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69 管鮑之交【上】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那些事情是值得人生里認真對待的?

  當然是都知道會經歷,但是還沒有經歷的事情了!

  因為知道,所以會期待,因為期待,所以會激動。

  凌晨有兩天假期,這兩天假期,她準備拿來做點有意義的事情,準備宅在家里。

  一個人宅在家里或許沒有什么意思,但是兩個人一起宅在家里,就很有意思了。

  畢竟,是個人都知道,打架比打游戲有意思。

  從高中開始就慢慢明白的東西,大學畢業這么多年了,才有機會實現。

  幸好男朋友找到了,沒有再單身幾年。

  “你先下來,先吃完飯,吃飽了再說。”吳燁手里還拿著鍋鏟,凌晨興高采烈的,完全沒有考慮會不會沾著油漬。

  聽到吳燁這么一說,凌晨才跳下來。

  看了一眼餐桌上的菜,有點驚喜的問他:“今天為什么做這么多菜?你知道我要放假了?”

  餐桌上,擺放了好幾個菜,兩個人根本吃不完。

  吳燁一般不會做那么多菜。

  “你猜!”吳燁回答。

  凌晨哭喪著臉,一臉的沮喪。

  猜的不錯的話,家里要來客人,不然怎么可能做這么多吃的。

  都準備吃飽喝足過二人世界的,她都沒有提前和吳燁說,就為了給他一個驚喜,也為了給自己一個驚喜。

  結果,被吳燁給了一個驚喜。

  “猜不到,誰知道來的是誰啊!不過今天我誰都不歡迎,能不能讓他不要來?”凌晨問道。

  好不容易才等到今天,多重要的日子啊!

  都和結婚,生娃一樣重要的日子,結果還有人來打擾,怎么就沒點眼力見呢,兩口子不要過日子啦!

  吳燁忍不住笑。

  剛準備說話就聽到敲門聲響起,吳燁指了指門口:“你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

  凌晨聽到敲門聲,就氣呼呼的去門口了,換了一個勉強的表情,凌晨把門打開。

  看著門口拎著幾個口袋的吳太太,凌晨:“......”

  好想問一句:婆婆為何到此?

  實在是這話說不出口,凌晨瞬間把勉強的表情換成熱情的笑容,甜甜的喊了一句:“阿姨,您怎么來了?會進屋!”

  立刻讓出一個位置,讓她進屋。

  吳太太提著幾個塑料袋,放在一邊的柜子上,換了鞋子,才說了一句:

  “吳燁爺爺奶奶寄了不少土特產,你們這段時間又忙,我就給你們送過來了。”

  一直喊吳燁回家,他一直說最近事情多,沒時間回去,凌晨也忙,吳太太就沒有催他們,老爺子寄了不少吃的。

  很多還是特意寄給凌晨的,老人家都疼孩子,特別是孫子女朋友這種關系,總想著也要給她準備點吃的。

  沒結婚之前,讓人家知道自己一家人的好。

  不只是老爺子是這樣,吳太太也是這樣,她對凌晨一直很挺好的,沒要求過什么,包括洗完做飯之類的,都沒有要求。

  吳燁和她怎么相處,那是吳燁和她自己的事情,他們不去干涉什么。

  “阿姨,您先坐會兒,先喝口水,馬上就吃飯了。”凌晨把水遞給她:“吳燁他沒和我說您要來,我最近都忙瘋了,剛好明天放天假,我還以為來的是誰。”

  凌晨撓撓頭,有點尷尬,剛才表情不好,吳太太肯定發現了。

  沒有介意,吳太太來之前,就知道吳燁沒有告訴她,而且她也知道凌晨最近確實是忙的昏天暗地的,吳燁都說過。

  好不容易有個二人世界,還被打擾了,郁悶肯定是有的,她可以理解。

  而且凌晨都坦白了,那就是道歉的意思了,吳太太倒是覺得她很有意思,換成其他的女孩子,還不一定會解釋什么。

  裝不知道就過去了。

  “我知道的,就是想著你還不容易休息一天,今天晚上過來,明天你們好安排,出去玩一下也行,最近累著了吧?”吳太太語氣溫柔。

  凌晨更不好意思了。

  婆婆是個講究人!

