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55 植物你都不行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黑夜里。

  一只站立起來能高達兩米多的大熊,在湖邊喝完水,警惕的停下腳步,往木屋的方向看了看,上一次的時候,它就被一個奇怪的生物用光源晃了。

  再加上一聲巨響,那時候開始,它就開始對不遠處的小木屋有恐懼了,哪怕是嗅到劣質蜂蜜的味道,也沒有沖過去。

  它的鼻子嗅了一下空氣,居然聞到了肉味。

  最近餓的太過分了?一直吃漿果,哪怕是對于熊來說,也果然容易產生幻覺。

  這個味道如此的真實,又讓它有些疑惑。

  晃了晃大腦袋,它跟著氣味,悄悄的靠近,直到看到了地上沒皮的,堆積在一起的死狼。

  熊:???

  這是肉?

  低頭嗅了一下,它試著咬了一口大腿,真是肉!

  北極荒原里,居然有會把肉丟棄的生物,它媽媽都沒有教過它做這種白日夢,偏偏就遇到了。

  這種相當于天上掉餡餅的事情,對于它的熊生來說,是前所未有的,是不曾發生過的,所以它吃著肉的時候都迷茫了。

  這么多,也吃不完啊!

  頭一次,它覺得自己不應該吃那么多漿果,應該空著肚子吃肉。

  一直吃到滾圓滾圓的,它一歲開始就沒有吃到這么飽過了,這片土地上,吃到這么飽就是奢望。

  因為沒有帶走食物的習慣,它用雜草把剩下的食物掩蓋起來。

  看了看不遠處的小木屋,晃悠著離開,氣質像極了吃飽喝足邊走邊剔牙的大爺。

  木屋外的平臺邊,掛著一個奇奇怪怪的小東西,風吹過的時候,它還會晃動,這是半夜敲門的罪魁禍首,被凌晨逮住了。

  氣的不行的凌晨,直接把它超度了,然后掛在平臺上。

  聲音從木屋里傳出來,笑聲傳出去不少的距離,湖里,泡著皮子的地方,一道一米多的大魚背脊露出水面,又迅速消失不見。

  木屋內。

  一塊高溫的平板石頭邊上,凌晨把盆里的肉夾起來,放到石板上,吳燁則是迅速刷油。

  接觸到石板的肉,開始快速受熱,熟的很快,不過兩人都喜歡吃焦一點的肉,還得多烤一會兒。

  肉香彌漫,再放點土豆條,洋蔥,金黃色的烤肉撒上辣椒面,混合著洋蔥一起吃。

  “太好吃了!你嘗嘗。”凌晨給吳燁夾了一口。

  石板燒烤。

  都快成獨門絕技了,吳燁看了看切片的肉,挑了一塊烤上。

  “沒想到土撥鼠那么可愛,還那么好吃!”幾十秒后,凌晨就發出這種感慨。

  吳燁:“......”

  他們找了幾十個土撥鼠的窩,下了套,結果就抓到一只憨的,其他的還得明天去看看。

  “下次那只鹿還敢在湖里游泳,我就想辦法把它抓到,吃鹿排!”凌晨今天看到一只游泳的鹿,不過距離太遠了,根本沒辦法動手。

  附近其實還有鹿,還有麝牛,不過皮糙肉厚的麝牛,他們沒有動手,體積太大了,也不好弄回來。

  吳燁點點頭,繼續烤肉,因為火坑里的火燒的旺,凌晨擦了擦汗水,把外套丟在一邊。

  每次屋子里熱的時候,就習慣穿個背心的吳燁,轉頭看了看她。

  同樣是一件背心的凌晨,有點游戲和動漫里的感覺,一件背心,一條多功能長褲,再加上一雙高幫運動鞋,頭發扎氣,颯的很。

  “還好當時把外墻糊了一下,不然屋子里可沒有這么暖和!”吳燁把一片烤肉放到她碗里。

  凌晨坐在四不像的椅子上,一個外八字,抖著腿點點頭,注意到吳燁雖然若無其事的,但是他的關注點有些問題,凌晨把腿并好。

  居然有些臉紅,就像是吳燁見到了什么似的,明明他就什么都看不到。

  瞄人縫。

  “眼睛,眼睛收一收,就恨自己沒有變異,有個透視眼了吧?”凌晨吐槽了一句。

  裝的若無其事,不過女生對于這種情況,天然能感覺到,吳燁第一時間就被她發現了。

  吳燁:“......”

