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59 凌晨挨揍,八爺搞事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魔都機場。

  吳燁把外套系在腰間,然后只穿著一件速干背心,光著膀子把地上的背包背起來,凌晨在路邊,攔下一輛出租車,打開后備箱以后,對他揮揮手。

  三兩步跑過去,放好東西,兩人迅速鉆進車里。

  回家!

  坐著出租車到小區門口,兩人一人背著一個大背包,吳燁手上還有兩個大口袋,和那些搬家的人似的進小區。

  喊了兩句,大叔才給他們打開門。

  “小吳啊?我以為是誰呢!小兩口剛旅游回來呢?”給他們開門的大叔一臉笑意,重新戴上眼鏡,才完全看清楚了。

  他眼神沒有以前那么好了,現在都戴眼鏡了。

  以前總覺得小吳只是懂事,禮貌,后來他經常回家,就覺得比其他幾個月不回家的孩子孝順,后來啊!才發現這小子最優秀的居然是找對象!

  身邊這女朋友,小區的孩子有一個算一個,就沒一個趕得上他身邊的凌晨。

  難怪以前沒有對象,等著好的呢!最扯淡的是,居然被他等到了。

  “對啊,魔都太熱,我們去玩了一圈回來,叔,今天別給我爸發消息啊!給他們應該驚喜。”吳燁把兩包土特產遞給他:“順道買的,您嘗嘗鮮!”

  早上順道買的,回來不帶東西,總感覺不像樣,味道不錯,吳燁買了不少。

  門衛大叔推辭了一下,推辭不過,才接過手里。

  “可別胡說,叔不是那種打小報告的人。”他笑著回答:“等著,叔給你們拿兩瓶冰飲料,解解暑,看你兩熱的。”

  看吳燁和凌晨一頭汗水,他又轉頭拿冰水給他們,他看了看冰箱里,把唯一的一支雪糕也拿出來。

  心意多少無所謂,禮尚往來才是長久。

  知道他不會承認自己打小報告,這都多少年了他也沒有承認過,反正以前吳燁和令居家的小姑娘一起回來,都會被爸媽知道。

  還有被同學送回小區門口,爸媽也會知道,除了門衛大叔,還能是誰?

  不過,很多囂張的小青年,他也不會搭話,人家或許看不起他是個門衛,他還看不起米蟲呢!

  “來,姑娘,拿著!”他把水給凌晨,又給了她一支雪糕:“聽說這是什么網紅雪糕,你們年輕人應該喜歡吃。”

  也是業主送的,總有業主會送他一些東西,這一點,連物業負責人都沒有這個待遇。

  “謝謝大叔!”凌晨微笑的接過來,說了一句謝謝大叔。

  烤不化的雪糕,凌晨沒敢吃,也沒想到有人敢吃。

  擺擺手,他又看了看吳燁:“就這一個,看我我也沒了。”

  吳燁:“.......”

  凌晨在哪里都好像格外受優待,長得好看,好像總能被寬帶幾分,如果再隨和禮貌一點的話,就更容易或者一個人的友情。

  長得漂亮是優勢,還活的漂亮,就過分了。

  “叔,我們先回去了!”說了幾句話,吳燁才和凌晨離開。

  “好!早點回去,外面熱!”大叔回答了一句,和吳燁揮揮手。

  拿著手機看了看,她想了想,還是沒有發消息。

  把手機放回上衣口袋里,有點感慨的看了看桌子上的土特產:“孩子教的怎么樣,和有錢沒有錢真的沒關系。”

  同一個小區的年輕人不少,懂事禮貌的多,不禮貌的也多,開個車兩三點鐘下班回來的有,兩三點鐘醉醺醺回來的也有。

  這個職業不是多么崇高,卻見了形形色色的人,愛子如殺子,慈母多敗兒,見多了。

  小區花園。

  吳燁拉著凌晨走過小亭子,和幾個小區里的大媽打了聲招呼。

  他們離開以后,大媽們就開始討論起來的了。

  吳家那小子怎么樣怎么樣,那個女朋友怎么樣怎么樣,好的壞的都有人在說,不過一個大媽離開,剩下的大媽就開始討論剛才還相談甚歡,已經離開的大媽。

  誰家閨女多少歲還不嫁人,誰家小兒子和個小混混似的,誰家孩子是結婚了離心離德,沒有她們不知道的事情。

  吳燁的很多事情他們都知道。

  不過吳太太不喜歡和她們家長里短,也是因為她們是奶奶圈,都帶著孩子的,吳太太還沒有當奶奶,聊不到一個兜里去。

  上樓到家門口以后,吳燁看了看緊閉的家門口,看了看幸災樂禍的凌晨,才伸手敲了敲門。

  咚咚咚!

