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74 這一年,大家都在考慮結婚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吳燁家里。

  吳燁的腦子里,還回蕩著凌晨說的那句話,被震驚的的不輕。

  本來日子過得好好的。突然之間就來一句:你要當爸爸了!

  這種感覺,就像平靜的水潭里,突然丟了一塊大石頭一樣,泛起來一層一層的漣漪。

  吳燁現在的感受,說的準確一點,應該是大洋中間的風浪,驚濤拍著心靈。

  最開始聽到這個話的反應,其實是忐忑,但是忐忑里面又帶著一絲絲激動,激動里面,還有一絲絲不敢置信。

  不敢置信的是,居然這么突然,不敢置信的是,我居然要當爸爸了,不敢置信的是,自己居然是個神槍手。

  而且,而且思維里還隱隱約約帶著一絲吐槽,現在的攔精靈,居然這么靠譜嗎?

  但是不管怎么樣,吳燁有面對所有事情的底氣。

  雖然面對這種突發情況,雖然心里也忐忑,但是并沒有經濟條件不足的恐懼和無奈。

  沒錢才會怕,有錢誰怕啊!

  “生,我帶!”吳燁回答了一句,然后撓撓頭看了看凌晨:“然后怎么辦?你先養胎?我先給我媽打個電話,問一下要怎么辦。”

  第一時間,吳燁先給凌晨一個非常肯定的答復。

  孩子肯定先生,這是不能改變的,不需要考慮的。

  然后吳燁就麻爪了,因為他根本不知道,接下來自己應該怎么辦。

  沒有其他的辦法,只好想著給吳太太打個電話,問一下現在這種情況,他需要做什么。

  面對未知事情的時候,大部分反應,其實都是想到爸爸媽媽。

  雖然不愿意承認,但是不管是20歲的時候,還是30歲的時候,都會這樣。

  剛準備打電話,還沒來得及撥號,手機就被凌晨拿過去了。

  “可能,還只是可能而已,你不要搞的滿城皆知啊!”凌晨把手機放在一邊。

  那你剛才,還用那么信誓旦旦的語氣說?

  凌晨剛才的那種語氣,給吳燁的感覺,就是現在已經一個確切的結果。

  這會告訴他,只是可能而已,這不是白高興一場嗎?

  我都以為我要當爸爸了,你告訴我只是可能……呸。

  氣人。

  “你不要用這個表情看著我,明天查一下就知道是是真沒有了,親戚應該今天來的,結果一整天都沒有來。”

  “以前的話,這是很正常的,早晚一天兩天都有這種情況。”

  “但是最近多了你探底,就不知道是不是正常了,有可能就不是正常情況。”

  “懂吧?”

  歸根結底,我的鍋,我不該對你了解那么深。

  “你的意思是?明天測一下就知道結果了?”吳燁問她。

  凌晨點點頭,測一下的結果起碼是百分之九十。

  “那你咋咋乎乎的…還我寶寶!快還我!”吳燁黑著臉看著她。

  凌晨:“……”

  “寶寶先放我這里,結婚以后給你。”凌晨無語的回答。

  還沒結婚呢。

  凌晨對這種事情還是有些驚悚的,真要是突然有了,也只能認了。但是暫時確實是不想孩子來的那么快。

  畢竟,藍總裁不是一次提醒過她,讓她注意安全,她不想提前當外婆。

  “那就是白高興一場了,聽你的意思我就能聽得出來,你這個老六。”吳燁嘆氣。

  還以為能早一點跨進當爸爸的階層呢,看樣子,還等很長時間,暫時是沒有機會了。

  幾乎可以預料到的,凌晨以后都不會,讓他后半程隔離,應該是全程都要隔離了。

  啊~血虧。

  “你才老六,以前老娘從來不會這樣擔驚受怕的,誰知道你是不是滴東西了?”

  “你這是什么表情?你在怪我?”凌晨虎視眈眈的看著他。

  他還是很注意,通常還沒有開始暈車的時候,吳燁就已經準備好塑料袋了。

  等要吐的時候,都是吐在塑料袋里,從來就沒有吐外面。

  不可能,完全不可能!

