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70 管鮑之交【下】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夜色降臨,城市里還是那么喧囂,還是那么熱鬧。

  關上門以后,把一切的聲音隔絕在門外,留下一片自己的小天地。

  夜燈朦朧。

  安靜的房間里,優秀的隔音把所有的聲音阻隔在房間里,不讓聲音跑出去一點點,呼吸就像是有臺階拾級而上一般,越發往上升高,變得厚重。

  龍蛇起陸,怒目沖天。

  氣息混雜,此起彼伏。

  一點點刻意的壓抑的,零星的單音節響起,就像是燃燒的火柴掉進干柴堆里,恰巧落在火絨上。

  又像是原本就燒的很旺的火堆里,突然倒進去汽油,讓原本就燃的猛烈的火焰再次升高。

  簡單的聲音,如同一個引子。

  血液流動加快,軀體有些不受控制,腦子里只回蕩著一個聲音:

  你們家門呢?開開門啊!

  吧唧嘴似的響聲,一直沒有停過。

  直到某一刻,清醒和理智的極限到了,腦子里就剩下簡單的想法,就剩下一個念頭,沒有其他的雜念。

  幾千年的時間,那些融化在骨子里的本能,開始逐漸往外冒,開始喧賓奪主,開始掌握主動權。

  入眼的,是下仙女下凡的樣子,偏偏還是一臉小魔女才有的表情。

  驚心動魄。

  美不勝收。

  凌晨閉著眼睛,大有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明白的意思。

  偶爾之間,又睜開眼睛,悄悄的看看吳燁。

  大眼睛里全是清晰可見的霧氣,臉若紅霞天上掛,又似三月桃花滿山,巍峨山巔向天齊,氣如蘭花撲面來。

  美滴很。

  越美越危險,越美越熬人。

  吳燁覺得自己就像是恐怖片里的行尸走肉,完全沒有其他的思維了,唯一的想法就是要吃肉。

  火焰山的火都沒有這么多,有的火焰是暖人,有的火焰完全是降智。

  “呼!”

  “呼!”

  明明就一動不動的,卻和跑了幾公里似的,心跳像是有自己的想法,推動著血液迅速流遍全身。

  過快的流動,讓人感覺熱的不行。

  “弟娃,你會不會一輩子對我好,一輩子不離開我?”突然,凌晨問了她一句話。

  最后的一絲絲清醒,凌晨想聽他的一句承諾。

  哪怕是做不到呢!

  吳燁愣了一下,然后重重的點點頭:“我保證!”

  不是為了敷衍她,吳燁才這樣說的,而是他的想法確實是這樣,也是這樣想的。

  愛情是大部分,愛是愛情里的一部分。

  不能為了詐開城門,就什么都騙,吳燁沒想過這樣做,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在他耳邊,凌晨悄悄的說了兩個字。

  很簡單的兩個字,吳燁卻感覺喉嚨都燒傷了,悶悶的答應了一句。

  就像是信號接收器,接受到了信號一樣,又像是站在千軍萬馬之前的大將軍,舉著利劍,往前揮下。

  吳燁就像是一個激動的老農民,踏上了一片肥沃的荒地,一起的,還有他的耕牛。

  這片土地,即將要承包下來了。

  大約和買了新車是一個感覺,特別的愛惜,特別的愛護,特別的小心翼翼。

  總是要先在車外檢查一下車漆,看看車漆的情況,然后再看看大燈,最后悄悄的彎下腰看看底盤,看看排氣。

  就這樣都已經激動的無以言表了。

  年少無知,不知開門見山,不得其門。

  “錯了!”

  “額?不是嗎?”

  “肯定不是啊!”凌晨很無語。

  吳燁居然迷路了,這就讓凌晨很無語了,沒想到還會迷路,那么大條路。

  “幫幫忙啊!”

  凌晨:“......”

  順手牽牛。

  有點路癡,沒想到會迷路。

  “沒錯了吧?”