  屋子里。

  坐在沙發上的吳太太看了看門口,轉頭問老吳:“送水的?”

  老吳搖搖頭,站起來去開門。

  “不知道,你叫水了?”

  吳太太搖搖頭:“沒有啊!那可能是快遞,我買了一點魚腥草,準備試試味道。”

  老吳:“.......”

那不是血統測試食物嗎  一個西北人,吃什么魚腥草!

  “也不知道吳燁什么時候回來,你是今天他們會不會去凌晨哪里了?”吳太太問了一句。

  不過老吳沒有回答她。

  老吳剛打開門,就看到吳燁站在門口,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盯著他看了好幾秒,看到凌晨以后,才露出一個中年人的標準微笑,有點含蓄的熱情,有點歡迎的意思。

  回頭喊了一句:“老婆,晨晨來了!”

  吳燁:“......”

  以前都是兒子回來了,現在已經不是了,變成了晨晨來了。

  沙發上的吳太太一愣,立馬穿上拖鞋,噠噠噠跑到門口,推了老吳一下,看著門口的兩人。

  哎,還真是!

  露出一個全國同款的媽媽笑,然后把凌晨拉進屋:“也不知道喊孩子進屋,堵門口!”

  “這么大個背包啊,晨晨放旁邊就行,累了吧?”

  凌晨剛準備回答。

  “老吳,把空調開高一點,然后把冰好的果汁拿出來,晨晨來,歇會兒!”

  凌晨點點頭。

  “老吳,把水果洗點過來。”

  懵懵的凌晨,就這樣被吳太太拉著坐在了沙發上,然后就看著老吳端上冰飲,水果,小吃,這些東西放了一堆。

  只好給吳太太一個大大的笑容:“謝謝阿姨!”

  吳太太擺擺手,把果汁遞給她,看了看她手上的雪糕:“這個可不能吃啊!不健康。”

  把雪糕放在一邊,吳太太讓她喝果汁,都是鮮榨的,沒有什么添加劑。

  “樓下門衛大叔送的,也不好丟了。”凌晨解釋了一句。

  看了看換好鞋子,去衛生間沖了腳的吳燁,凌晨感覺他被冷落地的好慘。

  吳燁默默的坐在一邊,吳燁看著果汁,想喝果汁:“爸,家里還有果汁嗎?”

  點點頭,老吳指了指廚房。

  吳太太看了看他:“你是少爺呢?”

  吳燁:“......”

  哎!媳婦兒領進門,從此變成過路人!當年的小寶貝,如今變成了別人。

  兒媳婦兒最重要,兒子又跑不掉。

  站起來,吳燁準備自己去廚房拿果汁,吳燁打開冰箱,吳燁看著做好的炒蟹,大蝦,還有鹵菜,米豆腐,都是還沒有動過的盤子。

  這個情況,讓吳燁愣了一下。

  側身看了看客廳里笑的開心的吳太太,吳燁拿了一罐果汁,默默的關上冰箱門,注意到垃圾桶里的蝦殼,他深呼了一口氣,內心一片復雜。

  刀子嘴,豆腐心。

  嘴上說著嫌棄,煩死了,討債鬼,實際上卻從來沒有變過。

  回到客廳,吳燁看著眼前的無骨檸檬泡椒雞爪,拿著筷子夾了一個開始啃。

  吳太太給了他一個嫌棄的白眼:“晨晨,吃雞爪,冷藏的,吃著涼快。”

  每次來都感覺受寵若驚的凌晨,點點頭,繼續微笑營業,照著話題和吳太太聊天,沒有以前那么緊張的她,已經放松了很多。

  摸了摸肚子,吳燁說了一句:“媽,我餓了!”

