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64 小吳也干了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老虎追你的時候,你不想要跑過老虎,只需要跑過前一個人就可以。

  如果是母老虎追你,那就不要跑了。

  有很多少事情,說明了遇到緊急情況的時候,實習生是一個解決辦法,如果沒有的話,看看身邊有沒有女婿,如果有的話,就拿女婿先頂上。

  就像是凌宇一樣的。

  指著吳燁說著:吳燁也干了!

  當被凌宇賣了個干干凈凈的時候,吳燁是無語的。說好的叔叔給你抗著,你不要怕什么,最后卻是叔叔把你賣了。

  好大一口黑鍋就背在吳燁背上。

  仿佛能聽見空氣里飄蕩的那一句:小吳,你也不想不能娶我閨女吧?

  又像是老大忽悠剛出道的小弟:這個事情你替我認了,出來以后,保證你吃香喝辣!

  總之,吳燁當時很懵比!

  特別是在凌晨虎視眈眈的目光下,關鍵是他還不知道怎么解釋。

  說叔叔自己想去的?

  那行個鏟鏟!

  “我最近有點股√....尾巴骨酸疼,叔叔陪我去做個理療。”吳燁悄悄地回答了一句。

  凌晨:“......”

  這個破理由。

  簡直了。

  “還有點腰酸。”吳燁補充。

  凌晨:“......”

  碰碰車都沒有玩過,腰酸個毛線啊!

  明明就是睡火山,裝什么活火山?誰不知道似的。

  凌晨知道吳燁就是在包庇凌宇,凌宇喜歡打麻將,偶爾喜歡去按按腳,采采耳,捶捶背。

  打麻將可以,這些不行,藍總裁一貫不讓他去,多少有點占有欲強的藍總裁,每次發現以后都要說他,要是說了不聽,就揍一頓。

  只是沒想到,他會盒和吳燁一起去。

  “行了,小吳你別袒護他!”藍總裁看了看凌宇:“你這膽子越來越粗了啊!”

  凌宇:“......”

  想著就去按按腳而已,其他也沒有什么,不至于這么嚴重!

  本來就是個小事情,整的興師動眾的,多沒面子啊!

  “小吳可以作證,我就按了腳而已!都沒按完!”凌宇吶吶的回答了一句。

  真的就按了一半,就火急火燎的回來了。

  當時的場面,先是沉默,然后就是雞飛狗跳的跑路。

  在技師的目光下,尷尬的一匹。

  “不信的話,你可以問小吳!”凌宇補充。

  吳燁:“.....”

  小吳左右為難啊!

  注意到吳燁的便秘表情,藍總裁嘆氣。

  這種事情,也就不靠譜的凌宇能做出來,要是換成其他人,只會自己去,悄悄的誰也不說。

  他就敢帶著未來姑爺一起去水匯,虎了吧唧的,一點都不考慮合不合適的問題。

  “小吳會說實話?”藍總裁打了他一下:“不是按了一半嘛,再給你按一遍。”

  操不完的心,凌晨跑出去剛回來,凌宇又作妖。藍總裁一肚子氣。

  最終,凌宇被揪著耳朵上樓了。

  大概吳燁在,也不好當面收拾他,藍總裁揪著他上樓了,凌宇哼都沒有哼一聲。

  吳燁第一反應就是他不疼嗎?還是藍總裁揪耳朵的技術超級好?

  “疼疼疼!”吳燁抓著凌晨的手喊疼。

  他耳朵也被抓住了。

  不疼才有鬼,就是憋著的。

  吳燁很冤枉,他真不是自己想去,一直就不是很喜歡大寶劍,結果凌宇想去按按,他才沒辦法一起去的。

  聽到老丈人說腰酸背痛的,吳燁能不表示嗎?

  雖然知道去水匯奇怪,但是他自己說的效果好,吳燁能不去?

