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68 肘,進屋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吳燁開始啟動大計劃了。

  上次吳燁干媽送了他不少的物業,他計劃把其中幾家開起來,先湊夠十家酒樓,把大唐餐飲的規模擴大一倍。

  下半年,把大部分心思都要投入到這個事情上,如果成功的話,事業就算是邁出了一大步了。

  失敗的話.....必成功。

  沒有考慮過失敗的這種可能性。

  事業還是要做起來的,有了十家店,就可以源源不斷的產生復利,又能投入到新的分店上。

  先干到十個小目標。

  一家酒樓一年做一個億,十家也是十億了。

  零零散散一年二十億,還能開二十家店,下一個目標就是百億餐企。

  以后總得批量開店,這次吳燁也是試試水,贊一下經驗,失敗了也沒什么,大不了再來一次,所有的部門全部動員起來了,就為了這個大計劃。

  再加上,吳燁手里的資金,足夠盤活幾個分店。

  只是裝修,人力,工資,宣傳,手上的錢綽綽有余,拋開了房子的租金陳本以后,壓力小了很大一部分。

  又有錢,又有店鋪,人也大差不差的,還有開了好幾家店的經驗。

  這把梭哈,贏面很大。

  計劃開始以后,吳燁這個老板都忙的腳不沾地的,要從幾個億跨越到十幾個億,就像是一條鴻溝。

  這段時間,花了不少錢,吳燁引進了很多人才,就是為了保證自己的計劃能順利的進行下去。

  原本沒有準備這么急功近利,吳燁干媽的大手筆助力了不少,就有點想法了,不然吳燁還在一家家開,不可能同時開幾家酒樓。

  動不動一兩千平的酒樓,規模并不小,一個不注意就是血虧。

  他還是很謹慎的,一心穩健。

  大唐餐飲公司。

  總經理辦公室,吳燁把開店計劃書又看了一遍,然后才靠著椅子,揉了揉太陽穴,感覺累得很。

  一家家開店和同時開幾家店,區別太大了,亂七八糟的事情多的很,總算是可以理解凌晨這幾天為什么那么累了,比起來,吳燁這個情況都是小打小鬧的。

  “丈母娘真陰險啊!”吳燁感慨。

  藍總裁的任命書出來以后,公司的拆分重組計劃也出來了,直接弄一個新的泛娛樂集團公司,凌晨上任董事長。

  作為公司的總負責人,凌晨占集團公司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全權負責公司管理,運營,發展,經營。

  搖身一變,凌晨從漫客的負責人,變成了新集團的負責人,忙碌程度可想而知。

  千億大老板,真正的霸道女總裁,超級白富美。

  凌晨徹底忙起來了。

  媳婦兒這么強,吳燁多少有點受刺激,總感覺自己不太努力,不說跟上凌晨的步伐,那短時間不太可能。

  但是總要有進步吧,也不好大當個咸魚,這也是他突然之間決定,把分店開到十家的核心原因。

  男人的自尊心。

  雖然在千億凌老板面前,十億和五億區別不大。

  “屮!怎么這么多問題!”吳燁看著匯總上來的情況統計,各種大大小小的問題不少:“這才剛開始呢!”

