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52 親家會面的尷尬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北極荒原。

  這片人跡罕至,寥無人煙的地方,一只都是動物的天堂,動物植物才是這片土地的主角。

  一直到今天。

  地上的土撥鼠好奇的伸出頭,看著天空,呆頭呆腦的土撥鼠,嘴巴里還嚼著青草。

  轟轟......直升飛機的轟鳴響徹在荒無人煙的土地上.

  螺旋槳劇烈旋轉產生的風力,刮的地面低矮的植物顫抖搖晃,緩緩下降,支架穩穩落在草地上。

  直升飛機的艙門打開,一個年輕扒著艙門,看著眼前陌生的環境,被推了一下,他才先跳到地上,緊隨其后的,然后一個苗條的女子跳到下來。

  跳下來的時候,還被他抱了個滿懷。

  嬌嗔的捶了他兩拳以后,才被他放下來,站在地上,把手放在眼前,看著遼闊的黃原,又順勢看了看山脈走向。

  兩個高級的黑色運動背包被從飛機里丟出來,塞得滿滿當當的運動背包劃過一條弧線被年輕男生接住,放在地上。

  機艙處,一個戴著墨鏡的大光頭,身材魁梧的外國男子跳下飛機,順手把自己手里的兩個盒子交個先下飛機的年輕人。

  年輕人和他碰了碰拳頭,比劃了一個OK。

  源自一箱白酒的熟絡感情。

  “兄弟,祝你們有個愉快的旅程,它,能保證你們的安全!”光頭爽朗的笑著,然后看了看廣袤的荒原:“玩夠了就打電話給我,我們的飛機隨時起飛來接你!回來請你和最烈的伏特加。”

  笑聲傳出老遠。

  “謝謝你了伊萬!”年輕人和他擁抱一下。

  嗯,這味兒!

  嗯?居然沒味兒?

  兩人都閃過一個念頭,不過有些不一樣。

  差不多兩米的光頭壯漢,讓一米八的年輕人顯得有些單薄。

  光頭伊萬笑了笑,指了指盒子,又指了指他旁邊的女生:“吳,保護好你的妻子,這個你應該已經用的很熟練了!”

  專門安排過人培訓他幾天時間,他是個很有天賦的年輕人,肯定能熟練使用m416這種小玩意兒。

  “我知道,謝謝你!”他回答了一句。

  把兩個盒子垮在肩上,他們擁抱告別。

  “哈哈,我們熊熊人都是這樣,祝你們旅途愉快!”他準備重新返回飛機上:“對了,吳,這個給你!你可能會用到這個!”

  看和手上的盒子,年輕人愣了半天。

  野什么的,確實是沒有考慮過啊!

  飛機逐漸起飛:“再見,吳!”

  “再見!”

  飛機消失在這片荒原里,只有飛機上的定位儀器,還在雷達上現實著兩個紅點,綠點逐漸拉遠。

  飛機駕駛室里。

  駕駛員看了看坐在旁邊的光頭伊萬,然后熟練的拿出一支香煙,在酒糟鼻下嗅了一下:“伊萬,你又賺到一大筆!回頭可得請我喝伏特加!”

  再次熟練的拿出打火機,點上香煙,煙霧開始擴散。

  伊萬看了看窗外荒原,果斷的點點頭:“只要你來接我的客戶的時候,能準確的找到客戶,并接到他們的話,我把吳送我的酒送你一瓶。”

  不是送到了就行,還得接到人才行,畢竟還有尾款呢!兔子辦事情,總是這么謹慎又細心。

  其實他服務很好,對客人很負責,從來不做一次性買賣。

  都叫他負責的伊萬。

  飛機駕駛員哈哈笑,這對他這個經常飛北極圈的人來說,不是什么多難的活兒,每年送汽油可是需要跑不下二十次。

  那些生活在北極圈的人,每年都需要大量的汽油,只能依靠空運來解決,他們這些飛機駕駛員,都一個個身懷絕技。

  而他,就是最好的那一批,不然伊萬也不會重要客戶都找他來送。

  “這很簡單,他們不會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待到風雪來臨,你明白的,者只是有錢人的消遣而已!”飛機駕駛員回答:“不過他妻子真的很美,比我家科娃都美,好運的年輕人。”

  以他一個外國人的審美觀,都覺得那個女生很好看,可想而知他們本國的審美了,美的不分國籍。

  “是這樣沒錯,有錢人的消遣!”伊娃回答了一句:“但是我們不是有錢人,杰夫!你知道我的客戶,也是你的客戶。”

  今年,最大的一筆訂單,足夠他老婆夸她好老公的程度。

  他需要最大限度保證,客戶能平安。

  “我知道,兄弟,我很感謝你。”杰夫回答。

  這錢啊!沒有伊萬他也賺不了。

  伊娃又看了看巨大的荒原,默默的想著他們能堅持三天還是五天,會不會被熊嚇得哇哇叫,還是會擔心野狼,直接睡不著?

