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53 狼口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喂,洛兒,是不是我媽找你問了?”

  接通電話的第一時間,吳燁就問了一下情況。

  留個聯系方式給洛白,是兩算。

  萬一服務公司靠不住,就只能找洛白火線援助了,吳燁還是更相信自己兄弟,他就是想盡辦法,也不會不管自己。

  再加上吳太太他們聯系不到人,肯定會問洛白,那時候就是他們已經到北極了,反正生米煮成熟飯了,回去怎么樣回去再說。

  “還洛兒,我就是你媽!”吳太太的語氣很嚴厲:“你帶著人家晨晨,跑到哪去了?”

  吳燁:“.......”

  哦豁,被吳太太逮住了。

  還以為洛白會堅持幾天呢!才第二天就把手機給吳太太了,拿著衛星電話,吳燁看了看凌晨,凌晨和她面面相覷。

  出來的時候,吳燁說這么說的:一切解決好了。

  現在,吳燁是尬笑的。

  一住://26w.

  直擊牛比吹爆第一現場!

  “在外面玩呢!我們在國外來了!這邊挺有意思的,過幾天我們就回來。”吳燁避重就輕的回答:“兩個星期左右就回來!”

  這也是.....靠著國外的地方,準確的時間,會給人一種值得信賴的感覺,吳燁說了一個大概準確的時間。

  他們預計待半個月就回去,剛好兩個星期。

  “我是問你在哪里!”吳太太不上當:“具體位置!”

  自己的孩子,吳燁撒謊是個什么習慣,她很清楚,避重就輕,含糊其辭,左顧言它,一聽這個話就知道他在隱藏信息。

  不搞清楚具體位置,吳太太都不放心。

  她大概想不到,知道了具體位置以后,會更不放心,

  “真要聽啊?”吳燁問道。

  吳太太心里咯噔一下!不好的預感出現了,完了,也不知道給人家姑娘帶哪里去了。

  在她旁邊聽著電話的藍總裁和她一樣,心里咯噔一下!

  完球!真被她忽悠到荒郊野外去了!

  兩個媽的心里,第一反應都是:孩子你可長點心吧!

  “知道總比不知道要好!”吳太太說道,看了看旁邊的藍總裁,她也是這個想法。

  總是心里有個底的!什么都不知道,就是擔心都沒有個著落處。

  看了看凌晨的口型,吳燁點頭表示知道。

  “好吧,我們在北極呢!剛把木屋建好!”吳燁實話實說道:“吃完飯現在在看星星!”

  說話的時候,吳燁還抬頭看了看星星。

  這邊的星空,每一次看的時候都感覺那么震撼,就像是找到了小時候一樣的天空一樣。

  吳燁真挺喜歡的。

  “老娘看你像個星星!”吳太太生氣了:“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你考大學的智商是不是丟丟干凈了?北極,那地方多危險你是不是不知道?你還是小孩子是不是?”

  吳太太氣著了。

  一聽到在北極,她想到的就是吳燁被熊撲倒的畫面,又想到在冰天雪地里,被狼圍住的畫面,還有懸崖邊上凌晨拉著他不讓他掉下去的畫面。

  總之,愁死娘了!

  吳太太的話,他們都聽到了,凌宇和藍總裁眼里都是擔心,擔心吳燁多過擔心凌晨,吳燁可是菜鳥啊!

  把電話拿開一點,吳燁嘆氣:“沒事,這邊的熊比狗膽子都小!我們帶著q呢!而且還有木屋,很安全的!”

  確實沒有想象中的危險,自己不作的話,動物更懂得趨利避害,地震都是動物先跑呢!

  有一個安全屋,基本上不會有什么太大的危險,就是出去的時候要警惕一些,吳燁都發現自己來的時候想的太嚴重了。

  其實還好。

  “有q?”不說還好,一說她更生氣了:“那就夠了嗎?人家晨晨是女孩子,出去荒郊野外的,吃不好住不好,你還有臉說。”

  雖然聽到有q,她放心了一些,但是又開始擔心衣食住行,那種尿不拉屎的地方,能吃什么?

