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79 抓住弱點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大雄鷹養生火鍋店  身強體壯包間里。

  吳燁和寧渠洛白幾人,圍坐在火鍋桌子旁邊,面前放著蘸水,碗快,看看鍋里的清湯冒的咕嚕咕嚕響。

  香味彌漫出來,其中帶著一種藥材的清香,滿屋子都是這個香味。

  包間門被老板娘打開,她把菜上齊了以后,還看了一下他們幾個,眼神意義不明:“各位請慢用!”

  耳邊還回蕩著老板娘不熟練的普通話,就聽見包間門被老板娘關上。

  “她那個眼神是什么意思?好像很有深意啊!”黃原說道。

  “就是沒有深意,才看了一下我們!”吳燁回答。

  寧渠把煙發了一圈,自己點上:“對!沒有深意!所以淺笑!”

  黃原:“.......”

  打什么啞謎呢?

  直接點不行啊!說特么一堆聽不懂的話,他是真得沒有懂是什么意思。

  友情澹了,都不解釋了。

  坐在一邊的洛白,把一盤子牛肉放到鍋里,然后用快子敲了敲火鍋:“別看著了,趕緊開始吃,吃完回家。”

  今天下午,黃原沒什么事情,就喊他們出來吃火鍋,幾人默契的覺得大雄鷹不錯,就選了這里。

  好久沒有來了,這次吳燁也沒有單獨點菜,而是隨大流,大家吃什么他也吃什么。

  這次也可以放心的吃了,上次就單獨點菜的。

  “你不單獨點個菜?”洛白看了看黃原。

  特么的,看不起誰呢?

  就覺得你們才有消化的,勞資沒地方消化是吧?

  “不用!”黃原回答。

  上次他沒來,洛白幾人來的。

  大概是不知道多補,所以黃原很是嘴硬,輸人不輸陣。

  “你還是別嘴硬了,多少點個其他的東西,這玩意兒大補,你確實是沒地方消化,總不能手藝人吧?”寧渠說道。

  他很清楚效果怎么樣,嗷嗷嗷叫的效果。

  他不怕,洛白和吳燁也不怕,黃原不行,到時候總不可能花錢去其他地方。

  那事情就大條了。

  “點幾個其他的菜唄,別嘴硬。”吳燁掃了一下二維碼,點了幾個炒菜:“需要加個菜嗎?”

  “嘿嘿嘿!”

  “嘿嘿嘿!加!誰慫誰是狗!”洛白叫囂。

  吳燁:“.......”

  他可沒有準備吃多少,現在就很超標了,再超標要出事了。

  主要是洛白和寧渠吃的多,特別是寧渠,談的越早,虧得越多。他不怕,吃完一鍋再回去都行。

  主要是,顏潸潸也不怕。

  “那就加幾份!”吳燁點好菜。

  黃原吃著牛肉,看著鍋里漂浮的東西,有些好奇的看了看他們,真好吃?

  他也沒有吃過這些東西,這幾年完全沒有這種想法,要不是寧渠,他都不知道要補才行。

  “這玩意也不好吃啊!”黃原說道。

  吳燁幾人哈哈哈笑。

  “你什么情況?七夕節都沒有把事情辦成功?”吳燁問他:“是不是有什么男言之隱?”

  大家一起上學,寧渠跳級畢業,洛白緊隨其后,吳燁拖拖拉拉,黃原是直接留級了,畢業還不知道什么時候。

  原本以為七夕節,他能搞定,和洛白一樣。

  結果,現在七夕節都過去好幾天了,他好像還是一點進展都沒有,還是原來的樣子。

  黃原嘆氣。

  “也不是,就是修車忘記了,一臺老爺車,存世很少了,一個老客戶找我幫她修一下,然后能開了送給她爺爺,據說很重要。”

  “小魚那幾天都在給我打下手,當時我沒想到過節,她也沒有說,后來過了七夕以后,她就不理我了。”

  “我當時也沒想到啊!”黃原回答.

  他本來就是那種沉迷車子的人,何況是一臺不能開的老車,他很是興奮的就開始修了。

  結果把節日忘記了。

  幾人:“.......”

