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66 不行就不行,什么緩緩?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晚上。

  夜深人靜的時候。

  安靜的房間里,寧渠坐在電腦桌前,旁邊的小盒子里放著各種提神醒腦的飲料,檳榔,香煙。

  空調開到剛好舒適的涼爽程度,整個房間里只有安靜的鼠標聲音。

  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電腦屏幕,鼠標移動,看著電腦上的股票走勢。

  絲滑的操作著,一晚上的的時間,椅子這樣保持著高度注意力集中。

  一直到落袋為安,原本4000萬變成了4500萬,才靠著椅子,疲憊的揉了揉太陽穴。

  點上一支煙,狠狠地揮了揮拳頭,又薅到了一波羊毛,沒有被人家割了。

  “呼好好休息兩天,真累!”寧渠打開一罐功能飲料,喝完以后,清了清多少因為抽煙有點煙炎的嗓子,把煙頭滅掉。

  看了看快天了的天色,打著哈欠回到隔壁房間里。

  顏潸潸睡得正熟,寧渠小心翼翼的躺在她旁邊,嗅著發香,困意逐漸上涌,攬著顏潸潸,把頭埋在她頭發位置,逐漸睡過去。

  睜開眼睛的顏潸潸,輕輕地轉身,攬住他,把寧渠的頭放在自己臂彎里。

  另一只手輕柔的抓著他的頭皮,時不時的揉一下他太陽穴,手法很溫柔,哪怕是睡夢里的寧渠也能感覺到,暈乎乎的腦袋輕松多了。

  “先按腳!”睡得迷糊的寧渠來了一句。

  還以為自己在哪里呢。

  顏潸潸:“.....”

  舉著手,作勢要給他一巴掌,嘆嘆氣還是把手放下來,繼續給他按頭。

  手開始酸了,才停止。

  拿過手機,顏潸潸發個了消息出去明天有事,請假一天。

  準備明天陪老公。

  她一貫覺得,賺錢也好,工作也好,都沒有陪老公重要。

  賺錢是為了更輕松,有更多的時間,而不是讓自己沒有時間。

  “開個公司又不愿意,非要自己熬夜。”顏潸潸嘆氣。

  寧渠不喜歡舒服,賺錢更喜歡賺的輕輕松松的,明明有資源也不想開個公司,覺得麻煩。

  就是懶!

  又不缺錢花,他并沒有當個職業,算是半愛好,喜歡那種在大佬嘴巴里槍肉吃的感覺。

  “在這么熬,要禿了哦。”看著手里的頭發,顏潸潸感覺焦心。

  別說一年賺兩個億,就是賺五個億十個億,哪有健康重要啊!

  看著睡得正香的寧渠,再過幾年可不能讓他這么熬了,不然人扛不住。

  一直到中午,寧渠是揉著肚子起來的,餓醒了。

  穿著大褲衩,推開房門就聽到說話的聲音,一陣菜香味飄來,讓他下意識咽了咽口水。

  顏潸潸把最后一道雞湯放到桌子上,把小費放到服務員的箱子里:“謝謝小韓,辛苦你跑一趟了。”

  穿著制服,繡著龍飛鳳舞大唐二字的小姐姐笑了笑:“您客氣了顏小姐,我就不打擾您用餐了,涼了就沒有那個味道了。”

  店里的高級vip不多,都是和老板很好的朋友,都能享受一些特權。

  點餐的話會安排大廚做,也會又專人送,她就是負責寧渠家的服務員。

  這其實是個美差,時不時的能得到一些小費,加起來也不少了。

  送走了服務員,顏潸潸剛準備去喊寧渠起來吃飯,他就從衛生間出來了,看著笑嘻嘻的寧渠,顏潸潸給他一個白眼。

  “狗鼻子!”

