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67 叫爸爸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凌宇夫妻離開了魔都,一大早就離開了。

  吳燁開車送他們到的機場,凌晨和他看著飛機起飛,一直到看不見飛機的影子以后,凌晨才收回目光。

  看著有些眼淚花的凌晨,吳燁用拇指幫她擦了擦眼淚,多少有些傷感,給了他一個勉強的笑容。

  “想回去就和我說一聲,我們隨時回去,說真的,我還想試試看在后院釣魚的感覺。”吳燁笑著說道。

  點點頭,凌晨答應一聲。

  知道她心情不好,吳燁也沒有逗她,家人終究是家人,其他人代替不了的,離開總會有傷心。

  凌晨雖然總是和藍總裁吵吵鬧鬧的,也會和凌宇拌嘴說幾句,但是那是他們的相處方式。

  就像是老吳老喜歡和他講那些大道理,吳太太總是吐槽他這里不好,哪里不好。

  “以前總覺得離開他們遠一點會很自由,沒有人管那么多,也沒有說嘮嘮叨叨。”

  “后來才發現,開始在離開的時候難過,開始看著他們多了白頭發難過,也開始因為打電話難過。”

  “越來越不習慣離別,每次都會。很傷心。”

  凌晨靜靜的說,吳燁靜靜的聽,他爸媽就在魔都,吳燁沒有體驗過這種感覺。

  但是他不希望凌晨難過。

  “以前送我離開的時候,他們都只是揮揮手,后來,我見到了他們哭,那時候只感覺心疼,難過。”

  “有時候想想,雖然陪著他們會吵吵鬧鬧不喜歡,但是離開他們的清靜更不習慣。”

  默默的把紙巾遞給她,吳燁揉了揉她的頭發。還有自己呢,起碼不會讓她孤零零的一個人。

  “別把我當孩子似的!”凌晨把他手拍開。

  吳燁總是喜歡揉她頭發,也不知道是什么癖好。

  安慰小孩子才這樣,大人那是揉揉頭發就可以安慰的?

  吳燁笑了笑:“孩兒他媽,不難過了啊!老公哄哄你!”

  凌晨:“……”

  習慣性的給他一個白眼以后,凌晨才在鏡子里看了看自己,眼睛有點紅,梨花帶雨的。

  一些女生哭完以后,會覺得嬌柔美麗,一些女生哭完以后,會流鼻涕。

  凌晨是前一種,嬌柔美麗,梨花帶雨,我見猶憐那種。

  美的過分,本來就很不公平,很多隨意的,很正常的情況,都比刻意的好看。

  “愛妃別哭了,結婚以后我們就住丈母娘他們隔壁,想回娘家隨時回去。”

  “人家一年回娘家去一次,你可以一個星期回娘家去十五次,冰箱都給他們薅干凈。”

  “吃肉我們就去蹭,孩子沒有奶粉我們也去蹭,買好東西了我們也去蹭。”

  “最后他們肯定關著門不讓你進去。”

  吳燁逗她開心,凌晨忍不住笑出來,小畫面都是喜感。

  真要是這樣住的很近,到時過年都可以一起過了。

  孩子沒有奶粉就丟給外公外婆,孩子哭鬧也丟給外公外婆,孩子上幼兒園都有人接送。

  “一不注意,他們都開始變老了。”凌晨嘆氣。

  她的年齡增長,父母的年齡也在增長,逐漸的,父母年級都大了。

  凌宇已經有白頭發了,只是染過,看不出來,老吳也禿頂了。

  “人總會老的,我們以后也會老,你也會變成老太太,我也會變成老頭。”吳燁回答。

  啟動車子,開出停車位,準備回家,心情不好,就休息一天,第二天就好多了,既定的事情就不要去考慮,因為答案早已經有了。

  誰都會老,他們也不例外。

  “早點讓他們抱孫子,最好能看到孫子結婚生重孫,那才是最好的禮物。”吳燁轉頭看了看她。

  凌晨:“……”

  總是有意無意的在點她。

  聚會的時候,顏潸潸還說,讓她們以后悠著點,不要涸澤而漁。免得早早的把礦都玩挖了,以后沒得挖。

  “你在乎的不是孩子,而是前置條件。”凌晨撇撇嘴。

  總感覺,生孩子不是個愉快的事情,但是生孩子之前可以是。

  吳燁一肚子的壞心思。

  就像是期待新玩具一樣,他已經期待了很久了。

  “本來我沒有想,提到這個事情了,我覺得我們還是在別墅住幾天比較好。”

  “總好過早早的搬家,過去被她們發現端倪,聽說走道會不方便。”

  “對吧?”

