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72 場地滿分,遺憾不是自己家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這個星期日,凌晨剛好有空。

  吳燁帶著她野炊去了。

  距離市區幾十公里的道路,環境有咩,有山有水,而且還沒有什么人,剛好是游山玩水的好地方。

  不只吳燁和凌晨,還有寧渠黃原,洛白他們。

  都是周日有空。

  一片斜坡草皮上,幾公分的草皮延伸出去,就像是夢里的草原一樣。

  斜坡的最下面是個水潭,大概一米多深淺的水潭,占地面積有幾十個平方,還有小溪流往遠處延伸而去。

  斜坡大概十來米,坡度并不陡,幅度大約十幾度,上面鋪著一層十多米長,兩米寬的塑料紙,十多米的塑料紙被壓住兩邊,上面還帶著不少水珠。

  某一刻。

  “蕪呼!”喊聲傳來。

  把寧渠當成滑板的吳燁,坐在寧渠背上,順著塑料紙滑下去,兩只手并在腿邊,戴著泳鏡的寧渠,就像是一個高質量的滑板、

  如今,淋過水的塑料紙,其實和滑滑梯沒什么區別,十幾米的距離,毫無阻隔的,飛快的就滑到了坡底下。

  因為力還在,又剛好是有個弧度,塑料紙就銜接著水潭,寧渠和滑雪板似的,借著里,在水面上滑幾米遠,兩人沉入水里。

  水上漂!

  幾秒鐘以后,兩人從水里冒頭出來,兩只手把水珠擦干凈,默契的笑起來,笑的天真無邪。

  新的娛樂活動,野外滑滑梯。

  斜坡上,洛白穿著褲衩喊了一句:“感覺怎么樣?”

  他們是第二波,準備滑下去的。

  站在水潭里,兩讓開一點位置,寧渠對著他揮揮手:“很奈斯,快下來!”

  特別是劃過水面的感覺,寧渠覺得很有意思。

  照貓畫虎的,坐著黃原,洛白一路大喊大家,沖到水潭里,劃出去好幾米才停下來。

  剛從水里冒頭起來的洛白,被滑下來的星星,再度撞到水里,瞪著大眼睛,后悔好奇的狗子,和他一起沉進水里。

  “噗!”把水吐出來的洛白,閉著眼也不知道水全吐到幾人身上了。

  默契的幾人,彎腰捧起一口水:“噗!”

  “你們有毒吧!”剛睜開眼睛,洛白就看到這一幕。

  幾人笑的沒心沒肺的,站在水里互相潑水,一直到黃原不注意撈到一塊石頭拿在手里。

  那一瞬間,大家警惕的看著他。

  黃原:“......”

  意外,真的是意外,他絕對沒有這個想法。

  黃原迅速丟掉石頭,然后吳燁幾人也把手里的石塊丟掉。

  “繼續滑水,這次換我了,吳燁搞快點。”寧渠往斜坡走去,還不忘催促吳燁。

  汪汪!

  星星第一個跟上,它可太喜歡這個游戲了。

  點點頭,吳燁也跑了,洛白二人緊隨其后,就和小時候玩游戲一樣,你換我我換你的。

  “蕪呼!”

  這次換成吳燁當沖浪板了,寧渠舉著兩只手大喊,不過吳燁方向不穩,兩人滾了好幾圈,滾到水里,失敗的一次滑行。

  從水里冒出來的吳燁,尷尬的笑了笑,沒想到會這樣。

  斜坡上的洛白和黃原一只手抱著肚子,一只手指著他們,嘴里不停的哈哈哈笑,像極了表情包。

  水潭里,吳燁和寧渠默默的伸出一只手,豎起中指。

  站在高處,洛白叫囂著:“讓你們看看什么叫技術。”

  兩人滑下來的時候,一樣沒有穩住,一起滾進水里,然后就輪到寧渠和吳燁哈哈笑他們了。

  兩人的笑聲,傳出去老遠。

  斜坡上的遮陽棚里,桌子上放著不少吃的東西,幾張椅子上,坐著凌晨幾人,正看著吳燁他們。

  幾個女朋友面面相覷,都感覺自己男朋友和幼稚鬼似的,特別是凌晨,還是頭一次看到吳燁這么天真的樣子。

  “男人至死是少年,開心其實很簡單,你看他們,就玩這個都能玩一個小時,剛才光是準備,就準備了半個小時,也不喊累。”

