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60 見家長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八爺回來了,不過八爺想走了。

  特別是感覺到情況不對勁的時候,它第一時間的想法就是跑路。

  不過吳燁沒敢讓它跑了,跑了就解釋不清楚了,死道友不死貧道,它被吳燁抓住了。

  “大哥!”八爺感覺到了危險。

  “喊大爺都沒用!”吳燁小聲說道:“安靜點!”

  八爺鳥眼看了看吳燁。

  它大哥慫了啊!

  剛才它一句話,就讓氣氛瞬間沉默下來,凌晨都不知道說什么了,過分確實過分,偏偏它就是一只鳥。

  凌宇盯著吳燁,眼神里都是刀子,想刀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此時此刻,吳燁是尷尬的。

  來的時候好好的,怎么也想不到,會因為八爺而面臨一場尷尬。

  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養鳥千日,一朝背刺。

  瑪德!

  “小吳啊,這鳥是你養的?”凌宇拉長聲音問了一句。

  他和這鳥,屬于是有緣千里來吵架。

  這段時間,這只鳥已經罵他很久了,也就是逮不到,不然一定要燉湯,不燉不足以平息憤怒。

  小吳啊你可以喲!

  吳燁感覺手心都是汗水,后悔沒有把八爺的素質教育進行到底。

  凌宇帶點疑問,又帶點肯定的語氣,再加上歪頭問問題的語氣,吳燁直呼糟糕。

  “那什么,叔,不是養的,收養的!”吳燁回答。然后看了看手里的八爺,又看了看凌宇:“還不趕緊道歉!”

  “平時怎么教你的,不能罵人,不能罵人,非是不聽!”

  八爺:

  它就不知道道歉是什么東西。

  “大哥,你又慫了?”

  吳燁:“......”

  這特么是慫么?你要不來一句,你大哥不知道得多硬氣!

  “得罪不起!”吳燁悄悄的在它耳邊說道。

  八爺:“......”

  上次就是得罪不起,就變成了了對象,這次還是得罪不起。

  大哥,大哥也不能這么當啊!

  無額看了看凌晨,凌晨心領神會,去廚房拿了刀的凌晨,默默的走過來,把菜刀放在它命運的脖頸:“說對不起!”

  八爺:“......”

  這么危險的東西,怎么能放在這里呢?

  “爺,我錯了,對不起!”八爺很從心:“祝你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英俊瀟灑,找一堆老婆。”

  凌宇:“......”

  最后這是詛咒吧?

  不過.....那不重要了。

  你的牛啤勁兒呢?罵人不是挺有節奏感的嗎?就慫了?這就慫了?

  前幾天,它能站在窗臺上,和凌宇罵一個小時,現在規矩的很,和素質鳥似的。

  “你不罵人了?不挺會罵人嗎?”凌宇彈了它一下。

  原來飛得再高,也怕菜刀啊!

  八爺敢怒不敢言,凌宇又彈它,它還是忍了,鳥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刀架在脖子上的,不敢不從,不得不慫,等飛了再罵他。

  這次大哥在都不好使。

  “不鬧了啊!”八爺實在是忍不住,來了這么一句。

  凌宇哈哈笑,把它關到準備好的籠子里,不過八爺野慣了,唯獨接受不了籠子,就像是監牢一般,它反抗很激烈。

  “放勞資出克!”八爺罵罵咧咧的。

  一直撞著籠子,它就沒被關過籠子,吳燁養它的時候,都是養在架子上,它特別討厭這種小空間。

  但是它叫的越大聲,凌宇就笑的越開心,如果不是君子不奪人所好,他都想和吳燁說一下,能不能讓他養。

  罵了他這么久,怎么樣也得收點利息才行啊!

  見吳燁表情擔心,凌宇說道:

  “讓它張張記性,晚點就把它放了,小吳啊!鳥可得教啊!”

  吳燁:“......”

  還以為他不生氣了,結果還是有情緒的,這語氣就能聽出來。

  只好點點頭,看著八爺被他提溜到陽臺上,和它親切友好的交流,你一句哈批,我一句王八蛋,聊的不亦樂乎。

  看的吳燁尷尬癌都快犯了。

  最后還是八爺認慫了,迫切的想飛出籠子里,不惜出賣鳥格,開始說好話。

  “大哥,救我!”八爺大叫。

  吳燁:“......”

