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73 我說你可能要當爹了【8K】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吳燁這輩子最大的商業活動,涉及金高達好幾個億,涉及員工高達幾百人,整了一場上千萬的宣傳活動。

  成功把計劃達成,把幾家連鎖店開起來了。

  從一家店開到第二家的時候不容易,從第二家開到第十家的時候,還是不容易,大唐餐飲,第一次有了點餐飲集團公司的樣子。

  員工多達七八百人的公司,十家左右的酒樓,在魔都,也有了一定的名氣。

  吳燁的事業似乎跨越到了一個新臺階,或許是運氣到了,或許是凌晨真的旺夫,開起來的新店,正在往想要的方向進展著。

  準備工作做了那么久,總算是迎來的勝利的果實。

  主管們都得到了調休,都有了假期,這段時間就他們最忙,吳燁都沒有那么忙,好歹可以忙里偷閑,還休息了好幾天。

  蕭富貴已經忙到和女朋友吵架了,原因就是他沒接電話,接電話就說自己沒時間,忙得很,整的張亞男很是不愉快。

  馬東西忙到睡了好幾天辦公室,安妮直接把家搬到了附近,就為了能多睡幾分鐘,還有其他的主管,熬夜加班就說家常便飯。

  吳燁雖然咸魚,但是他們很卷,卷的有些厲害。

  下午的時候,吳燁從辦公室后的房間里推門出來,臉上還掛著水珠,打著哈欠,坐在電腦前,打開電腦瀏覽著新的管理系統。

  看了看空空如也的總經理信箱,吳燁才換到其他的頁面,看著今天的銷售情況,雖然還不到高峰期,不過已經有了不少桌客人。

  “得隴望蜀的,開了十家店,又想開二十家,人果然是欲壑難填。”吳燁盯著屏幕,喃喃自語。

  現在手里都是些外地的店面了,除非是往外地擴展,魔都雖然大,但是已經沒必要多開店了,要開也得往外地開了。

  敲著桌子,吳燁做了個簡易的地圖,把一線城市標記出來。

  十多個一線城市,差不多二十個,一個城市開五家店,也得差不多幾十億才能趟過去,如果按部就班的,需要幾十年,才有一百家分店。

  開遍全國,想不貸款,不融資,只靠自己滾雪球,有點癡人說夢啊!

  吳燁摸了摸下巴,一時之間感覺這是一個浩大的工程,就這還和凌晨差著距離呢!

  “丈母娘腦子究竟是怎么長的?幾十年的時間,就把公司發展成這么個龐然大物,而且還只給出去了很少的股份。”

  和那些商業天才比起來,吳燁感覺自己就像是石頭比寶石一樣,拿不出手,越發深刻的意識到,他自己并不是什么商業天賦很高的人。

  做到這種程度,就是運氣和運氣爆棚導致的,運氣是干媽,運氣爆棚是外掛。

  干媽還說可以找她借錢呢,吳燁沒敢考慮這個,想快速擴張的話,就直接貸款,掏干花凈的,大概能再開起來十家店。

  “哎,還貸款,這不得一個月還個上千萬的?”吳燁忍不住笑:“難怪那么多企業都想貸款發展,確實是借雞生蛋的辦法。”

  用人家的錢,發展自己的事業,每個月還的錢還在承受范圍里面,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得等新店穩定一段時間再考慮,吳燁靠著椅子,把腳放在桌子上,一晃一晃的,拿著茶杯喝了一口熱茶,舒服的哈氣。

  砰砰砰!

  “進!”吳燁把腳收回來,順手拿過旁邊的文件,假裝很努力。

  進來的是戴著廚師帽的蕭富貴,看到吳燁認真看文件的樣子,蕭富貴忍不住笑。

  “行了,沒外人,別裝了,看你樣子就知道剛睡醒。”蕭富貴都能看到吳燁眼角旁邊,殘留的眼屎。

  老板咸魚,試問誰不知道?

  這幾天忙完了以后,吳燁迅速回歸到咸魚的狀態,前兩天那種工作能力縮水了百分之八十。

  “咋了?”吳燁把文件放下,又開始蹺二郎腿。

  蕭富貴坐在沙發上,順手給自己倒了一杯水。

  “教我哄一下女朋友,她還是沒消氣。”蕭富貴問他,廚房都是下屬,他不好意思問,只好問一下吳燁。

  他自己嘗試過哄她,結果沒有效果。

  吳燁:“.......”

