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51 老公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嘖嘖,我的天,車上怎么全是醋酸味?”

  汽車啟動的時候,吳燁還看了看車外。

  凌晨沒忍住笑出來,吳燁一副雖然我不問你,但是你還不快說剛才那是誰的表情,看的她忍俊不禁的。

  天蝎醋王。

  “咳咳!”吳燁嗅了一下,若無其事的回答:“哪有,你感覺錯了!”

  小氣的人,向來不會承認自己小氣。

  “一個動畫導演,來談版權,不過出不了多少錢,來好幾次了!”凌晨回答。

  吳燁點點頭!

  “騙你變A好吧!”凌晨說道。

  不敢置信的看了看她,吳燁回答道:“那明顯是我和孩子吃虧才對吧?”

  凌晨呸呸呸。

  累贅,輕點也沒有什么不好的,搖搖欲墜,跑步都累。

  掉了個頭,吳燁開著往回走。

  把鞋子脫掉,凌晨調了一下座椅位置,盤坐在椅子上,伸著懶腰問他:“男朋友,寧晚上怎么安排?”

  除了買衣服和提供住處,吃飯和出行都是交給吳燁的。

  收留了一個22歲的小吳以后,凌晨再也不用擔心吃什么的問題了,唯一困擾的大概就是吳燁還保留了一些嬰兒時期的習慣。

  “怎么安排?前面有家五星級大酒店,今天不回家唄!行不行?”吳燁問她。

  凌晨假裝要打開車門。

  “我還是跳下去算了,在車上更不安全!”

  親戚回去了以后,凌晨明顯感覺到吳燁眼睛里多了一絲絲期待。

  言語之間,時不時就暗搓搓的暗示一句,時不時又暗示一句,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車上不會不安全,不然容易被發現,得去郊區才行,不過沒什么吃的,餓了就不太好辦了,酒店的話,餓了還能叫吃的,一舉兩得。”吳燁提出合理的建議。

  “走!”

  吳燁:

  “回家!”凌晨哈哈笑:“你想啥呢?”

  偶爾逗一下吳燁其實蠻有趣的,特別是吳燁呆呆的樣子,有點憨憨萌態。

  看他失望的樣子,凌晨默默的算了一下時間,在一起好像已經三個月了,快一百天了。

  換成孩子,都滿一百天,可以安排抓周了!

  “其實吧,最開始我還有點忐忑,后來張亞男和我聊了好多,我也想開了。”凌晨看著車窗外說道:“你呢?”

  凌晨問的很認真。

  吳燁踩了一腳剎車,轉頭看了看她。

  我想清楚沒有?這還用想啊?清楚的很啊。

  都是俗人,吳燁也會上腦,俗人就算了,還是年輕人,上腦的時候和吃了春y拌飯似的,要不是有那么幾分自制力,吳燁都連消帶打就到底了。

  對于一輩子僅有一次的事件,吳燁總能感覺到她還有點點顧慮。

  或許大部分當時就顧著自己上頭,根本就沒有考慮對方是不是有顧慮,但是吳燁一貫對情緒比較細心,察覺到了。

  他也希望自己神經大條,生米煮成熟飯,凌晨可能就只顧著拿筷子了。

  為什么一定要做大部分人呢?

  臨門一腳的事情,非要破門而入?

  “真沒顧慮了?”吳燁問她。

  吳燁不相信張亞男的話那么管用,可能就是讓凌晨放下了某個方面的顧慮而已。

  張亞男已經梭哈了,凌晨還在看牌呢!

  梭哈的人當然勸人家人家梭哈更好了!洛白和寧渠還勸他呢!

  凌晨把手放在腳踝上,咬咬嘴唇回答:“也不是,誰不想擇一人終老呢!對吧?但是未來嘛!也不是我們自己定好的線路!”

  “你看我們偶爾也會吵架,以后會怎么樣,無非就看我們自己而已,萬一情況有變,總是有個念想嘛!”

  “三生有幸遇見你,縱使悲涼也是情!”

  太傷感了。

  沒想過會分開的吳燁,不太喜歡聽這些話。

  “行了,聊點其他的吧!不要老是說這種話,過兩年都要結婚了,還不如聊聊帶幾個孩子更好!”

