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78 白菜授粉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為什么會想到送我這個?”吳燁好奇的問她。

  盒子里是一只白金鋼筆,筆帽上點綴著幾顆寶石,搭配著白金,昂貴的感覺撲面而來,凸起的龍形,上手感覺一點都不會不適,反而相當舒適,很趁手的感覺。

  “以后簽字的時候,都會想到我啊!多好,定制了好久呢!喜歡嗎?”凌晨問道。

  她前幾個月就找人定制的,本來想著把吳燁以前所有的生日禮物補齊,不過想到那個太浮夸了。

  就變成了給他定制一個七夕節禮物,生日禮物她都在準備了。

  花了很多心思,前前后后看了十幾個版本,才定制了一支筆,不談價值,心意滿滿。

  “喜歡,看著就喜歡,以后我就把它隨身帶著。”吳燁回答道。

  以后就放在衣服口袋里,或者包包里。

  他確實是很多時候需要簽文件,不過整了個名字印章,按一下就行了。

  現在可以把那個印章淘汰了。

  吳燁以為凌晨會送表之類的,沒想的到她送的是筆,不過也挺驚喜的。

  “喜歡就好!我也喜歡這個四不像!”凌晨看著手上的小物件忍不住笑。

  四不像!

  拉著凌晨坐在餐桌前,吳燁把蓋好的蓋子打開,做了不少的菜,放好蓋子,吳燁把旁邊的低度酒打開。

  “傳統節日,就不喝紅酒了,喝點低度酒。”吳燁把梅子酒打開,一人倒了一點。

  沒有什么太大的度數,喝多點也不會醉。

  拿著杯子和吳燁碰了一下,凌晨笑嘻嘻的看了看他:“今天人家都在滾床單,我們還在規規矩矩的吃飯,會不會很遺憾?”

  親戚還藕斷絲連,才剛買好離開的票,但是還要住一天才會離開。

  凌晨其實都很遺憾,她今天看到了一個惡毒的詛咒,寫著祝你們七夕節,女朋友親戚在家不離開。

  她就是能中詛咒的人。

  錯億!

  “明天不就好了,也沒什么,是你自己在遺憾吧?”吳燁問她。

  看她表情,吳燁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她們樓下的酒店住滿了,還是酒店打電話問需不需要留房間,不需要就訂出去了,平時給她們公司預留接待客戶的房間,都保不住了。

  落紅不是無情物,誰家新燕琢春泥啊!

  “我沒有!我都不想這個!”凌晨回答的很干脆。

  吳燁是不相信的,人菜癮大,說的就是她這種人,菜的摳腳,但是.....興致勃勃。

  不過明天就好了。

  明天開始,又是在訓馬和做馬之間轉換。

  “對,你沒有,你沒有你臉紅什么?”吳燁忍不住笑出來。

  凌晨:“.......”

  臉紅是因為在消化腦子里的知識,有些知識消化起來,總會有點后遺癥。

  “吃飯還堵不住你的嘴。”說不過,凌晨就開始耍賴。

  吳燁撇撇嘴:“光是吃飯可堵不住!”

  阿西,你個臭小子你居然超速。

  如今的她,已經不是那個聽到車就臉紅的黃花了,已經是一把剔骨刀了。

  “莫欺少女窮。”

  吳燁哈哈哈笑,實在是沒忍住,飯粒噴出來了,就落在凌晨臉上。

  “你好惡心啊!”凌晨擦了擦嘴。

  “你想一下,你吃口水........”

  “你閉嘴!”凌晨惡心壞了。

  有些事情,做的時候不會覺得怎么樣,但是要單獨拿出來說就不行了,經不起說。

  就像是s吻。

  吃完飯,看著滿屋子的氣球和鮮花,吳燁有點頭痛了,布置的時候開心不已,處理的時候頭疼得很。

  用完了,還要清理,就很苦惱了。

  兩人面面相覷,凌晨看了看花朵:“留點出來泡澡,其他的要不你做玫瑰冰粉?”

  吳燁:“......”