  “嗯!”

  坐在駕駛室的吳燁,和所有新人車主一樣,都有說不出的激動,感受著車輛內部的裝飾,腳總是控制不住想踩油門。

  車子發動,是一臺十二缸的猛獸超跑,全球限量版,有些駕馭不住的感覺,輕輕地踩一下油門,迅速往前飚了一大截。

  慢慢的,總算是習慣了,可以放心大膽的踩油門,提速,感受駕駛樂趣。

  逐漸習慣,逐漸適應,逐漸接受。

  “你不要太溫柔啦。”

  被提醒了一句的吳燁,就直接把油門踩到油箱里了,飆到了五千轉。

  車速快速提起來,不過吳燁并不知道自己會暈車,還暈的很嚴重,一不注意,吳燁實在是控制不住,就吐了。

  大概就是個一分鐘!

  一分鐘!

  尷尬了!看著凌晨詫異的目光,大眼睛里仿佛寫滿了:就這?你也就只會吹啊!

  還以為…天賦異稟,結果天賦兌現不了。

  這個眼神,吳燁感覺羞愧難當,也有意料之外。

  他自己也沒有想到會這樣,不溫柔以后,神經都控制不住。

  再加上閾值太低了,吳燁直接暈車了,吐的昏天暗地的。

  吐完就好了。

  “所以說…沒了?”凌晨問道:“后續呢?也沒有了嗎?”

  吳燁:“......”

  后續還不知道。

  向來大家的計時標,準都是半個小時,一個小時的起步,動不動就是二十公分達標。

  吳燁現在,只做到了后一個,沒有做到前一個。

  準備了這么久,結果....就這樣,吳燁一度有些自我懷疑。

  “不知道為什么,完全扛不住。”吳燁回答:“你都不知道是什么感受,簡直無法控制靈魂。”

  不是他有計劃之內的情況了,原本的計劃不是這樣的,計劃有變。

  想象總是美好的,現實都是殘酷的,沒有大殺四方,沒有舉旗投降,也沒有丟盔棄甲。

  就像是曹操,怎么也想不到,幾十萬大軍會被被打得一干二凈。

  大生意,做了其實就像是沒有做一樣。

  凌晨倒是忍不住笑起來,雖然遺憾,但是并不覺得是什么大事情,吳燁屬于是還不習慣,一回生二回熟。

  以后就好了,很多人還一二三呢!

  “還不習慣,以后習慣就好了,這是網上醫生說的。”凌晨拍了拍他肩膀,把細汗擦掉。

  凌晨為了這個事情,特意去咨詢過情況,做了很多準備工作。

  吳燁點點頭,他倒不是不知道,就是覺得,這也太離譜了。

  有點沮喪了啊!

  收拾了一下心態。

  捅了人家一劍,劍還沒有拿出來,然后劍變了!

  無縫銜接。

  梅開二度。

  “哎?哎!你也太離譜了吧?”變化被感知到了以后,凌晨有些目瞪口呆的。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百科不是這么說的嗎?。

  結果…再未竭,活力滿滿,生龍活虎,氣沖牛斗。

  凡事就怕未知,過了未知這個階段以后,就不會那么小心翼翼了。

  全程高速,司機一點都不累,反而還精神抖擻。

  不只是累了,還淚了。

  “就睡了?”吳燁問她。

  凌晨微微點頭,然后把吳燁的手拿開,抱著枕頭。

  累絕不愛。

  “你收拾,我困了。”凌晨只是回答了一句,就不再搭理吳燁。

  不堪重負。

  傷花。

  “臥槽,就睡著了。”吳燁還準備說點什么來著,結果她都已經睡著了。

  確實是一回生二回熟,不止自己熟了,凌晨也熟了。

  歸根結底。

  吃掉了伊甸園的蘋果,亞當他們吃的那種同款蘋果。

  凌晨現在就是爛泥扶不上墻了,剛才就說腿酸,發抖,站不穩。

  真有那么離譜嗎?