  “那可能是延遲了,你不是說很正常嘛!明天再看唄!安心的休息。”

  “要真是有了,就是命里應該有的,我們應該坦然接受。”

  吳燁看了看她還沒有干的頭發,顯得亂糟糟的,拿著吹風機給她吹頭發。

  一點都不沉穩,這么點事情,頭發都不吹就跑出來了,有什么可擔心的?有的就生下來唄!

  膽小鬼!

  “你說的輕松!合著辛苦懷孕的不是你,撕心裂肺生孩子的不是你,一肚子妊辰紋的也不是你。”

  “你就暈個車,我還得打掃衛生呢!說著就氣,過來我打你一下。”凌晨一臉氣呼呼的表情。

  他是真多搞不懂,為什么女生可以做到,自己把自己氣的不行?

  把手伸出去,凌晨拍了他手心一巴掌,吳燁把手收回來,拿著梳子幫她梳頭發。

  “ATM機取款,還得先插卡呢,不然怎么可能取出來錢?”吳燁撇撇嘴。

  她可能辛苦,吳燁到時候照顧她也不見得簡單。

  “那特么不得取款機里有錢,沒錢你取個屁!”凌晨反駁:“你是不是要和我杠?”

  不和她爭,這幾天脾氣暴躁,什么事情等她好了再說。

  跟所有的女生一樣,凌晨在每個月的那么特殊幾天里,也會發脾氣,而且很暴躁。

  動不動就找吳燁的事兒,而且完全沒辦法和她講道理。

  說不過就動手,動不動就你變了,一句你不愛我了,加一句你以前不是這樣的。

  很屮!但是沒辦法。

  “對,你說的對,最辛苦的還是你,又要懷,又要生,好身材都沒了,孩子可能還鬧騰。”吳燁只好順著她說話。

  凌晨都才滿意的點點頭,用一種孺子可教的眼神看著他。

  “所以你要對我好,要一直愛我,要疼我,不能惹我生氣……記住了嗎?”

  嘰嘰喳喳,吧啦吧啦,凌晨一口氣說了很多要求。

  這么多話哎,怎么可能記得住?不過吳燁還是點點頭,表示自己已經記住了。

  “重復一遍我聽聽!”凌晨回他看著他。

  哎,你不要蠻不講理哦!你這種不是老六行為嘛?

  對于這種,根本就不是人類可以做到的事情,吳燁直接表示,他沒有全部記住。

  “反正一輩子賣給你了,你看著辦吧!”吳燁回答道。

  給她編好兩個大辮子,吳燁滿意的點點頭,這是自己的小芳。

  他只會編這種很老土的辮子,還是最近學到手的,以前就只會梳頭發。

  最近還是想著,用凌晨的頭發練一下,以后如果第一個娃是姑娘的話,就可以給她編很好看的辮子。

  剛才還高興了一下,結果轉頭就被凌晨說只是可能。

  白高興。

  “先休息吧,今天就不能打架了,明天早上還要測一下,會有影響的。”凌晨說道。

  吳燁點點頭,給八爺把水加滿。

  看了看時間,吳燁拉著她,關燈上樓,一邊上樓梯,吳燁問道:“你說你閨蜜,會不會已經把貴哥啃的骨頭都不剩了?”

  凌晨搖搖頭,誰知道呢。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就算是啃得骨頭都不剩,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本來就沒有骨頭,都是海綿。

  “你管好你自己吧,你明天都有可能要當爹了。”凌晨提醒他。

  “求你給我生個雙胞胎。”吳燁回答。

  當爸爸,那是夢寐以求的事情,煞筆才怕。

  “求我也沒有用!我不答應。”凌晨回答:“你把東西找出來,我整理一下被子。”

  遠處。

  大唐酒樓的街對面,是一家叫汝家的酒店。

  此時此刻,酒店的餐飲區,簫富貴和張亞男剛剛吃完夜宵。

  看了看時間,簫富貴問道:“如果這個點回宿舍的話,應該會打擾到你同事他們吧?”