  他就沒有聽說過這種東西。

  男生都是沖動型的,做事情的時候,往往不考慮后果是什么,反正先把事情做了,在考慮結果,往往就無法接受結果。

  好在凌晨幫著他收拾,狗子當氣球爆破員,八爺負責把氣球扯下來,狗嘴負責弄爆。

  吳燁和凌晨就負責把鮮花清理干凈。

  裝了兩個大垃圾袋以后,才算是把家里收拾好了。

  “我去泡個澡!”凌晨說道。

  除了一身汗,凌晨感覺渾身不舒服,這個時候只想去好好泡個澡。

  吳燁看了看她,欲言又止,凌晨瞟了他一眼:“有屁就放。”

  “這幾天,不怕進水嗎?”吳燁問的很認真。

  這個問題,她一個怎么解釋呢?

  給了吳燁一個大比篼,臉紅著去衛生間了,為什么要解釋?

  吳燁還在原地,有點愣住的看了看她,真的不怕進水嗎?不是說受傷以后不能碰水么?

  拿著手機查了一下資料。

  吳燁拍著衛生間的大門:“寶啊,不能泡澡啊,保險柜都沒鎖,會進水的!”

  覺得自己有必要提醒她一下,這是關乎到健康的問題,不能讓凌晨肆意妄為。

  “我剛才看了一下,醫生都說了,不能泡澡。”吳燁又拍了一下門。

  衛生間里的凌晨:“.....”

  她會不知道嗎?這么多年的經驗,還趕不上吳燁一個度娘?她就是說說而已,怎么可能真的做這種傻事。

  凌晨很吳燁門外激動的吳燁。

  “滾,我不用你提醒我!”

  河東獅吼傳來,吳燁才放心的離開門口,坐會沙發上,看著手機上的資料,需要注意的很多,主要是注意衛生,注意安全。

  等凌晨出來的時候,吳燁拿著準備好的吹風機:“還不快滾過來,給你把頭發吹干。”

  偶爾,吳燁是喜歡說最狠的話,做最慫的事情,凌晨也是。

  忍不住笑了笑,凌晨坐在沙發上,吳燁拿著吹風機給她吹頭發,頭發太長了,不是很好打理,凌晨都專門辦了一家女子會所的會員,專門做頭發養護。

  “長發飄飄,長發及腰,到了該嫁人的年紀了。”拿著一把頭發,吳燁問她:“嫁給我算了。”

  說的輕描澹寫的,讓她有種覺得是幾百萬單子的小事情的感覺。

  “這是求婚啊?”凌晨問他。

  吳燁搖搖頭:“求婚還沒有想好,先問清楚你答應不答應,萬一你不答應呢?那多尷尬。”

  直男的回答,總是很奇怪。

  先問清楚,你以為是買菜呢?先問清楚價格?

  “我要是說不答應,你是不是拿著吹風機給我一下子?”凌晨問他。

  吳燁點點頭:“只是可能,不一定的。”

  凌晨:“.......”

  強買強賣,她想了想,還是點點頭。

  有時間沉淀的愛情固然可貴,但是不是誰都能遇到校園的愛情,她就沒有遇到。

  那些從校服到婚紗的愛情,是大多數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因為根本做不到,因為少,才羨慕。

