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58 順藤摸瓜,指點江山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北極荒原。

  聽著轟隆隆的飛機聲音。

  吳燁轉頭和抱著零食的土撥鼠揮揮手,好幾只被他套到過,給了點零食當補償了。

  又扔了一個冒紅煙的信號彈,吳燁和凌晨背著背包,站在旁邊等著飛機停下來。

  逐漸靠近的飛機,巨大的氣流吹得兩人頭發凌亂。

  停下來以后,還是老樣子一個大光頭的伊萬打開艙門,跳下飛機,給吳燁一個大大的擁抱。

  “看樣子過得很好!”伊萬笑著說道。

  吳燁和凌晨沒有滄桑,看著反而很健康,也沒有一點病態的樣子。

  低估了。

  兔子在哪里都能生活的很好,畢竟他們什么都敢吃。

  “挺輕松的。”吳燁把背包放到飛機上。

  一住://xbiqu

  凌晨先上去,然后拉了一把吳燁,飛機緩緩起飛,開始往荒原之外飛去。

  坐在后排的位置,拉著凌晨的手,吳燁看了看荒原,雖然談不上傷感,還是有是有一絲絲復雜的情緒油然而生。

  生活了一段時間的地方,總是會有感情的,凌晨和她一樣,也有這種情緒,不過經歷的多了,習慣了。

  第一次還是不習慣。

  “看樣子,這是一個難忘的旅程,吳,以后還想來北極圈玩,就給我打電話好了!”伊萬是個看著粗狂實則細致的人,很會察言觀色。

  不像吳燁,表面一看就是個粗人。

  點點頭,吳燁答應:“如果以后有空,一定要冬天來體驗一下生活。”

  這次來的時候是夏天,沒有過于靠近北極圈內部,雪山其實都距離很遠,和電影里的白雪皚皚完全不一樣,沒有那種冰雪世界的感覺。

  第一次帶吳燁出來,凌晨特意往安全的地方挑選的,她也怕吳燁出個什么意外。

  吳燁就是個菜鳥,安安全全帶出來,也要把他安安全全帶回去才行。

  “我一定給你準備好雪橇犬,還有獵q!冬天的北極,雖然冷,但是也很美。”伊萬回答。

  沒有被破壞的景色,才是最美的。

  冰洞如同宮殿,冰錐好似柱子,一望無際的白色,很震撼人心。

  和那些沒有見過雪的人不同,他們原住民的童年里,最多的就是雪和冰。

  他和吳燁介紹著冬天的美景,凌晨沒有說話,靜靜的聽著吳燁攀談,他一口流利的外語,和外國人似的。

  凌晨第一次知道吳燁外語很好的時候,也是吳燁打越洋電話的時候,

  在外面,凌晨都會以吳燁為主導,他才是做決定的那個,如果決定有問題,凌晨才會悄悄的給其他的建議。

  凌晨除了在家里強勢一點,吳燁覺得那都挺好的。

  轟隆隆。

  飛機往北極圈邊緣飛去,越是往外飛,綠意就越發明顯,溫度也開始逐漸升高。

  “環境開始變暖,溫度最高的時候,我都以為能實現昔伯利亞種土豆的可能呢。”伊萬和吳燁開玩笑。

  有那么一段時間,確實是罕見的出現了高溫。讓不少住在北極圈邊緣的熊熊人,以為能實現凍土種莊稼的可能性。

  不過后來證明,大自然就像個表紙!善于戲弄人。

  “我們國家很多的地方,今年也很熱,公路曬到爆裂,汽車曬到自燃,座椅燙股,熱浪滾滾,黑州居民都說還是老家更涼快!都曬黑了。”吳燁笑著回答。

  比起這邊的涼快,國內很多地方已經熱出了新高度,一個地方比一個地方熱。

  出車禍的,被撞斷肋骨的都不敢往地上躺,就是那么離譜的氣溫,地面確實燙的不行。

  總之,國內很多地方都在喊熱。

  “我倒是很期待,這輩子還沒有感受過那么熱的天氣,應該很棒。”伊萬語氣遺憾。

  北極圈里,沒有那種熱氣騰騰的溫度,更多的季節是嚴寒,他們也習慣了嚴寒,伊萬也向往那種能曬禿嚕皮的地方。

  吳燁看了看他,覺得他應該受不了那種炎熱。

  “你受不了的。”

