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56 光說,你倒是阻止啊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北極荒原。

  久違的,能見到太陽的好日子。

  這個季節,偶爾還能看到太陽,不過隨著時間推移,比起最開始來的時候,溫度都略微降低了不少。

  樹林旁邊,其中一片灌木叢里窸窸窣窣的,時不時的還有灌木動彈一下。

  又動彈一下!

  “吳燁,你好了沒有?快一點。”灌木叢里傳來凌晨壓低的聲音,催促著吳燁。

  話音剛落,灌木叢又搖晃了幾下,然后才安靜下來。

  “我好了!”吳燁回應的聲音傳出來。

  剛把子彈上膛。

  凌晨的聲音又響起來,不過聲音很低:“瞄準一點啊!你別讓它跑了。”

  “放心!我很準的!”吳燁回答了一句:“對我了解不夠深,連這都不知道。”

  吳燁天賦其實很好的,特別是q法。

  最近這段時間練習挺多的,準頭已經越來越好了。

  伸手拍了一下吳燁的頭,凌晨說道:“你對我了解夠深行了吧?好好看著鹿。”

  不遠處,就是一個鹿群。

  兩人的交流停下來,兩支q伸出灌木叢,q口對著不遠處的鹿群,天氣正好,吃著草的鹿群并沒有發現危險靠近,雌鹿低著頭,雄鹿時不時抬頭警戒。

  可能是沒有發現什么危險,它們有點懶散。

  領頭的,頂著一對大角的雄鹿,后蹄子用力,自立而起,兩只前蹄搭在一直雌鹿背上。

  刺身!

吳燁和  看到這一幕,灌木叢里的吳燁忍不住笑,轉頭看了看凌晨,凌晨臉紅的很。

  夏天到了,萬物復蘇!

  “鹿片,嘿嘿嘿!”沒控制住笑容的吳燁話音剛落,就被凌晨拍了一下。

  不正經。

  不過沒多少時間,雄鹿就開始繼續吃草,其他的雌鹿又靠上來了。

  更有甚者,站在它面前,意思很明顯。

快上車,快上車  “臥槽,媳婦兒快看鹿含。”吳燁低聲指了指遠處。

  臉更紅了。

  有些不好意思的她,給了吳燁一個白眼,就開始準備開q了,這個時候,雄鹿才剛上車。

  吳燁撓撓頭,好奇的想到一個問題:“這不會有傳染病什么的?”

  凌晨:“.......”

  吳燁這樣一說,她又聯想到了人,這得多少p?

  呸呸呸幾聲以后,凌晨悄悄的數著:“一,二,三。”

  數到三的時候。

  鹿群的另一只雄鹿應聲而倒。

  四肢還在胡亂的蹬,前一秒還羨慕鹿王,后一秒就去見了上一任鹿王。

  哪怕是倒下的一瞬間,它也沒有想通,既沒有食肉動物的偷襲,為什么它還是沒有逃過命運。

  一剎那!

  鹿群開始不安的躁動起來,剛才是因為鹿王,這次是因為倒下的同伴。

  還在給灌輸新知識的鹿群頭領鹿王,迅速收回被驚嚇到,不知道還有沒有效果的鞭子,帶著鹿群四散逃命。

  熟練的動作,仿佛演練了千百次,哪怕是越過灌木的時候,還會滴落一些東西,哪怕是灌木掛鞭,也沒有影響它逃命。

  疼歸疼,還是命更重要。

  為了命,已經無暇顧及命根了。

  “你多等一會兒多好啊!我倒是好奇它能打幾架呢!”吳燁說道。

  看書上說,鹿王可以一敵百,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吳燁還想看看,是不是真有鹿銜草這種神仙藥呢!

  結果,凌晨看個鹿場直播都害羞,迫不及待的就動手了。

  “看個屁!”凌晨沒好氣的回答。

  沒有打領頭的鹿,凌晨說那是一個鹿群能不能活下來的關鍵,打了另一只,吳燁也覺得挺關鍵的,起碼灌輸知識它很積極。

  就是不知道抗不扛得住。

  從草叢里站起來,凌晨就拉著他去小樹林,興高采烈的,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鹿,凌晨給了他一個開心的笑容:“晚上的鹿排有著落了!”

