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71 要走近科學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吳燁昨天晚上做夢了。

  夢到一個和凌晨一模一樣的女孩子,夢里,她說她是凌晨的妹妹,兩人經常穿著一模一樣的一衣服,還讓他分辨,他哪里分辨的出來。

  因此,經常被凌晨打,說什么他老是誤會,認錯人。

  吳燁很冤枉,夢的最后,他看到小姨子懷孕了,一家人圍在一起看著他,包括那個和凌晨一模一樣的小姨子。

  瞬間,吳燁感覺天旋地轉的,這還得了,吳燁直接被嚇醒了。

  “不是我干的!”醒了的時候,吳燁還來了這么一句。

  條件反射似的,最后一刻,吳燁都在思考怎么辦,居然被發現了,就是這個念頭,喊的那句是不承認的話。

  嚇得坐起來的吳燁,感覺后背全是都是汗水。

  冷汗直冒。

  太恐怖了,居然會做這種夢,他哪來的小姨子?凌晨連妹妹都沒有,也不知道怎么會夢到這種奇怪的事情。

  擦了擦額頭上的細汗,才發出凌晨撐著腦袋,眼睛一動不動的在看著他。

  吳燁:“.....”

  第六感反饋了糟糕的情緒,就像是吃熱狗加了奶油,還被發現了。

  居然偷聽。

  想了想,吳燁還是先開口,凌晨那個眼神,有點虎視眈眈的。

  有點涼。

  吳燁往被子里縮了一下,先給自己加個盔甲。

  “媳婦兒,我做噩夢了!超級恐怖的那種!你都不知道多恐怖。”

  吳燁還比劃了一下,讓他知道超級恐怖具體時間多恐怖。

  凌晨靜靜的看著他,眼神里就像是一邊寫著二貨,一邊寫著憨包。

  表情都有語音那種。

  “噩夢啊!”

  剛才吳燁就在說夢話,什么小姨子,請你自重點啊,泥奏凱,我不能對比起你姐,然后就變成了:你再這樣,我不客氣了,最后,變成了:我來了哦!

  聽這個意思,就不是什么好夢,一直到最后醒來,還來句不是我干的!凌晨很無語,也大致猜到了吳燁到底夢到的是什么了。

  最后可能是噩夢,前面的話,應該是餓夢吧?也不知道吃飽了沒有?

  “你小姨子欺負你了?”凌晨問他。

  額!吳燁撓撓頭,那倒沒有,他沒被欺負,倒是欺負人家了。

  尋思著自己究竟說了多少夢話,吳燁試探的回答:“對啊,夢到一個一模一樣的女生,還說她是你妹妹,結果因為她,我老是被你收拾。”

  “你也知道,我這個人臉盲嘛,第一次見你我就說過的。分不出來應該是很正常的,結果,你還揍我。”

  “我被你家暴了一整個夢,心靈被傷的四分五裂的。”

  凌晨:“......”

  可以啊,有想法,雙胞胎小姨子,還臉盲,還認不出來,分不清楚。

  夢里都知道這樣會挨揍,很有防范意識嘛!

  一個老婆.......不夠是吧?

  啪,一個大比篼。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怎么滴?一個媳婦兒是不是不夠啊?”凌晨坐起來,問了他一句:“我去找個妹妹唄!行不行?”

  “要不你自己去找,找到了以后給我說一聲就行啊!”

  吳燁:“.......”

  一聽這話就知道是假話來的。

  巴國還可以娶四個老婆呢,得老大同意才行,結果老大就是死活不同意,最終很多人還說只有一個老婆。

  吳燁還沒有這種想法。

  做夢這種事情,他又控制不了,和他想什么可沒關系,夢里的事情,吳燁概不承認,并且不對此負責。

  “講點道理啊,你不能剛畢業,就開始進化吧?人家都是結婚以后才開始的。”吳燁把她手牽住,不讓她再來一個大比篼。

  凌晨蹬著大眼睛看著他。

  吳燁仿佛看到凌晨背后,升起一團煙霧,變成一只巨大的吊睛白額大虎,虎視眈眈的,張牙舞爪的看著他。

  進化屬實快了一點,難怪老丈人偶爾用看小可憐的眼神看著他,現在才發現那是同情啊!