  剛準備說的話吳太太咽回去了,看了看吳燁,吳太太松開凌晨的手,

  和凌晨說道:“晨晨你先坐會兒啊,阿姨去熱菜,菜都準備好了,也不知道你們什么時候回來,現在都涼了!熱一下就吃。”

  悄悄的笑了笑,吳燁總感覺這話也是對他說的。

  凌晨站起來準備一起去廚房幫忙,和吳燁住雖然不需要幫忙,但是來吳燁家里的時候,凌晨特別的勤快。

  又到了好好表現的時候了,不過她剛站起來,就被吳太太按住肩膀,把她按回沙發上,讓她休息一會兒。

  “媽,我也休息會兒啊!”吳燁癱在沙發上。

  被吳太太拍了一巴掌。

  “懶死你。”吳太太嫌棄的看了他一眼。

  吳燁笑了笑,也不當回事,繼續癱著,不動彈。掃了他幾眼,吳太太沒有說什么,直接去廚房。

  她去廚房以后,老吳坐了幾秒鐘,大概是都不知道說什么,也站起來了:“我去給你媽媽幫忙!晨晨你多吃點!”

  說完話,就準備去廚房了。

  “謝謝叔叔!”凌晨笑著答應:“我不客氣的。”

  答應一聲,老吳也去廚房了。

  客廳里就剩下吳燁和凌晨,凌晨坐直的身子瞬間靠在沙發上,和沒有氣的玩偶一樣,瞬間沒個正形。

  剛才都是繃著的,這會兒才是真實狀態。吳太太在的時候,她也不好彎腰駝背的,保持著最好的狀態。

  “幫我按一下腰,酸的不行!”凌晨說道。

  吳燁忍不住笑,伸手幫她按了一下腰。

  咔嚓!

  廚房門打開,吳太太剛準備出來拿東西,結果,四目相對。

  咔嚓!

  吳太太瞬間關上門。

  伸手準備按的吳燁和轉過身的凌晨:“……”

  廚房里,老吳看了看關門的吳太太,疑惑的問了一句:“不是說拿東西嗎?”

  吳太太搖搖頭:“年輕人,真是一個時候都控制不住。”

  老吳:???

  “做菜!”吳太太也不多解釋,開始熱菜。

  客廳里,吳燁幫凌晨按了一下腰,凌晨看了看廚房,哀怨的看了看他。

  吳燁一臉無辜。

  他也不知道吳太太要出來拿東西,結果剛好姿勢又比較尷尬。其實就是準備按按腰而已,并沒有什么情況。

  “尷尬死了!”凌晨喝了一口冰果汁。

  “沒事,我們本來就是情侶,很正常。”吳燁回答。

  不好意思的凌晨沒有搭理他。

  注意到電視柜上的那條沒有金屬卡口的皮帶,還有變了位置的雞毛撣子,吳燁看了看廚房,然后才拍了拍胸膛。

  好在凌晨來了,不然少不了一頓埋怨,要是敢還嘴,估計就是混合雙打。

  東西都準備好了,估計就等著他還嘴呢!

  還嘴都得考慮理由,還手那是從來沒有想過的事情。

  小區里有個年輕人,就在綠化帶把自己老爹打了,還是前兩年的事情,吳燁當時就不理解,這種是什么鬼畜想法。

  這輩子,吳燁從來沒想過,哪怕是不聽話,被老吳拿著竹條打的時候,也沒有考慮過。

  凌晨指了指雞毛撣子:“那個七匹狼皮帶,還有雞毛撣子,是不是給你準備的?”

  她老早就發現了,只是沒有說,也沒有多看,趁著吳太太他們不在,凌晨才問了一句。

  吳燁點點頭。

  “嘿嘿嘿!”凌晨忍不住笑。

  “你沒有來的情況下,如果我進門就跪搓衣板,可能就不會挨揍,要是敢頂嘴,估計跑不掉。”

  “看到沒有,東西都準備好了,就等著我還嘴,好借機打我一頓。”

  “可能是考慮到我都二十多了,直接動手不好,開始用間接辦法了。”

  聽得凌晨忍不住笑,她覺得沒有那么離譜,吳燁都這么大了,估計就是語言教育。

  動手…應該不可能吧?

  廚房里,老吳站在吳太太旁邊,看著鍋里翻炒的菜:“估計是沒機會讓他長記性了,畢竟女朋友在呢!臉上不好看。”

  吳太太把菜起鍋,回答了一句:“白準備那么多話了!”

