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50 拿幾張紙給我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最近魔都的天氣,就像是龍王有些月經不調。

  這幾天,大熱天才剛過去,大雨天就來,大雨天才剛過去,臺風天又來,和串稀似的。

  這幾天早就發布了預警,希望市民安心待在家里,人站在路上都能吹的舉步維艱,那會有傻子跑出去外面?

  倒是垃圾桶之類的,開始隨風飄蕩,遷徙去遠方,還出現了垃圾桶撞人事件,很說離譜。

  那些矮一點的地勢,已經出現了汽車飄在水里的情況了,二手車販子早已在虎視眈眈的盯著沿海城市。

  凌晨家里。

  家里的狗子蹲在窗戶邊,透過落地窗看著外面被大風吹得搖曳不定的樹,吳燁站在它旁邊,把窗戶打開,一陣大風刮進來,狗子毛發飛舞,眼睛都瞇起來了,對著風就是一頓狂咬。

  撕風犬,吳燁看它的樣子,忍不住哈哈笑,決定下一次讓它咬水。

  “你是不是有病?臺風天開窗戶,你腦殼有包是不是?”大風吹進客廳,把剛出廚房的凌晨也吹著了。

  她把飛的快直立的裙擺按下去,凌晨一只手拿著果汁,兩條腿微微彎曲錯開,一只手按著裙擺,和電影里似的場面就這樣在現實里出現。

  吹裙子!

  網址htTp://m.26w.c

  氣的凌晨差點把果汁砸給吳燁。

  把窗戶關上,吳燁笑了笑,等凌晨走了幾步以后,吳燁又把窗戶打開,凌晨一聲尖叫:“吳燁,你個憨批!勞資和你拼啦!”

  吳燁關上窗戶,躲開她,狗子看著喧囂的兩人,安靜的趴在地板上,看著外面的大風天,一點沒有活躍的跡象。

  星星已經是養生狗了!

  八爺在鳥架子上,安靜的梳理自己的羽毛,下雨天它出不去,只能安心窩在家里。

  看到吳燁被凌晨按在沙發上捶,八爺想出聲呵斥,礙于凌晨太厲害,它還是慫了,屁話沒敢說。

  大哥真慫啊!

  “不鬧了,耳朵疼!”禮吳燁認錯。

  被凌晨騎在脖子上,他根本沒辦法動彈,又怕突然起來把她摔著了。

  凌晨才放開他,不過動作一頓,凌晨臉迅速紅起來,吳燁只感覺脖子一熱,伸手摸了一下自己脖子,手指被染紅了。

  吳燁:“.......”

  對付妖魔鬼怪呢?

  居然用這種手段!

  迅速扯過幾張餐巾紙,凌晨給吳燁擦了擦脖子,然后才尷尬的看了看他:“漏了,不過已經擦干凈了!”

  吳燁:“......”

  密封效果那么差的嗎?為什么不多來一張?

  “用不用我幫你堵住?”

  吳燁好心的問道,凌晨反手給他一頓老拳。

  “你以為是防水呢?你個憨包兒!豬腦殼!”凌晨去衛生間了。

  為了報復她,吳燁把她的果汁喝光了。

  等到凌晨出來的時候,看了看杯子,然后氣呼呼搓他連,去榨果汁的時候還說了一句:“我沒得洗手!”

  吳燁:“.....”

  真的沒話講了。

  也不知道別人家的女朋友是不是這樣,會不會也是這么惡心人?

  在一起久了,就變成這樣了?

  洗洗手,凌晨又做了一杯果汁,光著腳丫走過來,坐在沙發上,一身居家短裙,套著一件長長的T恤,慵懶的看著平板,時不時翹一下小jiojio。

  居家女神。

  吳燁在她旁邊,盤著腿坐在地毯上,聽著音響里的老歌,內心一片安靜,凌晨時不時還會看看他,然后又笑著回過頭繼續看肥皂劇。

  她還挺喜歡看這種狗糧電視劇的,是不是發出姨母笑,偶爾又感動的哭唧唧的,還會問吳燁你會不會這樣之類的話。

  寧渠說過了這個階段就好了,其他的什么都不考慮,一心為了吃飽,就到了另一個階段,那才是真正的考驗。

  要拿記錄說話。

  “寶兒!我考你一個問題,什么詞順著讀是動物,逆著讀是能吃的?”吳燁轉頭問她一個問題。

  剛看到的謎語,吳燁覺得挺有意思的。

  凌晨想了想回答:“是蜜蜂對吧?”