  背刺大哥的時候,怎么就不想想呢,大哥都是泥菩薩,還救你。

  逗了半天,凌宇才把八爺放了,飛在窗戶外的八爺,還在罵罵咧咧的:“你等到。”

  凌宇哈哈笑。

  氣出完了,他就不和鳥計較那么多了。

  果然啊,壓抑的越狠,換來的開心就越多,比打麻將清一色都開心啊!

  聽著他開心的笑聲,吳燁和凌晨坐在沙發上面面相覷。

  “時間差不多了,我開始做飯!你倆想吃什么?”凌宇看了看手表上百達翡麗的時間,開始系圍裙準備做飯。

  動作熟練的讓人心疼。

  吳燁感覺自己也在同款化!仿佛看到了未來的自己似的。

  凌晨說過,從她記事開始,家里就一直是凌宇在做飯,藍總裁負責賺錢養家,凌宇負責做飯帶她。

  “爸,我們已將吃了,晚點再做吧!”凌晨說道。

  凌宇看了看她:“你們吃了?那也不行啊!我和你媽還沒吃呢,可不能餓著她。”

  凌晨:“......”

  剛才還說要幫自己討回公道,結果轉頭就惦記著藍總裁還沒有吃飯,他們或許是真愛,凌晨覺得自己就是個意外。

  挨揍白挨了!

  “叔,我給您幫忙打下手!”

  “不用,我一個人就可以搞定的!”拿著菜的凌宇,在吳燁接的時候順勢就松手了:“你這孩子,可比凌晨勤快多了。”

  吳燁:“.....”

  不用就只是說說而已,還好吳燁沒有當真。

  把蔬菜放好,吳燁開始洗菜,熟練的動作讓凌宇看著點點頭,看樣子就知道,吳燁不是那種十指不沾陽春水的人。

  不是樣子貨。

  對凌宇來說,男人能顧家,高于家庭條件的這個選項,也高于賺錢能力這個選項。

  他的想法和其他人其實有些區別,這幾年年齡開始大了,發現陪伴家人更重要,錢買不來很多東西。

  “挺熟練啊小吳!”凌宇開始剝蒜。

  笑了笑,吳燁把菜裝好。

  “叔,凌晨一直說您做飯好吃,跟您學一下!”吳燁給他抬高了一下:“上次就說,您這廚藝,一般飯店的大廚可比不上。”

  “早就想和您學點東西,一直沒機會,好不容易來一次,您可得教我點。”

  “以后也免了做飯被她嫌棄!”

  吳燁一通馬屁拍下去,凌宇笑的越發明顯,廚房這種事情,他強項嘛!

  雖然知道吳燁是拍馬屁的,但是好聽啊!

  這輩子,最熟悉的領域,就是廚房和麻將桌,不得不說,吳燁抓到他的點了。

  “行,叔給你露兩手!”凌宇信誓旦旦的。

  沙發上的凌晨,轉頭看了看吳燁那個馬屁精,又看了看被馬屁熏得找不到北的爹,默默的背鍋。

  她可從來沒有說過這些話,也沒有嫌棄吳燁做的東西不好吃。

  “炒菜的時候,你得準備這個,這個,這個!”

  “這種菜一定要焯水,吃起來才更好吃。”

  “炒的都差不多,就是看成色,差不多了就撈起來,這樣就是差不多了!”

  別說,吳燁一頓馬屁,凌宇教的還挺認真的,炒菜技巧這種東西,以前他還真不會,凌宇說了一下,吳燁感覺豁然開朗。

  包括那些菜不能用那些香料,燉湯要怎么燉才營養,什么菜搭配什么辣椒好吃等。

  給吳燁好好的上了一堂美食課。

  看著吳燁崇拜的小眼神,凌宇感覺比三伏天喝了冰闊落都舒服,果然啊,裝比還是得有個小趴菜才行啊!