  還不如他們村子好玩!

  荒原上。

  地面,背著運動背包的吳燁打了個噴嚏,擦了擦鼻子,吳燁看了看天空。

  “哪兩個家伙,肯定在說我們壞話,嗨,等等我,親愛的!”吳燁轉頭說道。

  “先生,請你不要放洋屁!”凌晨無語的看了看他。

  吳燁:“......”

  這幾天全是外語交流,他都有點不習慣了。

  主要是這幾天培訓的老師都是外國人,幾天時間,有點思維轉不過彎。

  “你自己不也是,半洋不土的。”吳燁回答。

  沒有搭理他,凌晨上前幾步,站在高一點的位置,舉著望遠鏡,看著遠處的荒原,昂貴的望遠鏡,給她提供了優質的視線。

  凌晨低頭看著手表,校對好方向。

  確定好了路線以后,她轉頭看了看吳燁,凌晨指著遠處:“往那邊走吧,找一個合適的露營地,不過有點遠!可能要走不少時間。”

  墊著腳,看了看凌晨指的方向,隱隱約約還能看到一片森林,坑坑洼洼的荒原,延伸出去的時候,看起來就像是平坦的,其實根本不是。

  星羅密布的水坑,高坡,斷層等等都有。

  遠處的雪山,還能看到若隱若現,地上還有低矮的花朵和綠色植物,沒來過的話根本想不到,北極荒原其實也不是那么荒涼。

  沒有想象中的厚厚的白雪,也沒有看到海豹,也沒有看到企鵝。

  反而還有點綠意盎然的意思。

  “你選好路線就行,我啥也不懂,來就是給你當伙夫和保鏢的!”吳燁揚了揚盒子:“荒野槍神,護你周全。”

  凌晨哈哈笑。

  她很喜歡這種荒無人煙的自然環境,覺得特別的輕松。

  就像是回到了自己最喜歡的環境一樣,那種心靈上的枷鎖,瞬間就打開了,有些喜不自勝的感覺。

  她的背包旁邊,旁邊還掛著一把大磅數的反曲弓,吳燁也是一樣掛著一把弓,褲腿上插著一把匕首,兩人頗有些全副武裝的意思。

  好在背包足夠高級,能把重量均勻分布,背起來不會顯得特別沉重,其實東西很多,可能會用到的東西裝了個滿。

  兩個盒子也背在吳燁背上,加起來的重量就不輕了,主要是里面小玩意兒不輕。

  “出發!親愛的,開始荒野求生了!”凌晨很雀躍。

  吳燁:“......”

  看了看她一身裝備,有看了看自己的背包,再想想挨餓德。

  吳燁搖搖頭,覺得她在侮辱荒野求生,明明就是來冒險的,算什么荒野求生,帶著一個月吃的荒野求生?

  鬼哦!

  把貴的一匹的微型攝像機,掛在衣領位置,能續航三天的攝像機鏈接著一個充電寶,被吳燁放在背包旁邊。

  看了看旁邊的水坑,吳燁居然發現立馬有好幾條魚。

  “大寶貝,這里有魚!”吳燁指著水坑喊她。

  凌晨伸頭看了看,控制住抓魚的想法,拉著吳燁離開,還嘟囔著說道:“北極就不能有魚了?少見多怪!”

  吳燁:“......”

  以前就覺得北極的海里有魚,在冰層下,沒想到北極還有水坑,北極的水坑里還有魚。

  確實有點少見多怪。

  注意到愣頭愣腦的土撥鼠,吳燁也會興奮的沖過去嚇它,還問它:“你們為什么不會啊啊!”

  這輩子沒見過人的土撥鼠,被嚇迅速回到自己的洞里。

  瑟瑟發抖。

  凌晨:“.....”

  拍了拍自己的額頭,凌晨無奈的看著土鱉似的吳燁:“土撥鼠根本不會啊啊啊!沙比!”

  吳燁撓撓頭,恍然大悟:“是嗎?”