  被她吐槽了一句,寧渠也不生氣,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又啃了一口,才拉著她坐在餐桌上。

  迫不及待的盛了一碗雞湯,遞給顏潸潸,自己拿著勺子就開始喝。

  “哈別說吳燁找這個廚師是真的厲害,做的東西太好吃了。”寧渠忍不住夸獎了一句。

  顏潸潸端著雞湯喝了兩口,把米飯遞給他,然后又給他夾菜:“知道你喜歡吃,好吃就多吃點。”

  “人家吳燁都知道你懶,直接給你配了個送餐員,夠貼心了,錢沒賺,還賠了不少。”

  本來折扣就很大,基本上就是成本價,還得安排人送,賺錢是一分沒賺。

  寧渠也知道,這是吳燁一片好心,他確實懶。

  “回頭去家里給他偷兩餅茶。”寧渠扒著飯,拿著勺子喝了口湯:“不能計較那么多,我們一直就考慮這些細的東西。”

  相處這么多年,誰也沒有計較什么,洛白經常惹麻煩,以前也是大家出錢平事兒。

  淡的很,又濃的很。

  把紙巾遞給他,顏潸潸問道:“晚上找他們聚聚?”

  寧渠:?

  吳燁去完北極回來,確實沒有聚過,寧渠點點頭。

  “你聯系還是我聯系?”

  她們這些個女朋友之間,其實也有聯系的,而且聯系的還比較多。

  反而是幾個老爺們兒,大家沒有那么大消息發,有什么事情就發個信息,辦事就完了,或者想聊天就發個信息。

  簡單的很,不靠信息維系感情。

  顏潸潸笑了笑:“我組織就行!晚上吧!免得耽擱白菜賺錢,你都不知道洛白女朋友多努力,我都挺汗顏的。”

  拋開家世不說,白菜努力程度甩她們幾條街。

  凌晨算是家世最好的,都經常說白菜太努力了,她像個懶鬼似的,凌晨和游小魚還很少請假呢。

  她是隔三差五的請假,和寧渠一樣懶,要不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洛白說過,她確實很拼命,還經常說洛白是個咸魚。”寧渠哈哈笑:“吳燁也是個咸魚。”

  他自己也是,就黃原勤快一些,不是那么咸魚,因為熱愛。

  顏潸潸拿著手機,在群里發消息。

她們也有自己的小群,叫做姐姐妹妹站起來  有顏潸潸在組織聚會,寧渠就很省心了,自顧自的吃著飯,吃完飯的時候,顏潸潸已經安排好了。

  “好了?”

  “不然呢?我們也想聚會不行?”顏潸潸回答,她們還不是好久沒有聚會了。

  感覺就是她自己想去玩,才順便喊上他們幾個,一舉兩得。

  吃完飯,顏潸潸把殘羹剩飯收拾了,看了看沙發上的寧渠。

  坐在他旁邊,按下窗簾開關。

  從茶幾底下拿出一包嶄新的衛生紙,放在茶幾上。

  然后拉了一下冰絲長褲,顯出黑色絲襪:“太亮了!窗簾拉一下。”

  呵呵,女人。

  吃飽就餓,飽暖就思,地荒的也太快了。

  “姐們兒,這才兩天啊!”寧渠一臉無奈。

  昨天前天,就是藥,也有個效果吧?結果要,就和沒效果似的。

  “哥們兒,你才24,不是42,我現在就得做好守活寡的準備了?再說,我已經很克制了好吧!”顏潸潸振振有詞。

  以前是愛好騎馬,現在是偶爾騎馬,雖然還是愛好,但是考慮到馬的情況,還是克制了。

  這話說的,簡直不知道什么回答。

  我已經很克制了......問題是吃一個東西吃多了,總是不能和最開始一樣每天吃的,得隔三差五的吃。

  就像是鮑魚,海參,也不能成天吃啊,海參可以。

  是個男人都沒辦法接受那種揶揄的眼神,特別是打架之前的蔑視和不信任。

  打不過可以,你不能侮辱人對吧?

  扯掉上衣,寧渠豁出去了:“今天非要教育教育你。”

  “求你!”

  降維打擊。

  嗚嗚嗚…她看不起看我,咬咬牙,寧渠發狠了,豁出去了。

  其實女生接受范圍很廣的,質量不夠,數量湊,數量不夠y來湊,除非是不抬頭,不然有的是辦法收拾。

  旱的旱死,澇的澇死,寧渠就是早下水,早旱澇。

  閾值不到之前,躍躍欲試,閾值到了以后,苦不堪言。

  馬可以不跑,但是就喜歡坐馬背,當期待值不斷下降的時候,就像是一臺老車,逐漸習慣提速慢,油耗高,維修多,保養貴。

  最后.....能開就可以了。

  豎子才能為伍。

  “你認真點行不行?”顏潸潸說出寧渠以前說過的話。

  最開始的時候,寧渠就是這樣說的,后來,逐漸變成了顏潸潸說。

  寧渠:“......”

