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65 白菜我是個窮比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凌晨家的大陽臺上。

  吳燁看了看叉著水果吃的凌宇,很明顯的可以看到,他左著繃帶,把手全部纏起來了,和截肢了手腕以下部分似的。

  其實就是拇指外側和一部分被切了一刀,縫了針,只能這樣包。

  看著很嚴重,其實算不上多嚴重的情況,吳燁看他吃水果喝茶的愜意樣子,都不知道說什么。

  “哈!”喝完熱茶,凌宇哈了一下。

  吳燁也喝了一口,被他看著,吳燁只好跟著:“哈!”

  凌宇才滿意的點點頭,對了,哪有喝熱水,熱茶不哈氣的?

  看著遠處的燈火,吳燁看他從口袋里拿出一支皺巴巴的煙,很警惕的拿在手里,往后看了看他才向吳燁伸手。

  糾結了一下,吳燁想到了丈母娘說的,這幾天不能給他抽煙。

  看出吳燁遲疑的意思,凌宇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有事叔扛著。”

  吳燁:“......”

  如此熟悉的話,如此熟悉的口氣。

  本來還考慮的吳燁,瞬間不敢考慮了,搖搖頭,吳燁回答:“叔,打火機在樓下!沒帶上來!”

  看著吳燁口袋里熟悉的打火機形狀,凌宇默默的把煙放回兜里。

  信任危機一旦產生,就和雪崩一樣。

  凌宇看著遠處的夜景,一如在老家陽臺上看萬家燈火一樣:“小吳啊!”

  答應一聲,吳燁轉頭看著他。

  凌宇沒有說什么深沉的話,而是說道:“好好想想,打火機是不是落在口袋里了?”

  吳燁:“......”

  還想抽煙呢!

  自己不抽煙的吳燁,有些理解不了為什么會有煙癮這種東西。

  明明盒子上都寫著吸煙有害健康,還是有那么多人抽煙,連減少吸煙有益身體健康,都換成了請勿早禁煙場所吸煙。

  “叔,醫生說了,最近不要抽煙,忍忍就好了!”吳燁說話的時候,順手把他手里的煙拿過來。

  凌宇:“.....”

  坐回椅子上,凌宇長長的嘆氣,然后才喝了一口熱茶。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的吳燁把煙丟到了一邊,然后才坐回來,翹著二郎腿,聽著凌宇手機里的國粹。

  凌宇看了看他:“凌晨有結婚的想法了,你呢?”

  點點頭,吳燁回答:“我也一樣!早點結婚也挺好的,感情總歸不是兒戲,我得給她一個結果!”

  談戀愛不為了結婚的很多,不能結婚的很多,不愿意結婚的很多,吳燁都不是,他還挺想結婚的。

  家里有爸媽,老婆,孩子,才是完整的家庭。

  婚姻恐懼癥,吳燁也不知道是那個沙比說的,讓現在不想結婚的人又多個理由和借口。

  “叔,是不是很舍不得?”吳燁問他。

  凌宇給他一個明知故問的眼神。

  撓撓頭,吳燁把口袋里的煙掏出來,放在他嘴里,然后拿著打火機給他點上,凌宇下意識的捂住,忘記吸氣。

  “吸一下!”

  “哦!!”凌宇反應過來:“你小子不老實。”

  吳燁笑了笑,只是喝茶就算了,聊其他的東西吳燁就拿出來。

  吐出煙霧,凌宇舒適的靠著搖椅,吹著晚風。

  “叔,我們都是有主見的人,以后結婚了,您就是多個家人,不是少一個家人,我沒想過結婚以后,就不管你們,我說的不是經濟上的。”吳燁說道。

  還是第一次聊這些,吳燁也不知道從何說起,想到什么就聊什么。

  畢竟他也不是什么有經驗的人,只能把自己的想法和他說清楚,大家溝通一下意見和想法。

  凌宇點點頭:“我知道!”

  他們兩口子不缺錢,其實他們不擔心自己養老這方面的問題,也不是什么迷信的人,該怎么樣就怎么樣,反正掛了也不知道。

  他舍不得是閨女養這么多年,突然要嫁人了,那種切割開的感覺。

  “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您,媳婦兒我肯定要娶的。感覺有點不講道理了。”吳燁說著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凌宇:“......”

