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75 你自卑了?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鵬城的工地上。

  剛提著水桶沖完涼的中年人,從口袋里拿出手機,屏幕還裂了幾條縫隙,泛白的邊緣就很容易看出來,手機用了很長的年頭了。

  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他們才剛下班,看著屏幕上顯示的來電人,他放下手里的水桶,疑惑的滑動接聽。

  “閨女,是不是沒錢了?爸給你轉點過來。”中年人揉了揉稀疏花白的頭發,把電話放在嘴邊問了一句。

  打電話的時候,他還特意走遠了一點,然后說話也比較小聲,工友打招呼的時候,他都是指了指電話,揮手示意一下。

  下意識的,還是以為她在上學一樣,怕她沒有生活費了,第一句話就是問她還有沒有錢。

  手機不好轉賬,他也不放心,總感覺怕錢不在了,都是現金去取了郵寄,如果工地偏遠的話,就打電話讓家里郵寄。

  “爸,我都工作了,我有錢的,您別開口就是錢啊,我就像是討債鬼似的。”電話那邊傳來白菜的聲音。

  每次聽到這個話的時候,白菜就覺得心里很酸,他最關心的,總是白菜還有沒有錢,經常說的就是,出門在外,沒錢才難死人。

  來魔都,還是她自己把大部分錢放在家里沒有帶走,只帶了少部分,就這樣她都被打電話說了一頓,說她是個傻妮兒。

  父母,對她很好,這么些年她很清楚。

  “工作了,我都忘了,不過剛出來工作,也賺不到什么錢,我們工地的大學生和我說,在外面一個月就幾千塊錢,還趕不上我們干工地。”

  “你不要那么省錢,該花就花,該吃就吃,不要委屈自己,爸一個月還有七八千呢,沒錢就給爸說。”

  “爸這里的錢,還不是給你存著的,以后給你當嫁妝。”

  坐在堆積的鋼筋上,白菜爸爸一身洗的發白還有破洞的衣服,臉上卻帶著笑容,和白菜說著關心的話。

  他不在在乎自己的狀態是什么樣的,但是很關心白菜的生活情況,同樣是大學生,人家都來做工地賺錢了,白菜能好到那里去?

  房租費,吃飯交通,交話費,還有結交一些朋友,要聚餐吃飯什么的,一個月能剩下來幾個錢?

  他很理解的,因為他特意問過那些年輕人。

  以前白菜讀書,他就問了一下學校的同學,后來白菜出來工作,他就問了現在的年輕人,他們壓力很大的。

  “爸,不用那么辛苦,我能自己賺錢,一個月一萬多呢,除了開銷,一個月還能存個七八千塊錢,您不要那么拼命的干活了。”

  “以后就干點輕松的,能干多少干多少,不能去的高處就別去,干不動就休息幾天,我就希望您健健康康的。”

  白菜一邊打電話的時候,說著說著就抹眼淚了。

  她的父親可能不是什么功成名就的人,不是什么文化分子,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但是對于白菜來說,他是英雄。

  撐起家庭的英雄。

  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從未改變。

  “哈哈,傻妮兒,爸又不是干不動了,以后啊,你結婚了,有娃了,我這個外公總得給他買個玩具,買個棒棒糖吧!”

  “爸倔了一輩子,總不能以后還找你要錢,我可沒有考慮過這個,爸可不是張二賴子。”

  “也不多累,現在還挺輕松的,你呀,不要擔心那么多啊。這算啥,以前累,現在輕松多了。”

  擦了擦臉上因為燒電焊,一部分還在蛻皮,一部分黑漆漆的臉,他說的語氣很輕松,沒有那么多苦累。

  向來,孩子知道關心他的時候,他就一直說:這算什么,以前才累,沒事的!