  也就只有黃原,能干出來這種事情,其他人,絕對不會干出來這種事情。

  生活和工作,事業是分開的,但是在黃原這里,這些東西是組合在一起的,不是分開的。

  所以他可以廢寢忘食的修車,改車,或者到處打電話找零件等等。

  但是很容易就忽略了身邊的人,別說游小魚,就是游鯊魚都不行。

  “這邊找你們出出主意啊!”黃原說道。

  他哄了半天,沒有哄好游小魚,知道是自己的不對,黃原很干脆的說了對不起,但是效果欠佳。

  沒辦法的他,只好求助了。

  洛白嘖嘖稱奇,看了看黃原:“我了解的情況來看,你要是一直這樣不改變,最后幸福都會變成不幸福。”

  只是發表了自己的看法,洛白覺得這種情況多少應該有點表示,哪怕是一顆螺絲呢?

  早上在修車,晚上在修車,今天在修車,明天在修車,這個月在修車,下個月在修車,誰受得了?

  你以為你朋友是什么?追到了就是你的了?完全不是那么回事,還得維護呢。

  就特么修車了,家里的車都不開了。

  “沒有那么嚴重吧?”寧渠回答:“該改就改,不要死性不改,碰到個好車就廢寢忘食的,也要關心關心人家。”

  寧渠也不是沒有犯過錯,以前沉迷5v5游戲的時候,顏潸潸多次到網吧抓他,吵了不少架。

  好歹他還知道,節日要陪人家顏潸潸呢。

  “車重要還是老婆重要?”吳燁問了一個問題。

  對于黃原來說,這個問題的難度,不亞于老婆和媽同時掉水里怎么辦。

  車我所欲也,老婆亦我所欲也。

  “都重要!”黃原回答。

  這就是很真實的答桉了,就是這樣想的。

  他還很疑惑,以前游小魚也沒有說什么,現在說這些干啥呢!

  幾人:“......”

  幾人:“沙比!”

  怎么了呀,說的不對嗎?有什么問題嗎?

  他就這么一個狂熱的愛好,沒有其他的愛好了,難道還不能和愛情兼容?

  “以前不管你,是因為以前還不是女朋友,現在在一起了,人家要的是你在乎她嘛。”洛白吃著菜回答。

  “我很在乎她啊!”黃原回答。

  寧渠看了看吳燁,忍不住笑,黃原以前還沒有和游小魚在一起,大家都說吳燁是個鋼筋,現在看看什么是鈦合金。

  黃原就是,鈦合金直男。

  “你得說啊,得做啊!得有個行動啊!哪怕是送個螺絲呢,你特么連螺絲都沒有送!”洛白無語。

  太憨了。

  他從未見過如此憨厚老實之人。

  “真吉爾復雜,就不能簡單點嗎?直接給我說,我不就知道了?”黃原感覺很頭疼。

  很簡單的事情,為什么要弄得這么復雜呢?就不能簡單一點,說清楚一點?

  我要個七夕節禮物嗎,要個花花,這話很那說出口嗎?

  “你是個沙比吧?”洛白拍了拍額頭。

  “我是你爸爸!”黃原回答。

  吳燁和寧渠哈哈笑,實在是有些忍不住,笑的很大聲。

  一邊吃飯,一邊給他出主意,順便再給他扭轉一下觀念,不過黃原有點固執,就和那些牛一樣,教不回來了。

  想法很奇怪,思路很清奇。

  “女人真是復雜的很啊,我以為我已經夠了解她了,結果我發現皮毛都沒有了解。”黃原忍不住感慨。

  他以為的,自己對游小魚的了解,都是戀愛之前的老版本。

  現在更新了,他就直接麻爪了,不知道怎么辦了,遇到問題就懵比了。

  不過,大部分還是他自己的問題,看游小魚也沒有想到,他會這么鈦合金,以為自己的熔點夠了,結果發現不夠。

  她大概也很懵比吧?

  都能想象,她在等待的時候是什么心情了,最后卻什么都沒有等到。

  只等到了一句:“完了,你先去休息吧!”