  仗著凌晨喜歡,他確實是可以肆無忌憚的霸道。

  兒大不由娘,他們沒什么辦法。

  “你以后自己養閨女,就知道我是什么想法了。”凌宇這樣說道。

  沒有經歷,就沒有發言權,吳燁不懂他的憂桑。

  細數一下,吳燁太爺爺生的是兒子,爺爺也是,老爹也是,好像沒有生閨女的命,吳燁估計,自己第一個孩子也是個兒子。

  一套房沒了。

  五套房沒了!

  “我倒是想,不過可能沒有那個命!”吳燁回答。

  凌宇:“......”

  這話說的,真jb氣人。

  不過男孩子多點也好,不分家,一家人和和氣氣的過,凌晨有幾個孩子護著,也挺好的。

  凌宇感覺腦子里出現一個畫面,就是以后孩子春節要紅包的時候,一個個排隊磕頭喊外公,然后他一個個發紅包。

  再以后,還有外孫媳婦兒一起喊外公。

  嘖嘖!也不賴啊!

  “男女都好,現在也不限制什么,孩子多點更好,家里熱鬧!”凌宇回答。

  似乎凌宇也放棄了,認清凌晨要嫁人的這個現實,聊天都是聊孩子了。

  外孫也是孫,多個外不是真的外,很多孩子都喜歡外公外婆更多,他見過的就不少,想到孩子,他就感覺不那么難過了。

  春天送出一個閨女,收獲很多外孫。

  “不挑,都喜歡!”吳燁回答道:“叔,以后我準備買個幾套近一點的房子,到時候您和我爸媽都能住近一點,一起住可能不習慣,但是很近就方便很多。”

  吳燁說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凌宇想到了今天藍總裁說的話,也是這個想法。

  看外孫就走幾步路就好了,以后孩子也能去家里,活動面積更大了。

  他看了看吳燁,點點頭:“挺好的!”

  兩人聊天的時候,也沒有注意陽臺后的身影,默默的看了好久才離開,凌宇點煙的時候她都看在眼里。

  下樓梯的時候,凌晨看了看老媽的背影。

  跟著她一起到了次臥,藍總裁把一個快遞箱子遞給她。

  “這是什么?”凌晨好奇的看了看標簽,寫著勞保用品。

  指了指箱子,藍總裁才回答道:“人類原始狀態阻斷器。”

  反映了好一會兒,凌晨才反應過來,臉瞬間就紅了。

  拿著箱子,感覺拿著一個燙手的山芋似的,有點想丟掉的想法。

  “沒結婚之前,還是得注意安全,不能什么都將就,原則問題不行就是不行!少接觸那些花里胡哨的東西。”藍總裁意有所指。

  年輕人想法多,她好歹是當媽的,得提醒一下凌晨。

  沖動是有懲罰的。

  凌晨低頭看了看箱子:“那也不用這么多啊!再說我們也不是不知道這些!還什么都沒有呢!”

  一箱不知道多少盒,凌晨有種包年的感覺。

  藍總裁戳了戳她腦門:“以后你就知道了!”

  不水滴吐痰之前,都覺得自己很文明,她都覺得買少了。

  君子謙謙,禽獸天天,清心寡欲,這個過程,就是個心路歷程。什么事情都是一樣,最開始的時候最積極,后來....一旦過渡就不在。

  “我們走了,可就沒有人管他了,沒有人在,很多東西就說不好了,你自己看著辦吧!”藍總裁說道。

  很多東西吳太太可以看出來,藍總裁也可以看出來,凌晨是個什么情況,一目了然的。

  這一點,她對吳燁很認可,本來以為從北極回來的時候會有變化,結果恰恰相反。

  這次,她覺得閨女自己選就好了,都二十五了,再不考慮也不行。

  “我知道的。”凌晨不好意思的回答了一句。

  主要是這種話題以前沒有聊過,還是頭一回聊這個,很不好意思。

  藍總裁說的自白,她臉紅的厲害,還特意準備好了一箱攔精靈,凌晨感覺很尷尬。

  “每個階段總是要經歷每個階段的事情,沒必要害羞,你又不是失眠小姑娘了,都快三十了。”