  藍總裁和凌宇倒是聽到有q,放心了很多,凌晨是拿過射擊冠軍的,有這個東西拿在手里,總能提高很多安全性。

  應該能保護好吳燁。

  電話另一頭,揉了揉耳朵的吳燁看了看凌晨,想到她把熊嚇跑的樣子,吳燁覺得吳太太對凌晨有誤解,而已還不了解。

  女孩子?她是女漢子差不多!熊都熊不過她。

  “你給我趕緊回來!!”吳太太說道。

  她就巴不得吳燁帶著凌晨趕緊回去,有個什么意外,可不好說了。

  吳燁尬笑,哈哈哈的,凌晨都能聽出心虛。

  “這邊下雨啊!飛機進不來,得等雨停了飛機才能進來!”吳燁回答。

  凌晨拍了拍腦門,這個憨批男朋友啊!

  果然氣著吳太太了:“剛才你自己說的還有星星,只會兒就是下雨了,你當你媽我老年癡呆是不是?”

  吳燁:“......”

  光想到飛機進不來了,沒想到前面的話。

  “翅膀硬了是吧,行,你回來你看我怎么收拾你!”他不回答,吳太太就放狠話了。

  跑到北極去了,還是一聲不吭的,要是她不問的話,吳燁回去了她都不知道吳燁去過北極。

  小時候牛都沒放過幾次的人,還去北極,這不是壽星公上吊,廁所里點燈嗎?

  主要是凌晨一個女生,再有經驗,能打得過熊啊?

  “阿姨,您別生他氣了,是我非要帶他來的,我們裝備都很齊全,很安全的!”凌晨見他不知道怎么說了,拿過電話和吳太太說了一句。

  雖然她知道這樣說,吳太太也不會放心,但是總比吳燁尷尬著要好。不過她不知道,她一開始說話,電話就已經到了藍總裁手里。

  本來就是放在桌子上的電話,她不說話還好,一說話就氣的藍總裁鬼火冒。

  “人家小吳都沒有去過那些地方,你倒好,狗膽包天,還叫你阿姨不擔心,你臉大的很啊!”藍總裁一頓突突。

  早就憋著氣呢!總算是戴著機會了!

  吳太太都愣住了,心想凌晨媽媽教育孩子這么兇的嗎?

  旁邊的凌宇看著呆滯的老吳,悄悄地說道,平時不這樣,被孩子氣著了,老吳點點頭,笑了一下。

  平時不這樣....不見得吧?

  “真沒事,我會照顧好他的!你兇啥子嘛!我又不是第一回出來!”凌晨回答。

  吳燁趕緊安撫她,讓她別和自己老媽吵架,凌晨和她媽媽一樣,也是個小鞭炮脾氣。

  “你拿啥子照顧人家?憑嘴巴啊?你是諸葛亮嗦?趕緊滾回來!”藍總裁更氣,她居然還敢頂嘴。

  還照顧吳燁,她自己能照顧好自己都不錯了!

  本事不大,吹牛不小。

  “下雨了,飛機能進來就回來,吳燁已經聯系服務方了!”凌晨回答。

  吳燁揉了揉鼻梁,這個憨包媳婦兒!

  這個理由叫什么理由?墳頭燒報紙呢?

  “你行,不回來是吧?你回來勞資不給你腳桿打斷算你骨頭硬!”藍總裁說道:“還把人家吳燁帶去北極,你是豬腦殼嗎?”

  她居然罵我豬腦殼。

  凌晨:“......”

  接下來就是藍總裁的時間,說的凌晨都沒有話反駁了!被一頓瘋狂說,凌晨拿著電話嘆氣,她和吳燁的待遇一樣。

  “乖乖!快點回來,外頭不安全,帶著小吳,你阿姨也擔心,聽話!”凌宇在旁邊說了一句。

  老吳詫異的看了看他,時機卡的很微妙啊!話術還很厲害!

  這份技巧,他有點刮目相看了,殊不知,這都是凌宇長期練習的結果,抓要是凌晨和藍總裁經常嗆起來。

  他這個角色,這些年越發不可或缺了。

  “爸,您在魔都呢?我們真的沒什么危險,您又不是不知道我的q法,吳燁也練過幾天的,我們帶了很多子彈,真沒事!您和阿姨他們說一下,我肯定把吳燁全須全尾的帶回去。”

  幾個家長:“......”