  凌晨:“……”

  早有打算,早有預謀,早早就想好了細節。

  呸!下賤!

  “開車就不要討論開車了,好好開車,注意安全。”凌晨指了指公路旁邊:“看到沒有,車禍。”

  旁邊的一輛電動車,燒起來了,路邊還躺著一個戴口罩的男生,救護車的聲音很響亮。

  吳燁轉頭看了看車子:“原來是T撕拉!難怪會燒。”

  新聞層出不窮的車子,總是有那么多事故新聞,不過公關厲害,至今賣得不錯。

  電池動不動就燃燒,很多實驗已經說明了問題,偏偏就有人不信邪。

  覺得自己八字硬,命大能抗,結果就是來生緣。

  “記住這個牌子啊,以后不能買這個。”吳燁提醒她。

  凌晨看了看他,很是無語,她又不是什么傻比,客戶都不愿意坐這個車買來干啥?

  “哎,剛才那個看著像某個車手啊?”凌晨說道。

  吳燁沒注意到情況要是沒有救護在旁邊,他還會去看看能不能幫忙,救護在,他去了只是看熱鬧。

  這種情況,還看熱鬧,就太沒人性了點,直接開過了現場。

  是什么人吳燁不關心,不過就算是公眾人物,這種情況也不會有多少新聞。

  你永遠可以相信資B。

  開著車回到家門口,凌晨又想到了凌宇嘮嘮叨叨的樣子。

  被子要經常曬一下,游泳池要經常換水,狗子要給它梳毛,冰箱里已經買了喜歡喝的飲料。

  他交代了不少才離開的,藍總裁沒有說什么,話都讓凌宇說了。

  下車以后,看著修剪的很好的院子,這些都是凌宇做的,他來這段時間,也沒有閑著,把人家的工作都做了。

  凌晨默默的按下指紋鎖打開門,家里沒有爸媽坐在沙發上,會第一時間回頭問:你回來了!

  有些悵然若失。

  某一瞬間,凌晨能體會到那種門前猶見教子棍,不見高堂喚兒聲的感覺,就那么突然的想到,或者說看到未來似的。

  吳燁見她情緒不好,拉著她坐下:“給你個依靠的肩膀,要不要哭哭?”

  搖搖頭,凌晨看了看茶幾上的盒子,這是他們送的禮物,吳燁和凌晨也給他們買了禮物,放到了他們行李箱里。

  把其中一個盒子遞給吳燁:“這是給你的!”

  愣了一下,吳燁接過盒子,打開看了一下,是一個水晶玩偶,一個小公主。

  大約能明白是什么意思,吳燁看了良久,才把盒子收起。

  凌晨的禮物是一本書,一本女戒,大概是藍總裁送的,都不是什么很貴的東西,但是意義很獨特。

  “走之前還不忘教訓我一下。”凌晨忍不住嘆氣。

  倒是吳燁笑了笑,覺得老丈人兩口子很有意思,換成老吳都是直接講道理,不會讓人去最近悟道理。

  他們卻是恰恰相反。

  把東西收好,凌晨坐在吳燁旁邊,看了看房子:“要不今天搬過去?”