  “我能受得了!”伊萬回答。

  吳燁聳聳肩,好吧,你能受得了。

  看著沿途的風景,漸漸的吳燁就發現了有聚居地,而且越往前飛越多,飛行一段時間以后,吳燁就看到了來時候的村莊,村莊其實不是很大,但是很熱鬧。

  停好飛機以后,就有幾個孩子湊過來看熱鬧。

  遠處還有不知道做錯了什么事情,被自己老媽拿著棍子追著,一邊哭一邊跑,一邊喊救命又一邊認錯的孩子。

  和吳燁小時候一樣,經常被追著打,孩子身體好,其實不是沒有原因的。

  不少小男孩拿著木頭槍,也有的孩子拿著木頭長矛之類的,身上和鞋子上,都是泥土的痕跡,臉蛋紅彤彤的。

  眼睛純潔,好奇的停下腳步,看著飛機停好。

  剛下飛機,才把背包背好。

  “吳,住的地方已經安排好了,需要在村里逛逛么?我們村民都很好客的!”伊萬建議道。

  凌晨點點頭,吳燁就答應下來,最近一直單獨住在北極荒原,重新接觸到人群的感覺,還有些特別。

  放好背包以后,關好門,吳燁和凌晨出來閑逛。

  維克村。

  村子只有幾十多戶人家,這里的人,生活方式很簡單,很明顯的特點,大概是孩子卻一大堆,大的拉著小的,小的拉著更小的。

  成群的孩子,追狗攆雞,發出愉快的,童真的笑聲。他們似乎很好奇吳燁和凌晨的膚色,偶爾幾個小伙伴會悄悄的討論,然后又悄悄的看看他們。

  這個村子,其實距離最近的離城市不遠,不過熊熊國,椅子上地廣人稀,城市的人也不多。

  村子距離大湖不遠,家家戶戶都掛著魚,除了魚,還能看到雪橇,雪地摩托,很少看到汽車,飛機也不多,都停在一片小廣場上。

  平坦的地面延伸,一棟棟民居各自顏色不一,小院子里還有不知名的花朵,木質和玻璃質的房屋旁邊,家家戶戶放著很多柴火,炊煙裊裊。

  靠近村口的位置。還有一排商店,小酒店,小餐廳,以及皮草店,小便利店等等,規模都不大,但是店主卻很熱情。

  凌晨和吳燁沿著村里的道路散步,看到了好幾戶養了七八條狗的人家,趴在護欄上,對著凌晨和吳燁吼叫。

  主人會出來把它們安撫好,然后給凌晨兩人一個微笑,還會邀請吳燁到家喝一杯伏特加。

  只有一小排商店,顯的格外的單調。

  “我們買點皮草唄?”凌晨拉著吳燁路過皮草店的時候,看了看在縫紉臺忙碌的大嬸,想著帶點禮物回去:“當土特產買唄,怎么樣?”

  來一趟,還是什么禮物都沒有準備,凌晨原本準備到市里買的,現在看到感興趣的東西,也想去看看。

  “行唄!我們先去看看!”吳燁拉著她進門。

  不大的商店,兩邊都掛著皮草大衣,各種顏色的皮草,看著就很奢華。還有不少皮鞋擺放著,做工很精致。

  兩人剛進屋,大媽就停下手上的活計,開始熱情的和他們打招呼,吳燁和凌晨都是只會半生不熟的熊熊語,勉強和店主大媽交流。

  她量了一下凌晨的身材,然后找了一件雪白的皮草大衣遞給凌晨,讓凌晨試穿一下,然后又轉身給吳燁找了一件黑色的皮草大衣。

  就是北方大哥那一身貂兒似的。

  “是不是就差個小手表,大金鏈?”吳燁問她。

  凌晨忍不住笑,肯定不是吳燁說的那樣,他穿起來的感覺,很有氣質,本來吳燁也很好看,一身黑色大衣,有點大哥氣質。

  “我這個怎么樣?”凌晨問她。

  吳燁摸摸下巴:“就像是不倫不類的古裝劇女主角的雪白大氅,好看是真好看,人美穿什么都好看。”