  張亞男點點頭。

  雖然明知道這是一個借口,但是她不否認這個說的是實話,這個點回去,確實會打擾到同事。

  她是住宿舍的。

  “就在這邊休息一晚吧,明天早上回去,早上的時候,我送你!”簫富貴建議。

  張亞男想了想,沒有立刻答復。

  嘿嘿嘿嘿,臭小子,打的鬼主意,以為我不知道嗎?

  當然,張亞男盡量控制住自己的表情,盡量讓自己臉上,多出兩分害羞和臉紅。

  “好像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張亞男嘆氣。

  事情就這樣說定了,簫富貴帶著她去開個房間了。

  大床房!

  拿著房卡,帶著張亞男進了房間以后,簫富貴還到處檢查了一下,確定沒有問題,才有點緊張的看了看張亞男。

  接下來怎么辦?

  發現發現他不知道怎么辦了以后,張亞男立刻指了指衛生間,然后說道:

  “先坐一會兒吧,我先去洗個澡,今天出了一身汗,渾身不舒服。”

  “你不急著回去吧?陪我聊會天。”

  簫富貴:“……”

  聊天啊!

  點點頭,他答應了一聲,看著張亞男盡量衛生間,然后才轉身看了看大床。

  大床中間,還放著一朵玫瑰花,床頭柜上,還放著各式各樣的飲料,以及一些小盒子。

  試著坐了一下,彈性挺好的。

  大概知道自己今天晚上,會經歷一些什么事情了以后,他有點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

  男哥,怕是早有預謀了!

  說什么都不拒絕,還說是凌晨給她的東西,凌晨怎么可能做這種事情,自己買的吧?

  她就這么饞我?

  走到窗戶,拉開窗簾,吹著外面的涼風,簫富貴給自己點上一支煙,試著讓自己安靜下來。

  煙霧升起,耳邊回蕩的,全是淅淅瀝瀝的水聲,簫富貴突然發現,自己根本就控制不住小鹿。

  亂撞的厲害。

  拿著手機查了一些資料,他才給老爺子和妹妹發了個消息,說在外面見朋友,不回去了。

  沒有過多長時間,衛生間的門就打開了,裹著一身白色浴袍的張亞男,邁著小步走到他面前。

  交叉覆蓋,然后系好的浴袍,不是能掩蓋全部的秘密。

  也可能是張亞男故意的,總之,簫富貴看到了不少非禮勿視的東西。

  “給我打開一下!我打不開。”把水瓶遞給他,張亞男柔聲的說道。

  咔嚓。

  一邊擰開礦泉水,一邊艱難的挪開注意力,張亞男扯著他的體恤嗅了一下:“一股油煙味兒,去洗洗唄!”

  “啊?”

  “趕緊去!”張亞男推了他一下:“記得刷牙!有煙味。”

  衛生間里,一直到花灑的水流沖在身上的時候,簫富貴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他就像是提線木偶一樣,出來剛才膽子大了一點,后面有麻爪了。

  都是張亞男,很合時宜的提示他接下來要做什么。

  就是那么巧合,每次張亞男提醒他以后,他自己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做什么了。

  簡單的洗漱完了以后,裹著怎么都不習慣的浴巾,簫富貴從衛生間出來。

  看著靠著床頭玩手機的張亞男,簫富貴鼓起勇氣問了一句:“看看還有沒有味兒!”

  張亞男:嘿嘿嘿嘿!