  孩子有的彪。

  吳太太已經做好了以后還會遇到這種情況的準備了,老吳倒是沒有你沒擔心了,只是覺得,外面終究野獸多。

  “你都二十多歲的人了,能不能考慮考慮別人的感受,你老漢飯都沒吃得下。”藍總裁又說了一句。

  凌晨:“......”

  她被說的沉默下來。

  吳燁把電話拿過來,說道:“叔叔阿姨,我知道你們不放心,但是我還是要再說一遍,我們不是小孩子,有充分的準備。”

  “對于自己的生命安全,我們也足夠負責,您二老完全可以放心。”

  “她說會保護好我,我也會保護好她,我們帶了武器,吃的,藥品,不是什么都沒有就跑到這里來。”

  “我知道,您二老擔心,但是她知道能來這里以后,多開心,多高興您二老肯定不清楚,這是她的夢想,我不想她遺憾。”

  “回來以后,您要是還生氣,阿姨,您打我罵我都可以,但是我們這幾天可能不會回國。”

  “我們有些魯莽和草率,我給您道歉了!”

  “阿姨,我一定會照顧好吳燁的!”凌晨補充了一句。

  幾個家長:“.......”

  王八吃秤砣,鐵了心了!看情況就知道勸不回家了,只能等他們自己回家。

  想了想,還是吳太太最先說道:“記得每天打個電話!”

  吳燁答應下來!

  電話掛了,吳燁把電話收起來這是唯五和外界聯系的工具。沒錯,吳燁很是喪心病狂的,準備了五部衛星電話!

  反正,這次回去免不了被家里一頓叨叨了。

  星空也不看了,回到小木屋里,凌晨把床整理好:“你睡里面!”

  吳燁看了看門口:“我睡外面!”

  沒有門,還是讓凌晨睡里面,安全點。不過最終也沒有執傲過凌晨,吳燁看了看掛在墻上的q,才放心的睡著。

  魔都市里。

  凌宇在和老吳聊天,互相責怪著孩子不懂事,不聽話,總之場面很感人,吳太太也在說吳燁不聽話,藍總裁和她說凌晨更不聽話。

  “這個點了!先回家休息,他們都不是不知輕重的人,能照顧好自己的!”老吳建議道。

  “住處倒是不用,凌晨把房子的管家電話給過我們,過去住就行!不過今天擔心半天,明天咋們找個地方一起吃頓飯!”凌宇回答。

  吳燁和凌晨還只是男女朋友而已,現在他們還是自己住更好,定婚了以后,可以去老吳哪里住,現在肯定是不行的。

  不過,看情況,這個事情也是沒多少希望跑了!

  “我找個合適的酒樓,明天吃個飯,這個電話帶上!”老吳把衛星電話給他。

  凌宇想了想,沒有推脫。

  “什么情況,我隨時告訴你!”他回答。

  確實是不放心凌晨,他知道老吳也不放心吳燁,老吳能把聯系工具給他,讓他有些愧疚。

  都是當爸媽的人,是什么想法大家都差不多,這種公婆,以后他也能放心不少。

  “誰拿著都一樣,兩個孩子在一塊的。”老吳笑著回答。

  身后的吳太太已經掐了他好幾次了。

  她也不放心吳燁呢!

  送了凌宇夫妻離開以后,老吳又和她解釋了半天,才把吳太太安撫好,兩人坐車回家。

  凌晨的別墅里,凌宇和藍總裁剛放好行禮。

  凌宇好鞋子以后,第一時間就是去廚房看了看,發現工具齊全,灶臺也有很明顯的使用痕跡,擦了擦油煙機,他又看了看垃圾桶和冰箱。

  有幾分過日子的意思。

  看了看冰箱里的蔬菜水果,特別是那好幾種辣椒,他悄悄地笑了笑,拉出冷藏柜,里面都是各種海鮮,肉類。

  “挺好的,這小子有心了!”常年做飯的他,一進廚房就知道廚房是不是經常用。

  食材都是凌晨喜歡吃的,水果飲料也是,可見吳燁細心。再加上辣椒的種類和使用情況,他能很明顯的看出來,吳燁確實把凌晨照顧的很好。

  這些足夠證明兩人是在好好談戀愛了!