  吳燁懶了好一會兒,才開始起來收拾東西,該放洗衣機的放洗衣機,該打包的打包。

  今天是沒辦法了,明天把要換的都得換了。今天之后,家里得常常換床單被罩,換毯子,洗毯子。

  收拾干凈,噴了香水。

  做完這些,吳燁才看了看凌晨,凌晨蓋著被子睡得正香,翻身的時候,還會皺眉,仿佛還能感覺到有些痛。

  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

  這是紀念品,凌晨要收起來的,吳燁看了看混了一點白的手帕,放在抽屜里。

  悄悄的揉了揉她的秀發,突然感覺一種責任壓在肩膀上,一轉眼,自己也是個大老爺們兒了。

  畢業了啊!辛苦校長了。

  感覺猛牛要出欄了,吳燁才收回手,凌晨都睡著了,他得控制住幾己,把剛放出來的惡魔關好。

  凌晨也是喊的兇,實際上就是個小趴菜。

  吳燁準備好了,她已經睡著了,吳燁白準備了。

  看著天花板,吳燁感覺完全沒有。睡意,根本睡不著。

  也不知道是不是苞后遺癥,總感覺躍躍牛試。

  “睡的真香。”吳燁看了看她,靠著枕頭,挨著她。

  白羊x2。

  柔無骨,溫如玉,暖如春,槍如龍。

  挪開自己的位置,吳燁感覺不能靠近她,一但靠近,就像是干草堆,根本控制不住火。

  轟,就燒起來了。

  拿著手機,吳燁把備用錄打開,在里面寫了不少話,記錄好今天的時間。

  第二天的時候。

  凌晨沒有起得來,她早上懶床了,吳燁上樓喊她吃早餐。

  凌晨還睡的正香,完全沒有想起來的意思,被吳燁吵的不耐煩了,凌晨還蒙著被子。

  “不起!今天就是說破大天,我也不起。”凌晨滾了幾圈,躲開吳燁。

  想了想,吳燁也不催她了,把鞋子蹬掉。

  “別啊,我馬上起來,今天是肯定不行了。”看到吳燁的行為,凌晨立馬坐起來。

  不抗揍啊!還沒消呢。

  吳燁穿上拖鞋,把衣服找給她,換好衣服以后,凌晨才站起來。

  “嘶!背我一下!”走是不可能走了,根本走不了。

  牲口!

  光顧著累睡著了,沒有上藥,現在走路都感覺不方便了。

  吳燁把她背起來,忍不住笑了笑。

  被他笑話了,凌晨拍了拍吳燁說道:“都是你,也不知道收著點。”

  吳燁可冤枉了。

  昨天睡覺之前,還給她上了藥,雖然上藥上了半個小時,那也是上藥了。

  要不然,她今天怕只能在被子里窩著,都沒機會出來看看。

  “我上藥了,你可別反咬一口,再說,這是必經之路,風雨過后才能見到彩虹。”吳燁回答道。

  帶著她下樓,小心的把她放在沙椅子上,才把碗筷遞給她。

  做了不少早餐,最要是為了給她補充一下營養。

  “我想喝水。”凌晨喊道。

  吳燁把水壺放在她面前,凌晨拿著杯子喝了好幾杯,才感覺自己喝夠了。

  吳燁:“……”

  等量關系?流失的都要補回來,缺的都要填上,昨天確實是潺潺。

  七八張神仙體驗卡,效果拉滿,毯子遭殃。

  “確實要補補水!”吳燁又給她盛了一碗湯,放在她面前:“多喝點,真正的老鱉湯。”

  早上的時候,吳燁去了趟菜市場,回來的時候,凌晨都不知道。弄好早餐以后,她都沒有醒過來,還在夢里徜徉。

  看了看湯,凌晨吃著小饅頭,看了看他:“今天買的?”