  這句話,一直說了很多年。

  “趕著把我往外攆呢?結婚還早呢!”白菜回答道。

  他看了看天空:“有合適的,就處著,太晚了結婚也不好。早點結婚,孩子大了,你還年輕,晚了孩子大了,你都老了。”

  說到這個話題,他感覺心里有些酸,有些難過,還有點混亂的情緒,舍不得好像占了很大一部分。

  總歸,就這么一個閨女,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他還是舍不得。

  時間過得太快了,轉眼之間,白菜也該處對象了,再晚,家里也會催她了。

  “如果找的男朋友離老家很遠呢?”白菜問了一句。

  聽到這個話以后,他愣了一下,然后就忍不住笑起來。

  自己的孩子,怎么可能不了解呢,她這個話,是在試探自己的想法和態度。

  “對你好的話,也可以,遠近都沒關系,近一點當然更好,以后回家方便,但是緣分這種事情是說不準的,要是合眼,遠一點也沒什么。”

  “日子是你們自己過的,不過一定要看好了,結婚就是一輩子的事情,不是一天兩天,要了解清楚。”

  “什么事情都可以稀里糊涂,這個事情不能,懂嗎?”

  整了一下自己想法,白菜爸爸和她說了好幾句,別的他都不怕,就怕白菜以后受委屈,又距離家里太遠了,他都沒辦法幫襯。

  遠嫁,肯定是不放心的。

  但是她自己喜歡,覺得合適,對她好,以后能幸福,遠也可以,只要她以后過得好就行。

  他沒想過干涉白菜的戀愛,婚姻,白菜不傻,可以自己做決定。

  “爸,我處對象了。”白菜還是坦白了,雖然有些忐忑。

  白菜爸爸拿出兜里的香煙點上,和他猜的結果差不多,找對象了也好,也該找對象了。

  就是不知道是哪里的臭小子!

  吐出濃濃的煙霧,白菜爸爸問道:“處對象就處吧,處了多久了?人怎么樣?性格好不好?心疼你不?平時會不會讓著你?”

  “做什么工作的?上不上進?人不好可不能要啊!以后會吃大虧的。”

  他問了很多問題,白菜都不知道從哪里回答比較好。

  想了想,白菜從頭到尾的和他說了一下洛白的情況,然后就是一整沉默。

  她說完了,白菜爸爸還在消化著她說的那些話。

  有錢人家的孩子,讓他有些話在嘴邊,又不知道怎么樣說出口,聽著閨女歡快的說著另一個男生,他一時之間有些復雜的心情。

  孩子沒有對象也急,有了對象以后還是擔心的多。

  “差距大了點,其他的還好,他爸媽接觸過嗎?”白菜爸爸總算是說話了。

  做為一個父親,哪怕是很多事情無能為力,沒有辦法,也要想辦法給孩子一點支持,給她一個處理辦法。

  這就是爹,哪怕是他沒有辦法,沒有能力,沒有條件,他也會盡職盡責,履行好一個父親的責任。

  “打過電話了,電話里聽得話,他爸媽都是很好的人,性格也挺好的,就是洛白說想去我們家,我給您打個電話說一下。”

  “我不圖他什么,就覺得他人很好,對我也很好。”

  聽著白菜的話,白菜爸爸又沉默了一下。

  有錢是好事,太有錢了就不是么好事了,他不太放心白菜嫁到這種家庭,怕她受委屈。

  太有錢了,地位差別太懸殊了,大家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但是白菜的意思很明顯,她很喜歡這個小伙子,這種情況下,他準備的話又收了回去。

  她相信白菜說的,不圖人家什么,但是人家爸媽不一定這么想,門當戶對是有一定道理的,蛇有蛇道,鼠有鼠道,大家不是一個圈子的人,肯定不融洽。

  這是一個顯而易見的結果,他不知道白菜能不能跨過這個鴻溝。

  就算是能,要付出多少代價呢?

  “過年帶回去吧,爸看看人怎么樣,要是合適,再考慮其他的好吧?”白菜爸爸這樣回答道。

  白菜答應。

  她總得說,總要告訴他們情況,讓他們心里有個底。

  其實白菜也知道他在顧慮什么,也知道他擔心什么,更清楚他考慮的是什么,只是她沒辦法控制這輩子會遇到誰,會喜歡誰,和誰結婚。

  能做的就是看人看準,別婚姻失敗,愛情泡湯,感情不再。

  “行,那我和他說一下,年底帶他回家。”白菜說道。

  “把照片發我看一下。”

  說了幾句以后,他才掛了電話,看著白菜發過來的照片,他看了好久,多少有點浮躁的年輕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白菜的良配。

  有錢人家出來的孩子,和白菜真的般配?會不會是一時新鮮?過段時間就分開了?