  他也是第一次知道土撥鼠會那么叫。

  走著走著,吳燁撿起一個半埋在土里的塑料瓶:“看,垃圾無處不在!”

  凌晨:“.......”

  不想理他了,凌晨自己往前走。

  吳燁看什么都新鮮,偶爾還因為見到一塊凌晨覺得丑死的石頭開心,就這樣,走半天都沒有到目的地。

  只是距離那片森林更近了。

  吳燁看著遠處,一不注意,撞到了停下來的凌晨身上,吳燁疑惑的看了看她:“姐姐,怎么了?”

  指了指地上的腳印,比劃了一下,凌晨回答:“這是熊的腳印!看這樣子,體型不小,這一片有熊。”

  不過腳印不是新鮮的,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聽到凌晨的話,吳燁二話沒說,迅速把背后的大盒子拿下來,把里面的東西拿出來,卡好彈夾,裝上瞄準器。

  咔嚓!

  上膛!

  左顧右盼的,大有一言不合就biubiubiubiu的意思。

  凌晨:“......”

  非驚弓之鳥,風聲鶴唳不足以形容他這個表現。

  不冷靜,都打不準。

  熊也不是動不動就撲過來的,它也會觀察,驅趕它它也會跑,沒有那么離譜,這就是沒經驗的原因才造成的恐慌。

  再加上吳燁確實是膽子小,還有點惜命,又沒來過這種荒無人煙,還遍地野生動物的地方,沒有什么安全感。

  “連熊影子都還沒有見到,你能不能不要這么激動?”凌晨拍了拍額頭,無語的很。

  吳燁尬笑。

  正常人不應該都是這個反應嗎?他又不是什么專家來的,武功可打不過熊爪子。

  還得靠手上的家伙。

  “保險關了,不要大驚小怪的,你應該大男人,膽子放大點!”凌晨說道。

  關上保險,吳燁回答:“好的寶!”

  最開始拿416的時候,還感覺挺有意思的,練了好幾天以后,就逐漸無感了,這種東西喜歡也是一時的。

  有一說一,最開始是真的喜歡的不行。

  繼續往前走的時候,手上拿著大家伙的吳燁,總算是有了許多安全感,再加上凌晨一路和他說著話,還有時間看風景。

  得益于平時的鍛煉,兩人都沒感覺多累,走了一個多小時,才到了凌晨說的,可以露營的地方,明明望遠鏡上看著不遠,走就走了很長時間。

  主要是,中途他耽擱不少時間,在北極留下了自己的粑粑!

  凌晨說的露營地。

  面前是一個大湖,背后則是靠著高山,郁郁蔥蔥的森林,拉出一個很遠的綠色植物帶,低矮的灌木從湖邊延伸到森林邊緣。

  岸邊是不少碎石,灌木里還有不少花朵和漿果。

  沒有任何人工開發的痕跡,原生態的環境,讓人心曠神怡,遠處的荒原延伸到遠處,讓人感覺自己如此渺小。

  “我先看看環境,你等我一下!”

  “好的!”放下背包,吳燁看著大湖,打了個水漂。

  凌晨沿著湖邊走了一段,觀察了一下環境,發現很多動物的腳印,又看了看湖里飄起來的魚,凌晨默默的轉身,站在一顆倒下的枯樹上,看著灌木叢。

  發現有還飛禽的時候,凌晨笑了笑,從樹干上跳了下來,看著在拿石頭打水漂的吳燁,凌晨嘆氣。

  帶著這個二傻子男朋友出來,還得平平安安把他帶回去才行。

  “弟娃兒,找個位置把帳篷扎起來!”凌晨指揮道。

  拿著石頭的吳燁直起腰,看了看她,一臉懵比,他沒扎過帳篷。

  怎么扎?

  “哎,你個憨包兒,那就過來把這塊位置的雜草清理干凈!你不要說這也不會?”無奈的凌晨指了指身后的位置。

  教了不少東西,他凈去學其他的,基礎都沒學會。

  “好的!”吳燁點點頭。

  從背包里拿出盒子,把里面的鏟子拿出來,接上鋼管,一面鋸齒一面砍刀的鏟子,掄著砍刀,清理起灌木很快。

  曾有少年持木棍,十里油菜盡低眉。

  砍得興高采烈的。

  凌晨則是一邊拿帳篷,一邊觀察著在應該在哪里建造應該庇護所,要住個是天半個月的,光是帳篷可不行。

  吳燁這個憨憨可以不考慮這些細節,她得考慮,還得注意吳燁的狀態,不能讓他生病了。

  “這玩意兒能防熊嗎?”吳燁看著帳篷:“這么一層布,晚上能睡著?”