  才25,哪里就三十了,生兩個娃都不到三十。

  二十五是有急迫感的年紀,三十則是讓人感覺到老的年紀。

  “您不反對了?”凌晨轉移話題。

  藍總裁點點頭。

  她只是希望凌晨找個好老公,和她一樣,不希望遇到渣滓,她和凌晨外婆的想法不一樣,沒有那么刻薄。

  凌宇不碰公司任何事情,是有原因的,其實凌宇并不是沒有什么商業頭腦,反而是藍總裁的狗頭軍師。

  所以她一直覺得沒必要有什么門戶之見,錢賺的夠多了,現在的都花不完,只是公司就像是另一個孩子,總要有人管理。

  錢不重要,人更重要。

  “對你好不好,我們能看出來,脾氣性格,也了解的差不多了,人家小吳對你好,你也得對人家好點,感情是互相的,不是單方面的,不要有什么高人一等的想法。”藍總裁和她說道。

  凌晨感覺鼻子酸酸的,這些話,就像是告別很多東西似的,讓她有點不知所措。

  以前藍總裁不會和她說這些東西。

  揉了揉凌晨的頭發,藍總裁笑了笑:“幸福需要很用心的,別光顧著自己的感受和想法。”

  答應一聲,凌晨默默的點點頭。

  坐在床沿,藍總裁和她說了很多東西,說的凌晨哭唧唧的。

  她們母女雖然經常吵架,藍總裁懟她的時候很多,但是該有的關心,一直沒缺過。

  凌宇從樓上下來的時候,還漱口好幾次,回到房間就看到凌晨眼睛紅紅的,還以為老婆又欺負閨女了。

  “都這么大的人了,老是說她干啥?她又不是小孩子。”凌宇走到凌晨旁邊,拿過紙巾遞給她:“別哭了,我說說你媽!”

  凌晨:“.....”

  藍總裁:“......”

  抬抬下巴指了指門口,示意凌晨早點回去休息,凌晨聽話的離開了,藍總裁才看了看凌宇。

  意識到情況不對勁兒,凌宇尬笑的撓撓頭:“老婆,我錯了!”

  沒搭理他,他就是這個性格,不分青紅皂白的說完,很從心的道歉,然后悄悄的靠近,轉移話題。

  凌宇的動作,和她知道的完全是一模一樣。

  “煙抽好了?”藍總裁問他。

  凌宇感覺一僵,尬笑的看了看她。

  “都是小吳,非要給我的,我不好拒絕。”凌宇回答了一句。

  又把女婿賣了,賣的毫不猶豫的,都開始逐漸熟練了。

  剛才又不是沒有看到,藍總裁怎么可能相信他,揪著耳朵,讓他距離逐漸近一點。

  “疼疼疼疼!耳朵要掉了。”凌宇抓著她的手,不讓她太用力。

  松開他以后,藍總裁給了他一個好自為之的表情。

  然后把凌宇手上的繃帶拆開,看著和蜈蚣似的傷口,重新上藥,再包上,她很細心的包扎好了,才松了一口氣。

  有的媳婦兒就是這樣,又罵你,又打你,偏偏又關心你,愛護你。

  “睡覺規矩點!”藍總裁提醒道。

  凌晨笑嘻嘻的答應。

  公寓那邊,洛白還在和白菜吃蒸面條。

  第一次見到面條還可以蒸來吃,洛白還挺新鮮的,感覺很有意思。

  白菜搬到公寓里了,就住在洛白旁邊的房子里,隔著顏潸潸兩口子,不過他們還沒有搬回來。

  越發富裕的白菜,買了很多的打折商品,把冰箱裝的滿滿的。

  “小白啊!這個果汁過期了啊!”洛白看著白菜遞過來的冰果汁,看日期已經過期兩天了。

  白菜看了看自己的瓶子,遞給洛白,交換了一下:“這個才過期一天,你喝這個。”

  重點不是兩天,而是過期了啊!怎么就找不到重點呢?