  純純的本能。

  大部分人都不可能控制這種本能,而且為什么要控制。

  苗人鳳就苗人鳳。

  “你不說的話,我還沒發現,你是不是在√引我?”吳燁問她。

  凌晨:“.....”

  她倒沒有這個想法,就是覺得舒坦一點,沒有那么多想法。

  通常在家都是這樣,吳燁又不是外人,雖然還不是內人,但是也沒有什么區別。

  索性的,凌晨也直接一個外八字,√就√吧:“對,你猜對了。”

  何曾想到會有這么一天?直接被她整無語了。

  吳燁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四指距離,凌晨啪一巴掌拍在他后腦勺,讓他不要這么猥瑣。

  “你說的狼皮墊子你也不弄了,我是不用唱征服了,你呢?多少也得付出點啥吧?”吳燁突然提起這個問題。

  凌晨嫌麻煩就放棄了,說沒有工具,也沒有條件,泡在湖里就沒有撈起來。

  看了看吳燁,凌晨二話沒說,拿過吳燁的手,放在山上。

  吳燁:“.....”

  有一種我都不當回事的意思,讓吳燁吐槽都不知道怎么吐槽了。

  特別是凌晨還在一邊吃東西,完全沒管吳公移山,就像是你打你的球,我吃我的飯,大家互不干擾。

  不信邪的吳燁,登頂以后,凌晨就躲開了。

  頭疼!

  “ok,這個事情抹平了。”凌晨愿賭服輸。

  沒意思!

  總算是知道死魚是什么意思了。

  洛白曾經說,他努力耕地時候,茶茶在打電話,語氣如常的和閨蜜打電話,當時他驚為天人。

  原來是個女生都會。

  “你這輕描淡寫的,我總感覺奇奇怪怪的!”吳燁把肉烤上。

  “嘿嘿嘿!那就對了。”凌晨忍不住笑起來:“我發現你這定力真不行!你看我,定力就很好。”

  吃了一口肉,凌晨把腳收回去,伸手碰了碰凌晨的臉,吳燁感覺都很燙,還撒謊呢!

  吳燁不相信她有什么定力。

  “地下水看不到,不下地肯定是看不到。”吳燁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一下:“我有探測器。”

  凌晨:“.......”

  神特么探測器,要是這樣說的話,不是有好幾個探測器?

  嘆嘆氣,凌晨笑了笑:“好吧,我也沒有什么定力,裝的!”

  “哈哈哈哈!”她還是頭一回這么誠懇,吳燁都笑了。

  開始不避諱一些東西了,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不會和以前一樣,還遮遮掩掩的。

  這種情況,吳燁也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的,反正現在相處確實是什么都挺坦然,這樣挺好的。

  “我們還有幾天回去?”吳燁問道。

  這次凌晨確實是臉紅了,吳燁說完以后,凌晨就知道他說的是什么意思了。

  荒郊野外的,總歸不太好,還是回家,這是吳燁當時說的。

  沒有同意也沒有反對,凌晨當時什么都沒有說,她自己都很清楚,反正是默認了。

  一想到田甜可能都開張了,她就覺得自己想法有些多了,顏潸潸不也過得挺幸福的,經常能看到她容光煥發。

  “過幾天唄!剛好回去還有幾天時間!親戚之前。”凌晨下意識的回答。

  說完以后就后悔自己嘴快了。

  看到吳燁笑的開心,凌晨氣的拍了拍他,不過被吳燁一把攬過去了。

  “唔....”

  橘紅色的火焰繼續燃燒,干柴燒的很旺,火焰照出兩個影子,倒影在木墻上。

  影子搖晃,還可以看到有什么東西撞到了吳燁的頭。

  “肉都糊了!”凌晨喊了一句。

  空氣里都是焦糊味,偏頭看了看火邊的石板,肉都烤焦了,本來溫度就高,糊的特別快,今天的火有點大了。

  “硌著我了!”凌晨看了看他。

  吳燁看了看她,忍不住笑。

  回到凳子上以后,吳燁拿過涼白開喝了一口。

  凌晨看了看剩下的肉:“還餓不餓?”