  “我不愛考慮那么多,認準了,吵架也好,打架也好,沒想過放棄,現在不說分手,以后不說離婚,這輩子就只有喪偶!”

  “單純的為了打個架,臨時選手哪里都有,以前有,以后也有。我沒羨慕過洛白,以前我只羨慕寧渠。”

  “以后不要說什么分開之類的話,如果你沒有安全感,就告訴我。”

  吳燁一只手放在方向盤上,一只手拉著她。

  給他一個大大的微笑,凌晨回答道:“多給你生幾個娃!”

  “哈哈哈!好!”

  這個想法挺好的,又不是養不起,多生幾個娃,以后家里熱鬧。

  吳燁還挺想自己帶帶孩子的。

  就是不知道第一個孩子是男孩還是女孩,女孩子就好了,有個女兒,肯定很幸福。

  明明才二十二的吳燁,居然開始有了一心帶娃的想法。

  “雖然有人奶聲奶氣喊爸爸很好,但是帶孩子很費心的!”凌晨說道。

  吳燁搖搖頭。

  他才不怕呢,就為了一聲爸爸也值得,以前都是老吳給他講大道理,以后也試試看和自己孩子講大道理。

  “送貨的,你要厲害直接給我來個雙胞胎!我不怕麻煩!也不怕費心,找個月嫂團教我都行啊!”

  凌晨:“.......”

  送貨的?

  “你就負責吐口水,我還得提供房子,還得提供營養,還要疼,這樣一想,我發現虧得很啊!”凌晨回答。

  吳燁:“.......”

  這話說的。

  “你可別打拳啊!孩子也是你的,喊你媽媽呢!”

  凌晨忍不住笑。

  她也看不講道理的拳頭,還學了很多,準備偶爾逗一下吳燁,不過一直沒有機會說。

  “不說了,吃什么?”

  “為了慶祝你親戚走了,而且今天還有噴神誕生,我覺得還是出去吃吧!河底撈燙火鍋,還是吃海鮮?”

  今天有兩個好消息,一個是凌晨又到了可以吃涼的日子,還有就是今天有個噴神成名。

  反正很多人慶祝,連寫小說的那些人,都一個個請假了,只有負債累累的還在碼字。

  “慶祝這個?嘿嘿嘿!”凌晨嘿嘿嘿笑。

  她們樓上公司都放價兩天,也說是慶祝。

  腦洞大開之后的心花怒放,凌晨其實也蠻歡樂的,櫻花的漫畫和她們公司,一直是競爭對手,這些年大家打過不少次。

  如果不是怕影響不好,凌晨都叫技術部在網站和APP加個橫幅了。

  “上次熊熊打老婆,很多人還說不要在網上胡亂嗶嗶,他們在外面日子不好過,這次好像沒有人說這種話了!”吳燁今天雖然發現很多腦殘,不過都是被群起而攻之。

  難得大部分人的意見是統一的,沒有忘記不該忘記的東西。

  吳燁都吃了一整天的瓜。

  “走,燙火鍋,慶祝!”凌晨回答。

  “河底撈?”

  “你看著辦吧。”靠著車窗,凌晨刷著視頻,車窗倒映出手機視頻內容,一水的肌肉小哥。

  偶爾是其他的內容,凌晨就迅速劃開,像極了那些中年男人看跳舞視頻一樣。

  她不讓吳燁刷小姐姐,自己卻在刷小哥哥,其他人吳燁不知道,反正凌晨就是這樣。

  “你男朋友肌肉好看還是別人肌肉好看?”吳燁問她。

  回頭拿她手機多刷一下二手車,趕海,修復東西,釣魚,讓推薦機智混亂一下才行。

  自己家里又不是沒有,得隴望蜀可不行!

  看了看手機,凌晨確認自己關了靜音,凌晨疑惑的看了看他,不知道吳燁怎么發現的。

  明明就是背著手機的,還被他知道了,簡直離譜。

  “你在誹謗我,我明明就是在看新聞,我在看瓜。”凌晨迅速下滑視頻,還是肌肉小哥,再滑還是.....好幾個視頻以后,才變成她說的新聞。

  也不知道為什么,老是給她推送這種視頻,真的是煩!