  凌晨也很羨慕愛情長跑,修成正果的那種。

  但是她是愛情短跑運動員,吳燁也是一樣,他們沒辦法再跑幾年,十幾年。

  不是青春正好的時候了,得考慮現實。

  “答應唄,還能怎么辦?我拍你跳起來打我膝蓋。”凌晨回答。

  求婚了,結婚了,安心養娃。

  這種生活對于凌晨來說,不是一眼看得到頭的,而是很想要的生活方式,如果吳燁是個萬億大老,她在家帶娃都行。

  可惜。

  “給點時間準備準備,我想給你一個不一樣的求婚儀式。”吳燁回答道。

  他們這個情況,都快和閃婚差不多了。

  明年結婚,滿打滿算的,也就在一起一年多,還是什么都算上,時間確實不長,但是凌晨和吳燁都沒有那種感情很單薄的感覺。

  遇到合適的人,厚度增加的很快,一年時間也綽綽有余了,當然也不能再短了。

  “行啊!我都可以的!等著你來娶我!”凌晨回答。

  巧笑嫣然,滿面桃花。

  凌晨笑起來的月牙,是吳燁最喜歡的,因為最開始就是迷失在月牙里。

  那時候,吳燁還不知道能不能追到她,她太漂亮了,好在厚顏無恥的,還把她追到手了。

  緣分來了,萬里長城都擋不住,老天安排的最大嘛。

  “干了!休息唄!”聊天的時間,吳燁已經把她的頭發吹干了。

  摸了摸頭發,凌晨點點頭,拉著他上樓休息。

  在被子里的時候,凌晨還在發朋友圈,把照片發出去以后,收獲了一大堆點贊,美滋滋的曬完照片。

  看著旁邊的吳燁,凌晨問道:“你說白菜今天會不會.....”

  她沒有說完話,但是吳燁知道她說的是什么意思。

  左手伸出食指,右手握拳,然后重復幾次:“你是說這個?”

  不得不說,吳燁很猥瑣,凌晨拍了他一下,她見不得這么猥瑣的人。

  想了想,吳燁說道:“菜花總要授粉的!”

  這會兒,白菜和洛白還在外面約會呢,也不知道在哪里,洛白沒有更新朋友圈,白菜也沒有更新朋友圈。

  猜得不錯的話,吳燁覺得他們應該還在吃飯,吃完飯了,就是各種理由哄著白菜去酒店了,也可能是洛白良心發現,就回家了。

  白菜有些吝嗇,可能不愿意花太多錢,搞不好就是回家了。

  “清清白白,嘿嘿嘿!”凌晨想到他倆名字里都有白,就想到這個成語。

  “明鳴白白!”吳燁回答。

  遠處,在和白菜吃燭光晚餐的洛白,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吐槽了幾句,洛白切著牛排,看著一身牛仔衣服褲子的白菜,洛白發現,和她最搭配的是中性款式的衣服,看起來很和白菜的氣質。

  有點雌雄難辨的感覺。

  特別是白菜吹著頭發的時候,就像是個男生,特別清秀帥氣的樣子,第一眼,總會給人這小子真帥的感覺。

  “這種地方,就是吃個寂寞,還不如吃自助火鍋,起碼管飽。”白菜看著干干凈凈的盤子,早已經沒有了肉。

  白菜覺得虧得不行。

  一份牛排388,她可以買十多斤牛肉了,就是牛肉干也能買三斤,而是只能吃到一斤的牛肉。

  管你幾個A呢,管你是那個位置的肉呢,就說它是不是牛肉吧?

  不劃算,白菜算是發現了,大城市的冤大頭真多,尤其是有錢買面子的,真的是很傻的行為。

  起碼她的價值觀看來是這樣。

  舉著手,洛白想說再加一份,被白菜阻止了。

  等會兒重新找個地方吃飯,大不了吃個夜宵,吃不慣西餐的白菜,早早的就吃完了。

  “就是吃個氣氛,吃個環境,不過確實吃不飽,等會兒我們去隔壁的夜市街,吃個燒烤再說。”時間已經是晚上了。

  一直在刻意拖延時間的洛白,悄悄的把禮物遞給她。

  白菜拿過盒子的時候,很疑惑的打開了,看和晶瑩剔透的翡翠,生怕自己拿不穩,掉在地上摔著了。

  一個看著有點簡單的玉佛,簡單的有些過分了,還有一個小葫蘆的吊墜手串,也不是很協調。

  但是女人對珠寶天生眼光敏感,雖然一眼就能看出來做工很差勁,但是材質絕對不錯。

  “看著不像是買的,你做的?”白菜問他。

  洛白買東西很挑剔的,不是好東西,他一般不要,何況是這種做工的貨色,洛白以前就是做奢侈品鑒定的。

  后來看吳燁都賺錢了,才挪了一畝三分地,開始開酒吧。

  不是買的,就只能是做的,因為洛白對她從不敷衍,都是給她最好的東西,起碼不會給她劣質品。

  基于對他的了解,白菜覺得他應該是自己做的。

  點點頭,洛白回答:“自己做的,不過手藝不到家,沒有做的很好看。”