  辦公室這么嚴肅的地方,居然聊這種事情。

  看他實在是沒辦法了,吳燁索性拿著手機,給張亞男發了個消息,說請她吃飯:“我要是說我有你女朋友的微信,你不會吃醋吧?”

  蕭富貴:“.......”

  那肯定不會,不過張亞男不知道他和吳燁的關系,她連酒樓的老板是吳燁都不知道。

  我請你算了,地方我訂,你都不知道我們家那個呆子,成天就特么知道做飯,忙的都快不要我了,氣氣他。張亞男答應的很爽快。

  順便的還抖機靈想了一個計劃,吳燁看著信息忍不住哈哈笑。

  看這情況,也不是多生氣,可能是表情過分了,讓蕭富貴高估了事情的嚴重性,就說張亞男不至于那么胡攪蠻纏。

  她又不是小姑娘了,和凌晨同歲,不至于還任性。

  “給我看看,給我看看啊!”蕭富貴在旁邊喊道。

  吳燁把手機丟給他。

  “順便給她回個好的!”吳燁說道。

  蕭富貴看著消息,一臉的無語,回了個ok以后把手機遞給吳燁:“搞不懂女生的想法,明明就是小事情而已,她還想氣我!”

  他認識那么多女員工,都沒想過氣她呢。

  最近事情多,大家都在努力,連吳燁都勤快起來,都在為了分店計劃奮斗,他就是最忙的人之一,那有時間約會啊!

  沉浸在心中無女人,工作自然神的狀態里無法自拔,還研究了兩道招牌菜。

  回頭才發現,幾天沒有聯系女朋友了。

  “白天沒時間,晚上也得聊幾句嘛!”

  “晚上她又沒時間了!”

  吳燁:“......”

  白天不懂夜的黑啊!作息都完全不一樣。

  “也沒見得多生氣,好好哄哄就行了,花言巧語來一堆,然后來個什么禮物,最后打一架就好了。”吳燁給他出主意。

  蕭富貴有點臉紅的看了看他:“還沒到哪一步呢!”

  吳燁:“......”

  你臉紅什么?這有什么好臉紅的?看他臉紅的厲害,吳燁都不知道說什么了。

  扯淡啊!在廚房人家都喊他蕭老師,結果,就這個事情,還臉紅!

  “到哪了?”吳燁指了指嘴,又指了指胸膛。

  蕭富貴不說。

  就上次嘴兒一個,還是張亞男壁咚他的,他當時差點沒把心跳出來。

  后來,他總喜歡走墻邊,意思很含蓄,但是又滿是期待。

  “來店里吃飯,到時候給你說點好話。”吳燁看了看手機,張亞男發來的地址就在店里。

  蕭富貴點點頭,準備回去整幾個拿手菜。

  另一邊,凌晨也接到了張亞男的信息,看著內容的她忍不住笑起來,沒想到這個圈子那么小。

  她沒和張亞男說過,吳燁做什么的,她也不知道吳燁是開飯店的。

  結果,把人家吳燁的總廚給泡了。

  “緣分這種東西,還真是說不準啊!”凌晨發完消息,放下手機,馬上又要開會了。

  她要調整一下公司現在的業務結構,增設和升級現有的業務,在她看來,公司業務競爭力還不夠強,利潤率也在降低,要開始調整才行。

  藍總裁說的,很多業務她的眼光已經跟不上了,讓凌晨自己看著辦。

  大刀闊斧的,趁著公司剛重組,凌晨準備把該辦的事情全部辦了,不給以后留下任何漏洞。

  這個想法要落地,不光是得開會,還涉及到了很多事情,這兩天她都在忙。

  今年必須把公司穩定下來,明年要結婚,后年要生娃,精力逐漸會分散到家庭上,以后就沒辦法全心全意管公司了。

  她不想和藍總裁似的,對于自己的童年是什么樣的,凌晨很清楚,自己的孩子,她并不想讓孩子只知道爸爸,不知道媽媽。

  “通知開會!”凌晨拿著電話,通知秘書。

  她要主動出擊,盡快落實,迅速解決問題,忙的大生意都沒時間做了。

  凈特么做小生意了。

  下午的時候。

  酒樓里,包間東宮,吳燁把茶給張亞男倒好,最終她還是決定不氣男朋友了,怕他吃醋,多余的麻煩都出來了。

  還是找了個包間,雖然貴點,但是蕭富貴起碼看不到。

  “怎么想到請我吃飯了?”張亞男疑惑的問吳燁。

  她和吳燁面都沒有見過幾次,全是因為凌晨才有了個朋友的關系,張亞男也不覺得自己有什么可以幫他的。

  來之前還考慮了很久,思來想去的,就得到一個可能性,難道吳燁要看男科?