  一身雪白的皮草,倒是把凌晨的那種華貴襯托出來了,就像是貴妃一樣,她穿很多衣服都會感覺很合適。

  人美到開掛,穿個花襖都好看。

  “簡直太棒了!”大媽拿過旁邊的穿衣鏡,讓他們自己看看上身效果。

  確實很好。

  和情侶裝似的。

  大媽對自己的眼光很自信,穿上以后的兩人一黑一百的,偏偏協調的很,氣質各有不同,又很有夫妻相,顯得很般配。

  看吳燁和凌晨的表情就知道,他們也很滿意。

  大媽默念:買它!買它!

  伸手摸了摸皮草,柔順的質感,穿著相當舒服,穿上立馬有一種暖烘烘的感覺,不是那種只能看的貨色,核心的保暖效果特別的明顯。

  凌晨一眼就看出來了,這是貨真價實的東西,而且是手工皮草線條很密,質量沒的說。

  材料好,質量也好,大媽是個良心的皮草店主,起碼在做工上是這樣的。

  她對著吳燁微微點點頭,想買下了,這種純色的皮草,凌晨很喜歡,要是雜色,她就沒什么購買欲望了。

  “多少錢?”吳燁問她。

  如果宰客的話,吳燁也不準備買。

  聽到吳燁問價格,大媽就知道有戲了,立馬給吳燁一個大媽式微笑。

  “孩子,這種質量的皮草大衣,一件十五萬,兩件是三十萬。”這是她的報價。

  默默的計算了一下價格,她說是本地的貨幣價格,折算下來的話,差不多是兩萬多塊錢左右。

  凌晨沒有立馬答復,又拉著吳燁照了一下鏡子,這件衣服,她喜歡是真的喜歡,好看也是真得好看。

  這種沒有雜色的皮草,看著就很昂貴,也就是現在價格降下來了,最火的時候,這兩件拿到國內,一件就能值好幾萬。

  “你們是伊萬的客人,他和我說過,價格一定要實惠。”大媽笑著問道:“喜歡嗎孩子?”

  她也是實誠人,并沒有報很高的價格,她這個年紀,懂得細水長流,以后還來的話,沒有被坑,才會再照顧生意。

  凌晨和吳燁點點頭,吳燁回答道:“這兩件都要了!大嬸,我們再要幾件其他的。”

  賣皮草的大嬸:天啊!遇到大客戶了。

  “孩子,你是識貨的!大嬸給你拿最好的皮草,皮鞋喜歡嗎?大嬸送你一雙。”她一邊夸獎,一邊繼續找衣服。

  吳燁笑著點點頭,有送的為什么不要?他還看上了一個背包,很好看。

  “這些,都是我店里最好的皮草大衣了。”她拿著幾件大衣,掛在架子上。

  最貴最好的就是這些了。

  以前也沒有遇到過這么豪氣的客人,大媽都覺得自己不努力,沒有做出更多更好的大衣。誰想得到啊?兔子這些年有錢人越來越多了。

  上一次也是來自兔子的有錢人,買了好幾件,不過那是好些年以前了。

  “這幾件,再加上鞋子,包包,還有小禮物就差不多了。”凌晨考慮著人數,回去要送的人不少,少了不夠,多了難帶。

  零零散散的,選了很多的東西,堆在一塊已經不少了。

  看著凌晨一個個的拿,大嬸吃驚之余,有點擔心他們錢包摟不住,那么多貨物,他們是來批發的嗎?

  拿著手機默默地計算著價格,最后看到數著的她,吸了一大口北極圈的涼氣。

  烏拉!!

  “孩子,你確定要這么多?”年齡的原因讓她迅速冷靜下來,詢問了一句吳燁:“當然,大嬸會給你很多贈品!”