  吳燁點點頭:“都餓!”

  沒好氣的看了看他,凌晨給他一個白眼。

  鈴鈴鈴.....

  剛準備和她說話,電話就響起來了,吳燁看了看時間,又到了家長問詢的時刻了。

  凌晨也知道,不過她指了指電話,讓吳燁自己接。

  伸手拿過電話,吳燁按下接聽:“喂,叔!你們吃飯沒有?”

  電話是凌宇打的,每天固定一個電話,吳燁第一次和他打這么多電話,也是第一次和他聊天聊到沒有話題聊。

  每天一個電話,還是和素未謀面的老丈人,真不知道再聊什么了。

  吃了嗎?早點睡,別熬夜,注意安全,早點回家,就是這些話題翻來覆去的聊。

  “剛吃完,打個電話問一下你們。”凌宇也對這個話題有點牙疼,藍總裁又不打這個電話,只能他來打。

  不過吳燁喊叔倒是喊的熟練了。

  “在吃東西呢,石板烤肉,今天逮到一只土撥鼠,味道還挺好的,換個口味。”吳燁坐在凌晨旁邊,一邊吃著凌晨投喂的烤肉,一邊和凌宇聊天。

  大約到回去之前,每天一個電話都不會斷。

  “挺好的,別去那些危險的地方啊!”他交代了吳燁一句。

  滿口答應下來,吳燁又和他聊了幾句以后,才掛了電話,把電話放好,吳燁坐會火邊,吃了幾口凌晨采的漿果。

  伸著懶腰,凌晨打了個哈欠。

  自從開始習慣北極這邊沒有娛樂的生活以后,凌晨和吳燁都休息的很早,沒有手機,沒有網絡,沒有多少娛樂。

  兩人就像是換了一種生活方式,過的日子都很簡單,出去附近探索一下,剩下的就是吃喝拉撒睡。

  但是并不覺得單調,因為兩個人在一起,反而覺得挺有意思的。

  “睡覺!”

  “好!”

  就是這么默契,也這么簡答,拿著濕毛巾擦了擦腳,就鉆到睡袋里去了。

  手拉著手,雖然沒有睡著,但是都感覺心安,和普通的小情侶一樣,他們也會聊未來的話題,也會聊孩子,聊父母。

  “弟娃兒!”

  “啊!”

  “你想啥子時候結婚?”凌晨問他。

  她已經25了,雖然才過生日幾天,但是也是二十五的大姑娘了。

  過了二十五歲的凌晨,已經開始考慮結婚這個問題了,時間是過得很快的,一起是按天過日子,開始工作的人,都是按月過日子。

  所以一年很快就感覺過去了,因為單位不一樣了。

  她的打算,一直都是2627歲結婚,以前沒有男朋友,只是打算,現在要考慮落實才行。

  所以她問吳燁想什么時候結婚,她很想知道吳燁的想法。

  “明年,后年,今年來不及了,還沒有見家長呢!也不知道你爸媽會不會不喜歡我。”吳燁回答。

  他沒有那種晚一時間結婚的想法,能早一點就早一點,早有早的好處,遲有遲的好處,凌晨比他大,他得考慮凌晨的想法。

  吳太太都和他說過這個問題,總不能他也二十七八結婚,那時候凌晨都快三十了。

  “你想什么結婚,你就告訴我,我們就結婚!”吳燁說道:“我會努力做一個好老公,好爸爸,好女婿。”