  戴著墨鏡的顏潸潸,看著不遠處的水潭,忍不住笑出聲。

  看到幾人笑的那么純粹,顏潸潸感覺挺好的。

  雖然坐在后背,扮相有點過分了,但是不妨礙他們特別的開心。

  這種開心,很難得,也越來越稀有了,以前顏潸潸見的多,現在幾乎看不到他們笑的這么天真無邪的時候。

  大部分時候,都是普通笑容。

  “確實,男人的快樂,簡單的離譜。”游小魚也喝著果汁,看著他們幾人在水里互相摔跤。

  洛白第一個被按到水里認輸,然后就是寧渠和黃原合伙,還是被吳燁摔道水里去了,哈哈大笑的吳燁比劃著肌肉。

  像極了孩子似的,黃原平時也挺歡樂的,但是絕對沒有這么開心,很少見他笑的這么放肆,前仰后合。

  “還會撒嬌呢!”白菜想到什么似的回答了一句。

  看著吳燁幾人排成一排,像游樂場的小火車一樣滑道水里,濺起巨大的水花,聽著笑聲,凌晨看了看吳燁,吳燁對著她笑了笑。

  傻樣!

  來玩的是他們,她們只是陪襯而已,凌晨后悔沒有帶一副麻將來。

  拿過蛋糕啃了幾口,凌晨看著旁邊的燒烤爐,剛到這里來的時候,吳燁幾人就拿著塑料紙跑了,東西都是她們自己卸下來的。

  要不是凌晨指揮他們搭遮陽棚,還不知道要忙活多久呢,汽車打開的后備箱里,還放著幾個大大的保溫箱,里是準備好的食材,燒烤架,木炭,水果蔬菜,應有盡有。

  太陽還直勾勾的掛著,現在連中午的都不到,才在公司忙活兩三天時間而已,凌晨又被吳燁拉出來野炊玩水避暑了。

  她是個不負責任的總裁。

  地方是黃原找的,一個客戶無意之間告訴他的,來看過以后,就開始組織野炊了。

  大夏天的,不在辦公室吹空調,卻想出來玩水,還玩的那么開心,一個個想秤砣似的,落到水里,又從一邊潛下去,沿著水底游到另一邊。

  “咦,我褲衩呢?”突然之間,水潭里傳來洛白的喊叫。

  吳燁幾人:“......”

  白菜:“......”

  凌晨幾人忍不住笑起來。

  “吳燁,快把你們家狗逮住,被它叼走了。”洛白大喊。

  吳燁:“......”

  從星星哪里把褲衩要回來,吳燁嫌棄的拿著樹枝遞給他,黃原和寧渠笑趴在小水潭里。

  幾個戴著墨鏡,穿著冰絲衣服的女朋友,就在坡上等了半天。

  “喊他們回來弄吃的,我們也去玩一下怎么樣?”顏潸潸提議。

  看他們玩的那么開心,顏潸潸也想去玩一下,凌晨第一個答應,趁著親戚沒來之前,好好的玩玩水,然后游小魚也答應,白菜遲疑了一下,也答應了。

  這種天氣,誰不想玩一下水呢?本來是想一起去的,看他們玩的開心,才等了這么久。

  白菜擔心的看著幾人:“洛白不會做飯的,等會兒做的東西能吃嗎?”

  如果一定要有個人做吃的,白菜是愿意留下來的,她有點恐水。

  能不下水的話,就更好了。

  “沒事,吳燁會的,他肯定不會讓洛白做飯。”凌晨站起來,正在邊上喊了一句:“弟娃兒莫耍啦,回來整東西吃。”

  幾個女生忍不住笑起來,沒想到凌晨私底下是這么喊吳燁的,她們還是第一次聽到。

  剛從水里冒頭的吳燁:“......”

  看了看手表上的時間,吳燁沖他們挑眉:“走吧!看這個情況,她們看我們玩的開心,也想玩了。”

  “鳩占鵲巢!”

  “你才是斑鳩!”寧渠反駁。

  洛白:“.....”