  吃魚吃膩了,這幾天都是吃魚,那條大魚,還沒有吃到一小半,牛肉已經吃的差不多了。

  凌晨不敢讓吳燁多吃土撥鼠,那玩意兒多少有點鼠疫,吃一點點還行,多了可不行。

  有鹿肉,就可以換個口味了!

  美滋滋!

  “先弄回去再研究怎么吃,體型不是特別大,我應該能扛得起來!”吳燁回答,他們不動那只大鹿,其實也是因為扛不動。

  雌鹿背的起,吳燁可背不起它。

  這只是凌晨選的,已經待不了幾天時間了,夠吃就可以了,吃不完也是浪費,而且沒不要去傷害那么多動物。

  “把蹄子系著,我們一起抬就行!”凌晨拿出口袋里的繩子,指了指旁邊的樹林:“你去找個棍子,能承重的那種!”

  說完就開始系蹄子,分工明確,各司其職。

  條件反射似的,凌晨還被踹了一腳,拿著木棒就是兩棍,凌晨才解氣了。

  吳燁:“......”

  兇殘的一匹。

  找了一根木棒,吳燁試了試挺結實的,回到凌晨旁邊,把木棒穿過捆起來的蹄子,凌晨抬前面,吳燁抬后面。

  兩人抬著鹿往回走的時候,沿途還看到了不少在放哨的土撥鼠,警惕的盯著他們。

  上次套的那只,就吃了一點點,后來也套到了好幾只,不過都是吳燁當玩具逗著玩,看它們蔫了,吳燁就把它們放了。

  “那些小東西,好像是保護動物吧?”吳燁問了一句。

  剛剛想起來,吃的時候忘了。

  北極狼是不是吳燁不知道,反正土撥鼠他記得好像是保護動物。

  換了個肩膀的凌晨點點頭,指了指廣袤的荒原。

  “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你要是快餓死了,別說吃土撥鼠,就是吃個熊,都沒問題!”

  吳燁忍不住笑,要是實在是餓極了,熊貓也是可以吃的。

  路過上次丟狼的地方,吳燁看了看一堆已經沒有肉的骨頭,有點感慨動物界的殘酷,這才幾天時間,就打掃的干干凈凈。

  上次丟的時候,吳燁還擔心臭了,結果根本沒有那種情況發生,被迅速打掃干凈。

  “附近的食肉動物應該很多。”凌晨看了一眼狼骨頭。

  吃了不少動物的狼群,最終還是被動物吃了,就像是一個輪回。

  吳燁加快了腳步,因為鹿還在一路留下血跡,免得引來食肉動物,一直扛著都夠累了,他可不想再多一只。

  注意到吳燁的變化,凌晨只是悄悄地笑了笑,膽小鬼!

  回到營地以后,凌晨喝了幾口涼白開,擼著袖子就開始處理鹿。

  這個事情原本應該是吳燁做的,不過吳燁做不好,吳燁做的好的事情,凌晨又做不好,所以直接分工合作,各自做自己擅長的事情。

  拿著刀,凌晨摸了摸刀刃:“你喝不喝鹿血?”

  鹿血挺補的。

  也算是多個食材,能不浪費的情況下,就不浪費。

  正在收衣服的吳燁一愣,然后回答:“鹿血,j,腰子都不要,你也是真敢問,準備火上澆油呢?”

  想想也是,火都燒到防火線了,凌晨拍了拍腦門,暗道自己問的傻話。

  本來就是干柴,生怕燒的不夠旺?

  尬笑的凌晨開始處理鹿肉。

  拿著衣服的吳燁看了看她,晃了晃手上的她的褲子:“這個給你放包里了啊!都洗不掉了!你洗認真點啊!”

  他洗的衣服都是外衣,其他的都是凌晨自己洗的,沒洗干凈,是凌晨的問題。

  凌晨:“.....”

  滿手鹿血的凌晨,差點沒有跳過去給吳燁一巴掌。

  那就不單純是她的問題,而是吳燁也有問題,要不是吳燁,她至于一天一換?