  一塊好料子,浪費了很多以后,才做出來兩個滿意的作品,吳燁做的簡單,多了一個四不像作品。

  他一開始就準備做個佛,結果做出來的東西一言難盡,心意到了,質量確實是不堪一擊。

  “已經很好啦!我覺得很好看,手串也很好看,我很喜歡!”白菜回答。

  她沒想到洛白回去給她做這個,一直形影不離的,他只是離開了一天,原來是去準備節日禮物去了。

  其實白菜不過七夕節的,她向來只過大的節日,就像是五一,八一,十一,生日等等。

  不過她也給洛白準備了禮物,因為東西太多了,不能帶著,白菜只好準備回去再給他。

  她沒想過今天要不要回去的事情。

  洛白看了看時間,看著手機上的天氣預報,看著手機上顯示的雷雨背景,洛白悄悄的笑了笑。

  “喜歡就好,我就怕你不喜歡!”慢條斯理的吃著牛排,洛白也不急著離開這里,看著你喝外面陰沉的天空,嘴角露出一絲絲微笑。

  “我給你戴起來。”洛白走到她身邊:“以后要是不想戴了,就不戴也行。”

  做工確實不怎么樣,戴著多少有點不好。

  不過白菜沒有一點點嫌棄的意思,她沒有任何飾品的脖子上,以后就準備戴這個小梻了。

  手上也戴好。

  “是不是很貴,看這個就不便宜。”白菜問他。

  洛白搖搖頭。

  白菜低頭撥動著小葫蘆:“你又騙我。”

  洛白說的不貴,通常都是她認為的巨款,這個問題上,白菜的格局一直都那么小。

  習慣不是那么容易改變的,每次洛白吃不完的東西,都是白菜吃掉,她也不嫌棄洛白吃過,只是說不浪費糧食。

  “真的不貴,放在點里,可能就只能賣個幾百塊錢。”他撒謊:“再說了,我的心意更重要好吧?”

  再怎么樣,這個料子的東西,也不會只賣幾千塊錢,他不想讓白菜只考慮這個價值。

  雖然白菜習慣用價值衡量很多東西,衣食住行都是這樣,只有劃算不劃算的簡單對比。

  “也是!我不問了。”白菜回答。

  心意確實更重要一些。

  兩人聊著天的時候,天空開始打雷了,或許是七夕節發誓的人太多了,那些為了打架而發出的不經過大腦的誓言,讓天公都看不下去了。

  一陣悶雷響起,接著就是瓢潑大雨。

  白菜看著窗外,又看了看半瓶紅酒,洛白喝酒了,沒辦法開車,而且車子停的還很遠。

  這種情況怎么辦?

  傾盆大雨開始下起來,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玻璃落地窗的外面都是雨水,很明顯的能感覺出來是雷陣雨。

  隱晦的笑了笑,洛白悄悄的給自己鼓勁兒。

  “居然下雨了,看來一時半會停不了,天氣預報說的可能要下兩三個小時。”洛白說道。

  說這個話的時候,洛白有些感慨,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他連天氣情況都用上了。

  果然白菜,有點不知所措的看了看西餐店里。

  “他們能讓我們坐到那個時候呢?”白菜覺得這樣有打擾人家正常做生意了,這樣不太好,擠著不舒服,還吵的很。

  洛白看了看外面的大暴雨,拿著手機操作了好一會兒。

  然后才笑著對她說:“樓上有家酒店,四星級的,要不我們先去避避雨?總不能一直留在人家店里準備放假了。”

  被白菜看了好幾秒,洛白只好尬笑著看著她,確實是有點做賊心虛。

  這是他預計好的,包括白菜的反應在內,都考慮進去了,果然,和她想的一模一樣。

  白菜很警惕酒店,床,屮,我們字樣。眼神里都是不相信的意思。

  確定是去躲雨,而不是爆炒鮑魚?