  凌晨還說一百分呢!怕不是自欺欺人?

  除了這個,她想不到其他的情況了,畢竟她只會這個,其他的她幫不上忙。

  “有點事兒,想和你說一下。”吳燁翻著菜單:“等我想想怎么說!”

  張亞男:“.....”

  果然,她覺得自己猜的八九不離十,幸好凌晨沒有來,不然謊言被戳穿的話,她得多尷尬啊!

  也不知道是什么難言之隱,隱痛之疾,應該很難以啟齒吧!考慮了那么久都沒有說。

  得幫忙,凌晨是自己閨蜜呢,為了她的幸福也得幫忙才行啊!

  “不好說?”

  吳燁點點頭,在組織語言。

  張亞男皺眉,思考著可能的情況,覺得事情應該不簡單。

  “哪方面的問題?”

  吳燁一愣,看著她認真的表情,只好回答了一句:“感情上的問題。”

  兩人考慮的東西完全不在一個維度上,張亞男考慮著可能是那些情況,吳燁考慮著怎么樣和她解釋一下蕭富貴忙的問題。

  結果吳燁毫無察覺,張亞男已經跑偏到外太空去了。

  時間不夠?強度不夠?還是二十不立?或者嬌弱?看這體格也不像有什么問題的樣子,張亞男考慮著怎么說才不尷尬。

  “看你糾結半天,什么情況你就直接說,大家都是朋友,我不會置之不理的。”張亞男先打開話題。

  吳燁:

  什么意思?

  一時之間,吳燁有點懵了,完全沒有搞懂她這個話是什么意思。

  “你看你,還不好意思,今天喊我出來,是不是有什么難言之隱?”她還是挑明了:“諱疾忌醫,懂嗎?”

  看吳燁欲言又止的,她覺得還是自己說清楚好一些。

  吳燁:“.....”

  啥啊!

  什么就諱疾忌醫了?他又沒有什么病,就算是有病,你應該男科.....屮!

  靈光一閃,吳燁總算是捋清楚了前因后果了,知道她這個話的出處在哪里了。

  吳燁從兜里拿出一張會員卡,然后遞給她:“送你的小禮物,至于諱疾忌醫,你想多了,我很健康。”

  張亞男:“......”

  這會兒是真的有點尷尬了,她自己腦補的多了,整了個誤會出來。

  低頭看了看會員卡,她有點詫異的彎著手指指著墻上的logo,有點懵!

  “沒發出去幾張,都是給朋友的,最近我們不是很忙嘛,聽說你和貴哥吵架了,他是我們店里的總廚,培訓和重要的招牌菜都離不開他。”

  “問了我好幾次要怎么哄女朋友,說了一大堆奇葩的想法,實在讓人捉急,我尋思給你道個歉,他最近忙,很大部分原因是因為店里擴張。”

  “忙完了,他說不知道怎么哄好你,事情大概就是這樣,我負責說清楚情況,他可以負責挨揍。”

  為了不讓她再誤會,吳燁把話都說完了。

  張亞男并沒有什么生氣的表情,而是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其實她就是裝的,并沒有多生氣,不過蕭富貴是初戀,大概什么事情都會無限放大。

  急了!

  兩天沒回信息這種事情,她覺得沒什么問題,蕭富貴可能就覺得是大問題。

  “我還以.....就這個事情而已,沒那么嚴重,就是打電話他直接給我掛了,鬧個小情緒而已。”張亞男解釋道:“整的興師動眾的,哈哈哈!”

  樂的不行。

  吳燁也不知道她笑點被什么觸發了,有那么好笑?

  事情說明白了,她倒是好奇的看了看吳燁:“你倆關系挺好啊?”

  吳燁點點頭。

  “算是世交,他也是我們公司的股東,魔都廚師界的新晉天才,國宴大師傅,不可或缺的第二人。”吳燁吹的很厲害。

  張亞男翻白眼,蕭富貴呆呆的,還特別容易臉紅,動不動就不好意思,單純的不行,她偶爾都有罪惡感。

  欺負這么單純的男孩子,真快樂。

  張亞男挺會理解人的,很多時候就刀子嘴,豆腐心,不然也不可能做醫生這個職業。

  “可別給他臉上貼金,我還不知道他。”雖然怎么說,但是她還是笑的挺開心的,比夸她來的高興。

  “你眼光挺毒的。”

  “哪有哪有!”