  廚房的師傅也是外地人,老婆也是蜀州的,他和吳燁說的,妹娃兒都是一樣的,結婚之前溫柔似水,結婚以后也是水,不過是王水。

  等到開始兇殘起來,好日子就要來了,不管在外面多么風光,不管體格多大,多少紋身,回家以后....老婆總能兇的你不敢鬧。

  熟練的把你拉到同一戰斗力階層,然后用豐富的經驗打敗你。

  “你倒是進化的快,幸好我是獨生女,不是雙胞胎啊。”凌晨瞟了他一眼:“不然啊,是不是要準備兩份彩禮啊?”

  他肯定是不只是自己做夢的那個表情,就差沒有流口水了,表情里寫了太多內容。

  凌晨就是被他說夢話吵醒的,聽了好半天,狗男人,才剛開始呢,就在尋思什么東西了?這是他該夢到的內容嗎?

  吳燁:“......”

  那是夢嘛,再說了,兩份彩禮這種事情,老丈人也不可能同意啊!沒有前提條件,事情就不能成立,這就是胡扯。

  恍然大悟,吳燁才發現自己傻了,這個時候和她爭吵什么?這個時候打一架就好了,沒有什么事情是打一架不夠的,不夠的話就再打一架。

  教育教育就懂事了。

  二話不說,吳燁直接去拿毯子去了,買的十多條,本來準備墊東西的,結果最后也是這么用的。

  還好買的時候買的吸水毛巾。

  “哎,你干啥去?”凌晨有種不好的預感。

  吳燁頭也不回喊了一句,給你找證據,就去柜子邊上了。

  立馬反對吳燁這種行為,凌晨說道:“我還沒有睡飽!”

  迅速裹著被子,躲在一邊,就和賣火車的小女孩似的,可憐兮兮的看著拿著毛巾的吳燁。

  不過還是被吳燁逮住了。

  小胳膊小腿的,給自己裹得和繭子似的,能跑哪里去?這會兒開始裝的可憐兮兮的,剛才還氣焰囂張呢!

  你不是橫嘛?你再橫啊!

  “沒睡飽不怕,那就先吃飽了再睡,沒事,我喂你!”吳燁回答:“科學研究發現,累著了只會睡得更好,勞累這種情況有助于睡眠。”

  “我們要學會走進科學,探索發現。”

  凌晨:“.......”

  瑪德,這種道理都能扯出來。

  果斷的拒絕,兩只手張牙舞爪的,恐嚇著吳燁。

  不過效果不大,吳燁這個無恥之徒,總能找到她的弱點,反抗著,反抗著,就變成了反應!

  再演變成連鎖反應。

  吳燁武功怎么樣凌晨不清楚,但是損招是真得多,那些下三路招數,很是下三濫。

  逐漸把理論知識變成實踐知識,并沒有讓他花多少時間和功夫。

  熟練度就刷起來了。

  “你這人吧,總是喜歡口是心非,你看,誠實的很。”吳燁在她眼前晃了晃手,表情揶揄。

  一閃一閃。

  凌晨:“.......”

  不只是男生會嫌棄自己的某些東西,女生其實也是一樣,起碼表面上,大家都是一樣的。

  把吳燁的手拍開,凌晨臉紅的很,索性蒙了個被角,眼不見,臉不紅,心不跳。

  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你洗手沒?”凌晨蒙在被子里,悶悶問了一句。

  吳燁指了指旁邊的濕紙巾,然后指了指手,保證消毒了,平時的時候,吳燁還挺注意這些問題的。

  專門去看了這個課,雖然講課的直播老師是個年輕姑娘。

  挺重要的,特別是注意一下細菌,雖然不能完全注意,總比不注意要好。

  沒辦法的話,就把攔精靈丟掉,就可以殺菌,當然也可能是十個月后和北鼻見面。

  “洗了一次啊,這不剛才又洗了一次。”吳燁晃了晃手,笑著說了一句。

  上幾秒的事情了,她已經選擇性遺忘。

  凌晨:“.....”