  最近這段時間,他一直在白菜這里吃東西,已經吃了不少的過期食品了。

  白菜喜歡買便宜的打折商品,還有哪些低價處理的商品,每次都挑著便宜的買。

  “你看,連味道都沒有變,你們城里人就是矯情。”白菜喝了一口飲料,覺得完全沒問題。

  感覺從小到大的概念有點碰撞的厲害了,他是從小父母就不讓他吃過期的食品,白菜則是只要包裝完好,只要不是腐壞了,明顯有視覺變質,就可以吃。

  這就有很大的區別了,洛白最近就很不習慣這個。

  白菜也不習慣他注意這種細節,覺得這是一種矯情的行為。

  “過期了,喝了容易肚子疼,還容易食物中毒。”洛白提醒她。

  白菜嗯嗯哦哦的答應,自顧自的喝完。

  你可以說,但是我不聽,就像是不接受建議零售價的建議。她太固執了,洛白拿她沒辦法,只好讓她多吃點東西。

  “吳燁他們最近要搬回來了,黃原可能也要搬過來,到時候就熱鬧多了。”洛白說道。

  白菜點點頭,專心對付著碗里的面條。

  他們都來了,花銷也要大很多了,總要吃飯,招待什么的,白菜仿佛看到了錢包癟下去的日子。

  她們一個比一個會賺錢,白菜感覺自己格格不入,最差的游小魚一年都能賺一兩千萬,一個月都是一百多萬。

  一個月達成她的夢想,一年把她的夢想碾壓十二次。

  “來就來吧!我到時候準備一些沒過期的吃的。”白菜回答。

  洛白:“.....”

  務實到極致的白菜,是典型的只會考慮生活,賺錢,存款的人,沒有那么多玩的心思,也沒有習慣洛白的生活。

  和洛白在一起以后,反而是拉著洛白,一路體驗艱苦奮斗,一路吃著粗茶淡飯。

  哪里都好,就是太節省了,特別是對自己,對洛白她又不,給洛白買東西都是買好的,她自己的就沒有準備買。

  “我的意思是,以后你起碼有朋友陪你。”洛白解釋。

  白菜在這里人生地不熟的,熟悉的就是桃子,桃子也住在公司宿舍去了,剩下的就是凌晨幾人她熟悉一點。

  起碼有個朋友,能聊天解悶。

  白菜指了指自己鼻子:“我那么忙,那有時間陪她們?還得賺錢呢,你以為我是白富美嗎?我是個窮比!窮比不需要陪,需要活兒!”

  這個女朋友和前女友都不一樣,完全是兩個極端的感覺。

  成天就在研究怎么樣賺錢,怎么樣賺更多錢,像極了貪婪的巨龍似的。明明存款都快一百萬了,還說自己是個窮比。

  “錢是賺不完的!要兼顧生活!這個想法不對,你又不是機器人。”洛白說道。

  白菜點點頭:“你說的都對!”

  直接給他整無語了,勸也不好勸,洛白直接不全勸了。

  他不說話了,白菜覺得他生氣了,又來哄他,整的洛白哭笑不得。

  “多吃點,喜歡吃改天再給你做。”白菜給他夾菜。

  她吃的多,大部分的面條反而是進了她的肚子,洛白兩碗就吃飽了,白菜收拾好碗筷,把茶幾擦干凈。

  勤快得和小蜜蜂似的,把家里的衛生打掃的干干凈凈。

  收拾好這些,白菜才打了熱水,放到洛白面前,讓他泡腳,她自己也一起泡。

  洛白不是第一次感慨,白菜這種姑娘,打著衛星都不一定能找到。現在還有姑娘會給藍朋友打洗腳水?美夢里嗎?

  “你除了犟一點,我都不知道還能找到什么其他的缺點。”洛白一句溫柔的話丟過去。

  白菜倒是沒有理解,也不覺得犟一點有什么不好,而且她搞不懂洛白拿來那么多感動。

  動不動又感動一下,她總覺得是洛白為了哄她開心,其實大可不用這樣,多累啊!

  “好好泡腳!”白菜嗔怪的給他一個白眼。

  情話一套套的來,誰吃的下啊?