  幾個老爺們兒從水潭出來,沿著斜坡走上去,凌晨她們已經站在塑料紙旁邊了,正在排序。

  沒有理會吳燁幾人,帶著一串銀鈴一般的笑聲,一個拉著一個滑下去,旁邊的狗子跟著她們往坡下跑,跑到水邊的時候,噗通跳下水,開心的游到凌晨邊上。

  只有白菜,手忙腳亂的站起來,她嗆了好幾口水,本來就不會游泳的她,吃了大虧,要不是剛才就知道水不深,白菜都不敢玩這個。

  沉到水里的第一時間,還是恐懼,驚慌失措的。

  壯著膽子適應了好幾次以后,才習慣了,不會那么慌張,也不嗆水了。

  “有魚!”凌晨看著一條魚游過去。

  小水潭里還有魚,凌晨都沒想到,剛才來看的時候,什么都沒有看到。

  白菜聽到這個,最積極了,在水里大步邁過來:“哪里,哪里!抓住它。”

  游小魚:“.....”

  幾人就在不大的水潭里,開始了抓魚的游戲,不過半天也沒有抓到什么,這么大個水潭里,抓到了才不正常。

  坡上。

  洛白在生火,黃原在洗菜,寧渠在洗菜,吳燁開始把腌制好的肉拿出來,大塊的牛肉,五花,羊肉,魚肉,雞肉。

  把蔬菜裝到盤子里,黃原開始弄冰飲料,就像是一些做酒席一樣,忙碌的全部是男生。

  做飯,弄菜,收拾碗筷,他們此時此刻就完全是那種情況,整的有模有樣的。

  吳燁帶了好幾個大的保溫箱,里面都放著冰塊,在這個炎炎夏日里,還能喝到冰果汁,全靠吳燁想的周到細心。

  “就這么點?夠誰喝的?”

  “這是給她們幾個姑娘準備的,我車上的冰箱里,還有冰飲料,不夠的話,你等會兒去拿就行。”黃原看了看問他的洛白。

  就做了幾杯果汁,他也沒準備做多了。

  成功把火生起來,洛白坐在一邊,看了看兩個大型suv,一輛是吳燁的大g,一輛是黃原的酷路澤,黃原有好幾輛車,不過很多沒辦法上路。

  后備箱打開的車子,椅子放平以后,后面都是各種吃的用的,裝了幾個箱子,都是吳燁準備的。

  “別說,回頭我也整個這種后面可以放下來的車,開著肯定不渠一邊洗菜一邊說道。

  他車子不少,不過很多都是轎車,跑車,一直不太喜歡越野車,突然覺得越野車也還行,如果座椅能放下來的話。

  能裝不少東西呢。

  “嘿嘿嘿,你那是為了后排空間吧?”吳燁忍不住笑起來。

  看他表情就知道了,寧渠的鬼畜想法是什么,也是個向往野外求生的人啊!

  荒野,吳燁也挺向往的。

  洗完菜,擦了擦手,寧渠坐在折疊椅上,吳燁開始烤肉了。

  沒等多久,寧渠夾了塊牛肉沾了點番茄醬吃掉,一本正經的回答:“齷齪,骯臟,無恥之尤,羞與爾等思想齷齪的人為伍。”

  幾人哈哈笑,誰還不知道誰啊!

  “你是什么牌子的塑料袋呢?那么能裝?”洛白也坐下來:“不過說真的,野外確實不錯,安靜,沒有人打擾。”

  寧渠:“你是亞里士多德的弟弟,亞里士多嘴吧?”

  洛白:“.......”

  居然在語言的交鋒上落于下風了,寧渠什么時候進修去了?

  烤的差不多了,吳燁指了指小水潭,黃原在邊上喊了一聲:“吃東西了,你們快上來吃東西。”

  還在抓魚的凌晨幾人,才從水潭里往上看了看,嘰嘰喳喳幾句以后,一個拉一個的上岸。

  黃原撓撓頭,女生有時候行為就是這么奇怪的。

  洛白把椅子放好,寧渠把一次性碗筷放好,吳燁從旁邊的塑料菜架上繼續拿肉在烤。

  好在燒烤架買的不小,還夠七八個人吃的,小的那種,一個人一筷子就沒有了。

  “你們把烤好的夾起來放在一邊!”吳燁指了指烤架。

  “這個好了嗎?”

  “這個好沒好?”

  “這個應該好了!”