  戀愛是兩人的事情,結婚是兩個家庭的事情,特別是他們這種獨生子女,兩邊爸媽都要照顧到才行。

  凌晨在問,肯定就是在考慮這個問題,吳燁覺得她想什么時候結婚,自己都能接受的。

  沒有什么年輕還能飄幾年,還能再玩幾年的想法,婚姻對于吳燁來說,是愛情的升級,不是墳墓。

  “真的啊?”凌晨輕輕地掐了掐他的臉。

  吳燁點點頭,嗯了一句。

  想法就是這樣,不需要對她遮遮掩掩的,在一起快半年的時間,互相都對彼此有了解的。

  “我沒在開玩笑,你想結婚就提前給我說,我好給你求婚,準備婚禮。”吳燁說道。

  凌晨答應。

  這個選擇權,吳燁給她了,凌晨得考慮好什么時候用,起碼談個一年半載的戀愛,然后就該考慮結婚了。

  把男朋友變成未婚夫,把未婚夫變成老公。

  “那我想二十六結婚,二十七帶寶寶,二十八二十九帶老二,三十一二帶老三,三十三帶老四,希望直接是個雙胞胎就好了。”凌晨計劃著。

  吳燁:“......”

  要生那么多嗎?

  雖然吳燁開玩笑說多生兩個,但是凌晨語氣這么認真,他仿佛都看到一群孩子的畫面了。

  “行,你說多少就多少,七個八個都可以!”吳燁回答。

  她都不怕疼,都愿意,吳燁覺得自己沒有什么理由和借口,愿意生就生唄。

  “主要是以后老大可以洗碗,老二可以拖地,老三喂寵物,老四整理沙發,老五給我喂水果,多好啊!”凌晨很向往這個。

  吳燁倒是想到了另一個畫面,自己和凌晨吵架的時候,幾個娃把她護著,讓自己不要和她吵架。

  忍不住露出一個笑容,吳燁也覺得挺好的。

  早一點實現這個目標,孩子成群,以后小學有大的帶小的,小的帶更小的。

  “還挺好的。”吳燁回答。

  凌晨笑出聲。

  每天回家都有一群孩子喊媽媽辛苦了,然后端茶倒水,簡直不要太美好了。

  “也不知道能不能生那么多!”凌晨有點不自信。

  理論上,是可以生很多孩子的,但是那只是理論,顏潸潸都說過,很多人這輩子只能生一個兩個孩子,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顏潸潸見得多了,很多人不愛惜自己,最后什么都落不到的也有不少。

  她就和凌晨說過,要么注安全,要么有了就生,最好不要考慮其他的,孩子是上天賜予的禮物,禮物不會源源不斷。

  “你擔心這個純屬多余。”吳燁回答了一句:“不行先試一下,看看田肥不肥!”

  “肥!”

  吳燁:“.........”

  肥是肥嗎?

  視覺肥可不行啊!

  “真的嗎?我不信,能不能先看看裝修?”吳燁問他。

  凌晨把睡到拉鏈拉好,說歸說,鬧歸鬧,回家再說這些。

  關于未來,總有很多話題,不過男生是越聊越起勁,吳燁也是這樣,凌晨則是有個壞習慣,就是每次吳燁聊的開心的時候,凌晨就睡著了。

  今天也是這樣。

  吳燁剛聊到興頭上,凌晨就睡著了,聽到她的鼾聲的時候,吳燁還在說孩子叫什么名字比較好,小名叫什么比較可愛一點。

  轉頭就發現,凌晨都已經睡著了,難怪那么久沒有說話。

  “哎每次都是這樣。”吳燁嘆氣。

  把自己的睡袋拉好,吳燁檢查了一下,看她睡的規不規矩,才放心的睡下。

  “希望今天不要做夢被熊追了。”吳燁喃喃自語。

  睡的正香的兩人,不知道魔都的爸媽都還沒有睡。

  凌宇剛和老吳發完消息,和他說了一下吳燁他們的情況,放下手機的凌宇,看了看沙發邊吃水果的藍總裁。

  “別說,你閨女這個寒汗蒸房真不錯。”她把面膜貼好:“別這么看完,擔心有什么用?這都幾天了,人家吃的比我們還好!你沒聽見啊?”