  拿著手機吳燁看了看:“看吧!吃瓜呢!”

  演的和真得似的,吳燁看著她一本正經的表演,只是指了指車窗。

  無關漂亮與否,是個女人,只要還能喘氣,就會撒謊。就像一個男生是不是色,會喘氣就是。

  凌晨看了看車窗:“......”

  人算不如天算,沒想到吳燁發現了。

  眼睛尖的很哈!

  “不看了不看了,嘿嘿嘿,你這個醋壇子。”凌晨把手機放在一邊:“咦,你還有情緒啊!我哄哄你!”

  看她準備湊過來,吳燁把她推開:“好好坐著,記不住田甜的腦震蕩了是不是?長點心吧你!”

  凌晨:“.....”

  想到病床上疼的嗷嗷叫的田甜,再看看吳燁,凌晨還是正襟危坐,看著前面的車輛問了一句:“我們什么時候能搬回去住?”

  她還是覺得那個小公寓住著舒服。

  別墅太大了,住著太空了,他們連三樓都少上去。

  就他們兩個人住,房子不用多大,住著剛好有煙火氣,本來都布置的很溫馨了,吳燁又要拆墻,裝修。

  “還沒裝修完呢,到時候還得涼一下,暫時是不行了,等一段時間吧!”吳燁回答道。

  凌晨嘆氣。

  他都住著覺得膽子小,害怕,凌晨就不想住別墅了,想著要不要提前買個平層。

  結婚之前剛需,以后改善再住別墅,家里人多了,吳燁就不會膽子小了。

  車子開著開著,吳燁突然問了一句:“你的生日,打算怎么過?”

  生日?

  她才想到快到自己生日了,過完生日的時候,剛好25歲,她比吳燁大兩歲多,每年會有其中幾個月,吳燁是抱金磚。

  突然之間就二十五了,凌晨驟然之間,有了自己跨過分水嶺,已經開始老了的感覺。

  二十四歲之前還能說自己是小仙女,二十五就只能說自己是仙女了,再往后就只能說自己是仙姑了。

大概.....好消息是自己25還有對象,不是  撐著下巴想了想,凌晨又看了看他:“你不說我都沒記起來,你有什么想法?”

  以往每年,都是她爸提前提醒她,生日要到了,今年還沒有提醒,她也沒有注意這個事情。

  轉眼之間,年復一年。

  “兩個方案,你想聽靠譜點的,還是不靠譜的?”吳燁問她。

  吳燁準備了兩套方案,凌晨喜歡什么就執行什么。

  原本吳燁是想給她個驚喜的,但是腦子里沒有什么計劃,問過策劃公司,他們的方案一般。

  至于為什么是直接問她,是因為吳燁覺得直接問最好,凌晨不一定喜歡那些花里胡哨的東西。

  花費很多時間,她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心喜歡,還不如找個她真心喜歡的方案。

  凌晨好奇,看了看他才回答:“先來不靠譜的聽一下!”

  她很好奇,吳燁是什么想法。

  人家男朋友可能都不會直接問她喜歡什么,而是悄悄的準備驚喜。

  其實凌晨更喜歡吳燁這樣和她商量,什么煙花,氣球,香檳,她不太吃那個,她的想法,吳燁估計也不吃。

  商量個合適的方案也挺好的,年齡越大,對于過生日這個事情,就沒有那么期待和熱衷了。

  “去青山碧草慢節奏的國外小山村度假,去看看花團錦簇,去感受怡然自得。”

  “或者那個深山老林,名勝古跡轉一圈,去感受鬼斧神工,世界奇跡!再或者我們自己自駕游,去遠一點的地方。”

  “實在不行,去夏天的北極荒原,去荒野感受一下大自然,體驗一下荒野的魅力。找個游輪,環游一圈也行。”

  這就是吳燁不靠譜的想法了。

  其實吳燁覺得最好的,就是去外國小鎮,那種有小火車的,有青山綠草的,有小河流淌的,家門口花團錦簇,買東西得用現金的那種小鎮,住個十天半個月。

  肯定很棒。

  “不靠譜的就是這樣啊!那靠譜點的是什么想法?”凌晨問他。

  她沒有立馬回答喜歡什么,先看吳燁說怎么想的。

  “靠譜的就是喊上朋友,大家一起聚聚,喝酒聊天,唱生日快樂,或者開個生日派對,要不就是回家一趟,給自己放個長假,或者開個游艇出海,就是這樣了!”