  看了好幾遍照片,他才拿著手機給家里的老婆打了個電話過去。把情況和她說了一下,讓她給白菜打電話說說,不要吃虧。

  “著小妮兒,也不知道給家里說一聲。”白菜媽媽還有點抱怨,她沒有白菜爸爸那么開明:“找個近一點的多好,找到魔都去了,能管得住嗎?”

  “我得好好說說她才行,你不要管,我來說,看能不能讓她找個近一點的。”

  白菜媽媽說完就掛了電話。

  提著水桶,回到十幾個人的大通鋪,下班以后,大家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聊天,說著新聞,說著孩子的話題。

  這里,很多人都是年紀比較大的中年人,老一點的已近五十來時歲。

  “你不要說的太直接,后面讓她帶回去看看吧。白菜爸爸說道。”

  看一個人,還是要當面聊天才知道,很多東西就能了解清楚了。

  睡在大通鋪上,白菜爸爸看著天花板,完全沒有想睡覺的意思,只感覺自己心事重重的。

  “老白,想什么呢?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旁邊關系很好的工友問他。

  看和對方的神情,白菜爸爸搖搖頭,表示們有什么事情,不管怎么樣,明天還得上班,晚上得多睡一會兒。

  白天要是精力不夠的話,怕出個什么意外情況,本來就是高空作業,很多東西需要注意的。

  另一個城市,魔都。

  白菜把電話掛了,聽著耳邊傳來的細小聲音,有些臉紅的把手機耳機戴上。

  本來換了一個位置,聲音已經小很多了,再加上他們也換了位置,不是很大聲的話其實已經聽不到了。

  但是顏潸潸把,聲音穿透力很強,而且總是逐漸的控制不住自己,經常由小聲變成大聲,可能她自己都沒有發現。

  特別是快起來的時候,簡直是什么話都會說,白菜很多時候都不知道怎么評價。

  馬叉蟲?

  但是人家又是情侶,不馬叉蟲,什么爸爸都敢說,至于快點,類似這種話,已經是經常聽到的了。

  苦不堪言!

  “不行就去和洛白住,不然總是被折磨。”聽著音樂的白菜喃喃自語。

  都快要養成聽音樂睡覺的習慣了,就因為寧渠他們兩口子。

  一個回合,中場休息,兩個回合,中場休息,如果情況不對,就是三個回合。

  最近,顏潸潸在群里找到了可以討論的對象,就是凌晨,逐漸從含蓄變得放肆的凌晨,和顏潸潸能聊到一塊去了。

  她和游小魚不行,不過游小魚又要比她強很多,起碼能聊的東西多了很多。

  她還是太單純了。

  樓上。

  吳燁和凌晨還在沙發上窩著,吳燁剛被凌晨打了一頓,就是那種惱羞成怒的揍,不過起因還是吳燁的錯。

  他給凌晨發了個圖片。

  就是彎曲中指和無名指全是紅的,就這么一個圖片,凌晨就把她揍了一頓。

  這會還在虎視眈眈的看著他呢,吳燁也很無語,就一個圖片罷了,又不是什么不能發的東西。

  小題大做。

  他又沒有準備照貓畫虎。

  “吃不吃夜宵?吃的話我給你做一個?”吳燁問她。

  沒有回答,凌晨只是點點頭,然后繼續看著筆記本電腦,看到吳燁就想錘他,根本忍不住。

  這幾天本來就暴躁,凌晨合計著自己多忍讓一下他,結果吳燁就是拿著引線點火,非要把火藥桶炸了才開心。

  就是那種故意的,非要看你能忍受到什么程度的挑釁。

  凌晨才不慣著他呢!