  什么都考慮到了,大晚上給他們送吃的,凌晨挽著她的手臂:“阿姨,您真好!”

  吳太太忍不住笑。

  她和凌晨相處到現在,還真沒有那么多隔閡啊,不習慣啊,凌晨也動不動就喜歡抱著她手臂,撒撒嬌什么的。

  一直都挺融洽的。

  “我媽就沒有問過我累不累,最近又是搬辦公室,又是公司重組,大大小小的事情忙不完一樣,好不容易到今天,才算是捋順了事情。”

  該忙的都忙活的差不多了,就剩下尾巴還要處理好,不然凌晨也沒辦法給自己放假。

  藍總裁把事情丟給她以后,就給了不少人,其他的什么都沒有管,她求助的時候,還讓她自己解決。

  說什么這點小事情都搞不定,以后怎么辦?把凌晨吐槽了半天。

  憋著一股勁兒,前幾天凌晨加班加點的工作,各種會議沒斷過,算是熬過了最難的時候。

  “那就好好休息兩天,看你最近憔悴的,工作重要,身體也重要。”揉了揉她的臉,吳太太明顯可以看出來,凌晨瘦了不少。

  原本剛好標準的身材,現在看著都感覺略瘦,最明顯的就是臉上,清瘦肉眼看。

  努努嘴,吳太太看了看廚房:“他是不是最近沒管好你,瘦了這么多?”

  凌晨立馬搖搖頭。

  她其實就瘦了幾斤而已,沒有那么嚴重,起碼她自己覺得沒有那么嚴重,前面沒瘦之前,可能看起來圓潤一些,現在也挺好的。

  以前她還覺得自己瘦點好呢,不過沒有瘦下來。

  “您可別亂猜,要不是吳燁,我怕是得瘦更多,吃的都是他在弄,您也知道我是個半吊子,做東西又不好吃。”

  “什么甲魚,雞湯,排骨,五花肉,換著花樣吃,和坐月子似的,嘻嘻。”

  解釋了一下,凌晨看吳太太表情松懈下來,才出了口氣。

  吳燁這段時間已經做得夠好了,可不能怪他什么,凌晨是在公司的時候,吃的少,偶爾甚至沒吃。

  //93281/《重生之搏浪大時代》

  吳燁打電話問她的時候,她就敷衍過去,說自己吃了,回來吳燁發現了又說她。

  后來,餐都是吳燁訂的,夏竹就負責拿。

  “那就行,后面就沒有那么忙了,記得多吃點肉補補回來。”吳太太說道。

  凌晨滿口答應,相當痛快,沒有遲疑。

  兩人說話的時候,吳燁剛從廚房端著湯出來。

  白色的石斑魚肉邊緣,還有紅色的石斑魚皮,奶白色的魚湯,漂浮著綠色的蔥花,帶著隔熱手套的吳燁,把魚放在餐桌上。

  看了看吳太太和凌晨,兩人聊得正起勁兒,時不時的發出笑聲。

  “吃飯了媽!”吳燁喊了一聲。

  “胡子拉碴的,也不知道收拾一下。”吳太太看了看他。

  吳燁:“……”