  聽到她補充了一句,吳燁忍不住笑了笑。

  “您給我什么贈品?我可以看看嗎?”吳燁問她。

  讓吳燁稍等,她去了一趟樓上,回來的時候,給了吳燁一個小盒子。

  打開看了一下,吳燁發現是一對耳墜,很有年代感和特色感的耳墜,上面的寶石并不是最好的,但是卻很好看。

  “孩子,這個贈品很適合你的妻子!”大嬸笑道:“再給你一些小件的皮草。”

  拿著耳墜給凌晨試了一下,還挺好看的,吳燁爽快的答應了,確實是很多贈品,雖然是手套和圍脖居多,也是贈品了。

  “RMB可以嗎?”吳燁問她。

  給伊萬的其實也是國內的錢,他說兌換很容易,而且還可以挑匯率多的時候去,這是一個小驚喜。

  “當然!”她一口答應下來。

  拿過包包,掏出一大捆現金,然后又給了幾沓。

  大媽:“.......”

  還以為要去銀行才行,他居然有現金。

  吳燁讓她點清楚,還和她說了一下怎么識別假幣,換來她好幾個感謝。心寬體胖的大媽把錢收好,然后和他說晚上把東西給他送過去,并且祝福了他們。

  店主大媽是笑咧嘴把他們送出店門口的。

  禮物買好了,兩人在村子里逛了一圈,才回到餐廳吃午飯。

  一樣的熱情待遇,廚師的大胡子都笑歪了。

  “是不是來消費的人很少,總感覺他們太熱情了。”凌晨看著大塊的牛肉感慨的很。

  就像是走親戚一樣,他們熱情得過分,生怕不夠吃,大塊的肉排,排骨,放了一個盤子。

  進門的時候,廚師就說要做拿手菜招待來他們,把最好的食材都找出來了,做了一半肉,一半的蔬菜。

  這個地方,一直都是肉不貴,蔬菜不便宜,雖然花了不少錢,但是食物確實好吃。

  吳燁和凌晨不差這點吃飯的錢,他們遇到喜歡的東西,也愿意花點錢,不過這里,確實是沒有什么太多的東西,可以讓他們花錢。

  一年不開張,開張吃一年的皮草店大媽算是賺了一大筆,最終,在一家手工店里,買點了稀奇古怪的小禮物,兩人就回酒店了。

  就一個小村子,并沒有什么可以逛的,要回去了,其他地方兩人也不準備去逛。

  再加上,或許因為他們是外地人,還是有些不習慣和格格不入,凌晨兩人就回酒店了,一間湖景大床房,窗戶邊還可以看到不遠處的湖泊。

  民居改造的酒店,房間只有幾間,都在二樓。

  這是最好的一間房間,和國內那種八十塊錢一晚的酒店裝修差不多,不過面積很大,床單被罩洗的很干凈,就這個房間,也就是一百塊錢左右。

  回到酒店里,吳燁習慣性的檢查了一下,才安心的躺在大木床上,凌晨則是在收拾東西,把東西收拾好,才縮到被窩里,尋找溫暖的男朋友。

  “不洗澡了?”凌晨問他。

  “走!一起!”

  被她瞪了一腳,吳燁才去洗漱,不過不太方便,洗澡還得店主提熱水給他們。

  吳燁還感覺挺新鮮的。

  酒店不遠處。

  皮草店大媽把半沓現金拿給伊萬,這是她給的提成,然后才笑瞇瞇的說道:“伊萬,謝謝你!”

  她又拿了一瓶酒,遞給伊萬,當做謝禮。

  一年不開張,開張吃一年。

  羨慕了其他的鄰居半年了,特別是開便利店的店主,現在不羨慕了。

  “不客氣,不過今年可以和大家商量商量,我們可以再開一些小商店,現在的商店都滿足不了客人購物的需要。”伊萬把錢放到口袋里。

  吳燁的尾款還沒有給他,提成倒是先拿到了,要送吳燁他們離開的時候再結尾款,他跑前跑后,還沒有皮草店大媽一天賺得多。

  不過他賺的也不少,今年不用擔心賬單了。

  “這種客人很少的!”大媽回答。

  她還是覺得,沒有必要開那么多商店,畢竟客人太少了,有錢的客人更少。

  這么多年,就遇到過兩個有錢人,還是加上今天的年輕人。

  伊萬也嘆氣,大部分的客人,其實沒有這么闊綽。

  “這是客人買的皮草,白天人多,你給他們送過去吧!”大媽把包裝好的皮草遞給伊萬。

  “好!”