剛冒頭,吳燁就這樣,凌晨又躲起來了,主要是這是白天啊!清清楚楚的,晚上的話,還多少勇敢一點,看不到的被子下,凌晨臉紅的不行  啊啊啊,羞煞本姑娘。

  “打不過你,你信不信我能累死你。”凌晨兇巴巴,惡狠狠的說道。

  說真的,確實是打不過吳燁,要不是吳燁讓著她,她只會更慘,不過凌晨向來都是輸人不輸陣,打架可以輸,氣勢不能丟。

  反正就是死扛。

  “求你累死我!”把被角扯開,吳燁看著她的大眼睛,一臉認真的回答。

  凌晨:“……”

  一種植物。

  龍從云,其實還從雨,小龍女當然也會,而是很熟練,反正吳燁是見到了巫山的云和雨。

  本來就禿頭,洗頭洗了很多次。

  幾乎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就過了幾十分鐘,凌晨開始認輸的時候,吳燁才發現過了四十分鐘了。

  “認輸了,認輸了!”凌晨打不過。

  不愧是練劍的,確實劍法凌厲,快如奔雷,慢如流水,劍招變化太多,眼花繚亂,頭暈目眩。

  抽刀斷水。

  晨練取消了,又好像沒有取消,反正凌晨是不可能去跑步了,累的昏昏沉沉的,看樣子飯都不吃了。

  累到仰望天花板。

  吳燁倒是覺得她是真好養,簡簡單單的就吃飽了。

  “我得再睡會兒!午飯喊我就行!”凌晨有氣無力的說了一句,抱著枕頭就睡著了。

  話才剛說完,就已經睡過去了。

  吳燁:“......”

  真好睡,那么快就睡著了,給她整了一下頭發,擦了擦汗水,吳燁才起來,開始收拾房間里的東西。

  看了看被子,吳燁拍了拍腦門,床單被套又沒有來得及換,昨天就說今天換,今天還得下午才能換,下午還不知道能不能換。

  “總算是安靜了,前輩誠不欺我,沒有什么事情是打一架解決不了的。”吳燁笑嘻嘻的嘟囔著。

  帶上垃圾袋,把空空如也的水壺拿上,悄悄的出門,然后把臥室門關上。

  吳燁注意到門口的狗子,狗子不知道什么時候來的,看到吳燁出來,齜牙咧嘴的兇狠樣子看著他。

  這是咋了?分不清大小王了?

  被吳燁收拾過一次以后,很長一段時間里,它都很禮貌,沒有這種齜牙咧嘴的表情。

  大概是覺得吳燁打凌晨了,開始護主了。

  旁邊的八爺還在欄桿上,幸災樂禍的看著星星:“傻狗!那叫j配,懂不懂啊?”

  吳燁:“.....”

  就你特么什么都懂,動物才是j配,特么的,人不是!

  “閉嘴你!”吳燁警告了一句。

  八爺乖乖的閉嘴不說話,只是眼睛到處亂轉。

  星星剛才就來了,特意在門口守著凌晨,聽到凌晨喊救命,它都差點沖進去,結果門是反鎖的,它沒辦法,只能在門口嗚嗚叫,希望主人沒事。

  八爺也是那個時候飛上來的,一直在叫囂著,星星懶得理它,趴在門邊,默默的聽著。

  凌晨喊救命都喊了七八次,狗子也準備沖進去好幾次了,一直都比較焦急,隔音效果很好的房間,它只能在門縫里聽到聲音。

  都喊救命了!

  得多嚴重?

  反嘴就給吳燁一口,不過吳燁反應快點,立馬就抓到它的下巴了,沒有被它咬到。

  嗚嗚嗚....敵視威脅的聲音從狗嘴里傳出來。

  “又要開始咬我了對吧?你是不是又開始不長記性了?”吳燁把它拎到一邊,準備好好和它講一下道理。

  不過狗子很倔強,一直不屈服,吳燁都和詫異它的表現。

  只好帶它去看了看凌晨,在床邊看著凌晨,又看了看吳燁,狗子就搞不清楚情況了。

  不是喊救命了?睡著了和掛了,它還是很清楚的,凌晨什么事都沒有,那她喊什么救命?