  “那你踩著我,泡我一下。”洛白開始騷話連篇了。

  白菜只好把腳放在他腳背上,洛白能明顯的感覺到老繭,也不知道她究竟做了多少農活,腳背上都是老繭。

  她總是在忙活,用她的話說,就是人不能閑下來,閑下來就會懶惰,懶了就習慣了。

  伸手拉住她的手,放在自己手心里,白菜的手并不大,但是力氣比洛白大多了,捏著洛白的時候,真的是疼的嗷嗷叫那種。

  發現這個懲罰辦法以后,就經常這樣收拾他。

  木馬!

  哎,得嘴了。

  白菜:“......”

  臉都拉長了,無聊的很。

  拱白菜!

  嘿嘿嘿!

  和二傻子似的洛白,開心的不行,白菜只是瞟了他一眼,拿他沒辦法,他總是這樣。

  “泡好了沒有?”白菜問他。

  洛白搖搖頭,把腳收起來,把她的腳踩住:“換我泡你。”

  泡完了就該回家了,他還不想回家,想多待一會兒。

  伸手拿了一本書,白菜開始翻起來,她越發認識到了知識的重要性,學習沒有中斷過,最近又開始學習外語了。

  她越發努力,顯得洛白越發懶惰,偶爾還給洛白不少危機感。

  這是以前沒有過的情緒,白菜越來越努力,努力的人,總是想太陽一樣,顯得很耀眼,洛白覺得要是別人發現了她,也會和自己一樣被吸引。

  “看書白天看吧,晚上看傷眼睛。”洛白在她耳邊說道:“陪陪我唄!”

  把書合起來,白菜惡狠狠抱著他啃幾口:“我看會兒書,聽話!”

  “好的!”

  答應的很爽快,洛白安靜的坐在她旁邊,拿著毛巾給她把腳擦了。

  縮在沙發上,靠著他,白菜就恬靜的翻著書頁,拿著筆把重點劃掉,記憶著內容。

  時間流逝,白菜合上書的時候,洛白已經困的睡著了。

  悄悄的坐在一邊,給他墊上墊子,又拿了毯子給他蓋好,白菜拍了拍腦門,晚上得讓他睡這里了。

  看了看時間,已經不早了,白菜關好燈,上樓休息。

  洛白悄悄的睜開眼睛,看了看樓上,嘴角勾勒出一個笑容,躺在沙發上暗自喜悅。

  半夜的時候,上完廁所,洛白打著哈欠往樓上走,順勢躺在被子上,呼呼大睡。

  握著小拳拳的白菜:“......”

  看著旁邊的洛白,白菜尋思著他是不是故意的?看樣子又不像,確實是睡得很香。

  只是被他占了床,她就只能睡在邊緣了。

  最重要的不是睡哪里,是洛白也來了,咋整?

  想了半天,白菜蹬著拖鞋去樓下沙發上睡覺去了,把洛白自己留在樓上。

  獨守空房的套路白:“......”

  吳燁不是說這招很好使?

  一點效果都沒有,垃圾招數,還不如自己的套路,可能效果還要好很多。

  翻滾了幾圈,滾到充滿白菜氣息的被窩里,洛白嗅了一下,嘿嘿嘿的蓋著被子。

  叫什么白菜啊,叫香菜都沒有毛病。

  一覺睡得特別的香。

  白菜能提供的隱形服務很多,比如安全感,比如一種特別好聞的香氣。

  她還喜歡拍人,不過每次都不敢特別用力,洛白和個瓷娃娃似的。

  “起床了,洛哥!”白菜坐在地毯上,看著睡在床邊的他。

  不知道為什么,洛白喜歡睡床邊,總感覺需要隨時跑路似的,白菜一直不理解,洛白說是因為以前總喜歡做噩夢。

  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洛白看著近在咫尺的笑臉,下一個瞬間,疑惑的看了看她。

  “我不是在沙發上嗎?”

  白菜嘆氣。

  誰知道你為什么會跑到樓上來了?