  聊了幾句,伊萬就離開了,他還要去處理機票的事情,聽說吳他們國家,手機就能買機票,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那么神奇。

  看了看酒店,伊萬把東西送到酒店,又和酒店的店主說了幾句話,交代了一下,才離開。

  酒店里。

  收到店主家的姑娘送來的皮草,凌晨還給了她一點小費,道完謝才關上房門。

  檢查了一下數量和質量都沒有問題,才把東西收好。

  剛回到被子里,就被吳燁蒙到被子里了。

  被浪翻滾。

  偶爾還能聽到一些單音節隱隱約約傳出來。

  幾分鐘后,被子被翻開,臉紅的凌晨喘著氣,擦了擦嘴角,看著一臉壞笑的吳燁,錘了他一下。

  “你這個壞蛋!”凌晨揉了揉紅彤彤發燙的臉。

  吳燁看了看手指,悄悄的笑了笑。

  寸金難買寸光陰!

  家門口居然沒什么綠化,這算什么?虎一半?

  “猥瑣的表情!”凌晨揍他。

  特么的,都快變成熟手了。

  抱著被子滾了兩圈,吳燁躲開她:“我看書上說什么會有香氣,不過我好想沒有感覺都啊!”

  凌晨臉紅,不讓他說。

  把他逮住,剛準備咬他一口,電話就響起來了。

  吳燁嘆氣,拿過衛星電話看了看,遞給凌晨讓她接,凌晨遞給他,他丟給凌晨,蓋上被子,一副我不愿意接電話了的表情。

  不知道和老丈人聊什么,每天都是吃了沒,在干嘛,注意安全,就這幾個話題翻來覆去的說。

  “寶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啊!”吳燁提醒她。

  給了吳燁一個白眼,凌晨才把電話接通。

  “喂!老漢兒!”凌晨一邊把吳燁作怪的開,往外挪了一下。

  狗賊,剛接電話又湊過來了。

  舜疼摸瓜。

  滾開啊你!凌晨做了一個口型,掐了他一下。

  那種一百八十度旋轉的掐。

  “疼疼疼....撒手,姐姐我錯了。”吳燁齜牙咧嘴又小聲的喊道。

  凌晨才放開他。

  電話里傳來藍總裁的聲音:“咳咳!”

  吳燁把手縮回去。

  凌晨:“.......”

  啊啊啊啊,被老媽曉得了。

  看了他一眼,凌晨才略帶尷尬的說道:“媽!”

  藍總裁的聲音傳來:“還好不是你老漢接電話,你們啥時候回來?”

  自己也是年輕過來的,她當做不知道,不過凌宇是個玻璃心,總感覺小白菜被豬拱了。

  藍總裁沒說,實際上連菜地都沒有了。

  “明天就回來,大概后天就可以到了。”凌晨回答道。

  要轉一次飛機,加上坐飛機到市里,得坐三次飛機才能到國內,然后還得轉一次飛機到魔都。

  直達的航班沒有了,只能麻煩點,和轉公交車似的。

  “也行,在外面我不管,回來家里規矩點,免得你爸欺負你男朋友。”藍總裁交代了一句:“還有,你們是不是養了只八哥?”

  成天和凌宇吵架,罵人很沒素質的八哥,成天回來,回來就和凌晨吵架,就像是互相看不慣的鄰居。

  已經持續很多天了,八哥罵人的話還挺多的,凌宇偶爾還罵不過他,得兩口子一起上,不過藍總裁覺得這樣不太好。

  反正凌宇想喝燉八哥了。

  凌晨:“......”

  規矩點。

  都怪吳燁胡鬧,被聽到了吧!

  “也不是養的,自己飛來的,不過吳燁一直在喂,它每天都不著家。”凌晨不談規不規矩的話題,轉頭說了一下八爺的情況。

  鳥話很會氣人的,估計不是好消息。

  拍了拍額頭,旁邊的吳燁后悔沒有把八爺關起來,放到寵物醫院去,萬一給老丈人來一句:我是你外公。

  老丈人不對自己有意見才怪呢!八爺那惹禍的破嘴,讓吳燁擔心的很。

  “這樣啊,還以為是吳燁養的。”藍總裁說道:“其他沒什么事了,你們早點回來。”

  知道他們要回來了,藍總裁就放心了,只要不是在北極那個鬼地方,她都不會擔心凌晨的安全問題。

  “注意安全!”藍總裁補充了一句。

  凌晨:“.......”

