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54 跪著唱征服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砰砰砰砰!

  嗷嗷嗷哦!

  山谷里。

  一連串的q響炸響,響徹山谷,聲音傳出去老遠,q聲炸響的時候,還伴隨著野狼的哀嚎在黑暗里響起來。

  一只只野狼應聲而倒。

  倒在草地上的野狼,大多數脖子上沁出血花,染紅了白色的毛發,紅得妖冶極了。

  夜視儀的視野下,還能看到黑色的液體染透大地,以及倒地抽搐的大狼。

  吳燁看著還有生命痕跡的狼,嘆了嘆氣,感慨萬分:是你們非要來的。

  干嘛非要逼我們呢!

  過分!

  其實吳燁連雞都不會殺,更不要說這么大個狼了,到了關鍵時候,為了不拖累凌晨,吳燁才發現自己下手一點沒有手軟。

  繁星似錦的天穹之下。

  凌晨站在木屋門前,吹了一下q管的青煙,瀟灑的拿著q,看著旁邊的吳燁。

  她動手更干凈利落,全程沒有心慈手軟,也沒有遲疑,還生怕時間不夠,把它們放跑了。

  剛收起q的吳燁,戴著夜視儀,看了看情況草叢里還在哀嚎的狼群,上次被偷襲以后,凌晨就換上實彈了。

  這就是命里有此一劫。

  最近開始看它們,就發現它們印堂發白,大兇之兆!

  “六只,應該是全部被我們解決掉了。”凌晨數了一下,然后碰了碰他的肩膀:“給你弄個項鏈辟邪要不要?”

  一共十只,算是不小的狼群了,最終還是因為不長記性外加不長眼,落在了凌晨手里,光是她打的就是四只,剩下的才是吳燁打的。

  q法不如她,反應也不如她,吳燁還沒有打道要害,凌晨是直接qq打到要害位置。

  “算了,膈應,有你在身邊,我就什么都不怕!”吳燁實話說。

  凌晨在身邊,吳燁其實很有安全感,特別是在這種荒郊野外的,凌晨這個傻大膽在,很容易避免想其他的東西。

  特別是什么湖里鉆出來的東西,山林里鉆出來的東西,外加那種夜晚飄來的東西,吳燁已經狂妄到不怕了。

  辟邪,有老婆能辟邪嗎?

  “沒想到它們還會來,一點敬畏之心都沒有!”吳燁踢了一腳腳下的北極狼,這條已經越過柵欄進來了。

  兩人早有準備,凌晨就知道它們一定會來的,早就放了觸發式警戒器,再加上木屋里還有吳燁后來特地鉆的小孔,它警惕的樣子,完全落在兩人眼里了。

  穩健的吳燁再勝一局,偷襲失敗的大狼被他物理超度了,這群毫無見識,極度記仇的北極狼,總算是測徹底解決了。

  “它們沒想到我們這么不講武德。”凌晨總結。

  它們根本不知道人類的工具和武器多可怕,就算是用反曲弓,它們也跑不掉,最多留個孤狼。

  不知道兩人手里的家伙多厲害就算了,還繼續上門包圍,雖然挑選的時間更晚,但是效果不好。

  準備充分的凌晨,直接給它們全部突突了。

  “最開始是它們想那我們當點心來的,其實最開始就應該把它們解決掉。”吳燁有點后悔自己的憨批建議。

  凌晨是聽了自己的建議才用的橡膠子彈,要不然的話,才不會這么麻煩。

  讓吳燁回來的時候,一直很內疚,在自然界里,就不應該發善心,不要給什么一次機會,直接動手才是最好的選擇。

  “反正也解決了,不用考慮那么多。”凌晨拍了拍他肩膀。

  她也引以為戒了,以后直接超度,不能因為可愛,因為白,因為自己和吳燁很安全就不重視情況。

  雖然很安全,也有要把危險扼殺在萌芽里。

  凌晨木頭上的狼移開,坐在椅子上,這會兒還是晚上的兩三點鐘,吳燁兩人穿著防凍服,看了一會兒星空。

  聽著水浪拍岸,吳燁牽著凌晨的手:“要是沒有防身武器的話,我們這就是生死與共了!”