  都有女朋友了,收拾個啥?沒必要。

  轉身去廚房拿碗筷和米飯,吳太太和凌晨坐在椅子上,凌晨接過吳燁拿的碗筷,第一時間給吳太太盛好飯和魚湯。

  然后才是她和吳燁,坐在吳太太身邊,凌晨幫她夾菜。

  “累了一天了,你們趕緊吃,晚上在家里吃了過來的,就是陪著你們吃點。”吳太太喝著魚湯,說了一句。

  老吳做飯也是做不好,和凌晨一樣,不過凌晨是自己和她說的,知道自己是個半吊子水平,遲早要露餡。

  吳太太其實知道,但是她喜歡凌晨這種誠實,其實這并不傻,反而很聰明。

  說清楚了,以后連做飯都省了,裝的會,更麻煩。

  “廚藝有進步!”吳太太夸獎了吳燁一句。

  魚湯很好喝,比她燒的魚湯不逞多讓,吳燁有做廚子的天賦,她不知道,吳燁就是和燒魚的大師傅學的。

  還有其他的菜,都是吳燁找人學的,學個家常菜而已,一般廚師都會給他面子。

  沒事的時候,吳燁就去廚房學菜,現在很多菜,他能做的更好吃。

  “和后廚的師傅們學的,您愛喝回頭我回家給您做,忙的也差不多了,這幾天忙完了,我們就回去。”吳燁也是一段時間沒有回家了。

  前面是因為凌晨爸媽,后來確實是工作忙。

  喝著魚湯,吳太太點點頭,注意到凌晨嘴角的飯粒,吳太太給她一張紙,凌晨尷尬。

  “還好是自己家里。”凌晨回答。

  這個話,成功把吳太太逗笑了。

  看了看打通的房子,她進門就注意到了,面積大了太多,不注意都難,以前是小戶型,現在變成了大戶型。

  裝修的煥然一新的,很有家的感覺,小兩口日子過得有滋有味的,挺好的。

  看陽臺上掛的衣服,吊籃里的小被子,餐桌上的劃痕,家里的雜物就知道,他們并不是成天在外面吃,在外面住。

  一個房子有沒有家的感覺,是從細節上判斷的,吳太太一眼就能看出來。

  就是.....兩人還相敬如賓的。

  唯一的遺憾就是這個了,談戀愛這么久了,也不知道有個行動什么的,尋思啥呢?

  等流星雨呢?

  凌晨是什么情況,吳太太也是第一時間就發現了,不過也不好說,吳燁畢竟不是姑娘,當媽的沙漠都能說。

  老吳可不會和吳燁說什么,還讓她不要白操心。

  還等著抱孫子呢,前置條件都沒有達成還抱個啥?都不知道是猴年馬月的事情,吳太太覺得兒子太傻了。

  這么個千嬌百媚的女朋友哎!是不是其中有什么問題?

  “阿姨,吃菜啊,您這是碰到什么心事了?”注意到吳太太發呆了,凌晨在旁邊問了一句。

  回過神的吳太太搖搖頭,表示沒有什么。

  吳燁有點疑惑,不過被吳太太剜了一眼,吳燁更摸不著頭腦了,這是咋了?

  他最近除了沒有回家以外,好像沒有做什么事情才對,這表情是什么意思?吳燁搞不懂。

  怎么想也想不到,吳太太生氣是因為他久久沒有動靜。

  不爭氣!

  吃完飯的時候,吳燁主動把碗筷收拾了,凌晨則是給吳太太泡了果茶,坐著和她聊天說話。

  “你爸說,過年吳燁和你一起回去是吧?”吳太太問她。

  老吳和凌宇聯系比較多,上次就說道這個事情,凌宇覺得,他們怕是想結婚了,不過又沒有明著說。

  吳太太也不清楚他們到底怎么想的,準備問一下凌晨的想法。

  “對,準備過年帶他回去一趟,阿姨,我們考慮著,明年合適的話就準備結婚了。”凌晨回答。

  這是和吳燁商量好了的事情,明年合適的話就明年結婚了,凌晨想著,二十七歲之前生第一個寶寶。

  太晚了不好,不好懷,也不好安胎,而且風險很高。

  她不愿意冒險。

  吳太太:“.....”

  就這么一瞬間,把嘴里那句這么快吞回去。不就是想著吳燁可以早點結婚嗎?凌晨愿意,還有什么說的,這是好兒媳婦兒啊!

  急婆婆之所急,想婆婆之所想。

  “好啊!”吳太太開心的看了看她:“早點帶孩子,我們可以幫忙帶,你爸媽也可以幫忙帶,你們就負責生孩子,我們就是負責給你們帶孩子,不影響你們工作。”

  這是吳太太想要的生活,早上帶著孫子去遛彎,中午在家哄他睡午覺,晚上熬嬰,多好啊!

  她是不怕孩子鬧,也不怕孩子熬夜,更不怕麻煩,給她來一打都可以,她照顧的過來,早就想帶孩子的吳太太,不知道多期盼這一天。

  想結婚了啊,好啊!有覺悟啊!

  都不帶反對的,三金酒席什么的全部包了,想在哪里辦都可以,他們都沒有意見。

  “我也是您這個想法,孩子有人帶,我們可以放心的工作,就是得辛苦您了。”凌晨回答。

  吳太太擺擺手,一臉你這個想法就錯了的表情。

  帶孩子怎么會辛苦,完全沒有那回事,有個萌萌噠的小東西,日子都變得甜起來。

  “不會,完全不用考慮這個。”吳太太回答。

  請務必給我來個孫子或者孫女,拜托了!