  她說的肯定不是路上注意安全,應該是鋪上注意安全。

  嗯,蜀州話,鋪上床上。

  “不是你想的那樣。”凌晨回答了一句。

  只是略微有些蒼白無力,還有點強行解釋的意思。

  “我知道,你都25了,什么樣都好,結婚之前不要讓莪當外婆就行。”藍總裁不遮遮掩掩的,直白的和她說了一句。

  凌晨:“......”

  都沒有什么,就是食指大動的關系而已。

  最多就是指點江山。

  不過解釋有時候就是多余的,她確實是都25了,二十五還不能打架?

  不打架才不正常!

  “好的!”答應一句,凌晨才掛了電話。

  把電話放好,她看了看吳燁:“你養的鳥肯定罵他們了,不然她不會單獨問這個。”

  不知道具體是什么情況,估計不是什么好事情。

  吳燁嘆氣。

  那也沒辦法了,總不能回去把八爺吃了,硬著頭皮也得回去再看情況吧。

  “還有呢?”吳燁問她。

  凌晨看了看他,指了指吳燁人中:“八爺管不好,就管好二爺,她不想當外婆。”

  就是這個情況,凌晨實話實話。

  指點江山的關系,沒什么不能說的了,綠化都知道了,就差看戶型了。

  吳燁:“.......”

  那必不可能。

  這么久一點都不相信他呢?他是那種不負責任的人嗎?

  不是的!

  “我很文明的,不會亂吐口水!”吳燁回答。

  凌晨:“......”

  去你的。

  “明天都在路上,早點休息,明天早點回家。”凌晨說道。

  吳燁關上燈。

  凌晨把腳放在他腿上壓著他的腿,手放在他胸膛上,拿過另一只手墊在脖子下,然后靠著吳燁的胸膛,就準備就準備休息了。

  吳燁生無可戀。

  凌晨倒是覺得習慣了,吳燁卻不太習慣這個睡姿。

  女朋友都是不講道理的,哪怕是凌晨這種大總裁也是一樣的。

  第二天。

  吳燁沒有睡的好,起來的也很早,因為伊萬已經打電話了。

  收拾好東西,兩人坐上飛機,吳燁把尾款給他結了。

  “吳,多了!”伊萬說道。

  他簡單的看了看錢,發現數量多了。

  拍了拍他肩膀,吳燁回答:“這是謝禮,感謝你的負責。”

  伊萬感動的和他擁抱了一下。

  味兒!味兒!

  把吳燁和凌晨送到機場,著這里坐飛機到熊熊國的大城市,然后轉機回國。

  不過沒有直達的飛機,本來有,突然停了,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恢復,他們到了國內還得轉機。

  花了不少時間辦手續,辦托運等等瑣事,才坐上回國的飛機。

  從異國他鄉起飛的國際航班,飛向天空的時候,吳燁默默的說了一聲再見,北極再見,這個國家再見。

  飛機上升高度,地面逐漸消失,一片云海出現的時候,太陽就在云海之上,把云海染了個色。

  “要回家了,開不開心?”凌晨問他。

  吳燁肯定是開心的,不然不會笑的和個二傻子似的。

  這次旅程,感慨良多。

  “開心的很!”吳燁答應一聲,看著窗外越發黑起來的云朵,感覺有點不對勁兒。

  不過吳燁沒有多想,和凌晨蓋著毯子開始閉眼休息。

  飛的時間不短,又不能碰電子設備,除了睡覺就只能看云,要是看云雨還行,看云就沒什么意思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吳燁被一陣嘈雜吵醒了,剛睜開眼睛,就感覺飛機劇烈搖晃起來。

  一瞬間吳燁就清醒了。

  晃的太厲害,很明顯能感覺到問題很大,吳燁拉著凌晨的手,把她喊醒,晃動的大了,就感覺特別的沒有安全感。

  總感覺心里很忐忑和擔憂。

  醒過來的凌晨也感覺到了,看了看外面的烏云,凌晨拍著他的手,讓他放心,沒有什么大問題:“不怕,不會有什么問題的。”

  話音剛落,飛機就開始左右搖晃起來,宛如烏鴉嘴一樣。

  越發感覺飛機上不安全。

  吳燁:“......”