  凌晨忍不住笑,轉頭給他一個木馬。

  “要是沒有防身的武器,我連國內的大山都不敢帶你去,老虎更危險。”凌晨說道。

  她以前遇到過一次老虎,不過看了看她和星星就離開了,那真是一動不敢動,老虎這種東西比熊都開掛。

  能跑能跳能爬樹,能有能撲能咬人。

  雷打真孝子,虎咬對頭人,她逃過一劫,但是對當時的情況記憶猶新。

  “其實我不怕這些東西的原因,就是因為比起老虎帶來的恐懼,輕了不是一星半點。”凌晨和吳燁說起以前的經歷。

  虎口一張,爹媽白養。

  “外面的老虎和關起來的老虎完全不一樣。”凌晨說道。

  吳燁點點頭:“畢竟是得自食其力的工作了,總得彪點才行。”

  凌晨:“.....”

  人總是因為不知道恐懼是什么顏色,而覺得自己不怕任何的恐懼。

  吳燁就是這樣,沒有見過,所以無法理解,他更不知道那種直面生死危急以后,來的的劫后余生和通透。

  人生大事,非生既死。

  “你不懂!”凌晨回答。

  吳燁點點頭,他確實是不懂,只知道凌晨說的時候,手心還有漢,仿佛身臨其境一般。

  兩人聊了一會兒,平復了刀狼的心情以后,才回到木屋里,吳燁穩健的把門抵死,然后才安心。

  狹窄的環境里,更易于感情溝通,也能提供很多的安全感,就像是黑暗一樣,那些潮濕陰暗的角落,總是容易生長更多的生命。

  沒有困意,兩人都坐在火爐旁邊,凌晨把烤的熟透的土豆拿給吳燁,外面已經烤出一層金黃色的土豆,就是夜宵了。

  靠在吳燁的肩膀上,凌晨看著橘紅色的火焰:“你說他們現在在家干啥?”

  吳燁咔咔吃完了脆響的土豆,然后才回答:“我應該知道!”

  凌晨:

  這都知道,凌晨是有點不相信吳燁的話的,看著他,凌晨一臉你說的表情。

  “潸然淚下,白菜授粉,小魚吐水,唯一凌晨午夜互不相交。”吳燁回答。

  是不是不知道,反正情況應該大差不差的。

  拿著土豆愣住的凌晨:“.......”

  “當年先生退出車壇的時候,小女子是極度反對的!”凌晨回答。

  幾天沒開車的吳燁,還是又快又穩啊!

  老實了好幾天以后,吳燁又開始醞釀計劃了!凌晨偶爾都不知道他是真要,還是假要,還是無聊的開玩笑。

  真要也好說,假要也好說,就是拿不準他想法是什么,其實偶爾的話,凌晨覺得他要是不講道理一些,禽獸不如一些,還挺好的。

  但是把,這個就像是親戚一樣的,又怕它不來,又怕它亂來,更怕它一直來。

  “吃鳥蛋嗎?我給你烤!”吳燁把旁邊的蛋拿過來,這是鳥窩里淘出來的。

  應該是大鳥,蛋不小,平時都是做的荷包蛋。

  凌晨搖搖頭,烤的沒辦法接受,還是荷包蛋好吃一些。

  吃完土豆,凌晨看了看旁邊掛著的雞,突發奇想的問吳燁:“電視上那種烤雞能做嘛?”

  吳燁:“.......”

  那是假的,自己家就是扎根娛樂行業的,還問這種幼稚的問題,簡直是傻。

  “你想吃雞?”

  凌晨點點頭。

  看了看剩下來的蜂蜜,吳燁想了想:“給你做個蜜汁野雞?”

  點點頭,凌晨答應。

  拿過貼簽,吳燁把收縮的鐵簽拉開,打了個十字,用鋼絲固定好,然后才開始整理炭火,刷油,開始刷蜂蜜。

  “弟娃兒,你好專業嗦!”凌晨見他行云流水的開始烤雞,有點小星星閃爍。

  男人最喜歡的夸獎,頂天就是你太厲害了!

  被自己喜歡的人夸獎,就像是伯牙遇到子期,又像是千里馬遇到伯樂,你果然懂我啊!

