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62 給我們凌總換個力氣大的【4K】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咖啡店,凌晨看著手揣著兜,戴著大墨鏡,高跟鞋走得噠噠噠的時尚女子。

  站起來揮揮手,示意她過來。

  嘴角翹氣一絲絲微笑,她走到凌晨身邊坐在她對面的位置,翹著二郎腿,絲質的淺灰色喇叭褲褲腳隨著腿晃動。

  “什么時候換了個這種風格?都市麗人的風格,和你一起的打扮完全不同啊!”凌晨好奇的問道。

  張亞男嘿嘿嘿笑,笑著笑著就變成了:哈哈哈哈!

  笑容開始逐漸變態,就和她現在這個情況完全一模一樣。

  凌晨:“……”

  雖然習慣了她有些神經質的樣子,但是一身麗人打扮,再加上一身神級氣質,有點讓人迷糊。

  混和的矛盾體,大男人習慣的張亞男,其實不太合適這種打扮,起碼不能開口。

  開口就暴露了,她并不是什么麗人的情況。

  “最近遇到了憨憨,挺有意思的,他就特吃這一套,我都不敢哈哈哈笑。”張亞男說道。

  自己也不清楚是什么想法,就感覺換個風格,看對方呆呆的樣子,挺有意思的。

  多少有點女為悅己者容的意思,不過善水者易溺水,愛情專家的她,自己只是覺得挺開心的。

  還沒有想過更多東西。

  “有合適的對象了?”凌晨詫異。

  才出去半個月呢,張亞男最開始來的時候還是個單身狗,轉頭就有了心儀的人。

  她不是那種隨便的人,單身的時候連個男閨蜜都無,突然見她滿面春風的,凌晨還有點不習慣。

  擺擺手,張亞男搖搖頭:“就是一個很有趣的朋友,不是什么合適的對象。”張亞男回答。

  還不是什么對象,她現在就是覺得多個朋友挺好的。

  多個朋友多條路。

  人挺有趣的,特別單純,生平沒見過那么單純的人。

  說他一無是處,他都臉紅。

  “你這表情,要是沒有事情,我倒立洗頭。”凌晨不相信。

  主要是她這個表情,就看著很有故事,說起來就開心,講起來就高興,談起來就有笑意。

  這種反應。

  “真沒有!”張亞男回答。

  斬釘截鐵里,帶著一點點不自信,帶著一點點疑惑。

  其實她自己都懷疑,是不是對人家單純的大男孩有企圖了。

  “你完了,你墜入愛河了!”凌晨肯定的說道。

  張亞男:“……”

  墜入愛河了,那它最好淹死自己,不想站在岸上看人家墜河了。

  有些事情是巴不得上岸,有些事情就是巴不得墜河。

  “我都不知道怎么辦呢!”張亞男嘆氣,拿過咖啡攪拌了一下,然后加了奶:“還是個母牛奶!”

  凌晨:??

  這都知道?

  沒反應過來的凌晨嘗了嘗,也沒有嘗出來什么,惹得張亞男哈哈笑。

  戀愛讓人愚鈍,這話別人不知道是不是這樣,凌晨多少有點。

  “你說什么情況不知道怎么辦?”凌晨問她。

  張亞男一直很有主見的,很少見她糾結什么東西,都是很簡單的就可以做決定。

  凌晨看著她糾結的樣子,很是好奇究竟是什么事情,讓她這么為難。

  “醫院讓我留在魔都,待遇挺好的,我在想要不要留在魔都。”張亞男和她說了一下情況。

  作為一個有潛力,有專業知識的男科醫生,醫院是想挽留她的。

  凌晨不懂這方面的專業知識,也不知道操作方式。

  “就說有沒有壞處?好處大不大?”凌晨問她。

  張亞男看了看她:“在這里能升一格!”

  這是實際的東西。

  她舍不得的是人際關系,舍不得的是爹媽,那邊回家方便,而且醫院對她有知遇之恩。

  《最初進化》

  糾結的不是利益,而是感情。

  “快刀斬亂麻,發展是一輩子的,人不能總考慮那么多,我還是建議你留在這邊!”

  “除了個人感情因素,考慮到人生本來就和臺階一樣,一步步往前邁!”