  雖然開心的時候就是弟娃兒,乖乖,暴躁起來的時候就不是了,基本上就是:你個哈批,你是豬腦殼嘜?

  看著吳燁去了廚房,凌晨看了看鳥架上盯著自己的八哥。

  “看啥子?你在看把你眼睛挖出來!”凌晨恐嚇它。

  八爺立馬轉過身去,不再看她,恐懼與暴躁的原頭,不可名狀,不可直視,躲著點。

  “大哥,水深火熱啊!”八爺看到吳燁剛才被揍的很慘。

  就是那種被按著一動不能動,然后掄圓了巴掌打屁股的悲慘畫面,看的八爺都不忍直視,響亮的很啊!

  這個女人,有奇怪的癖好!

  飛出家里,八爺往樓下飛去,在窗戶邊上,聽著二樓的單音節。

  最近,八爺好奇的開始研究人類jp的事情,雖然不明白,但是它可以聽啊!

  站在寧渠家窗戶邊上,飛到二樓,就像是戰地記者,又像是導演的八爺,看了沒一分鐘,就偃旗息鼓了。

  “繼續啊!”八爺催促。

  聽到這個聲音以后,顏潸潸瞬間翻身下馬,裹著毯子,寧渠則是迅速轉頭,還以為家里進小偷了。

  轉頭看著它的顏潸潸和寧渠:“.......”

  瑪德,差點嚇壞了。

  “這不是吳燁養的八哥嗎?特別會說話的那只。”顏潸潸發現是鳥以后,就不怕了。

  怕什么也不至于怕鳥,哪怕是它黑漆漆的呢。

  寧渠點點頭,起身把八爺趕出去:“再來我就讓吳燁把你燉了。”

  八爺飛到窗戶邊,看了寧渠半天。

  看著寧渠準備轉身,八爺才來了一句:“呸,就一會兒的垃圾!”

  寧渠:“.......”

  沃特馬!

  拿著拖鞋就給八爺丟過去,被它躲開了,然后八爺還送了一句:“急了,你急了!”

  顏潸潸忍不住笑。

  寧渠很郁悶,拿著手機給吳燁打電話。

  剛開始做夜宵的吳燁,還不知道是什么情況,因為忙著做夜宵,把電話開了個免提。

  “吳燁,管好你的鳥,影響到我們兩口子了!”電話里傳來寧渠的聲音。

  有點暴躁,和凌晨似的。

  低頭看了看自己,吳燁覺得自己管的很好了,怎么就影響他們兩口子了?

  “你自卑了?不是以前你怎么不自卑,現在才自卑,你怎么什么事情都和你媳婦說呢?還影響了,你別亂發火啊!”吳燁回答。

  寧渠:“.....”

  剛好聽到的顏潸潸:“......”

  電話那頭,寧渠深吸了一口氣。

  “你個沙比,我是說你的八哥!跑我們家來了,還嘲諷我,回頭給你燉了。”寧渠解釋了一下。

  吳燁這才反應過來,原來是說的八爺,還以為是什么呢!居然飛到寧渠家里去了,吳燁決定了,等它回來就好好教育它一下。

  “我就說嘛,又不是不知道,要自卑也不會等到現在。”吳燁松了一口氣。

  寧渠:“......”

  要不是打不過,他一定要上樓找吳燁單挑,揍他一頓再說。

  特么的,是自卑了,誰自卑了?

  “嚇死你個狗東西!”寧渠不甘示弱的回答。

  吳燁咦了一聲:“做手術了?難怪!”

  寧渠:“.......”