  凌宇把話咽回去。

  藍總裁真的可以做到他想什么,都能猜出來,已經了解到這種程度了。

  他們還沒有回去,藍總裁說要等她回來,給她腳桿敲了再回去,看她以后還敢自作主張。

  “有膽子去,她也不是憨包兒,氣過了再想想,很多東西都能想到。”藍總裁拍了拍面膜。

  凌宇只是搖搖頭。

  不是這樣論的,你能躲開死神無數次都可以,但是死神只要贏一次,就能把你帶走,這次是正確答案。

  凌宇擔心的就是那一次意外。

  玩翼裝,高空跳傘,攀巖,出問題的很多的,凌晨雖然不玩前面那些,但是偏偏喜歡去荒郊野外的,也很危險。

  “抓賊啊,抓賊啊!”突然之間,窗戶邊出現一個聲音。

  藍總裁和凌宇同時轉頭看去,發現是一只鳥。

  “這是八哥吧?”藍總裁問道:“居然說話這么流利!比隔壁養的八哥好多了。”

  “沒聽見它罵我們呢!”凌宇站起來,準備把它趕出去:“也不知道是誰家養的,養鳥不好好養在籠子里,還散養!”

  他才站起來,八哥就飛到燈上了。

  看著凌宇就開始口吐芬芳:“遭瘟的小偷,滾出去!”

  凌宇:“.......”

  藍總裁在旁邊忍不住笑,沒想到這鳥還會罵人。

  凌宇看了看它:“這不會是吳燁養的吧?”

  來幾天了,還是今天才看到它飛回來,沒想到會被它罵。

  看了看八哥,藍總裁注意到它腳上有腳環,肯定是養的,至于是不是吳燁的鳥,她就不知道了。

  家里沒有發現鳥籠子,也不太像養鳥的樣子,總不可能養八哥真的散養,沒聽說過這種養法。

  “滾出去,滾出去!”客廳大燈上的八哥,還在繼續喊。

  凌宇倒是來興趣了,把窗戶關上,準備來個甕中捉鱉,看著窗戶關了,它立馬就飛到二樓去了。

  在樓梯口的時候,還來了一句:“外公去也!”

  氣的凌宇用拖鞋丟它,不過沒有丟到,它還是飛了,到二樓看了一下,發現它已經飛出窗戶了。

  回到客廳,凌宇到處找了一下,在雜物間找到了一個鳥架。

  “還真是吳燁養的,不過教的也太沒有素質了,以后教孩子可得看著點。”凌宇想到這個問題。

  其實蜀州人也喜歡帶個口頭禪,包括附近幾個省,都有這個習慣,不好聽,但是確實是口頭禪,不是帶惡意的罵人。

  他小時候也是滿嘴的芬芳,后來,藍總裁給他改了。

  改的方法也很簡單,就是說一句,揍一次,很快的就把這個壞習慣改掉了。

  “凌晨還時不時勞資勞資的,你也沒見得教的多好。”藍總裁吐槽:“在家里不敢說了,也不是因為你。”

  凌宇:“......”

  凌晨不是他沒有教的好,而是環境就是那樣,小孩子都學大人,她小時候也不明白,看大家都說,就學了。

  回家教她做作業,她想看電視,凌宇就說必須做作業,才上二年級的她來了句勞資就是不做。

  當時在旁邊的藍總裁,用它的lv皮帶,打了凌晨整整五分鐘,聽到她喊爸爸救命,再也不敢了,凌宇才把藍總裁攔下來。

  那時候開始,她就再也沒有在家聽到凌晨帶本地口頭禪了。

  “我是說教育孩子的問題,你扯哪里去了。”凌宇回答。

  藍總裁把面膜丟掉,然后看了看他。

  “就說孩子,她還在談戀愛呢,你都準備好當外公了?你是巴不得她嫁出去對吧?而且你的教育方式也不見得多好!”

  藍總裁說話總是這樣直言不諱的,多少有點扎肺葉子。

  凌宇語塞。

  他肯定不是巴不得把凌晨嫁出去,問題是他不想,架不住凌晨自己想嫁人。都帶著人家去北極了,意思還不夠明顯?

  他都懷疑這是凌晨的計謀,就是想表達一下她的決心,讓他們做爸媽的知道她是什么想法。

  “你也說了,總歸是要嫁人的,那我總歸想法有什么問題?”凌宇回答了一句:“以后總歸得考慮小孩子吧?”