  “靠譜的就是不出國,不靠譜的就是出國去混一趟,”

  有那么多錢,想去哪里不行?

  那些向往的地方,都可以去,吳燁還想去看金字塔,去看熱帶雨林,去看丹霞地貌,也想去看鐵塔,去看球賽,去雪山滑雪,去草原騎馬,去大河漂流。

  生活不能迫使選擇權的時候,就可以直接選擇喜歡的。

  “你居然想了這么多啊?”凌晨以為就一兩個選擇。

  “還可以問問畔姐,他們家牧場農場有沒有什么好玩的,去玩一趟也行,過生日嘛!也不一定要和大家一樣。”

  豪華一點的,就是揮金如土。

  安靜一點的,就是朋友慶祝。

  吳燁和凌晨都不是那種特別喜歡喧鬧的人,而且凌晨就沒有把這個事情當回事來的,過生日而已。

  她不想市儈到做成商業聚會,聯絡感情。

  還是吳燁懂她,平淡一點,冒險一點,安靜一點,規矩一點,什么都有。

  “我想一想啊!”凌晨問他:“是不是我想好了,你就陪我?”

  吳燁點點頭。

  “百分之百,說謊是狗!”

  嘻嘻笑了一下,凌晨坐在副駕駛,開始認真考慮,自己的生日想怎么過。

  想了一下,凌晨覺得自己更想去北極圈,對于和男朋友一起去北極圈這種事情,她有點躍躍欲試。

  她喜歡那種沒有去過的荒野。

  至于安全問題,多帶點東西,總不至于會餓肚子,帶個衛星電話什么的,去半度假半求生一圈,體驗一下不一樣的生活。

  “去北極好不啦?夏天也不會那么冷,我們找個合適的位置就行!”凌晨期待的看著他。

  其他的地方,她還真不太感興趣,感覺沒有那么期待,什么度假,就是換個地方繼續無聊而已,骨子里,凌晨還是喜歡冒險。

  帶著反曲弓,帳篷,睡袋,打火石,吃的,去體驗一下原始的漁獵生活,看看廣袤的荒原,努力生活,原始而單調,那才是換個活法。

  生日什么時候都可以過,年輕有體力,有機會,不應該嘗試一下不一樣的生活嗎?

  “不是吧?你還真想去北極圈啊?”吳燁注意到她表情里的躍躍欲試。

  凌晨小雞啄米似的點點頭。

  吳燁:“.......”

  “你說的會陪我的!你不會是想反悔吧?”凌晨問他。

  他臉上的表情就很明顯,有點不情愿。

  “主要是挺危險的,熊啊,狼啊,都挺多的。”吳燁擔心的是這個。

  “咦!”

  “聯系不到外界就危險,沒有吃的就危險,遇到野獸也危險。”

  “咦!”

  凌晨一臉嫌疑,看的吳燁牙疼。

  有個愛冒險的女朋友,真的挺讓人牙疼的,以前看到她那一屋子裝備,吳燁就知道她不是一個什么都市麗人,或者說都市麗人只是她的一面而已。

  骨子里,凌晨更喜歡大自然,更喜歡荒野,更喜歡冒險。

  但是生活給不了的大比篼,大自然可以啊!

  那些野生動物,長一口鋒利的牙齒,可不是長著美觀而已。

  “你一把反曲弓,我一把反曲弓,再帶兩把刀,驅逐的東西,有沒有安全感?”凌晨問他:“習武之人的血氣呢?哥哥!”

  和她比起來,自己顯得和慫包似的。

  還習武之人的血氣,遇到狼群的話,怕是內功都不行。

  去的時候還好好的,回不來了。

  “就那么想去?”吳燁問她!