  吳燁點點頭。

  有點感動的凌晨,默默的喝了一碗湯,感覺內心暖烘烘的。

  女生總是感性,凡事考慮的方式和男生都不一樣,一些小事情就會感動,一些小事情又會生氣。

  要尋找一個感情進步最快的辦法,就是打一架。

  特別是以前沒有打過架的,帶著弟弟妹妹打一架,打架以后就是熟人了。

  互相了解優點,缺陷,長處,深淺等等。

  今天出不了門,吳燁也不準備去公司了,留在家里陪她。

  負傷不能打架沒事,吳燁也不是滿腦子打架的人。

  手機昨天一整天沒有開機,凌晨拿過手機,看著很多個未接電話,有些心累。

  大部分是公司那邊打過來的,坐在沙發上吃個水果,凌晨一個個打回去問情況。

  全部都打完了以后,看著凌宇大的電話,凌晨就不知道怎么辦了。

  索性,凌晨裝作看不到,悄悄的給自己找了個理由。

  吳燁還在廚房里忙活,試著走了兩步,凌晨發現也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痛。

  “現在才知道,顏潸潸說的是什么意思。”凌晨嘟囔著。

  群里就顏潸潸是個話嘮,白菜發言最少,顏潸潸和她們分享了很多的知識。

  那些奇奇怪怪的,臉紅心跳的知識,對凌晨幫助還不小。

  起碼,吳燁可能會迷路,她早有準備。

  這兩天要注意什么,她也很清楚,要用什么藥效果最好,她也知道。

  這些都是顏潸潸說的,她這個過來人,給的都是用得上的建議。

  特別是建議躺平,這個建議就很好。

  悄悄的去了一次衛生間,出來以后把藥放在盒子里,凌晨若無其事的逗著星星。

  星星鼻子動了動,然后就轉頭看了看廚房。凌晨今天,全是吳燁的氣息,它都感覺主人有點陌上一樣。

  好幾種混雜的氣息,凌晨自己不知道,星星很容易就發現了。

  有點春天的氣息。

  “你這是什么表情?”凌晨拍了拍它的狗頭。

  星星躲開,叼著狗繩過來,不過凌晨今天沒辦法帶它去遛彎了。

  她自己都沒辦法去溜,剛準備說話,電話又響了。

  拿著手機,看著老媽二字,凌晨想了想還是接了視頻電話。

  她在辦公室,凌晨看背景就知道了。

  同樣的,藍總裁也看了看凌晨的背景,就知道他們搬到公寓去了。

  “請假了?”藍總裁問她。

  凌晨點點頭,把狗繩丟到柜子上,沒有走動。

  “這段時間太累了,就回來休息兩天,事情都辦的差不多了。”凌晨回答了一句。

  好不容易,加班加點,勤勤懇懇的,把事情辦的差不多了,才有了兩天假期。

  下一步就是物色合適的人選,把公司的管理交出去一部分,交給公司高層來做。

  凌晨也學聰明了,把自己從工作里拉出來,才是最正確的辦法。

  不能和員工一樣,成天忙碌,效果是最差的,把合適的人放在合適的位置,讓他們創造最大的價值。

  “裝修的不錯,我看看臥室!”藍總裁說了一句。

  凌晨:“……”

  不是不敢給她看臥室,而是她不想走路,看著藍總裁逐漸疑惑的眼神,凌晨只好硬著頭皮點點頭。

  忍著刺疼,帶她看了一下裝修。

  “都是吳燁弄的,不過我還是挺喜歡這個風格的。”凌晨調整了一下攝像頭,走的呲牙咧嘴。

  不過藍總裁笑的意味深長,沒有看到凌晨,她看了看臥室凌亂的床單,干凈的垃圾桶,一包剩一點點的抽紙。

  多少有點猜測了,再加上凌晨昨天電話打不通,應該是關機了。

  “家務還是要做的,不能什么事情都讓吳燁做,你得體諒他。”藍總裁說的苦口婆心:“該收拾的幫忙收拾一下,別覺得和該你的一樣。”