  聊著天的時候,服務員敲門,端著菜進來,后面就是蕭富貴,在門口端著一盤菜,跟在服務員身后。

  “男哥,看我專門給你弄得百花齊放,水果做的。”蕭富貴把大盤子放在她面前:“別給吳燁吃,專門給你做的。”

  吳燁:“......”

  你特么,過河拆橋是不是?

  稱呼也讓吳燁雷的不行,男哥!哈哈哈哈!

  看著眼前栩栩如生的花朵,張亞男突然感覺到了廚師的浪漫,本來就不在于花言巧語,而是踏踏實實的一日三餐,變著法的給你做。

  這何嘗不是最高級的浪漫?

  “我很喜歡!謝謝!”張亞男笑的越發燦爛,拉著他就是一口。

  蕭富貴的臉,迅速紅透了,就和剛從蒸鍋出鍋的大蝦一般,看得吳燁忍不住笑。

  還是張亞男主動點,蕭富貴動不動就害羞。

  “要不我出去給你倆騰個位置?”吳燁感覺自己就像是幾千瓦的大燈泡,亮的非常的徹底。

  不應該在這里坐著,應該在辦公室睡覺。

  “那至于,他還得忙呢。”張亞男把碗筷給他:“先吃幾口,別太累了。”

  蕭富貴點點頭:“你也吃,這個好吃!”

  你一口,我一口。

  這波狗糧來的猝不及防,把吳燁直接拍在沙灘上。

  吳燁:“.......”

  包間門又響起來,挎著包包的凌晨走進來,對著吳燁笑了笑,吳燁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的拉過椅子。

  “吳燁怕你一個人無聊,尬聊有點尷尬,讓我來陪你聊聊天,結果吃狗糧的居然是他。”凌晨坐在吳燁旁邊。

  有點臉紅的蕭富貴,吃了幾口,就接到了后廚的電話,讓他趕緊回去,下午開始,一直到打烊之前,都很忙,每個店都是這樣的。

  說了個抱歉,蕭富貴匆匆離開,張亞男有點悵然若失。

  他們各自有自己的事情忙著,能在一起的時間確實不多,都是趁著彼此有空閑的時候聊天,偶爾其中一個人忙著,都沒有時間聊天。

  凌晨坐到她身邊,吳燁自己孤零零的坐著,有了凌晨聊天,她又開始笑起來,笑容代替了剛才的郁悶。

  “你也不和我說一下,吳燁還開了飯店,我都是今天才知道。”張亞男說道。

  忍不住笑了笑,凌晨回答:“以后有什么秘密,一定第一時間告訴你,不過很難遇到了。”

  張亞男:‘.......’

  星期八請你吃飯!

  她對吳燁的事業不感興趣,不過蕭富貴在這里工作,她只希望他工作順利,其實賺多少錢,她也沒有標準。

  單身這么多年,她現在對男朋友的標準,沒有以前那么離譜,喘氣的男的就行。蕭富貴這種,對她來說,屬于是賺麻了,生氣也是一時之間鬧情緒,不是真得。

  把吳燁拉到身邊,凌晨說要給她一個驚喜,然后當著張亞男的面,嘴了一個。

  剛才是吳燁吃狗糧,現在是她吃狗糧,風水輪流轉,時候到了。

  “差不多就行了啊!你這是故意的!”

  凌晨嘻嘻笑:“我幫老公報一箭之仇!”

  “我可沒有那么狠,專門傷嘴。”張亞男給她一個白眼:“你才要注意,一箭之仇。”

  吳燁:“.......”

  這車開的,他可沒有打這個注意,凌晨已經言辭拒絕了。

  和張亞男聊著天,聊著聊著就聊到了孩子的事情,什么花銷啊,奶粉啊,聽得吳燁產生了一種錯覺。

  總感覺自己進入了奶爸預備役。

  張亞男雖然也沒有孩子,但是說的頭頭是道,凌晨聽得頻頻側目,被丟在一邊的吳燁,就像是被忘了。

  “你們倆什么時候考慮結婚的事情?我當伴娘。”張亞男這話是問吳燁的。

  突如其來一個問題,吳燁還思考了一下:“其實我是不婚主義者.....開個小玩笑,你爸煙灰缸放下啊!”

  “年底就去,明年結婚,后年帶娃。”

  凌晨把水晶煙灰缸放下。

  張亞男嘿嘿嘿笑:“你也是個耙耳朵!回去收拾她,多收拾收拾就好了。”

  吳燁:“.......”