  “我想去!”凌晨果斷的回答:“土撥鼠和麝牛都能活下來,我們兩人哎,又不是一個人!難道還不如土撥鼠。”

  人家土撥鼠還能打洞呢,我們會什么?

  我倒是和土撥鼠一樣,你呢?

  吳燁撓撓頭。

  突然之間,吳燁有點后悔和她說這個事情了,主要是她太想往野外跑了,談戀愛也沒有束縛住這種想法,只是藏起來了而已。

  上次還說帶他去露營,去徒步,去爬山,她說的爬山是爬幾天那種,不是一座。

  “我了解一下情況再說。”吳燁沒有貿然做決定:“了解情況了,我們再做決定好吧?”

  外國人少,不是沒有原因的,能確保安全的情況下再說,不然吳燁不想冒險,還是帶著凌晨。

  去那種鳥不拉屎的地方,也不知道凌晨這么想的!

  北極圈那個地方,一堆外國呢,還得搞清楚情況,能不能打獵,那些是保護動物,那些地方熊多,那些地方安全等等。

  什么去北極圈就是說著玩而已,凌晨當成真的了,一大堆問題就撲面而來了。

  破嘴!

  “不行還是就開個派對算了!”凌晨沒有剛才那么興高采烈了。

  吳燁都能聽出來,她語氣都是遺憾。最喜歡的地方沒法去,其他的都隨便了,凌晨就是這個意思。

  其實去哪里都可以,上九天攬月,下五洋捉鱉,主要是安全!

  吳燁沒想扼殺她的追求,只是要保證囫圇回來,別出個什么意外,兩口子就變成肥料了。

  “我是不是有點任性?我知道你考慮的多,但是我真的不喜歡那種枯燥的生活。”

  “從十八歲以后,我就帶著星星去翻山越嶺了,我喜歡那種貼近大自然的感覺,靈魂都洗過一樣。”

  “去征服一座座大山,那些未知的領域,一直是我的夢想。”

  凌晨和吳燁說了好多。

  吳燁想到了挨餓德,看和凌晨,吳燁仿佛看到了她餓的嗷嗷叫的樣子。

  “我沒你想的那么遜好吧!我還怕你拖我后腿呢!”看他一臉想笑的樣子,凌晨吐槽。

  開玩笑!

  雖然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吃到毒蘑菇,吳燁覺得遇到個熊崽子還是不怕的!

  好吧!他是沒底。

  連蘑菇都分不清楚的人,還去野外,怕是分分鐘變成肥料,他沒有那種恐怖的專業知識。

  吳燁嘆氣:“先去吃飯再說,去不去再商量好吧。”

  “喔”

  吳燁:“.......”

  沮喪ing!

  垂頭喪氣的,真要是不去的話,估計她得念很久,說吳燁出爾反爾,不講信用,謊話連篇等等。

  找了個海鮮酒樓吃東西,吳燁拉著凌晨上樓吃東西,吳燁一頓海鮮吃完,凌晨全程拿著手機在看文件,海鮮對她好像沒有什么吸引力似的。

  “吃啊!”

  凌晨點點頭:“好!”

  靚仔嘆氣。

  吳燁自己是個沒什么夢想的咸魚,小時候的夢想很多,當奧特曼,當擎天柱,當神仙等等,后來只想當富一代。

  越發務實的咸魚,現在只想開店賺錢,搞份事業,有點理解不了凌晨這種廢寢忘食。

  夢想啊!

  那是很遙遠的詞匯了。

  “你自己吃就行了,不用管我!”看吳燁幫她剝蝦,凌晨回答了一句。

  她在看攻略,以前的群里,有很多地方的攻略,比吳燁查資料快多了。

  一邊看,凌晨還時不時的和吳燁說,那邊有些地方夏天也不是那么冷,還有豐富的樹木,多樣的野生動物,還有很多植物等,巴拉巴拉的。

  吳燁默默地聽著。

  南極還有帝企鵝呢,還有蝦呢!哪里沒有野生動物,有野生動物的地方,不一定就能過的下去而已。

  人在自然面前,脆弱的和螞蟻一樣。

  又不是差錢,一個千億繼承人,一個未來的千億富豪,何必冒險?