  就是這種感覺。

  “就是一般料理,條件有限,回頭給你做更好吃的雞!”吳燁回答,

  若不是看到他一臉快夸我的表情,凌晨就相信他了,其實他笑的嘴角都咧開了,和小丑似的。

  砰砰砰!

  突然一陣敲門聲響起。

  凌晨和吳燁同時汗毛豎起,吳燁拿著雞的手都快把雞抖到火坑里了!

  抓住吳燁的手,凌晨揮揮手表示讓他不要怕,自己拿著手電筒,準備出去看看是什么情況。

  把烤雞放下,然后轉身拿著q,和凌晨一起出去。

  就算是阿飄,吳燁也要和她一起去看看,大不了一梭子打光,兩人跑路,跑不掉的話...就算了。

  “等我一下!”吳燁拿著刀在中指上切了個刀口,然后把血液抹在刀刃上,遞給凌晨:“陽剛,拿著防身!”

  凌晨:“.....”

  哭笑不得的接過刀,轉頭和吳燁比劃了個ok。

  她走過很多地方,真沒有遇到什么阿飄之類的東西,就算是亂墳崗也沒有,凌晨是堅定的唯物主義,除了對吳燁希望能在一起一輩子。

  “跟在我后面,要是野獸的話,就直接開q,記住了嗎?”凌晨把柱子拿開,抵著門和吳燁說話。

  點點頭,吳燁把保險調好,又調成連射模式,才拍了拍凌晨。

  凌晨一腳踢開門,拿著手電筒招了一下,什么都沒有看到,吳燁昂著頭看了看天空,也是都沒有發現。

  兩人面面相覷。

  “撞沒撞?”吳燁問她。

  凌晨搖搖頭,靠著她,詳細檢查了一下附近。

  “沒什么問題啊!”凌晨奇怪的看了看他,吳燁撓撓頭,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情況:“反正不可能是什么飄,這是國外。”

  吳燁:“......”

  幽靈不算么?還不是阿飄!

  凌晨轉身看了看門,恍然大悟的說道:“勞資就說嘛,怎么可能是什么阿飄!你看這個狼血,肯定是吸引了什么動物!”

  冷靜的分析,凌晨看了看痕跡,確認了自己的想法。

  吳燁上前看了看,然后轉頭看了看她:“姐姐,你不會不知道,南極和北極沒有蝙蝠吧?這不是嚇人的那個套路嗎?”

  記得在視頻上看過有那種報復人的小手段,其中就包括這種情況。

  雖然凌晨分析的頭頭是道,但是南極和北極,還有一些荒島上,確實是沒有蝙蝠這種生物。

  這種手段通常是為了吸引蝙蝠,然后蝙蝠撞到門上以后,模擬出那種敲門的聲音。

  “沒有嘛,管它有沒有,反正看這個痕跡也是一種飛禽,不用怕!我還在你身邊呢。”凌晨說道。

  剛才踢門的時候,她頗有一種不是自己家門的感覺。現在進屋,凌晨還詳細檢查了一下門有沒有被踢壞。

  還好結實。

  重新坐回火邊,吳燁開始繼續烤雞,反正這會兒也睡不著,不如吃個夜宵再說。

  隨著雞肉烤熟,香味開始逐漸彌漫,蜜汁味的烤雞。

  凌晨鼻尖動了動,嗅了一下味道,還咽了咽口水,轉頭問道:“還有多久能吃啊?”

  饞貓附體。

  其實下午的時候才吃過飯,吳燁倒是沒想到,凌晨胃口這么好,自從出來了以后,胃口就變得更好了。

  “快了,五分……”

  砰砰砰!