  讓凌晨有種這種既視感。

  不過有了吳太太的承諾,凌晨放心了不少,很多老人家,其實不太想帶帶孩子,都把你帶大了,你還要我給你帶娃?

  寧愿做其他的,也不愿意帶孩子,就是小兩口自己帶著。

  凌晨和吳燁是運氣好,兩邊爸媽都愿意帶孩子,甚至巴不得他們加快進度,早點生,他們可以早點帶。

  吳太太還是很開心的,今天這趟來的很值得,起碼知道了明年自己可能就有兒媳婦了,后年就可以當奶奶了。

  孫子孫女都好,她沒有那種非要什么的想法。

  “又聊到孩子了?”吳燁從廚房出來,把圍裙掛在墻壁上:“這不是在努力嘛!”

  吳燁還以為吳太太和凌晨說孩子的事情了。

  看了看他,吳太太表情里毫不掩飾的帶著:你努力什么了?

  什么都沒有努力,要是真的努力了,就不至于人還是原封不動的。

  以為生孩子靠精神交匯呢?都不稀得吐槽他了,吳太太自顧自的和凌晨說話。

  “還是阿姨和你說的,他要是欺負你,你就告訴阿姨,我收拾他。”吳太太和凌晨說了一句:“特別是在家里,不能讓他懶著。”

  凌晨點點頭。

  不過吳燁并不懶,只是偶爾幾天什么活兒都不想干,大部分時間,凌晨還沒有動手,吳燁就把家里整理的干干凈凈的。

  至于欺負她,她現在是想欺負吳燁來的。

  要不是吳太太來了,凌晨感覺她都開始欺負吳燁了。

  完全不存在吳燁欺負她的可能,生活也好,還是其他的方面也好,凌晨都沒有擔心過。

  能告狀的吳燁不會做,能做的也告不了狀。

  “我沒有!您別給我頭上壓個五指山啊!”吳燁說道。

  吳太太看了看他:“別打擾我們說話。”

  吳燁:“.....”

  坐在他旁邊的凌晨,忍不住嘻嘻笑。

  一直覺得吳太太對吳燁比較兇,偶爾又特別溫柔,不過吳太太是凌晨堅實的靠山,經常凌晨都會說:小心我告訴你媽。

  縮在一邊,吳燁不參與他們討論結婚習俗的事情,默默的拿著手機刷朋友圈。

  半個月的時間,發生了很多事情,比如黃原兩口子克服了重重困難,搬到了吳燁他們這層的小公寓,就在田甜隔壁,

  洛白的傳媒公司,已經開起來了,主要就是做網絡帶貨直播,白菜是小股東。

  吳燁還開玩笑,不要步盯盯后塵,免得人財兩空,凈身出戶,被掃地出門難看。

  只是提醒他一句,洛白也不是不懂,人吧,先小人后君子也好。

  白菜是個好姑娘,但是白菜才二十多歲,他們這種談不上窮的家庭,也談不上特別有錢的家庭,內心深處,總是有一絲絲這個防備的。

  吳燁只是撕開了包裝而已。

  寧渠還在炒股,依舊日常反復橫跳,日常從大鱷嘴里找肉吃,日常的全身而退。

  其他的都好,只是苦顏潸潸久矣!

  吳燁自己,分店計劃依舊全力鋪開了,還在新裝修,最近都在做宣傳和籌備工作,就等做聯動了。

  距離成功只有幾步之遙,吳燁這半個月忙活,成果豐碩,積攢了很多的經驗,以后再開店,就有跡可循。

  吳太太和凌晨聊了很久,看了看時間,吳太太才離開,她大概是也也想不到,今天吳燁和凌晨還有重要的事情準備辦來著。

  許久不見凌晨和吳燁,就多聊了幾句,結果耽擱了不少時間。

  從家里的儲物柜里,凌晨拿了不少東西,裝了兩個口袋讓吳燁提著,里面都是茶葉化妝品等等。

  送吳太太到了樓下,凌晨把東西放在她副駕駛,然后才在車窗旁邊說道:“阿姨,晚上暗,開車注意點安全,到家了記得給我們發個信息。”

  聽著凌晨關心的話,吳太太開心的笑了笑,然后點點頭。

  吳燁站在凌晨身邊,看著登對的兩人,吳太太看了看吳燁:“把晨晨照顧好啊!”