  看她興趣不減,吳燁也沒有打擾她,她難得這么興致勃勃的,吃了一頓不怎么愉快的晚飯,吳燁就帶她回家了。

  “最近不是有個綜藝節目么?我們去玩一趟唄?”凌晨把手機遞給他。

  吳燁早就知道這個了,就是看到這個,才靈機一動,問了一下她,就不應該問她的,唉!

  這一天,一直到晚上,凌晨的話都特別多。

  吳燁一直到很晚才睡著。

  第二天的時候,數著距離凌晨過生日還有多少天,吳燁在辦公室糾結了很久,才撥通了電腦網站上的電話號碼。

  看著對方發過來的資料,吳燁認真的看了好久。

  鈴鈴鈴.....

  吳燁拿過手機看了看,然后接通電話。

  吳太太許久沒有打電話,打電話第一句話就是問:“凌晨生日你沒忘記吧?”

  吳燁嗯了一聲,表示自己記得,其實還不如記不住呢,生氣總比給棕熊送糧食好。

  “敷衍了事的,準備怎么過?”吳太太問他。

  這個問題把吳燁難住了,

  想了想,吳燁才撒謊:“可能是到時候朋友一起聚聚,然后開個派對。”

  可能,沒有說一定。

  雖然瓜婆娘想一出是一出,但是吳燁看不得她遺憾的表示,還有那垂頭喪氣的樣子,實在是看著不忍心。

  大不了,一日游行了吧?

  “我和你爸給她準備了生日禮物,你那天回來拿一下,我們就不參加了,你們年輕人慶祝就行。”吳太太回答。

  吳燁撓撓頭。

  你兒媳婦,一言難盡,現在吳燁都不知道,會不會回來的時候挨打。

  一個場景飄過吳燁的腦子里:

  剛回來的吳燁和凌晨被他們接到,吳燁給了吳太太一個野生菌包裹,吳太太給了吳燁一個大耳光。

  “好的,過完生日以后,我帶凌晨回來吃飯!”吳燁只能這說道。

  沒聊幾句,吳太太就掛電話了。

  看著手機,吳燁把它丟在一邊,繼續看資料,看完以后,又打開另一個文檔,看著形形色色的動植物。

  這個是待了一整天的吳燁,一直在辦公室,幾個經理都詫異了,吳燁還有這么敬業的一天,居然不是半天就跑了,待了一整天。

  凌晨的辦公室里,田甜啃著最近出來的網紅冰棍,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

  辦公桌后的凌晨,拿著一份文件在處理,旁邊,還放著不少的文件,已經被她處理好了。

  凌晨隔壁的辦公室里,比她那一堆文件厚了三倍的文件堆積著,副總正在奮筆疾書,她都后悔當副總了。

  升職加薪雖然讓她在家更有地位了,老公做飯打掃衛生更勤奮了,但是她每天不是在加班,就是加班更久。

  家里的老公和放長假似的,一直空置著,老公是開心了,她確實有些郁悶。

  因為她,凌晨這個老板都輕松了太多,反正兩倍是不止的,凌晨每次見到她都說辛苦了,確定的辛苦了。

  除了重要的文件,其他的全是她在處理。

  看了看隔壁的辦公室,副總嘆氣:“想念當部門經理的日子!瘋狂提交文件就得了,現在是瘋狂處理都不夠時間。”

  她隔壁的凌晨,就把那些文件弄好,還在喊累呢!

  田甜看到她把最后一份文件處理好,才開口問道:“小雪姐,吳燁準備怎么給你過生日,說了嘛?”