  掐斷電話,寧渠決定不和他聊天了,順手把吳燁拉進黑名單里,然后才擦了擦汗水。

  顏潸潸在旁邊笑,她算是發現了,吳燁確實很會氣人,難怪凌晨這幾天總算是吳燁特別的氣人。

  估計沒有少挨揍。

  寧渠可能揍不了他,但凌晨絕對可以揍他,就這個欠揍的話術,不挨揍才奇怪呢。

  “行了,不生氣了,吃不吃東西?吃的話我去給你做。”顏潸潸溫柔的哄他。

  寧渠就吃這套,顏潸潸很了解他,拿捏的死死的。

  想了想,寧渠還是搖搖頭,不準備吃夜宵了,有點腿酸,支撐的手腕也是酸的,好好休息一下,早點恢復。

  樓上。

  凌晨關上筆記本,看了看廚房忙碌的吳燁,想了好一會兒,才發現去也氣自己的時候,居然還特么嘴下留情了。

  看剛才寧渠就知道了,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弟娃兒,你做的什么吃的。”凌晨問了一句。

  已經聞到香味了,凌晨有點好奇吳燁在做什么吃的,肚子明明不是很餓的,聞到味道又開始想吃東西了。

  “可樂雞翅,冷吃土豆絲,炸五花肉,還有咖喱大雞腿,外加一份河粉。”吳燁回答了一句。

  最近這幾天,吳燁看著瘦了就一直養不胖的凌晨,冥思苦想要怎么樣把她養回來,結果效果并不好。

  就維持在哪個體重,也不長肉,吃多少肉都不長肉。吳燁覺得她這種神仙體質也有的度,結果效果極差。

  “嘿嘿嘿!乖乖,我愛你!”凌晨比心。

  生氣就是哈批,不生氣就是乖乖,你真是鱔變啊!不虧是蜀州人,深得變臉的精髓。

  雖然乖乖很上頭,但是哈批讓人愁。

  變化就像是某些城市的氣候,早上厚衣服,中午單衣服,晚上厚衣服,老實說,吳燁還有點不適應。

  越是在一起久了,凌晨就像是螃蟹,總算是暴露自己的鉗子。遠看是個小仙女,相處是個火藥桶,姨媽遠去變溫柔,姨媽到來火山灰。

  “你都不說你也愛我!”凌晨撐著腰,又把自己氣到了:“快點,說!你愛我。”

  看吧,她就是這么奇怪,就是這么奇葩,就這么無法名狀。

  謝特!

  “我也愛你!”吳燁只好回答了一句。

  “敷衍我,你這是敷衍吧?”凌晨穿著小兔子棉拖鞋走到他身邊,用頭頂了吳燁一下:“創死你個龜兒!”

  吳燁被她撞歪了,真的只能內心飄過一片烏云,她直接把自己的語言表達能力給封鎖了,連說話都不知道說什么好。

  凌晨在外面還是那個大總裁,大老板,公司負責人,回到家以后,她偶爾心情變化巨大的時候,就會和現在這樣幼稚。

  雖然感覺很可愛,但是也感覺很奇怪。

  創死你,這是一個大總裁應該說的嗎?難道霸道總裁都已經丟了霸道了?

  有時候吧,吳燁就很搞不懂她的腦回路。

  “好了馬上就吃東西了,先把碗筷拿出去一下!”吳燁只好轉移話題,不聊這個幼稚的話題。

  總感覺,自己在快速往男人靠近,知道責任,理解,寬容,養家,凌晨則是退化嚴重。

  拿著碗筷,凌晨還看了看他,似乎因為沒有得到一句我愛你而不開心。

  不過注意力很快就被手上的菜給吸引了。

  吳燁把炒粉裝好,看著她的變化,摸了摸下巴:“還沒有孕呢,為什么就變傻了?”

  這是吳燁面對的未解之謎。

  坐在凌晨對面,沒什么食欲的吳燁只是偶爾吃一口,凌晨則是吃的很開心,時不時給吳燁一個大拇指。

  棒棒噠!

  “慢點吃,別噎著了。”吳燁把溫水遞給她。

  他可能不知道,就是因為他自己的這種溫柔照顧,凌晨越發的變得幼稚起來,因為覺得在他面前的話,自己說什么做什么都可以。

  就是這種想法,吳燁才看到了凌晨幼稚鬼的一面,其實他自己偶爾也會這樣,只是他自己沒有注意而已。

  那個時候,凌晨也是很無語的。

  “上輩子也不知道積德多少,這輩子才換來一個好老公。”凌晨感慨萬分。

  她不看心靈雞湯,就是覺得吳燁很好,很溫柔,也不是那種特別容易生氣的人,就是鬧他,他也不生氣。

  但是自己就不行了,他要是鬧的話,就會被收拾。

  “上輩子我可能是屠夫,你可能是豬吧!孽緣!”吳燁回答。

  凌晨:“......”