  長出了一口氣,吳燁把精神投入到工作里,事情很多,他泡在公司幾天時間了,得把店開起來以后,吳燁才能輕松。

  現在的情況來看,并不是那么容易,光是問題都是一籮筐。

  當老板難,大老板也難,巨老板還是難。

  最近這幾天,凌晨忙,他也忙,回家都沒有做飯,都是在店里帶回去的。

  吃完飯以后,洗漱完了,就呼呼大睡了。

  不只是他是這樣,凌晨也是滿身的疲憊,有時候,還在和他說著話,就不知不覺睡著了,吃不胖的凌晨,這幾天時間還瘦了一斤。

  吳燁好不容易養起來的,結果又瘦回去了,她很難養胖點的,根本吃不胖。

  處理了不少工作,吳燁看著剩下的情況,一時半會解決不了,待到下班時間,吳燁提著食盒,開車離開。

  去接凌晨回家,她最近精神沒有那么充沛,休息也沒有休息好,滿腦子的都是工作,吳燁都沒敢讓她自己開車通勤,怕她開著開著睡著了。

  什么都沒有人重要,吳燁也忙,還得給她當司機、

  藍總裁一下丟給她不少公司,她自己輕松了一大截,就是苦了凌晨,這幾天忙的腳不沾地。

  不是問題就是會,不是做決定就是簽字,不是撥款就是工資。

  也是累的夠嗆。

  很淺顯的道理,當你輕松的時候,總有人在為你負重前行,這是凌晨這幾天的感受,無比真實。

  到了位置以后,沒等多久,凌晨坐上車,靠著椅子就準備瞇一會兒。

  今天吃飯都是在辦公室,剩下的時間就是各種工作。

  “弟娃兒,我有點累,先睡會兒,到了你叫我一聲!”

  凌晨說完打了個哈欠,把電腦丟在腳邊,把手機調成靜音,把空調調整了一下溫度,閉著眼睛迅速睡過去。

  吳燁看了看躺下就睡著的凌晨,有些心疼,他們被丈母娘算了一手,藍總裁效率太高了,沒給凌晨喘息的時間,就把事情丟給她了,讓她不得不接手。

  沒見凌晨這么辛苦過,晚上還要加班才能把工作都做完。

  吳燁輕輕地踩下剎車。

  為了不讓她被顛醒,吳燁一路開車開的小心翼翼的,到了停車場的時候,吳燁才把她喊醒。

  平時開十五分鐘,今天開半個小時,還被人吐槽開的慢。

  迷迷糊糊醒過來的凌晨,把身上吳燁的外套拿著,一只手揉了揉眼睛:“我們到家了?”

  感覺才剛睡著,就到了似的。

  點點頭,吳燁把濕紙巾遞給她,讓她洗洗臉清醒一下,才熄火下車,從后排把飯菜拿好,拉著她上樓。

  迷迷糊糊的,一路打著哈欠,凌晨一臉的沒睡好衰樣兒。

  “我不想吃東西了,我想睡覺。”凌晨看著吳燁拿著的吃的,感覺自己沒什么胃口。

  只想休息。

  吳燁搖搖頭,沒有同意:“不行,得吃點再睡,少吃點都好。”

  癟著嘴唇,凌晨搖了搖他肩膀。

  撒嬌也不行,吳燁沒有同意,凌晨不是晚上不吃東西,完全是累了不想吃,什么都不吃就休息,半夜會餓。

  “你好煩哦!”

  吳燁:“.....”

  煩就煩吧,煩也要吃東西再睡覺。

  指了指自己已經干澀迷糊的眼睛,凌晨說道:“你看,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突然有點埋怨丈母娘,要不是她,凌晨也不至于變成這樣的搬磚狂人,睡覺都睡不好。

  迅速回到家。

  擺好菜,凌晨就吃了幾口,喝了兩碗湯,吃了東西就休息了,她現在這種狀態,打架都沒有精力,直接是沾床就睡。

  平時還洗澡的,現在都是兩天洗一次。

  給她蓋好被子,吳燁默默地下樓收拾飯菜,把茶幾收拾干凈以后,才給八爺和星星弄吃的。

  關燈上樓。

  他都能聽到凌晨不大的呼嚕聲音。

  “祝丈母娘失眠幾天。”吳燁看著凌晨,喃喃自語。

  遠處的蜀州。

  凌宇家里。

  “啊切!”藍總裁打了個噴嚏。

  拿著手機,聽著工作報告情況,聽到凌晨那邊的情況反饋,她忍不住會心一笑,不能讓她成天琢磨吃喝玩,就是事情不夠多,一旦事情多了還得做,就沒有那么多想法了。

  累就對了,舒服是給死人的。

  守江山更難,當初她打江山的時候,哪一步不是走的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生怕片子投資失敗了血本無歸。

  體會一下當時她睡得比狗晚,起的比雞早的生活,這不是什么壞事。

  累點好啊!