  對于這個指令,凌晨以前教它的就是危險。

  “走吧,出去!”吳燁抓著它的項圈,把它帶出臥室。

  狗子還在懵比狀態里,被吳燁帶到樓下,它都百思不得其解。

  八爺飛到吊籃上,看了看狗子:“那是jp!傻狗。”

  剛放好水壺的吳燁:“.....”

  嚴肅的看了看八爺,吳燁覺得要教會它什么叫做禍從口出,素質教育還是要繼續,不能讓它這么口無遮攔的。

  老丈人都差點被它罵自閉了。

  “閉嘴,你再說這個詞,我就把你關到籠子里。”吳燁說了一句。

  八爺想了想,還是不說話了,從窗口飛出去,不見了影蹤,星星就沒辦法離家出走了,只能縮在狗窩里。

  吳燁拿來狗繩,不過它只是看了一眼,最終,它又到了樓上的房間門口,在哪里趴著,守著凌晨。

  一如以前露營一樣,凌晨在帳篷里,它就在外面守夜,靜靜的守護著凌晨,吳燁要進屋它都呲牙。

  分不清大小王的狗子,還很固執,偏偏又是護主,吳燁都不好說什么。

  “那你守著吧!”吳燁把狗糧給它放在面前。

  注意到吳燁下樓了,星星吃了幾口狗糧,扒拉下門把手,打開房門,然后又推門關上。

  趴在地毯上,守著凌晨。

  打著呼嚕的凌晨,也不知道自己養的狗子如此的忠心耿耿,一直守在她邊上,就算是渴了都沒有離開。

  樓下的吳燁,剛拿著垃圾袋,準備出去丟垃圾。

  鬼鬼祟祟的,吳燁把帶著特殊氣息的垃圾袋,迅速丟在垃圾桶了,轉身的時候,吳燁就注意到田甜在他身后。

  不過只是簡單的打了個招呼,吳燁就離開了。

  田甜則是丟掉盒子,看著紅色的垃圾道,愣了許久,特別是清晰可見的幾個已經變形的攔精靈。

  小雪姐啊!終究還是變了啊!變成了吳燁的形狀了!

  一時之間,田甜有點感慨,感慨歲月不饒人,一轉眼都到了當媽的年紀了,一轉眼都到了要結婚的年紀了。

  回到家以后,看了看在做飯的張楚楠,田甜在門口問了一句:“需要我幫忙嗎?”

  張楚楠回頭看了看她,感覺她有點不對勁。

  想了想,他指了指臉回答道:“需要你幫忙點個贊,可以嗎?”

  田甜嬌嗔的給他一個白眼。

  木馬!

  起碼,老張不會有那么多套路,她還挺安心的,不會說自己是臉盲的男人,肯定沒有那么多套路。

  隔壁,吳燁還在翻冰箱,找了海鮮,又找了蔬菜,把面粉放到盆里,半個小時以后,吳燁看著第一個餃子,滿意的笑了笑。

  大唐公司里。

  馬東西看著攝像頭上的畫面,很有經驗的確定了還有多久才能裝修完成,畢竟已經監督了好幾家店的裝修,他已經可以做到心里有數了。

  想著幾個主管告訴他的情況,他在電腦上敲下一行字,然后才關上電腦。

  “情況穩定。”馬東西給吳燁回了一個消息,才坐在按摩椅上,開始放松起來。

  這兩天老板不在,說有急事要處理,大部分事情又落在了他的頭上,忙碌到現在,才算是忙完了。

  也不知道老板究竟有什么急事,兩天時間連個電話都沒有,他怎么也想不到,老板一頭砸進溫柔鄉里,根本沒有關心事業。

  也好在吳燁把很多事情都已經安排好了,馬東西才沒有那么為難,需要處理的都不是什么大問題。

  “老板明天也不知道回不回來。”閉著眼睛,馬東西喃喃自語:“再不回來,新的問題又來了。”

  有個很任性的老板,雖然工資拿的多,但是也讓打工人心累,老板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處理問題都是小心翼翼的。