  總有很多人,分不清楚菜熟了還是沒有熟,特別是男生。

  看著牛肉還有紅蛋白,就以為沒有熟,看著肉還沒有焦也是沒有熟,反正判斷標準奇奇怪怪的。

  吳燁很無語的看了看他們,自己拿著盤子開始夾菜,等到凌晨她們落座以后,野炊就算是開始了。

  喝著冷飲,吃著燒烤,大晴天里,特別容易出汗,而且凌晨還不喜歡番茄醬,只吃辣椒面。

  時不時的擦擦汗,給吳燁包了一個生菜五花肉,凌晨喂給他,旁邊的寧渠有樣學樣,給自己辣的夠嗆,喝了好幾口水才緩過來。

  “好吃,你們也試一下啊!”寧渠一本正經的建議洛白和黃原試試看。

  兩人看二傻子似的看著他。

  凌晨和白菜飯量都很大,吳燁準備的東西不少,看著不夠,又把做好的涼面和涼粉拿出來,不少用涼皮包的蔬菜卷,兩人一大份。

  凌晨對這個情有獨鐘,一直吃不膩。

  “那玩意是樹枝還是蛇,好像剛才動了一下!”洛白看了好一會兒,指了指不遠處的草地。

  吳燁轉頭看了一眼,立馬站起來,寧渠和黃原緊隨其后,撿了個樹枝就跑過去了。

  “快叉住它,你傻啊,要叉頭啊!”

  “特么樹枝這么短,你怎么不來叉一下?”

  “要跑了,攔住它!”

  “哦,它想咬我。沒看見噴毒液啊!”

  “這個沒有毒。”

  幾人找到新玩具似的,像極了幾個惡霸一樣,把人家圍在中間,狗子也在旁邊汪汪汪的叫。

  一條黢黑的蛇,被他們圍在中間,幾人時不時的拿著樹枝逗它一下。

  凌晨幾人:“......”

  “喊他們過來吧,免得被咬到了!”顏潸潸有點擔心。

  白菜吃了一大口涼面,站起來:“交給我。”

  走到他們邊上,白菜看了看嘶嘶吐舌頭的蛇,一只手在它面前晃了一下,吸引了注意力,另一只手一把抓住它的脖子。

  一只手抓著七寸,一只手抓著尾巴。

  “都不夠一頓的!”白菜估計了一下重量:“估計能值個一百塊錢。”

  洛白幾人:“.......”

  椅子上的游小魚看著白菜,感慨萬分:“真虎啊!”

  凌晨和顏潸潸點點頭,凌晨還經常去野外,不會抓也會趕,但是顏潸潸屬于是怕的那種。

  小白鼠她不怕,蛇她怕,但是不怕龍!

  拿著尾巴甩了幾圈,白菜把它甩出去二十多米距離,吳燁都覺得它還能不能有命在都是一回事。

  回到椅子上,白菜洗了好幾遍手,手上都還有味道,又用洗發露洗了幾遍才好多了,要不是怕他們被咬了,才不去抓那玩意呢!

  很臭的。

  “小時候我們那邊有人收這個,零花錢就是這么來的,不過有孩子被毒到了,沒搶救過來,后來就不讓抓了。”看他們好奇的盯著自己,白菜回答了一句。

  技能還是很多年前的技能,不過現在還能用,她是農村長大的孩子,抓蛇抓青蛙都會。

  一邊吃著飯,一邊聊天,吃飽喝足以后,白菜拿了一個游泳圈,準備去學游泳,她是個旱鴨子,一旦水深點她都不敢玩。

  白菜親眼見過,那種溺亡以后的人,一直有點心理陰影,看到那種綠油油的水,就感覺很恐怖。

  凌晨則是完全沒有這種感覺,坐著吳燁滑的開心的不行,還和吳燁一起潛水,在水里比劃比心。

  顏潸潸是在室內學的,游小魚算是半吊子,不過多少會點。

  白菜才是慢慢學,洛白在教她,不過她是岸上膽子大,水里膽子小,學半天效果一般,倒是無師自通的學會了狗刨。

  惹得吳燁笑了半天,洛白無語的看了看水里的狗子,都是星星的功勞。

  時間流逝,笑聲就沒有斷過。

  玩的差不多了,時間到了下午以后,他們才開始收拾垃圾,清洗東西,收拾妥當以后準備回家。

  “晚上聚聚啊!”洛白建議。

  寧渠和吳燁搖搖頭,異口同聲的回答:“沒時間!”