  “一時間給她那么大的壓力,她扛得住嘛?”凌宇坐在旁邊問道。

  聽她打電話,都說凌晨最近有些疲憊,肯定是忙活的事情多了,需要做決策的事情也多了。

  幾個公司,一堆事兒。

  “那也比成天在家好,你想過沒有,她沒有事情做,你以為是好事?”藍總裁回答。

  忙的東西多了,就沒有時間只考慮情情愛愛了。

  “她要是努力一點,我也可以早點退休了。”藍總裁說道。

  她接手公司的時候,還是個草臺班子,要資金沒什么資金,要資源沒什么資源,凌晨現在起碼有基礎。

  經過她這么多年努力,情況已經好了很多。

  就算是虧點,也虧得起。

  “退休這種事情還言之過早。”吳燁回答了一句:“再說,公司的事情,你總得給她把把關。”

  這幾天凌晨都累的夠嗆,藍總裁這幾天頻繁打噴嚏,可想而知是什么情況?

  要說一點不埋怨怎么可能。

  “總要慢慢交給她的,再說了,我又不是不管,我就是想讓她忙點,讓她體會體會我以前的感受,忙的倒頭就睡是什么感覺。”藍總裁看了看他。

  她是好幾年都這樣,不是一天兩天,偶爾才能有假期,還是半天一天的,一直到公司小有規模,才多了一部分時間。

  雖然累,但是每次想起來都是值得的。

  “小吳也不知道能不能照顧好她。”

  “照顧不好孩子很有可能,照顧不好不好孩子他媽就不太現實了。”藍總裁說了一句。

  凌宇:“.....”

  第二天的一大早,凌晨就拉著吳燁去跑步去了。

  雖然工作很忙,但是還得鍛煉身體,不然精神都沒辦法保持住。

  “今天大大小小十幾個會,光是文件就是一籮筐,人還沒過來,工作通知卻先到了。”凌晨熱身的時候還在吐槽。

  得學學時間管理,放下一部分權利才行,提拔幾個工作能力強的助手,分擔工作,還是要把自己從大量的工作里解放出來,不然那有時間談戀愛?

  過了前面這段時間以后,就不會那么忙了,凌晨已經有了自己的計劃。

  “這段時間忙完以后,好好陪陪你。”凌晨說道。

  點點頭,吳燁答應下來。

  如果你有自己的圈子,自己的工作,自己的朋友,就不會一心只考慮戀愛。

  這是喂給很多已婚婦女的心靈雞湯,吳燁這種情況也合適干一碗。

  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也不是那種成天想沾著凌晨的人:“你忙你的,我這段時間也要開分店。”

  一邊跑著,一邊說著話,簡單的聊了幾句,凌晨開始認真的跑步,吳燁默默的跟著她。

  最開始還臉紅的凌晨,吳燁現在跑旁邊,她已經臉不紅心不跳了。

  根本沒有害羞這個情緒。

  都熟悉了。

  兩人跑了幾圈的時候,發現白菜拉著心不甘情不愿的洛白來了,被白菜拉著他,洛白沒辦法掙脫。

  “你倆也來跑步?”吳燁問了一句。

  白菜搖搖頭,指了指背上的布袋:“我是來練槍的,洛哥跑步。”

  洛白尬笑,點點頭。

  他根本就不想跑,吳燁還不了解他?就是白菜拉著他來,他沒辦法。

  洛白倒是喜歡日出,就是不愛晨練。

  “鍛煉鍛煉,你們還跑嗎?一起。”洛白問道。

  吳燁點點頭。

  洛白純粹是來湊人的,才跑一圈就在喘氣,第二圈跑完就直接不動了,說什么也不跑了。

  遠處,白菜手里一桿大槍,舞得虎虎生風,各種眼花繚亂的動作,大槍在她手里格外的聽話。

  吸引了旁邊不少大媽大爺圍觀,不少大爺口呼臥槽,這年輕人。

  吳燁和凌晨跑完了,兩人也在看,吳燁知道白菜會功夫,只是沒想到功夫這么深。

  和他練劍的水平差不多了,而且大槍的殺傷力更大,寸長寸強,大開大合。

  “你這身板,以后還是不要惹她生氣,不然順手給你捅個窟窿。”吳燁看了看旁邊的洛白。

  洛白倒是不怕,回答道:“誰還沒有個槍呢!”

  誰是捅主任還不一定呢!

  別看拿著大槍的白菜很猛,平時其實也不這樣,洛白根本不擔心這個。

  反而安全感滿滿。

  吳燁:“......”