  吳燁和凌晨:“……”

  那種類似敲門的聲音又響起來之后,凌晨順手拿著q,氣沖沖的打開門。

  還是什么都沒有。

  “草尼瑪!”凌晨對著空中開了兩q:“別讓我抓到你,抓到你哪怕是外星人,我都把你烤了吃了。”

  暴躁的很,這種人,怕是阿飄都不敢惹她。

  又拿著刀把狼血掛掉,凌晨才回到木屋里。

  “瑪德,真是氣人!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兒!”凌晨氣呼呼的坐下來,吳燁把熒光粉給她。

  “撒一點,看看腳印,總能分析出不少東西!”吳燁說道。

  點點頭,凌晨覺得男朋友此言有理,又出去撒了熒光粉,然后再重新關上門,回到木屋里。

  結果……沒有聲音了。

  “可能是我把門上的血跡刮了,它找不到就沒有聲音了,估計是什么小動物。”啃著雞腿,凌晨回答。

  她可沒有吳燁那么膽小,面對這種情況,凌晨的第一想法,就出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東西。

  而不是躲在木屋里不敢出去。

  笑死,她根本不怕。

  啃完了大半只雞以后,凌晨才擦了擦嘴說道:“睡覺了!”

  吳燁把柴火用草木灰埋起來,讓它燒的慢一點。

  培訓的時候,吳燁還是學了不少知識的,只是很多東西派不上用場。

  “休息!”吳燁鉆進睡袋里,深怕慢了一拍要關燈。

  注意到他的表現,凌晨也沒有說什么,都已經習慣了。

  別看名字里,吃天才是吳,其實他膽子和小拇指差不多。

  雖然吳燁還是那么慫,但是凌晨也只是相信,一旦遇到危險的話,吳燁肯定會保護好她。

  剛才他明顯怕的不行,但他還是和凌晨一起出門了。

  “弟娃兒晚安!”凌晨說了一句。

  吳燁立刻回答:“寶貝晚安。”

  這是他們互道晚安的第四天。

  兩人已經在北極待了四天了,花了一天時間,才把狼群給伏擊了。

  它們其實還是挺耐心的,一直等到第四天的時候,才開始行動。不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凌晨和吳燁早有準備,直接給它們一鍋端了。

  “睡吧,萬事有我呢!有什么事情我會把你叫醒的。”凌晨拍了拍他。

  吳燁答應一聲。

  時間過去不少,吳燁睡熟的時候,凌晨才剛準備睡,又聽到外面響起類似敲門聲的砰砰聲。

  凌晨瞇了一下眼睛,她倒要看看,究竟是神馬東西。

  不過她剛準備起來的時候,吳燁就把手放在她腰上了。

  “別動…我媳婦兒!”吳燁開始說夢話。

  從來到這里這幾天開始,吳燁每天都會說夢話,但是白天凌晨問他的時候,吳燁總是搖頭否認。

  其實凌晨也很清楚,吳燁肯定是有焦慮的,只是他沒有說而已。

  輕輕的拍了拍他,凌晨也不管外面的聲響了,安心的睡覺。

  第二天。

  魔都市里。

  一家裝修精致,顯得古色古香的養生會所里,房間掛著不少的畫作。

  洛白還有黃原,寧渠幾人躺在按摩床上,洛白把臉上敷的黃瓜片摘下來,順手丟在垃圾桶里。

  什么黃瓜可以解美白的燃眉之急,一點效果都沒有。

  “你們說,吳燁他們兩口子在北極,有沒有可能過的連飯都吃不上了?”寧渠說道。

  這幾天。

  寧渠看了不少北極的紀錄片,那個地方環境真的不怎么樣,整個圈子里,環境條件還算可以的地方不多,總體來說是相當的貧瘠。

  像吳燁那種,連條魚都釣不起來的人,在那個地方能吃什么?吃漿果樹根嗎?

  他也不清楚凌晨為什么敢帶吳燁去北極,難道她能保證把吳燁養活?

  “自己的湯圓都吹不冷,就去吹別人的稀飯,他倆敢去,就不會沒有把握,你見過吳燁干沒有把握的事情嗎?”