  他對自己的教育能力還是很自信的,起碼教孩子是有經驗的。

  “你考慮個屁,孩子爺爺奶奶不會考慮?孩子爹媽不會考慮?想那么多,吃飽了撐的是不是?”藍總裁想的更現實一些。

  不過說到這里,她就嘆氣。

  總歸是覺得這個問題上,她有些對不起老公。

  凌晨坐在她身邊,拍了拍她手:“是我自己說只要一個的,不要總是覺得是你的錯。”

  凌宇不愛提孩子的事情,就是這個原因,她總是這樣,提到這個事情就想到這些。

  并不開心的話題,凌宇是不會和她多聊的,看著時間也差不多了,就說道:“居家辦公也是上班,早點休息了!”

  這幾天藍總裁一直居家辦公,就準備堵凌晨,數著時間推會議,或者是視頻會議解決問題。

  吳燁家里。

  一個電話的鈴聲剛停下,夫妻兩松了一口氣。

  同時看著茶幾上的手機,果然,幾秒鐘以后,老吳的手機就響起來了。

  老吳看了看吳太太,吳太太也看了看他,然后回答:“如果是關于吳燁的問題,我就已經睡了。”

  吳太太提前申明了一句。

  老吳:“.......”

  最麻煩的事情總是得他自己解決,老婆已經提前推得干干凈凈了。

  吳燁的電話在家里,老爺子已經打過幾個電話了,吳燁會定期給他們打電話,發現到時間了居然沒有電話,老爺子就打過來了。

  結果發現沒人接,一直沒人接,他就準備打電話給老吳,問一下是什么情況。

  接通電話以后,老爺子問的就是吳燁電話為什么沒有人接,他最近干嘛去了!

  “帶著凌晨去國外旅游去了,我們都是通過衛星電話聯系的,回來了我讓他給您打電話過來。”老吳用了吳燁的借口。

  “你爹問你你都不說實話了是吧?你信不信額錘死你?”老爺子說道。

  他雖然一把年紀,但是能聽出好賴,當然也能聽得出真假。

  吳燁要是去旅游,肯定會給他打電話,說一下情況,不會這樣不聲不響,肯定有什么事情瞞著自己。

  “說,你是不是又說他什么了?是不是干涉他們小兩口感情了?是不是催婚沒個度?你給額說清楚。”老爺子舉例了不少的事情。

  他喜歡和吳燁說大道理,吳燁并不是那么喜歡聽大道理,有矛盾很正常,而且談戀愛了肯定就是催婚,催的煩了,就只能躲。

  畢竟是親爹,總不可能打一架,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老吳:“.......”

  這就冤枉他了。

  沒辦法,他只好把手機給旁邊的吳太太,說著不接不接的,最終吳太太還是接了電話。

  看不得老公這個窘迫的樣子。

  “爸啊!晨晨帶他去國外了,就是靠近唄加爾湖那片,熊熊國那邊,出去帶手機也用不了,就放在他朋友哪里了,兩人悄悄地就去了,我們都是剛知道。”吳太太說了不少。

  善意的謊言因為吳燁堆得越來越多。

  不過老爺子還是很相信她的,聽她這么說,就相信了不少。

  “可不能什么都逼著孩子,要有個分寸!”老爺子和她說道。

  吳太太滿口答應下來,讓他放心,回來了就讓他打電話,老爺子才答應下來。

  把這個事情敷衍過去了,吳太太把手機丟給他,老吳豎起大拇指,還得是老婆說話最管用。

  “總算是糊弄過去了。”老吳嘆氣。

  吳太太看了看他,覺得老吳說的這個話不對,老爺子可能是不想他們心煩,就說相信了,其實他疑惑應該很多。

  “就是知道我們能處理好,才沒有多問,你真以為能騙過爸呢?”吳太太回答。

  老吳嘆氣。

  也不好怪凌晨,只能說吳燁不懂事,一點都不考慮家里人的感受,吳太太已經提心吊膽好幾天了,做夢都是吳燁被熊攆的慌不擇路的樣子。

  反正沒有踏實睡過覺。

  這一切的罪魁禍首,聽凌宇發的錄音,今天一頓燒烤,明天一頓野生魚,日子過得相當的舒坦和瀟灑。

  “我已經把特護病房訂好了,回來你就使勁兒揍就完事了。”老吳說道。

  吳太太給他一個白眼,也舍不得打太狠,吳燁也是大人了,對于自己的選擇有決定權的,他們只能在家擔心擔心。

  就這么一個一個號,所以格外的珍惜,生怕有個什么意外,有個什么三長兩短的,擔心是肯定擔心的,不擔心才是怪事。

  “你就空口白話吧!”吳太太回答:“回來得和他們說一下,以后可不能這樣了!”