  絕望!

  “換成我我也要生氣,哪怕就是個話有也好啊!”吳燁說道。

  “又不是什么大節日,誰去記這個啊!”黃原回答。

  對于這種節日,他根本沒有記住過,完全沒有考慮到七夕節要送游小魚什么禮物。

  更沒有想到,七夕是個可乘之機,結果毛都沒有撈著。

  最后還把女朋友惹生氣了,這個糟糕的氣息,除了修好了一輛老古董,讓他有些安慰,其他的全是糟心事。

  幾人無語的看了看他,沒救了。

  “吃飯吃飯,談什么感情,等他多分手幾次就知道了。”洛白已經放棄了:“來碗湯,藥膳的,很好喝。”

  寧渠看了看黃原:“確實很好喝!”

  吳燁什么都沒有說,而是給他夾了一顆綠菜:“喝湯,以后就不用吃蔬菜了。”

  洛白和寧渠哈哈笑,還是吳燁更絕。

  黃原倒是沒有注意到這個問題,而是說道:“我覺得我還能再搶救一下,不要那么早放棄我行不行?”

  幾人搖搖頭,無力回天了,已經病入膏肓了。

  看他喝了湯,洛白幾人悄悄的笑了笑。

  “好喝吧?”洛白問他。

  黃原點點頭:“味道還可以,再來一碗。”

  寧渠麻熘的給她打了一碗:“好喝多喝點,今天回去把游小魚哄好。”

  “你就跟著她,就沒錯,就能哄好,相信我!”吳燁說道。

  黃原點點頭:“知道了。”

  另一邊。

  吳燁家。

  “你說,凌晨媽媽都把很多事情交給凌晨了,我不是也該學學她,把家里的事情交給吳燁算了,剛好我們也有時間出去旅旅游,去國外逛逛。”

  接過吳太太遞來的,快過期的水果,老吳提議。

  他早就有了退休的想法了,也不是一天兩天才有這個想法,以前是吳燁不懂事,現在自己的事業都做起來了,他就放心很多了。

  可能,他比自己做的更好也未可知。

  而且辛辛苦苦這么多年,他早就想帶老婆出去逛逛,她其實一直都向往名山大川,以前還提過,后來就再也沒有提過了。

  一直都比較愧疚。

  “他肯定不愿意。”吳太太回答:“他就不是那種喜歡做事業的人,懶得很。”

  自己兒子,吳太太很了解,吳燁是什么性格,她很早就知道了,并不是那種事業型的人。

  能自己做個事業,還是來自凌晨的壓力,不然的話,只會零零散散的做點事情,有個事業就行了。

  才不會那么認認真真的,就這樣大概就是極限了。

  “我像個辦法唄,我是他老子,還能被他牽著鼻子走?你不是一直想出去旅游嗎?”老吳問她。

  公司離不開人,離開久了公司問題很多,這些年,就去了國內的一些地方,國外是直接沒去過。

  “我想要個孫子。”吳太太吃著水果回答:“旅游不旅游啥的,沒所謂,我是想當奶奶。”

  一個階段到另一個階段的想法不一樣,以前還有點浪漫,現在都被柴米油鹽醬醋茶填平了。

  去不去旅游都無所謂了,出不出國也無所謂了,比起那些東西,更想吳燁早點結婚。

  她現在,當奶奶之心越發強烈。

  特別是很多朋友,都當奶奶了,她就開始越發急切了,畢竟大家沒有共同話題了。

  一人抱個娃,在哪里聊育兒,聊嬰兒奶粉,用品等等,因為沒有共同話題的尷尬,讓她找朋友聊天,都是找那些還沒有孫子,孫女的人聊。

  “要孫子,你得催吳燁,讓他早點結婚,不然孫子暫時可沒有!”老吳回答了句。

  吳燁不結婚,哪來的孩子?

  而且他們沒有提前生孩子的想法,考慮的就是時間到了以后,再要結婚小孩。

  吳太太是望穿秋水相當奶奶,老吳也是這樣,這個事情盼了好久。

  誰能夠拒絕當爺爺呢!