  等白菜練完槍,洛白第一個鼓掌,大喊好,整的白菜臉紅得不行。

  收拾好東西,幾人離開運動場。

  “這段時間我被她脅迫了,必須要鍛煉,說我身體不行,她又沒有發言權。”洛白和吳燁落后她們一些,洛白還在吐槽。

  被說身體素質不行,總是有些憋屈的,白菜肯定不知道,他究竟多行!

  妄下定論。

  “你這情況,確實是得鍛煉了,跑兩圈都喘,以后容易死得快!”吳燁回答。

  洛白:“......”

  死得快,他倒是沒想過,吳燁這么一說,他倒是意識到這個問題了。

  以后先去給吳燁他們探路?“你也不想以后先走一步吧?”吳燁笑道。

  洛白:“......”

  這是什么鬼話?

  不過他倒是下定決心鍛煉了,多練練,多活兩娘,定個小目標,比吳燁后死。

  在早餐店吃了東西,就分道揚鑣了,洛白他們接了個大單,說到這個白菜都是笑的,根本控制不住開心。

  賺錢,和洛白,都是白菜的快樂源泉。

  把凌晨送到公司,吳燁就驅車離開了,今天還是去公司忙工作。

  中午的時候,吳燁在自家餐廳看到了一個熟悉的朋友,被帶到廚房去了,吳燁好奇的跟上去看了看,剛好看到人進辦公室。

  蕭富貴的對象居然是張亞男?吳燁就很詫異了,這個世界這么小的嗎?這都能湊到一塊去!

  “老板,主廚女朋友只是來看看他,不會耽擱工作的!”副廚還擔心吳燁誤會了,給他介紹了一下。

  吳燁指了指蕭富貴辦公室:“經常來?”

  他都不知道,張亞男會來店里,更不知道蕭富貴和她已經關系不一般了。

  要不是今天碰巧看到,吳燁覺得等他自己說,估計是猴年馬月了。

  “這幾天來的多,吃完飯就回離開。”副廚回答:“想著不占大堂的位置,總裁基本上都是叫她去辦公室。”

  蕭富貴和吳燁關系好,后廚都知道,說清楚,想來吳燁不會計較什么。

  看了看蕭富貴辦公室,吳燁才轉身離開,蕭富貴居然開始談戀愛了,這幾天春風滿面的,大概就是因為這個事情。

  吃瓜心思上來了,吳燁注意到張亞男半個小時左右才離開的,在門口的時候,兩人還擁抱了一下。

2k小說  嘖嘖!

  吳燁拍了個照片,發給凌晨。

  蕭富貴回來的時候,剛才一臉的喜悅全部收起來了,一本正經的安排著工作,看到樓上的吳燁,笑嘻嘻的盯著他。

  蕭富貴心里咯噔一下,被發現了?

  招招手,吳燁示意他上樓聊,硬著頭皮的蕭富貴,到了樓上,發現這個位置剛好可以看到剛才的他們。

  尬笑的撓撓頭,蕭富貴才說道:“剛交的女朋友,過來吃午飯,她們單位隔得不遠。”

  吳燁看了看他:“不用解釋那么多,我認識她,本來還想給你介紹的,結果你自己拿下了。”

  張亞男,蕭富貴,名字都挺搭的。

  蕭富貴:

  認識?這是他萬萬沒想到的,吳燁居然會認識張亞男。

  喜愛發散思維的蕭富貴,一瞬間想了很多可能性。

  “我媳婦兒是她閨蜜,上次還在我媳婦兒那里住過一天。”吳燁解釋了一下,免得他胡思亂想。

  恍然大悟,蕭富貴忍不住笑,緣分就是兜兜轉轉的東西。

  他當廚師的時候沒有找到女朋友,反而是簡直做摩托車司機,找到對象了。

  而且是個大美妞。

  長得很好看的女生,真沒有多少人追,而且,和開盲盒一樣,有可能開出很好的個性和脾氣。

  “我也沒想到你們認識,這兩天才剛確定關系,好歹是脫單了,這么多年單身狗生涯結束了。”蕭富貴說道。

  拍了拍他肩膀,吳燁豎起大拇指。

  他對張亞男的第一印象,就是性格大大咧咧像個男孩子,很直率,很積極陽光。

  “老爺子知道嗎?”吳燁看了看他。

  蕭富貴點點頭,第一時間就告訴老爺子了。

  他催蕭富貴找對象,催的太厲害了,現在知道有對象了,又改口問什么時候帶回去見個面,蕭富貴簡直不知道怎么說了。

  “最開始,他居然覺得我是在騙他,給他看照片他都不相信。”蕭富貴說起這個事情,自己都忍不住笑。

  老爺子問他哪里找到的網圖,拿個p圖就想忽悠他。

  根本不敢相信,蕭富貴突然之間找到女朋友這個事實,以為是逗他開心來的。

  “到時候給她個會員卡吧,你自己給就行,以后來店里,直接找個包間給人家。”吳燁回答:“想吃什么,你自己給她安排就行了。”

  也就是蕭富貴,其他人遇到這種情況,吳燁肯定不會這樣做,再加上張亞男也是凌晨閨蜜,怎么樣也算是個朋友,吳燁不能做的太小家子氣。

  蕭富貴點點頭,道謝。

  “最近計劃剛開始,你得多兼顧一下,忙完了給你放長假。”吳燁說道。

  “行!不會耽擱工作的。”

  蕭富貴離開以后,吳燁看了看凌晨發來的消息,好幾個問號。

  忍不住笑了笑,拿著手機和她發消息,不給她沒有回消息了,大概是又去忙去了。

  “就吃飯的時候才能聊幾句,哎!”

  晚上。

  凌晨躺在沙發上,吳燁給她按肩膀,按著按著,凌晨就睡著了。

  嘴角還有一絲絲口水。

  看的吳燁牙疼。

  持續了快一個星期,每天都是這樣,回家就睡覺,早起就鍛煉,白天不著家,晚上當酒店。

  倒不是埋怨凌晨工作多,吳燁是感覺丈母娘太陰險了,把他們坑了一手。

  聽著凌晨的鼾聲,吳燁坐在她旁邊,給她蓋了個毯子,等她睡熟了再把她抱在樓上去。

  餐桌上,其中一盒米飯只吃了幾口就沒有動,那是凌晨吃的。

  星星叼著飯盆過來,嗚嗚叫,吳燁做了個小聲的手勢,星星小聲的嗚嗚叫。

  給它弄好吃的,吳燁看著飛回來就準備喊大哥的八爺,把手指放在嘴邊,讓它不要吵。

  八爺把錢放到箱子里,看了看凌晨,又看了看吳燁:“嘿,這娘們兒!”

  吳燁:“......”

  八爺是不開口則罷,開口就是豬腳。

  給它弄好吃的,八爺熟練的跳上鳥架子,吃著米飯:“大哥,隔壁在玩游戲。”

  吳燁:?

  沒理解八爺的意思。

  “吃嘴巴。”

  吳燁:“.......”

  隔壁是田甜和張楚楠住,小情侶之間的小游戲,很正常。

  吃完東西,八爺就飛到陽臺上去了,鳥籠子里還有幾個小東西,八爺當爹了。

  不過它只是看看,并沒有那么熱衷,吳燁都愁這些小鳥怎么處理,準備一家送一只算了。

  賣是不可能的,賣不了幾塊錢。

  把凌晨抱上樓,悄悄的放下,她沒有醒過來,翻個身繼續睡,吳燁則是躺在她身邊,大概是下意識感覺到他了。

  “抱抱!”凌晨喃喃自語。

  無奈,只好攬著她。

  這是一段相當不習慣的日子,平時活蹦亂跳的凌晨變成了懶洋洋,吳燁連最基本的斗嘴都快沒了。

  凌晨更別提了,成天泡在公司,連朋友約她見面都沒時間,都拒絕了。

  也就是每天早上,醒來的時候,能說說話,聊聊天。

  吳燁是迷迷糊糊睡著的,也是迷迷糊糊打著噴嚏醒過來的,醒來的時候,凌晨正拿著頭發撓他癢癢,在他臉上亂畫。

  難怪感覺臉上癢癢。

  一把抓住她:“你倒是回來就睡,睡飽了,也不考慮我是不是睡好了。”