  他們不在家里,她和吳燁一樣,不怎么習慣住大房子,還是想搬回那個小家里。

  這邊清凈,人少,但是他們更喜歡哪種熱鬧和喧囂,比起來,富力那邊的熱鬧,甩這邊幾條街。

  本來也沒有多少東西,搬家也不會不方便:“那就搬唄,箱子都在。”

  說做就做,都是想一出是一出的人,兩人開始迅速行動起來。

  把東西收了幾個箱子,叫了搬家公司,把別墅交給管家以后,就出發回富力廣場了。

  金窩銀窩,還有點不如自己的狗窩似的。

  “鑰匙給你兩把,有時候我不在家能自己開門!”吳燁把鑰匙給她,換門以后,還沒有給她鑰匙。

  指了指門口,示意凌晨開門。

  還沒有來看過的凌晨,多少有點開盲盒的感覺,打開門以后,看著變大很多的房子,還有自己喜歡的裝修風格,情不自禁的露出一個笑容。

  笑容綻放,她轉頭看了看吳燁,吳燁笑了笑,指了指家里。

  還給她準備了很多小驚喜呢,原本是準備過幾天搬家的,她今天不開心,想搬家幾搬吧,來換個環境,總能開心點。

  從臥室看到陽臺,從陽臺看到運動房,凌晨滿意的坐在吊籃上,晃著雙腿,給吳燁一個贊。

  裝修風格她真的很喜歡。

  把箱子全部放到客廳,搬家公司才離開,關上門,吳燁也和凌晨一起窩在吊籃里。

  “會不會承受不住?”

  “你不會!”吳燁拿著手機回答。

  拍了個自拍照,發了個朋友圈,吳燁才看了看給他白眼的凌晨。

  “我是說吊籃!”凌晨無語。

  吳燁搖搖頭,做的時候就有要求,能承受兩個人的重量才行,不會出現凌晨擔心的情況。

  要不是她總喜歡窩在吊籃里玩手機,吳燁都不會做這個東西。

  抖了抖,吊籃依舊穩固,吳燁才說道:“打架都沒問題,就是不方便。”

  剛準備說話,吳燁就接電話去了,蹦下吊床,凌晨去收拾帶過來的東西,亂七八糟的不少,得收拾不短的時間。

  扛著一個箱子上樓,凌晨忙活了好一會兒才喊吳燁:“打完沒有,來幫忙弄一下被套。”

  把手機丟在沙發上,吳燁抱著一個箱子上樓。

  房間里,凌晨鉆到了被罩里,在整理被角,吳燁忍不住笑了笑,把箱子放在一邊,把被子拉上拉鏈。

  凌晨整理了半天,才發現找不到出口了。

  “吳燁,快放我出去!”凌晨在被子里喊。

  吳燁在外面偷笑,等她撲騰半天,才把她放出來,凌晨逮著他就是一頓咬。

  倒在被子上的吳燁忍不住笑,聽到他笑的開心,凌晨更生氣了。

  笑夠了吳燁才看著氣呼呼的凌晨,倒在被子上的吳燁被她壓得死死的,還被咬了幾口泄憤。

  悄悄地把手放在她后腦勺,凌晨想躲開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唔...”

  滾一圈,反過來,標標準準。

  看著她的眼睛,吳燁笑的越發放肆,看的凌晨不自在。

  “小僧光天,化什么施主應該很清楚了。”

  試著掙扎了一下,發現手被鉗住了,根本跑不掉,而且吳燁還是一只手,就把她兩只手鉗住了。

  凌晨舉著手,委屈巴巴的看著他。

  吳燁活動了一下另一只手的幾個手指:“放心,我是一個善解人衣的男朋友。”

  完蛋了,跑不掉了。

  雖然早有準備,但是真正來臨的時候,還是感覺忐忑不安,各種情緒碰撞著,再加上反饋反應產生的情緒,有點難以表達。

  說時遲,那時快,吳燁剛準備下手。

  叮咚..叮咚..叮咚!

  門鈴響起。

  吳燁:“......”

  “不管了!”吳燁準備繼續下手。

  凌晨點點頭,繼續繼續。

  叮咚..叮咚..叮咚!

  吳燁錘了一下被子,氣呼呼的爬起來:“真的,我這輩子沒有這么后悔選錯門,就不應該選哪種帶門鈴的門。”

  看他氣急敗壞的樣子,凌晨忍不住笑。

  箭在弦上,無奈收弓。

  “先看看是誰再說吧!”凌晨坐起來:“反正時間還早,又不是急這幾分鐘。”

  雖然嘴上這樣說,凌晨心里的想法則是:瑪德,壞老娘好事。

  反應這種東西,是個正常人都會存在,吳燁會有,凌晨就不會了?怎么可能,不只是有,還挺洶涌的。

  閾值太低了,外加想象力干涉,還有反應放大,不然你以為她是真的掙不開吳燁的手。

  凌晨練得可是拳擊,這種纏斗可是必修課,凌晨能不會?