  特么的,除了餓餓,就是澀澀!

  她又不是雕塑。

  “來,你站過來說!”凌晨一手鹿血,看著吳燁說道。

  一股彪悍的氣息撲面而來。

  都說北方姑娘虎,吳燁覺得虎這種性格,完全不應該分地域,哪里都有虎妞,凌晨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那什么,我先弄炭火,等會兒烤鹿肉。”吳燁開溜。

  讓著她點,哼!

  遲早有一天,得加倍奉還,在地上讓著她,在鋪上,可就不讓著她了。

  回木屋把東西放好,在屋子里忙活半天的吳燁,把這幾天攢起來的炭收拾出來,放到折疊式火爐里,把架子安放好以后,才把燃燒的炭放進去。

  吹,吹,吹!

  看著繞燒起來的炭,吳燁又把簽子拿出來,問道:“肉好了嗎?”

  凌晨把一塊瘦肉遞給他,洗了洗,吳燁拿了一塊鹿肉切好,開始穿烤串:“拿去補補!”

  “行!晚上考試!”吳燁回答。

  開個玩笑嘛!

  等到凌晨處理的鹿肉,活動了一下胳膊,看著不遠處黑漆漆的圓球,有點愣住了。

  居然出現這么個小東西。

  “吳燁,拿q!”凌晨喊了一聲。

  急匆匆沖出來的吳燁,拿著q出來,警惕的站在她身邊,看了看凌晨指的方向。

  是一只小熊崽子!

  它媽媽很可能就在附近,最危險的就是帶著孩子的母熊,凌晨想把它嚇跑,它根本就不跑,無奈,凌晨丟了一塊肉到遠處,它和小狗似的飛奔過去,叼著肉開始啃。

  啃完了,它又來了。

吳燁和  兩人面面相覷。

  一直丟了好幾塊,它吃飽了,搖搖晃晃的離開了。

  看它離開了,兩人才放下心來,把準備好的吃的拿出來,趁著天色還早,開始吃晚飯。

  “烤肉派對,可惜就我們兩人,要是和洛白他們組隊的話,應該很有意思。”吳燁想到一個可能性。

  七八個人組團開荒,起碼不會無聊,應該很有趣。

  凌晨覺得不太現實,寧渠晚上得賺錢,黃原也有個汽修廠離不開,洛白倒是有時間,不過白菜一心賺錢,也不一定想出去玩。

  更多的可能性是他們覺得城市更好,出去活受罪,不喜歡的人無法理解換一種生活的輕松的感。

  就像是這幾天,不需要考慮工作,不需要考慮回家堵車與否,也不需要考慮應酬,輕松逍遙,樂的自在。

  悠然見南山。

  “他們真要能去的話,下次找個荒島也行啊!”凌晨回答道:“或者荒漠,草原都可以。”

  當然,她只是說說而已,并不抱什么希望。

  人各有志。

  “回頭先問他們一下再說。”吳燁啃了一串烤肉。

  吃著小燒烤,說著小情話,逐漸的,天空就黑暗下來,滿天繁星開始閃閃發光。

  小日子就這樣,不知不覺的過了不少時間,他們沒幾天就要回魔都了,吳燁記錄了一個很長的視頻,準備回去剪一下,給自己弄個北極私密旅游系列。

  弄個光盤,以后想看的時候就可以拿出看看。

  星光晚餐,吃了不少時間。

  “看,肚子撐起來以后,像不像懷孕了?”凌晨撐著腰,鼓著肚子問他。

  像一個懷孕幾個月的孕婦似的。

  “今天是瘋狂星期四,我成功的搞大你肚子了!”吳燁回答。

  凌晨:“.......”

  就無語。

  粗俗。

  凌晨收肚子以后,又變成苗條的小仙女了,女生就是這么神奇,啤酒肚秒變小蠻腰。

  “還吃不吃?”吳燁問她。

  搖搖頭,凌晨已經吃不下了,確實是被吳燁搞大肚子了。

  收拾好東西,吳燁關好門。

  兩人回到屋子里,沒有注意到外面撒謊的小熊崽子,被自己老媽一個大比篼拍在地上。

  小小年紀就說謊,哪里有肉?根本就沒有!