  洛白和黃原:“......”

  瑪德,畢業了了不起啊?

  他和黃原,現在還沒有進步到那個地步,黃原好點,徐徐圖之,已經到了楚河漢界,洛白是還沒有多大進展。

  養了好久,醫生說養的差不多了,結果英雄無用武之地。

  最終,凌晨非要自己開車,拉著幾個女生一起,吳燁只好和寧渠坐一個車,大g開在最前面,凌晨開車,顏潸潸坐在副駕駛,白菜他們坐在后排。

  “小白,現在聽不到什么聲音了吧?”顏潸潸轉頭問白菜。

  白菜臉紅的點點頭。

  上次她和洛白說了一下,洛白和寧渠說的,顏潸潸他們換了床的位置,白菜才可以安靜的睡覺了。

  車里響起凌晨和游小魚的笑聲。

  顏潸潸自己說的,她打架比較放肆,白菜確實震驚的不輕,放肆的意思,白菜也是第一次明白。

  凌晨好奇的看了看游小魚:“你倆不是住一起嗎?還沒動靜?”

  輪到游小魚尷尬臉紅了,搬到公寓有一段時間了,她還沒有進展,不過也算是有進展。

  在腰上比劃了個線:“二分之一,算不算有動靜?反正他沒進展了!也不知道在尋思啥?”

  又是一陣笑聲響起來。

  白菜在后排瑟瑟發抖,不敢討論這個話題,就她什么進展和動靜都沒有,注意到她們看過來,白菜尷尬的笑了一下。

  “哈哈...哈哈!別看我啊,你們都談了老久了,我還不知道怎么辦呢!”白菜感覺這個話題和她格格不入。

  她就不知道現在這個情況該怎么辦,一個個都住一起的,她還是分開住的,其實吧,也不是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就是找不到理由和借口。

  她也不好意思自己主動問,那太羞恥了。

  “看你自己的想法,這個是最重要的,不行就緩緩也可以。”顏潸潸建議道:“我們是想開了。”

  白菜:“.......”

  總感覺這個話奇奇怪怪的。

  “我看情況吧!他也不急似的,都沒有什么過分的的舉動,不過潸潸姐,你知道洛哥有多少對象嗎?”白菜問了一句。

  幾人沉默下來,這個話不好說啊!應該怎么回答呢?

  “我們家吳燁說的,談過幾個,不過都是逢場作戲那種。”凌晨想了想,回答了一句。

  凌晨也沒敢說實話。

  “寧渠也是這樣說的,以前被傷透了,叫什么東方的,但是他肯定是真心喜歡你的,這一點很容易就能看出來。”顏潸潸也說道。

  她因為和寧渠認識得久,多少了解一些情況,寧渠也說過,沒想到洛白最終栽在了一顆白菜手上,喜歡的不行。

  “看就看的出來,他本來也不是什么特別耐心的人,但是你對你很耐心,完全不一樣的。”游小魚說道:“男人只會對喜歡的人寬容,但是這種寬容和退讓要懂得珍惜。”

  “因為他們會給自己定一個標準,我就差點失去黃原了,現在想來,其實當時就不應該考慮那么多。”

  “這輩子能遇到一個好老公,是上輩子積德了,不然遇到個垃圾,一輩子都毀了。”

  捋了一下自己的紅頭發,游小魚很認真的和白菜說了一下自己的體會。

  要不是她堅持,緣分也是沒了。

  凌晨和顏潸潸都是知道這個事情的,吳燁還和凌晨抱怨過游小魚,選錯了出生地,白瞎性格了。

  “你如果在意以前呢,就和他說清楚,如果不在意呢,就什么都不要問,他自己會愧疚,會因為愧疚,對你更好!”凌晨出主意。

  白菜感覺思維轉化過來了。

  顏潸潸比劃了一個大拇指:“還是你會啊!”