  所白了就是故意的,甚至內心的小人還在大喊:你特么能不能過分一點。

  不知道是不是年齡原因,反正就是化學反應很強烈,吳燁就像是火引一般,多少沾點,就想入非非。

  嗯,她覺得自己就是非非。

  樓下,吳燁罵罵咧咧的走到門口,平復了一下特別想罵人的心情,才呼了幾口氣,打開門。

  門口,黃原和洛白還奇怪吳燁為什么那么久不開門,兩人在門口站了老半天了。剛才就來的,一直沒有開門,還以為他是不是睡著了,準備給他打電話。

  看和門打開,接著就看到吳燁臭著一張臉,和欠了他千八百萬似的,看的兩人莫名其妙。

  看到是洛白和黃原,吳燁無奈的長出一口氣,換個人的話,吳燁就發脾氣了。

  這兩貨,還笑嘻嘻的,吳燁只好讓開門:“你倆來干啥?”

  洛白進屋,熟練的拉開鞋柜,卻沒有發現拖鞋,拿著鞋柜上的鞋套,遞給黃原一個,穿好以后,才回答吳燁:“這話說的,還不能來了?”

  “新房子不錯啊!剛才在樓下看到你車,上來看看。”黃原說道:“估計你也是搬回來了。”

  黃原是今天來看房子的,看中了一套吳燁這層的房子,剛和中介談好,不過業主不在這邊住,得等他回來。

  都準備回去了,看見吳燁的車了,就來看一下他,結果開門就是吳燁的臭臉一張,兩人都莫名其妙的。

  “家里什么都沒有買,將就坐會兒吧,我們剛在樓上收拾臥室。”吳燁坐在沙發上。

  凌晨在樓上看了看,發現是黃原和洛白,就知道這會兒沒戲了,把放在床頭柜的小盒子放回柜子里,凌晨整理了一下衣服,下樓。

  “我去買點吃的回來,你陪他倆說說話,等會兒在家里吃飯吧,就當暖房了。”凌晨和他們打了個招呼,然后安排道。

  本來是準備下午去超市買東西的,冰箱是空的,柴米油鹽都沒有,吃的喝的也沒有。

  吳燁想了想:“買點吃的喝的就行,其他的我手機上點吧,等會兒送來就行。”

  他不想凌晨一個人去大包小包的,大部分東西直接在網上買就行了。

  點點頭,凌晨換好鞋子,拿著鑰匙出門。

  家里。

  吳燁指了指箱子:“看什么,幫忙啊!”

  洛白兩人:“......”