  看了看外面的烏云,凌晨伸手把吳燁的安全帶調緊一些。

  “寶貝,你在下面有關系嗎?”吳燁開玩笑。

  凌晨給他一個白眼:“找你們砍月桂的老祖宗,你們老吳家那么多能人,就靠你去找關系了!”

  吳燁尬笑。

  感受著晃動越來越強的飛機,吳燁感覺心都快跳出來了。試了試凌晨的心跳,一樣很快,不過凌晨把他拍開了。

  “各位旅客大家,我是本次航班的機長,我們的飛機正在經歷氣流顛簸,預計兩分鐘后可以平穩,大家不要恐慌。”

  “坐在位置上,系好安全帶,就是點小小的氣流和雷雨!我們沖過去就好了。”

  “這只是小問題,大家不要擔心,不要害怕,我們有豐富的處理經驗。”

  廣播里傳來機長的聲音,讓焦慮的乘客情緒好多了。雖然還在顛簸,吳燁也沒有說話,只是緊緊的拉著凌晨。

  聽說熊熊人開飛機開地鐵都很彪悍,說的輕描淡寫的,也不知道能不能搞定。

  聽起來就像是吹牛皮一樣,

  “不用擔心那么多,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凌晨安慰他一句。

  突然之間,在這種環境下,能感覺到生命的重要性了。

  飛機顫抖的越發厲害。

  行李箱搖晃的聲音都清晰可見,大人哄著孩子,空姐來回的,這種安撫旅客。她們似乎已經習以為常了,看著黑漆漆的窗外,凌晨感覺飛機晃動越發嚴重了。

  默默的,凌晨和吳燁也沒有大喊大叫,和大家一樣安靜的坐著。凌晨老家的情況是小震不用跑,大震跑不了,這會兒就是沒事不用跑,有事跑不掉。

  這種交通工具,安全確實安全,但是不安全的話,就只能自求多福,下輩子投胎投好一點。

  雖然是這樣想,但是能安全誰愿意體驗生死一線呢?

  就這樣,感覺度日如年的等待著。

  某一瞬間,吳燁都感覺飛機突然落下去了一截,就像是心還在空中,軀體驟然下降,跟不上一樣的反應。

  腦子里都是完犢子的可能性。

  手緊緊的抓著凌晨的手,吳燁閃過很多很多想法。

  有覺得對不起爸媽,有遺憾還年輕,也有覺得沒和凌晨結婚,沒有一兒半女的。

  心思很多,時間卻過得很慢。

  終于,十分鐘以后。

  “先生們女士們,剛才那一點點氣流已經過去了,我們的飛機平穩下來了。”喇叭你傳來一陣聲音。

  總算是松了一口氣,吳燁居然有點劫后余生的感覺。

  活著的感覺真好,沒了就真的什么都沒了。

  凌晨也不是表現的那么平靜,手心的都是汗水,顯然她也很擔心情況,只是沒有說出來而已。

  “安全了!”凌晨呼了一大口氣。

  吳燁點點頭,也念叨著安全了,以后再也不坐熊熊的飛機了。

  后遺癥就是不敢睡覺了,這種情況一直持續了好幾個小時,吳燁都不敢睡覺,生怕又來一個氣流。

  “睡一會兒吧,我守著你!”凌晨說道。

  吳燁搖搖頭。

  靠著他的肩膀,凌晨也沒有睡著,好久以后,吳燁才拉著眼罩,準備繼續睡覺。

  什么零食果汁,吳燁都沒有要,沒胃口,反正也不想吃什么。睡了多久吳燁不知道,反正醒來的時候,已經到國內的機場了。

  聽到語言播報的時候,吳燁瞬間就坐起來了,從窗戶看了看機場。

  連帶著,把凌晨也吵醒了:“到了嗎?”