  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吳燁讓她放心,自餓死了凌晨都不會餓死。

  和凌晨說了幾句話,吳太太開著她的瑪莎離開,一直到出了停車場,看不到以后,吳燁和凌晨才手拉著手,回家。

  凌晨拉著他的手,甩的老高,蹦跶著,心情好的不行。

  偶爾,凌晨覺得吳燁和小孩子似的,偶爾吳燁也覺得凌晨和小孩子似的。

  “你像個孩子似的。”吳燁忍不住笑,說了一句。

  凌晨回頭看了看他,手指敲了敲吳燁的腦門,然后才哼了一聲。

  “那你就犯法了!”凌晨把他手抓住:“你的事犯了,跟我們走一趟。”

  其實凌晨是個戲精來的。

  生活里,她總是喜歡扮演其他人,雖然學個四不像,但是她樂此不疲。

  能瞞過田甜,純粹是田甜很相信她,剩下的才是演技,相信過多,演技很少。

  一把把她扛起來,吳燁往前跑,又轉圈圈。

  “那我得防抗,你冤枉好人!”

  凌晨啊啊啊啊大喊,她不恐高,但是她很怕轉圈圈,特別是被吳燁抱著轉圈圈,很容易就暈了。

  把她放下來的時候,凌晨是天旋地轉的,完全分不清楚東南西北。

  和喝酒了似的,完全站不穩。

  “弟娃兒,扶一把!”凌晨大喊。

  站在他旁邊的吳燁才把她攬住,凌晨恢復了好一會兒,才完全清醒過來,砰砰砰就是給吳燁一頓老拳。

  出了氣以后,邁著女帝級別的大長腿往電梯門口走去。

  自從吳燁知道了她的弱點以后,吳燁就總是這樣,揪著弱點不放。

  就像是這個愛的魔力轉圈圈,凌晨就暈的不行,在臥室還好,還能倒在被子上,外面只有水泥板。

  進了電梯,吳燁看她站在電梯靠后的位置,吳燁站在她旁邊,尋找著機會,出其不意的木馬一口。

  凌晨:“......”

  看著躍躍欲試的吳燁,凌晨轉身看了看她,瞇著眼睛。

  悄悄地握著小拳拳,趁著吳燁不注意,給他一拳,吳燁瞬間彎腰,捂著肚子。

  “讓你欺負我,你信不信我給阿姨打電話,她馬上就掉頭回來收拾你?”凌晨又拍了拍他后腦勺。

  解氣了。

  吳燁揉了揉肚子,站起來,把她擠到電梯角落里。

  兩只手把她控制住,貼著她額頭問道:“還敢動手,看來得請家法才行了。”

  被咚住的凌晨有點不好意思,電梯里有攝像頭呢!

  木馬!

  “錯了沒有?”

  凌晨搖搖頭,死性不改,就不認錯。

  木馬!

  “知道錯了嗎?”

  凌晨咬咬嘴唇,搖搖頭,錯!那就錯上加錯吧!

  “唔.....”

  完了,站不穩了,可惡!力氣都被抽走了。

  “錯了錯了,電梯里有監控,能不能收斂點!”凌晨還是沒有吳燁臉皮厚,雖然沒有人在,但是有監控,被人看到了也不好。

  吳燁沒有松開手。

  看了看攝像頭:“那你說老公我錯了,我就松手。”

  凌晨:“.....”

  咬了吳燁肩膀一口,凌晨才說了一句,吳燁放開她以后,凌晨砰砰砰就是幾巴掌,完全記不住。

  看著電梯門打開,吳燁一把扛起她,出了電梯。

  電梯門關上之前,還能聽到拍手掌的聲音。

  公寓監控室。

  一個大叔看了看旁邊的年輕人,叼著煙的年輕人無奈的看了看大叔。

  “看吧,沒有女朋友就只能吃狗糧。”大叔一句話把年輕人心都扎穿了:“特別是你這種,還特么笑,搞不懂你為什么還敢笑。”

  “你單身,你驕傲,你給國家省塑料?”