  他最冤枉了。

  “媳婦兒,你聽我解釋啊!真不是我要去的。”吳燁想要有個解釋的機會。

  而且他還不像凌宇,已經習慣了耳朵被揪。

  他可不習慣這個。

  “長長記性,免得你還犯傻,自己一個大男人,就不能有點主見嗎?”凌晨說道。

  她倒不是生氣吳燁去按按腳,而是生氣帶著凌宇去,也生氣吳燁不會拒絕,該拒絕的就拒絕,不能沒有原則。

  哪怕是她爹呢,相處也應該有原則。

  立刻點點頭,吳燁滿口答應,被凌晨放開以后,吳燁才揉了揉耳朵,感覺都快掉了。

  看了看樓上,吳燁又轉頭看了看凌晨。

  “我媽特別不喜歡這個,他估計得被好好收拾一頓了。”凌晨回答了吳燁的疑惑。

  不知道得多慘?

  默默的,吳燁想到今天不能去凌晨房間了,主要是丈母娘在氣頭上,被發現了估計得被說了。

  一直就沒下來,就藍總裁下來了一趟,說讓他們早點休息。

  晚上的時候。

  吳燁在丈母娘的“偶遇”下,尬笑著鉆進次臥里,一直沒有出來,藍總裁沒有抓到他的小辮子。

  安靜的躺在被子里,吳燁都沒看凌晨發消息。

  一直到天亮,吳燁在廚房看到凌宇的時候,他抬手動腳的時候,還有些齜牙咧嘴的,也不知道具體是哪里疼。

  好像哪里都疼似的。

  “叔,您不地道!說好的您能扛著呢?”吳燁幫他洗菜,悄悄的說道。

  轉頭就把鍋放在他背上。

  要不是吳燁人品過硬,就被凌晨收拾了。

  凌宇搖搖頭:“小吳啊!你是安全的!我就不一樣了,我非常不安全啊!”

  吳燁:“......”

  糟心的理由。

  印象肯定是沒有那么好了,本來藍總裁的印象就不算多好,吳燁還準備努力挽救一下,結果隊友都送了。

  拿什么贏?

  “小吳啊,你也不堅定啊!”凌宇說道。

  吳燁:“......”

  啥啊?還要堅定?

  吳燁覺得自己應該學點墨醋料理,好好招待老丈人。

  他是被殃及的池魚,要什么堅定?

  “阿姨您了解,她不說什么,凌晨可不一樣!”吳燁把菜遞給他。

  把他手上的蔬菜接過來,凌宇才笑了笑:“不說什么,就動手能力強對吧?那我不是更慘?”

  凌宇呲牙,吳燁匱乏的想象力,大概想不到他遭受了什么。

  傷害的不是軀體,而是靈魂。

  其實藍總裁談戀愛的時候也很溫柔,只是慢慢變成了暴躁大媽!凌宇則是完全參與了這個過度階段。

  “那您干啥非要去?我說了不去,您又不聽,明知道結果是這樣還去。”吳燁不理解他的想法。

  吳燁是不理解這種在死亡邊緣反復橫跳的操作。

  難道被打很舒服?

  凌宇一邊做海鮮小蔥煎餅,一邊回答:“其實就是想去按按而已,叔叔能有什么壞心思?不然會帶你去?”

  凌晨解釋的更簡單。

  沒有那么多理由,就是單純想去按一下,松松骨頭,結果誰知道回來還要再松松骨頭,這是他沒有想到的:“我也沒有想到被知道了,魔都有點克我。”

  吳燁:“......”

  紙包不住火,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壁,以前跑掉了是運氣好,這次水逆了,沒跑掉。

  哪能次次都跑得掉?被發現了就只能哦豁!

  “下次這種事情您就別叫我了,凌晨說要是再去,給我腿打斷!”吳燁以后都不準備去了。

  他不熱衷洗浴,也不想因為洗浴,和前女友吃飯。

  看著另一個灶火,吳燁把情況和凌宇說的很清楚,凌宇點點頭,他也不去了。

  老實點,免得回家的時候還得跪搓衣板。

  “不去了,煎餅好了,端出去吃早餐了。”凌宇看了看鍋里的金黃色煎餅,蔥香四溢,鮮味撲鼻。

  海鮮小蔥煎餅,味道簡直不要太好。

  凌宇把切好的煎餅放到盤子里,金黃里夾雜著綠色,看著就很有食欲。

  “吃飯咯!”吳燁放好菜,在飯廳喊了一句。

  沙發上說話的藍總裁和凌晨才站起來。

  凌晨是那種被收拾的時候,就不喜歡媽媽了,過幾天又開始和老媽聊天的人,言語里都是苦大仇深,行為上都是記不住。

  這不,又恢復了!