  “到了!”再轉個飛機,就算是到家了。

  很多人都和吳燁的想法差不多,就想早點下飛機,排隊的人已經提前準備好了。

  拿上簡單的行禮,跟著人群拿上托運的行禮,兩人出了機場。

  大包小包的,出了機場就是陌生的城市,吳燁和凌晨都沒有來過這個城市。

  吳燁看了看手機時間,時間已經不早了,今天也不趕時間:“今天沒有票了,買明天的機票吧,我們先在這里住一晚上再說。”

  “剛好也累了,好好休息一下,我們也不急。”

  沒有反駁吳燁的要求,凌晨答應下來,兩人準備找了個酒店住下。

人生驛站  凌晨選的酒店。

  旅途奔波,吳燁習慣性檢查房間的時候,凌晨就在浴室放熱水,等吳燁檢查完了,凌晨已經開始泡澡解乏了。

  坐飛機都坐累了,主要是半路發生搖晃,讓人提心吊膽的,凌晨都做好自己沒了的思想準備了。

  吳燁其實和她一個想法,當時想了不少。

  “咦,現在居然這么放心了?”吳燁注意到她沒有反鎖門。

  平時的時候,可都是反鎖的,生怕吳燁面壁。

  驚喜來的太突然,吳燁都還沒有準備好,腦子里都是糾結要不要一起節約用水。

  “既然沒有反鎖,那就聊聊天。”悄悄的笑了笑,吳燁閃身進衛生間。

  衛生間里,凌晨泡在浴缸里面,轉頭看了看他,吳燁還挑眉坐在她旁邊,拿著一個浴花。

  “下泥套餐要不要體驗一下。”物而已說道。

  凌晨沒有回答,只是轉身,意思很明顯。

  嘻唰唰,嘻唰唰,哦哦!

  頭回做人體表皮污垢研究師的吳燁,新鮮感十足,凌晨把手放在浴缸邊緣,把下巴枕在手上,聽著歌,安安靜靜的。

  搓澡工吳燁看了看她:“想什么呢?”

  聽到吳燁問她,凌晨才悠悠的回答:“就是覺得生命很脆弱唄,今天差點都都回不來了。”

  還在想剛才飛機的事情呢,有一瞬間,真的感覺飛機要掉下去了。

  “我想結婚了!我們明年結婚唄!”凌晨說道。

  吳燁一楞。

  這是想一出是一出,還是懂的應該珍惜生命了?

  不過,吳燁還是點點頭,答應她:“好!”

  凌晨轉身看了看他,吳燁一臉認真,沒有任何敷衍的表情,凌晨愣了幾秒。

  “我沒在開玩笑!”吳燁回答。

  凌晨噗嗤一聲笑出來,花枝亂顫的,很不道德,動不動就開大燈。

  吳燁忍真的看了看她:“你不要玩火自焚啊!說好的回家,我怕我半路都堅持不了。”

  凌晨笑的更開心了。

  在酒店耽擱了半天,兩人才下樓找吃的,因為人生地不熟的,還找了半天的攻略,才找了一家飯店吃飯。

  順道買了兩個手機。

  一直都是用衛星電話,沒有什么多余的功能,這段時間也沒有用手機,吳燁還有點不習慣,搗鼓半天,才登上微信。

  叮咚,叮咚,叮咚........信息響了好一會兒。

  凌晨也是一樣,兩人面面相覷。

  吳燁收到最多的是公司和洛白他們的消息,凌晨收到的則是閨蜜和公司主管的消息,情況都差不多,成年人的圈子就是幾樣。

  能有個消息都是萬幸了,最怕消息都沒有。

  曾經不顧家人阻止,去下載的微信,如今一個消息都沒有,還撐得住嗎?

  暫時不準備回消息,兩人默契的把手機消息忽略了。

  “回家還有一場批評教育等著呢!”凌晨看了看他:“你幫我攔著,我幫你攔著。”

  “你媽說的,腳桿給你打斷!我估計好點,七匹狼打斷!”吳燁忍不住笑。

  明天就到家了。

  原本想著準備個浪漫的開機儀式,登基當魏文帝,實踐一下小皇叔,結果還得先面對爸媽的生氣。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