  神啊!救救我吧!

  也不是不熱衷了,只是沒有以前那么熱衷了,也不是不喜歡了,就是感覺沒有那么喜歡了。

  談不上膩了,就是一言難盡。

  寧渠悄悄地在她耳邊說了一句,顏潸潸給他一個白眼:“也行!”

  最終。

  時間過了半個小時,寧渠叼著煙,吞云吐霧,旁邊的顏潸潸看了看他,意猶未盡。

  “別看我,休息休息。”寧渠回答了一句,指了指水杯:“媳婦兒,來杯水,我感覺出汗太多了。”

  顏潸潸伸手拿過水杯,然后給他擦了擦汗水。

  “不行就是不行,緩緩這種話,我都聽了幾個月了。”顏潸潸回答了一句:“一個小時?”

  寧渠:“......”

  丟掉煙頭,寧渠呼著氣,轉頭看了看她:“看你的了。”

  已經不再是單純靠自己就可以發動的了,特別是跑完長途以后,總得有個半坡輔助。

  寧渠可以很負責任的說,熬夜真的傷身體,不是一句假話,他自己熬夜修仙這么多年,感受很明顯。

  一起,他沒輸過。

  現在,沒贏過。

  “吃飽了百分之40!不行就不要勉強自己。”顏潸潸回答。

  寧渠:“.......”

  現在最怕聽到的就是百分比,什么百分之二十,百分之三十,百分之五十,就是很難有百分之百。

  以前總覺得百分之百很簡單,如今百分之百就像是天塹一般。

  “你都這樣了,凌晨還比我大呢,過幾年吳燁怎么辦?素食主義?”顏潸潸嘆氣:“讓你開個公司,你非要自己炒股,熬夜熬得昏天黑地。”

  寧渠理解言外之意。

  但是他就這點興趣愛好,還是覺得自己一個人自由,當老板不談虧不虧,也不談資金量夠不夠,就是什么都具備,多累啊!

  不盯著都不行,盯著也累。

  “早點結婚生個娃!”寧渠回答:“你就轉移注意力了。”

  注意力轉移到孩子身上,就不會盯著他了。

  起碼也能輕松不少。

  顏潸潸撇撇嘴,也可能注意力更集中了“我覺得還是剖腹產算了,免得.....螺絲號碼不夠。”

  寧渠:“.....”

  談到關于結婚這個事情,寧渠問了一下顏潸潸的想法,剛好轉移話題。

  結果顏潸潸來了一句都可以的,想什么時候結婚都沒有問題。

  話題沒有轉移開,又回到了你有沒有休息好的事情上,為了確認是不是真的沒有休息好,顏潸潸中途還玩了一把游戲。

  大吉大力,吃雞游戲。

  下午的時候。

  寧渠就懶在沙發上睡著了,昆累了,又累又困的,實在是熬不住。

  吃飽喝足的顏潸潸,美艷動人,容光煥發,狀態極好,在旁邊拿著化妝鏡化妝,哼著小曲黃梅戲,是不是還晃晃肩膀,美滋滋的。

  偶爾回頭看看寧渠,思考著寧渠要養多久,計劃著下一次割韭菜。

  寧渠在股市逃脫了大鱷的血盆大口圍剿,卻沒有逃過家里的血盆大口吞金。

  以后養的吞金獸只是花錢,現在的吞金獸分錢不要,但是要人老命。

  一直到寧渠睡飽了,看著換了一身衣服的顏潸潸,寧渠才問道:“晚上在哪里聚會?”

  顏潸潸把他拉起來,給他錘了一下腰。

  “就是家音樂餐廳,太高檔的地方白菜不習慣。”顏潸潸回答。

  把旁邊的印著卡通圖案的t恤遞給他,寧渠看了看衣服指了指自己,一臉的問號。

  顏潸潸點點頭:“這個剛買的,挺好看的!”

  寧渠:“......”