  嘻嘻笑,凌晨把頭靠在他胸膛上,聽著吳燁砰砰砰的心跳。

  吳燁輕輕地順著她的頭發,感受著片刻的溫馨和安靜,等會兒,又要去上班了,一整天都發不了幾個消息。

  “辛苦你了!”凌晨往上挪了一下,給他一個木馬。

  不過沒跑掉,木著木著就木了。

  收點利息回來,君子動口又動手的,好一會兒,吳燁看了看臉紅的凌晨,才忍不住笑起來。

  “你還得忙多久?”吳燁問她。

  這話也不是忙多久,其實就是多久有時間,有時間了就把沒有辦完的事情辦了,有空抽時間打個架。

  這幾天又不太好,剛好是最忙的時候,打架受傷了影響形象。

  畢竟是集團公司的老板了,管著幾千號人的凌總,要面子的,就是她不在意,吳燁也在意。

  “這個月忙完,應該就穩定了。”凌晨都不敢說有多少時間,只是說穩定了。

  總比這幾天好,什么都沒有穩定,事情多的一匹,累的和搬磚似的。

  等到穩定了,她多少就時間了。

  “到了起床時間沒有?”

  “還有十分鐘!”凌晨看了看手機。

  吳燁點點頭,把被子拉上,蓋住兩人:“再收點利息。”

  凌晨:“......”

  利滾利的,怕是還幾十年都還不完吧?

  被浪翻滾,仙音裊裊。

  十分鐘后,吳燁在衛生間洗了個澡,才出來拉著凌晨一起去跑步,吃好東西把她送到公司樓下。

  看著吳燁開車離開,凌晨才轉身回到辦公樓里,換上一副嚴肅的表情,坐電梯上樓。

  公司里,秘書夏竹早就在等她了,拿著一張表格,上面是凌晨今天的工作安排,除了一個個需要決策發熱問題,就是一個個會議。

  “新的辦公樓準備好了嗎?”凌晨一邊走一邊問。

  頗有點雷厲風行的樣子,其實她就是想早點把事情忙完,好輕松一點。

  這幾年多少養出來一些氣質,凌晨身上也有幾分藍總裁的那種凌厲。

  “準備好了!藍總已經提前確定好了。”夏竹流利的回答。

  凌晨一愣,然后若無其事的繼續走。

  “愿意過來的員工有多少?統計出來了么?人力資源部能不能短時間招聘到足夠的人手?填補空缺?”

  很多人都已經結婚了,定居在當地,不愿意來魔都,都是提出調換崗位,能過來的凌晨估計不會很多。

  崗位空出來,工作就沒人做,得提前準備好人手。

  “人力資源部還在統計!”

  “讓他們一個星期做好足夠工作,和趙元說。”凌晨想了想:“人給我提前準備好了,空的崗位,在一個星期內必須補上,沒有人就去給我挖。”

  “再讓人力資源那邊做個出差問詢,能來一個月也行。”凌晨想到一個辦法。

  不愿意過來工作沒問題,出差總可以吧?

  也有個工作交接,大不了她準備個宿舍就行了,宿舍本來也有的。

  “好的!”夏竹記下來。

  “通知其他公司的部門負責人,還有兩天時間,必須到魔都,都指望我安排,我又不會分身術。”凌晨看了看夏竹:“集團的手續還要多久?”

  夏竹沒有考慮,立馬回答道:“已經辦好了,今天就可以送到,商標專利的變更也在進行,不過會慢一些,不影響我們使用。”

  看了看夏竹的黑眼圈,凌晨嘆氣。

  凌晨這幾天辛苦,夏竹也沒有好到哪里去,包括人力資源,后勤都在加班加點的工作。

  公司要搬辦公地址,不然面積不夠,很麻煩的。

  “今天是不是也有很多會議?”凌晨問道。

  夏竹點點頭:“主要是業務會議,還有新集團的崗位安排,以及薪資制度的調整,七八個會議是有的。”

  “您中午想吃什么?”

  凌晨開完會,吃飯都是她在訂餐,夏竹要提前問一下。

  “和昨天一樣就行!”凌晨回答。

  還有不少文件也等著她去處理,她對吃什么已經沒有什么要求了,能填飽肚子就行了。

  “其他沒有什么事情了吧?”

  夏竹回答:“暫時有了。”

  凌晨:“......”