  “該記著的就記著,一輩子其實沒有多少機會的,錯過了就是一輩子的事情。”

  “考慮人生大事,就得果斷。”

  凌晨說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對于她來說,這是一個機會,很多人熬了不少年,都沒有進一格的機會。

  一格就是另一個天地。

  “還有個問題,就是我也不知道對那個家伙是什么想法,和他在一起挺輕松的。”

  “但是好像又不是那種喜歡的感覺,最近有點魔怔。”

  張亞男喝了一口咖啡,露出難得一見的小女兒態。

  平時張牙舞爪慣了,突然收起鉗子,感覺有些不適應。

  “玲瓏篩子安紅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凌晨笑道:“情為何物啊!”

  喜歡這種東西,本來就說不清楚,有可能是一瞬間,有可能是潛移默化。

  和一個人在一起很舒服,就對了。

  “對方是做什么的?”凌晨問她:“醫生…還是院長?”

  張亞男:“……”

  院長的辦公室,從來不進她這種兇巴巴的醫生,都是那種結婚的醫生。

  不過有膽大的大姐反饋,據說院長可能得到他們科室看看最好。

  年齡大了,牛不從心。

  “廚師!”張亞男說到。

  凌晨愣住。

  想了半天,都沒想過會是廚師。

  “他很會做鴨,特別是老鴨湯,特別的好喝,做的其他的菜,也很好吃,時不時的還會給我送小吃。”

  “雖然沒有說什么,總說是朋友來的,但是他又不讓我分給其他人。”

  “時不時的來接我,雖然是摩托車!但是我還挺喜歡那種感覺的。”

  張亞男拍了拍臉,感覺自己有點陷得太深了,自己都多少覺得,確實是有點不對勁。

  但是得勁兒啊!

  不對勁和得勁兒,她更在意得勁兒。

  “喜歡就追啊,追不到就xy,xy不行就強,反正你是女生,也不犯法!”凌晨建議直接。

  張亞男:“……”

  雖然說是這樣沒錯,但是這是個餿主意。

  總不可能真綁著強了!強人鎖男要不得。

  “慢慢相處吧!我先把工作落實了!”張亞男回答。

  凌晨點點頭,還建議她努努力。

  十個男人九個壞,還有一個沒人愛,跳出來,搶過來,好男人就像是漏網之魚。

  雖然說千層網,網網有魚,但是好魚難得,大魚難找。

  “就這兩個事情?”凌晨問她。

  張亞男點點頭,她本來也不是什么多事的人,能解決的都自己解決的差不多了。

  喊凌晨出來,也是聊聊天,解解悶嘮嘮嗑。

  “順便問你怎么樣了,去了北極同生共死一遭,有沒有發現粗人的好!”張亞男問她。

  凌晨:“……”

  都沒有畢業,誰知道是不是好呢!

  最近她爸媽在這邊,還沒確定好什么時候離開,很多計劃只能是計劃。

  早上的時候,還被藍總裁發現了吳燁的衣服,就是昨天穿的,被她說了一頓。

  讓自己把小名改成白給。

  他們不離開,大約是沒有什么機會了,藍總裁嚴防死守,成天盯著她。

  她倒是想接納吳燁,但是吳燁沒機會上道。做好了當一個包容的人,奈何打架的機會都沒有。

  “快了!爸媽在家,走了就準備學騎馬,放牛。”凌晨忍不住笑。

  張亞男想了想:“憋的很辛苦吧?”

  凌晨:“……”

  不想聊這個話題,這個話題有點燒鍋。

  鈴鈴鈴…

  剛巧,凌晨的電話響起來了,拿著電話看了看,凌晨點開免提接通。

  “媳婦兒,咱爸說心情不好,我陪他出去溜達一下。”吳燁在的話說道。

  張亞男聽著聲音嘖嘖嘖嘖,都開始喊爸了?效率也太高了。

  “行,帶他出去轉轉也行,不過不要去麻將館。”凌晨囑咐了一句。

  吳燁答應一聲,然后點點頭。

  掛了電話,開車馬路口的吳燁,轉頭看了看凌宇,有點不確定的問道:“叔,真想去?要不送您去醫院看看情況。”

  凌宇沒答應,吳燁只好問他是不是還想去。

  他說做個按摩,放松一下,這幾天不要蹦的太緊了。

  凌宇肯定的點點頭,點上煙,回頭看了看吳燁:“不要慫,有事叔擔著,養生有問題?沒問題!”