  沒在意這個小事情,白菜把他拉起來坐著,捏了一下他變成一塊的腹肌:“早起減肥。”

  洛白蒙被子。

  早起減肥,要老命,他是真的受不了那種腳酸腿疼,而且他比寧渠瘦多了。

  寧渠都不減肥,他也減不動。

  “快點,我不重復第二遍啊!你識趣點最好!”白菜下最后通牒。

  附近就有跑道,她一直準備拉著洛白鍛煉,洛白屬于是爬樓梯都喘,白菜都怕他五十就沒了。

  為了以后有老伴,現在就得考慮這個問題。

  “叫老公我就起來。”洛白蒙在被子里。

  “老...公...公!”實在是喊不出來。

  嗖,被子被她一把拉開,看著沒地方躲的洛白,白菜把他拉起來,抗在肩膀上,直接帶走。

  這種很離譜的辦法,別的女孩子都用不了,但是白菜可以很容易就用上。

  家里的桶裝水,直接去抗要少兩塊錢,白菜每次都是抗兩桶。

  把他丟在沙發上,指了指衛生間:“去洗臉,洗漱完了吃早餐,然后去跑步!”

  把他安排的明明白白,白菜才去廚房,看著蒸好的包子,也不怕湯,迅速拿到盤子里,把幾個小菜拿出來,最后把粥端出來。

  早餐喜歡吃包子饅頭的白菜,把洛白也帶上了。

  兩人出門的時候,白菜和洛白遇到了隔壁王哥夫妻,洛白簡單打了個招呼,發現王嫂看了白菜好幾眼。

  王嫂確實看了白菜好幾眼,她沒想到小渣男最終被這個質樸純潔的姑娘收了。

  這段時間一直在一起,不是以前那種兩三天就換一個,王嫂一直很好奇,白菜這種單純的姑娘,就把他心給收了。

  “最近沒有看到小吳和小凌,他們搬走了?”王嫂問了一下。

  洛白搖搖頭:“裝修,最近搬回來,嫂子現在都顯懷了,還要去工作?”

  看著她顯懷很明顯的肚子,洛白不太理解,這個時間還去工作,不應該在家里養胎嗎?

  “不影響的,過段時間就不工作了。”王嫂笑著回答。

  話雖如此,但是他們確實是沒辦法,壓力大。

  洛白他們幾個過的是生活,王哥兩口子是生存,他們不工作,家里也有,王哥他們不一樣。

  沒有注意到旁邊王哥一閃而逝的愧疚表情,洛白繼續說道:“孩子重要。”

  白菜拉了一下他,讓他不要多說。

  洛白雖然疑惑,但是乖乖的閉嘴了。

  一直到出了電梯,白菜才拉著她說道:“家家情況不一樣的,她懷孕了還在上班,就是必須得上班,也可能是家里待著無聊,別亂勸人家。”

  “我們老家的大姐,懷了八九個月還在地里干活,孩子一樣活蹦亂跳的,沒有那么嚴重。”

  “人家老公都尷尬了,就你叭叭個沒完。”

  撓撓頭,洛白才反應過來,當時也沒有注意王哥的表情,想著有了寶寶,在家養著多好,確實有點一廂情愿了。

  白菜說清楚以后,洛白提醒自己以后得注意點。

  “別人什么樣我不管,你以后乖乖養胎就好,不要什么活兒都干。”洛白回答。

  白菜沒同意,那太無聊了,哪能成天待家里的?

  兩人聊到孩子的話題,洛白眉飛色舞的和她說了很多,跑完幾圈以后,和死狗一樣慢悠悠的走回家,孩子也不聊了,結婚也不聊了。

  想法太多,很明顯就是不夠累,累了什么都不想。

  洛白就是這樣的表現。

  另一邊的吳燁。

  在衣帽間里換衣服,看著衣帽間里的小箱子,吳燁打開看了看,發現全是攔精靈,有些詫異的吳燁,拿出幾盒看了看。

  超薄款!

  嘖嘖!

  這也準備的太充分了吧?這是準備干涸嗎?

  穿好衣服以后,吳燁打開衣帽間的門,看著坐在床沿的凌晨,她已經換好了,在等吳燁。

  “你什么時候買了那么多攔精靈?”吳燁笑嘻嘻的問她:“一箱啊!你這是快進到了三十歲?”