  帶的東西不多,也不少,一個家里,看著東西少,收拾起來也很多,特別是吳燁和凌晨這種喜歡買東西的。

  幾個箱子里,全是各種小件,各種工具,吳燁去樓上收拾臥室,黃原他們在樓上收拾客廳。

  忙碌了不少時間,吳燁才把箱子收起來,算是把東西全部歸置好了,看著煥然一新的家,吳燁滿意的點點頭。

  多了不少東西點綴以后,家里看著更有煙火氣,更有人味兒。

  “還是這種屬于兩人的小窩更好。”黃原有點羨慕,自己代入一下,感覺簡直不要太喜歡。

  每天可以和游小魚一起做飯吃飯,一起上班下班,把房子布置成自己喜歡的樣子,就像是一個新家一樣。

  不會有人打擾七上八下,也不會有人干涉吃什么,做什么,屬于兩人的二人世界。

  “你來不就是為了看房子的?距離自己弄個小家能有多遠,還羨慕,羨慕個屁。”吳燁回答。

  習慣了就沒有什么好羨慕的了,就像是他,費盡心機才讓凌晨和他住一起,習慣了,也覺得沒什么。

  最開始的那個興奮勁頭,現在已經找不到了,只覺得是一件在正常不過的事情,本來就一個是這樣的,是一定會經歷的。

  得不到的永遠在s動,得到的就開始有恃無恐。

  達成的期待就不是期待了,得不到的期待才是期待。

  “和寧渠說一下,讓他搬回來,就熱鬧了,沒事的時候都能聚聚。”洛白回答道。

  大家都住樓上樓下的,以后就不會聚個會都要開半天車了,誰家方便誰家吃,玩的差不多了就回家,都不怕喝醉酒。

  想想還是很美好的。

  說著話,洛白已經給寧渠打電話了,讓他搬過來,晚上來吳燁這里暖房。

  吳燁:“.....”

  我想說謝謝你,你個沙比,打擾了好事!

  暖房什么時候不行?今天本來都是想開機,暖什么房,需要的是暖房嗎?

  不得到晚上才能消停?哎!

  計劃趕不上變化,就不應該停車在樓下,就應該停車在露天停車場,這會兒都得到小紅花了。

  都去武陵捕魚人去過的地方了。

  “臥槽,洛白我想起來了,剛才這家伙臉色那么臭,肯定是在家里做什么壞事,結果我們來打擾了。你剛說話他也是那個表情。”

  “就像是被人耽擱了什么話事情一樣。”

  黃原反應過來,瞬間靈光一閃,就把前因后果想通了。

  吳燁:“......”

  你特么一個修車的,干什么偵探的活兒?就你能,就你會分析,就你嘴巴大。

  被知道了,吳燁也不藏著掖著了:“壞人好事,你倆出門注意雷。”

  洛白也反應過來了,還真是這么回事,難怪吳燁是那個表情,那個表情他也做過啊!

  特別是打架的時候,被人家打擾,就想開門給對方兩個大比篼,不出意外,吳燁剛才也是那么想的。

  臥槽,剛才在打架?

  “你也說一聲,我們也不知道啊!”洛白回答。

  吳燁:“......”

  舉著手就是一巴掌,吳燁拍在他后腦勺,這他么說的是人話?

  發現自己說錯話了,洛白尬笑的撓撓頭,確實不能通知。

  “我還說一聲,我打死你你信不信?”吳燁無語的看了看他,

  黃原在旁邊忍不住笑。

  剛才也沒有想到這個問題,剛搬家過來,就這樣,怎么都感覺不太可能,結果吳燁就真的是這樣。

  “確實沒想到,畢竟你剛搬家,誰也想不到,癮那么大啊!”黃原說道。

  吳燁:“......”

  就是還沒有癮,才搬家就....算了,不說這個了。

  拿著手機,吳燁開始下單買東西,晚上的時候,大概又得在家里吃一頓了,很多東西都沒有買,先把吃的解決了再說。

  總不可能讓黃原不來,那有點過分了。

  “大白天的,嘖嘖,你個銀軒。”洛白吐槽。

  他都很少白天,都是夜里,黑夜給了黑色的眼睛,就得用他尋找黑色。

  大白天的,容易被人吃瓜。

  吳燁拍了他一下,讓他閉嘴,洛白笑嘻嘻的坐在另一邊去:“還不讓人說,那就不要做啊,結果說兩句就動手,訛死你!”

  準備給他一個愛的教育,結果凌晨開門回來了,吳燁只好作罷,得給洛白留點面子。

  提著大包小包的凌晨,把其中一個口袋遞給吳燁,里面是幾罐冰飲,還有不少瓜子花生,包括冰啤。

  其他的就是她買的菜,剛才在超市里,顏潸潸就打電話了,說晚上也來暖房。

  和吳燁一樣的表情,凌晨也覺得暖房不是什么大事情,她還得暖房呢!結果都沒成功。

  很屮!