  年輕人:“......”

  他確實是單身,單身有錯嗎?

  魔都這種地方,哪里能找到看得上他月薪六千五的女孩子?

  眼光不高都混高了。

  “叔,工作時間禁止閑聊工作以外的話題。”年輕人說道。

  沒有單身狗喜歡聊對象的話題,特別是關于你為什么沒有對象的話題。

  他也不例外。

  “工作時間不要叫叔,叫我組長。”中年人回答。

  年輕人:“......”

  看了看監控,沒有其他的情況,他嚼著檳榔,轉頭看了看中年人:“公寓里收到的投訴越來越多了。”

  “都是年輕人住,總不能讓人家不交流,不溝通,最多說一下不吶喊就行了。”中年人拿著保溫杯,喝了一口水。

  本來公寓里住的都是些年輕人,要不就是年輕夫妻,人家正是脾氣不好的年紀,動不動就喜歡動手動腳,喜歡打架。

  不足為奇。

  物業都不當回事,只要分貝不擾民就行了。

  “羨慕人家有對象,自己早點找一個啊,不行看看那個單身的女業主,能不能發展一下,少奮斗幾十年。”中年人建議道。

  年輕人:“.......”

  當這是h國呢,女總裁和小保安的故事都會發生。

  那是不可能的,他就沒有想過這種可能性,中彩票都更現實一點,就算是有,可能也是你不配和娃姓。

  何必呢!

  “叔,我給你買幾條好煙,你看看你們家燕子我有沒有戲!”

  “怕你追不到出租車。”

  年輕人:“.....”

  嘿,這小老頭還挺時髦的,還看電影。

  屏幕上,又從停車場進來一對年輕人,看電梯里沒有人,就在動手動腳的,動手動腳不夠,還斗嘴。

  年輕人嘆氣。

  “剛才哪兩個業主,看就是正經人,這個黃毛,一看就不是時髦正經人。”中年人努努嘴說道。

  兩人看著監控,時不時古怪的笑起來。

  很多職業,看著不起眼,但是能知道很多秘密。

  特別是那些完全不知道警惕和克制的人,往往在網上看到自己,還不知道怎么回事。

  樓上,吳燁家里。

  吳燁在衛生間洗漱。

  沙發上的凌晨豎起耳朵,聽著花灑的聲音,淅淅瀝瀝的水聲傳來,凌晨抱著一個枕頭,忍不住嘿嘿嘿笑。

  拿著手機看了看時間,凌晨把手機關機了。

  然后跑到樓上,把毯子放好,看了看旁邊的抽紙,只有一半了,從抽屜了拿出一包新的,放在床頭柜。

  從最下層的抽屜里,拿出一個盒子,把塑料紙撕開,然后打開數了數,又蓋上。

  想了半天,凌晨把拖鞋蹬掉,跪在枕頭邊上,推了一下床頭,發現穩穩當當的,才瞇著眼睛,臉紅且微笑。

  突然意識到什么似的,凌晨穿著拖鞋下樓,把八爺的米和水給它添上,然后又給星星把狗糧準備好。

  做好了這些,才坐回沙發上,聽著淅淅瀝瀝的水聲。

  衛生間里。

  吳燁覺得自己還是頭一次洗澡洗的這么認真,拿著浴花,上上下下洗了個干干凈凈,換成昨天,都是簡單的沖洗一下就完事了。

  擦了擦手,沒有一點污垢以后,吳燁才拿過沐浴露,再清洗一遍。

  看了看導水的牛,吳燁嘴角翹起。

  這一劍,二十年的功夫,也不知道你經不經得起!