  這個鍋,她屬于是不背都不行,總不可能說是老媽買的。

  “最近買的唄,你不是要開荒嗎!工具給你準備好!”凌晨故作鎮定的回答,只是臉紅的很厲害,并沒有那么淡然。

  小畫面不少,昨天查的資料還歷歷在目,查著查著,就感覺失眠了。

  凌晨睡得并不好,晚上還老是做夢,去了好幾次衛生間,才混到天亮了。

  “工具我自己有,你給地就行。”吳燁回答了一句。

  要牛有牛,要犁有犁,要犁頭有犁頭。

  現在什么都不缺,就是沒有地了,得等凌晨這個地主安排。

  河灘并沒有什么植物,還沒有什么綠化,寸金難買寸光陰,好在牛不是黃牛,是水牛,喝水就行。

  自己是挖井人,自己也是喝水人。

  凌晨:“.....”

  拍了拍他,凌晨不和他說這個,大早上的,要不是這幾天家里有人,少不了每天被棍子打。

  拉著他下樓,凌宇和藍總裁都在客廳。

  藍總裁全神貫注的看著筆記本,凌宇在手機上打麻將,一只手也不妨礙他打麻將的熱情。

  “爸媽,我們上班去了!”凌晨一邊拿包包,一邊喊了一聲。

  兩人答應一句,看著他們出門,凌宇贏了一把,感覺有些索然無味,就丟開手機,把窗戶打開,把外面的八爺放進來。

  剛飛到鳥架子上,凌宇就叫它哈批!

  注意到吳燁不在家,八爺就開始勇起來了,和凌宇對罵不落下風。

  你一句,我一句的互相問候對方,旁邊的藍總裁聽得無語,準備先給他安排個工作。

  不過凌宇一直就沒有準備工作,以前沒有,以后也沒有。

  新店開業的時候,吳燁帶著凌晨去店里剪彩了,店開的越來越多,認識的朋友也開始越來越多,很多老板都送了東西來。

  門口的花籃也排了兩排,再也沒有第一次開業那么的寒酸和簡單。

  慢慢的,吳燁也有了自己的商業圈子,雖然大部分都是做食品的,人數加起來也不少了。

  光是安排這些老板,就坐了好幾桌,沒辦法,人家是來捧場的,來了就是給面子,人家給足面子了,自己也要把面子還回去。

  吳燁不喝酒,拿著茶杯這個老板聊聊,那個老板聊聊,拉拉感情,大家心照不宣的說著以后多多關照。

  一圈跑完以后,吳燁見到了很久沒有見到的蔚錦,她還是那么混得開,和一堆老板聊的眉飛色舞。

  看到吳燁的時候,她拿著酒杯和吳燁碰了一下。

  “吳總,生意興隆啊!”

  她是眼見著吳燁的生意越做越大了,現在好幾家酒樓,而且還是自有不動產,光是這些東西,加起來就是好幾個億了。

  最開始找她談商鋪,到現在才幾個月的時間,事業雛形就已經做起來了。

  蔚錦時常感慨吳燁這樣的孩子,都是有鈔能力的,辦事情的效率一般人完全比不上。

  “感謝蔚姐來捧場,吃好喝好啊!”吳燁笑著回答了一句。

  攀談了幾句以后,吳燁和凌晨才離開,蔚錦坐在椅子上,看了看凌晨的背影。

  旁邊做調料生意的女老板,轉頭看了看她,笑嘻嘻的。

  被這樣看著,她才收回了目光。

  “以前吳總剛做生意就有接觸,短短幾個月,已經做得紅紅火火了。”蔚錦解釋了一句。

  旁邊的老板笑了笑:“蔚總錯億啊!”