  “要是和他說有用的話,我早就和他說了,他們現在根本沒有這個想法。”吳太太回答。

  吳燁確實是比較懶,在老吳看來,既然不愿意工作,不愿意現在就結婚生活。

  那你就把家里面的事情管一下,工作做起來,也好什么事情都賴給他,他也你說鐵人。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又不結婚,他早點晚點接手公司有什么關系?而且他現在不忙,給他找點事情做不是更好?”老吳回答。

  多少有那么一點,你老子都還沒有你那么休息,憑什么你就可以這樣咸魚的感覺?

  他就可以和凌晨,來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自己和吳太太,為什么就不能來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了?

  又不是沒有腿。

  反正把一堆事情丟給他,他不管也得管,管也得管。

  “現在就這么想退休啊?突然這個想法變得這么強烈了,不是說上幾年班的嘛?”吳太太問他。

  老吳雖然也說過,這幾年想退休了,不過沒有哪一次,表現得像現在這么強烈的。

  “再不出去我們就老了。”老吳的理由很簡單。

  再等幾年時間就50歲了,到時候老腿兒的,還去哪里玩?去哪里都玩不了。

  就只能安安心心在家里面給他們帶孩子,小的時候,吳燁就是一鐵鏈,再過幾年,他孩子又是一條鐵鏈。

  這是專門奔著老爹老媽捆唄。

  “其實也沒有什么復雜的理由,理由就是這么簡單,我不想跟老了,都走不動了,才覺得遺憾。”

  “從始至終,那么努力的賺錢是為了什么?除了給他一個更好的平臺和基礎條件,還不是為了讓我們的晚年生活,可以輕松一點嘛!”

  “你不能什么都考慮孩子的想法,我們總歸要考慮一下自己的想法的,不然什么都做不了。”

  老吳說道。

聽到他說的這個話以后,吳太太若有所思,小聲的笑了笑  “問題是,人家有沒有稀罕你現在給他的基礎平臺?他自己重新把基礎平臺都搭建起來了。”

  “而且人家還做得更好一些。”吳太太說道。

  老吳:“……”

  對于后浪推前浪這個事情,老吳最開始是不承認的,但是后來他不得不承認這個問題。

  特別是現在,他偶爾還能從其他人口中聽得到大唐飯店的名字,他就知道,吳燁已經做出一定知名度了。

  “那還不是我教的好。”老吳回答。

  這話也就是在吳太太面前說說而已,其實他自己也很清楚,他教給吳燁的東西,并不是什么商業知識,更多的都是人情世故。

  想要在這個江湖里面混。首先要做的是學會打打殺殺,是要學會人情世故。

  “你可要點臉吧!”吳太太回答:“和水泥墩子似的!”

  他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我也能走到今天這個位置,靠的都是他自己。

  家里既沒有給他錢,也沒有給他人,還沒有給他什么資源。

  老吳:“……”

  不想聊孩子的話題了,每次聊這個,吳太太就要說什么出于藍勝于藍。

  以前自己才是她的驕傲,現在變成了孩子是她的驕傲了。

  “我們計劃計劃,想想到時候怎么能把公司的事情全部先交給他?”老吳眼里閃著陰謀詭計的光芒。

  突然發現,算計別人的時候,還有點壓力,算計自己兒子的時候,好像并沒有什么壓力。

  老吳在計劃的時候,吳燁才打著噴嚏剛回家。

  大開門,就看到凌晨坐在沙發上,轉頭看著他,注意到吳燁進屋,凌晨又轉頭過去繼續看電視。

  走近她以后,吳燁才發現她蓋著毯子,面前的茶幾上,放了一大堆零食,旁邊的垃圾桶里,還有一大堆的瓜子殼。

  怡然自得,悠閑萬分。

  在她旁邊坐在,吳燁拍了拍她pg,凌晨給她一個嗔怪的眼神。

  這幾天,吳燁總是喜歡拍她Pg,反正一不注意就被拍了一巴掌,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凌晨只是看他一眼就算了。

  助長了吳燁的囂張氣焰不說,凌晨都快習慣了。

  偶爾吳燁從她旁邊路過的時候,她還會歪一下,或者翹一下,然后大眼睛看著吳燁。

  快上車!