  “叔,你懂得真多!”吳燁夸獎道。

  凌宇擺擺手:“過獎了,過獎了,就學了個皮毛。”

  笑了笑,吳燁又和他請教別的問題,凌宇也發現了,吳燁確實是在認真做,就是照著菜單照貓畫虎的。

  學的不好。

  “來,這個干煸四季豆你來炒,我看看有哪些問題。”凌宇把位置給他讓出來。

  也不客氣,吳指出燁站在灶前,開始炒四季豆,凌宇站在旁邊,不斷的給他指出問題,讓他以后記得改正。

  找到共同話題的凌宇和吳燁,聊的東西越來越多,關系飛速進步。

  雖然只是廚藝上的問題,不涉及其他的東西。

  關鍵問題上,還是什么口風都沒有露,哪怕是吳燁試探了好幾次,凌宇也什么都沒有說。

  凌晨在沙發上,時不時的看看他們,見他們聊的投機,就沒有打擾,而是拿著電腦,開始辦公。

  偶爾豎著耳朵,聽他們聊天的話題,注意到吳燁試探的語氣,凌晨忍不住偷笑。

  急啥啊!

  剛來就問,肯定不會說,再來幾次就好了,回頭直接帶回家去,街坊鄰居都知道了,就簡單多了。

  廚房里,凌宇嘗了嘗吳燁做的菜,感覺味道一般,說不上不好吃,也說不上難吃,中規中矩,打個六十分。

  家常吃肯定是夠了,和優秀還有一段距離。

  “多做多練就好了,我都是慢慢練出來的廚藝。”凌宇覺得挺好了,這個廚藝養凌晨沒問題,她沒有那么挑食。

  兩人在廚房一邊聊天,一邊一個個菜被做出來。

  卡著時間下樓的藍總裁,第一時間就聞到香味兒,換成平時,她都到廚房去了,高低得先吃點。

  今天因為吳燁和凌晨都在,多少讓她矜持了不少,她坐在沙發上,凌晨就往外挪了一下,保持距離很重要,為了安全著想。

  注意到她的小動作,藍總裁也沒有說什么,只是盯了她一眼。

  “吃飯了!”廚房里的凌宇喊了一句。

  凌晨立馬彈起來,去幫忙端飯,去拿碗筷。

  藍總裁則是坐在飯廳的椅子上,看了看菜,她能分得出來,那些是凌宇做的菜,那些是吳燁做的菜。

  入座以后。

  本來也不餓的兩人,算是陪著他們二老吃點,凌晨倒是很久沒有吃到老爹做的飯菜了。

  凌晨熟練的端起小瓜片,把湯到進碗里,伴著飯,夾了一塊紅燒肉,伴著飯,呼啦啦的開始造。

  這是她最喜歡的吃法,刮片不愛吃,但是炒瓜片的湯她最喜歡,特別是拌飯,凌晨一直覺得這是最好的吃法。

  “你是豬嗎?”藍總裁看了看她。

  凌晨:“.....”

  要不是怕挨揍,她高低得來一句,那您是什么?

  不敢說!

  默默的淑女吃飯。

  “小吳,多吃點!”藍總裁給他夾了一大口三色椒炒肉絲。

  說了一句謝謝,吳燁很慶幸自己用了不少支皮士林,已經不怕辣了,伴著飯吃掉。

  老丈人做菜確實很犀利,不光是辣,還很好吃,很下飯,雖然辣乎乎的,但是真的香啊!

  注意到吳燁能吃辣,還吃得很香,夫妻兩隱晦的對視一眼。動作語言,總會出賣很多信息的,他們判斷情況,也就是從這些小事情里判斷。

藍總裁給凌宇使了個眼色,凌宇站起來,去  “小吳啊!來點啤酒!”凌宇把打開的啤酒放在吳燁面前。

  吳燁是不想喝的,但是轉念一下,喝了就可以不走了,那.....喝點!

  倒好酒,吳燁舉著杯子:“叔,我敬您一杯!”

  碰杯。

  一口干,哈!

  凌晨看了看自己老爹,他和吳燁差不多,其實酒量不大,但是老家天氣熱,喝啤酒多,吳燁是啤酒白酒都喝的少。

  看著一杯又一杯,一瓶又一瓶。

  凌宇點上煙,給了吳燁一支:“小吳啊,來抽煙!”

  立馬擺擺手,吳燁說自己不抽煙,凌宇看了看他的手指,沒有勸他抽,而是拿著酒杯又和他喝了一杯。

  酒過三瓶,吳燁感覺自己已經喝到喉嚨了!再來一杯就得吐了。

  哈啤酒不只是容易讓人上廁所,還容易讓人吐。凌晨看他又去上廁所去了,默默的算著吳燁已經去了第五趟了。

  膀胱真好,轉化挺快啊!