  對于這些玩笑已經不計較了,蔚錦也和他們說笑,偶爾聊到生意的事情,都是互相說著有什么好做的事情大家合作一下。

  應付著,敷衍著,大家都知道場面是場面,只需要維持熱鬧就行。

  蔚錦也是吳燁的供應商之一,不過是茶葉,其他的沒有什么能合作的地方,吳燁也不是那種不顧舊情的人,好歹是朋友。

  招呼完客人,吳燁才和凌晨回到辦公室,現在店多了,制度多了,管理也更嚴格了。

  千里之堤潰于蟻穴,吳燁一直要求要注意細節。

  辦公室里,吳燁和經理聊了半天,把工作內容聊差不多了,吳燁才摸了摸咕嚕嚕叫的肚子。

  安排人送餐以后,吳燁打開旁邊的小門,回到辦公室后的房間里。

  裝修的時候,特意在辦公室后裝修了一套住的房子出來,一室一廳,什么都齊全的。

  凌晨在房間里休息,吳燁進屋的時候,她彎著腳,晃動著兩只腳,拿著手機在看電視劇。

  悄悄地走過去,吳燁撲到了她。

  凌晨把他推開:“扁了扁了!”

  滾了一圈滾到她旁邊,吳燁順勢把腳上的皮鞋蹬掉,沖她挑眉,指了指自己嘴唇。

  “斗嘴!來不來!”

  搖搖頭,這會清心寡欲的,沒有頂嘴,斗嘴,頂牛的想法。

  伸手把手機丟開,吳燁兩只手抓住她的手腕:“這可由不得你,女人家家的,要嫁夫從夫,趕快從了為夫。”

  凌晨:“.....”

  和個大流氓似的,凌晨直直的看著他,吳燁的目光都在晃動的大燈上。

  顫顫你好巍巍。

  “等會兒有人來找你就不好了!”凌晨掙扎了一下,不過效果不好。

  吳燁做了一個門鈴,要是有人來的話,吳燁第一時間就知道了。

  所以他根本不怕。

  這幾天都沒有好好的熱熱身,總得收點利息回來,等丈母娘他們離開,就可以收回本金了。

  “不會的,這里隔音好,就算是在外面都聽不到什么,你可以放心的哼唱。”吳燁挑眉。

  跑不掉了。

  無處可逃。

  她希望吳燁有個過敏的東西,吃點他過敏的東西,他就不敢這大膽了,可惜的是,他對什么都不過敏。

  “叫什么小雪姐,明明就是大雪姐。”吳燁笑了笑:“你們好!我要吃你們了哦!”

  凌晨拍了他一巴掌。

  放棄了。

  “來吧畜生!”凌晨呼了一口氣。

  還敢嘴硬!

  “唔....”

  沒過幾分鐘,凌晨就認錯了,而且態度極其誠懇。

  灰溜溜的跑去衛生間了。

  吳燁聽到了門鈴聲,把衣服整理了一下,然后才回到外面的辦公室。

  送餐來的是一個服務員小姐姐,蕭富貴也跟著的,戴著廚師帽,一身白色制服。

  “試試看我剛學會的招牌菜,虎皮肘子。”蕭富貴把桌布放好,然后把菜端出來。

  服務員小姐姐識趣的關好門。

  “吃啊!”蕭富貴見他沒動筷子,疑惑的看了看他恍然大悟:“難怪一身香味兒,剛才沒有想到這個問題,你們慢慢吃,我交代一下,不會有人來打擾的!”

  他才想到凌晨沒在,吳燁喜歡在店里多弄一個房子,蕭富貴也是知道的。

  忙忘記了。

  吳燁:“.....”

  他就是沒想到怎么吃肘子而已,蕭富貴想的太多了。

  “嘖嘖,你可以的!”走之前,蕭富貴還感慨一句:“記得反鎖。”

  吳燁:“......”

  多嘴的蕭富貴離開以后,吳燁喊凌晨出來吃飯,還臉紅彤彤的她,和虎皮肘子一個顏色。

  “都是你,尷尬了吧?”凌晨嘆氣:“人家都不知道傳成什么樣了。”

  吳燁給她夾菜。

  “最多就算是,老板的辦公桌下,有老板娘的影子,還能說什么?”吳燁笑了笑:“我跟你講,你不要讓人家瞎猜,你這個老板娘得落實啊!”

  “空間真挺大的!”吳燁指了指辦公桌。

  凌晨臉紅的不行,脫口而出:“滾!”

  就是從樓上飛出去都不可能。18627/10946515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