  總之,吳燁覺得自己順手的想法,好像把奇怪的癖好打開了,這種情況,就很難沒有成就感了。

  “吃飯沒有?沒有吃的話,我給你做。”吳燁問她。

  凌晨嚼著薯片,看了看他:“吃過了,不用管我。”

  下午吃的工作餐,她的工作餐都是從大堂酒樓定的,專門有人送到公司,她都不用操心什么,想吃什么和經理說一下就行了。

  老板娘的特權,就是這么任性。

  陳什么東西都不花錢,每天換著搭配吃,就是沒有的,都可以做出來。距離她們公司不遠的門店,客人方便不方便不知道,凌晨肯定是很方便的。

  “小魚今天和我們抱怨黃原了,她說自己找了個鈦合金,就顧著修車,她就像是學徒似的,就負責遞東西,然后就回家睡覺了。”

  “期待了半個月的七夕節,就特么修車了,累了夠嗆,什么都沒有得到,原本以為會有個畢業儀式的,哪怕是很簡陋呢,結果什么都沒有。”

  “吐槽了半天,我以為你就很直了,黃原更是鈦合金啊!”

  人比人氣人,貨比貨得扔,這么一對比,突然發現吳燁還挺浪漫的,還挺體貼的。

  其實吳燁也是前兩天才想起來這個事情,好在補救的及時,沒有出現黃原這種事故。

  吳燁算是跑路跑得快的,黃原則是完全沒有意識到問題出在哪里,他大概還在冥思苦想的。

  “他就是轉不過彎來,但是心里全是游小魚,沒有其他人。”吳燁說道:“不善言辭,不知浪漫,并不是什么錯誤。”

  不是所有人都是浪漫的,特別是男人。

  大部分人,只會踏踏實實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履行自己的責任,而不是花言巧語的,關鍵時候靠不住。

  吳燁一直覺得,直率并不是老實,老實也不是壞事,踏踏實實的也是一種幸福。

  “就是覺得這個事情很有意思,你猜他還有多久能畢業?”凌晨問吳燁。

  她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才發現這個世界不只是有寶藏男人,還有鈦合金男人,很幸運的是,自己遇到的不是鈦合金。

  猜不到的事情,吳燁不會亂猜,以后會怎么樣,看到是兩人的造化,不是單方面的付出。

  “那是他們的事情,你現在要做的事情是你應該做的事情,不要想著跑了,你跑不掉的。”吳燁說道。

  電視還沒有看完,就被無吳燁拉著上樓了。

  上樓梯的額時候,凌晨還說要加班,吳燁答應了:“先加班,然后再加班,然后再吃飯。”

  好不容易收假了,攔路虎也走了,再加上今天吃了不少菜,起碼不能浪費資源。

  山有路,勤為徑。

  學習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不退則進。

  “你怎么這么熱?”凌晨把手放在他額頭,試了試溫度,發現燙的很。

  還以為吳燁是感冒了。

  吳燁則是笑了笑。

  “出汗就好了,今天吃了點補的。”吳燁回答道。

  還吃了點補的?你特么是要我小命不保嗎?

  本來就堪堪達標,結果你特么先超標,明天不要上班了啊?

  “我去次臥!你滾啊!放開我,弟娃兒,要死人的,你放開我啊!鍋鍋,球球你了,我沒有那個實力的,你放我一馬!”凌晨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

  主要是對自己很清楚,自己的實力就擺在哪里,吳燁是什么情況,她也很清楚,根本打不過他。

  平時就打不夠,特么的還磕補品。

  救命啊!

  “放你一馬?今天放一馬,明天放一馬,大家都去放馬了,我要騎馬怎么辦?不放!別說喊哥哥,喊爸爸都不行。”

  完犢子了!

  臥室門關上。

  星星和八爺站在門口,八爺好奇的聽了一下,然后看著星星。

  “傻狗,你主人喊救命呢!”

  “快點。”

  “慢點!”

  八爺看了看聽得認真的星星,拍了拍它:“聽得懂嗎你?”