  給他盛了碗湯,凌晨把碗放在他面前,繼續和張亞男聊天,張亞男注意到這個場景,忍不住樂起來。

  凌晨總是口是心非的。

  “你自己還不是得被收拾,你還好意思笑。”凌晨回答了一句。

  “那也不會像你那么慘嘛!我應該不會。”張亞男信誓旦旦的。

  凌晨都后悔和她說了一些小秘密了,張亞男什么話都往外說,當時覺得吳燁這種情況,和看的資料不一樣,凌晨就問了一下她。

  沒敢多說,就問了一點點無關緊要的話題,好奇的張亞男,后來她問了凌晨很多事情。

  透露了不少小秘密的凌晨,張亞男就已經猜出來很多東西了。

  比如,凌晨經常被收拾的很慘,雖然她很羨慕,但是不妨礙她打趣凌晨。

  “是騾子是馬,到時候就知道了。”

  張亞男翻白眼:“你以為誰都是你啊,養驢的!”

  吳燁:“........”

  這算是謬贊還是吐槽?

  閨蜜之間聊天的尺度這么大的嗎?

  “不說這個了,回頭我們私聊。”張亞男看了一下吳燁,把這個話題打住。

  女人之間的話題,不能讓男人了解太多。

  吃飽喝足以后,張亞男沒有離開,要等蕭富貴下班,說什么要聊一下,吳燁把辦公室的鑰匙給她:“我辦公室又房間,聊天可以安靜點。”

  張亞男給他一個白眼。

  “明天來的時候,保險柜就沒了!”

  她也詫異吳燁把鑰匙給她,不過想到凌晨和她的關系,她又釋然了,順嘴提了一句辦公室里的東西。

  “你搬走我都不會說什么,辦公室沒什么東西!別說這種傷感情的話。”吳燁笑道。

  東西其實也沒什么,重要的東西在會計那里,其他的東西就是一些現金,都不多,多的都在會計的保險柜里。

  每個月的存單,財務總監會匯總給吳燁核對。

  “床單被套都有新的,就在柜子里。”吳燁挑眉:“我明天晚點來。”

  都不知道能不能吃到嘴里,哪有那么離譜。

  她只是想找蕭富貴聊聊天而已,好幾天沒見了,雖然生氣,想念也是有的,就是蕭富貴和個木頭似的,一點都不開竅。

  剛才那個百花齊放,直接讓她一點情緒都沒有了。

  捋了捋頭發,張亞男看了看凌晨:“行,那你們先回去吧!我等她去!”

  凌晨點點頭,從包里拿了一個塑料片遞給張亞男:“注意安全。”

  張亞男:“........”

  臥槽!

  凌晨你可以啊,居然隨身帶著作案工具。

  “你真牛啊!”張亞男都不知道怎么吐槽了,順手把東西放到褲兜了里:“沒收了!”

  凌晨給她一個白眼:“夠不夠,還有幾個!”

  張亞男:“.......”

  這家伙徹底變了啊!

  帶了這么多,真的有那么神奇嗎?這么多年都沒有見過.....怎么叼的。

  “咳咳!我們先回去了,祝你有個愉快的夜晚!”吳燁拉著凌晨跑了。

  主要是,吳燁都不知道她會在包里放這種東西。

  平時吳燁都不看凌晨的包包,他沒有那種翻人家東西的癖好,所以吳燁都不知道她有這個操作。

  “你什么時候放在包里的?”

  凌晨眨眼,布靈布靈的:“以防萬一!誰知道你會不會突然變化。”

  吳燁:“.....”

  失算了。

  “回頭我要多檢查一下你的包包才行了。”吳燁感慨自己錯過了好機會,早知道是這樣的話,他早就開車到荒野去了。

  拉著吳燁下樓,凌晨一路都忍不住笑,特別是吳燁那個表情,幽怨的很。

  兩人離開以后,張亞男去了吳燁辦公室,開著燈看了看環境:“嘖嘖,有錢人啊!兩口子都是有錢人,還好是我朋友。”

  推開旁邊的小門,打開燈看了看吳燁的休息室。

  大床,廁所,電腦,零食飲料,應有盡有,碰了碰床,張亞男嘿嘿嘿笑。

  “居然有種被金屋藏嬌的感覺!臥槽。”張亞男感覺這樣不好,從窗戶看了看旁邊的酒店:“見機行事!”