  有些有些順理成章的,自然而然的,事情就變得一發不可收拾了。

  時間流逝,一個,兩個,三個攔精靈被丟到垃圾桶里,房間安靜下來。

  點上一支煙,看著已經睡著了張亞男,簫富貴突然覺得,趨勢這樣挺好的。

  本來都戒了,但是又沒有完全戒得住,后來張亞男就讓他少抽,也沒有強制要求他戒煙。

  只是抽了幾口,簫富貴就把煙頭熄滅了,轉身靠著張亞男,突然之間,就像是擁有了全世界。

  半夜。

  吳燁家里。

  凌晨睡不著,非要拉著吳燁陪她聊天,眼皮子在打架的吳燁,為了不讓她生氣,只好舍命陪君子,陪著她聊天。

  “要真有了怎么辦?”凌晨問他。

  困兮兮的吳燁強打精神,去衛生間洗了個冷水臉,才回到房間里面。

  凌晨臉上完全看不到困意,一臉的都是隱憂。

  “不要怕,遇到什么事情,不都有我陪著你么!有了就生,就早點結婚。”吳燁回答。

  她現在就和很多同樣忐忑過的女生一樣,開心二十天,擔心好幾天。

  又怕不來,又怕亂來。

  “哎,我睡不著!你給我講故事吧!”凌晨完全不困。

  大概是人和人之間的悲喜并不相通,吳燁沒有她那種擔心的感覺,所以也不會完全睡不著,顧慮重重的。

  想著給她講個什么故事。

  “從前,有個賣炸彈的小女孩,賣了一天都沒有賣出去一顆炸彈,街上人來人往的,小女孩冷的受不了,就點燃了一顆炸彈,那一天,全村人都見到小女孩她奶奶,女孩叫梁志超。”

  凌晨:“........”

  給了吳燁幾巴掌,凌晨裹著被子,數著羊,沒過多久她轉身的時候,吳燁已經睡著了。

  張牙舞爪的比劃了好幾個動作,凌晨才嘆氣。

  看著天花板發呆,她也不知道吳燁這算不算不在意她,他不會因為困得不行弄醒他生氣,也會盡量不睡著。

  就是他沒辦法體會自己的這種擔心,所以他還能睡得著。

  “睡得香哎,勞資給你生個雙胞胎,讓你龜兒幾個月都睡不好!”凌晨喃喃自語。

  慢慢的,凌晨也困了,腦子里的事情戰勝不了困意,逐漸的,凌晨睡著了。

  第二天的時候,一大早。

  等在衛生間門口的吳燁,看著揉著肚子出來的凌晨,立刻走過去扶著她,讓她在沙發上坐下來。

  手里還拿著一個塑料條的凌晨,把東西遞給他,然后拿著桌子上的杯子,灌了幾口熱水。

  多喝熱水,她雖然不會疼的死去活來的,但是還是感覺哪哪都不舒服,都不得勁兒。

  “這是啥意思?”吳燁有點不解的問她。

  完全看不懂這個意思。

  喝完水,凌晨才看了看他:“很遺憾!你還沒有當爹。”

  吳燁:“.......”

  確實感覺遺憾,雖然昨天就做好心理準備了,完全也沒有這種強烈的第六感,吳燁就知道大概率是沒機會的。

  看著凌晨笑嘻嘻的樣子,就知道她還沒有做好當媽媽的準備,不然也不會笑的這么開心。

  那種懸在心里的石頭總算是掉下去的表情,叫做如釋重負。

  “沒有就沒有吧,有沒有我都可以坦然接受的。”吳燁回答了一句:“今天就在家里休息唄!明天再去上班!”

  身體不舒服,吳燁是不想她去上班的,可以的話,還是在家里多休息一下最好,本來狀態就不好,影響工作。

  不過凌晨完全沒有這種覺悟,只要不是有了,凌晨覺得上班就是個小事情而已,區區姨媽,怎么可能影響她上班。

  再加上,最近計劃多,事情多,公司離不開她,她不在一天,很多事情都沒法辦,她還是要去公司的。

  “你送我一下吧!下午我早點下班,你去接我就行。”凌晨說道。

  她犟得很。

  吳燁只好答應她,沒有了壓力的凌晨,笑容都多了不少。

  “今天早點回家,給你做甲魚湯。”吳燁和她說道。

  “我要有蛋的,給我留兩個王八蛋。”凌晨提出要求,很是奇葩。

  吳燁:“......”