  從一個店長到副總,馬東西付出的東西很多,回報就是家庭壓力總算沒有那么大了,他還希望公司發展越來越好,這樣他才更穩定。

  加班到深夜就是家常便飯,大家都在卷,拼命的卷,幾個經理,主管都在卷,馬東西夜里也挺大的。

  不過職場壓力,總好過生活壓力,生活一度壓得他喘不過氣來,卷就卷點,起碼生活生過得去。

  “新店計劃如果成功的話,老板就算是嶄露頭角了,公司的知名度也可以更進一步提高。”又捋了一邊計劃,對比現在的情況,馬東西才放心的坐著。

  很多連吳燁都沒擔心的事情,他也在操心,這次孤注一擲,他不想失敗。

  以后再也遇不到吳燁這種老板了,也不一定能拿這么多工資,與其混著,他更喜歡現在的工作。

  雖然特別累,雖然老加班,雖然事情多。

  但是錢到位,老板理解人,知人善用,機會多,大唐是一個蓬勃發展的平臺,馬東西的目標就是占據一席之地,不被迫下車。

  公司里,除了馬東西,最忙的就是人力資源,安妮因為這次計劃,到處挖人,做初步面試,好幾家店的管理,宣傳,廚師,領班,除了公司里晉升一部分,其他的都要找有經驗的人。

  半個月她忙的腳不沾地,做夢的時候都是在面試人。

  到今天為止,廚師算是已經招聘齊了,還有其他的崗位空缺還很大,馬東西一直在催她,好幾次把她催的不耐煩了。

  和催命似的。

  她不知道得加快進度嗎?又要質量,又要進度,還有效率,當她是神仙呢?她就是個普通的hr主管。

  辦公室里,還有七八個員工,都是她的手下,起碼招聘服務員這種事情,已經不需要她出馬了,包括學徒這種崗位,她們都能搞定。

  “要不是老板給的錢多,沙比才這樣賣命。”翻著資料,她拿著座機打電話出去。

  抱怨歸抱怨,事情還是要做的。

  她這個單身狗,現在唯一的動力就是好好賺錢,在魔都安家,然后找個老板那種小狼狗男朋友結婚。

  為了這個目標,她只能指望老板發財,發大財,財源滾滾,他們才有機會分杯羹,買房買車。

  砰砰砰!

  “進來!”安妮掛了電話,做好記錄,才抬頭喊了一句。

  推門進來的女生拿著一個文件夾,遞給她。

  “安妮姐,服務員,迎賓,還有學徒已經招齊了,培訓需要您這邊確定時間。”

  安妮接過文件,揉了揉鼻梁,伸出一只手晃了晃:“我知道了,你去忙你的吧!”

  有些疲憊的拿著手機,給其中一個主管發消息過去,然后才放下文件。

  拿著咖啡喝了一口,提神醒腦的苦味蔓延,她才呼了一口氣,繼續拿著文件工作。

  “老板要是不成功,就把老板揍一頓。”安妮嘟囔。

  大家這么努力,就指著老板這一把成功,才有升職加薪的機會。

  后廚里。

  培訓室。

  一個個廚房專用灶排列著,灶邊上是一排穿著干凈整潔的廚師,看著貼在頭上的單子,他們專心致志的炒著自己要炒的菜。

  帶著顏色不一樣的帽子,穿著顏色不一樣的衣服,在一群中年人里顯得很年輕的蕭富貴,時不時的糾錯,時不時的指出問題。

  每次培訓的時候,都會遇到刺頭,不過他自從在魔都廚房圈子出名以后,就很少遇到這種情況了。

  甚至很多人,都是因為他才慕名而來的,都知道這里能學到東西,而且待遇很好。

  “火太大了。”

  “芡粉多了!”

  “鹽多了,你怎么混進來的?”

  “那個大師傅叫你這樣做海參的?小當家嗎?”