  老吳點點頭:“是啊,還排練半天。”

  準備的方法,凌晨在都沒有用了,主要是凌晨在不能多說什么,吳燁那么大了,總要面子的。

  可惜了!

  以為他會自己一個人回來,凌晨一個人回去,結果不是!

  他們也沒有想到,凌晨會一起來,畢竟凌晨爸媽還在魔都呢!

  “總感覺不得勁兒!”吳太太翻炒著鍋里的菜。

  老吳笑了笑:“氣了你這么多天,得勁兒才怪呢!”

  吳太太從知道他去北極了,就沒有停下擔心過,一直到昨天。

  提心吊膽這么多天,被他帶著凌晨就擋下去了,輕描淡寫的,得勁兒才有問題。

  “改天,喊他回來,老娘非要收拾他一頓才行。”吳太太說道。

  老吳給她支招,吳太太頻頻點頭。

  家里論陰險,還得是老吳,吳燁連他十分之一都沒有學到手。

  “行,就這樣,先放他一馬!”吳太太說道:“先端飯吃飯。”

  菜熱好以后,老吳開始端菜,見他端菜出來,凌晨立馬好有眼力見的跑去幫忙。

  特別的自覺,特別的懂事,看的吳燁發笑。

  “你笑個屁,趕緊盛飯。”吳太太拍了一下他后腦勺。

  也就是拿著筷子,不然吳太太想拍他后腦勺還不是那么容易。

  吳燁笑了笑。

  “嬉皮笑臉的,沒個正形!”吳太太白了他一眼。

  吳燁:“……”

  就算是哭也不行吧?

  找事兒的媽,有一萬個理由收拾你,也就是凌晨在家里,他們不會太直接。

  注意到吳太太的話,凌晨忍不住笑了笑,把湯盛好。

  早餐就沒有吃什么東西的吳燁,這會兒確實是餓了,凌晨都餓了,雖然是小口小口吃的,但是吃的很快。

  既要保持斯文,又要吃飽,簡直是太為難她了。

  吳燁就不管那么多了,在自己家里,又沒有外人,直接狼吞虎咽的,伴著湯泡飯,劃拉的呼嚕響。

  餓死鬼投胎似的。

  “唉!”看他這樣子,吳太太又不忍心了,感覺兒子和逃荒回來似的。

  看這個吃相,不知道是不是幾天沒有吃飽了。

  母親,總是看到的就是眼睛看到的,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

  怕她又說吳燁,凌晨開口說道:

  “阿姨,我給您道個歉啊,這次是我擅作主張,帶著吳燁去北極的,以后不會了。”

  總感覺她下一句就說又說吳燁,凌晨站在女朋友這個位置,來當擋箭牌了,總要把火力吸引了。

  而且她確實是想和吳太太道個歉。

  這次的事情,雖然他們自己很清楚是完全準備好了,但是吳太太他們不知道。

  要是說吳太太完全沒有埋怨過她,她是不相信的。

  吳太太拿著碗,看了看她,才搖搖頭:“回來就好,以后別去那么危險的地方就是了。”