  慢悠悠的吃飯,吳燁活生生被他熬醉了,暈乎乎的站都站不穩,感覺頭重腳輕,說話大舌頭,思維反應變慢了。

  凌宇比他好一些,但是也沒有好到哪里去,叼著煙,打火機冒出的火焰就是點不到煙,手有點不聽使喚。

  原本吳燁是和凌晨坐的,最后坐到了凌宇旁邊。

  “叔!我喝不了了!”吳燁說話都大舌頭了。

  凌宇搖搖頭,一樣口齒不清的回答:“喝不了就把我們家小白菜還給我!”

  就這樣,兩人都口齒不清的,還能搞清楚對方是什么意思。

  一口把酒干了,吳燁才靠著椅子說:“不還!”

  凌晨和藍總裁默默的沒有說話,看著他們說醉話。

  “叔,你可別棒打鴛鴦啊!”吳燁搖搖晃晃的倒好酒,和他碰杯。

  凌宇立馬搖搖頭,然后自以為悄悄地指了指藍總裁,還抬抬下巴。

  藍總裁:“......”

  吳燁也自以為悄悄地看了看她,然后才看了看凌宇:“叔,你得幫我!”

  凌晨:哈哈哈哈!

  這就是凌晨不阻止吳燁喝酒的原因,那怕是他酒量并不好,但是凌晨知道,吳燁只會說酒話,而不會撒酒瘋。

  “放心,家里我做主,叔說了算,以后叔叫你藏私房錢!”凌宇滿口是醉話。

  吳燁一臉的崇拜。

  “叔,牛蛙!”

  “低調低調!”凌宇擺擺手,

  又倒上酒,你一口我一口。

  喝的挺開心的,吳燁感覺自己的清醒意識越發的少起來,剩下的大部分都是混沌。

  心里冒出喝醉了的念頭的時候,吳燁腦神經發出的型號,肢體都已經不能完全接受了。

  “叔!喝不來了!”吳燁說的斷斷續續的。

  “叫什么叔,叫爸!”

  藍總裁:“.......”

  凌晨:“......”

  可真行。

  吳燁也是,他說什么就是什么。

  也沒有個反應,也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張口就來:“爸!”

  “哎!再來一句。”

  “爸!”

  “哎!”

  “老漢兒?”

  “啥子?哦!哎!”凌宇忍不住笑:“哈哈哈哈!”

  凌晨和藍總裁:“......”

  簡直沒眼看!已經完全喝醉了。

  也就是椅子還有扶手,不然東倒西歪的,都得滾到桌子底下去。

  凌晨把錄像的手機拿在右手,看了看不再說話的兩人,凌晨拍了拍吳燁:“弟娃兒!還行不行?”

  模糊看到是凌晨,吳燁搖搖頭。

  “姐姐,你爸爸忒能喝了!能不能扶我一下,我想休息!”隱約還記得沙發的位置,吳燁指了指沙發,其實指的衛生間。

  話音剛落,吳燁吧嗒一下靠在凌晨肩膀上。

  徹底醉了。

  吳燁完全喝醉了以后,就是安安靜靜的,凌宇不一樣,一直在咋咋呼呼的,論醉酒以后是什么德行,吳燁可以甩他一條街。

  凌宇的醉話不少,還有點悲傷,嘀嘀咕咕的說著含糊不清的話,歪倒在椅子上。

  他也完全喝醉了。

  仗著年輕,吳燁活生生的把他耗醉了。

  凌晨把吳燁扶到沙發上,給他墊了個枕頭,又拿著濕紙巾給他擦了擦臉,一身酒氣的吳燁,氣息打在她臉上,讓凌晨掐了掐他臉。

  小醉鬼,以后可不敢讓他喝酒了,喝醉了誰都敢喊爸爸。

  “姐姐,要木馬!要抱抱!”吳燁感覺到了她的存在、

  立馬開始撒嬌。

  喝醉的人,最會釋放情緒,平時的言行舉止,就有一部分會出現在醉酒之后模糊的思維里。

  平時不敢說的話,今天就非要說清楚才行。

  凌晨:“.......”

  爸媽還呢!木馬個der啊!