  “走,去臥室看看!”藍總裁說道。

  她最關心的不是廚房,而是起居室,得評估一下自己做外婆的可能性和風險。

  衣帽間里,吳燁和凌晨的衣服都是混著掛的,藍總裁看了看家里的衣服,沒有發現一些奇奇怪怪的衣服的時候,松了一口氣。

  注意到床頭柜就放著衛生紙,心又懸起來。

  不過她揭開墊子看了看,沒有發現什么變色的不規則痕跡,才真正放心了。

  看這樣子,兩人還相敬如賓的,枕頭是兩人睡的,但是沒有其他的證據,就說明她的猜測沒問題。

  目前不用擔心當外婆了。

  “沒什么情況,挺規矩的!”藍總裁和在整理次臥的老公說了一聲。

  點點頭,凌宇把被子收拾好,然后小心翼翼的把衛星電話放好,才說道:“擔心多余了,洗洗睡吧!”

  兩人擔心了一整天,又是飛機,又是打聽消息的,這會兒確實是累了。

  吳燁家里,半夜的時候,吳太太就做夢醒了,夢到吳燁血肉模糊的喊救命,可是給她嚇哭了。

  老吳被她警醒,哄了她半天才把她哄睡著。

  嘆嘆氣,老吳看了掛著的七匹狼皮帶,又默默的看了看吳太太:“就慣吧你!”

  第二天一早。

  營地里的小木屋里。

  吳燁剛醒過里來,剛坐起來,就發現凌晨在填柴火,她比吳燁起來的更早。

  建小木屋的時候,多了不少木屑和木材,全部收集到了一起,就放在門外的,短時間連柴火都不用再準備。

  “早安親愛的!”凌晨把熱水遞給他。

  吳燁看了看飄著的茶葉,喝了幾口熱茶,雖然早上起來喝茶并不是最好的選擇。

  “今天早上吃面吧!”吳燁拿著凌晨遞給他的毛巾擦了擦臉。

  點點頭,凌晨把包里的面餅拿出來,重新換了個鍋,把沸水倒進去,熟練的下面。

  凌晨手藝見長,下面挺好吃的。

  最后把調料包放進去,攪拌好,把蔬菜好肉一起攪拌均勻,就是早餐了,吃過早餐的兩人,開始繼續完善小木屋。

  “在北極當建筑工人的日子!”吳燁站在門口笑著說道。

  “感覺開工,不然扣你工資!”凌晨把水壺系好,把工具遞給吳燁,要準備開始干活了。

  搬了不少木頭,吳燁做了一個簡易的房門,凌晨則是在做護欄,把護欄固定住。

  忙碌的兩人,頗有些男耕女織的感覺。

  最后把幾根原木放在湖里的石頭上,固定好位置,營地就算是徹底的建好了。

  不過,吳燁和凌晨都沒有注意,遠處的山坡上,幾只野狼已經盯著他們不少時間了,開始在逐漸往這邊靠近。

  站在碼頭上,凌晨放好魚線,湖里的大魚似乎特別多,凌晨準備的誘餌也是從小到大的,就想看看能不能釣起來一條真正的大魚。

  吃不了那么多魚,但是凌晨就想過一下釣魚的癮,吳燁站在上面都能釣起來魚,可想而知湖里的魚得多少?

  物質匱乏,更靠近北極中心的地方,肯定是那樣的,但是邊緣位置,卻是物產豐富,野生動物也多。

  “這里的魚就和沒有智商似的,見到吃的就來了,估計一天能釣一千斤起來。”凌晨把一條魚拉起來,掛在旁邊固定好的樹枝上。

  吳燁坐在她旁邊的,看著湖泊,想著用漁網的話,會不會效率更高?他們還帶著漁網呢!就怕釣魚效率太低才帶的。

  “漁網都用不上了!”吳燁拿著紙巾制作的魚竿,拉起一條魚。

  凌拿著望遠鏡看著遠處,荒野的生活,如果不缺乏食物,就會感覺時間特別多,營地弄好了,凌晨就有點想去遠處看看了。

  回到木屋里,凌晨把反曲弓拿出來保養,看了看釣魚釣的不亦樂乎的吳燁:“明天我們去附近看看情況!”