  帶著一串笑聲回家,凌晨把車停好以后,看了看跟在后面的幾個車,拿著東西上樓,把電梯擠得滿滿當當的。

  上樓的時候,剛好碰到田甜和張楚楠出門,看著他們浩浩蕩蕩一群人,互相打了個招呼,張楚楠帶著田甜進電梯。

  田甜還回頭看了一眼。

  電梯里。

  剛才還開心的田甜,有些沉默下來,最近這段時間,和凌晨的聯系越發少起來,凌晨出去玩她都不知道,感覺就像是突然之間就變得疏遠了,變得陌生了。

  生活沒有彼此參與以后,就像是一個個空格,空的越來越多,最終,變得多了一種陌生感,就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她和其他人都有說有笑的,那些女生她都不認識,倒是男生多少知道一點。

  注意到田甜沉默下來,張楚楠牽著她的手:“別因為別人而不開心,那是最傻的!感情都是互相的。”

  田甜點點頭,笑著答應,以后會怎么樣田甜不知道,也有可能就這么疏遠著疏遠著,就回不到以前了。

  哪怕是住在隔壁,吳燁在家田甜也不想去串門,田甜家里凌晨也沒有去,明明就是一墻之隔,就像是隔開了所有。

  見面都愈發少了。

  “就是覺得遺憾。”田甜回答了一句。

  “沒什么遺憾的,不是所有人都有緣分和你一起走一輩子,途中會有很多下車。”張楚楠說道:“總是會越來越少的。”

  他在這邊沒有多少朋友,大部分時間有空,都是和田甜在一起,偶爾約著阿賓喝喝酒,聊他和房東,還有學妹的故事。

  “那你呢?”田甜問他。

  張楚楠笑了笑,認真的考慮了兩秒鐘。

  “我會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并且努力把這種日子延長,如果某天因為某些事要分道揚鑣,我一定可以很坦然的接受結果。”這是張楚楠的回答。

  聽得田甜沉默了不少時間。

  晚上的時候,吳燁家里。

  送走了幾對小情侶,吳燁關好門,看了看沙發上打瞌睡的凌晨,白天玩了一天,凌晨剛才就在在廚房和他說累了。

  打了個熱水,吳燁把她的腳放在盆里,泡泡腳解解乏。

  被燙的清醒了不少的凌晨,打著哈欠轉頭看了看他:“一起泡,泡完了早點休息了。”

  答應一聲,吳燁也把腳放到盆里,和凌一起洗腳。

  凌晨犯困時候,吳燁就踩一下她的腳,和盆底密密麻麻的按摩釘接觸以后,凌晨嘶了一聲,又清醒過來。

  錘了吳燁幾拳,凌晨扭著脖子,發出咔咔聲,然后又開始打哈欠。

  確實是累慘了,白天多開心,晚上多困倦,泡完腳,吳燁把燈關上,和凌晨一起上樓。

  看著凌晨沒什么精神,原本想法很多的吳燁也規矩下來,本來準備當個老漢的想法也收起來了。

  “本來還說白天玩水沒有玩夠,看你這情況,小龍女都召喚不出來。”

  困兮兮的凌晨:“.....”

  白天玩了一天,回來還覺得沒有玩夠,不累嗎?

  “你說田甜是不是對我挺大意見的?”凌晨轉移話題。

  感覺越發的陌生了,凌晨自己都有這種感覺,不是沒有邀請她來家里做客,她一直就沒有同意過,都是拒絕了。

  原因也很簡單,吳燁在家,她不想來。吳燁不在家的話,吃泡面啊!

  凌晨就慢慢淡了這個想法,田甜也很少會說喊她去隔壁,剛好最近喊過,她事情又多,就好幾天沒有發過消息了。

  陰差陽錯的,最終好像走到了一個死胡同里。

  “感情上來說,可以理解,現實來說,你又不是她小姨媽!”吳燁回答了一句。

  田甜不喜歡他,他也不怎么喜歡田甜,大家交集少點也好。

  這年頭,如果不是刻意的遇見,刻意的聚聚,哪怕是住在隔壁,也沒有多少次見面的機會。

  “可惜了!”凌晨回答。

  吳燁搖搖頭:“握不住的沙,那就揚了它!”

  “以前我和寧渠吵過架,還差點打起來,就因為我沒給他抄卷子,當時老師一直盯著我的。”

  “然后他就說我不講義氣啊,見死不救啊!雖然他最后考的確實很糟糕。”

  “我們差不多兩個月沒有說話,洛白和黃原一直勸我們。”

  “知道最后怎么樣的嘛?”吳燁問她。

  凌晨:?