  “能不能認真點,是不是以為進來了就不會被開,我告訴你們,沒有這回事,公司每個月都會考核,每道菜都有你們自己的專屬盤子編號,簡易卡就在客人手邊。”

  “新店提供了一大批工作崗位,如果手藝不到家,就練到合格。”

  一路訓著人,一邊糾正著做法,蕭富貴看著做好的菜,幾十個菜他還得一個個嘗一遍,又一遍。

  他必須要保證這些人,炒的菜合格了,才能放他們去新店里,不然是自己砸招牌。

  不是嚴格,這是他的責任。

  他是大唐的總廚,得對菜的味道負責任,得對吳燁的信任負責任。

  每一批廚師,哪怕是多么差人,都要達標了他才敢放人,幾家店里從來沒有因為味道的事情被客人鬧,就是他的功勞。

  嚴格不是什么壞事,是負責任。

  鈴鈴鈴,蕭富貴看了看電話號碼,想了想還是掛斷了,回了個工作正忙,就繼續投入道工作里。

  聽到了短信聲音,但是他沒有看,工作是工作,感情是感情,要分開才行。

  這次吳燁是大動作,他很清楚花錢不少,吳燁成天在公司,還不是因為他自己也壓力大,換成平時,早就跑了。

  這兩天沒有來,大概是在家休息。

  “注意力集中點!”蕭富貴喊了一聲。

  對于他這個年紀不大的總廚,后廚都很尊敬他,主要是蕭富貴廚藝確實吊打他們,同一個菜,蕭富貴做的就是比他們做的好吃。

  每天都要看剩菜自查的,剩的越多,越要大家找原因,蕭富貴有自己的管理方式,效果還很好。

  公司里,幾個主要負責人一直在緊鑼密鼓的努力,包括手底下的人,也在努力著,除了吳燁這個老板。

  明明是他自己的事業,卻捆綁了幾個努力的人才,他暫停的時候,人家還在推著他前進,凌晨是特別想要這種人才,就是找不到。

  都在為了公司的擴展大計劃努力的時候,吳燁還在家里包餃子。

  一直到餃子包好了,他才洗洗手,坐在吊籃里,看著衢雪發來的不動產消息。

  吳燁一直是未雨綢繆的人,新店擴張完成以后,還有第二輪,第三輪擴張,都需要不動產,而且他的資金是每天都在積累的。

  錢不花出去,就產生不了價值。

  還沒有弄好新店,吳燁就在物色更合適的店鋪了。

  看了很多,吳燁也沒有選到合適的,可見干媽的眼光多毒辣,給吳燁找的位置,都是他可以用的位置。

  “姜還是老的辣啊!”吳燁喃喃自語。

  一個月,吳燁總會去看看干媽,雖然大部分時間都是聽她吐槽姐姐,說她就是個敗家子等等。

  每次去的時候,回來的吳燁,總會多點小東西,要么就是手表,要么就是衣服,要么就是其他的飾品。

  整的吳燁都不敢經常去,總感覺是貪圖她的禮物似的,不去她又不樂意,會打電話問為什么沒有過去吃飯。

  有這么個有錢的干媽,凌晨經常取笑他,說他撿便宜還矯情。

  真實想法就是,吳燁并不想撿便宜,大概想象不到那種不要就真的生氣的場面,實在是沒辦法。

  霸道的很。

  江畔的性格就完全不是那種霸道的性格,反而特別的溫柔,也難怪干媽擔心她以后被人家欺負呢!

  “算算時間,這幾天又要去了。”吳燁拍了拍腦門。

  真的不想去,雖然車庫里的車很多,從一百年前的車,到去年的最新款都有,確實很吸引人,但是吳燁都不敢表現的喜歡什么。

  一旦有這種表情。

  干媽大手一揮:這個給我兒子!那個也給我兒子!

  吳燁很不好意思的。

  她太豪氣了,至今為止,吳燁感覺她送什么東西,就沒有眨眼睛,包括上次見面禮房子。

  就沒見過比她更豪氣的人。

  “哎,這次去,不去車庫,不去樓上看古董,不去看那些花花草草,也不去看那些浴缸里的魚,更不要地下室看那些藥材。”

  “就坐在沙發上陪她說說話吃點山珍海味就回來,減少她的虧損。”

  “真難啊!”