  “邊吃邊聊吧!這里還有不少鹵味。”凌晨把另一個小口袋給吳燁。

  東西給他以后,才回到廚房,開始收拾東西,把冰箱填滿,統計了一下還缺什么,讓吳燁下單。

  拿出撲克牌,吳燁又拿了一張紙。

  “抓王八!”很久沒有玩這個游戲了,吳燁他們以前經常玩。

  一下午的時間,顏潸潸和寧渠來的時候,吳燁幾人滿臉的小紙條,讓人忍俊不禁。

  輸得最多的是黃原,臉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小紙條。

  然后就是洛白被貼的最多,吳燁運氣好,被貼的也最少,因為玩的時間久,才顯得多而已。

  剛好寧渠來了,時間也差不多了,吳燁去廚房做飯,指了指寧渠:“你來玩,我先去做飯。”

  這個點,得開始準備晚飯了,她們都是下班回來的,只有凌晨是請假,現在凌晨請假都習慣了,不想上班就請假偷懶,哪怕是有限制,也阻止不了她。

  客廳里除了他們玩撲克牌的聲音,就是凌晨他們聊天傳來的笑聲,凌晨到廚房問了他一下,需不需要幫忙,吳燁讓她自己玩去。

  凌晨幫忙,通常是幫倒忙,只會讓他收拾起來更麻煩,不是一個劃算的買賣。

  不能幫吳燁什么,凌晨只好和她們聊天劃水,一直到吳燁把吃的做好,她才幫著端菜,不過大家都不是外人,幾個女生一窩蜂的跑到廚房準備端菜。

  家里,很少有這么熱鬧的時候。

  人多,就吵著要喝酒,洛白直接打電話給店里的服務員,送了不少酒上來。

  被他們拉著哈啤酒,吳燁沒有推得掉,每次都是說好再也不喝了,結果總是背道而馳。

  吳燁又喝多了。

  總感覺他們幾個就是故意的,最后吳燁躺在沙發上不想動彈,顏潸潸把家里幫凌晨收拾好,才離開。

  就剩下凌晨和吳燁在家里了,拿著毛巾,凌晨給他擦了擦臉。

  在冷意的刺激下,吳燁清醒了兩分,看著凌晨,舌頭打結的說道:“大寶貝,我愛你!”

  凌晨:“......”

  看著吳燁只有三分清醒的樣子,凌晨敷衍的點點頭。

  都說男人七分醉,演到你流淚,凌宇以前經常這樣,藍總裁就告訴凌晨,不要相信男人的醉話,也不要相信鬼話。

  “我真得愛你!”吳燁重復。

  凌晨看了看她:“這不得打我兩耳光再說?”

  說完她都忍不住笑了,這是電視劇片段,穿西裝打領帶,說我愛你,女生要是不相信,就兩個大比篼再說。

  “我沒在開玩笑的啊!”吳燁很認真:“么么噠!”

  凌晨:“......”

  看樣子還醉的不夠,看了看也沒有酒了,凌晨只好把他扛到樓上。

  直接抗在肩膀上,扛著他上樓,吳燁被她弄得胃里翻江倒海的,差點沒吐出來。

  把吳燁丟在被子上,凌晨拿著毛巾給他擦擦手,又擦了擦脖子,吳燁翻來覆去的,凌晨給他pg上就是兩巴掌。

  “安靜點!”

  不過效果還是不好,吳燁一直說難受,偶爾翻滾一下,渾身不自在似的。

  迷迷糊糊的,他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啥。

  伺候別人,一定是苦活兒,凌晨深有感觸,特別是吳燁這種不完全醉的人,很麻煩。

  “哪里不舒服?”凌晨問他。

  吳燁指了指。

  凌晨:“......”

  下流!

  呼了吳燁一巴掌,凌晨看他也沒有什么大礙,就下樓喂狗,關燈去了。

  星星還有點不習慣,家里變化很大,把他的狗窩放在原來的位置,它也不習慣。

  收拾妥當,凌晨洗漱完了以后,才回到樓上,看著已經睡過去的吳燁,凌晨靠著他旁邊,把他攬過來。

  想到今天白天的事情,凌晨看了看吳燁,他睡得很香,凌晨卻睡不著,完全沒有困意。

  “聽說喝酒以后,不會立竿見影?”凌晨好奇的揭開被子。

  把側身的吳燁放平,凌晨坐起來,嘎嘎嘎笑,喝醉了好啊,不然沒有參觀的機會。

  小吳啊,凌總來視察工地了。

  一陣窸窸窣窣,吳燁變成了吳白羊,他睡得迷迷糊糊的,什么都不知道,只感覺空調有點涼。

  下意識的讓凌晨把空調關小點,就像是說夢話一樣的,又繼續睡過去了。

  凌晨喊了他幾聲,他完全沒有反應。

  乘人之危的凌晨,一邊抑制住自己的害羞,一邊小心一樣的把吳燁的裝備都卸下,一邊害羞,手上卻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一直到吳燁變成白板,新手裝備都沒有了,才作罷。