  白菜是不相信他的,她自己都能感覺到,要是去了,就要付出代價。

  “就是躲雨,你不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洛白不承認自己有什么想法,一臉的光明正大:“我要是有什么想法,用雷炸我!”

  剛說完,跑也跑不掉的,就是洛白就這個距離,

  “相信你一回!”看著外面的大暴雨,白菜還是答應了。

  也可能是不是看在雨的份上,是看在其他什么事情上也說不定,不過白菜沒有表露什么表情,洛白猜不到。

  女人心海底針,想什么不是那么好猜的,女朋友多了就會發現,這話是真的。

  酒店前臺。

  冒著雨跑了幾步到酒店里,就已經變成了落湯雞了。

  “再要一間房!”白菜說道。

  男服務員看了看白菜,又看了看洛白,看到洛白微微搖頭,服務員才回答:“沒有房了!您男朋友已經開了一間主題房了。”

  白菜:“.......”

  沒有了,白菜只好去一邊坐著,看著瓢潑大雨,完全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把預約好的手續辦了,洛白悄悄的買了一個小盒子,然后才把賬結清。

  拿著房卡,在白菜面前晃了一下:“走吧,已經弄好了。”

  白菜總感覺自己像是送上門的餡餅,能完好無損的走出來嘛?自己都感覺有些懸了。

  按了電梯,洛白扯了一次衣服,看了看白菜的衣服,也是打濕了不少。

  默默的,洛白卻笑了笑,選的位置剛剛好,剛好要被淋濕才能到酒店,剛好車子也停的遠,剛好酒店里也有吃的,剛好有事下大暴雨。

  這些巧合,其實都不是什么巧合,而是洛白精心策劃的方桉。

  顯然,效果很好。

  “是不是有點冷,等會把空調開大一些。”電梯里,洛白和白菜說話。

  空調開的有些低了,白菜都被凍了一些,本來衣服就沒有干,還吹冷風,感覺冷意立馬就來了。

  不過白菜還是搖搖頭:“沒事,馬上就到了。”

  到了樓層以后,洛白拿著卡,走到角落的房間,刷卡開門。

  大型情侶主題房。

  粉紅色的回憶,送你紅色玫瑰,各種各樣的小產品。

  剛進屋,發現房間不對勁以后,白菜就臉紅了,看這個樣子,是不可能完好無損的離開了。

  “你故意定這種的吧?”看著塑料柜子里的一大堆東西,還有滿地的玫瑰花,白菜問他。

  洛白搖搖頭,拿著毛巾蓋在她頭上,給她擦了擦頭發,然后把吹風機找到,給她把短發吹干,又把浴袍找出來,遞給她。

  白菜總算是放下心了不少。

  “換了,我把衣服烘干,這里有烘干機的。”洛白說道。

  白菜糾結的很。

  “你在房間換吧,我去衛生間換就行,主要是怕感冒了,前段時間還在傳流感的事情。”洛白沒有給她拒絕的機會。

  他是一直不想套路白菜,但是不代表他最會的東西不會了。

  套路這種東西,洛白掌握的爐火純青的,只是在白菜面前,洛白很少用套路,更多的都是真心換真心。

  今天是七夕節。

  也只是準備看看情況而已,要是白菜說不同意,他也不會過分,更不會說什么。

  不過期待還是有的,怎么可能沒有期待呢,以前是換著花樣吃,最近一直餓著,什么都沒有吃。

  為了女朋友,隱忍不發。

  換好衣服出來,白菜也換好了浴袍,把香香的衣服遞給他。

  把衣服哄上以后,洛白坐在椅子上,看著穿著一身浴袍的白菜,大概是不習慣,白菜覺得穿這個衣服很沒有安全感。

  腰邊就可以拉開,輕輕松松的。

  再加上這個環境,看著很是曖昧不清,有些很明顯的明示意義,讓她感覺特別的不好意思。

  “平時話不是都很多的嗎?今天怎么不愛說話了?”洛白坐在她旁邊。

  白菜看了看他,穿的很隨意的洛白,還可以看到他的肌肉,有些不好意思的別過頭,白菜不看了。

  見她不說話,洛白拉著她的手,安靜的坐在她身邊。

  窗外,依然還是瓢潑大雨,還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洛白早就看過天氣預報,今天要下一晚上。