  和干媽相處,要注意的地方很多的,主要是她家里的好東西太多了。

  酒水,首飾,古董,汽車,花草,珠寶,書籍,各種大小機器,你能想到的,她哪里可能都有收藏的。

  人看到好東西的第一時間,是什么想法?

  都是占為己有。

  吳燁每次進門的時候,都要提醒自己,不要亂看,不要欣喜若狂。

  偏偏她經常喊吳燁去吃飯。

  苦惱!

  樓上臥室里。

  凌晨剛睡醒,看著毯子上的狗子,凌晨愣了好一會兒!

  “星星你怎么來了?”

  狗子站起來,看著她搖尾巴,汪汪兩聲,凌晨聽不懂,揉了揉它的狗頭,拿過手機看了看時間,已經大中午了。

  伸著懶腰,凌晨起床,順手把床單被套拆下來,抱著下樓,狗子在后面跟著她。

  “今天吃什么啊!肚子餓了。”凌晨把床單遞給他。

  吳燁放下手機。

  “餃子,我馬上煮,你洗個臉等一下!”吳燁回答。

  拿著東西丟到洗衣機里,煮了餃子,看著狼吞虎咽的凌晨,吳燁給她到了一杯水,沒幾秒就喝完了,又一杯,再一杯。

  看著她平坦的小肚子,吳燁很好奇水去了哪里?

  “你喝夠了沒有?”吳燁問她。

  搖搖頭,凌晨直接拿過水壺灌了幾口,才一口一個餃子,大概是餓了,吃的和餓死鬼似的,左右開弓,一口一個。

  又能吃,又能喝,還能睡,為什么不抗揍呢?

  “這個餃子好吃。”凌晨給他一個夸獎。

  吳燁只是時不時吃一個,大部分都被凌晨吃了,一直到一大盤子餃子清空,凌晨還說沒吃飽。

  又煮了一鍋,才把她喂飽了。

  吃完飯以后,凌晨就坐不住了和沙發上有釘子一樣似的,洗碗的吳燁都被她打擾了,她純純是搗亂一樣。

  沒聽說瓜沒了,會引起多動癥吧?

  他洗完碗出去的時候,凌晨丟給他兩個拳套,沖他挑眉,然后錘了一下自己戴著拳套的拳頭。

  吳燁看了看她:“你確定,我不會讓著你的,你最好考慮看看電視比較好。”

  她這個樣子,欠扁的很。

  吳燁怕自己收不住手,給她打疼了,到時候又是自己的事情,她再反手誣告一波。

  “不用你讓著我,打你三個!”凌晨偏偏頭,示意進場地。

  戴著拳套,吳燁錘了一下拳頭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和凌晨打拳了,上次還是好久之前了,當時吳燁裝的什么都不會,凌晨還是教練。

  后來,凌晨就發現不對勁兒了。

  “其實這種打拳,要去找個田,那種有泥漿的,那才有意思。”小時候吳燁就這樣玩過,當時才上小學。

  村里的小女生老是欺負人,而且什么時候都是一群一群的,吳燁就約她們打一架,就在水田里。

  當時的情況,大概是紂王都要規規矩矩遞煙的那種。

  反正很有意思,雖然大家回家都被爸媽打了一頓,但是屬于是記憶里為數不多的閃光點,記憶清晰得很。

  “成泥猴了都!”凌晨get不到這個點,只覺得吳燁想法天馬行空的。

  專門做的拳擊室,就是因為凌晨,不然吳燁想改成書房的,后來想想,還是做個拳擊室,不為別的,就為了凌晨不服氣的時候,可以八角籠PK。

  就像是今天。

  很明顯就是一直輸,不服氣唄!不然她干嘛沒事找事?那點小九九,吳燁早已看穿了!

  “確實不用我留守,我怕被人說家暴啊,那多冤枉。”吳燁拿著牙套說道。

  凌晨搖搖頭。

  趁著吳燁不注意,就開始偷襲了,絲毫不講武德。

  年輕人啊!