  “而且我問了一下吳燁媽媽,她告訴我,凌晨已經不是第一次去荒野流浪了,不可能一點經驗都沒有。”

  “身上還帶著q呢,想吃什么東西都打不到。”洛白覺得他擔心多余了。

  吳燁從來不會干那種沒有把握的傻事,家庭對他來說,和愛情是同樣重要的。

  不可能和那些傻比似的,就為了愛情,什么傻事都干得出來。

  “對,不要擔心那么多,剛才人家按摩師都講了,你有點腎虧,你還是想想辦法好好補一下吧。”

  “你上次補了那么久,一點效果都沒有嗎?”黃原問他。

  記得沒錯的話,寧渠已經補了不少的時間了。

  寧渠:“……”

  也不是一點效果都沒有,主要是補起來的,現在又沒有了。

  好不容易吃草吃飽了,又被顏潸潸拉出去耕地了。

  已經不錯了,要是換成以前來的話,可能按摩師就不是說有一點點,而是說很嚴重了。

  “效果還是挺好的,總有開閘的時候,原本的水位線,是會下降的。”

  “你笑個屁,你好像自己的情況,好很多似的,還好意思笑。”

  “你們家那口子,可是練武的,到時候別連白菜都拱不動。”

  寧渠看了看笑話他的洛白,天下烏鴉一般黑,大哥別說二哥,大家都差不多。

  洛白這幾年鬼混,也是什么存款都沒有,積蓄花得干干凈凈,全花在女人身上了。

  要不是前段時間,吳燁給他推薦了一個合適的醫生,他還在到處找偏方吶!

  好意思笑。

  “我段時間,可是一直都在蓄水,而且我已經問過醫生了,完全沒問題。”洛白回答。

  旁邊的黃原忍不住笑。

  因為沒有這種經歷,他們這個話題,黃原回答往往都說不進去話。

  想插嘴都沒有辦法,因為沒有體驗過。

  不虧的遺憾。

  “你還好意思笑,你到現在都還沒有開機吧?”洛白問他。

  “對,不知道你為什么還能笑得出來,頭都沒洗過的人。”寧渠指了指門口:“沒有資格和我們聊天。”

  黃原:“……”

  看了看兩人,他終究沒有說出自己已經開機了這個話。

  “行了,不要岔開話題,我們剛剛不是在聊吳燁嗎?知不知道他什么時候才回來?”黃原問他們。

  寧渠看著洛白,只有洛白知道的情況最多。

  他每天都會給吳太太打個電話,問一下吳燁他們最近的情況。

  “應該還有十來天左右,他們就回來了,也不知道能不能給我們帶點土特產。”洛白說道。

  寧渠撇撇嘴。

  北極那個地方能有什么特產?帶一個熊回來嗎?

  “讓他們給你帶一點熊粑粑回來吧!”黃原笑著回答。

  北極確實是沒什么土特產,凌晨和吳燁自己囫圇回來都不錯了,還想要什么土特產?

  怕不是自己就是個土特產。

  “我覺得他回來了以后,得好好他約一頓飯,跟他說道說道外面的危險情況,讓他以后不要再去外面跑了。”洛白說道。

  “你覺得你說的屁話,他們會相信嗎?凌晨以后還不是說去,他可能又屁顛屁顛去了。”黃原回答。

  不得不說,他們還是很了解吳燁的,是什么想法,性格,他們都清清楚楚。

  幾人聊著天,從足浴會所離開的時候的時候,北極的凌晨和吳燁,還在看著一堆狼發呆。

  木屋前。

  吳燁剛把最后一頭狼放在平臺上,扒拉著臺子,看著凌晨問她:“這些狼應該怎么處理?”

  吳燁完全沒有處理這些東西的經驗,把東西搬到臺子上以后,就沒有吳燁什么事情了。

  接下來就看凌晨怎么處理,吳燁在湖里洗洗手,倒映著都是在湖水里,滄桑的自己。

  吳燁摸了摸下巴的胡子,才回到木屋前,拿著機械剃須刀剃胡子。

  “上次來的時候,就和它們說過,要是還敢來的話話,我就把它們做成墊子,它們居然還不相信。”

  “說做墊子,當然是做墊子了!”

  吳燁:“……”

  他猜的不錯的話,,凌晨根本就不會,還把這些東西做成這墊子,能做成一個團不錯。

  “別太為難自己!畢竟你不是這邊的少數民族。”吳燁回答。

  凌晨挑眉看了看他,這是不相信她咯?

  “做出來了,你跪著唱征服!”凌晨說道。

  ------題外話------

  解釋一下為什么今天這么短小,因為手疼,第一次滑旱冰,被摔到手腕疼!

  明天補上3800,抱歉了,自己作的。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