  一次還好,再來幾次的話,心臟病都氣出來了。

  “很久沒打他了,還得注意力度!”老吳想了想:“這幾天練習一下。”

  吳太太:“......”

  還練習一下,這話就讓人語塞。

  “我這幾天和凌晨爸爸商量好了,他們回來以后,各自接孩子回家教育,沒有凌晨在身邊,總得讓他跪搓衣板漲漲記性才行。”老吳說了一下和凌宇聊天的情況。

  主要是他們在一起的話,還真不好下手,凌晨畢竟在旁邊看著,也要考慮凌晨的意見才好。

  如果分開,暫時就完全沒有這方面考慮的煩惱了。

  揍就完了。

  在北極的吳燁,睡夢中都沒睡安穩,總感覺有股惡意撲面而來。

  睡眠質量不是很好的吳燁,第二天一大早就起來忙活了,睡不著,還不如找點事情做。

  把火燒起來,又燒上水。

  收魚的時候,注意到凌晨泡的皮子,已經浮在水面了,剛開始產生疑問的時候,拉著魚線的吳燁只感覺一道大力涌來。

  “臥槽!”

  一個踉蹌,兩只手抓著木棍的吳燁,一腳蹬在樹杈上,才避免了被直接拉下水的命運。

  往后傾斜著身體,感受著手上的巨大拉力,吳燁拉了一手魚線。

  用大塊狼肉做魚餌釣大貨,是凌晨的想法,突發奇想的凌晨,就覺得湖里有大魚,還說那種一兩米的大魚。

  吳燁還說她,你以為是雨林呢!到處都是大魚。

  結果,這個拉力,不是大家伙吳燁都不相信。

  “媳婦兒,快來幫忙,釣到大魚了!”吳燁喊了一聲。

  兩只腳蹬著樹杈,吳燁感覺一個人的力氣居然耗不過水里的大魚,專門釣大魚的海釣魚線被拉的直直的,幽深的水面,也看不到魚有多大。

  沒等兩分鐘,穿著背心的凌晨,提著q就出來,一下跳下平臺,三兩步沖到吳燁身邊,站在碼頭上看著水面。

  “絕對是大魚,我們一起和它耗,今天一定要把它拉起來。”凌晨放下q,和吳燁一起拉。

  兩三百斤的力氣,加上魚的力氣,魚線被拉的蹦的更緊了。

  手上是木棍,又不好收線,吳燁拉的很辛苦,凌晨又跑回去拿了手套,才回來和他一起拉魚線。

  “那些釣金槍魚的,得釣兩個小時才能拉起來,這個魚不知道有沒有金槍魚大。”吳燁喘著氣回答。

  早晨都沒有吃,還得費力拉大貨,吳燁覺得兩小時能把它釣起來都好了。沒有回答他,凌晨全神貫注在拉線,今天她非要搞定這條大魚才行。

  反抗劇烈的大魚,又把他們往水里拖,這種力氣要是在水里,完全抵不過它力量大。

  一個多小時以后。

  “看到影子了,臥槽好大。”凌晨站在碼頭邊上看了一眼,一條大魚的輪廓若隱若現:“老公加把勁!”

  激動的凌晨,老公都喊出來了。

  吳燁已經和它耗了一個多小時,身上全是汗不說,已經沒有多少力氣了。

  “沒力氣了,你別說喊老公加把勁,就是喊老公植物我都不行!”吳燁拉了一把魚線,它又拉回去,吳燁拉回來,它又拉回去。

  要不是凌晨鉚足勁拉著,他連收線的時間都沒有。

  “你能不能正經點,這種大魚,很多人一輩子都釣不到。”凌晨很積極的喊著號子:“一二三,拉!一二三,收線!”