  安安全全的回來了,吳太太就不計較什么了,如果回來缺胳膊少腿的,她都不知道自己得多生氣。

  別說女朋友,老婆都不行。

  現在,兩人安安全全回來了,她就沒有什么氣了。

  當時確實有過埋怨,當爸媽的,遇到這種情況,不埋怨才不正常。

  就像是那時候洛白他們帶吳燁騎摩托車,結果幾個孩子命都差點玩脫了。

  當時她差點和洛白媽媽打起來,就因為車是洛白給吳燁的。

  住院一次,就把摩托車戒了,關系也恢復了不少,洛白怕她也是這個原因。

  偏偏他和吳燁關系特別好。

  “總得給您說句對比起,讓您擔心這么久,是我做得不對,我不能仗著吳燁喜歡我,當理所當然。”凌晨回答。

  換成以后自己兒子,和人家姑娘去北極,她也會擔心,也會生氣,吳太太當然也不例外。

  換位思考,凌晨也得和她道個歉。

  吳太太笑了笑,感情這種事情,他自己愿意,不能全怪凌晨的。

  有她這句道歉,這個事情就算是翻篇了,她不是斤斤計較的人。

  年輕嘛,為了愛情,犯傻的多了,吳燁只是其中之一。

  不算冤種。

  給凌晨夾菜,吳太太回答道:“以后別去那么為危險的地方就可以。

  就一個孩子,總是擔心和不放心居多。

  她這個當媽的,其實很多東西已經很寬容了,不是什么都干涉。

  認識的朋友,其實很多管孩子管的比她嚴格多了。

  “等會兒要回去嗎?”吳太太問她。

  凌晨點點頭。

  “帶吳燁一起回去吃個飯,先來看看您和叔叔。”凌晨回答。

  吳太太眼睛一亮,一起回去就好,也算是見家長了。

  這挺好的。

  “就知道吃。”吳太太看了看吳燁:“也不知道你爸媽喜歡什么,給他們帶點禮物過去。”

  凌晨立馬擺擺手。

  “他都準備好了!阿姨,不用操心這個,再說爸媽他們也不缺什么。”

  “我們本來就住那邊,去一起吃個飯而已。”

  凌晨這次帶吳燁回家,也不完全是見家長,禮物吳燁簡單準備一下就好了。

  這次見家長村屬于是意外。

  本來凌晨是年底準備帶他回家的,結果他們提起來了,來了就得去見見了,這是禮節。

  而且,她還得拉吳燁當擋箭牌呢!

  “媽,家里拿點酒和茶給我就行!”吳燁回答。

  吳太太:“……”

  老吳:“……”

  這叫準備好了?煙現買是吧?

  吳太太恨鐵不成鋼的看了看他,差點給沒他一巴掌。

  吳燁挺無奈的,主要是凌晨說不用,買多了沒必要。

  又不抽煙喝酒,又不缺什么化妝品,這些東西買去也是空著。

  “算了,我給你準備吧,你帶著去就行了。”老吳嘆氣。

  沒經驗啊!女朋友說不買就不買?傻啊!

  這種東西是個可以不要,你不能不送。

  這個事情就這樣談好了,就是凌晨感覺挺尷尬的。

  吃完飯以后,吳燁在客廳坐著喝茶,凌晨在廚房幫吳太太洗碗。

  等她們出來的時候,凌晨把口袋里的東西拿出來,給吳太太。

  “阿姨,這是給您的禮物,那邊基本上沒有其他的東西賣,就只能給您買件皮草了!”凌晨回答:“也不知道您喜不喜歡!”

  一件帶黑白花紋的皮草大衣。

  吳太太拿著大衣看了看,回答了一句:“貼別喜歡,謝謝晨晨了,還是你貼心。”

  一路上都是他在忙活著拿東西,還是他買的,功勞是凌晨的。

  當真男人負責做賺錢養家,女人負責施加壓力。

  不過吳燁沒有說什么,看凌晨把他們哄得開心,這禮物顯然比前面他送的的禮物合心意。

  “您喜歡就好,這是手套和圍脖,和衣服是一套的。”凌晨把其他的東西遞給她。

  吳太太笑的很開心,連揍吳燁的事情已經忘在腦后了。

  看著關系很好的兩人,吳燁有點牙疼,凌晨是幫他把這一關過了,凌晨還得過一關呢!

  吳燁和她爸媽,可沒有她對自己爸媽這么熟悉,她爸媽也不一定有自己爸媽那么熱情。

  吳燁感覺很愁人,過去要是攔不住的的話,就尷尬了。

  凌晨和他是下午離開的。

  到了小區門口。的時候吳燁沒由來的,感覺有些忐忑。

  到了凌晨別墅別墅門口,凌晨轉身看了看他問了一句:“是不是有點害怕?”

  背著背包,提著禮物的吳燁點點頭,確實是有點忐忑不安。

  第一次見凌晨爸媽,雖然聊過不少,但是真正見面還是第一次。

  吳燁吸了一口氣,把跳的很快的心跳平復下來,默念不怕不怕,他們不可能把自己吃了。

  “還好,主要是第一次見面,有點忐忑,不至于怕那么嚴重。”吳燁回答。

  凌晨按了一下門鈴。

  響起門鈴的時候,吳燁就知道自己再也沒有退路了,只能往前走,去面對。

  凌晨又按了幾聲門鈴,轉頭和吳燁說道:“我媽應該都不在,她特別忙,可能就我爸在。”

  吳燁默默的點點頭。

  誰在都一樣,都是忐忑的,吳燁和大部分男生第一次見女方父母一樣,忐忑,硬著頭皮,毛腳的。

  鐵門緩緩打開,穿著一身白裙的中年女人,站在門口,留著長發的她,一身干練女強人的氣質。

  看臉的輪廓,其實和凌晨差不多,凌晨就像是優化版,就是一個中年版,一個青年版。

  吳燁看到她的時候,心里咯噔一下,凌晨還說她不在呢!