  回到辦公室,凌晨就開始奮筆疾書,扎在文件堆里不起來了。

  等到夏竹喊她開會的時候,凌晨喝了口水,拿著一個筆記本就出去了。

  會議室里,除了幾個人,就是一個大屏幕,上面十多個格子,每個格子都是一個公司部門負責人。

  聽著他們叨叨個沒完,凌晨看了看會議內容,臉色越來越不耐煩,以前就覺得公司的管理制度有問題,機制臃腫,凌晨還反饋了不是一次兩次。

  “一推二推三,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公司請你們回來就是找問題是不是?”

  “能不能干了,不能干把位置讓給其他人!就這么點小事情,都要開個會。”

  “我說一下我的安排,把今天的事情全部解決了再說。”

  凌晨現在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直接把幾個會議當成一個會議開了,順便說了一下她的安排,把任務安排下去。

  能解決問題就解決問題,解決不了問題,就解決出問題的人。

  誰能力強,就坐重要崗位的負責人,能力不夠就退位讓賢。

  精簡一批人,強補一批人,再找幾個能力強的子公司負責人,她就可以把自己解放出來了。

  “工作就是這些,執行要跟上,這幾天把事情辦完。”凌晨看了看他們:“還有沒有什么問題?沒有就散會!”

  沒有什么問題了,就算是有一點點問題,也準備總結回去解決,而不是在會議桌上。

  凌晨定下來的時間,是半個月內,公司要搬過去,要開始統一辦公。

  時間很緊,難題都丟給部門負責人了,后勤和人力資源配合他們,這就是凌晨選擇的方式,行就行,不行就別干。

  沒那么多實際磨磨唧唧,直接處理問題,簡單粗暴的解決問題,解決不了,那就換個人來解決。

  開了幾個小時會,凌晨回到辦公室,看著一大堆文件,就感覺心累。

  每一家公司的文件都分開放的,凌晨看著很多副總就可以做決定的問題,咬了咬銀牙,簡直是在給他增加工作量。

  拿著手機,凌晨給夏竹發了個語言:“以后文件篩選一下,那些副總都能搞定的問題,就不要送過來了。”

  夏竹回答了解了。

  忙碌了一整天的凌晨,揉著太陽穴,慢悠悠的離開公司,一臉的疲憊姿態,坐在吳燁的副駕駛上,凌晨看了看他:“弟娃兒,找個水匯去按按。”

  吳燁:“......”

  “我也會啊!回家去我給你按一樣的。”吳燁回答。

  他不想去水匯了,上次就被老丈人蓋了一口黑鍋,他就有點不太喜歡水匯,雖然水匯沒什么錯。

  不愛去了。

  凌晨扭了扭脖子,轉頭看了看他:“我是需要專業的按摩師,不是你這種半桶水,泡泡澡,按按也能輕松點。”

  主要是疲憊,想去一下。

  她都這樣要求了,吳燁只好答應,導航找了個水匯,帶著凌晨一起去。

  誓言總是不值錢的,吳燁總在推翻他的誓言,就像是說不喝酒一樣,沒有成功,足浴也是一樣,沒有成功。

  泡藥浴,按摩,一套下來,凌晨感覺輕松不少。

  “效果還是很好的!”她覺得很好。

  吳燁撇撇嘴,他就沒有感覺到有什么效果,就像是洗了個澡一樣,要說多大的區別,就是又技師和沒有技師的區別了。

  “有效果就行,回家吧!”吳燁把汽車解鎖。

  凌晨坐在副駕駛,把腳收起來,看和窗外的霓虹燈發呆。

  今天總算是輕松了不少,主要是還是她自己把會議內容糅合了不少,不然開會都得開到天黑,凌晨都搞不懂他們為什么那么喜歡開會。

  問題解決不了開會,沒錢了開會,項目要不要做要開會,動不動就開會,不知道她多累嗎?