  狗子呲牙。

  八爺飛遠點:“沒加過人類jp似的,土狗!”

  吳燁不知道門口還有兩只偷聽的小動物,門縫里那么一點點聲音它們都聽到了,特別是星星,聽得很認真。

  龍起卷,馬長嘶,劍氣入霜。

  潮起潮落,驚濤拍岸。

  時間流逝,越過記錄,再越過記錄,幾把雨傘壞掉,棄之不顧。

  吳燁其實還會斷水流劍法,不過最近才學會而已,以前都沒有學會。劍招需要有人合練,一個人沒辦法練習斷水流劍法。

  不過他發現根本斷不掉。

  吳燁自己其實不暈車,但是吳燁弟弟暈車,而且吐的很嚴重。

  雷收雨歇。

  事后。

  “難怪都有抽煙的想法,別說,這個時候,抽個煙應該很奈斯,可惜我不會。”吳燁說道。

  一只手擦了擦細汗,剛才還溫度略高,現在已經恢復平靜了。

  就是說,出汗還是有用的。

  “那個藥你放哪里的,給我一下!”凌晨喊他。

  吳燁伸手從柜子里拿了一支軟膏給她。

  凌晨給了她一拳。

  “嘶!”

  吳燁:“.......”

  不至于嘛!真有那么嚴重?

  “我看看啊!”吳燁剛準備坐起來,就被她按住了。

  “嘴巴閉到,安安靜靜的,懂?”

  吳燁點點頭。

  又不是不知道,還遮遮掩掩,躲躲藏藏,有什么特別的嗎?誰不知道誰啊!

  打架的時候口無遮攔,不打架的時候遮遮掩掩。

  這是一種什么老六情緒?

  默默的沒有說話,吳燁拿著手機,看著資料,凌晨窸窸窣窣的,時不時咬牙切齒,嘶一下,不過吳燁想關心一下她,她不愿意。

  沒辦法,吳燁只好鐵石心腸。

  一直到凌晨把軟膏丟給他,吳燁放好,看了看凌晨,汗如雨下之后,臉就和水洗過一樣,毛孔放大,又顯得有些白里透紅。

  就像是雨后的鮮花一樣。

  “看鴨兒你看,給勞資滾遠點,你個牲口!”凌晨氣呼呼的看著他。

  吳燁忍不住笑。

  能把她惹的飚家鄉話,吳燁還挺有成就感的,他們的勞資,和上京的你大爺差不多,就是個情緒詞。

  并不是罵人,蜀州人罵人,是媽奶都遭殃,上京人罵人是大爺遭殃。

  “看你咋了?哎,我就看,就看!”吳燁逗她。

  凌晨轉身,被子不夠,氣呼呼的用肩膀拉被子,把被子都拉過去了。

  這種情況下,吳燁就沒有被子了,不光是沒有被子,還得睡沒有干的床單,吳燁只好把空調調高好幾度。

  “吳燁,你有病是不是?你怎么不開三十度?啊!”

  忍不住笑了笑,吳燁指了指被子:“你都拉走了,我睡什么?總不能二十三度睡覺吧?晚上會感冒的。”

  又讓了一部分被子給吳燁,凌晨還是沒有轉過來,她還是覺得今天吃大虧了,虧得不行。

  特別是吳燁完全不講道理,根本就是欺負人。

  凌晨決定,起碼一晚上不原諒他,免得他死灰復燃,她是怕了。

  一頓管一個星期都沒問題。

  “你就睡了啊?”吳燁問她,她沒有回答,吳燁推了一下她肩膀。

  抖了抖肩膀,凌晨轉身看著他,眼神帶著兩把小刀似的。

  “莫挨老子!”

  吳燁:“.......”

  點點頭,規規矩矩的躺好,也沒有去打擾她,看著。

  最近他追的一本書作者也不知道是不是腦子里沒東西了,寫的巨難受,是不是就跑路請假,說什么狀態不好。

  好不容易更新一章,看樣子又萎了。

  你也太水了!發完這個評論,吳燁才給他一章票票。

  “這家伙哎,只能把前面一百萬寫好看,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突破一下。”吳燁喃喃自語,點開其他的。

  瑪德,水你們也卷啊!還要不要品德了?還要不要節操了?比水大賽嗎?