  很幼稚的衣服,他十一二歲就不愛穿這種衣服了,不過顏潸潸說得認真,他只好穿起來。

  質量還是不錯的,也寬松,就是有點幼稚。

  “顯得年輕很多嘛,把胡子刮了。”顏潸潸把剃須刀給他。

  就是這么賢惠,什么都準備好了,除了打架抗揍,顏潸潸沒有什么大的缺點,夠溫柔,夠賢惠,夠理解人。

  上帝給優點的時候,忘記關一下飯量開關了,讓她當了個班長,對收作業情有獨鐘。

  偏偏寧渠是個差生,對交作業耿耿于懷。

  “差不多了!很好看。”從頭到尾給寧渠安排了一身,顏潸潸滿意的點點頭,其實寧渠就是不愛打扮。

  特別是和她在一起久了,越發的不愛打扮了,也不會管理形象了,總覺得反正老婆都有了,還要形象干啥?

  所以經常胡子拉碴的,頭發也是洗的不勤,一副很標準的宅男模樣,給他收拾收拾,打扮打扮,其實寧渠還是小帥小帥的。

  吳燁最帥,然后就是洛白,黃原和寧渠顏值差不多,洛白不是吳燁那種男子氣概的硬派帥氣,其實很多女生更喜歡吳燁那種線條的帥氣。

  特別的有男人味兒!

  收拾好以后,寧渠背上自己的小包,拿著車鑰匙出發,時間也差不多了,可以出發了。

桃花洛音樂餐廳  洛白在門口停好車,看了看旁邊熟悉的大奔,看了看被她拉著的白菜:“寧渠已經來了,我們趕緊進去吧!”

  扯了一下身上怪異的衣服,洛白覺得這要不是白菜送的禮物,他真不會穿,幼稚的很啊!

  “挺好看的!”白菜笑著回答。

  洛白給她一個笑容,白菜把他嘴角往上調整一下。

  被他瞬間木馬一個。

  白菜臉紅的和水蜜桃似的,瞬間就漲紅了臉,反手就把他擒住,想到大庭廣眾的,要給他留面子,又放開洛白。

  路過的單身狗,只覺得他們的愛情好喧囂。

  “這里人那么多,你還耍流氓。”白菜拍了他一下,洛白齜牙咧嘴。

  疼的很啊!

  “人再多有什么?我自己女朋友,叭一口又不犯法。”洛白振振有詞的。

  白菜:“......”

  那也不行啊!那么多人看著,多不好意思啊!

  又不是在家里。

  “煩死了!”白菜挽著他的胳膊,臉紅還沒有消退。

  口是心非的,就是害羞,動作老實的很。

  洛白哈哈笑,拉著她進餐廳,遠遠就看到顏潸潸他們的位置了。

  注意到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衣服,洛白詫異的看了看白菜,白菜只是笑。

  寧渠看到洛白的時候,也是一愣,顏潸潸在旁邊哈哈笑。

  完全一模一樣的衣服,撞衫的很徹底,兩人看著對方的衣服,扯了扯自己的衣服,也忍不住笑。

  “居然一模一樣。”寧渠看了看圖案,完全是一樣的。

  落座以后,兩人盯著門口,一直到黃原拉著游小魚進來,他們倆忍不住笑起來,黃原發現他們的時候,表情也是一愣。

  三人坐在一起,因為一件衣服而開心半晌。

  顏潸潸看了看游小魚和白菜:“看吧,我就說男人的快樂,就是這么簡單。”

  白菜覺得此言有理,游小魚是意識的更深刻了。

  門口。

  吳燁牽著凌晨的手,看了看餐廳的名字,確定地址沒錯,轉頭看了看一身連衣裙的凌晨:“我們這樣會不會不搭配?”

  凌晨搖搖頭。

  整理了一下吳燁的衣領,拍了拍他的卡通圖形:“很帥嘛!穿什么都好看。”

  看了看衣服,吳燁有點牙疼,很多年沒有穿過這種款式的衣服了,感覺特別的不習慣。

  幼稚!

  “這種情況,人家只會說,看到那個很好看的女生沒有,她身邊那個男生不知道得多有錢,她一定是圖他的錢。”凌晨笑著說道。

  吳燁:“......”