  看和說話都不利索的吳燁,凌晨只好站起來,結果手又被他拉住了,被他拉著,凌晨都可以感覺到,他的依賴性和溫柔。

  “姐姐,丈母娘會不會不喜歡我啊!”吳燁又問了一句。

  還不是他丈母娘的藍總裁:“.....”

  凌晨:“......”

  她都怕吳燁再說話了,好在藍總裁都只是看了看他。然后,就把注意力放在喝醉的老公身上了。

  凌宇在哪里嗚嗚嗚。

  凌晨:“.......”

  問他干啥啊?怎么還哭了啊!

  “好好的白菜,就被人家豬拱了。”一想到這個,就感覺難受極了:“老婆,我們家小白菜沒了啊!”

  凌宇悲傷的很,那種悲傷油然而生,都控制不住。

  總感覺,閨女現在不單純是自己的閨女了,已經快變成被人的老婆了。

  藍總裁:“......”

  看了看地上箱子里的酒瓶,一共兩箱,二十四瓶的啤酒,他們就喝醉了二十四瓶而已,喝醉了就算了,還一個比一個醉的厲害。

  這種啤酒,藍總裁喝的話,兩箱都不會影響她走路,以后可不敢讓他們再喝酒了。

  這次是她想看看情況而已,現在情況也看到了,以后要引以為戒,酒量太差了啊!

  吳燁這種年輕人,居然只有一箱的量,她都感覺不可思議,上次還以為是凌晨和她說笑的,結果是真的。

  “看我干啥!自己管自己的!”藍總裁把凌宇架起來,送到二樓。

  她還生氣呢!不知道生哪門子氣。

  自己管就自己管,凌晨則是拿著毯子給吳燁蓋上,悄悄的在他額頭,給他一個木馬,看著睡過去的吳燁,凌晨又把空調開高一些,讓他睡著清涼一點。

  窗外。

  八爺飛回來,警惕的看了看客廳,沒有發現凌宇才飛進來。發現睡得死沉的大哥,八爺看他一動不動的,仔細的看了看,八爺悲從中來。

  大哥是不是沒啦?

  說沒就沒了!

  “大哥啊你死的好慘啊!”那種哭喪的腔調傳來,讓凌晨無語的看了看它。

  讓它閉嘴,和它說半天,吳燁只是睡著了。

  八爺理解的,這種情況就是嗝屁了,見過很多需要埋進土里的,都沒有出來過,而且電視劇里,這也是死了。

  大哥都不動了。

  “大哥啊你走好!”用學來的腔調喊著話,動作雖然沒有,但是語氣惟妙惟肖。

  凌晨:“.....”

  大哥都要被你送走了,再哭喪的話。

  被吵得不厭其煩,說了它又不理解,凌晨只好把它趕出,不讓它影響吳燁休息。

  雖然吳燁睡得死沉的。

  凌晨下意識的伸手碰了碰吳燁的鼻息,嗯,被帶偏了,沒事!

  八爺被關到窗戶外了,隔音玻璃關上以后,凌晨就聽不到它嚎了,原本以為就這樣安靜下來了,沒過多久,八爺又到了客廳里。

  “大哥啊”

  凌晨:“.....”