  木屋里。

  凌晨拿著衣服,看了看吳燁:“你轉過去!”

  吳燁點點頭。

  小木屋就這點好.....不好,面積太小了,偶爾還是不方便的,畢竟就一個面積,又是房間,又是廚房,還是客廳,更是更衣室。

  轉過去讀秒了好一會兒,卡著時間的吳燁又轉過來了,看著凌晨,吳燁悄悄的咽了咽口水。

  側著身子的凌晨,吳燁的視覺就是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白勝落雪三千尺,跳似游魚躍水出。

  看山不是山。

  吳燁不是洛白,洛白見過山包,丘陵,矮峰,高山,吳燁只見過高山。

  顫顫的微微。

  他被發現了,剛好碰到凌晨的目光:“記住你現在的表情啊!最好是可以保證十年不變。”

  說完就只留給吳燁一個背影。

  不過比朱哥他爸的背影好看,有種看背影迷倒千軍萬馬的感覺。

  黑發披散,遮住大半后背,還是很好看。

  咬咬嘴唇,吳燁說道:“但凡有停手之地,有存劍之鞘,有溫柔之鄉!別說十年,就是三十年,未嘗不能老夫卿發少年狂!”

  小詞一套一套的,凌晨把排扣扣好,把吳燁蒙住,剛才就算了,還得換褲子,可不能那么不管不顧了。

  顯然,吳燁也知道,接下來才是重頭戲,吳燁把睡袋拉下來。

  “我保證,不看!”吳燁舉手保證。

  這話和說蹭蹭沒什么區別,一點公信力都沒有,完全不能取信于人。

  凌晨是不相信他的鬼話連篇的。

  “轉過去!”凌晨指了指木墻:“面壁!”

  嘟嘟囔囔的吳燁,撇撇嘴,才轉過去:“面這個壁?失望!”

  家有壯牛,好耕耘!

  就是這種既視感,非要加一句應該是:夜不能寐!

  不過吳燁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也不是什么守信之人,還是悄悄地轉身看了一眼。

  做一個姓苗的大俠。

  不過可惜凌晨坐著的,他的想法完全沒有實現,吳燁遺憾沒有面壁,還說認識一下來著,都不給機會。

  為什么別人的女朋友,都和吃春y拌飯長大的似的,自己的女朋友就不是這樣呢?

  那么多榜樣,不知道學學。

  “我就知道!人和人之間能不能有點信任感?”凌晨無奈的說道。

  吳燁點點頭:“你是媳婦兒,不一樣!”

  有什么不一樣?不都是一樣的嗎?

  半天,吳燁以看到pg為勝利結束了拉鋸。

  “能不能做個股東,我想入股!”吳燁笑著說道。

  她很不理解,也很好奇,吳燁去哪里學了那么多的騷話。什么都能來一句,讓她很有點觸不及防。

  什么學校才能培養出這種優秀的畢業生?

  “滾!”凌晨鉆進睡袋里。

  屋子里的還是光亮的,火還燃燒著,不光是可以提供溫度,還能提供照明。

  接著微光,吳燁看著臉紅的凌晨,一個木馬。

  “忘了我也得換一下衣服才行,你不要偷看啊!”剛才就顧著尋思山景,尋思當股東,沒記住自己也該換衣服了。

  明天得把衣服洗了,沒有洗衣機的日子,衣服都是手洗,吳燁每次去湖邊洗衣服的時候,看著幽深的湖水,都有點發憷。

  生怕來條大魚,給他一口。

  在北極這邊,他們換衣服都換的很勤快,雖然不是外衣,也得經常洗衣服才行,穿久了不太衛生。

  聽到吳燁說換衣服,凌晨立馬回答道:“我保證不看,你放心!我可不是你那種人!”

  為了證明自己確實是言之鑿鑿,拿過睡袋的凌晨,把自己蒙起來,吳燁都能看到她蓋上睡袋之前,那一臉的我不在乎,我不感興趣,我不會看你的表情。

  吳燁提醒她不要弄虛作假:“我可是對著你換,我看你敢看!”