  雨夜。

  帶刀不帶傘。

  原本是這樣想的,不過看她很緊張,洛白就把電視打開了,不過今天是主題日,電影都已經更換過了。

  看著一個個奇奇怪怪的名字,不只是白菜臉紅,洛白都臉紅。

  蒲團記,夢回大唐,妃子請留步,先生今天不在家,你也不想你先生失業吧?

  “有沒有想看的?”洛白問她。

  臉紅的和紅蘋果似的白菜沒有回答,大眼睛時不時的動一下,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搖搖頭。

  這些帶著等級的電影,白菜是有些反抗的,而是她并不想看。

  尷尬的很!

  從來沒有想過,某天會面臨這個情況,太尷尬了,白菜借口去洗澡,洛白也沒有攔著她,而是給她讓了一條路。

  花了很長時間,白菜才出來,洛白看的眼睛都直了。

  “真好看!”他忍不住夸獎了一句。

  現在還在情人眼里出西施的階段,白菜在洛白眼里,就是宇宙以北,吾菜最美。

  “躲什么躲啊,坐過來啊,我自己媳婦兒,我還不能瞅兩眼了?”洛白把她拉過來。

  明顯感覺隔著他太近了,白菜有點想躲開,不過被洛白拉著了,沒辦法跑,看和電影里逐漸不一樣的畫面,臉紅的很。

  聽著音效,白菜感覺更不對勁了。

  “以前還是含蓄啊!”洛白看了看白菜:“和你似的,含蓄的很。”

  白菜:“......”

  含蓄不含蓄她不知道,但是她的第六感瘋狂暗示她,你再不走,你就完犢子了。

  玩犢子了。

  洛白不規矩,且無處安放的小手,就放在她腿上的。看著洛白目光灼灼的看著他,白菜就像是被灼的大蝦,臉紅的越發厲害了。

  這個家伙,眼睛都會發語言。

  “我看看衣服干了沒有!”白菜準備去看看衣服。

  結果被洛白撈起來了。

  然后她就感覺自己砸在了被子上,耳邊還有洛白的聲音傳來。

  “我有點口干了,你先別管衣服,先管管自己男朋友。”

  白菜:“.......”

  說真的,她也感覺口干。

  洛白不要臉,非要看電影,還拉著她一起看,雖然沒有看多少,但是還是感覺有些奇怪。

  變得奇怪了。

  “說過來避雨的!”看著他的眼睛,白菜說道。

  洛白也看著她的眼睛回答:“我帶小雨傘了,沒事保證你不淋雨。”

  白菜:“.......”

  換成平時的話,白菜一個人可以打洛白五個,但是今天不知道為什么,就是感覺力氣全部跑光了的似的。

  有點想重感冒似的,完全沒有力氣,這種情況下,白菜連手上都沒有力氣。

  手無縛雞之力,宛如深閨大小姐,一點力氣都無。

  這是怎么了?

  洛白就像是練過吸星大法一樣,她變成了魚肉,洛白是刀。

  “唉唉唉,你不問問我是不是同意啊!”白菜打了他一下,不過沒有力氣:“你太過分了。”

  洛白:“.....”

  臉紅如云霞,山巔立巨石。

  還有什么好問的,問就是沒問題。

  人是可能撒謊的,但是呢,也能很容易判斷是不是誠實,最好的辦法就是觀山,觀谷,觀溪。

  “植物,太陽,你喜歡那個?”

  白菜:“......”

  瑪德,我們江湖兒女還能被你個富二代欺負咯!

  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白菜把他丟出去了,然后迅速把他壓制住,完全沒有要過來的洛白,看著她臉紅且惡狠狠的表情,餓忍不住笑。

  “來,被植物,和被太陽,選一個吧!”

  “我被?你鬧呢?”