  凌晨伸了個懶腰,點點頭:“應該是開個生日派對,到時候我通知你。”

  她也沒有說實話,因為不知道吳燁答不答應去北極,南極她是不敢去,但是北極凌晨是真的想去。

  就看吳燁答應不答應,如果他不答應,凌晨就不去了。

  倒是不是怕,而是一個人去太孤獨了。

  “又是生日派對,就這么簡單?我還以為有什么驚喜呢!”田甜撇撇嘴。

  生日派對最簡單了,無非就是朋友一起吃飯聊天唱歌,最后各回各家,一點創意都沒有。

  “到時候再和你說吧!你們家楠哥處的怎么樣?”凌晨問她。

  提到這個,田甜就忍不住嘆氣。

  “他說希望我成熟點!”田甜問道:“我很幼稚嗎?”

  起因還是因為吃東西,然后發生了口角,張楚楠說了這么一句話。

  凌晨搖搖頭:“他說的成熟,有沒有可能是其他的?”

  聽到凌晨這個話,田甜瞬間就臉紅了,她一都不是什么特別單純的人,凌晨一說這個,她就理解是什么意思了。

  看了看凌晨,她總感覺凌晨是不是已經先畢業了。

  “小雪姐,你們是不是......”田甜拍了拍手。

  凌晨:“......”

  又沒有外人,直接說不就行了,還拐彎抹角的。

  “除了最重要的,其他的都丟了,你呢,是什么情況?”凌晨問她。

  田甜也點點頭。

  凌晨:?

  掃了田甜好幾眼,凌晨不可置信的問道:“和我一樣?”

  田甜不好意思的點點頭。

  確實是一樣的,除了臨門一腳,圍墻都沒有了。

  “他總是騙我,我又老是相信他,結果,不知不覺的,就已經丟了很多位置了。”田甜回答。

  從最開的什么都不做,就是素睡,在到我就感覺一下型號,反正逐漸的她發現不對勁的時候,已經晚了。

  前兩天,張楚楠還說什么我就CC,不井渠。

  田甜再也不相信他了。

  “小雪姐,你是不是這樣?”

  凌晨搖搖頭,吳燁一直挺理解她的,沒有這種連哄帶騙,連消帶打的做法。

  就是喜歡嘴上說說,反而和張楚楠不一樣,沒有那么多套路,更重視她的想法,沒有一昧的尋思生米煮成熟飯。

  這一點來說,凌晨覺得吳燁很好,好在他也上腦,但是不是只顧自己。

  “我們家吳燁挺重視我的想法,沒有這種就顧自己的套路我!哪怕是他也知道我被套路了也不會說什么,可能是不想我以后埋怨他。”凌晨說道。

  田甜:“.......”

  小張已經lsp附體了。

  想法特別的多,總是有那么多套路。

  “他都住我家里去了!”田甜嘆氣:“你都不知道他媽媽開心成什么樣了,我都懷疑要是他媽媽來看我們,會把氣球用針戳一遍。”

  打電話的時候,張楚楠媽媽就笑的合不攏嘴,特別是知道他們住一起的時候,笑的嘎嘎嘎的。

  田甜還是頭一次聽到這種家庭條件的阿姨這樣笑來著。

  簡直無法形容,含義明顯。

  “我們也在裝修,到時候搬回去以后,我還不是和吳燁住,不過我不擔心你說的這個,吳燁挺好的,很理解人。”凌晨說道:“而且他媽媽也沒有那么明顯的表現,性格也很好,特別的體貼人。”

  吳太太的關心,總是能看出來的,不是進門就把鞋子刷了,也不是一不注意把衣服弄臟了,沒有那么多心機的吳太太,對她很坦誠。

  知道她喜歡什么,就給她準備,吃的也好,水果也好,零食也好。

  凌晨一直覺得她會是個好婆婆,以后家庭矛盾應該不會多。

  “真好,她媽媽總有點那種壓著我的感覺,我都不知道她圖啥!”田甜有點羨慕凌晨。

  雖然沒有真正見過張楚楠的媽媽,只開過視頻,田甜再神經大條,也能感覺到很多東西,還好張楚楠護著她。

  這也是田甜能忍他變成小狼狗的原因之一。

  “你爸媽又不是差他爸媽什么,你也不用唯唯諾諾的,該怎么樣就怎么樣,主要是要看男朋友是什么態度。”凌晨說道。

  像吳燁,就會平衡這個關系,她去吳燁家的時候,總是吳燁在幫她平衡關系和尷尬,遇到一些問題,她不知道怎么說,也是吳燁幫她說的。

  凌晨越發覺得吳燁是良人,是多方面的觀察得到的結果。

  “我才不會讓她欺負我,不過楠哥說不會,以后見面再說吧!真處不來,我就在這邊住,反正過去常住不現實。”田甜說的信誓旦旦。

  她是有家業要繼承,不可能當個全職兒媳婦,全職媽媽都不行。肯定不能和那些嫁入豪門的受氣包一樣,她自己也是豪門呢!