  吃飯的時候,藍總裁又恢復了風輕云淡,只是多看了一眼煎餅,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一樣。

  還給吳燁夾菜,讓吳燁有點心驚膽跳的,確認沒有什么問題,吳燁才放松了。

  結果桌子底下的凌晨,又開始翹著二郎腿,用一只腳√他,吳燁立刻挪開位置,擔心被發現了。

  凌晨就是故意的,這種高級茶藝,凌晨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學會的。

  吳燁躲開以后,凌晨才悄悄的笑了笑。

  作死的很!

  “我們這幾天準備回去了,總公司一大堆事情耽擱著,得回去處理。”藍總裁說道。

  吳燁和凌晨早有預感,他們不會一直待在這里。

  有些舍不得他們,讓他們多待幾天,結果藍總裁也不同意,雷厲風行的就準備這幾天要離開了。

  沒什么商量的余地。

  能待這么多天,已經不容易了,一堆事去壓著沒有做。

  “那我年底帶吳燁回去過年!”凌晨想了想,放了一個炸雷。

  凌宇咬著煎餅的動作停止了,藍總裁伸筷子的動作也停止了,吳燁感覺心里砰砰砰跳的厲害。

  沒想到凌晨會說這個,他們也愣住了。

  凌宇和藍總裁隱晦的換了一個眼神,兩人心照不宣的知道凌晨說的是什么意思。

  藍總裁沒有回答什么,而是把難題拋給了凌宇,還踢了他一腳,讓他快點說話。

  都要帶回家了,事情沒有什么回轉的余地,已經是鐵石心腸了。

  “行!”凌宇回答。

  想說的很多,考慮了一下,還是變成了這個字。

  對凌晨很了解,才更清楚她的意思。

  顯然,藍總裁不滿意這個回答,實在是凌宇話都說了,她再不同意也不好。

  看著笑容滿面的凌晨,吳燁也笑了笑。

  兩人笑的越甜蜜,凌宇就感覺越扎心。

  突然提到這個事情,讓他們有點觸不及防,就像是突然之間就說要嫁人了一樣。

  凌宇也不能說不同意,雖然還不習慣,但是凌晨都說明了意思,他只能選行還是不行。

  很明顯不行不能選。

  “我們沒有想過干涉你的感情選擇,你自己想清楚就好。”凌宇放下筷子。

  他的小棉襖已經失去了。

  雖然羨慕那些當外公的,他還是舍不得閨女,做父母的,多少有點被動了,孩子有了選擇,往往就只能接受這個選擇,

  氣氛有些沉悶,藍總裁一言不發,凌宇看著菜沒吃幾口,凌晨一句帶吳燁回家,信息量很大。

  女生準備帶男生回家,那是已經做好了,或者做好了部分考慮。

  要結婚了。

  這么就這么快呢?凌宇有點想不通這個問題。

  “還有半年時間呢!還早得很。”凌晨給凌宇夾了一塊煎餅。

  他們好像挺趕的,轉眼之間,就在考慮結婚了,又好像什么都沒有趕,畢竟吳燁和她都沒有碰碰車。

  總之,時間就像是在催他們似的。

  凌宇吃著煎餅,想著一百多天也就轉瞬即逝,距離結婚還遠?一轉眼,凌晨都想結婚了,他們也老了!

  “叔,吃菜,都涼了!”吳燁看他久久不動筷子,說了一句。

  凌宇點點頭,不過只是吃了兩口就沒吃了。

  想著其他事情。

  吃完東西,凌晨和吳燁要去上班,凌宇讓他們趕緊出發,家里他收拾就行了。

  看他們開車離開以后,凌宇夫妻二人坐在沙發上都沒有起身。

  凌宇薅著水果,看著滾動的水果發呆。

  凌晨一句話,讓他很不適應,很多東西就接踵而來了,思維越發混亂。

  藍總裁看了看一言不發的凌宇,坐在他旁邊,拍了拍他的肩膀:“年齡也差不多了!總不可能一直把她留在家里。”