  反過來差不多。

  把菜吃了一部分,凌晨就吃飽了,把所有的菜都放在一個盤子里,卡儂盤子就放在自己的面前,欲蓋彌彰的表示你把菜吃完。

  習慣了當垃圾處理器,吳燁把菜吃完以后,拿著盤子去洗完。

  以后一定要多生幾個娃才行,老大洗完,老二擦桌子,老三拖地,老四準備熱水,老五給他們擦腳。

  多好啊!

  吳燁無比向往的畫面,其實是下班回家的時候,家門打開,老婆笑的開心,孩子立刻跑過來,喊著爸爸爸爸。

  嘰嘰喳喳的和他分享今天玩什么了,吃什么了,開不開心。

  “努努力,爭取三年兩胎,來兩個雙胞胎,湊齊五個。”吳燁笑嘻嘻的念叨。

  聽說念念不忘,必有回響。

  凌晨就在沙發上,聽著他的傻笑,也不知道吳燁想到什么了,哈哈哈哈的笑,傻得很。

  收拾妥當以后,凌晨拉著他上樓,拿著創可貼去衛生間了,吳燁把被子整理好以后,窩在被子里看書。

  這幾天他過得很煎熬。

  只能通過知識來減緩這種焦慮,所以他開始看書了,書的背面,還有zs大全幾個字。

  這幾天凌晨也不去跑步了,早上吃完早餐以后,吳燁就把她送到公司樓下,然后下午去接她回家,吳燁都聽她員工吐槽她最近暴脾氣了。

  不過凌晨毫不在意,她的計劃順利的進行著,業務升級即將完成。

  吳燁也在物色新店,公司組建了一個團隊,專門做新店考察和談判收購,全國幾個一線城市的跑,有合適的地方,就開始籌備。

  今年年底之前,吳燁計劃著能開十五家門店,還有半年呢,努努力還是可以做到的。

  第二天的時候。

  吳燁并沒有回公司,而是送完凌晨以后,去了一家咖啡廳,他到了的時候,一個中年人已經提前在位置上等著他了。

  走到位置上,坐在他對面。

  看了看拿著菜單遞給他的中年人,吳燁接過菜單:“叔,找我是什么情況?”

  吳燁問的開門見山的,因為他也是開門見山的人,沒必要客套什么,而且大家都很熟悉了。

  “我想找你了解一下洛白的對象,不是帶著惡意啊,他要是花心點我都不怕,看他這樣子,就是陷進去了,我想了解一下那個姑娘,你們熟悉,對她感官怎么樣?”

  “雖然這種可能性很低,我還是擔心他和上次一樣,那就真去了一條命了。”

  聽著他的話,吳燁看了看他。

  擔心很正常,不是擔心人家圖什么,就好說。

  “人挺好的,改了他不少壞習慣,性格也好,鎮的住他,您應該也了解一些情況的,我們覺得算是良配。”吳燁回答。

  中年人點點頭。

  吳燁都這樣說了,他就放心多了,要是有問題,他們幾個也不會放任。

  “叔,你們是什么想法?不會嫌棄人家吧?”吳燁問了一句,他不希望那種狗血的事情發生在洛白身上。

  最好是順順利利的,沒有那么的曲折。

  “你這臭小子,想什么呢!我和你阿姨是那種人嗎?他幸福就好了,就是你阿姨說那個姑娘多少有點顧慮,也有點自卑,她在想辦法解決呢!”

  吳燁:??

  全家人努力?