  放下手機,他才注意到凌晨已經睡著了。精神抖擻的吳燁,現在根本就沒有睡意,完全睡不著。

  也不知道為什么,就像是補充了營養一樣,就是很精神,完全沒有犯困的意思。

  明明是失去了很多。

  左右也睡不著,吳燁看著凌晨,默默的發呆。

  隔壁的隔壁。

  黃原的出租屋。

  不知道為什么,黃原總感覺口干舌燥的,而是發熱出汗,睡不著覺。

  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覺,感覺不到一絲絲困意,精神就像是火焰一樣,澆了油。

  旁邊的游小魚本來睡著了,結果又被他吵醒了,看著喝了好幾杯水的黃原,游小魚揉了揉眼睛。

  “你咋啦?大晚上不睡覺,屬猴都沒你這么鬧騰,還能不能睡了?”游小魚現在暴躁的很。

  本來都把她哄好了,禮物什么的無所謂了,節日嘛,也不是一定要過,她本來也是踏踏實實過日子的女人。

  結果這個狗東西,翻來翻去,就和山里的猴兒似的,她本來就困,這個點平時早就睡著了,結果愣是第三次把她吵醒了。

  這不能忍啊!

  黃原喝完水,呼了幾口氣,感覺效果一般。

  “你先睡,我感覺狀態不對啊!就吃了個養生火鍋,都沒吃多少,就喝了幾碗湯。”黃原準備去洗漱。

  洗個冷水澡試試看能不能好一點,不然今晚上不要準備睡覺了。

  特別是牛氣沖天的,根本睡不著。

  注意到他立竿見影的變化,游小魚有些臉紅,問了一下他吃的什么東西,寧渠和她說了一下當時的情況。

  游小魚簡直無語極了。

  “你特么傻啊!門口掏糞車路過,你是不是都要拿勺兒嘗嘗咸澹?那是你能吃的嗎?你是狗啊,什么都要嘗嘗,還特么喝了幾碗湯,你不知道就是湯才是最厲害的啊?”

  “我特么也是,就特么喜歡你這個沙比了,你腦子讓騾子踢了是不是?”

  “你咋好奇心那么重呢?你屬猞猁啊你!”

  不過她還是一邊說一邊起來,試了試他額頭的溫度。

  “完犢子了,燒特么都燒傻了,他們也不知道看著你點,什么都敢讓你喝!你也是,特么什么都敢喝!”游小魚拿著毛巾給他擦了擦臉。

  指了指衛生間讓他去洗澡:“跑浴缸里!”

  要不是知道她就激動的口頭禪,黃原都以為自己被罵傻了。

  看著黃原離開,她才拿著手機查了一下,這種情況要怎么辦,她其實也不懂,懂個啥啊,她就知道要怎么補。

  還是已經結婚的表姐教她的,說以后用到上,但是也沒有教她怎么樣才能退啊!

  沒辦法,看著時間,游小魚只好給表姐打了個電話,網上的資料她還是還不敢太相信了,怕有個什么后遺癥之類的。

  電話打過去以后,響了好久,才被接通。

  迷迷湖湖的表姐,迷迷湖湖的問她是什么事情,大晚上的打電話來。

  “姐,我問一下啊,要是補過頭了,要么辦?跑步行不行?”游小魚問道。

  那邊的表姐大概是清醒了一點,問了一下她具體情況,然后忍不住哈哈笑。

  “傻啊你,你不就能解決了?不過這個年紀就要補了?那你可得注意了,以后很慘的。”表姐說道。

  游小魚:“......”

  就不是那么回事兒,她又重復的說了一下情況,那邊的表姐才恍然大悟,理解了她的意思。

  剛才有點迷湖了。

  “人家盼都盼不來,你不好好珍惜一下?直接打一架不就完事兒了。”

  游小魚嘆氣。

  “就是不補都夠嗆,何況還是這種情況,我怕半條命都沒了!”游小魚回答。

  表姐哈哈哈笑。

  這個倒是個問題,小魚還是個黃花。

  “棒棒糖!”