  屬實是反向毒奶。

  沒想的會是藍總裁開的門。

  “媽?”凌晨詫異的看了看她,也有點意外。

  沒搭理凌晨,她給吳燁一個笑容:“小吳來了啊!快進來。”

  多少有點受寵若驚,吳燁都準備好了會是冷臉呢,結果還是微笑的。

  “我爸沒在家呢?”凌晨跟著吳燁進了院子。

  藍總裁看著他們進門,順手就把門關上了,沒有回答凌晨的問題,而是順手抄起旁邊準備好的木棍。

  出其不意,趁其不備,動作迅速,干凈利落。

  吳燁都沒有反應過來,她已經到了凌晨身邊了,這一波屬實是有心算無心,還帶閃現的。

  好在,凌晨進門就防著她的,一直在注意她的動作,看到她拿木棍,凌晨第一時間就跑了。

  再躲!

  還躲!

  哎呀,打疼我了!

  “媽,我錯了,有話好說,給我留點面子啊!”凌晨一邊跑一邊說道。

  吳燁還在旁邊呢,多丟人啊!

  藍總裁才不給她面子:“面子?現在知道要面子,我沒有面子的時候你干啥去了?老娘今天非要讓你知道疼字怎么寫。”

  又被打了一下,凌晨加快了速度,滿院子被攆著跑。

  “我錯了啊!您打好幾次了,差不多得了啊!”

  “我還要你教我?打的就是你個逆女。”

  “吳燁救我!”

  留下尷尬的吳燁在原地,看這凌晨躲木棍,他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幫一下凌晨。

  主要是她們一個跑,一個追的,吳燁完全參與不了。

  而且藍總裁的眼神很明顯,讓他站在原地不要動,吳燁很煩惱。

  凌晨被她抽了好幾下了,可憐的女朋友!

  “還喊人家吳燁,你不是硬氣嗎?你莫跑,老娘腳桿給你敲了。”穿著運動鞋的藍總裁,滿院子的追著凌晨跑。

  手上的棍子,還能時不時的打到凌晨。

  嗷嗷嗷的凌晨,跑的更快了,總究是凌晨年輕,躲開了好幾次以后,她就沒力氣追著凌晨打了。

  看她沒多少體力了,凌晨才松了一口氣,挨揍的感覺確實不怎么好。

  “我們不是都平安回來了嗎?你還動手,我都25了!”凌晨不服氣。

  喘氣的藍總裁聽到這個更來氣了,拿著棍子,就準備好好再教育一下凌晨,讓她知道什么叫如果和萬一。

  吳燁看她也追不動凌晨了,趕緊攔著她,剛才是太突然了,被打了個措手不及,這會兒吳燁反應過來了,得給她個臺階。

  非要在旁邊看著,她又逮不到凌晨,她得多尷尬啊!

  這種時候,有眼色的吳燁就立馬上前了。

  “阿姨,主意是我出的,您要怪就怪我吧,您別打她了。”吳燁語氣溫和的說道。

  先把責任攬在自己身上,是不是無所謂。

  藍總裁看了看他,又偏頭看了看凌晨,才把棍子收起來:“你當阿姨更年期呢?我還不知道是她的餿主意,你別慣著她。”

  凌晨:“......”