  見他說的信誓旦旦的,吳燁卻不太敢他,擔不擔的起還是另一回事呢。

  嘴巴上喊的兇,自信的p爆,但實際情況是什么樣,吳燁心里是有預計的。

點點頭,吳燁沒有說什么,開著車到了一家養生水匯  沒錯,凌宇要來的,就是水匯嘴上說著養生,吳燁都不知道他會不會傷身。

  有句話叫做閾值,誰知道他是不是為了突破閾值來的。

  吳燁決定要監督好他。

  “兩個399套餐。”凌宇熟練的把收款碼的位置讓出來。

  吳燁拿著手機付款。

  跟著服務員領了衣服,兩人到了其中一個叫生生不息的包間。

  換好衣服,凌宇看了看果盤,拿著茶水喝了一口,大字躺在按摩床上。

  吳燁要收斂點,他還是第一次和老丈人來水匯,看他熟悉的樣子,吳燁感覺發現了他的另一個愛好。

  也不知道藍總裁知不知道他這個愛好,知道了估計沒有好果子吃。

  吳燁不想吃掛落。

  看著苗條的技師進屋,凌宇來沒有來得及開口,吳燁就說:“換個力氣大點的,不要這種瘦的。”

  “我們凌總不喜歡這種,記得要力氣大的,力氣不大不要啊!”

  凌宇:“……”

  唉唉唉唉…別走啊!

  什么狗屁不是的審美觀?他沒說要那種力氣大的。

  洗浴,如果不是為了和溫柔小姐姐聊天,如果不是為了體驗那種我在道德邊緣的感覺。

  來干啥?養生歸養生,也不能純養生啊!

  他就是來聊聊天,又不是有什么想法,結果吳燁都不給他機會。

  不醒水!不懂事!

  “叔,你不是說腰酸背痛想理療嘛!還得那種力氣大的才行。”吳燁裝傻。

  凌宇感覺牙疼,只好點點頭,任由吳燁安排。

  看到兩個襯衣扣子勒出游泳圈的技師進屋以后,凌宇感覺更牙疼了。

  來的時候,確實用腰酸背痛想理療當借口來的,結果吳燁也太較真了。

  晚上的時候。

  凌晨家里,吳燁和鵪鶉一樣的坐在沙發上,旁邊就是橫眉倒豎的凌晨。

  不遠處就是坐在椅子上,面對沉默的藍總裁,欲言又止的凌宇。

  凌晨盯著吳燁看了好久,才看了看凌宇,想給吳燁一拳,又忍住了。

  藍總裁可沒有那么好脾氣,lv皮帶抽的空氣炸裂。

  爆鳴想起,凌宇和吳燁都被嚇得一激靈。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天底下沒有不透風的墻,他們去水匯的事情還是被知道了。

  原因就是藍總裁給他打電話了,他沒有接,又給他打視頻,他還是沒有接最后的時候,迫不得已才接通視頻。

  結果,就是凌宇還沒有來得及解釋,下一秒就傳來藍總裁的問候。

  “你屋麻批!”

  當時的吳燁和凌宇:“……”

  凌宇感覺完犢子了,借口都沒有來得及說,藍總裁就來一句:回家等到。

  電話就掛了。

  吳燁和凌宇目目相覷,凌宇感覺吳燁就是豬隊友,以前他都沒有被發現過,帶著吳燁就被發現了。

  以后可不敢帶小吳了。

  家里,藍總裁看了看凌宇,問道:“是不是不長記性?”

  以前被仙人跳的凌宇:“……”

  指了指旁邊的吳燁,凌宇在吳燁不好的預感里,聽著他說出那句:

  “小吳帶我去的,我不去,他非要帶我去,推辭不過,只能去了。”

  “本來我就不喜歡這些東西,小吳一直說養生。”

  “就去看了看!”

  組織語言愈發順利的領域,吳燁扣了一口大黑鍋。

  吳燁:“……”

  看到藍總裁盯著他,吳燁想搖搖頭,看到凌宇的眼色,糾結了半天。

  感覺自己就像是那些大冤種似的,以后不知道結婚了,還得給老丈人背多少鍋。

  “阿姨,叔叔說最近腰酸頭疼,想著帶他去做個理療,您別誤會。”吳燁努力的解散了一下,結果一點效果沒有。

  老丈人瘋狂使眼色,凌晨完全不相信吳燁的說辭。

  “你可以啊,帶著我爸去洗浴中心。”凌晨無語的看了看他:“是不是有點肆無忌憚了?”

  至于腰酸,怎么可能?凌晨是不相信的。

  被公開處刑的吳燁,感覺好心累,明明就是凌宇非要去的!

  他是無辜的!

  ------題外話------

說一下情況  這兩天老表結婚,又是發小,又是親戚的那種關系。

  提前就說了回來幫忙,不過我就是個婚車司機,除了開車提心吊膽,膽戰心驚,小心翼翼,完全不習慣以外…。

  這幾天大家理解一下,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