  釣魚的時候,坐著洛白的墊子,在湖泊上睡覺都感覺都不踏實,何況是這種荒郊野外的。

  怕是一爪子就是一個大洞,它可不知道,會有zui和416對著它,只會考慮一個吳燁能不能填飽肚子。

  凌晨指了指旁邊的歪脖子樹:“怕的話,你也可以去樹上睡!”

  吳燁:“........”

  那不現實,他又不是猴子,還能在樹上睡?

  沒搭理荒野菜鳥吳燁,凌晨拿著石頭,把帳篷固定好,指了指旁邊的枯樹,讓吳燁弄點干柴,等會兒生火。

  野外三要素,庇護所,火,水源,來了不到一個小時,先把其中兩個事情解決了。

  拿著多功能鏟子的吳燁,把干枯的樹枝剔下來,放到一堆,想著燃燒時間不夠,又砍了幾根大的樹枝,鋸了一截樹干。

  估摸著夠了一晚上的柴火,看了看手上多功能手表顯示的濕度,吳燁又多準備了一些,免得下雨不夠用。

  防范于未然。

  凌晨也沒有閑著,而是用石頭搭建了一個簡易的火坑,就在帳篷旁邊。

  分了好幾趟,吳燁把柴火抱到岸邊。

  “餓了沒有?”凌晨問他。

  吳燁點點頭,來的時候猛吃了一頓,幾個小時了,這會兒也開始餓了。生好火,凌晨讓他坐在火堆旁邊,把汗水烤干,免得感冒。

  “快開始天黑了!我們明天是不是得弄個住的地方?”烤了好一會兒,吳燁確定沒有汗水了,又開始做飯。

  一直住帳篷,吳燁很沒有安全感。

  熊,狼,還不知道這一塊有沒有老虎,反正狼和熊已經確定是有的。

  指了指湖里的大石頭:

  “在哪里做個能釣魚的碼頭,然后在那個位置弄個小木屋,我們爭取明天建好小木屋,有了住的地方,就可以在附近探索一下了!”

  “我看到不少干枯的樹木,建個小木屋應該很快,柴火也很容易收集。”

  “釣魚是改善生活,”凌晨有自己的安排。

  她專業,聽她的。

  最近沒有少看野外建房視頻的吳燁,有點躍躍欲試的想法,幾十種小木屋的建造方法在腦子里閃過。

  “掛個北極之家!嘿嘿嘿!還挺有意思的!”一邊放調料,一邊煎肉,吳燁覺得挺新鮮的。

  凌晨拿著塑料布,把劈開的柴火蓋著,用石頭壓好邊緣。簡易的營地就這樣弄好了,又拿著魚線去釣魚,放好魚線的時候,回來剛好可以吃東西。

  她熟練的很,把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條的。吳燁看了看身邊的燒火棍,又看了看因為天色而顯得黑漆漆的樹林,往凌晨身邊靠了靠。

  注意到他的動作,凌晨笑了笑,挽著他的胳膊,靠在他肩膀上。放心的他,才開始切肉,把凌晨早已準備好的水壺放上去燒熱水。

  帶了不少肉,還有壓縮餅干,干蔬菜包等等,只是食物的話,足夠吃一段時間的。

  “好吃!”凌晨夸獎了一句,扎著頭發,一身防寒服的凌晨,穿著一雙登山靴,運動裝襯托出來的氣質,很有些颯爽。

  還記得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在電梯里,吳燁就覺得她很颯氣,英氣勃勃的,偏偏又那么漂亮。

  就是那時候,吳燁就感覺自己的緣分來了。

  也可能是見色起意,反正都成功了,吳燁說是一見鐘情,也沒問題。

  “明天就是生日,但是沒有蛋糕了!”吳燁說道。

  今天到,明天就是凌晨的生日。

  凌晨看了看他,笑嘻嘻的回答:

  “對我來說,這是最好的生日,也是最好的生日禮物,我喜歡這種安靜,也喜歡曠野。”

  “有你陪著,也不會孤單,可以好好的過這段時間,體驗這種有別于城市生活的感覺,真的很好。”

  那是一種很特別的寧靜,全身心的,吳燁大概不理解,她沒辦法讓吳燁體驗到。

  拿著杯子喝熱水,吃完飯的兩人周圍,光源就只有燃燒的火堆了。

  天黑了。

  風開始刮得大起來,篝火被吹歪,凌晨把一大截柴火放進去,在周圍灑了一圈動物討厭的粉末,又噴了驅蚊的噴霧,才拉著吳燁進帳篷休息。

  帳篷邊上,放著兩個背包,把用電池的小燈打開,凌晨熟練的把睡袋整理好,又把盒子里的東西拿出來,放在枕頭旁邊。

  注意安全。

  “睡覺吧!明天起來建個小房子,莪們就不用睡帳篷了!”凌晨笑著看了看他:“沒事,我在呢!安心睡覺!”