  她的話,凌宇沒有回答,一時之間,感覺心里有些很復雜的情緒。

  復雜的是孩子都長大了,復雜的是,孩子都想嫁人了,更復雜的時候,她認準吳燁了。

  誰都知道閨女會嫁人,也知道這是無法避免的,但是和舍不得又不沖突。

  這種事情,最終肯定是父母讓步更多。

  哪怕是不喜歡,哪怕是有意見,哪怕是覺得還早。

  “我知道,我就是感覺挺快的,突然之間,我有點無法接受。”凌宇回答:“還是沒有準備好。”

  一直以為準備好了,結果什么都沒有準備好。

  一直覺得可以接受,但是發現接受不了。

  “舍不得還不簡單,買個大別墅,順便把隔壁的兩棟一起買了,到時候我們住一棟,吳燁爸媽住一棟,他們自己住一棟,不就兩全其美了。”藍總裁回答。

  才思敏捷的她,第一時間就想到一個辦法了,女大不中留,主要是他們也留不住。

  藍總裁一直覺得,凌晨也該結婚了,又不是才二十歲,已經二十五了。

  “到時候再看看吧!不想這個了。”凌宇回答。

  說著不想這個,但是內心還是在考慮。

  藍總裁把東西收拾好,才回到沙發上,看著考慮問題的凌宇,藍總裁沒有打擾他。

  出嫁的時候更傷心把?

  另一邊。

  吳燁開車送凌晨去公司的路上。

  “會不會太直接了一點?”吳燁問她。

  凌晨搖搖頭:“總是要說的,早晚的事情,早一點他們有個心理準備。”

  不是凌晨傻,而是計劃要進行,總要說的,以后也得說,長痛不如短痛。

  早一點說清楚想法,他們早點做好準備。

  她總歸要嫁人的,不可能一直在爸媽身邊當女兒,總得當吳燁的老婆,當孩子的媽媽,當人家的兒媳婦兒。

  除非吳燁入贅。

  “回去和他們好好談談,叔叔很舍不得你!”吳燁嘆氣:“雖然我壓根不是那種不讓你回家的人。”

  結婚以后也是一樣的,凌晨想回家的話,回去看看就是了。

  不行就買幾個房子挨在一起,那就方便多了。

  “我知道!你先去忙你的吧,下午來接我!”凌晨看著辦公樓入口,回答了一句。

  準備下車的時候,吳燁把她拉住,指了指臉!

  木馬!

  木馬!

  “拜拜!”吳燁和她揮手。

  看她進了辦公樓,吳燁才開車去富力,準備去看看房子。

  一路不堵車,很快就到了。

  拿出一把鑰匙,吳燁看了看換好的大門,是還沒有撕開塑料薄膜的新門,也是吳燁和凌晨都喜歡的顏色。

  厚重的大門,質量很好。

  拿著鑰匙打開門,吳燁站在門口,看了看裝修效果,很滿意的點點頭。

  兩套房子打通以后,感覺面積大了太多,看著簡約風格的裝修,吳燁坐在沙發上試了試,又到處看了看,原本兩套房子變成了一套。

  簡單的裝修風格,因為沒有太多東西,顯得房子很大。

  一個巨大的挑高,樓上做了兩個臥室,樓下就是廚房衛生間,運動房,客廳,還有收藏室,儲物間。

  一套公寓的面積是60平,凌晨的公寓搬來就是兩套,加起來180平,和大戶型差不多。

  超大兩室,兩個鏤空直接把樓上分割成兩個大臥室。

  看了看家具家電,還有安裝好的運動設備,吳燁敲敲打打的檢查了一下質量,然后才滿意的點點頭,把尾款付了。

  這里才是吳燁和凌晨的小窩,別墅那邊住起來沒有這里舒服,也沒有這么習慣。

  看完房子,吳燁關好門準備去公司開會,剛好碰到電梯口出來的張楚楠,和他手挽手的田甜,兩人說著悄悄話,田甜笑的很甜。

  狗糧撒來,吳燁沒有閃躲開,兩人甜蜜的很,如膠似漆的。

  大概是沒想到會碰到吳燁,兩人還有點詫異,剛才還親密無間,這會兒田甜都臉紅了。

  “阿燁,你怎么回來了?”張楚楠表情驚訝:“你房子裝修完了?”