  “你特么有完沒完?滾出去!”凌晨怒吼。

  把樓上的窗戶關掉以后,凌晨才算是隔絕了八爺進屋的可能性,讓吳燁安安心心的休息。

  她把碗筷收拾好,上樓看了看藍總裁,凌宇睡在次臥的大床上,藍總裁在旁邊的寫字臺上工作,只能聽到靜音鍵盤的一點點聲音。

  時不時的,藍總裁就會轉頭看看他。

  和凌晨如出一轍。

  悄悄地下樓,凌晨坐在地毯上,看著電腦上的文件,開始一個個處理起來,雖然有副總,但是公司的事情還是很多。

  需要她才能做決定的文件,堆積了很多,偶爾回頭看看吳燁,發現他把毯子踢開以后,凌晨就會把毯子重新給他蓋上。

  家里的空調開的剛剛好,沉浸在工作里,某一瞬間看到空空蕩蕩的狗窩,凌晨拍了拍額頭。

  就感覺有什么事情忘了,給寵物醫院打了個電話,凌晨放下手機,就開始投入積壓的工作里。

  下午點的時候,星星被送回來了。

  黑漆漆的星星,吐著舌頭,看到凌晨就想奔跑過來,被工作人員拉住了。

  這種大狗猛撲,容易傷到人。

  “星星很健康,凌小姐,一定要記得定時喂食喂水,注意多帶它去鍛煉鍛煉。”來的工作人員還囑咐了一句,然后才離開。

  星星在凌晨面前搖著自己的尾巴,狗嘴里激動的嗚嗚叫著,激動的很,尾巴搖的和電風扇似的。

  它這段時間還是沒有習慣寵物醫院的生活,除了吃就是睡,一直想著凌晨把它帶回家,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被凌晨遺棄了。

  總算是到家了,主人沒有不要它。

  回到家的一瞬間,星星嗅了一絲絲奇怪的味道一樣,它有點驚訝,趴在一段時間沒睡的狗窩里,熟悉而又陌生的味道。

  吳燁做了個夢,夢到他努力搬磚娶凌晨,結果最后彩禮錢談崩了,他很氣憤的跑到海角天涯,在哪里大喊這個世界不公平。

  嚇醒了以后,吳燁發現天都黑了,星星就坐在凌晨旁邊,注視著他。

  揉了揉昏沉沉的頭,吳燁坐在沙發上,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已經不早了,一覺睡了好幾個小時,不過還是頭昏。

  “沒睡夠的話,就再睡一會兒。”凌晨的聲音傳來。

  吳燁的狀態并不好,醉酒還沒有完全恢復過來,頭發亂糟糟的,精神不好,和焉掉的草似的。

  拿過凌晨準備好的水杯喝了兩口水,吳燁看了看星星:“星星?你什么時候把它接回來的?”

  他來之前,星星都沒有回到家了,才睡一覺起來,星星就已經到家了。

  伸出手,吳燁逗了它一會兒。

  它還是怕吳燁,哪怕是吳燁現在狀態很差勁,它也很乖巧。

  “我爸也喝多了!不知道醒了沒有!”凌晨嘆氣。

  另一可不是吳燁這種年輕人,所以喝醉了的次數越來越少。一直都比較養生的凌宇,大概是想看看吳燁的酒品怎么樣。

  結果他自己應該也沒想到,會把自己喝多了。

  吳燁拿著濕紙巾擦了擦臉,才回答道:“應該還在睡覺,寶貝,我沒出什么糗吧?”

  因為斷片,吳燁只能記得一部分喝酒的事情,再往后就什么都想不起來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丑事,或者說了什么不該說的話,喝酒誤事,吳燁都后悔喝那么多。

  偏偏凌宇都喝,吳燁就只能跟著喝,還好他的酒量也不比自己好到那里去,雖然記不住了,但是吳燁覺得應該是半斤八兩。

  老丈人也不是什么能喝的人。

  “還好,不算太糗!”凌晨回答。

  不算?那就還是出糗了?

  也不知道嚴不嚴重,還不如睡著呢,起碼不會知道壞消息。

  凌晨忍不住笑,手機拿給他看了看,看著凌晨錄得視頻,吳燁臉色越來越難看,還有點臉紅尷尬夾雜著。

  吳燁感覺自己這一波澀死了,喝酒出了那么大的洋相,藍總裁就在旁邊看著,什么都看到了。

  完犢子。

  “以后再也不喝酒了!我發誓!”吳燁把手機給她:“視頻記得給我發一份。”

  第一次家長,視頻還可以保留一下,留個紀念。

  凌晨撇撇嘴,以后不喝酒那不現實,總會喝點的。

  剛準備說什么,就聽到樓梯響起聲音,看到是凌宇,凌晨立馬就把手機收起來。

  睡眼惺忪,胡子拉碴,還有點醉酒后遺癥的凌宇,狀態和吳燁一樣差勁兒,在衛生間洗了個臉,才精神了不少。

  “小吳啊!起來啦!”凌宇坐在他旁邊,點上一支煙。

  吳燁避開二手煙,看到吳燁排斥香煙,凌宇坐的離他遠一些。吳燁給他倒好水,才規矩的坐下來。

  遠離二手煙。

  “不想抽二手煙,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抽一手煙,可以直接避免了二手煙的傷害。”凌宇進了一句。

  吳燁:“......”

