而過。

  她剛加速,旁邊的馬丁也開始加速,凌晨就煩這種人,別人不加速,他就慢慢開,別人加速,他就開始加速。

  神經病似的。

  紅綠燈路口,對方搖下車窗,看了看凌晨,眼珠子差點瞪出來了。

  “美女,給個電話啊!”

  “給你媽你要不要?”凌晨毫不客氣。

  隔壁的黃毛:“......”

  惹不起惹不起,這種女生已經不是兇巴巴了,已經是兇的匹爆了。

  見對方不說話了,凌晨才沒有繼續說話,她多少有那么一點點老司機的怒路癥,老司機都有,看到那種開車不規矩的,就喜歡罵一句。

  凌晨也有這種習慣。

  她一般不愛慣著這種人,看和對方沿著最邊上的慢車道開,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出來打獵來了。

  也就騙騙不單純的,不懷好意的。

  開著車一路回到公寓,凌晨已經聽到了七八個人說她是富婆,就是坐在車里和同伴說,看哪個白富美,不知道得多有錢。

  這都被知道了啊!

  就是沒人說她老公多有錢,其實他老公也很有錢。

  挎著包包下車,凌晨拿著鑰匙轉了轉,吹著口哨,和吳燁一樣吊兒郎當的按下電梯。

  上樓的時候,還是有點期待的,也不知道吳燁在家里搗鼓什么。

  “親愛的,小哥哥,請你不要不要哭泣.....小兔子乖乖,把門打開。”一邊開門,一邊唱著四六不著調的歌曲。

  凌晨呼了一口氣,轉動鑰匙,把門打開。

  黑漆漆的。

  “完球了,這家伙怕不是搞忘了?”伸開燈。

  凌晨愣住了。

  鮮花延伸到客廳里,一堵花墻上全是吳燁和自己的照片,認識的時候,有好感的時候,還有剛開始戀愛的時候,以及后來的很多照片。

  氣球從屋頂垂下彩帶,一張張不同顏色的便利貼微微飄蕩著。

  凌晨看了看上面寫的內容:

  你如滿天繁星,在我的生命里撒滿星光。

  喜歡你真蒼白,還是愛你好聽。

  如果時間不可留,那就讓我留在你身邊,以前看光陰流逝。

  我喜歡熬夜,所以總是和凌晨相伴。

  看著一句句話,凌晨忍不住笑了笑,又忍不住有些感動。

  走到客廳的時候,一個氣球炸開,無數花瓣從二樓飄落下來,凌晨抬頭,看著飄落的花瓣,忍不住笑出聲。

  花里胡哨的。

  但是真好,她很喜歡。

  “七夕節快樂!”帶著很紳士的帽子的八爺,飛到她肩膀上:“美麗的女士,你想見見你老公嗎?”

  凌晨點點頭,他沒看到吳燁藏在哪里。

  “打開音樂,關上燈OK?”八爺說著吳燁教它的臺詞,想著說完以后,就有面包蟲吃了,很是賣力。

  凌晨關上燈,屋子里陷入黑暗。

  一陣悠揚的輕音樂響起,掩蓋了窸窸窣窣的聲音。

  環繞的彩燈亮起,星星就在插座旁邊蹲著。

  不過凌晨的注意力都被穿著一身帥氣西裝的吳燁吸引了,站在彩燈環繞的圓圈里,吳燁緩緩伸出一只手:“親愛的,可以請你跳個舞嗎?”

  凌晨:嘿嘿嘿!

  她主動走過去,一只手放在吳燁手里,一只手放在他肩膀上,在音樂聲里,緩緩和吳燁起舞。

  這一刻,凌晨覺得自己很幸福。

  大概是滿屋子都是吳燁的心意,她感覺自己被幸福包圍了,這感覺是那么多明顯,那么的容易感覺到,清晰到溢出來。

  費盡心思,絞盡腦汁的吳燁,布置了這一切,換來的是凌晨沒停過的笑容。

  “謝謝老公!愛你。”

  “不客氣,你喜歡就好,七夕節快樂。”吳燁回答。

  一曲終了,吳燁被她踩了七八腳。

  點燈亮起,狗子叼著一個盒子走過來,放到吳燁手里。

  “看看喜不喜歡,我自己做的,可能有點丑!”吳燁把盒子遞給凌晨。

  笑了笑,凌晨說道:“不管怎么樣,我都喜歡。”

  打開盒子,是一個紫色的掛件,凌晨的見識,很容易發現這是紫色翡翠,不是紫水晶。

  一個無事牌,一個平安扣,還有一個四不像的小動物,凌晨也不知道是什么。

  “這是你的生肖牛。”吳燁尷尬:“技術不到家,還是師傅幫忙的。”

  噗嗤。

  凌晨看和四不像忍不住笑出來了。

  拿著掛件,凌晨很喜歡,紫色也是她喜歡的顏色,雖然紫翡翠行情一直不是很好,但是凌晨不在乎價值,更在乎心意。

  她從兜里拿出一個盒子,遞給吳燁。

  “我也給你準備了禮物!”凌晨笑嘻嘻的說道。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