  怕是反過來還差不多,說他吃軟飯,不知道得遭多少罪。

  被凌晨拉著進餐廳,吳燁發現了洛白他們,主要是他們太顯眼了,想不發現都不容易。

  三個一樣的衣服,在現場就是唯一的一桌人。還吸引了不少吃瓜的目光。

  吳燁進門的時候,就被他們發現了,就像是最亮的仔,人群里一眼就能看見。坐在他們旁邊,吳燁沒忍住笑起來,也加入了開心的行列。

  路過的服務生,也會忍不住看他們一眼,覺得很新鮮,見過情侶裝,閨蜜裝,親子裝,還是第一次見到兄弟裝。

  “你怎么又無精打采的?”吳燁問了寧渠一句。

  這種哪壺不開提哪壺的問題,寧渠根本就不想回答,為什么困,不足以為外人道也。

  總不可能說是因為昆...哦不....是因為困。

  “還能是什么,總不可能是熬夜了,肯定是旨,他那次不是這樣?”洛白回答。

  寧渠:“.....”

  猜的倒是很對,確實是這個情況,那次都是這樣就不對了,只是偶爾而已。

  沒承認這個話,寧渠把茶水倒好。

  “大戶人家,地多,牛累點很正常。”黃原小聲的和他們竊竊私語。

  怒目而視,一臉清白,他也不承認自己是累癱的牛,還有累癱的牛仔。

  “輸多了就習以為常了,沒事的,連人生的時間都是有限的,何況是打架的時間,節約生命。”吳燁看法不一樣。

  不忍心傷害寧渠弱小的自尊心了,畢竟,留給寧渠的時間不多了。

  他們幾個竊竊私語聲音也不大,凌晨他們坐在對面,只是看到他們表情,沒聽到他們說什么。

  不過看寧渠的表情,顏潸潸就知道他又被調侃了,向來逮著蛤蟆撰出尿的幾人,肯定對寧渠一頓嗶嗶。

  “誰沒個可以吹牛比的時期,現在嘴硬,到時候就知道嘴軟了。”寧渠看了看洛白:“不相信你倆問洛白。”

  最近洛白在養生。

  白菜問他吃什么藥,洛白都是回答他容易得流感,要預防一下。

  其實就是牛感,得調整一下。

  以前是個熱心人,總是給人幫忙當土地管理員,當外地司機,偶爾當本地司機,全國開車。

  現在還沒有上路。

  “問我干啥,我吊打他三個,不吹牛比的說就是三個。”洛白信誓旦旦。

  寧渠給他一個中指,然后前后晃動:“就剩這個了,親愛的手藝人。”

  洛白幾人:“......”

  你怎么會穿品如的衣服?

  “你們聊什么聊的那么開心,點菜吃飯了。”顏潸潸把一個菜單遞給他們。

  幾人默契的搖搖頭,發出嘿嘿嘿笑,然后翻著菜單。

  簡單的點了幾個菜,就把菜單還給顏潸潸了,她們點了半天,白菜點菜最慢,精挑細選的,總覺得不劃算。

  一個菜那么貴,但是只有那么一點,都不夠吃幾口的就沒了。

  她不減肥,吃飽的都能消化完,要是還吃不飽,不知道得瘦成什么樣了。

  點完菜以后,凌晨她們也開始竊竊私語了,聊著聊著就臉紅了,特別是白菜,感覺她們好不正經,聊的都是她不好意思的東西。

  偏偏又把她的好奇心勾起來了,雖然不懂,但是好想聽啊!

  “你這從北極回來這么久,還沒有吃掉?”顏潸潸悄悄地問凌晨。

  旁邊的白菜和游小魚都聽到了,轉向凌晨,想聽她的回答是什么。

  凌晨只好點點頭:“我可能快了!白菜和小魚呢?不準備洄游和授粉了?”

  白菜和小魚:“......”

  白菜不知道怎么說,聽到這個詞感覺怪怪的,又讓人上頭。

  游小魚則是嘆氣:“一直沒有找到機會啊!要不你們什么時候創造個機會,在廠里是不行了。”

  人多眼雜的,木馬都是偷偷地。

  偷偷摸摸。

  她倒是想好了,想要一朵小紅花。

  就是一直沒有逮到機會,早就聽朋友說過,蕪湖很奈斯。

  “我都不知道咋辦,順其自然好了,現在好像還不到時間,我談的最晚。”白菜回答了一句。

  話題屬于是共同話題了,除了顏潸潸,大家都要小紅花,顏潸潸只有小百花,早就拿到小紅花了。

  這方面,顏潸潸是前輩,走在開放的道路上,有了不少成就,解鎖了全部zs,懂王!