  她知道吳燁沒有安全感,凌晨靠著他,讓他不會因為距離太遠而害怕。

  吳燁膽子小,凌晨很清楚。

  “好!晚安。”吳燁縮在睡袋里,還有些不習慣。

  看著小燈關上,吳燁也伸手把攝像機關了。

  驟然來到這個陌生的荒郊野外,睡不著的吳燁,側耳聽著風吹草動,嗚嗚的風聲聽著真不解壓,反而挺恐怖的。

  再加上時不時的有個動靜,吳燁更睡不著了,他想和凌聊幾句的時候,結果,凌晨已經睡著了。

  吳燁:“.......”

  阿西,這個女人!

  柴火燃燒傳來的啪啪作響,吳燁還能清清楚楚的聽到。

  都特么說有極晝,就是天黑晚一點而已,這個鬼地方根本沒有極晝,吳燁大概沒想過,比起來這里已經很邊緣了。

  不知道什么時候,聽到外面有聲音的吳燁,條件反射似的瞬間坐起來,拿過旁邊的夜視儀戴上,才發現凌晨沒有在。

  剛拿上416。

  吳燁就聽到外面的巨大響聲傳來。

  “滾,再來勞資明天吃熊掌了!”緊接著,凌晨的聲音從帳篷外傳來。

  吳燁:“.......”

  心理陰影面積,大概和那只熊差不多。

  這瓜婆娘,真彪啊!

  因為睡沉了,吳燁的警惕心降低了不少,凌晨卻樣子很警惕,她什么時候出去的,吳燁都不知道。

  聽到了腳步聲。

  戴著夜視儀的凌晨回來的的時候,看著坐起來的吳燁,無所謂的笑了笑:“一只熊崽子,可能是好奇心有點重,來串門了!不過膽小,跑得比狗都快。”

  語氣很是無所謂。

  就像是剛才趕走的,就是阿貓阿狗一樣。

  吳燁:“.......”

  看了看時間,凌晨讓他安心的睡覺,吳燁才縮回睡袋里,

  一覺睡到早上。

  凌晨似乎精神格外的亢奮,起的很早,起來準備工具建小木屋,還有她釣釣魚島的小碼頭。

  吳燁起來的時候,剛出帳篷就看著火堆旁邊的靴子和鞋墊,穿好被烘的暖洋洋的鞋子,伸了個懶腰,發現這里天亮的很早。

  一晚上沒有檢查魚線,凌晨收拾好東西,燒好熱水,就去檢查魚線了,被大石頭固定住的魚線,凌晨放了十多根。

  “哈哈,弟娃兒,我釣到魚啦!”凌晨喊他:“快點來幫忙!”

  她把一條大魚丟在岸上,凌晨繼續拉其他的魚線,又是一條幾斤的大魚。沒有人捕撈的湖泊,野生魚多的很。

  就像是丟出去線就有魚的感覺。

  “丟過來,我物理超度它!”吳燁拿著一根棍子回答。

  凌晨哈哈笑,把一條大魚丟給吳燁,吳燁按著棒子一頓敲。

  荒野的第二天開始了,凌晨的生日也到了,大早上的,就年年有魚了!也算是個好兆頭。

  早上的魔都市。

  航班從降落在機場,依舊還是炎熱的魔都市,最近又開始極少下雨了,一直都是大晴天。

  白天熱的似乎,地上的公路都能看到熱浪滾滾。

  機場里。

  凌宇帶著老婆下了飛機,他拿著行禮,去停車場開車,車子是早就準備好了的,從車輪子下拿出鑰匙解鎖,凌宇行禮丟進后備箱。

  總算是到魔都了,給閨女的驚喜已經達成了一半,剩下的就是見面了,她不知道得多開心?

  駕駛室的凌宇看了看藍總裁:“現在給她打電話?會不會太早了一點?”