  “怎么就是鬧呢?你就不是鬧,我就是鬧,誰不會似的,那邊不是有個假的么!”白菜恐嚇他。

  洛白:“.......”

  確實是有被嚇到哦。

  這種說法就太恐怖了,簡直是不敢想,瞬間就把那個畫面切走了,不寒而栗。

  菊勢嚴重。

  你咋這么變態呢?

  “女俠,我們是正常人,不要考慮哪些,有點正常的想法就好了。”洛白試圖轉移她的不正常注意力。

  白菜沒有給他嗶嗶的機會。

  “風水輪流轉,你不是喜歡上頂上玩石頭嗎?我也看看!”白菜屬于是突發奇想。

  不過她想法一直就很奇怪,看著洛白反抗,她反而更好奇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癢癢,哈哈哈哈!”洛白一直怕癢癢,吳燁他們是知道的,不過不知道這種程度。

  畢竟是兄弟,不好下手。

  白菜發現了華點。

  “噗嗤!樂死人!”白菜忍不住笑。

  笑的前仰后合的,笑沒力氣了,然后形勢急轉直下,她又完蛋了,得勢不饒人的洛白,這次瘋狂報復她。

  很快,白菜發現浴袍丟了。

  丟了啊!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就是不見了,洛白也是一樣,情況差不多。

  拉過被子,蒙起來。

  就像是小時候喜歡在被子里玩鬧一樣,其實長大了,也喜歡玩鬧,只是玩鬧的地方不再有局限。

  什么都可以,完全沒有限制。

  窗外的雨還在下,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而且越下越大了,公路上,車子開始越來越少,但是喇叭聲音卻多了起來。

  雨水匯聚著,變成溪流一般,街道邊上的樹木,在風雨里搖曳著,顯得很是可憐。

  城市開始安靜下來,就剩下有規律閃爍的霓虹燈,一直到深夜。

  酒店房間里。

  事后。

  白菜一只手推了一下短發,一只手拿著紙巾擦了擦細汗。

  旁邊的洛白點著一支煙,在哪里吞云吐霧,愜意極了,看的白菜咬牙切齒的。

  看了看手機時間,進屋還是十一點左右,耽擱到了十二點,現在只差二十分鐘一點了。

  也就是她是習武之人,身體素質確實是好,不然打一架,怕是幾天在家不能上班了。

  也沒有顏潸潸和凌晨說的那種情況啊!

  難道大家不一樣?

  顏潸潸說她是海王,凌晨說她是小龍女,自己算什么?果寶特攻?

  果凍算什么?

  拿著手機查了一下,白菜才沒有那么擔心了,確實是不一樣,人和人是不同的。

  “你看什么呢?”剛滅掉煙頭的洛白湊過來。

  白菜把他頭推開。

  要看妹妹瀏覽器,哥哥莫要放狗屁。

  這是不可能的,看什么也不能說,不過不知道今天小魚是什么情況了,也不知道她畢業了沒有。

  顏潸潸說的,大家都畢業了,就把群名字改成金馬騎士堂。

  “臭汗味兒,去洗洗!”白菜指了指衛生間。

  洛白在她的眼神逼迫下,只好去洗漱,不過他還是很好奇白菜在查什么東西,難道是查會不會中招?

  雨傘都備著,可能性太小了。

  一直到他出來的時候,看車昏昏欲睡的白菜,洛白也不好意思再問她什么了。

  好奇不如白菜重要。

  “我困了,你關燈啊!”

  點點頭,洛白關上燈,白菜喜歡睡里面的位置,不喜歡睡床外面,和洛白恰恰相反。

  關燈以后,洛白拿著煙,又放下了,想了一下還是不抽了。

  借著微弱的燈光,還能看到睡著的白菜,洛白悄悄的笑了笑,然后靠著床頭,腦子里想著一些事情。

  不相信愛情的他,也被愛情俘虜了,這次總要優待俘虜吧?