  凌晨多少有點懶,這種懶是指生活上,要是讓她搭帳篷,砍柴生火的話,她勤快的很。

  吳燁在她身邊,藍總裁反而放心很多,現在這個情況來看,該發生的都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也發生了。

  沒什么好說的了。

  “我知道,我等會兒收拾。”凌晨嗅著空氣里的味道,有點臉紅不好意思。

  昨天實在是累的睡著了,還記得吳燁當時還是精神奕奕的,要是沒睡著,后果不堪設想。

  估計起不來只是小事情,這幾天都上不了班。

  “該注意的還是要注意一點啊!不要頭腦一熱,自己長點心。”藍總裁說道。

  裝的這么好,都會被發現?也看不出來什么啊?

  沒搞懂是什么地方暴露了情況,凌晨撓撓頭,有些摸不著頭腦。

  “放心吧!”凌晨只好模棱兩可的回答了一句。

  藍總裁從昨天打不通電話就知道不對勁兒了,看凌晨的臉色,就知道她有情況的。

  總之,這不是什么秘密,很容易看出來。

  閨女和婦女,區別還是很明顯的,哪怕是剛跨越這個進度,也有明顯的區別。

  “這幾天不要洗澡。”

  這話說的凌晨臉更紅了,顏潸潸也是這樣說的,這幾天不要洗澡。

  不過凌晨感覺有那么嚴重,也可能是她體質比顏潸潸好一些,時間不需要那么久。

  藍總裁也沒有多說其他的,說了幾句以后就掛電話了,留下凌晨一個人在臥室里發呆。

  這就被知道了,凌晨有些楞了,火眼金睛吧?

  收起手機,凌晨靠著床沿,想到樓下掛著的毯子,凌晨就感覺臉紅。

  也不知道為什么,顏潸潸說她都不會發飆的,但是她這里完全不一樣的情況,總是控制不住的潺潺。

  洗刷。

  試了試,試了試自己也能收拾,凌晨就準備換一下床單被罩,換下來洗洗,不然全是奇異的氣息。

  混合的奇怪氣息,滿屋子都能嗅到。

  打開窗戶,凌晨開始換床單,被罩可以吳燁來,她沒有那么熟練。

  剛準備開始弄,吳燁就上樓了。

  “放下,我來弄就行了,你歇著吧!”吳燁一邊說一邊就開始上手了:“休息就好好休息,跑來跑去的,不疼啊?”

  凌晨嘆氣。

  不疼才奇怪呢!要不是突然來個電話,她也不至于忍疼上樓。

  吳燁做家務,全是吳太太給他練出來的,包括做飯,洗衣服,換床單這些事情,就沒有吳燁完全不會的。

  吳太太總覺得他以后要自己出去安家的,總得什么都會一些,不然兩眼一抹黑,什么都不懂,要是有個賢惠的老婆還好,就怕他找不到那種。

  往上一大堆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人,吳太太是生怕吳燁端著雞湯就干了,最后連三觀都不對勁兒。

  靠天靠地,最后還是要靠自己,什么都會,起碼不會被媳婦兒嫌棄。

  理好床單被套,把昨天的東西放在一邊,準備等會拿下去洗。

  “真厲害啊!”凌晨夸獎了一句。

  “這算什么,昨天你又不是不知道,這個都是小意思。”吳燁故意逗她。

  反正最后認輸的是她,吳燁有點自信感滿滿的小驕傲。

  沒法說的感覺,就是驕傲。

  被吳燁背著,凌晨還在說:“對啊,威風啊,一分鐘嘛!”

  吳燁:“.......”