  沒有那么容易就能壓她一頭。

  “對了小雪姐,吳燁是不是認了個干媽?我媽和我說了一嘴。”田甜突然想到這個。

  當時她老媽說話陰陽怪氣的,說吳燁飛上枝頭了。

  “榮大佬,很厲害的一個人,光是固定資產,就吊著我們打,還不算她的海外資產,很多大佬都給她面子。”凌晨說這個話的時候,還有點痛快。

  當時田甜媽媽那個意識,她可是很清楚的,多少覺得吳燁家庭條件有些清貧。

  凌晨那天就有點情緒的,只是礙于田甜的原因,還有藍總裁的原因,凌晨才沒有多說什么。

  “有靠山了,不過這種情況,應該得不到什么!”田甜分析:“好處還是很大的!”

  畢竟和大佬有個關系,情況就不一樣了。

  雖然不是親媽,也是干媽呢!

  凌晨看了看她:“他沒想過得到什么,他干媽送他的房子,還是推辭不夠才收下的,吳燁一直都不是什么貪心的人。”

  田甜:“.....”

  聽著凌晨有些維護,又有點情緒的語氣,田甜就知道她是生氣了。

  習慣性的簡答思維,總是容易得罪人,也就是她,其他人的話,凌晨直接一句關尼瑪卵事就要過去了。

  “口誤!我意思是以后事業會順利很多,多的就不要考慮了。”田甜解釋了一句。

  凌晨很護吳燁,就和護食的狗子一樣,還沒動到狗碗,就開始呲牙了。

  上次張楚楠就和她說過,不要當著凌晨說吳燁的壞話,凌晨很護男朋友,她沒記住這個話。

  “不說這個了,你對他誤會太多,其實他性格挺好的,也上進,短短幾個月的時間,他的大唐,亂七八糟加起來,已經好幾個億了,今年怕是能做到20,有幾個人能做到?”凌晨說道。

  田甜:“.....”

  有對象以后,凌晨變化確實是大,起碼,吹牛都不打草稿了。

  全部沖固定資產差不多,問題是那種玩法不光是玩不起,而且還很傻,錢得生錢,而不是一筆筆砸。

  “不說這個了,過生日得叫我啊,我得陪你一起。”田甜轉移話題。

  凌晨點點頭。

  現在還去確定不了怎么過,等吳燁的消息再說。

  時間差不多了,凌晨給吳燁發消息田甜來了,晚上一起吃個飯啊!

  樓下等她的吳燁秒回要加班,今天沒辦法了!你們吃吧,不用管我。

  發完消息,吳燁啟動車子,開車直接就離開了。

  加班都是借口,吳燁只是單純的,不喜歡田甜而已,沒有一起吃軟飯的想法。

  聽他這么說,凌晨看了看田甜,悄悄地嘆氣,她能猜到吳燁是什么想法,對于田甜,吳燁怨念還蠻大的。

  兩人出去吃了東西,最后才各自回家。

  凌晨剛到家,就聽到吳燁在打電話:

  “對,后勤和救護,一定要安排好,第一時間能得到救援才行,要是達不到合同標準,我們就得打官司了!”

  “裝備給我個清單就行,我們自己買,時間的話,就是七月二十號,還有十天左右,好的!”

  “記住我的要求,錢不是問題。”

  門口的凌晨默默的聽著,吳燁說他爸爸一直挺慣著他媽媽,她發現吳燁其實也是一種人,也是慣著媳婦兒的人。

  她護著他,他慣著她。

  “老公,我回來了”

  吳燁:

  凌晨剛才喊的啥?

  ------題外話------

求一下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