  兩口子釣一條魚,還釣了一個小時多小時都沒有釣起來,吳燁覺得一直傾斜著,連魚是什么樣子都不知道。

  太費勁了。

  吳燁看了看她:“拉不動了!”

  凌晨指了指樹杈:“把線纏上,先休息一會兒,釣起來給你啃十分鐘。”

  “十分鐘?算了,放它回家吧!”

  “半個小時!”凌晨加價。

  吳燁看了看她,松了一點魚線,意思很明顯,就是趁火打劫,趁火打劫是吳燁的習慣,買房子都這樣,何況這個時候。

  機會難得,把握機會。

  凌晨:“.......”

  吳燁太狗了。

  這個時候威脅她。

  “一個小時,不帶跑的那種!”凌晨回答。

  “一言為定!拉!”

  凌晨:“......”

  也不說自己要休息了,又開始有力氣了,剛才還說植物都不行呢!

  德行。

  拉了半個小時,它總算是浮出水面了,吳燁也沒有力氣了,直接把魚線繞在凸起的樹杈上固定好,然后才揉了揉酸疼的胳膊。

  感覺就是肌肉拉傷了,酸疼的很。

  頭一次釣魚,累的這么厲害,喝著功能飲料,吳燁看了看眼前這條魚。

  大約兩米多,整個魚銀光閃閃的,就像是銀鯉魚一樣,這個魚還有排鋒利的牙齒,一看就知道是吃肉的。

  “知不知道這是什么魚?”吳燁問她。

  最近釣起來的,都是鱈魚,還有鱒魚,這個魚吳燁不認識。

  它嘴邊還在冒血絲,那是魚鉤拉的,在水面,它還在撲騰,不過魚線拉著,它只能拍尾巴,濺起很多水珠。

  不過獎勵到手了。

  凌晨搖搖頭,把飲料喝完,然后咔嚓上膛:“不知道,我就知道在水里我們兩個都不是它的對手。”

  一條兩米多的大魚,比一般籃球運動員都高,難怪力氣那么大,在水里的話,確實是兩個人都不是它的對手。

  沒有魚槍,凌晨就準備先把它超度了再弄上岸邊,光是這條魚,就夠吃好幾天了,起碼是百斤為單位的樣子。

  這輩子第一次釣大貨,釣到大貨,吳燁確實是蠻激動的,以前連小魚都沒有釣起來幾條過。

  “居然能釣起來這么大的魚,真是奇跡!”吳燁嘖嘖稱奇。

  要不是手疼,他都不相信能釣起來這么大的魚,這輩子見過這么大的魚都是在水族館,現實里能見到的,基本上只有鱘魚有這么大。

  “還要再看一會兒嗎?不看我就送它去取經了。”凌晨說道。

  接收它是佛祖的事情,凌晨要做的,就是送它去見佛祖。

  拿著攝像頭拍了拍,吳燁才點點頭,給凌晨讓開位置,讓她動手。

  砰砰砰!

  q聲響起。

  聲音回蕩在山谷里,不少動物抬起頭看了看,什么都沒有發現,又低下頭繼續吃東西。

  碼頭邊上的水面,迅速被染紅一片,和吳燁一起拉著魚線,把大魚拉到碼頭上,橫擔在不到一米寬度的木頭碼頭上,看著格外明顯。

  “來給我錄一下!”凌晨蹲在大魚旁邊,讓吳燁給她錄下這個畫面。

  這一天,從處理魚到搬魚,最后到熏魚,凌晨都賢惠的答應了,而且因為吳燁手酸疼,她還噴了白藥,給他按手,按胳膊。

  晚上。

  天黑不久的時候,火堆旁邊,影子倒映在墻上,火坑里的火燒的越來越旺了。

  嗦然無味,卻樂不思蜀。

  昨天來的熊,又來吃白撿的食物,吃飽喝足從小木屋路過的似乎,它疑惑的晃晃頭顱,鼻子在空氣里�

  �了一下。

  這是什么奇怪的味道?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