  勉為其難的答應了一句,兩人才出門,把她送到公司樓下,吳燁也沒有急著去店里,而是各個水產市場逛了一圈。

  吳燁是遵守約定,中午的時候才去的店里。

  他擔心的是,自己要是去的太早的話,到了店里的時候,搞不好簫富貴和張亞男還沒有起床,那里多尷尬。

  顯然,他的擔心是多余的,他到店里的時候,簫富貴是直接把鑰匙給他的。

  精神奕奕,元氣滿滿,眉開眼笑的的簫富貴,和昨天比起來,那些變化是藏不住的。

  吳燁就發現他的精神狀態不一樣了,猜的沒錯的話,畢業了吧?

  “嘿嘿嘿,昨天收獲不小啊!”吳燁拿過鑰匙的時候,還調侃了一句。

  簫富貴也沒有反駁,反正反駁了他也不會相信的,猜到也沒什么,反正吳燁自己也不是沒有經歷。

  “我先去后廚了!”蕭富貴不準備多聊這個事情。

  早上的時候,有點累了,而且沒有時間休息,這會兒多少有點腿軟,趁著現在不忙,先回辦公室休息一下,免得影響今天上班。

  吳燁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忍不住嘖嘖稱奇,看這樣子,斗毆好幾次啊!

  巔峰對決啊!

  嘿嘿嘿,吳燁忍不住笑,拿著鑰匙回到辦公室。

  “老板為什么突然笑的那么猥瑣?”一個服務員小姐姐忍不住問同事。

  另一個小姐姐指了指后廚:“老板和總廚關系好,可能是總廚干什么猥瑣的事情了。”

  回到辦公室的吳燁,看了看房間,還是昨天的樣子。

  看這個情況,他們就聊了會兒天,就去其他地方了,都沒有在這邊多待。

  “講究!”吳燁坐回椅子上,打開電腦,開始新的一天勞碌的辛勤工作。

  此時此刻。

  遠處的凌晨,在會議室發脾氣了,幾個互相推諉的老油條,總算是把她怒火點起來了,本來就憋著一肚子火的凌晨,好好發了一次脾氣。

  會議室里噤若寒蟬,沒有敢多說什么,一貫不生氣的凌晨,最近發脾氣的次數開始多了,很多人,已經換成了她需要的人才。

  凌晨這種行為,他們也不敢說什么,只能眼睜睜看著凌晨安排自己人,終究公司是凌晨的,這個世界有太多人可以代替能力不足的人。

  回到辦公室的時候,凌晨還是氣呼呼的,很多人進公司早,混也混到了可觀的位置,這次藍總裁就是把皮球踢給她了。

  她的一石二鳥,凌晨還得想盡辦法去處理這些人。

  “真是心累!”凌晨拿著保溫杯,喝了一口熱水。

  一生氣,就感覺血崩了。

  更生氣了。

  給了藍總裁一通拉肚子之類的詛咒以后,凌晨才開始埋頭工作,她的計劃進行的很順利,只是總有很多麻煩而已。

  剛好心情很糟糕,凌晨也借機會敲打一下出工不出力的人,大公司就像是一塊蛋糕,總有蒼蠅停在上面。

  “還是吳燁舒服,這會兒估計還在睡覺。”凌晨咬著銀牙,打開手邊的手機,給吳燁打了個電話過去。

  不出所料。

  睡得朦朦朧朧的吳燁拿著手機,剛接通就看到咬牙切齒的凌晨,尬笑的揮揮手:“媳婦兒,就下班了?”

  “晚上我要喝雞湯,就這樣!”凌晨把電話掛了。

  吳燁:“.......”

  間歇性姨媽暴躁并發癥又犯了?

  不理解又在哪里得罪了她,吳燁拿著手機想了想,給蕭富貴發了一個消息,告訴他多準備幾個菜帶走。

  從床上跳下來,吳燁回到辦公室,瀏覽著近一點的景點信息,準備找個時間帶凌晨出去玩一下。

  遠處。

  洛白帶著白菜在做頭發,給她整一個相當時興的發型,一短發還沒有張多長,又被減了,本來還有點女人味的,結果又給她剪短了。

  看著有點女生其中夾雜男生氣質的感覺,又清秀好看,配合著身上一身白色的小西裝,看著有點時尚達人的感覺。

  洛白把賬結了,聽著399的聲音,白菜感覺自己和冤大頭似的。找個十塊錢的那種店也能剪頭,就是剪短了一點,有什么區別?

