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61 保底【4K】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晚上的時候,凌晨家里的客廳。

  麻將桌上的方塊麻將,被搓得嘩啦啦的響。

  碼好以后的麻將,自動升起來,手速總是跟不上的吳燁,往往需要其他人等他一下才能摸牌。

  生手。

  頭一次玩麻將的吳燁,動作相當的不熟練。不是牌倒了,就是不知道牌放哪里。

  哪張牌該挨著那張牌他都不知道。

  多少有一點強迫癥的他,索性直接把牌按照花色放好。

  “三條!”

  “碰!”

  “二筒!”

  “碰!”

  吳燁:“……”

  他都不知道自己應該怎么打,也不知道自己應該出什么牌比較好。

  七竅懂了六竅,一竅不通。

  說真的,吳燁第一次玩這個,心里就一個想法,這么復雜的東西,怎么會有人喜歡玩?

  “可以走這個!”凌晨看了看他的牌,讓他出其中一張。

  “好!”吳燁聽話的打了五萬。

  他不知道怎么打,凌晨說什么就聽什么。

  “碰!”凌晨立馬接上。

  凌宇:“……”

  這都已經不算是出老千了,這屬于是明目張膽的作弊,哪有這樣子打牌的?

  立馬制止了凌晨的這種作弊行為,凌宇一邊打牌一邊說:“得讓他交交學費,不然怎么學得會打麻將?”

  吳燁:“……”

  不會打,不會算,不會猜,也不會記牌,打個der!根本打不贏。

  如果是手機麻將的話,好歹還有個提示,還知道自己應該出什么牌,不至于輸得太慘。

  索性破罐子破摔,輸就輸吧,只要把丈母娘和老丈人哄開心了,輸贏無所謂!

  “這個!”吳燁打出一張萬字。

  “胡了!”凌宇胡牌:“快給錢,快給錢。”

  把手機二維碼放在一邊,示意他們趕緊給錢。

  親兄弟明算賬,給錢給錢,就是他的口頭禪。

  要錢居士凌宇。

  老實說,吳燁有點后悔自己沒有早點學麻將,如果早一點學的話,知道怎么打,還能把那種人哄得更開心。

  送牌嘛!

  看凌宇每次贏牌的時候,那種抑制不住的笑容,吳燁知道,他是真心喜歡這個活動了。

  一個國粹愛好者,四人活動信仰者,無限組合研究者。

  沒有現金,那就轉微信,心滿意足的收了錢,凌宇還和吳燁說起麻將規則。

  “打一遍,學一遍,就像學游泳得喝水,學韓冰得摔跤一樣,輸了錢,就學的特別快。”

  “牌桌見人情,叔這不是為了贏你錢,而是為了告訴我你,這其實是人情世故!”

  “小吳,你理解嗎?”

  小吳:“……”

  人情世故?不理解這個歪理的小吳,沒辦法學這個道理。

  除了哄老丈人開心,找不到任何打麻將的理由。

  主要是吳燁根本沒有什么應酬,不像其他的老板,動不動就是麻將煙酒票,一套玩的特別溜。

  畢竟,一些錢只能輸,不能給。

  吳燁不往那套東西靠,就不需要研究那些套路,畢竟,他不是削尖腦袋賺錢的人。

  打麻將,還是頭一回。

  “叔叔言之有理,得多和叔叔學點。”吳燁回答。

  甭管有沒有道理,多少有點道理,就是有道理。

  臉皮不能太薄,臉皮薄,丈人丈母娘哄不好。

  藍總裁看了看吳燁,不過沒有說什么,只是意味不明的笑了笑。

  她也奇怪,明明自己那么和藹,那么隨和,偏偏吳燁就只和凌宇合得來,和她沒有什么話。

  就像是她是吃人的老虎似的,也不知道哪來的誤解。

  “碰!”

  “胡!”

  “杠!”

  “胡!”