  他低估凌晨了。

  吳燁說不敢,她可不會不敢,膽子大得很。

  雖然做了幾秒鐘的思想準備,不敢考慮到吳燁很快,凌晨還是覺得應該把握住機會,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吳燁尋思面壁,凌晨還尋思機會呢!

  躲在睡袋里,透過縫隙,凌晨發現了吳燁的陰謀。這個人,陰謀那么多,套路多不是沒原因的。

  這是待機了?

  咦,丑!

  不一樣的狀態,和她前面看到的情況又不一樣了,沒注意吳燁已經發現了她,凌晨嘖嘖稱奇。

  吳燁也不點破。

  這不是頭一回發現了,好奇沒關系,好奇是好事,就怕好奇心都沒有才是大問題。

  收拾妥當。

  吳燁把睡袋揭開:“挺規矩呢?”

  臉紅的凌晨點點頭,就只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一般的表情,還倔強的點點頭,表示自己很規矩的。

  吳燁都無語了,這個表情已經說明問題了,還果斷的撒謊。

  選擇了視而不見的吳燁,樂的裝不知道。

  見他表情有異,凌晨一口咬定自己什么都沒有見到,什么都不知道,讓吳燁不要誣賴好人。

  “送你個大鵬要不要?”吳燁玩笑道。

  “稀罕,我不會養鳥。”凌晨轉身就睡。

  吳燁:“......”

  好家伙!

  這個答案吳燁給滿分。

  他忍不住笑,發現女生就是這樣,總是喜歡口是心非,不承認自己的想法,但是說害羞吧,偶爾又說不上來。

  剛才目光灼灼的是她,現在拒不承認的還是她。

  悄悄地抱著她,吳燁在她耳邊小聲的說道:“我看看是不是真的!”

  你不要太過分啊!

  太過分了,實在是太過分了!

  “你不要太過分了啊!”凌晨警告了一句。

  吳燁:“.......”

  那你倒是阻止我啊!

  這一天晚上,帶著小熊吃漿果的熊媽媽,又嗅到了奇怪的味道,看了看小木屋,她帶著小熊離得遠了一些。

  第二天的時候。

  聽著外面的暴雨聲音,吳燁只是把柴添好,把火燒的旺旺的,外面的寒冷和木屋里的溫暖對比很鮮明。

  推開門的時候,吳燁就發現寒氣撲面而來。

  大雨滴落在湖面,打出一個個水滴,被冷風吹過,吳燁打了個寒戰,迅速關好木門,檢查了一下木屋的四周,發現沒有漏水的情況,才把外套穿起來,坐在火堆旁邊。

  《仙木奇緣》

  吳燁氣的比較早,他起來的時候,凌晨還在睡覺,這會兒都還沒有醒過來。

  看了看不遠處的紙團,吳燁把它們撿起來,丟到火坑里面。

  吸飽了水的紙巾,燃的很慢。

  吳燁其實也沒有想到,凌晨的星座不是獅子座,應該是水麒麟。

  “今天下雨了?”坐起來的凌晨揉了揉眼睛問他。

  她才剛醒過來。

  順手把毛巾遞給她,讓她擦了擦臉,清醒了不少,把外套給她穿上,吳燁才坐在她身邊,問道:“餓不餓?”