  那應該不算才對,那是情況不一樣,不是他一個人才這樣,很多人都這樣。

  “日子還長著呢,日復一日的過,你就知道你剛才說這話,會付出多么慘痛的代價了。”吳燁回答。

  嘻嘻笑了兩聲,凌晨完全不帶怕的。

  他強任他強,他橫任他橫,再過幾年,就知道誰是老大了。

  讓一步。

  時間轉眼到了晚上。

  兩人在家看電影,看綜藝,消耗了一下午的時間,美好的假期總是時間飛逝,轉瞬間就浪費了一整天。

  家都沒有出,困了就睡覺,睡醒了就,看電視,看綜藝等,消磨著時間。

  也不無聊,安靜的時光里,吳燁也喜歡那種淡淡的感覺,就像是慢慢的小日子,在一起就好。

  看著新換的床單,凌晨砸在被子里。

  “今天可是沒辦法了。”凌晨實話實說,現在帶傷,她不怕。

  吳燁看了看她,然后說道:“昨天不是走錯地方了嘛!”

  必不可能!

  吳燁也不多說,鉆進被子里,然后一陣窸窸窣窣,把衣服都丟在地毯上。

  凌晨:“.......”

  “今天沒可能啊!”

  瞥了她一眼,吳燁躺在枕頭上:“我就不能果睡?你想什么呢?就這么想我呢?狹隘。”

  狹隘.....換成是也會誤會的,狹隘個屁。

  放心的靠著吳燁,凌晨總感覺不習慣他這樣,吳燁一直都很少這樣睡覺,讓她感覺怪怪的。

  窸窸窣窣的,凌晨也把衣服丟了出去,這樣就感覺好多了。

  感情升溫過于熱烈,突然之間就升華了一下,兩人都沉浸在這種小甜蜜里。

  “別動手動腳啊!你是只管殺不管埋。”吳燁把她手拿開。

  對于只能看不能吃的東西,一定要敬而遠之,最后什么都得不到,反而搭進去情緒。

  所以吳燁第一時間就躲開了。

  碰一下怎么了?怎么了呀?

  至于這么大反應嗎?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就是個火源,點火難度對她來說,簡直不要太低。

  挨著碰著都不行,就算是在旁邊,吳燁都得拿著手機分散精力。

  “那不一定哦!不試試看怎么知道我埋不埋?”凌晨故意說道。

  吳燁迅速湊過來,眼里都是幾個字:真的假的!

  “您滾!”

  吳燁又滾回去,凌晨又喊他滾回來,吳燁不干,凌晨就窸窸窣窣鉆過去。

  “嘶!真不能靠這么近!”吳燁直呼苦惱,要是過幾天,他才不這么慣著凌晨。

  過幾天好像....親戚要來了。

  謝特!

  “沒事!”凌晨不怕。

  吳燁嘆氣。

  “你沒事,我有事啊!”抓著她的手,放好。

  凌晨:???

  這么快呀!

  指了指吳燁的頭:“你這人,不老實!”

  本來就是谷草堆,拿個火把點,不燃怎么可能?吳燁想轉身,結果被她抓住了弱點。

  “你就說你抗不抗揍吧!”吳燁問她。

  “試試!”

  這是誰的部將,竟如此勇猛,簡直愛煞了寡人。

  因為還有故障,吳燁都不敢加大油門,一直都是小油,結果車不同意啊!

  “墊子!”吳燁提醒了一下。

  然后又去衣柜里拿墊子出來,把該準備的都準備好了,吳燁才縮進被子里。

  二十分鐘以后,認輸聲音傳來。

  “我看看嚴重了沒!”

  “滾!”凌晨這次沒有累睡著,而是精神很好,還有精神捶吳燁:“收拾一下,我感覺力氣都跑完了。”

  就像是力氣被抽空了一樣,不想動,慵懶的很。

  勤勞的吳燁,又開始收拾東西,把昨天的事情又做了一遍,期間,吳燁看著滴水的毛毯,想著有沒有什么辦法可以一勞永逸?