  “今天我把公司那群酒囊飯袋說了一頓,辦啥啥不行,推脫第一名。”凌晨吐槽。

  事情沒有辦好多少件,話說的一個比一個好聽,又不想多干工作,又不想失去工作,混著就混著。

  不來個清理,凌晨覺得新公司站不穩腳跟。

  “找幾個得力干將,你就輕松很多了。”吳燁說道。

  他要是有幾個馬東西那種人,事業早就起飛了,何必等到現在才苦哈哈的開店,就是那種人才難得找,而且還得人品很好。

  人才很多,德才兼備的人才是最頂級的,也是最少最難找的。

  “那哪么容易啊!這種誰不是當個寶貝疙瘩,就和你那個馬經理是一樣的!”凌晨回答了一句。

  現在大概是都在做人才儲備,以求面對更嚴峻的市場情況。

  他們也挖人,也做儲備,就是效果不怎么樣,后來藍總裁就縮減了,看不到效果,還想老娘花錢,不可能。

  而且,她已經覺得人夠用就行了,多了浪費。

  驅車到家,凌晨還精神充沛的,吳燁帶著她在樓下逛了一下,都是些小商販,各種各樣的小玩意,各種各樣的小吃。

  吳燁在邊緣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拉著凌晨走過去,站在攤位前面,看著眼前的中年人:“大叔,又見面了!”

  上次那個測字的大叔,吳燁找了他好久,一直沒見他再來,吳燁還覺得是緣分已盡,沒想到又遇到了。

  凌晨則是好奇的看了看吳燁,吳燁表現的很尊重,讓她不由得看了看平平無奇的中年人。

  伸手指了指凳子,大叔笑了笑:“緣分到了,就見到了。”

  上次見吳燁,他命里財源滾滾,這次見吳燁,她身邊的女孩子財源滾滾,真的離譜。

  兩個冒金光的年輕人站在他面前,晃眼的很啊!

  “這次想測什么?”大叔把紙和筆放在桌子上。

  吳燁看了看凌晨:“姻緣。”

  寫了個遠子遞給他,大叔也沒多看,只是回答了一句:“遠在天邊,近在眼前,你這都沒什么測的。”

  凌晨展顏一笑。

  不管是不是真的,凌晨感覺這話是她喜歡聽的,遠在天邊近在眼前,不就是她嗎?

  這話值兩百。

  凌晨則是寫了個家字遞給他:“大叔幫我看看事業。”

  摸了摸胡子,看了看凌晨。

  “你小子真有福氣。”他先和吳燁說了一句,然后才看了看凌晨:“家財嘛,多了點,多了一點,穩定是很穩定的,多也多不到那里去,分叉多,事業就多,不過累點而已。”

  “挺好的,郎才女貌,家財萬貫,事業順遂,闔家幸福。”

  吳燁和凌晨對視一眼,笑起來。

  想了想,吳燁問道:“大叔,能算孩子嗎?”

  突發奇想的,吳燁問了一句。

  不過他搖搖頭,把紙和筆收起來,

  “給人生留點驚喜,不要什么都知道了,測字啊,其實沒有那么神。”大叔說道。

  人就是這樣,因為不知道未來,就瘋狂的想知道未來。

  吳燁愣了一下,點點頭,拿出幾百塊錢的現金放在他面前:“謝謝您了。�

  知道他和其他的江湖騙子不一樣,吳燁還是很尊重他的,上次就看出他的變化了,吳燁相信一般人看不出來的。

  離開以后,凌晨才看了看吳燁,欲言又止。

  “覺得我被騙了?”

  凌晨點點頭,她一直就沒有相信,換成她,都能胡扯出不少。

  吳燁只是笑了笑,信不信其實不重要,就當消遣了:“給你買個冰糖葫蘆。”

  凌晨:“.....”

  轉眼間,凌晨又笑了,因為吳燁戴著個熊臉面具,在哪里扮熊二逗她。

  “媳婦兒,光頭強又來砍樹呢!”

  “哈哈哈,傻得很!”凌晨也拿了一個面具:“我要吃了你!”

  賣面具的攤主:“......”

  這么大人了,幼稚....掃這里!客人!

  看和兩人拿著面具離開,攤主笑了笑,他們真幸福,笑的那么開心。

  日子這樣過著,很快又很慢。

  不累就一起逛一下,累了的時間,回家就睡著了,她負責賺錢,吳燁負責養她,不知不覺,時間過去了半個月。

  這天,凌晨回家的時候,吳燁拿著鍋鏟剛打開門,凌晨就跳到了她身上:“老娘終于忙完了,休息兩天,這兩天你別想出門了。”

  凌晨開心的挑眉,一副來打我啊的模樣。

  吳燁:“......”

  肘,進屋!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