  關心一下大家的情況,顏潸潸看了看游小魚:“去郊游?還是去海邊?最近聽說出了一種海游教練,教幾分鐘到半個小時。”

  “只要膽子大,大海天上和地下,車里房間都能打架。”

  “不要考慮沒有機會,不羈后面是啥?學會后面就好了,膽子大點。”

  顏潸潸笑著回答。

  白菜:“......”

  這不是去幼兒園的車,那是她這種單純的人能聽的,她都臉紅了。

  “總要學的,要么做到,要么坐到。”顏潸潸挑眉。

  幾人不知道說啥,總歸是沒有她那么什么話都敢說,還是害羞,哪怕是竊竊私語,總感覺被聽了去。

  顏潸潸膽子最大,平時就是她發的鏈接最多。

  美其名曰幫大家建立知識體系,以后才有實踐方式,而且多了解一些zs,并不是什么壞事。

  “你說她們悄悄的,在聊什么?”洛白碰了碰寧渠。

  吃著小吃的寧渠看了他一下,回答道:“總不可能聊拜把子,應該是聊顏色話題,女生聊這些聊的比我們更多。”

  寧渠以前就知道,看過顏潸潸和閨蜜們的聊天話題,還是開機前一天,顏潸潸求助,她們各種出主意。

  然后還有科普類的視頻和文章,寧渠當時驚為天人。

  后來,顏潸潸無私自通,寧渠開始了爺們兒生涯。當時就像是需要降溫的小火爐,現在是需要加柴的高爐。

  “別瞎猜了,猜也猜不到。”黃原回答。

  哪怕是期待,也不會表現出來,口是心非能感覺到,但是她們是不會承認的,只會趁熱。

  吃著東西,吳燁看著有說有笑的幾人,沒有好奇的去聽,主要是她們太小聲了,什么都聽不到。

  一桌子的俊男靚女,不少人好奇的看了看他們著一桌,又悄悄的收回目光,感慨顏值真高。

  倒上小酒,吃著飯,天南地北的扯淡。

  吳燁是很喜歡這種日子的,有朋友一起聚聚,壓力都要小很多,還能一起吃飯的人,只會越來越少。

  “吃這個!”清楚給他夾菜。

  沒錯,又坐回來了,就坐在凌晨身邊。

  大家都是互相挨著自己女朋友坐,剛好幾個方向都有人坐,圍在一起聊天。

  聽著臺上的歌手唱歌,一邊吃著晚餐,還是很有格調的,再加上熱鬧,他們顯得沒有其他人那么安靜,多少有點喧囂。

  吵到單身狗了。

  吳燁他們的隔壁桌,穿著一身簡譜衣服的男生在和另個女生說話。

  有相親的意思,不過女方三連拳下來,他就招架不住了,房子車子存款,他并不是多富裕。

  對方閨蜜還在喋喋不休的。

  寧渠和吳燁偶爾回頭看看他們,發現女生長得并不是多好看,偏偏有點自我感覺很良好,覺得自己不愁沒有對象。

  “出生的時候臉著地了?長得不好看還做夢呢,二十萬,現在難道越丑就越值錢?”寧渠吐出。

  最后,他們看到服務員來的時候,男生說自己一口沒吃,她們aa就行了。

  兩個女生先是目瞪口呆,然后就爆發了,吳燁他們吃了好大一個瓜。

  生活很狗血。

  “你什么時候搬回去住?”黃原問吳燁。

  白了他一眼,吳燁回答:“你又不在那邊住,問這種機密問題干什么?”

  黃原:“.......”