  這也太麻煩了。

  雖然不怕麻煩,但是誰愿意這個時間起來收拾東西呢?

  “我媽好像知道了!”靠著吳燁,凌晨說了一句。

  吳燁:????

  千里眼?裝監控?

  怎么知道的?”吳燁問她:“應該發現不了什么吧?”

  家里都收拾過了,沒有留下什么痕跡之類的,她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發現,除非是凌晨暴露了什么。

  凌晨搖了搖頭,她也不知道。

  藍總裁知道了就知道了,她也沒有說什么,也沒有要求結婚以后才能怎么樣怎么樣的,唯一的要求就是注意安全。

  這種要求,誰做不到呢?

  “就是和你說一下,她就是提醒我,注意安全。”凌晨說道。

  藍總裁早就說過,結婚以后再讓她當外婆,不要提前給她這種好消息,平時的時候注意點就好了,不會有那種情況發生的。

  還有一年的時間,凌晨是留給自己的,好好當個騎士,結婚以后,就得考慮娃了。

  “注意安全!理解。”吳燁忍不住笑。

  吳太太的想法大概是和藍總裁恰恰相反的,巴不得早點抱孫子。

  最好是胡來,規規矩矩的,孫子都被攔住了。

  好在兩人都理智,冷靜,有計劃,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吳太太的想法暫時落空了。

  “休息,明天還能休息一天,我給你上藥!”吳燁說道。

  明明就沒有好,飛要試試,結果又嚴重了一點,好在吳燁都沒有堅持,半途而廢的,不然更嚴重。

  有沒有一種可能性,就是她更喜歡?

  “我自己來就行,你這個別有用心的狗男人。”凌晨從床頭柜拿過藥膏。

  吳燁沒有插手,也沒有插嘴。

  等她上藥以后,才拿著空空如也的水壺下樓,去把水滿上,拿到房間里,剛放下,凌晨就噸噸噸幾口。

  “哈!活了。”

  吳燁:“……”

  總感覺,她是東海龍王的閨女,小龍女,離不開水似的。

  “你是個小龍女吧?變條龍我看一下!”吳燁坐在她旁邊。

  凌晨:“.....”

  她都很疑惑,名字是獅子座,最后整的和雙魚座似的。

  “剛才不就是!一條龍!”

  吳燁:“.......”

  剛才是半條,不是一條,一條是完整的。

  凌晨拿著手機,打開一個電影,吳燁看著猩紅的文字,立馬就躲開了。

  媽耶,看恐怖片。

  這個奇怪的癖好,吳燁認識的所有人里都沒有,只有凌晨有這個癖好,看恐怖片的時候,還喜歡評頭論足。

  看了看吳燁,凌晨又換了個片子。

  聽到各種單音節以后,吳燁逐漸轉身,靠近她,看著手機上的畫面。

  凌晨把手放在被窩里,轉頭看了看吳燁:“你說要是先看恐怖片,再讓你看馬賽克,你是不是還能立定?”

  沒錯,才不到十秒的時間,吳燁就牛起來了。

  很吳燁的凌晨把手機關了,看著他,準備和他好好說道說道。

  吳燁:“.....”

  就關了?看就好好看啊,現在的人怎么總是半途而廢呢?一都不知道堅持的可貴。

  注意到凌晨的眼神,吳燁只好回答:“看這個,如果什么都沒有,總感覺對人家不尊重!”

  人家好歹也是老師,要尊重人家,這是美德。

  吳燁就是這種很有美德的人,可惜沒眼看到多少就被凌晨關了,兩個小時呢,才看十幾秒的鏡頭就沒了。

  尊重!