  把魚線拋出去,吳燁點點頭,可以的話,他想去抓土撥鼠。

  凌晨把魚切好,然后拿木棍穿起來,準備回去熏著,吃的東西多準備點,總是沒錯的,哪怕是還有很多吃的。

  他們也沒有發現,旁邊有好幾雙眼睛,看著他們把魚拿回小木屋。

  下午的時候,吳燁和凌晨坐在門口,開始弄石板燒。

  一片片薄薄的魚肉,沾著帶油的石板,發出吱吱聲,烤的兩面金黃,沾著五香辣椒面,一口一塊。

  真空和包裝的牛肉被放在石頭上,烤的吱吱冒油,香氣撲鼻,吳燁終究沒有辜負這兩塊找半天才找到的石頭,兩人吃的滿嘴油。

  “這才是不一樣的生活!”凌晨感慨,拿著茶杯和吳燁碰杯。

  北極的下午茶,就是不一樣啊!換個生活,不外如是。

  吳燁專心的烤肉,卻不知道香味飄出去,吸引了不少原住民,那只被凌晨嚇跑的熊,又到了附近,看著小木屋,嗅著蜂蜜的味道,最終還是沒有敢上前。

  刷著蜂蜜的吳燁,還在問凌晨:“不會把熊吸引來吧?”

  凌晨搖搖頭,拍了拍身邊的家伙,挑眉,意思很明顯,老公不怕!老婆保護你。

  吳燁:“.....”

  切著木頭砧板的鮮魚肉,凌晨把沾著辣椒的牛肉喂給他,吳燁一口吃掉。

  嗆著辣椒面了,惹得凌晨哈哈笑。

  帶著男朋友的荒野生活,一點都不無聊,甚至還很歡樂。

  “你不是想抓土撥鼠嗎?明天我們去荒原抓土撥鼠!”凌晨也不知道吳燁為什么對土撥鼠那么感興趣。

  大板牙,憨憨的,又不會啊!

  “就是覺得那個小東西很可愛。”吳燁覺得土撥鼠比熊有意思多了。

  “審美觀奇奇怪怪的!”凌晨忍不住笑。

  “養什么黃金蟒,守宮,蜥蜴,拳擊蝦的,才很奇怪好吧!”吳燁其實也不理解其他的人那種愛好。

  吃著烤肉,喝著熱茶,吃飽喝足的兩人坐在木頭椅子上,檢查著手里的家伙。

  今天已經晚了,明天去附近溜達一下。

  晚上的時候,家里又打電話了,吳燁都恨不得可以和他們開個視頻,免得他們擔心那么多,好在帶的充電寶還夠多,不然衛星電話都沒電了。

  吳燁做了椅子和桌子,雖然很丑,但是勝在挺牢固的。

  掛著小燈,兩人看著星星,突然之間,吳燁看到不遠處一個黑影閃了一下,確定沒看錯,吳燁說道:“拿著手電筒給我!”

  有些疑惑的看了看他,凌晨把腳下的手電筒遞給他,打開手電筒,吳燁照了一下剛才看到的位置,什么都沒有。

  又習慣性的往旁邊照了一下,一對綠油油的眼睛盯著他。

  一瞬間,吳燁汗毛都豎起來了,被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感覺背后冷汗直冒。

  “臥槽,媳婦兒快看!那是啥玩意?”吳燁一邊說,一邊把手電筒燈光調到最亮。

  才看清楚來串門的究竟是什么東西,大約其實六七十厘米高,看著應該有幾十斤的白毛大狼。

  瞬間把凌晨拉起來,吳燁喊道:“狼來了。”

  昨天熊來,今天狼來,這是熱情的鄰居都要把他們招待一遍嗎?

  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悄悄到了身邊,都沒有發現它,吳燁被它嚇了一跳,主要是綠油油的,又是晚上,就很嚇人。

  知道是什么動物了,吳燁就沒有那么擔心了,人類的智商又壓過了恐懼。

  “你去拿q!”凌晨推了他一把,拿著手電筒晃了一圈,綠油油的目光不少:“是狼群!”

  還是團伙來串門!