  過生日的都是晚上,這個點才早上,都還不到中午,凌晨搞不好還在公司里上班。

  他是想找個酒店,等她下班以后再過去。

  “不然嘞?你長點腦殼行不行?總不能在車上坐一下午吧?”無語的看了看老公,她拿著化妝品補妝。

  凌宇看了看她:“老了,一下午可不行。”

  藍總裁:“......”

  拿著手機,凌宇期待的點開電話號碼,給凌晨打了個電話過去,他都想好了,凌晨接電話以后他要說什么。

  她肯定很驚訝自己和藍總裁居然來了,哈哈哈,肯定愣在當場。

  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

  沒人接。

  他撓撓頭,發現藍總裁在看他,他只好回答:“可能是在開會,平時開會不也是這樣嘛!等會兒再打一個看看。”

  吹著空調,凌宇看了看手機,等了好一會兒,又給凌晨打了個電話。

  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

  還是沒有人接。

  凌宇:?

  居然還沒有接,還在在開會嗎?

  “最近有什么緊急會議?”他問旁邊的藍總裁。

  搖搖頭,藍總裁想了一遍,確實是沒有什么大的會議,就算是有,也是分公司內部的會議。

  只是她有點疑惑的是,分公司會議這么多嘛?

  “我打電話問一下吳燁看看情況。”他又打了一個吳燁的電話。

  這次倒是被接通了,不過聽聲音有氣無力的,就知道不是吳燁的語氣,吳燁一直很精神的。

  電話里這個語氣,和被掏空沒什么區別。

  “您好,找吳燁嗎?”電話接通以后,對面是另一個男生的聲音。

  凌宇就感覺奇怪了,吳燁的手機為什么會在其他人手里?手機這種東西,大家都是不離身的,

  “我找吳燁,你是?”凌宇問道,雖然疑惑居多,他還是沉住氣的。

  “我是他朋友,他這幾天和女朋友去度假了,您有什么事嗎?”話筒里傳來免提擴音的話。

  度假是吳燁的原話,說帶凌晨去玩幾天再回來。

  “我是他女朋友的爸爸!”凌宇說道。

  聽到這個,對面沉默了一下,猜也能猜到,他們突然來,肯定是看凌晨的。

  就是這個情況有點尷尬,來的不趕巧,吳燁他們都已經飛遠了。

  “知道他們去哪里了嘛?”凌宇問道。

  當務之急,先搞清楚凌晨他們去哪里了。

  對方立馬回答:“說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然后就把手機給我,說有電話就讓我接一下電話,現在我們也不知道他們去哪里了。”

  凌宇:“.......”

  說走就走的旅行,那就是不在魔都了,聽到這個話,凌宇掛了電話,看了看自己老婆。

  哦豁,人都不在魔都!

  白跑一趟了。

  藍總裁也是懵比的,明明昨天老吳還和凌宇說,他們能聯系到吳燁,今天就聯系不到了?

  早就計劃好了,來給凌晨一個驚喜,結果是來裝南墻來了。

  撲了個空!

  跑一趟,得到了個寂寞。

  “我問一下夏竹,看她知不知道情況!”藍總裁打電話給凌晨的秘書。

  小秘書接電話倒是快,不過夏竹告訴她,凌晨說最近有事情,要半個月以后再回公司,她也沒敢多問,凌晨只是說有什么特別特別重要的問題,也等她回來再說。

  最近公司的事情就交給副總處理。

  藍總裁掛了電話,兩口子面面相覷。

  “白跑了!肯定和吳燁出去玩去了!”凌宇篤定。

  早知道會這樣,就不用應該悄悄來,應該打個電話的。

  “別垂頭喪氣的,我給給田甜打電話!看她真不知道情況。”藍總裁說道。

  田甜是凌晨閨蜜,有什么事情,應該知道的比較多。

  這次電話倒是打通了,田甜雖然在開會,簡單的說完以后,就回到辦公室里,著著一個待機時間超長的按鍵手機,她試著打了個電話,結果老土的鈴聲響起,還真是凌晨的號碼。

  田甜愣住了。

  難怪說有電話就讓她幫忙接一下,合著手機卡就在這個老人機里面。

  還說過生日叫她呢!以為晚上可以參加生日派對來著,雖然疑惑這個手機是干什么的,她也沒有研究。

  結果....這就不對勁了!