  吳燁:“……”

  一直輸,就是沒有贏過,新手的好運氣,和他也沒有什么關系,運氣爆棚都沒有遇到過。

  不過送了丈母娘一把,她笑容明顯更多。

  發現這個以后,吳燁再接再厲的送了好幾把,讓丈母娘輸了不少錢。

  屬實打的臭。

  輸了好幾百塊錢以后,吳燁看著贏錢的三家,看他們興致盎然的,他這個唯一的輸家還得繼續打。

  他們贏的都是吳燁的,就吳燁一個人輸了,贏的最多的是凌宇,畢竟他專業。

  一直到晚上一點的時候,才結束了麻將時間,吳燁和凌晨都打哈欠,準備睡覺了。

  平時這個時候早就睡了,那會熬夜到這么晚,都是早睡早起,鍛煉身體。

  凌宇一直拉著他們打麻將,最后一把,再來最后一把,真的最后一把。

  一把又一把,把把下一把。

  就這樣,他們熬到了一點,只有凌宇一個人是精神奕奕的,其他人都開始困了。

  “睡什么睡,等會兒,吃完夜宵再睡,瘦的和猴兒似的。”凌宇系著圍裙,去做夜宵吃。

  瘦猴兒凌晨和吳燁互相打著哈欠看著對方,完全沒有看出來對方哪里瘦了。

  麻溜的做好夜宵,凌宇就喊吃東西了。

  順便的,他還給凌晨和藍總裁煮了一杯奶茶,盤子里放著炸雞,炸脆骨,烤茄子,炸香蕉等等。

  做飯的效率特別的高,味道還很好,簡直不講道理。

  他要是個廚娘還好說,結果他是個大老爺們,不過他做飯比女人都厲害。

  熟能生巧,恐怖如斯!

  “叔叔,你這也太快了吧?”吳燁驚訝。

  凌宇盯著他看了幾秒,才回答:“還好!”

  居然發現了他的大秘密,雖然是有口無心,但是他還是一驚。

  撓撓頭,吳燁覺得自己是不是說錯話了,發現他又笑起來,才放心的吃著東西。

  真快啊!

  “多吃點,雖然年輕,但是不能太瘦了!”凌宇給他們夾菜。

  吳燁和凌晨本來就不餓,實在是拗不過他,只好啃了不少零食。

  凌晨原本就飽的肚子,都撐著了,藍總裁盯著她肚子看了良久。

  吃完東西以后,大家泡泡腳,就準備去休息了。

  喂好狗,凌晨和吳燁先上樓的,藍總裁在后面,凌宇最后關燈。

  下意識的,凌晨打開門進臥室的時候,吳燁順便就習慣性的跟進去了。

  以前也是這樣,習慣性的一起休息,半個身子都進屋了,才想到今天晚上應該睡次臥。

  不能一起了。

  感受到身后藍總裁的目光,吳燁尬笑著說道:“你空調開著,記得不要開窗戶啊!”

  找了個拙劣的借口,吳燁才幫她帶上門,凌晨在房間里忍不住笑。

  還準備進主臥屋呢!結果發現她媽媽在,吳燁想法瞬間就沒有了。

  主要是她什么都敢說,吳燁不是對手。

  “阿姨!晚安!”吳燁笑著和藍總裁說了一句。

  點點頭,藍總裁才頷首。情況和她猜的差不多,他還做表面功夫呢!平時都是廝混在一起的吧?

  都已經形成習慣了。

  和他說了一句晚安以后,藍總裁關好門,貼在門口聽了聽動靜。

  果然,有聲音傳來,藍總裁假裝拿東西似的,打開門,就看到凌晨在吳燁門口。

  注意到他站在門口看著自己并沒有大話,凌晨打消了送貨上門的打算。

  被她虎視眈眈的瞪著,凌晨只好說道:“我看看被子夠不夠!”

  語氣里,有種別識破計劃的尷尬。

  藍總裁指了指她自己的房間:“被子不夠你來湊?還是不習慣?”

  凌晨:“.......”

  沒有回答,滴溜溜的回到自己房間里,關上門。

  順手把門關上,藍總裁站在門外,凌晨在隔壁探出頭來,和她四目相對。

  凌晨:“......”

  天哪!怎么會有這樣的媽?就這么收著。

  “我當時給你起的小名叫白雪,不是叫白給。”藍總裁一記暴擊。

  默默的回到自己的房間里,凌晨已經做好準備自己一個人獨守空房了。

  吳燁剛開門準備去和凌晨聊聊天,就發現丈母娘在門外,尷尬的笑了笑:“阿姨,還沒睡呢?”

  沒想到還會被逮住,吳燁一時之間愣在原地。

  “看看窗戶關了沒有,最近治安不好。”藍總裁回答:“你這是?”

  一語雙關,還帶個反問句。

  吳燁指了指樓梯:“我準備去喝口水。”

  點點頭,藍總裁看著吳燁噠噠噠的跑下樓。

  剛好碰到上樓的凌宇,知道吳燁要喝水,還指了指茶壺,讓他喝茶,喝茶利尿,比喝水更好。

  吳燁滿口答應。

  舒適尷尬,他只是準備找凌晨聊聊天而已,沒有什么不軌的想法,但是藍總裁意識很明顯,防賊呢!