  臉紅心跳。

  看著綠化面積里的參天大樹,凌晨咬著嘴唇,不知道想什么。

  果然,也喝醉了,換了好幾個方式,哪怕是握手都不行。

  嗅了嗅手,凌晨皺了皺眉,拿過濕紙巾擦了擦手,奇怪的氣息多少有點,但是不多。

  毫無立意,凌晨觀察了好久,給吳燁把新手裝備裝備好,才躺在她旁邊。

  以前吳燁還能套路她,這次吳燁都沒有來得及考慮這個,就喝多了。

  凌晨倒是放心的觀察了不少時間,也確定了喝酒以后,他們確實是沒有反應。

  “還說一窺全貌,結果就看到了待機狀態。”凌晨深感遺憾。

  也就是吳燁睡著了,不然凌晨可不敢這么明目張膽,肆無忌憚,動手動腳,摩拳擦掌。

  不過她還是睡不著。

  手里拿了點東西以后,才開始慢慢犯困。

  “咦,還能治療失眠!”凌晨忍不住笑起來。

  樓下。

  顏潸潸家里,寧渠靠著床頭,擦了擦汗水,然后拿過礦泉水喝了幾口,呼了好幾口氣,才慢慢平靜。

  顏潸潸打著哈欠,問了一句:“干啥把吳燁灌醉?人家今天本來可以有個美好的夜晚。”

  爸媽回老家了,剛搬到這邊,沒有人打擾,按道理來說,應該是個不眠之夜。

  結果寧渠他們幾個,把吳燁給灌醉了,不眠之夜變成了宿醉之夜,凌晨怕是都有埋怨。

  “如果我們遇到這種情況,我喝醉了,你會怎么辦?”寧渠問她。

  顏潸潸想了想。

  自己應該會先滿足好奇心,然后才考慮其他的,起碼以后不會怕了。

  她一開始也挺怕的,后來,不怕不怕啦!

  “誰想出來的鬼主意?”顏潸潸問他。

  “黃原!那家伙總是能想出這種餿主意,其實也耽擱不了什么,可能還快點也所不定定。”寧渠忍不住笑。

  精神抖擻的看了看顏潸潸。

  動手。

  “別管吳燁,先考慮你自己吧,你個泥菩薩,今天就喊爸爸都沒有用!”寧渠化身伯樂。

  總有幾天,會變得很爺們兒,不過大部分時間不是,這個時候,就是找回自信心的時候。

  京中有伯樂,善訓馬,善騎射。

  “以前我相信,現在,你敢答應嗎?”

  寧渠:“.....”

  伯樂上線都不夠,還得是大禹才行。

  他們隔壁。

  就是白菜住的房子,床靠著墻壁,很巧合的是,隔壁寧渠的床安的方向是一樣的,就隔著一個墻壁而已。

  所以,隔墻有耳。

  有時候視覺看不到的東西,就會覺得有安全感,但是視覺往往會騙人。

  蒙著被子的白菜,臉紅的不行。

  沒想到潸潸不是開玩笑的,她還以為在群里聊天的時候,是和她們說著玩的,結果,才剛在吳燁家吃晚飯回來沒多久。

  就開始夜生活了。

  考慮考慮隔壁的感受啊!隔壁已經聽了大半個小時了,唱歌的時候,小聲一點也行啊!

  “嫩咋還沒完沒了!”白菜嘆氣:“寧哥,你長點心吧!吃藥沒吃夠呢?”

  蒙著被子,白菜還打開了省錢沒有打開的空調,戴著耳機,開始看電影,看了一半的時候,白菜打著哈欠,感覺應該差不多了。

  把耳機摘下來,白菜側耳聽了一下。

  “爸爸,我錯了!”微小的聲音傳來。

  白菜:“......”