  等了不少時間,蕭富貴才開門進屋,看著沙發上在看書的張亞男,一頭短發的張亞男拿著書,在燈光下很有一種知性美。

  漂亮。

  穿著短裙的張亞男,讓蕭富貴有點控制不住血液的感覺,想到剛才吳燁發的消息,感覺有些無法控制自己。

  抬頭看了看蕭富貴,給他一個特別特別溫柔的微笑:“來了!”

  “啊!”蕭富貴答應一聲,有點語塞,還有點手足無措:“喝水么?”

  心跳快了很多,但是嘴巴里又說不出什么話來,臉紅的厲害。

  “喝點!你臉紅什么?”張亞男問他。

  蕭富貴:“.......”

  為什么...我也不知道,就是有點....激動。

  把水遞給張亞男,坐在她旁邊,張亞男喝了一口茶,把腿搭在他腳上,把書放在裙子上,眨著大眼睛看著他。

  “跟我說對不起。”

  “對不起,我不應該忙著顧不上你!以后不會了。”蕭富貴很聽話。

  張亞男笑了笑,揉了揉他的短發:“乖乖,知錯就改,挺好的!”

  蕭富貴:“......”

  他其實比張亞男大一些,不過很多時候,有點不知所措的幼稚。

  “這是啥,掉出來了!”蕭富貴注意到她褲子旁邊的東西,拿起來看了看。

  這好像是.....攔精靈?

  看著詫異的張亞男,蕭富貴忍不住笑了笑:“準備的挺充分的!”

  怎么就掉出來了?明明揣的好好的,她也想不到會掉出來。

  沉默了一下,張亞男臉紅。

  “隔壁的酒店夜宵很好吃,要去嘗嘗嗎?”蕭富貴問了一句。

  突然之間,他就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脈一樣,開始勇敢起來。

  張亞男被他問的一愣:“真好吃?”

  點點頭,蕭富貴一臉的肯定,摸了摸兜里的身份證,給她一個笑容:“騙你是小狗!”

  進化的這么快的嗎?

  看了看手機上的某個有電子身份證的軟件,張亞男點點頭,答應下來。

  兩人關好門,她把鑰匙給蕭富貴,一起下樓。

  不遠處的小區里,蕭小妹做著作業,偶爾看看手上的電子手表,時間已經過去很久了,她哥哥還沒有回來。

  爺爺,哥哥今天不會又加班了吧,要不要我打個電話給哥哥問一下?”蕭小妹轉頭看了看喝茶的爺爺,問了一句。

  蕭老爺子才掛斷吳燁的電話沒多久,笑著看了看孫女,搖搖頭:“你哥哥和朋友出去玩了,不用管他,你好好寫作業,爺爺給你做夜宵吃”

  疑惑的看了看爺爺,蕭小妹點點頭,繼續認真寫作業。

  她已經是班級前十了,進步飛快,讀書很有天賦,就是廚藝不怎么樣,完全沒有她哥哥的天賦。

  “爺爺,還是不做了,你喝茶吧,我都不餓。”考慮到爺爺年紀大了,她不敢讓爺爺做吃的,雖然記憶里,爺爺做的東西是最好吃的。

  哪怕是現在的哥哥,也趕不上爺爺做的菜。

  “你這孩子!哎!”老爺子嘆嘆氣。

  要是兒子兒媳還在,他也放心一些,現在舍不得,也不放心,但是歲月不饒人,他只希望多活幾年,看著老幺長大點,也放心了。

  看著窗外的燈光,老爺子深邃的眼里,帶著一絲絲欣慰。

  總是知道找對象了,還是個醫生,也不知道性格好不好,以后不知道會不會欺負老幺,希望性格好一點。

  吳燁家里。

  剛洗完澡的凌晨從衛生間出來,無精打采的看著吳燁,坐在沙發上的吳燁被她看的一愣,完全沒搞清楚她這表情是什么意思。

  “怎么了?”吳燁問她。

  凌晨嘆氣,然后看了看他:“親戚....走丟了。”

  吳燁:“....”

  這是什么意思?走丟了?

  “那個親戚,報警了沒有?年紀很大嗎?”吳燁問她。

  凌晨:“......”

  “沙比,我是說大姨媽!你可能要當爹了!”凌晨咆哮。

  有時候,吳燁的反應就和沙比似的,真擔心孩子以后遺傳他的情況。

  還報警,這是人話嗎?

  吳燁:???

  “我說,你可能要當爹了!”凌晨重復一遍。

  ------題外話------

最后一天,求一下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