  治安不好,不是防賊是什么?

  喝了半瓶水,吳燁才回到樓上,雖然藍總裁不在樓道了,但是吳燁覺得她一直在,想了想,還是略過凌晨的房間,回到次臥里。

  看著天花板,吳燁十分不習慣的抱著枕頭,看著天花板,簡直是寂寞寒窗空守寡。

  《控衛在此》

  叮咚!

  吳燁收到了凌晨的消息。

  睡不著,開視頻!

  打了個視頻給她,凌晨那邊也是沒有關燈,拿著手機就說語陰:“過來啊!”

  吳燁:“......”

  過不來,樓道都感覺涼颼颼的,總感覺藍總裁無所不在。

  好好休息,明天早點起,不是還要去公司么?吳燁發消息給她,讓她不要做白日夢。

  凌晨給她發了一大堆表情包。

  結束了聊天以后,吳燁才放下手機,準備休息。

  藍總裁坐在床沿,看著耳朵貼著門的凌宇,他已經聽了半天了,結果毛都沒有聽到。

  “你是不是想多了?都沒有聽到聲響,怎么可能去凌晨房間。”凌宇抽了一口煙,把煙灰抖到右手的煙灰缸里。

  藍總裁疑惑的看了看他:“確定沒有聽到?”

  點點頭,凌宇的表情很肯定,這種事情,他怎么可能騙藍總裁。

  聽了半天結果聽了個寂寞藍總裁放心了,把被子整理了一下,然后拍了拍被子。

  凌宇拿著保溫杯,喝了口枸杞茶,才睡到被子另一邊:“感覺小吳怎么樣?”

  就他和吳燁聊得多,藍總裁沒有說多少話,總體來說,他對吳燁的感覺還行,起碼可以及格,這是他綜合考慮的結果。

  但是他不知道藍總裁是什么想法,這個問題,晚上才有時間交流。

  “好不好還能怎么樣?你沒看到凌晨自己都栽進去了?我們的想法是次要的,她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

  “能做的就是給他把把關,不要讓她遇人不淑,以后婚姻不幸福。”

  “以后這種事情,我們是控制不了的,就只能做一個前期的判斷,我的意見就是再觀察觀察。”

  “你倒是被哄得五迷三道的。”

  看了看凌宇,藍總裁撇撇嘴,吳燁和他喝了一場酒以后,他就想法變了太多了。

  也不知道在桑拿房聊了什么,一口一個小燁,小燁,和自己親姑爺似的。

  “按倒不至于,就是感覺這孩子不錯,各方面感覺下來的話,體格也好,樣貌也好,性格也好,都挺不錯的。”凌宇回答。

  藍總裁:“......”

  想的真細啊!

  能想到那么果果的地方,體格這個話,她很容易理解是什么意思。

  “目測?”

  凌宇:“......”

  這話問的!

  “那我也不可能實地測量啊!反正身體好肯定是好事,其他的就是個性脾氣,喝酒了你看出什么沒有?”凌宇問她。

  藍總裁嘆氣。

  沒看出吳燁有什么缺點,倒是看出凌晨很在乎她,不過她沒有說出來。

  “比你酒品好多了!”藍總裁這樣回答。

  目前來看的話,還是可以給及格的,以后怎么樣還得以觀后效,還得看他們感情穩定與否。

  年輕人的愛情,就像是泡沫,又像是龍卷風。

  說不準的因素太多了,她知道的,很多鄰居家庭條件不錯的姑娘,談了好幾個才安定下來。

  “那也挺好的,先看看吧!反正目測能確定一個方面了。”凌宇笑道。

  吳燁大概也沒想到,凌宇和他一起蒸桑拿,還觀察的那么多,還考慮了那么多。

  老奸巨猾。

  “行了,怪怪的!不說這個!”藍總裁不想聊這些。

  好就更好,反正也是凌晨的,以后有個保底。

  “關燈睡覺了!”凌宇準備關燈。

  被藍總裁推了一把,讓他再去墻邊上聽一下,看看吳燁是不是跑到凌晨哪里去了。

  無奈的凌宇,只好去聽了一下,沒有聽到聊天兒的聲音,藍總裁放心的睡!

  他們低估了吳燁,這會兒,吳燁的被窩里,凌晨才剛冒頭。

  “噓!”凌晨示意。

  然后窩在他懷抱里,安穩睡下。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