  吳燁立馬鉆進木屋,把墻上的家伙取下來,又抄起一把大砍刀,想了想,把另一個盒子也帶上。

  出了木屋,吳燁就把刀插在木頭上,迅速檢查子彈是不是滿的,又把盒子打開,拿出兩把手q,一樣也是早就裝滿了。

  吳燁拉了一下,聽著咔嚓聲,把長q掛在脖子上。

  “有多少?兩個彈夾夠不夠?”吳燁問她。

  凌晨晃了一圈:“數量不少,應該是白天就盯上我們了。”

  把吳燁遞過來的家伙拿上,兩人一人拿著一把家伙,總算是多了不少安全感。荒郊野外的安全感,全靠自己能帶給對方多少傷害,一個很簡答的計算方式。

  靠著手上的東西,它們的威脅基本上就沒有了。

  “弟娃兒!把夜視儀拿出來,我看看究竟有多少!”凌晨和他說道。

  第一時間,凌晨就想到讓吳燁拿東西,她來警戒,哪怕是手上只要木棍。

  戴上夜視儀,凌晨才發現他們被一群北極狼包圍了,不下十只的數量,明顯是狼群無疑。

  熊都不敢來了,狼崽子又開始不知天高地厚了。

  前前后后的看了一圈,沒在意逐漸靠近的狼群,她淡定的和吳燁說道:“先驅逐一下,如果它們實在是不知好歹,就給它們來個狠的!”

  “不受傷流血,怎么能長記性?有本事你過來啊!”

  凌晨瘋狂挑釁。

  拿著砍刀羞辱對面的北極狼,他們準備的家伙挺全的,也就是背包里放不下房子,不然家都搬來。

  不過它們并不上當。

  狼是一種很有耐性的動物,它們很聰明,也很狡詐,吳燁把夜視儀推到額頭上,拿著手電筒站在另一邊檢查情況的時候,發現已經被摸到柵欄邊來了。

  它大概沒想到吳燁會發現它,昂著頭對著吳燁呲牙,大狼終究不是狗,兇性十足,眼神里都是想啃他一口的意思。

  它想往上跳,不過吳燁沒有給它機會。

  “都跑到后面來偷襲,這玩意兒還真是狡猾!不過長得還沒有狗好看。”同樣都是白色,薩摩耶比這北極狼好看多了。

  看著呲牙,準備往上的掉毛北極狼,吳燁拔出腰間的手q,給它來了一發橡膠彈。

  嗷嗷啊只感覺后背劇烈疼痛的北極狼,嗷嗷的就跑開了,撕心裂肺的疼痛,讓它忘記了頭狼交給它的偷襲任務。

  疼的嗷嗷叫!

  “嘿嘿嘿!知道疼就行!”其實他準備了一部分橡膠子彈,和真的比例大概是四比一,總歸還是真的準備的多,吳燁是個很務實的人,也是很惜命的那種。

  不是什么大英雄也不是真小人,就是個貪財好色,貪生怕死的俗人。

  看了看身后再也沒有北極狼,吳燁才轉頭看了看凌晨,雖然跑了一只,附近還有很多只呢!

  “先把它們驅逐一下。”凌晨也拿出驅逐器,打了好幾下,不過效果并不好,它們似乎已經打定主意,要把自己和凌晨當晚餐了。

  沒有退走,而是繼續耐心的等著機會。

  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吳燁都想動真格的,給它打怕才行。

  “你換個橡膠彈!讓它們知道一些什么叫疼痛”吳燁說道。

  這玩意兒一個壯漢都疼的嗷嗷叫,一旦打中,就是一個很大的淤青,可想而知疼的多厲害了。

  不知道狼能不能抗的住,固執到驅逐不了,那就來點真的警告,站在平臺上,又有柵欄,完全是優勢在我。

  凌晨點點頭,上好橡膠子彈,看著逐漸靠近的狼群,凌晨說道:“你給我照亮,讓你看看什么叫百發百中!”

  她還有心思開玩笑。

  “不要玩脫了!”吳燁提醒她。

  凌晨信誓旦旦:“玩脫了,晚上勞資果睡!”

  吳燁:“......”

  吳燁還是很相信她的射擊技術的,手電筒移動,照到有綠色的眼睛的時候,凌晨就是一下。

  “你打到它右眼了!”吳燁看著其中一只狼的綠眼睛沒了一只,有點感慨,吳燁凌晨打的太準了。

  真就是獨眼狼了!

  q響了幾聲以后,它們就開始逃竄了,凌晨拉下額頭上的夜視儀,對著逃跑的北極狼又是幾q。

  跑沒影了!