  搖搖頭,凌晨穿好鞋子,推開門看了看外面的大雨,冷風吹進屋,長發被吹起來,她立刻關上門,回到火堆旁邊。

  “真冷,氣溫降了好多。”凌晨看了看手上的多功能手表。

  好在衣服足夠防寒,而且屋子里也暖和,他們有充足的食物,不需要出去找吃的。

  煎了兩塊鹿排,又做了一鍋湯,坐在火堆旁邊。

  “難怪這邊每年要買那么多汽油,冬天不知道得多冷!”喝著肉湯的凌晨,看了看頭上掛著的肉,不管什么時候,食物才能給人帶來安全感。

  極北之地,火源就是僅次于食物的東西。

  生活在這邊的人,對于汽油的看重,不亞于吃的,吃的還能想想辦法,沒有汽油,火源,生命都沒有辦法保證。

  “我們也待不了多久,馬上就回去了。”喝著湯的吳燁回答。

  時間也差不多了,假期也到了尾聲,待不了幾天時間,令人就準備離開這里,回去城市。

  旅游雖好,總是的回歸生活。

  “這幾天就回去,開始下雨了,就怕突然下雪,氣溫會降的更快。”凌晨想到這個問題,不準備帶著吳燁一起冒險。

  得安安全全的把吳燁帶回去,不然和吳太太可沒法交代。

  她爹每天一個電話,都要問吳燁的情況,總是要交代她照顧好吳燁,別以身犯險,早點回去。

  凌晨知道吳太太肯定吳燁擔心吳燁,她只是沒有說而已。

  “我提前和伊娃聯系一下,免得到時候飛機真進不來,讓他提前準備好。”得把工作提前準備好。

  點點頭,凌晨答應一聲,美滋滋的喝了口湯。

  確定好要回去,那就簡單了,把東西收拾好,裝好以后,就隨時可以準備出發。

  吃過東西以后,吳燁和光頭伊萬說了一下情況,伊萬保證會按時按點的來接他們,讓他們收拾好東西等著就行。

  吳燁把事情安排好以后,加了柴火,給她一個萬事俱備的眼神。這方面,吳燁就很靠譜了。

  北極圈邊緣。

  某個村落里。

  原本一直抱怨老公的波娃大嬸,最近對老公好得很,想吃什么就給他做什么,雖然不能賺錢的老公她也只是抱怨,但是能賺錢的老公她是真的喜歡啊!

  這種突如其來的體貼,讓伊萬都不習慣,就像是突然間換了個老婆一樣,平時兇巴巴的老婆,突然就溫柔起來。

  波娃大嬸早就想換個熨斗和洗衣機了,伊萬大手一揮,換!

  買件皮草,哦,應該是,兩口子一人一件,買!

  買一箱好的伏特加,買!

  帥吧?

  最近她是村里的已婚婦女羨慕的人,因為家里換了不少新電器,用了好幾年的老電器全部都換掉了。

  她一直覺得自己沒有嫁錯人,雖然伊萬一直賺不到什么大錢,但是和努力的在賺小錢,這次總算是賺到了一大筆。

  感謝兔子國來的有錢情侶,希望他們能經常來,每次都能賺那么多的話,她可以拿著ak給他們站崗都沒問題啊!

  烏拉!

  走路的帶風的波娃大嬸,聽到老公說要去接客人了,冒出來的想法就很多了,不過淳樸的她還是感謝居多。

  遺憾的,大概就是那個小伙子已經有女朋友了。

  一大早就出門的光頭伊萬,找到在家里喝的爛醉的飛機駕駛員,喊了半天都喊不醒,索性啪啪兩巴掌,他才悠悠轉醒,模糊的重影匯聚,看清楚是大光頭伊萬。

  暴力開機。

  效果顯著。

  “這兩天要去接客人,杰夫你最好少喝點酒,聽著,如果你喝醉了,到時候我只能換個駕駛員了。”為了尾款的伊萬,很重視安全問題和專業問題。

  喝的爛醉,誰相信你是方圓幾百公里最好的駕駛員?對于酒鬼,大部分人是排斥的,包括很多年輕人。

  可以喝酒,不能酗酒,更不能影響工作,不能讓客人覺得他伊萬不負責任,以后還得長期做生意呢!

  “你放心吧,我這兩天少喝點!不會影響什么。”杰夫揉了揉臉,讓自己清醒一些:“沒想他們居然能待十多天,這簡直不可思議。”