  吳燁繼續說道:“他問我過生日要什么禮物,就這么有句話,我說人到了就行。”

  “就和好了!”

  “在乎你的人,會給你遞個臺階的,懂嗎?”

  凌晨點點頭,大概理解吳燁是什么意思了,總是需要有個人低下頭的,如果都不,最后就是死胡同了。

  到頭了。

  “不想這個了,心累!來點輕松的!”凌晨眨著大眼睛:“過兩天攔路虎就要來了。”

  吳燁:索德斯呢!

  趁著攔路虎沒來之前,先把路修好了再說。

  翻身出了被窩,吳燁把毯子拿過來,放好毯子以后,把大燈關掉,只留下氛圍燈和小夜燈。

  沒迷路!

  無縫銜接!

  過了最開始陌生的階段,互相了解以后,默契就開始一點點培養起來了。

  上就知道下,下也知道上。

  凌晨又收集了不少的體驗卡,開著飛機起飛了,就一直到油箱里沒有油了才回來。

  直接睡著了。

  吳燁灌了幾口涼水,才把房間收拾好,迷迷糊糊的就睡著過去了。

  要論助眠效果,還得是打架才行。

  第二天下午的時候。

  在公司混了一整天的吳燁,在凌晨下班之前趕到了她公司樓下,把車停在停車場等她,換了位置以后,樓下就沒有停車位了,只能在停車場等。

  每次來的時候,吳燁都要付出幾塊錢的停車費。

  今天準備去干媽家里蹭飯,她提前就說好了,一定要帶著凌晨一起去,山珍海味和小米粥,就看凌晨在不在了。

  她面子才大。

  注意到和凌晨一起出電梯的女生,吳燁記得不錯的話,那是她秘書,兩人說了半天,凌晨才往吳燁這邊走過來,秘書則是坐電梯上樓了。

  “一大堆事情,忙的頭暈目眩的。”凌晨把高跟鞋蹬掉,盤坐在副駕駛的座椅上。

  休息一天時間,回來就忙的焦頭爛額,事情就像是處理不完一樣。

  “人招到了沒有?”啟動車子,吳燁問了一句。

  凌晨嘆氣:“派來的那些,被老媽卡的死死的,多的活兒不一定能做好,本職工作又能做的很到位,全是老油條。”

  藍總裁就像是故意考核她一樣,并沒有給她很得力的人,都是些老油條,搞不好還提前交代過他們,來了以后要怎么做。

  他們也不和凌晨作對,工作也做的無可挑剔,就是多余的事情,絕對不要想他們能幫忙做一部分。

  凌晨想自己找點人,結果財務那邊也不同意,覺得是浪費人力資源,已經夠用了。

  財務總監,也是藍總裁的人,她指揮不動。

  “想個辦法,殺雞儆猴才行,不行就換一個聽話的財務。”凌晨咬牙切齒的。

  本以為忙完了公司搬遷的事情,就安安心心的上班了,結果等著她的事情一大堆,忙都忙不過來,就差零零七還加班了。

  被藍總裁拿捏的死死的。

  凌晨準備找個職業經理人,獨斷專行一把,不然老是被架著,幾個公司的負責人架著她,她根本就沒辦法考慮發展問題。

  “你這樣,再這樣,最后這樣!”吳燁給她出了個主意。

  逐漸的,凌晨笑意越發的多起來了,餿主意這一塊,還得看吳燁,她就是小巫。

吳燁總能出很多的損招,還商量個屁,是時候開始損招了  總算是把凌晨的問題大致解決了,再開點距離,就到了目的地了。

  把車開到門口的時候,吳燁停好車,凌晨一副成熟風格的樣子,看的吳燁忍不住笑,被凌晨掐了一下。

  有長輩的時候,凌晨就化身賢惠的乖乖女,要是沒有長輩在的時候,她就只會欺負吳燁,在家里四仰八叉,出門端莊賢淑。

  穿過大門,花園,就聽到屋里傳來一整雞飛狗跳的聲音。

  “幾十萬又沒了,你個敗家子,你那么看不得人間疾苦,怎么不自己開個醫館呢?”吳燁干媽的聲音傳出來。

  江畔的聲音吳燁沒有聽到,進門就看到干媽追著江畔打,可能是年紀大了,追不上江畔,還累的不行。

  拿著雞毛撣子的手指著江畔,另一只手撐著桌子。

  “您有點善心嘛,那些孩子真的很可憐的,我又不是被騙了,只是覺得他們需要。”江畔還振振有詞的。

  看到吳燁進門,干媽指了指江畔:“兒子,給我抓住你姐,我今天非揍她不可。”

  吳燁:“.......”