  一邊剪,一遍左看看右看看,就很高檔嗎?

  “洛哥,你錢是不是能下崽?”走出幾十米的距離以后,白菜才問了一句。

  洛白:“.......”

  他知道,白菜這是又心疼錢了,每次花錢多了白菜都是這樣的,心疼的不行。

  她自己從來都是一分錢掰成兩半來花,在洛白看來,她的錢才是會下崽一樣的,越存越多了。

  “錢不是省的,是賺的!”

  “你再喝這種毒雞湯,我給你個大比篼,讓你清醒過來。”白菜說道。

  洛白:“.......”

  談的時間久了,白菜在洛白面前就沒有那么小心翼翼的了,有什么就說什么,不在遮遮掩掩的。

  洛白有什么不對的地方,白菜第一時間就給他糾正回來,比如吊兒郎當的,比如出口成章的,都被白菜扭轉了。

  洛媽媽和洛爸爸直呼以后放心了。

  其實他們在一起以后,洛白媽媽就知道了,一直想讓洛白帶她回去見見,結果白菜不太敢,主要是從顏潸潸哪里知道了洛白的家庭情況以后,她有點埋怨底氣。

  總感覺差距太大了,那種家庭,就是她眼里的豪門了,她覺得自己有點自卑。

  “行,我把生活費控制一下行了吧!這已經是底線了啊!”洛白無奈:“一個月二十萬,差不多了吧?”

  白菜:“.......”

  貧窮讓他和洛白的差距特別大,真的!

  特么的,吃金條嗎?你一個月要用二十萬?

  見白菜沉默,洛白撓撓頭這已經很少了啊,以前都是一個月五十萬來的,一年六百萬的敗家錢,現在才二十萬呢!

  這多么?不多啊!

  黃原一個月買零件都得花七八十萬,寧渠吃完了就得花幾十萬,他和白菜在一起以后,吃的都是路邊攤,只是偶爾改善生活。

  “洛哥,我連灰姑娘都不是,但是我又很喜歡你,明知道我自己配不上你,但是我又很自私的不想放棄,你說我應該怎么辦?”白菜站在護欄旁邊,把手放在護欄上,看著河水發愣。

  說了很多感謝她的話,并表示家里人都很喜歡她,沒有什么門戶之見,讓她不要考慮其他的,以后不想和他們住,他們可以分開住等等。

  聊了一個小時,不難聽出洛媽媽是個很好的人,但是白菜不覺得自己可以邁過那條習慣的代溝,消費觀念的代溝,涵養的代溝。

  她真的只是個小土妞而已。

  “你喜歡的是我,不是錢,不是車,不是房子,就是我這么個人對吧?”洛百站在她旁邊問她。

  白菜點點頭:“我就圖你這么個人,但是我們相差好大,你沒發現嗎?”

  從未有那么一刻,白菜覺得他有錢怎么樣,他家庭條件好怎么樣,反而覺得這些都是絆腳石。

  她喜歡的只是洛白,他很聰明,有耐心,會哄人,很浪漫,善良,帥氣,做事認真,最重要的是,他滿心滿眼都是自己。

  就這些就完全夠了,他一個月賺三千塊,白菜覺得自己都愿意嫁給他。

  “你覺得自己的感情,會被這些東西打敗嗎?習慣不同,消費觀念不同,思維方式有些詫異,或者條件不對等,這些東西和你的感情比起來,那個重要?”洛白問她。

  一直在努力的扭轉白菜這種想法,洛白覺得讓她賺到錢錢了,就會好起來,結果她還是一樣節省。

  一樣的自卑,只因為自己來自小地方,但是那又怎么樣呢?

  白菜看了看他:“感情不會被打敗,只會被消磨。”

  洛白:“.....”

  “你看著我的眼睛,近一點!”洛白把她拉過來。

  “唔....”