  指指點點的,還想揍她呢!凌晨千算萬算的,沒算到自己回來真會挨揍。

  要不是反應快,可就不是被打幾下了,凌晨注意到她手上的棍子,還是網購的那種,握著打人一個很舒適。

  真是煞費苦心。

  “阿姨,別生氣了,我們這不是平平安安回來了嘛!我知道您擔心這么多天,要不您打我兩下出氣得了。”吳燁看她虎視眈眈的,只好硬著頭皮說道。

  別說,藍總裁生氣,就是那種很典型的橫眉倒豎,怒氣沖天那種,生氣都表現在臉上。

  特別是眼睛,直勾勾的,很有壓迫感。

  就是兇巴巴的,反正看著脾氣就不是那么好,這種表情,買空調的那個女老板,就和她差不多。

  臉一沉下來,就感覺空氣都涼了好幾度。

  “阿姨,我答應您,以后都不帶她出去了。”吳燁保證。

  為了避免凌晨再挨打,吳燁努力的先把藍總裁安撫住。

效果一般,她不知道是不是沒有打  藍總裁把棍子拿在手里,指了指凌晨:“你這話也是墳頭燒報紙,算了,既然你都說了,我就先原諒她一次。”

  “以觀后效!以后再敢這樣,就不是這么簡單了!”

  “別說你二十五,就是五十五,做錯事也得挨揍。”

  藍總裁看了看凌晨,眼里的意思很明顯,今天先放過你一馬。

  凌晨:“……”

  五十五到不怕了,藍總裁老胳膊老腿的,能不能麻利走路都不知道。

  就是今天。

  真丟人啊!

  還是在男朋友面前,被揍一頓,別說面子,里子都沒了。

  憂桑。

  藍總裁又和吳燁說道:“來就來,還帶什么禮物,家里什么都不缺。”

  聽她這么說,物業松了一口氣,把禮物送出去。

  才和蘭總裁一起進屋,凌晨則是跟在吳燁后面,悄悄的掐了掐吳燁。說好的保護,被滿院子攆著打,都沒保護到她。

  就在哪里看著,看著她挨揍。

  氣人!

  嘶!真疼!

  好多年沒有挨打了,凌晨都快忘記挨揍的感覺了,都到了要自己揍孩子的年齡了,還被老媽當孩子揍。

  吳燁在她前面,呲牙咧嘴沒出聲,一直到屋里,凌晨才放開他。

  穿著自己買的拖鞋,吳燁看了看鞋柜上多了的靴子,是凌晨爸媽的。

  “小吳坐啊!喝點冰的好吧?”藍總裁問他。

  吳燁點點頭答應一聲。

  就很奇怪的是,明明這個房子提前住過很多天,很熟悉,現在再來的時候,居然還有點熟悉和拘謹交匯的感覺,很復雜。

  前幾天還是想躺就躺呢,今天就得正襟危坐了。

  “當自己家里就行,別那么拘謹。”把冰水遞給他的藍總裁說道。

  接到手里的吳燁點點頭,表示自己不拘謹,其實拘謹的一匹,總感覺要禮貌,要乖巧,要微笑。

  放好背包的凌晨,坐在吳燁旁邊,拿過他的礦泉水,噸噸噸就喝起來。

  注意到吳燁第一時間是給她拿紙,藍總裁默默的搖搖頭。

  慣吧!以后你就知道自己慣出來的女朋友,就像是苦果了。

  年輕人啊,傻了吧唧的!

  “我爸呢?”凌晨問道。

  藍總裁沒有回答。

  凌晨又問了一句:“媽,我爸呢?”

  這次,藍總裁才抬頭看了看她,又剝了個水果給吳燁,才慢吞吞的回答:“買菜去了。”

  不知道凌晨幾點回來,他本來買好菜了,又覺得不夠,去買菜去了。

  都慣她,以前爹慣著嗎,現在男朋友慣著。

  回來就是爸爸去哪了,這種細節不就不說了,她都已經習以為常了。

  “行了,你倆自己玩著,我先開個電話會議。”藍總裁給吳燁一個笑容:“小吳,阿姨平時工作就忙,經常耽擱事情,你別介意啊!”

  “不會的,阿姨您忙。”

  她有事情,吳燁反而松了一開始,就那種盯人的眼神,吳燁是真不習慣。她又習慣,看著人家眼睛,緩幾秒以后才說話。

  見她去忙了,吳燁才松了一口氣,躺在沙發上把剩下半瓶水喝了,擦了擦額頭的細汗。

  說不緊張,那是假的,來的時候都是吹牛皮的。她一走,吳燁感覺立刻就放松下來了。

  晨突然指了指樓梯口:“下來了!”