  剛進門就看到這一幕,吳燁都不知道怎么形容她們娘倆。

  沒有動手,吳燁把干媽手里的雞毛撣子拿到手里,讓她不要和畔姐生氣,她還是氣不過。

  “你都不知道,又是幾十萬打水漂了,這么下去,再多都不夠用,公司遲早要倒閉。”干媽預言了一波未來,仿佛看到以后的情況。

  聽到她的話,吳燁已經在腦補著,江畔破產以后的樣子了。

  “才不會呢!”江畔回答:“我有分寸,我又不是那些憨憨,不會是非對錯都跟不清楚。”

  可能是吳燁他們都在,江畔有點不好意思,剛才被追著打,全被吳燁和凌晨看到了,臉紅的不行。

  “從今天開始,你看我還給不給你錢,有本事自己籌錢去。”干媽氣呼呼的坐下來,看著江畔怒氣沖沖的。

  撇撇嘴,江畔坐在另一邊,吵架不是一次兩次的,每次都是這樣說的,最后還不是給了。

  “別惹媽生氣了,快說對不起。”吳燁把她拉過來,被他逮著,江畔跑不掉,只好說了一句對不起。

  吳燁是在幫她哄老媽,她也理解。

  “不原諒你!”干媽看了看凌晨:“晨晨,趕緊過來坐,就顧著教訓她,給你忘在門口了。”

  有凌晨陪她聊天,吳燁問了一下江畔是什么情況,了解了情況以后,吳燁怪異的看了她一眼。

  還真有可能把家敗光。

  “干媽這個想法沒錯,不能讓你這么敗家,你覺得把你們家買了,能救多少人?能救這個世界上所有的窮人?”

  “心是好的,得有個標準,有個度才行。”

  吳燁好好的勸了她一下,江畔確實是善良,吳燁看來,這有點過頭了,過頭了就不叫善良了,是圣母。

  這個年代,不需要這種產物。

  “你也和媽一樣訓我!”江畔癟嘴:“我又不是做錯什么了!”

  吳燁嘆氣。

  她多少有點執迷不悟了,做好事難道會上癮?

  “我不偏袒啊,誰錯了我說誰,一年兩三次可以,你這個確實是過分了。”吳燁回答:“不是錯,是方式不對,你可以自己去支教,可以去收舊衣服捐贈,都可以。”

  “哪能幫幾個人?”

  “那你就拿著媽的錢來做好事?你能你自己賺啊!她什么都不會說。”

  江畔:“......”

  被吳燁說了一頓以后,她老實巴交的進屋,也不說話。

  沒想到來就是遇到這個情況,吳燁也是替干媽心累,江畔也不是傻,就是太心軟了,人家裝個乞丐,都能騙她一萬多。

  好吧,也算是傻的可愛。

  廚房里,做好菜的家庭廚師,推著手推車進客廳,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的介紹著今天的菜品。

  看著七八個頂級食材做的菜,吳燁看了看江畔,她很明顯不服氣,想法也是奇奇怪怪的,偏偏這個人還是他干姐姐。

  “吃飯,今天就不回去了,陪媽說說話,肝疼!”她看了看江畔。

  江畔:“......”

  吳燁和凌晨只好答應下來,吃完飯以后陪她聊了好久,干媽遺憾的表示,江畔要是有吳燁一半懂事就好了。

  旁邊的江畔非常不服氣,她好歹還在陪著呢,沒有跑回房間去,就是怕把她氣壞了。

  晚上的時候,泡了一個藥浴,才回到房間里,一張特別大的拔步床擺在大房間里,古色古香的,凌晨在梳妝臺前整理頭發。

  “這些家具都是老家具了。”吳燁看了看床:“遺憾不是在自己家里!”

  凌晨:“......”

  把頭發散開,凌晨拉開帷幔看了看:“確實!場地滿分!”

  吳燁:“.......”18627/10982151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