  觸不及防的,白菜就上當了。

  這個時候,不要和她掰扯太多,發現說不清楚以后,就簡單直接一點,把事情簡化,把情緒點燃。

  如果一分鐘不夠,那就五分鐘。

  “感覺到沒有,不需要那么多考慮,心在你這里撰著呢!”一分鐘以后,洛白問她。

  臉紅心跳,腿軟無力的白菜沒有回答他。

  注意到旁邊有人,白菜臉更紅了,埋在他懷抱里躲著。

  “討厭!”白菜錘了他一下,

  洛白哈哈笑。

  對付白菜就要這樣,她總是喜歡胡思亂想的,而且特別的容易沒有安全感,明明一身功夫,但是就是沒辦法給自己安全感。

  感情上,她一直都處于被動的位置,洛白只能小心翼翼的維護者她的自尊心。

  “你想什么時候去我家都可以的,我爸媽是什么想法你也知道了,他們也怕你多想,更擔心你突然跑了,你這個兒媳婦,他們已經預定了。”

  “每次給我打電話的時候,就是說要是欺負你,要是把你弄丟了,回去打斷我的狗腿。”

  “我的安全就系在你身上了,媳婦兒!”

  白菜:“.......”

  洛媽媽兇他的時候,確實是很兇。

  每次洛白都被她訓的和鵪鶉似的,不敢還嘴,不敢反駁,等她說完了,才能說話。

  聽說洛爸爸也很怕洛媽媽,不過洛爸爸沒有承認這個事情。

  “不要亂喊!誰是你媳婦?”白菜拍了她一下。

  想了一下,還是決定最近這段時間去一趟洛白家,談戀愛的時間也好幾個月了,還沒有見過洛白爸媽,禮節上也該去一下才行。

  下定決心,白菜看了看洛白,她不知道以后某天洛白會不會后悔,她也不知道以后會過得怎么樣,但是白菜還是下定決心了。

  不是因為其他的,只是因為洛白。

  “蓋章了!”洛白一個木馬。

  臉紅的白菜往前走,不搭理他,洛白追上去,拿著鑰匙把汽車解鎖,白菜熟練的坐進副駕駛,洛白笑嘻嘻的回到駕駛室。

  兩人是來看場地的,要拍一個廣告,來找合適的地方,結果地方沒找到,白菜的頭發還被洛白拉著去減了。

  凌晨的一頭長發,是白菜最羨慕的,她也想留長頭發。

  洛白卻對她的短發戀戀不忘,那是印象最深刻的樣子,沒有什么發型可以代替的。

  “小白,你想什么時候結婚?想過沒有?”啟動車子,洛白問了她一句。

  還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的白菜,被他問的一愣。

  想了好一會兒,白菜才看了看他:“你想結婚了嘛?”

  “我是想說,你相結婚的時候就告訴我一聲,我好給你求婚,準備婚禮。”洛白笑了笑:“當然,最主要的,還是想問一下,你準備什么時候帶我見你爸媽?”

  白菜:“.......”

  屬實沒想到,洛白打的這個注意,不過他想去自己家,白菜倒是有點忍不住笑。

  “怕你住不習慣。”白菜認真的看了看他:“真想去?”

  點點頭,洛白毫不猶豫的確定。

  他想著先去白菜家,再讓白菜去自己家里,這樣的話,白菜的壓力可能要小一點,起碼先見著了自己和她爸媽相處。

  第二次,洛白第一個女生如此設身處地,如此掏心掏肺的。

  不過,這次他不是舔狗了。

  “和我說說你爸媽唄,提前有個了解,到時候免得去了尷尬不知道說什么。”洛白把話題牽引到白菜熟悉的事情上。

  果然,開始滔滔不絕的白菜,和他說了很多家里的事情,包括親戚朋友,包括爸媽爺爺奶奶,包括外公外婆,表妹桃子等等。

  這些話題,是在一起這么久,以前沒有聊過的新鮮話題。

  白菜家,確實是個小村子,地方也偏僻,先坐飛機,然后坐大巴,然后坐小巴,然后還得開車十多分鐘,或者步行一個小時才能到。

  可見多偏僻。

  白菜爸爸常年在外務工,她媽媽就在家管理家里的一檔子事情,家里沒有弟弟妹妹,只有她一個孩子。

  “我們老家是草原那邊的,也是得轉好幾次才能回家,不過爺爺奶奶都不在了,就在這邊定居了,后來就很少回去了。”洛白說道:“情況差不多!”