  還有的遺憾,難得有這種機會,可以肆無忌憚的打移動靶,還不需要有什么心理負擔。

  早知道就裝個消音器,它們就不會跑得那么快了。

  “跑的比灰太狼都快!”凌晨把彈夾退出來。

  吳燁:“.......”

  這就是吳太太說的女孩子,完全是個女漢子。

  狼怕熊懼的。

  吳燁都還沒有來得及出手,她就把事情全部解決了,還準備表現一下的吳燁,都沒有機會。

  “都變成獨眼龍了,其他的也是帶著個大包離開,已經差不多了!”它們費盡心思來偷襲,大概也想不到,只能帶著一身大包回去。

  這還是凌晨和吳燁沒有換成真貨,要不然的話,它們就只能留在這里了。

  來的時候好好的,回不去了。

  “沒換成真的,它們能活命就不錯了,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善良!”凌晨回答。

  吳燁:“.......”

  善良,呵呵!

  拿著手電筒仔細的找了一下,發現它們確實是全部都離開了,吳燁才松了一口氣,有這種猛獸虎視眈眈的在旁邊,那就真的是睡覺都睡不好了,

  “聽說這玩意兒記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吳燁說道。

  那句話怎么吹的來著?狼若回頭,不是報恩就是報仇。查過的資料都這樣說的,狼是特別睚眥必報的動物。

  一次得罪了一群。

  凌晨把手上的東西收起來:“記仇就記仇,要是還不長眼,就讓它變成墊子!剛好保暖。”

  她不怕記仇不記仇。

  今天她都給了兩次機會了,并沒有直接傷害它們。就是覺得自己應該尊重生命,要是狼群還是不會尊重人,她就不考慮生命了。

  直接上真的,那樣的話,再來幾群凌晨都不怕。兩人又等了一下,凌晨才和吳燁回到木屋里。

  吳燁關好門,拿著一個木樁把門抵死,又把透氣的位置留出來,避免燒炭了結的危險,做好這些,才安靜的坐在火堆旁邊。

  凌晨把土豆翻出來遞給他。

  “害不害怕?”凌晨問道:“其實也沒有那么危險,我會保護你的!”

  吳燁:“......”

  那大可不必,他自己能保護好自己的,說真得,除了被綠眼睛嚇到過,其他時候,他還不是很怕。

  “我謝謝你!”凌晨啃著土豆回答。

  遠處。

  距離營地幾百米左右,一只壯實的白色大狼,眼睛還在瘋狂的冒血,僅剩的一只眼睛看著小木屋,呲牙。

  白眼狼不是白叫的,確實不識好人心。

  其他的幾只狼,不是背上一個腫起來有鼓包,就是哪里脖子腫起來有鼓包,時不時的就被疼的嗚嗚叫。

  最嚴重的的,就是眼睛沒有的哪一只,它剛好是頭狼,顯然,它在找機會,準備給吳燁好凌晨來個狠的。

  這晚上,饑腸轆轆的狼群,帶著一身的包,被頭狼帶著在附近徘徊,時不時的就有低沉的痛苦聲音響起。

  吳燁和凌晨已經不知道了,他們已經睡著了。

  凌晨還會悄悄的起來查看一下情況,隔一段時間,就會起來看看火,加點柴火,吳燁一直睡得很香,沒有注意到凌晨做的這些。

  反而是接近早晨的時候,凌晨注意到吳燁睡袋的不協調,暗暗的呸呸呸。

  環境無法改變本能。

  “一點都不老實!”凌晨鉆進睡袋里。

  再次醒來,吳燁已經在給她弄早晨了,還準備好了外出要吃的東西,凌晨是被親醒過來的!

  居然意外的感覺不錯。

  森林里。

  飛鳥從天上飛過,凌晨拿著一根樹枝在拍打著雜草,兩人穿行在灌木叢里。

  警惕心很強的吳燁,看著不遠處的巨大樹洞,拉著凌晨在一顆樹后停下來,吳燁都看到耷拉的熊掌了。

  一個熊窩。

  繞開以后,兩人進入樹林,注意到樹上的松雞,凌晨問他想不想吃雞肉,吳燁知道是她想吃,就點點頭。

  “百發百中!”彎弓搭箭,帶著綠色尾巴的箭矢被反曲弓送出去,透過松雞,扎在一顆樹上。

  撿起松雞,凌晨開心的晃晃頭,抖抖肩膀。

  其實反曲弓的威力比小口徑大,能輕而易舉穿透很多東西。

  把她的獵物裝到口袋里,兩人繼續往前走,后面看到了不少的松雞,兩人都沒有動手,有一只就夠了。

  登上山頂的時候,吳燁把背包放好,吹著冷風,看和山腳延伸的荒原,吳燁手做喇叭狀,大喊了一聲:“凌晨我愛你!”