  真好啊,吳燁給他一個大拇指,這種家庭氛圍其實挺好的,幾人里,就吳燁個洛白的家庭氛圍是最好的。

  寧渠不經常回家,回去也待不了多久,他哥倒是一直在家,寧渠覺得自己回去不回去無所謂的。

  黃原爸媽經常跑外地,是不經常在家的,不忙了一家人才能聚聚。

  “你擔心多余了,人家還擔心您和阿姨有想法呢,她吧,就圖洛白。”吳燁回答:“和東方淼是兩個類型的姑娘,不是什么物質的人。”

  吳燁不止一次問過洛白,洛白也說過,不要亂猜,白菜不是那種人。

  還是那句話,吳燁覺得他們是良配。

  “行,我知道了,我買單了,你慢慢吃,我還得回公司去,就不和你聊了,有時間去家里吃飯!”

  就這么說幾句話就走了?還不如打電話問呢,打電話還不用花這個錢。

  看著他離開,吳燁直呼講究人。

  洛白一直覺得洛爸爸在放養他,其實洛爸爸還是很關心他的,生怕他再遇到一個東方淼,又一次遍體鱗傷。

  離開咖啡館,提著一口袋打包的東西回到店里,剛好碰到安妮,吳燁直接把咖啡和小吃全部給她了。

  吳燁離開的時候,安妮還很疑惑,突然之間想到某個可能性,推了一下自己的鏡框眼鏡,喃喃自語:“你都有老板娘了,送什么東西嘛!真是的!我不會答應的啊!”

  單身的人,特別容易腦補一些內容,吳燁其實就是不想吃,又剛好碰到她,就給他了。

  沒想到她會考慮那么多。

  店里的事情都被店長和經理做的井井有條,吳燁也沒有什么事情能幫忙的,就每天過著俗氣的數錢日子。

  打游戲也打不好,還被人家舉報故意送人頭,就是這種枯燥且乏味的生活,已經過了好一段時間了。

  凌晨這幾天親戚來了,吳燁原本的娛樂活動就取消了,等和親戚離開的日子,很是難熬,攔路虎啊攔路虎!

  砰砰砰!

  “進來!”吳燁喊了一句。

  進門的經理開口說道:“吳總,外面有人想見見您,說是想談一下合作。”

  “代理記賬?商標注冊?貸款服務?還是供應飲料?”吳燁問了好幾句。

  經理:“.......”

  總有很多人做銷售很聰明的,透過重重關卡,混到吳燁這里來的人也有,最后才發現是無關緊要的小業務。

  人家確實也是煞費心機,吳燁一般是能做都會做,也不讓人家白花那么多心思。

  “他們說幾個億的合作,看穿著氣度也能看出來,不是一般人。”經理說了一句。

  人家吃完飯,就把他喊過去了,問了一下公司的情況,他沒敢透露太多。

  想了想,吳燁還是讓經理請人家上來。

  一個三十來歲的大齡青年,氣質出眾,穿著得體,一臉的微笑,看著很讓人有好感。

  “冒昧打擾吳總,這是我的名片,鄙人王德發,做企業天使投資的。”他把名片點給吳燁。

  看了看名片,吳燁收起來,請他坐下,給他倒了茶。

  微笑的看了看他,吳燁問道:“王總今天來.....”

  “看我這記性,吳總看著面嫩,有些吃驚吳總年紀輕輕就做到了十多家分店了。他先是夸獎了好幾句。

  不過吳燁不吃這一套,只是微笑看著他。

  “不知道吳總有沒有融資的想法?”王德發問道。

  他是看好大唐的前景,想著看能不能拿下一血,趁現在還沒有投資機構關注,吃一波紅利。

  吳燁搖搖頭,直接拒絕了。

  確實是大生意,不過吳燁沒有這方面的想法,融資什么的完全沒有考慮過,他準備按部就班的慢慢發展,沒想過一步登天,也沒有做過上市夢。

  “暫時沒有,規模還小,以后再說,如果有想法瞇一會一定通知王總。”伸手不打笑臉人,也沒有拽到得罪人。

  簡單的把這個話題略過,吳燁和他聊起其他的,聽著他吹牛比,參加了那些公司的A輪融資,B輪融資等等。

  聊到什么管理結構,融資方案,企業構架,國際市場等等高大上的東西,吳燁就和他扯犢子唄。

  最后把他送走的時候,吳燁才搖搖頭。

  融個B!