  白菜給他一個白眼,差的太多了。

  她都還沒有和家里說找對象的事情,還得專門給爸媽打電話,白菜有點忐忑,不是擔心他們不喜歡洛白,而是擔心父母不想她遠嫁。

  而且她爸爸就沒想過她能找個富二代男朋友,一直讓她不要挑挑揀揀的,努力上進的男孩子就可以。

  不要學那些小妮,要這個條件,要哪個條件,以后能踏踏實實過日子才是最重要的。

  “年底我和你一起回去行不行?我把老丈人他們先搞定,然后回來去我家。”洛白一邊開車一邊問她。

  白菜把他頭推回去,讓他看著路。

  “我先和他們說一下情況,然后再告訴你唄!他們應該不會反對的。”白菜回答,其實心里也沒底。

  這種事情,很未知,很忐忑,有點不知道怎么表達。

  第一次和爸媽說,戀愛了,男朋友要一起來,家里估計會雞飛狗跳吧?

  “好的,不急,你想好了再說,就把情況和他們說清楚,不要隱瞞什么,如果說你了,你就讓我和叔叔阿姨說。”洛白回答了一句。

  這種事情,總歸要男生勇敢點,大部分的人,不是那種不通情達理的,都是能理解的。

  真遇到了,那就沒辦法的辦法唄,總不可能就分手了。

  來,寶貝,叫外公,叫外婆。

  不到萬不得已,不要考慮這種方式,起碼是不尊重的。

  兩人回到公司,白菜忙著背臺詞,不過老是走神,洛白知道她心里想的事情多,讓她回辦公室慢慢看。

  晚上的時候。

  樓下顏潸潸和寧渠的公寓里。

  事后!

  寧渠點著煙,吞云吐霧的,擦了擦頭上的汗水,顏潸潸則是拿著手機,發著消息。

  看了看旁邊的寧渠。

  “明天,今天指定是不行了。”寧渠注意到她的目光,立刻回答了一句。

  顏潸潸:“......”

  就不是這個事情。

  “你丈母娘問你了,問我們什么打算的。”顏潸潸問他。

  寧渠:

  什么叫什么打算?他一時之間沒有明白這個意思,打算啥?

  “問了好幾次了,問我們什么時候準備結婚,回頭帶你回家和爸爸聊一下。”顏潸潸說道。

  寧渠把煙滅了。

  有些驚疑不定的看著顏潸潸:“我和你爸真聊不到一塊,和你媽媽還行,她挺好的,你爸都不喜歡我。”

  見過不是一次兩次了,每次老顏都沒有給他好臉色過。

  不知道是不是抱怨他太早把顏潸潸搶跑了,反正寧渠現在想到他爸就有點后怕的感覺,明明個子不高,氣勢就是很嚇人。

  “我爸不喜歡你,我喜歡你不就行了,我爸還能嫁給你?”顏潸潸回答。

  寧渠:“.......”

  顏潸潸家的醫院總部不在魔都,而是在上京,寧渠也搞不懂,為什么她爹喜歡住那種廁所都沒有的四合院。

  以前就去過,那時候他膽子粗,什么都不怕,翹著二郎腿和顏潸潸爸爸一起吞云吐霧。

  想著才覺得很傻,用凌晨說吳燁的話就是日龍包。

  “那就去吧,吳燁他們明年也結婚,我們提前點,

  他當伴郎啊!”寧渠回答。

  這次去規矩點,不能和以前一樣了。

  “行,我和我媽說一下,改天去你家和叔叔阿姨聊一下。”顏潸潸拿主意。

  很多事情,她都是自己拿主意,想好了以后,和寧渠說一下就行。

  他們隔壁。

  窩在被子里的白菜,還在拿著手機,滿心忐忑的撥通了她爸爸的電話。

  ------題外話------

月初,求求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