  小看人家小兩口了。

  北極圈里還能待十多天,已經很不錯了,遠遠超出他的預期。

  確定好接人的時間,得到杰夫的保證以后才離開,說話不算話,以后就不會有人相信了,村里人都知道。

  看著伊萬離開,杰夫才暈乎乎的繼續睡,下午去給飛機加油。

  夢里,他夢到自己賺了花不完的錢,一覺醒來,發現居然是個美夢,雖然很不現實。

  魔都。

  大唐飯店新店,一樣等著付尾款的裝修公司,一聽到吳燁旅游不在,大概這幾天才回來,連帶著裝修房子的錢,一起報給財務以后,就等著吳燁回來簽字劃款了。

  他們都沒有催,只是去馬東西辦公室和他聊了一下,就撤出場地了。

  大客戶不用催,維護好就行。

  店里,一大堆問題就落在馬東西身上,一天開兩個會,和大家討論新店要這么安排一大堆事情。

  沒有領頭羊,他這個公司最高負責人,發現很多事情更不好辦,平時吳燁還在,什么事情都能有人拿主意,雖然他經常翹班,但是安排從不含糊。

  老板離開公司的半個月里,馬東西承認,還是老板在的時候更好,哪怕是翹班,經常找不到人,但是他是個能拿主意的好老板。

  又開完會,把新店的店長人選和廚師長人選落實下來,馬東西揉了揉疲憊的臉,看著還沒有做的其他計劃,有點嘆氣。

  “又要加班了!”馬東西嘆氣。

  好在現在夫妻感情現在很穩定。

  老板說最近回來,也不知道具體是哪天,手機都不帶,他聯系人都沒辦法。

  魔都一家醫院門口。

  蕭富貴坐在車上,點著煙,又在體驗生活的蕭富貴,最后載著一個美女,在一眾摩托車司機羨慕的眼神里離開。

  “今天想去哪里?”蕭富貴問道。

  已經不是第一次坐他車了,第一次還是她急著上班,剛好碰到蕭富貴,給了一張大鈔,蕭富貴沒來得及找,她就急匆匆跑了。

  等她出來的時候,蕭富貴說找錢給她,把她驚訝的不行。后來,一百塊錢,變成了接送費,就這樣,兩人熟悉起來。

  蕭富貴怒賺一百。

  “我們找個地方吃飯唄!你不是說熟悉嗎?”戴著頭盔,坐在后座的張亞男回答了一句。

  蕭富貴,是她在魔都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機緣巧合認識的。

  最近這邊的醫院,意思是讓她留下來,在魔都這邊工作,不過那邊的醫院還沒有消息,需要辦很多手續,挺麻煩的。

  她自己也沒有想好怎么辦才好,這邊醫院顯然是看上她是個能治病的醫生,待遇和福利好很多。

  那邊的醫院離家近,不會回家都得奔波一整天。

  “那我找個地方,味道很不錯!”蕭富貴轉頭看了看她:“有心事啊?看你不開心的樣子。”

  張亞男掩飾的其實很好,她還有點驚訝,蕭富貴是怎么看出來的。習慣了開心不開心都掩蓋起來自己慢慢消化,還是第一回被發現。

  成年人的世界,誰沒有壓力和焦慮?

  “這你都看得出來?”張亞男吃驚的問他。

  “你開心的時候,嘴角幅度和不開心的時候不一樣,前幾天你不是為一個孩子傷心嘛,我留意了一下。”蕭富貴回答。

  他一直都很會觀察,這是長期形成的習慣,而且通常觀察的很準。就像是張亞男的情況,他見面就能猜出一些東西了。

  多了不敢保證,簡單的情緒他看得出來,哪怕是掩飾著。

  “神了啊你!”張亞男把手放在他肩膀上,她都能嗅到蕭富貴身上的調料味兒,她其實也能猜到,蕭富貴是做什么工作的:“你們干廚師也得學察言觀色?”

  并不意外她猜到自己的職業,本來就沒有準備藏著掖著。

  細心的張亞男知道很正常。

  蕭富貴回答道:“就是天賦。”

  張亞男哈哈笑。

  有個人陪著,確實是輕松不少,難怪心理健康科室的大姐,建議她找個男朋友,因為獨居久了,人就不喜歡交際了。

  她多少也在這條路上狂奔,最近蕭富貴的出現,這種情況才好一些。

  摩托車停在一個巷子,

  找了個不大的飯館,蕭富貴點了幾個菜,把菜單放在一邊,張亞男把茶水遞給他。

  “怎么會想著出來跑摩托車?”好奇的張亞男問他:“看你也不是缺錢的人。”

  她好奇的也挺多的。

  熟絡了,倒沒有出現話題枯竭的尷尬,話還挺多的。蕭富貴和她說了一下原因,其實也不復雜,張亞男說他是小機靈鬼。

  他們屬于是那種機緣巧合的遇到,機緣巧合的變成朋友,機緣巧合的聊的很合拍。

  “你單身對吧?”張亞男突然問他。

  蕭富貴:??