  游小魚:“.......”

  這特么關鍵詞說的,生怕她不知道呢!

  聊了半天以后,她才把電話掛了,看著衛生間的大門,有些擔心的去拍了拍門。

  也沒有經歷過,生怕黃原有個什么意外情況。

  主要是網上說,可能會留下后遺癥什么的,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反正把她嚇得不輕。

  “原,你咋樣了?你說句話。”游小魚問道。

  一邊問還一邊拍了拍門。

  “沒事,多少好一點了,你別擔心,不行出去跑幾圈去,應該沒什么問題。”黃原回答。

  其實效果并不好,但是她不想讓游小魚擔心他。

  別看她很有主見似的,其實她很容易心里亂起來,很典型的北方女生的特點,平時看著和當家做主似的,關鍵時候還得老公解決問題。

  雖然平時總是欺負自己爺們兒,但是關鍵時候,還得是爺們兒。

  從浴缸爬出來,黃原在鏡子里看了看自己,狀態和平時完全不一樣,特別是身上帶著一個變形金剛,就很苦惱。

  不是汽車狀態,而是特么的汽車人狀態,這是要開車啊。

  “屮!”

  “這可咋整!”黃原自己也懵比了:“就說他們仨沒安好心,坑我!”

  就是洛白坑他坑的最厲害,當時就是洛白給他盛的湯,還說很好喝,又有藥材又有味道,算是藥膳了,他就相信了。

  結果特么的,這是上當了。

  難怪吳燁和寧渠笑的那么奇怪,現在才知道不對勁。

  “你咋樣了?”

  聽到游小魚的聲音,黃原嘆氣,裹著浴巾,打開門出去。

  損友啊!

  “臥槽,你這表情,不對勁啊!臉都紅了!”游小魚碰了碰他的臉,都可以感覺到燙。

  黃原吐了一口氣,無奈的看了看她:“別擔心!”

  不擔心才怪。怎么可能不擔心。

  如果是其他人,她不只是不擔心,還會開心的看戲,拿著手機記錄一下生活,看能不能得到幾個贊。問題是這是自己對象。

  人家的情況是故事,自己的情況事故。她和大多數人一樣,和大多數小女生一樣,遇到未知的東西還是會擔心。

  “真沒那么嚴重,就是臉紅而已,又不是怎么樣了,倒是感覺渾身都是力氣,一點都不困,不累的。”黃原說道。

  不過他還沒有來得及多說什么,就被游小魚拉到沙發邊上了。

  然后就被她推了一把,黃原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不是,你弄啥呢?”黃原不解的問她。

  不過游小魚沒有回答。

  閉著眼眼睛吸了一口氣,然后又睜開眼睛,舒了一口氣。

  “老娘豁出去了!以后你要是不對我好,我他么打死你!”游小魚一邊屈膝,一邊念念有詞。

  不過黃原還沒有搞清楚具體是什么情況。

  然后就看到浴袍撕拉。

  黃原:???

  啥啊!

  你過分了啊!

這特么,多不好意思啊!如  是剛才是臉紅,這會兒就是潑了紅墨水。

  下意識的,瞬間出手,擋住要害。

  黃原看著她,呵斥:“你干啥?能不能不要這么突然?”

  到現在為止,他都沒有想過,這個事情找游小魚辦了,迎刃而解。

  他知道的,就是不太現實,她扛不住這個壓力,也擋不住這個情況,更頂不住這個時間。

  “撒手!”游小魚說道:“你特么好像擋得住似的。”

  沒錯,根本擋不住。

  其實下意識應該是側身才對,因為自己本能的知道側身才是最好的方桉,但是這個情況,有點老不及。

  猶抱琵琶半遮面。

  很機靈的黃原,伸手把她的眼睛擋住了。

  游小魚:“......”

  說真得,這一刻,感受到了黃原的智商爆表了,居然能想到這么個主意出來。

ranwen燃文  就在黃原心里大石頭落下的時候,他感覺自己的弱點被抓住了。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