  “等了好久終于等到今天,夢了.....”吳燁哼著小曲,洗了頭,又洗了頭,然后才拿著毛巾擦干凈水。

  擦了擦頭發,簡單的吹了了一下,拿著牙刷開始刷牙,選了一款清新的薄荷味牙膏,吳燁哼著歌,開始嘻唰唰。

  把唯一的一點胡茬剃干凈,吳燁摸了摸臉頰,牙膏新鮮出爐的大帥哥。

  沒有胡茬,吳燁看起來年輕不少,原本的風格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就像是突然變成了小狼狗一樣。

  “別說,奶兇奶兇的,嘿嘿嘿!”吳燁忍不住笑了笑。

  試問凌晨會不知道自己很帥?只是沒想到會這么帥!畢竟邋遢了好久了,要不然也不會胡須都長出來了。

  最近成天在公司里,吳燁只是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凌晨也忙,吳燁和她相處久了,越發沒有那么在意形象了。

  公司的管理還說吳燁換了個形象,更成熟了。

  其實就是懶得打理,他從來不是什么憂郁風,也不是什么大叔風,只是老婆忙,沒有監督而已。

  收拾妥當,出門就是腥風血雨的江湖了。

  吳燁出來的時候,凌晨眼睛一亮,好幾天都是一臉胡茬的樣子,干干凈凈的吳燁,看起來俊朗且有男子氣概,嗯,又帥又爺們兒。

  艾瑪,幸好是我家的。

  “小帥哥又變回來了,總算是沒感覺和婚后似的。”凌晨掐了掐他的臉。

  一身的沐浴露芳香都能感覺到,凌晨嗅了一下,咬著下唇挑了挑眉毛,格外的調皮和內涵。

  下手和游魚似的,吳燁覺得腹肌有點不習慣這種手法。

  “我去洗漱,等我啊!”凌晨拿著衣服就跑到衛生間去了。

  結果地滑,在門口差點滑倒。

  吳燁:“.....”

  有那么激動嗎?至于嗎?你比我還激動,我很沒有安全感的。

  總感覺自己才是那只羊,凌晨就和餓狼似的,完全沒有人家說的那種含羞帶怯不抬頭,面若桃花勝紅霞。

  她根本就沒有害羞。

  怕不是因為年齡的原因?畢竟不是那些二十出頭的小姑娘了,她都二十出一半了。

  吳燁只感覺自己像一片可口的,綠油油的嫩草,雖然這種感覺來的莫名其妙,但是他就是有這種感覺。

  “二十年的功夫,好像真不一定頂得住啊!”吳燁喃喃自語。

  看著吃東西的星星,還有八爺的鳥架,吳燁感慨她準備的充分,又看了看凌晨已經關機的手機,吳燁給吳太太回了個消息。

  把自己的手機也關機了,免得有電話來打擾了。

  丟下手機,吳燁去樓上看了看,凌晨早就把一切準備好了,充分的很,什么都考慮到了。

  吳燁:“.....”

  娘子,何故做此如狼似虎的姿態。

  就不能裝一下,給點成就感嗎?

  收回在打開的小盒子的視線,吳燁搖了一下大價錢定制的實木大床,上手搖了一下,紋絲不動的大床安安靜靜的。

  完全沒有一點聲響,又看了看位置,距離隔壁的墻還很遠,再加上床頭也不是靠著隔壁的方向,吳燁放心了。

  把自己砸在大床的彈簧床墊上,安靜的等著愛妃。

  “沒有女朋友的時候,什么都不想,成天就想著玩,現在有了女朋友,還是成天想著玩。”

  “玩勿喪志啊!”

  事業還是要做起來的。

  吳燁給了自己一個大比篼,這個事情還在想事業,你特么不應該想想事業線的問題嘛?

  尋思什么呢?

  研究研究各種推多好。

  以前被人家推一下,反手就是一巴掌,現在.....你推我試試看?

  滾了幾圈,吳燁哈哈笑。

  樓下。

  凌晨還在浴缸里泡著,剛準備出來。

  藍總裁給她取的小名是真的沒有取錯,白如雪,又似玉,如云無暇,如雪潔凈。

  無暇照人,光彩無雙,長發及腰,曲線分明,多則微微顯胖,少則微微顯瘦,不多一分,不少一分,宛如藝術品。

  好一個小仙子一般的姑娘。

  大約就是折壽都愿意娶回家的那種沉魚落雁,閉月羞花。

  少活二十年都行。

  美如畫。

  甩了一下頭發上的水珠,凌晨打開花灑沖了一下泡沫,注意并沒有多少的綠化,凌晨有點糾結。

  留不留?