  好像在哪里聽過這個話,不吃飽怎么減肥一樣的道理,完全是扯犢子,沒想到他還會講冷笑話。

  老丈人也是個活躍的人啊!

  “叔,你要不要去蒸個桑拿?”吳燁問他。

  凌宇一楞,轉頭看了看他,考慮了兩秒鐘,站起來:“走!”

  吳燁:“......”

  這個反應就很真實嘛!

  兩人去地下室蒸桑拿,凌晨默默的扣好筆記本,從冰箱里拿出一杯果汁,這是藍總裁最喜歡的果汁,冰箱里放了不少。

  叮咚...

  坐會沙發上的凌晨,盤著腿,拿過手機看了看,發現是張亞男發的消息。

  旅行回來沒有?約你喝奶茶啊!

  凌晨想了想,明天還得去公司一趟,得下午才能有時間了!

  行,下午吧,找個地方聊!凌晨答復。

  看著張亞男發來的表情包,凌晨笑了笑,拿著手機,截取了一段吳燁和凌宇喝酒的視頻,發在朋友圈里。

  配文:[狗頭,狗頭,哈哈哈哈!]

  視頻里,是吳燁和凌宇沒有話題尷尬的樣子,凌宇尷尬,吳燁也尷尬,兩人就像是準備合力扣出八室一廳的樣子。

  發出去沒多久,凌晨就收到了一大堆消息。

  特別是不知道她回來了的朋友,一個個的發消息問她什么時候回來的,凌晨都后悔一時興起發朋友圈了。

  草率了。

  被信息纏住了。

  地下室,吳燁和凌宇一人坐在一邊,綁著個白色的毯子,就像是浴巾一樣。

  注意到吳燁的腹肌,又看了看自己的啤酒肚,凌宇感慨歲月就像是一把殺豬刀,讓英俊瀟灑的他,也多了啤酒肚。

  以前,他也是一直蟬聯校草的人,帥的雅痞。

  那時候每天都能收到很多的情書,直到他遇到凌晨媽媽,一發不可收拾就一見鐘情了。

  “小吳,你相信一見鐘情嗎?”凌宇用故事開頭的語氣問他。

  吳燁擦了擦汗水,愣了一下,老丈人這是準備和自己聊感情?

  很不上道的吳燁點點頭:“不瞞您說,我對凌晨就是一見鐘情。”

  還沒有來得及說的故事,就這樣被吳燁堵在喉嚨里,說不出來后半截。

  凌宇:“......”

  不上道啊!

  還準備和他說一下自己和凌晨媽媽的感人愛情故事,結果他說的更氣人。

  你那是一見鐘情嗎?你那是見色起意。

  “叔,你和阿姨以前是怎么認識的?”吳燁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立馬打了個補丁,試圖補救回來。

  聽到這個話,凌宇又滄桑的嘆了嘆氣,蒸騰的煙霧里,目光仿佛回到了很久很久之前。

  “就是被她騎自行車撞了一下,就這樣認識了,然后就相處起來,我們那時候戀愛還是很保守的,看看電影,以前茶余飯后散散步,聊聊夢想,理想,人生。”

  “感情越來越好,后來就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

  “不過我是個深山溝來的窮小子,凌晨外婆看不上我,一直不同意我們在一起,你知不知道,給錢讓人離開對方這種事情,很早以前就有了。”

  “我就體驗過!”

  “不過我們感情很好,壓力都是凌晨媽媽扛著,最后見她堅決,凌晨外婆就同意了。”

  “后來,有了凌晨,我就熄了賺錢的想法,一直在家帶她,照顧她們母女倆。”

  “人生就這么點東西!”

  吳燁搖搖頭,他說的輕描淡寫,但是里面有多少心酸他自己才知道,吳燁沒辦法感同身受,但是也不會那么粗淺的理解。

  一句話里就是很多故事。

  “叔,我覺得人生不是應該,也不是一定,而是自由發揮,過成自己想要的樣子就好了。”吳燁回答道。

  這不是什么道理,而是吳燁最真實的想法,道理凌宇懂得比他多。

  過成自己想要的樣子都很難了。

  凌宇看了看他,然后問道:“你想過的是什么日子?”

  “老婆孩子熱炕頭!”吳燁想也不想的回答。

  凌宇:“.....”