  這都能猜出來,男科醫生這么離譜的嗎?

  “我就奇怪你是怎么看出來的?”蕭富貴也好奇的問她,他沒有和張亞男說過自己的情況。

  畢竟認識才不久,蕭富貴也不是那種見一個就考慮能不能追的人,大家聊天都是聊的很規矩,就是正常朋友聊天。

  不巧,大家都感覺對方是正經人。

  “哈哈,你還是個楚男!”

  蕭富貴:“.......”

  這種秘密就不要透露了啊!

  把她嘴巴捂住,蕭富貴都臉紅了,還是第一次聊這種問題。

  “行了,我不說了!”張亞男忍不住笑。

  吃著花生米,看著蕭富貴窘迫的樣子,她又忍不住笑起來。

  蕭富貴其實很單純的,她能看得出來,稍微出格一點的話題,他就容易臉紅,而且紅得很厲害。

  張亞男是第一次體驗到,原來撩男生這么有趣。

  “你自己不也是個單身狗,要不你給我介紹個女朋友,我給你介紹個男朋友。”蕭富貴提議道。

  點頭答應下來,張亞男問他:“你家也催?”

  得,又找到共同話題了。

  兩人聊得起勁兒,上菜的時候,端著碗都在聊天,聊得相當投機。

  “還說去找我們朋友玩,結果她和男朋友旅游去了。”談到可能要回去,張亞男遺憾的說了一句。

  “我們新店也是還沒有啟動,都裝修好了,老板帶著女朋友出去玩了。”蕭富貴感覺大家情況差不多。

  晚上的時候,蕭富貴把她送到醫院的宿舍樓,互道再見,兩人才分開。

  看著小摩托遠去,張亞男嘴角翹起,悄悄的笑了笑。

  回到家的蕭富貴,第一時間就被老爺子逮住了,讓他明天去見個姑娘,不要不務正業,明明是個廚師,卻去跑摩托車。

  笑著答應一聲,他就去洗澡了。

  老爺子有點疑惑,他身上居然有女孩子的味道,眉頭一皺,老爺子感覺事情并不簡單。

  難道已經有對象了?

  “這么突然?”老爺子有點不敢置信。

  北極。

  已經下了一整天的雨了,坐在門口吃著鹿排的凌晨,看著大雨發呆,吳燁把她拉回屋子里,主要是冷風吹雨進屋,有點冷。

  伸手碰了碰她的額頭,然后碰了碰自己的額頭,確定她沒有生病,吳燁才把水杯遞給她:“這是怎么了?下午就在發呆!”

  一下午,不是在看著火焰發呆就是看著雨水發呆。

  吳燁還以為她是生病了,體溫很正常,沒有高溫,也沒有低溫。

  “就是舍不得。”凌晨回答。

  哪有那么復雜,住了一段時間,有些舍不得這份寧靜,也有些舍不得這個小木屋,還有點舍不得這種單調的日子。

  有點多愁善感。

  吳燁就沒有這種舍不得,反而很期待回家以后吳太太做的一桌子菜。

  “以后再來就是了。”吳燁回答道。

  凌晨卻搖搖頭。

  以后不一定會來這里了,有些地方,一輩子就會去一回,有些地方,一輩子能去很多回。

  “不說這個了,早點回去也好,把星星接回家。”凌晨把星星放在寵物醫院寄養的,回家以后還得去接回來。

  大事情不多,小事情不少,她估計文件以及堆了兩個箱子了。

接下來的兩天時間,成功把木材揮  霍一空,吳燁和凌晨兩人從木屋離開,沒有吃完的肉,被他們丟到草叢去了,留給野生動物。

  垃圾收拾好,提著兩包垃圾,吳燁找了個地方,把垃圾燒干凈。

  最后看了一眼小木屋,才背著背包和吳燁一起離開。

  沒多久,天空的響起聲音,一輛飛機緩緩降下。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