  不過他不知道的是,在門口的王德發,沒有立刻離開,看了看酒樓的招牌以后,才開車離開。

  辦公室里。

  吳燁拿著名片看了看,在電腦上搜索了一下,發現這個投資公司的風評并不怎么樣,很慶幸自己沒有融資的想法,不然這種公司,大概率是與虎謀皮。

  這年頭賺錢的方式很多,類似這種剝奪別人勞動成果來獲利的方式,吳燁也是第一次見到。

  真是削尖腦袋賺錢啊!缺不缺德啊!

  “王德發,王德缺把你怕是!這是盯上大唐了?”吳燁坐在椅子上,摸著下巴考慮著如果對方是這個想法,他要怎么辦。

  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商業問題,吳燁還感覺很有新鮮感。

  想了半天,吳燁關上電腦,打著哈欠去個休息室,準備好好補個覺,根基在這里,考慮那么多沒什么用,水來土掩唄。

  下午的時候。

  白菜和洛白坐在一家奶茶店里喝著奶茶,聽著白菜說了一下她爸爸的反應,洛白嘆氣,第一次覺得錢多是個錯似的。

  以前那些飛蛾撲火而來的女的,那個不是為了錢?不是為了錢就是為了長期的飯票,就是為了把他綁住,有個跨越式的未來。

  遇到過很多套路高級的茶,還有和白菜一樣的,不過那是裝的。

  比如買個包包,對方還是會在他假裝生氣的情況下收下,但是白菜這里,她就不是收不收的問題了,揍一頓以后,拉著去退貨。

  一路上還能不斷的嘮叨,嘮叨他亂花錢,不知道買這種包包來裝什么,裝現金么?

  冤大頭行為。

  后來,洛白就只買些很便宜點的禮物,白菜都收的勉為其難的,買一個她也回一個,甚至多買一些,買點貴的東西給他。

  比如腰帶,鞋子,剃須刀之類的,禮尚往來一樣的辦事情。

  “年底回去,先去和叔叔聊一下吧,有微信嗎,推給我一下。”洛白問她。

  白菜:“.......”

  這么急不可耐的嗎?

  白菜搖搖頭:“我怕你嚇著我爸!”

  洛白:“......”

  也是,有點冒昧了,還是回頭在考慮這個事情。

  兩人商量著下半年回家去的事情,白菜還嚴厲警告他,不能買太多東西,不能把場面整的很大。

  洛白答應下來。

  心里想著吳燁幾人大概是沒有他這么勞心了,特別是吳燁,去一趟就準備談婚事了,羨慕的很。

  遠處的吳燁在車上打了個噴嚏,揉了揉鼻子:“反彈反彈!”

  副駕駛的凌晨:“......”

  吳燁有時候很幼稚的,他自己大概是不知道,就像是他覺得凌晨有時候很幼稚一樣。

  轉身看了看他,凌晨問道:“七夕了哦!”

  七夕節了,吳燁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想什么了,七夕節禮物。

  店里這幾天都在籌備活動,七夕節活動。

  吳燁倒是把七夕節記住了,只是還沒有準備好禮物,生日的時候,吳燁就送了凌晨一個木簪,還是自己削的。

  雖然什么都沒有準備好,吳燁還是回答道:“禮物早就準備好了,給你一個大驚喜。”

  時間還有,就先把話放出去,然后麻利的去準備,已經做好了明天去掃街的準備了。

  買個合適的禮物。

  凌晨綻放出一絲絲笑容,有些情不自禁,不過嘴上說道:“誰想要禮物啊,我就是覺得傳統紀念日,應該記住而已。

  吳燁:“......”

  對,你說的都對。

  ps:今天就寫到這里,我要去看打孩子了。

  ------題外話------

  靜候佳音,希望今天能直接解決問題。

  推本書《修煉成帝的我把娘子養成天道》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