  啊啊啊啊啊!你們城里人怎么可以這樣沒節操的。

  這么什么話都敢說,白菜完全不理解,這是失智了?還是腦子空白了,什么都說?

  不理解!

  戴著耳機,白菜給洛白發消息。

  洛哥,你能不能和隔壁的寧哥說一下,讓他明天挪一下床,我也換個位置,這樣就隔著墻,不好!

  洛白在酒吧算賬來著,睡不著,以為白菜睡了,剛好去酒吧看看情況,結果才剛開始,白菜就發消息來了。

  摸著下巴笑了笑,洛白沒忍住,哈哈笑起來,白菜居然聽墻根去了。

  不過想到隔音這個問題,洛白就牙疼,以前不知道被隔壁老王聽了多少東西去,他都不好意思想這個問題。

  明天我和他說一下,不行你先挪一下床,不要對著門就行。

  聲音很大嗎?

  洛白發消息過去。

  白菜在被子里嘆氣,前面他們搬回去了,白菜才住進來,完全不知道會這樣,他們今天搬回來了,就發現問題大了。

  也不是很大,就是能聽到,這樣不太好啊!你都不知道他們說什么,簡直...一言難盡。白菜發消息給他。

  酒吧里的洛白又忍不住了。

  他還能不知道嗎?知道的多了,猜也猜的到情況是什么樣的,只是沒想到會發生白菜身上。

  確實得和他說一下,不然有點尷尬了。

  行,我明天給他說,不行你來我哪里睡得了,沒有這種噪音干擾你。洛白發消息給白菜。

  試圖把小綿羊哄過來,不過效果很差,白菜不上當。

  然后我們再影響其他人對吧?你可別扯淡了,我戴著耳機睡覺算了。白菜也是沒有辦法了。

雅文吧  換個人,還能敲一下墻,讓對方注意點影響,又是朋友,總要考慮人家尷不尷尬。

  敲墻是不可能了,就只能默默的接受。

  影響聽力的,等會兒吧,應該差不多了。洛白拿著手機給她回消息。

  白菜給他發了一個表情包[扯淡!]

  還沒結束,看了半場電影了,你都不知道.....哎!

  洛白:“.....”

  寧渠爆發了?還是爆種了?

  這是他該有的實力嗎?怎么看都很玄幻。

  終于,和白菜聊天的第五分鐘,白菜說他們休息了,白菜發了個總算是結束的表情包給他。

  早點休息!

  晚安洛哥!

  結束聊天以后,洛白把賬算好了,才離開酒吧回家。

  在家門口的時候,還看了看寧渠的家門,有點奇怪的表情里帶著不解。

  寧渠為何能如此?

  隔壁。

  寧渠家里,顏潸潸已經睡著了,寧渠還是沒有睡著,把煙頭掐滅在煙灰缸里,精神抖擻的他,只能看短視頻打發時間。

  笑死,太精神了,根本不困。

  把床頭的墊墻的枕頭丟到地上,寧渠看了看滿屋的紙巾,擦了擦細汗,又看了看顏潸潸,感覺男子漢的氣概全部回來了。

  打贏才有成就感,打不贏只能喪失成就感,這一場,贏的光明正大。

  “奈斯!”寧渠忍不住笑。

  他完全不知道,他們影響了平時早睡的白菜,也沒有想到這個問題,注意力都在其他的東西上。

  還想著早上起來要打掃衛生,都沒有想到這個。

  顏潸潸翻身,還在說夢話:“你個禽獸.....太喜歡你了。”

  寧渠:“......”

  不知道怎么說了,此情此景,吃飽了就是老公,餓肚子就不是。

  偏偏飯量還越來越好,只能保證偶爾給她開小灶,讓她吃飽,每天都吃飽,難度還是很大的。

  越發不現實了。

  ��哈啊!”打著哈欠,寧渠也困了。

  質量好是不感覺到累,但是實際上還是累的,逐漸的,寧渠就睡過去了。

  說夢話的時候,寧渠還在喊著:“叫爸爸!”

  ------題外話------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