  就住隔壁,裝修的情況,他們也很清楚,白天吵的很,他們做游戲都會被打擾。

  吳燁點點頭,看了看他手里的菜,笑道:“已經弄好了,過段時間我們就準備搬回來,買了不少菜啊!”

  晃了晃口袋,張楚楠邀請他一起去吃個飯。

  吳燁不想麻煩他們,而且和田甜關系也沒有那么融洽,只是因為凌晨有一層關系而已,搖搖頭,吳燁拒絕了,表示自己有事情。

  張楚楠只好表示下次再吃。

  “現在是在這邊長住嗎?”吳燁問了一句。

  張楚楠點點頭,已經開始長住了,住的挺好的,田甜雖然懶點,但是她把張楚楠哄得很開心,住一起沒什么大問題。

  “搬回來的時候請你吃飯!”吳燁說道。

  答應了一聲,看著吳燁離開,張楚楠看了看已經堵起來的房間門,那是凌晨以前的門,現在被堵起來了。

  看這個情況,也是一起住的。

  看得多了,田甜也不再發牢騷,而是拉著張楚楠回家,瘦了很多的田甜,改名叫玲瓏都沒有問題,張楚楠默默的收回目光,感覺口中有些干燥。

  臉紅的田甜轉頭看了看他,張楚楠一本正經的微笑。

  “你最近越來越過分了,難道你和我在一起就是為了睡我?”田甜最近苦不堪言。

  各種各樣的嘴法,她感覺自己已經逐漸堅守不了底線了。

  搖搖頭,張楚楠一臉不是這樣的表情。

  “肯定不是你說的那樣,你要是不相信,我們可以拜個把子!”張楚楠回答。

  田甜:“.......”

  最近他開始油嘴滑舌了,經常就是這種話。

  和吳燁有的一拼。

  “活著就得吃飯,吃飯卻不是為了活著,在一起不是為了睡覺,而是想睡醒以后有你在身邊。”開門的時候,張楚楠說了一句。

  田甜嘆氣。

  她就是被一路連哄帶騙的,就騙到了門口,再相信他,就要開門了。

  探頭!

  就是感覺有點快了,雖然也有點快樂。

  小雪姐也不回來,不然還有個地方可以躲一下,她都快堅持不住了。

  “今天給你做雞汁飯。”張楚楠挑眉。

  田甜:“.....”

  不喜歡這個,特別是吃過一次以后,就更不喜歡了。

  “鮑汁飯更好吃!”田甜建議。

  “可以,我不要飯行不行?”

  田甜:“.....”

  啊啊啊,特么的爛仔,太過分了。

  樓下,吳燁從停車場離開。

  開著車去公司,把主管叫齊了,開了個會,這幾天又一家新店要開業,吳燁得把關,全程都是馬東西在管理,開業已經籌備的差不多了。

  新店還是做酒樓,吳燁準備做個連鎖酒樓,先把品牌做起來。

  開完會,其他人離開以后,吳燁把蕭富貴留下了,看了看最近瘦下來的他,吳燁有點疑惑。

  “最近工作量是不是大了點?都瘦了!”吳燁問他。

  蕭富貴一愣,然后才點點頭:“最近事情多,瘦點也好,本來就覺得胖了。”

  其實是他減肥減下來的,不是累的。

  給了他兩條好煙,不過蕭富貴沒有接:“在戒煙了!不抽了。”

  吳燁:“.....”

  感覺有點不對勁兒,他可是個煙鬼來的,突然就要戒煙了?

  被吳燁看的不好意思,蕭富貴撓撓頭:“認識一個姑娘,人家不喜歡抽煙,我也覺得健康最重要,就戒了。”

  嘿嘿嘿!

  鐵樹開花了。

  吳燁笑了笑,把煙收好,就開始八卦了,不堪其擾,簫富貴跑了。

  他離開的時候,吳燁在辦公室哈哈笑,醫生好啊!

  以后頭疼腦熱的,還有個人照顧。

  在公司待到了下午,吳燁才接了個電話,離開公司,開車去接凌晨。

  剛到位置的時候,凌晨就和他揮揮手,小跑過來鉆到車里。

  “怎么了?”看她急吼吼的,吳燁問她。

  “我爸切著手了!”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