  吳燁把她的踢腿格擋下來,咬著牙套,試探性的給了一拳,凌晨很靈活的避開,墊著腳,閃避著,尋找機會。

  別的不說,凌晨打拳還是很認真的,把吳燁當對手一樣,尋思著怎么樣才能KO他。

  偶爾,吳燁也抗一拳,收著力氣打她兩拳,不過沒敢太大力,真要使勁兒給她一拳,吳燁怕跪著求她起來。

  凌晨的拳頭沒有那么重,她又是專門打肉多的地方,吳燁沒什么疼痛感,遺憾的是他不能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休息會兒?”看她一身汗,吳燁提議。

  “好!”

  吳燁:“.......”

  主要是她氣也出的差不多了,本來就是輸的太難看了而已,也不是什么大問題,揍了吳燁一頓,凌晨就發現他收著力。

  自己也不好意思多揍他了,雖然他皮糙肉厚的。

  “你說我做拳擊經紀公司怎么樣?”凌晨突發奇想。

  現在的工作,都不是自己很喜歡的,只是不得已要做,因為沒有人可以代替她來做這些。

  她還是更喜歡拳擊,如果不是家里不讓,她是想嘗試一下做拳擊手的,專業訓練一年半載就去打拳。

  現在肯定不行,太業余了。

  “又不是沒有錢,想做就做唄!成功了皆大歡喜,失敗了也沒什么。”坐在擂臺上,吳燁回答道。

  凌晨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沒有再說這個,這段時間都沒有可能性,事情太多了,分身乏術,而且做個新公司,只會更忙。

  都沒有時間陪吳燁,也沒有時間打架了。

  “再來一個小時的。”凌晨拍了拍地面,站起來,架著拳架子。

  爬起來的吳燁,繼續當陪練,一直到凌晨精疲力盡的,衣服都被汗水打濕完了,她才把拳套丟開,累的不行的坐在地上。

  看著沒有出多少汗的吳燁,凌晨很是羨慕他的體能。

  她哪怕是經常鍛煉,也趕不上吳燁的體能,以前不知道,現在凌晨很清楚了,體能優秀的離譜。

  坐在她旁邊,吳燁把手套丟開,躺在地上,頭就用凌晨的大腿當枕頭:“你這個小龍女,喜歡出汗就算了,還喜歡.....”

  一個大比篼。

  吳燁:“.......”

  “還喜歡打拳。”吳燁看著她:“你是不是太過分了?”

  凌晨點點頭,給自己一個小巴掌,然后口呼對不起:“滿意了不?”

  聽到吳燁說的和她猜的不一樣,凌晨立馬打個補丁,把吳燁的理由拒之門外。

  操作看的吳燁目瞪口呆,直呼學到了。

  “明天就要上班了,今天先說好,規矩一點,不然明天上班都無精打采的。”凌晨說了一句:“那么多人看著呢,注意到影響和形象。”

  吳燁答應下來,這是一個很正常的訴求,可以理解。

  大總裁嘛,要面子的!

  “那你要是一個月上班二十八天,我不是就只三天假期?”吳燁問了一個關鍵性的問題。

  她上班的時間可不是吳燁那種彈性時間,一旦忙起來,就像是她自己說的:不可開交。

  一個星期雙休,吳燁都嫌少。

  “這個問題很簡單啊,我什么時候習慣了,不會那么累,就好了。”凌晨提出解決方法。

  遠處的可能性說的頭頭是道,這段時間的情況是只字不提。

  吳燁看了她一眼:“現在,你別考慮那么多,短時間的話,你說的情況基本上不可能,最多給你足夠的隨眠時間。”

  凌晨:“.......”

  就不應該答應他,就應該在拖他一段時間,草率的做決定了,后果很嚴重。

  晚上是不得安生了。

  “行!”凌晨答應。

  總比早上還晨練要好,能得到足夠共識也就差不多了。

不能沒有,也不能太多,不能不考慮工作,也不能  顧著工作。

  “那行,今天先實驗一下,看你明天能不能起來。”吳燁建議。

  他明天也要上班,不過他不擔心那么多,辦公室睡一覺就好了。

  凌晨:“......”

  第二天的時候,凌晨還是又起得來,睡都睡不夠!根本就恢復不了體力,只感覺想睡懶覺。

  硬著頭皮去公司的,開會的時候,凌晨一直哈欠連天。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