  學著他的樣子,凌晨也喊道:“吳燁我也愛你!”

  聲音回蕩在山谷里,驚擾了不少的野生動物,山頂上,是兩人連綿的笑聲。

  這個位置還能看到營地的位置,凌晨指著山梁的一邊,帶著吳燁往那邊下山,剛好鏈接著荒原,可以去抓土撥鼠。

  不過她覺得吳燁肯定沒有那個耐心。

  手里拿著一束顏色各異的花朵,吳燁把花送給凌晨,換來一個木馬。

  踏進灌木茂盛的區域,沒由來的,吳燁感覺右眼皮猛跳,把凌晨拉回來,吳燁指了指右眼皮:“一直跳,換條路。”

  一直比較相信自己的直覺,吳燁堅持要換條路,凌晨無奈,只好答應他:“年紀輕輕的,怎么還這么迷信呢!”

  她是覺得沒什么問題,都沒有看到什么大的獸道,不應該會有什么危險。

  不過吳燁堅持,就多走幾步準備繞一下。

  凌晨剛走一步,一道白色的身影就一躍而起,雪白的牙齒對著她脖子咬去。

  “屮尼瑪!”

  一把拉過凌晨,順手抽出刀,吳燁一刀劈下,凌晨跌跌撞撞倒在他懷里的還好,一彭鮮血濺起。

  “昨天的狼!把q拿出來!”看著地上是抽搐的大狼,還可以看到它背上的鼓包,那是橡膠子彈打的。

  吳燁沒想到會被它們埋伏了。

  話音剛落,三匹狼就刁鉆的角度撲過來,森森白牙都清晰可見。

  砰砰砰!!

  凌晨反過來,第一時間就出手了。

  看著最后一只距離幾步的狼,吳燁警惕的看了看周圍,沒猜錯的話,肯定還有,昨天晚上就不止這幾匹。

  灌木給它們提供了掩護,吳燁沒有發現它們,它們卻可以嗅到吳燁和凌晨的味道,剛才凌晨背對著灌木叢的,差一點就被咬了!

  “往后退,然后往旁邊走,它們在灌木叢里,我們看不到的!”凌晨指了指旁邊的位置:“警惕點!咬著了劃不來!”

  一直到兩人走出去老遠,都沒有看到別的狼,它們就像是陰狠的獵手一樣,一直沒有出現。

  “還真是記仇!”凌晨后悔當時沒有直接以絕后患。

  結果差點被咬一口,要不是吳燁那一刀及時,她絕對反應不過來,它們搞不好還會再來一次偷襲,凌晨默默的把打出的子彈補上。

  看看誰耗得過誰!

  魔都。

  洛白剛掛了給吳太太打的電話,有點不敢置信的看了看地圖。

  “這是去當糞便嗎?”洛白嘆氣,別有個三長兩短的,可別被狼給吃了啊!

  他算是知道吳燁給他衛星電話是什么意思了。

  “怎么了洛哥,愁眉苦臉的”拍完廣告的白菜跑過來問他。

  洛白給她看了看手機:“吳燁兩口子,跑北極去了!也不知道去干啥,多危險啊!”

  白菜也不理解。

  “可能是喜歡吧!”

  想了想,洛白也只能等他回來在召集弟兄批判他。

  現在衛星電話都在凌晨爸爸那里,他也沒辦法聯系,只能一天給吳太太打個電話問一下情況。

  “桃子住宿色去了,我隔壁被我租下來當員工宿舍了,你搬過來唄!顏潸潸也住旁邊!”洛白提議。

  白菜:“.......”

  剛才還擔心兄弟,轉頭就問她搬不搬家。

  “你是個塑料吧?”白菜無語:“人家都說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我也不能果奔吧?”洛白回答。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