  反正以后都有,今天不留了,留個好印象先,反正以后可以問,不喜歡就不留,喜歡再留。

  長頭發這個年紀可能很慢,但是卷發長得快。

  “剃!”拿過旁邊的剃須刀:“這是吳燁的剃須刀,我的好像在化妝包里!”

  拿著剃須刀看了看,凌晨又看了看門口:“他又不知道。”

  動手。

  幾分鐘后,凌晨才放下剃須刀,總算是明白了,吳燁為什么經常嘴唇偶爾有細微的小傷口。

  不過不礙事,反正都要受傷的,沒得跑了。

  把睡泡拿過來穿上,凌晨看了看頭發,拿著吹風機,開始吹頭發,看著鏡子里的可人,凌晨有點遺憾:

  “確實是瘦了一點,不過沒有阿姨說的那么嚴重,這樣也挺好的,不過還是稍微胖點比較好。”

  現在的身材就很標準,但是凌晨總覺得稍微胖那么一點點更好,特別是臉上多點肉就好了。

  今天累瘦下來了,自己感覺是沒有以前好看的。

  不過轉念一下,她最丑的時候,吳燁也沒有嫌棄過,每天早上起來的時候,都炸毛了,頭發還是吳燁梳的。

  洗漱完以后,素顏的凌晨,有種很天然的美。

  就像是安靜的曇花,幽幽自然,又仙氣飄飄,那種氣質,距離仙女就差一身廣袖流仙裙。

  藍總裁年輕的時候是個大美人,凌宇也是個大帥哥,不然藍總裁也不至于那么非他不嫁。

  偏偏兩人的基因還優化了一下,凌晨顏值更高了。

  “也不知道以后我的娃,會不會有他爹媽這個顏值哦!”凌晨想著以后,不知道那邊生幾個小可愛。

  大眼睛,可可愛愛的萌娃。

  “不管了,今天的事情,就是先迷倒我們家小狼狗!”凌晨對著鏡子嘿嘿嘿笑。

  凌晨吧,其他的都好,就是有點沙雕了,一個家里兩有個沙雕,以后家里可能有點鬧騰。

  兩只手放在脖子后,往外微微用力撇開,秀發散開,順腰而下,凌晨搖了搖頭,發浪翻涌,秀發宛如廣告效果一般的柔順。

  她的頭發,是真正的黑長直,模板那種。

  “嘿嘿嘿,弟娃兒,姐姐來了哦!”凌晨打開衛生間門,穿著拖鞋準備上樓。

  樓下的星星看了看她,總感覺她今天不一樣,有種很怪異的氣息一直在身上,就沒有消失過,現在反而越發濃郁了。

  凌晨把手放在嘴唇上:“安靜點,今天無論聽到什么,都安安靜靜的待在樓下,知道嗎?”

  星星縮回狗窩。

  它只是狗而已,注意到主人不對勁,就會提醒一下。

  不過為什么吳燁那家伙也有這種氣味?

  星星看著凌晨上樓,步伐雀躍,它都能感覺到主人很開心,而是開心的厲害。

  什么事情能那么開心?

  樓上,主臥門口。

  凌晨深吸了幾口空氣,揮著拳頭給自己打氣,然后拿著門把手按下,把門推開。

  吳燁就靠著床頭,聽到開門的聲音,把目光從手里的書上,轉移到她身上,一身粉紅色睡袍的凌晨,看的吳燁眼睛直直的。

  主要是腿有些顯眼了。

  蓮步輕移,凌晨走到吳燁邊上,看著吳燁手上的書:“這么晚還看書啊?”

  一只手搭在吳燁肩膀上,凌晨吐出一口好聞的氣息,吳燁感覺有點醉人。

“我是想看山看水,游山玩水的,這也沒有條件啊,總要分散一下  意力才行啊!”吳燁回答了一句。

  “這樣啊,不過游山玩水,家里也可以的!”凌晨口吐蓮花,就像是小惡魔一樣,差點沒給吳燁把心引出來。

  砰砰砰砰砰!

  心跳越發快起來,有點不受控制的跳動著,吳燁感覺血液就像是燃料一樣,燃燒起來,溫度迅速升高。

  氣沖牛斗。

  凌晨的目光,和他的目光撞到一起,就像是煙火在天空中炸開一般,炸出滿屋子的旖旎。

  ------題外話------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