  “小雪姐去哪里了?”田甜不由得考慮這個問題。

  沒過太久。

  藍總裁和凌宇就到了她辦公室。

  “叔,阿姨。”田甜給他們倒好水:“您喝水。”

  坐在沙發上的凌宇看了看手機,嘆氣的放下,拿著手機給老吳發消息,吳燁的手機,也確定是在他朋友哪里了。

  這叫是什么事兒啊!

  “她就沒有留其他東西給你嗎?”藍總裁問她。

  田甜搖搖頭:“就這個老人機,其他的就沒有!”

  兩人嘆氣。

  下午的時候,兩人和老吳他們碰頭了。

  和預料的情況出入很大,誰也沒想到會是因為找孩子。

  帶著兩分不熟悉,帶著兩分尷尬,坐在一張桌子上,桌子上擺著兩個手機。

  “只是出去玩的話,倒是沒有那么擔心,畢竟都那么大人了!”凌宇想了想,嘆氣。

  他們就真的只能來見親家了,本來是來見閨女的,結果人影子都沒有見到一個。

  現在這個情況,他還得祈禱,凌晨不要把吳燁帶到荒郊野外去了,畢竟凌晨就詞匯往那些地方跑,吳燁又將就她。

  真希望是旅游。

  “這個是他給他發小的,這是衛星電話!”吳太太拿出一個帶天線的手機。

  還是她一直問洛白,洛白才不得已拿出來的。

  吳太太對吳燁的了解,電話能丟在家里,十有八九就是電話用不上,什么地方用不上?

  愁人啊!

  帶人家凌晨去那些荒郊野外干啥?

  一點都不懂事,一點都不像個成年人。

  看著衛星電話的凌宇兩口子:“.......”

  完啦!

  被她把人家帶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這玩意兒家里好幾個,他們能不熟悉嗎?以前凌晨去野外,就是帶的衛星電話,可不是帶手機。

  不好的預感成真了!

  此時此刻,老吳兩口子一臉愧疚,凌宇兩口子也是一臉愧疚。

  “對不起,我沒教育好孩子!”凌宇和老吳異口同聲的說道。

  兩人:????

  “這是我們家凌晨/吳燁的問題,不能怪小吳/晨晨!”兩人又異口同聲的回答。

  藍總裁和吳太太:“.......”

  “凌晨總喜歡去那些人跡罕至的地方,以前一個人也去,這次肯定也是她出的主意。”藍總裁解釋了一下原因。

  “那也不能全怪晨晨,吳燁可以不讓她去的,還是他沒個主見,這就是責任。”吳太太回答。

  幾人埋怨自己孩子半天,才看著桌子上的衛星電話。

  “能用這個聯系到吳燁他們嗎?”老吳看了看凌宇。

  衛星電話這種東西,他不了解。

  藍總裁看了看吳太太:“號碼淑芬是不是也拿到了?”

  吳太太拿出一個紙條。

  北極荒原。

  吳燁把完整的樹皮蓋在房頂上,又用凌晨遞上來的石頭壓住,然后才釘上鐵釘,幾張樹皮蓋好以后,小屋的雛形就算是弄好了。

  一個只有幾個平方的小木屋,立地而起。

  木屋的墻壁是一根根干枯的原木,凌晨拿著混合了青草的泥巴糊住縫隙,開門的一端,是懸空的,底部是兩根原木延伸出去的平臺,地上兩根子撐著底部的原木,在這個基礎上搭建起來的木屋就像是吊腳樓。

  這是吳燁和凌晨修建了一整天,才做出來的成品,從天亮就在開始砍樹,鋸木材,砍凹槽。

  靠近斜坡的位置,就是灶臺,懸空的位置就是臥室,陽臺拿來放木材,放新鮮的魚等等。

  吃飽喝足的兩人,完全不是饑腸轆轆的荒野求生選手可以比效率的。

  劈成兩半的原木,一個個放好,固定住,就是一張一米多的雙人床,鋪上干草,防潮墊子,再放好睡袋,就能睡人了。

  凌晨把火堆轉移到小木屋,堵著煙囪熏了一遍,才放上水壺。

  “門沒有,其他的都還行,明天把門建好!”凌晨把魚拿到木屋里,熏上。

  吳燁則是看了看她開心的笑容,今天就她的生日,結果兩人在野外蓋了一整天房子,也好在吳燁體力好,干活效率高,占著枯樹多,把木屋蓋起來了。

  揉了揉酸疼的肩膀,吳燁回答道:“明天要把柵欄做好,還要把門做好。”