  吳燁瞬間就彈起來,坐的規規矩矩的,結果沒人下來。

  “哈哈哈哈!”凌晨忍不住笑,笑的前仰后合,笑癱在沙發上。

  看了看樓梯口,吳燁回到沙發上,逮著她就是一口。

  “唔……”

  凌晨眼睛睜的大大的,沒想到吳燁會如此的熊心豹子膽。

  狗膽包天!

  這個時候還敢還嘴,也不怕被發現了。

  啃了好幾口,吳燁才松開她,凌晨拉著拿著手機給凌宇打電話告狀,說自己回來就挨揍了。

  吳燁都能聽到電話里,那句你等著,老漢兒回來給你做主。

  也不知道有幾分真實,吳燁覺得可能性不大,藍總裁那種,一個人頂凌晨兩個捆起來。

  “叔叔家庭地位這么高?”吳燁問她。

  凌晨嘆氣,給他一個表情。吳燁懂了,最后的倔強了屬于是。

  結婚以后,越發彪悍的女人,逐漸開始掌握大權,大權旁落的男人就開始慢慢弱勢了。

  打不過,還打不過,如果再賺不過,不得聽話才行嗎?

  賺錢這塊,全國都沒多少錢比藍總裁更厲害。

  “叔叔也不容易啊!”吳燁靠著沙發感慨。

  凌晨把腳放茶幾上,看了看小腿的紅痕,很明顯的紅痕,就是被藍總裁揍的。

  吳燁拿過醫療箱里的白藥噴霧,開始給她處理。

  叫上處理好了,還有胳膊,還有背呢!

  “直接去衛生間,先噴點白藥,好得快!”吳燁指了指衛生間。

  凌晨點點頭,其實可以回二樓主臥,但是藍總裁在二樓的,吳燁和凌晨都不想上去。

  就在衛生間給她噴了藥,又看了看沒有嚴重的淤青,吳燁才放心了。

  這個力度,打的疼,但是不會受傷,藍總裁把力度控制的很好。

  打開水龍頭洗了洗臉,凌晨擦了擦水珠,和吳燁打開門出去客廳。

  剛出門,吳燁就看到一個提著塑料袋的中年帥哥。

  唏噓的胡茬,驚愕的眼神,看著吳燁仿佛在問他為什么會在家里。

  吳燁笑著和他打招呼:“叔叔好!”

  凌晨宇剛準備回答,就看到秀發打濕,臉紅的凌晨也從衛生間走出來,還在整理衣服。

  凌宇:“……”

  看了看吳燁,又看了看凌晨,眉宇間的怒氣越發明顯。

  注意到他表情不對勁,吳燁立馬舉著白藥解釋了一下:“給她噴藥來著,叔,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吳燁這么一說,他才發現吳燁手上的白藥噴霧,回答了一句剛回來,放好菜,看了看凌晨胳膊上的紅痕。

  “等著,老漢兒上去教訓她一下。”凌宇挽著胳膊:“還翻天了她!”

  吳燁把他拉住,不想他去送人頭。

  凌宇讓他不要攔著自己,今天非要給閨女討個公道,吳燁沒撒手。

  凌晨都看不下去了。

  “差不多就行了,您每次都是這樣說,最多走到門口,還事她餓不餓,渴不渴。”

這幾年凌晨都習慣了,凌宇這個老爹,一直都喊著給她討個公道,每次  都沒有討回來過。

  藍總裁說幾句,他就偃旗息鼓了,回來和凌晨說他已經教訓過藍總裁了。

  “也就是老漢兒不在家,不然她才不敢打你。”凌宇看了看吳燁:“你咋不攔著點。”

  當時沒法攔,要是能攔住她,吳燁也不會等著。

  凌晨跑得快,沒有挨多少打。

  “叔,當時是沒辦法,阿姨讓我別管,我沒辦法啊!”吳燁回答。

  凌宇看了看凌晨:“放心,把一定幫你報一箭之仇。”

  凌晨:“……”

  她可不是田甜,不相信這個話的,凌宇就是泥菩薩,還要過河那種。

  不能指望他什么,知道指望不上。

  吳燁還準備說話呢,一只八哥飛到他肩膀上,看著凌宇出聲:“大哥,這個sb打我!弄他。”

  《仙木奇緣》

被凌宇注視著的  ------題外話------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