  “你們都去那邊住了,我也想去那邊住,最近準備買套房子,我們也搬過去,剛好一起住,在廠里不方便。”黃原挑眉。

  大家都住一個地方,他感覺孤零零的不合群,想著搬到一起住熱鬧。

  其次就是有個私人的小窩,沒有人打擾,可以自己過情侶生活,幸福生活。

  想來想去,無非是花個一百多個大不溜,又不是多貴,為了二人世界,挺劃算的。

  “這我就得批評你了,你那是為了熱鬧嘛?你那是為了方便,為了自己享受,為了吃掉小魚仔。”洛白說道。

  寧渠忍不住笑。

  確實是這樣,那是為了熱鬧,就是為了方便吃小魚仔!饞就饞了,還理直氣壯的,直壯的都不是理氣。

  最近上火吧?

  “大哥別說二哥,洛白幫我看看還沒有房子。”黃原下定決心。

  洛白只好點點頭。

  “湊一起也好,打麻將起碼不會三缺一。”吳燁回答:“我也是這幾天搬回去了,都是環保材料,要不了多長時間就能住人。”

  凌晨爸媽離開以后,吳燁就準備搬回去,也就是這幾天時間,搬回去以后,吳燁也可以自由的過二人世界了。

  鑰匙都拿了,搬家隨時都可以,就是東西不少,有些麻煩。

  “那就這樣決定了。”黃原回答道,他是個果斷的人,除了感情上不是,其他的地方都很果斷。

  吃也吃了,聊也聊了,吃完東西以后,就沒有下半場了,都是吃完晚飯就散伙。

  各自帶著女朋友,各回各家。

  就這樣,兩人回到家的時候,都已經很晚了,大概是十一點左右,剛到門口就聽到了狗叫聲。

  大鐵門打開的時候,星星在門口搖尾巴,嘴里叼著一個小球,下車的凌晨揉了揉它狗頭,然后把球丟出去,它立馬跑過去叼回來。

  “真乖!”凌晨給它一個白眼。

  客廳里,凌宇和藍總裁在窗戶邊看了看,發現是凌晨和吳燁以后,又坐回沙發上,兩人小聲說著什么。

  凌晨兩人打開門進屋的時候,看著客廳里的二老,有點面面相覷,還以為他們已經睡了,結果回來他們還在沙發上坐著的。

  不只是留燈了,人也留了。

  兩人坐在沙發上,和凌宇夫妻聊了幾句,藍總裁就說了一句:“我們明天回去了,東西都收拾好了。”

  原本的時間又提前了,主要是不想打擾他們談戀愛,留在這里,確實是有些不太方便了。

  白天的時候,他們去找了老吳和吳太太,大家聊了不少時間,和他們也說了一下要回去的事情,吳太太覺得他們過來都沒有待多少時間,就要回去了。

  不想去逛什么海邊公園的凌宇夫妻,倒是沒有什么想法,就是覺得現在和吳燁他們待一塊,還是各種不習慣。

  生活,娛樂方式都完全不一樣。

  總是很多不協調的地方,就是每天一起吃兩頓飯,意義不大,還不自在。

  大部分父母和孩子住產生的不適感,他們也產生了,而且不習慣的感覺越發明顯。

  “又提前?不說過幾天嗎?”凌晨問道。

  才從北極回來幾天時間而已,他們就要回去,而且說了不只是一次了。

  凌晨總感覺,就像是自己某些行為在逼迫他們離開似的。

  特別的不舒服。

  “還是老家待著舒服,以后有事情再過來唄,再說了,你們過年也要回去。”凌宇回答了一句。

  沒有秘密按腳的日子,沒有麻將的日子,沒有老伙伴的日子,他也不習慣。

  來不少時間了,發現還是和藍總裁單獨住更自在,以前的日子,也更習慣一些。

  孩子又不是小孩子,不需要他們成天陪著,又吳燁就夠了。

  “叔,阿姨,再待幾天,最近蜀都特別熱,氣溫很高,明天我和凌晨帶您二老出去玩一下,剛好有個游艇,我們可以出海釣魚。”吳燁建議。

  才回來幾天,把工作捋順了,把欠款整好了,又是開業,還沒有來得及安排他們出去玩一圈。

  吳燁覺得自己做的確實不夠好。

  凌宇擺擺手,這個沒必要,家里后面就是小碼頭,他自己也有個快艇,很少玩的。

  最多就是在屋后釣釣魚,燒烤,他和藍總裁都有點暈船。

  “我們本來就不愛出去玩,又不是怪你什么,就是想回去看看,家里好多時間沒有住人,也得回去看看。”

  這是鐵了心要回去了,吳燁無奈的看了看凌晨。

  凌晨也無奈。

  “不回去行不行?玩幾天啊!”