  木屋很結實,推都紋絲不動,就是出去弄了個小樓梯,再做個木柵欄防一下野生動物就行了。

  特意選的位置,兩邊的地勢比較低,安全性還是很好的,又可以有效的防止雨水。

  把背包和其他的東西掛好,凌晨坐在床沿,吳燁在做完飯,晚上還是吃煎魚,這邊野生魚是真的野生魚,味道簡直沒得說。

  明天再做和小桌子才行,吳燁把鍋放在地上,把蠟燭拿出來點上。

  “生日快樂親愛的。”

  “祝你生日快樂!”x4

  吳燁唱起生日歌,門口的微型攝像機,老老實實的把這一切記錄下來,它又工作了一整天。

  凌晨的笑臉在燭光下顯得那么明顯,這是她這么多年,過得最特別的生日,聽完生日歌,凌晨把蠟燭吹滅,默默的許愿。

  等她許愿完了,吳燁把燈打開,帶著大容量的充電寶和耐燃蠟燭,還有不少固體酒精,其實不太擔心光源。

  特別是凌晨準備的超遠的手電筒,昨天就把熊熊嚇得不輕。

  “弟娃兒,謝謝你愿意陪我來。”凌晨說道。

  她知道吳燁做了多少準備,也知道吳燁下了多少決心,才和她來這個荒無人煙,只有美景的地方。

  吳燁啃著香氣撲鼻的野生魚,計劃著回頭整個石頭烤魚。

  “和我說什么謝謝,我答應過你,想去哪里我就陪你去,哪怕是看火山噴發都行!”吳燁笑著回答。

  他說的話,都算數。

  一個吐沫一個釘。

  “就是覺得很感動,所以我許愿你一輩子不能離開我,會一直愛我。”凌晨回答。

  “你虧大了,很明顯這個愿望很容易達成的!”吳燁回答:“你應該許愿其他的,這個本來就沒問題。”

  “因為這個是我最想要的啊!”凌晨回答。

  吳燁一愣。

  “我答應你!”

  小木屋里,滿是凌晨的笑聲。

  吃完飯,吳燁和凌晨坐在門口的原木上,看著遠處的星星,今天沒有那么多云,吳燁看到了小時候才看到過的天空,滿天繁星,閃閃發光。

  不是那種稀稀疏疏的一顆兩顆,而是有些人一輩子沒見過的,滿天星斗,閃閃發光。

  天空上,一閃一閃亮晶晶,星空下一生一世一雙人。

  安靜的北極荒原,只有狼嚎,有些壞人情緒。

  “好看吧?”凌晨指著天空:“那就是北斗!一個勺子!”

  凌晨教他認識星座,一個個指著告訴他,什么星座叫什么名字,吳燁好奇的跟著她一個個看。

  一直到聽到旁邊有異響,一瞬間凌晨就拿著手電筒晃出去。

  黑漆漆的,呆萌的,前爪還沒有落地的熊大:“.......”

  啥玩意這么晃眼?

  它就是好奇,聞到新的氣味,來看看是什么情況,結果被晃道短暫失明。

  被強烈的燈光照的傻愣愣的熊,大約三百來斤,不知所措的瞪著眼睛,吳燁迅速從木屋里拿了防身的東西出來。

  咔嚓!

  “別,嚇跑它就行了,這是頭母熊。”凌晨回答。

  吳燁對著天空,扣下扳機。

  巨大的聲響回蕩著,它轉身就跑。

  撞到一個樹墩,又爬起來,慌不擇路的跑,跑進湖里去了。

  晃的有點嚴重了!

  凌晨哈哈笑:“再來打擾我們二人世界,勞資就吃把你吃啦!”

  吳燁也忍不住笑起來,放好拿在手里的m416,和凌晨繼續聊天。

  “遇到公的食草動物,可以打一只,不用太多,多了我們吃不完!”凌晨說道:“主要是沒誰吃熊!”

  她對熊掌不感興趣,也不想吃肉,也不需要皮毛保暖。

  吳燁看了看她:“你還是個馳名雙標啊!”

  凌晨:“.......”

  那倒不是,只是覺得它可能帶著小熊。

  “其實我是吃熊的,一次還得吃兩只!”吳燁笑了笑。

  凌晨:“......”

  氣氛開始變化著,凌晨靠著他肩膀,眼睛水靈靈的,布靈布靈看著他。

  吳燁剛低頭,衛星電話就響起來了。

  聲音異常明顯。

  打算不理,又低頭,鈴聲不合時宜的又響起來了。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