  他就是試探一下吳燁是什么反應,結果反應還挺大的。

  充分說明了一個問題,看恐怖片,完全不會影響他們打架,該是怎么樣還是怎么樣,完全沒有任何問題。

  起碼轉頭看教育片,效果立馬就出來了。

  “村里的篾匠都沒有你這么能編。”凌晨回答道。

  吳燁不甘示弱,她自己還是個小龍女呢!就污人清白。

  “人不能抵抗本能的,就像是你,還不是一樣,動不動就.....嗚嗚!”吳燁被她捂住嘴。

  掙開以后,吳燁指了指她的手:“你用牽牛的手,來捂我嘴,能不能做點人事。”

  這才注意到自己用的是那只手,剛好都在一邊,就順手了,凌晨只能表示道歉,然后哈哈笑。

  吳燁不說,她都想不到這個問題。

  “你們男生就是這樣,總是和對象說哦,但是自己呢,又否,雙標的很嘛。”凌晨給他一個白眼。

  吳燁:?

  哇,你這都知道啊!

  “關鍵時候就按頭,按完了又嫌棄。”凌晨補充了一句。

  吳燁:“.......”

  不知道是那個男同胞,把弱點都寫給對方哪里去了,這是在背叛陣營,全特么方便女生看了。

  什么都被知道,那還有什么秘密可言。

  “我們沒有那樣,不信你試試看,剛好鍛煉一下啊!”不懷好意的吳燁,建議了一句。

  凌晨:“.......”

  哎呦喂,算盤的叮當響啊!這是憋著壞呢!

  聽他這個意思,凌晨就聽出來了,他是什么想法。

  “兩個人在一起,總是逃不掉這些東西的,慢慢的你就會發現,其實沒有什么是不能接受的,只要是為了感情。”

  “不但可以有不一樣的體驗,還能促進感情,一舉兩得,好事成雙。”

  “你品,你細品!”

  吳燁試圖引導她往正確的道路上走,不過凌晨完全不領情,根本不相信他,而是她可沒有這種想法。

  那是不可能的,真要是有那一天,她倒立洗頭。

  勸不動她,吳燁就不再口花花了,遲早的事情,沒必要現在多說什么,一點點引導她就好了。

  “你變了,剛開始你都文質彬彬的,雖然痞帥,但是不是流氓,你現在就和個流氓似的。”凌晨說道。

  認識吳燁的時候,他可不是這樣的,后來才變得越來越放肆。

  一直到他翻山越嶺以后,越發不可收拾了。

  現在......壘完了。

  特么的,還在考慮其他的東西,臭不要臉的。

  “我再變成文質彬彬的時候,你就要后悔了你信不信?曾經一個小時放在我面前,我不光是沒有珍惜,還嫌棄,如果老天再給你一個機會,你會要求一輩子。”

  “我不是和你說過嘛,期望標準減少的時候,你只會希望維持在目前的標準,就像是工資。”

  “所以啊,小龍女,珍惜一下我吧!你會發現我說的其實是合情合理哦!”

  滾犢子吧!

  她沒法答應,嘴巴是用來吃飯的!

  如果一定要除了吃東西以外的一個選項,應該是說話。

  吞吞吐吐的,她做不到,都是直來直去的。

  “睡覺,再聽你說這個,我反手一個大比篼,回手就是一巴掌,我們那邊叫一耳屎,懂?”

  開個玩笑嘛,何必那么當著呢!真是的!

  不行就不行,又不會怎么樣,還威脅,他可不怕。

  “好的,媳婦兒晚安!我關燈了哦!”吳燁準備關燈。

  凌晨和那些害羞的人不一樣,從來不要求關燈什么的,可能是對自己很自信。

  反正臉紅的不行,都不關燈。

  “等我再喝口水。”凌晨拿著水壺又喝了好幾口:“哎,水土流失嚴重得很。”

  歸根結底,水土流失不完全他的問題。

  小龍女自己的責任更大,動不動就潺潺,不能怪牛啊,牛都變成水牛了。

  “明天晚點起來,不要喊我!”凌晨提前打招呼。

  答應了一句,吳燁看著天花板,考慮著明天要怎么過。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