  藍總裁看了看她:“不回去你養我啊!管個漫客都在哼累,還沒讓你管漢娛呢!你不是要累到住院。”

  凌晨:“.......”

  這個話題她一直不愿意談,就是不想她借口多拿個公司給自己管。

  藍總裁早就有這個意思了,覺得她太懶了。

  “把泛娛樂分出來你管吧,我也輕松一點,小說,漫畫,雜志,動畫,還有數字公司,剛好做個集團,你直接一起管。”藍總裁說道。

  這些東西分出來以后,她就管好娛樂公司就行了。

  除了這些大板塊的業務,其實核心就是娛樂公司,每年做點項目,做點投資,輕松不少,思維固話了,這些業務她感覺自己做不好了。

  凌晨:“......”

  總是在一個很平常的時間,做一些很大的決定,就像是談一件小事情一樣。

  明明就是上千億的業務,說的好像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一樣。

  “這么多公司都我管,先不說能不能管理下來,怕是連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你讓吳燁守活寡呢?”凌晨回答。

  凌晨就是覺得還能拖幾年,不想那么忙,忙得腳不沾地的,戀愛時間都沒有,打架的想法都被工作磨滅了。

  吳燁:“......”

  這話說的,守活寡倒不至于,時間就像是某√,擠一擠總會有的。

  大不了,住辦公室唄。

  年輕,有無限的可能性。

  “你就是懶,給你安排幾個副總,到時候你那會那么累?現在不也是把工作丟給人家的?你可要點臉吧你!”藍總裁吐槽。

  這段時間觀察下來,就發現凌晨太閑了,吳燁倒是在努力做事業,短短時間已經做出名氣了,凌晨則是在渾水摸魚。

  不給她點壓力,她只會一直閑著。

  老媽還想休息呢,以前嘴角忙的腳不沾地,廁所都沒時間上的時候,凌晨哪里知道?

  現在她還有個基礎,還有人才儲備,不是什么都沒有,就一個爛攤子。

  “就這樣決定了,回去就安排,給你發任命書。”藍總裁拍板。

  凌晨:“......”

  no,噠咩喲!

  那太累了,她指定是扛不住。

  吳燁在就旁邊看著她據理力爭,說自己能力不夠,說自己管理方式不合適集團公司,還說自己要有私人生活,不能一整天耗在公司里等等。

  藍總裁無動于衷,就像是鐵石心腸的雕塑似的,滿臉都是沒得談幾個字。

  反抗不了,凌晨瞬間就生無可戀了。

  管理一個漫客,熟悉了以后,還能摸魚劃水,管理那么多公司,哪里有時間摸魚劃水,不是這個會就是那個會,特別是剛開始的時候。

  忙到生孩子都沒時間。

  看著凌晨和吳燁回樓上,樓下的藍總裁忍不住笑出聲。

  姜還是老的辣,你想玩,老娘偏不給你機會,還去北極,老娘讓你去唉及看墳的機會都沒有。

  又能考驗戀愛穩定與否,因為忙起來以后事情多,聯系少,情緒多,相處少,又能慢慢交接公司,等她結完婚,就甩手不干退休了,還能讓她不那么快當外婆。

  一舉幾得,簡直完美極了。

  “都焉兒了!”凌宇說道。

  藍總裁白了他一眼,正襟危坐:“就知道疼閨女!不知道疼媳婦兒是不是?”

  凌宇:“.....”

  是也不敢說啊!

  樓上。

  即將變身千億總裁的小凌總,正按著枕頭爆錘。

  “我再也不喜歡我媽了。”凌晨說道:“特別不喜歡她,獨裁得很。”

  旁邊的吳燁:“.......”

  又來了,過幾天就......是我還是喜歡她的。

  ------題外話------

求個票  推薦一本妹子的書:

  《這學姐,也太正常了吧!》

  單女主,戀愛文,校園日常。

  假如在大學開學的時候,被一個奇怪的學姐盯上,請問應該如何在她的手底下逃出生天。

  鹿呦呦:“林驚渝,和我在一起吧。”

  林驚渝:“但是學姐,你表白都是板著臉的嗎?”18627/10950192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