  一個有需要有時間,有精力,有經濟條件的事情,卻是很多人想要過的日子,他也不例外。

  兩人在桑拿房里聊著天,說著吳燁以為他會很久以后才說的話。

  吳燁家里。

  看著凌晨朋友圈的吳太太,忍不住笑出聲來。

  原本還擔心吳燁去說不好話給人家留下不好的印象,顯然這種擔心有點多余了,看旁邊藍總裁的笑容就知道,這個事情不是那么糟糕。

  而且還做了一大桌子菜,招待還是很好的。

  看了好幾遍,發現不少的細節,吳太太才放心的收起手機,推了推旁邊的老吳:“兒子都去見對方父母了,你不擔心啊?”

  老吳搖搖頭,并不擔心這個。

  感情是自己的,堅定就很容易邁過坎坷,不堅定就很容易半途而廢,有個試金石,不是一舉兩得的事情?

  剛好驗證一下兩人的感情怎么樣。

  “不要考慮那么多,孩子自己愿意的話,天王老子都分不開他們。”老吳說道。

  想通了這個,他就不擔憂那么多了,緣分到了就是順利,不到就不順利唄!

  吳太太轉身看視頻,不和他說這個,神神叨叨的。

  其實老吳該說的都和吳燁說了,該準備的也準備好了,該做的都做了,盡人事聽天命。

  “凌晨媽媽雖然說看孩子自己的想法,但是真的假的還不一定呢!人家家庭情況畢竟那么好,吳燁確實是高攀了人家!”吳太太分析。

  凌晨家屬于是千億家庭,那種家庭全國都沒有多少。

  老吳退出新聞,看了看她:“我和你說一下凌宇的事情,你就知道了,沒有你想的那么大阻力。”

  “甚至因為凌晨的原因,他們不會多說什么,凌晨是有主見的人。”

  “你啊,就等著去商量日子吧!”

  老吳和凌宇聊得多,很多情況他都知道,也能判斷的出來大致的結果,換位思考的話,他也只能由著孩子自己做決定。

  畢竟凌晨都25了,該考慮的,他們又不是完全不考慮。

  聽他分析了一通以后,吳太太有點詫異的問他:“這么順利?”

  老吳點點頭。

  不然呢?

  非要狗血?生離死別?愛恨糾纏?

  本來就是很簡單的事情,觀察期才剛開始呢,會不會有阻礙,還得看吳燁后面的表現。

  “要是就這么順利就好了,以后多抱兩個孫子。”吳太太開始暢想未來。

  期待當奶奶的日子。

  最近得學點育兒方面的知識才行。

  “多要幾個?你也得看你兒媳婦愿不愿意生,搞不到就一個孩子,就不愿意生了。”老吳了解的,很多年輕人都不愿意多生孩子。

  而且帶孩子,很少草率。

  “到時候問問她,能有個兩個也好啊!家里熱鬧。”吳太太回答。

  到了當奶奶的年紀以后,就越發的想抱孫子了,自己婆婆就遺憾只有吳燁一個孩子,那時候是沒辦法,現在有的選,有條件。

  就是不知道凌晨這么想的。

  “以后再說,他們家也是獨生女,你還得考慮一下他們的意見和想法!”老吳想的比較多,外公外婆可能也想帶娃呢?

  如果吳燁他們自己也想帶娃呢?

  就一個娃!

  “要是雙胞胎就好了!”吳太太希望。

  不過那個概率太小了,千分之三的概率,那種幸運幾乎不太可能,

  看著異想天開的吳太太,老吳想到吳燁奶奶當時也是這樣期待的,要是雙胞胎就好了了。

  “三胞胎不是更好!都能帶了!”老吳忍不住笑起來。

  吳太太給他一個白眼,雙胞胎都很渺茫,何況是三胞胎呢!

  “沒有那個基因!”吳太太直言不諱。

  老吳:“......”

  希望吳燁爭氣一點,變異一下。

  凌晨家的桑拿房,吳燁和凌宇走出房間。

  突然,凌宇問他:“小吳啊!會不會搓麻將?”

  吳燁點點頭。

  “會搓,但是我不會打麻將。”吳燁一本正經的回答。

  凌宇:“......”

  這難道是兩個意思?

  想了想,他決定教一下吳燁,以后就不會三缺一了。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