  想著以后結婚是她,春秋冬夏都是她,洛白突然感覺到一陣安心,白菜對他來說,大約就是氧氣,食物的重要性。

  多少有點重,但是她就是那么重要。

  想了好多事情,還是精神的很的洛白,完全沒有睡意,聽到白菜的呼吸聲,他還是把自己躁動的心抑制住。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睡著。

  第二天的時候,白菜比他先醒過來。

  睜開眼睛,就是洛白的帥臉,白菜直呼要是每天都是這樣,要多活十年。

  平時很鬧的洛白,睡覺很恬靜,白菜覺得他就是個睡美男,需要公主的喚醒那種,不過她還有來得及行動,就感覺到不對勁了。

  謝特....這不是....大早上的,下流。

  她剛拿到手,洛白就醒了。

  “沒想到你是這種白菜!”洛白笑嘻嘻的說道。

  白菜:“........”

  她發誓,她就是好奇而已。

  她大概和凌晨不一樣,起碼距離不一樣,反正凌晨很厲害,二十都不怕,她極限就十多,所以好奇了一下。

  結果洛白就醒了,她還沒有來得及研究一下生命工程學呢!那么容易醒過來的嗎?

  “就是好奇!”白菜解釋道。

  純粹是好奇心作祟,沒有什么其他的意思。

  不過她是好奇,洛白就不是了,早起喂牛。

  去吃早餐的時候,已經不早了。

  白菜很有毅力,哪怕是感覺自己成了兩半,也堅持不要洛白扶她,自己走,不過齜牙咧嘴的,就可以看出來事情多嚴重了。

  “今天請假。”白菜吃著早餐說道。

  洛白點點頭,反正她就老板,白菜是股東,以前她不認,現在是實打實的股東了。

  愿意入股了。

  把肉放在她旁邊,洛白說道:“你們老板也太過分了,白天要上班,晚上還有加班。”

  白菜:“.......”

  這是自嘲嗎?

  “以后等我當家做主,我讓老板每天加班,累死他。”白菜惡狠狠的回答。

  洛白哈哈笑。

  他根本不怕,雖然沒有吳燁那么自信,但是他比寧渠自信。

  寧渠是加班加麻了。

  雖然牛是這樣吹的,但是具體的情況,洛白也不知道,以后怎么樣誰知道呢。

  反正有經驗了,補補唄。

  “加油!你這么能干,我相信你。”洛白夸獎了一句。

  白菜:“........”

  她不想和洛白聊天了,有些餓了的白菜,自顧自的吃東西,不在搭理洛白,只是偶爾轉身的時候,會呲牙。

  洛白想著等會去藥店買點藥,起碼消炎消腫的得買點才行。

  不經歷風雨,怎么見彩虹,沒有人能隨隨便便成功。

  “搬過來和我住吧!”洛白想到一個事情:“免得顏潸潸他們打擾你睡覺。”

  早就想把白菜忽悠來和自己一起住,不過上次她不愿意,還不太放心洛白,現在都是知根知底的情況了,洛白又提議了一下。

  總不可能再拒絕了吧?

  白菜給了她一個白眼:“不被潸潸他們打擾,現在變成我們打擾人家是吧?你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盤。”

  洛白隔壁住的可不是朋友,打擾人家也不好。

  不過白菜也覺得沒有必要多租一個房子,以前是以前,現在不一樣了,都說女生畢業以后想法不一樣,白菜不知道人家是什么情況,她自己確實是想法立馬就變了。

  以前的那些想法,全被推翻了,又開始出現的想法,并且完全不一樣,通往內心的捷徑,打開以后,看世界的眼光都不一樣了。

  現在的想法是,我不能讓男朋友這么浪費錢。

  不會,你又不是顏潸潸那種。”洛白回答。

  白菜看了看他:“位置上把野獸關起來了而已。”

  洛白:“.......”

  這么說的話,你很勇咯?

  不過白菜還是答應了,搬到洛白哪里,和他一起住,平時也是一起上班下班,以后還能一起做飯吃飯。

  不過洛白和白菜都沒有發現,遠處兩個中年人悄悄的離開了。

  穿著一身旗袍的太太還打了旁邊的老公一下。

  “都是你的錯!”

  老公立馬認錯,態度很好,拉著他迅速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