  回答的信誓旦旦,吳燁這種問題根本難不住她,她好歹也是高材生,腦子還是很好用的。

  “也算對,不過標準的答案不是這個!”吳燁說道。

  聽到他這樣說,凌晨就好奇了,好奇的看著他問道:“不是蜜蜂?那標準答案是什么?”

  “金鷹!”吳燁回答。

  思考了一秒,凌晨想著正著讀是動物,反著......瑪德,你這個lsp。

  真的是煩!

  臉紅的不行,她丟了個枕頭給吳燁,凌晨轉過頭繼續看油膩愛情肥皂劇,不行,得分散一下注意力才行。

  不想她好過啊!

  本來親戚來了,就有些躁動不安的,結果吳燁還說這個,凌晨感覺滿腦子的小畫面,有些控制不住想法。

  “閉嘴!”見吳燁還準備說話,凌晨直接給他塞了個香蕉在嘴里。

  吳燁:“......”

  也就是沒有蒙眼,不然這個事情沒完。

  為了不然吳燁嗶嗶,凌晨還一臉警惕的時不時看看他,預警系統都打開了。

  吳燁吃完香蕉,轉身看了看沙發上平躺的凌晨,提醒了她一下:“山都平了!你墊個枕頭行不行,我都看不下去你這樣虐待它們了!”

  “又不是你的,關你屁事!”凌晨拿過枕頭。

  “一人一半,你有本事就別壓我的啊!”吳燁叫囂。

  凌晨:“.......”

  還一人一半,做夢呢?

  凌晨不再搭理他,彎著jiojio,愉快的晃了晃,看著電視劇,笑的愉快。

  對她來說,假期是難得的,工作態度這方面,凌晨還是很認真的,不是吳燁那種時不時就曠工的人。

  她屬于那種能控制懶惰的人。

  吳燁又轉頭看了看玲瓏曲線的凌晨,翹tun很明顯,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吳燁有個大膽的想法。

  一巴掌拍完就坐回來,這么好看的PG,不打一巴掌,感覺手白長了。

  奈斯!

  凌晨:“......”

  給了吳燁一腳,凌晨才煩兮兮的問道:“打我干啥?”

  果然!和論壇上統計的一樣,她現在真的只會問這句話,原來有些反應真的是全國統一的。

  “知道為什么很多人喜歡年齡大的女生嗎?”吳燁說道:“因為她們會接收到正確的消息,而你只會問為什么打你。”

  凌晨:“......”

  想到了張亞男那天晚上和她說的話。

  撅對不問!

  她又不知道,坐起來反手給吳燁幾巴掌,看著齜牙咧嘴的吳燁,凌晨才滿意的拍拍手。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奈斯!

  “你最好安靜點,不然我拿個線把你捆著,給你放到天上去,剛好今天風大!反正你想上天。”凌晨警告他。

  吳燁越發考慮警戒線,凌晨最近的警告已經越來越多了,但是她也很清楚,該來的總會來的,沒多長時間了。

  張亞男和她說了那么多,凌晨也有心理準備了。

  “聊聊天啊!”吳燁說道。

  眼睛一直在電視劇上,凌晨頭也不回的說道:“幣事兒真多,分手!”

  吳燁:“......”

  電視劇真有那么好看?值得付出如此慘痛的代價?

  一整天待在家就是這樣,沒有個渠道做些有意義的事情的話,就會顯得無聊,吳燁還沒有那種悠然自得的修養。

  凌晨默默地數著時間,果然,三分鐘不到,吳燁就放下手機,擠到沙發上,躺在她旁邊,和蛆似的扭。

  凌晨無語的看了看他:“你是蒼蠅寶寶是不是?欠收拾得很?”

  吳燁笑了笑,絲毫不怕:“求你,收拾我嘛!”

  凌晨:“........”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吳燁連這種挑釁人的話都學會了。

  求你.....就氣人。

  “你這個臭小子太氣人了,能不能讓我安靜的看看電視!”凌晨站在沙發旁邊,咬牙切齒的掐著吳燁的臉。

  吳燁拍了拍自己胯:“坐下來,慢慢說!”

  凌晨:“......”

  哪怕是不得行。

  那就不是慢慢說的問題了,喊破喉嚨都沒用。

  坐在吳燁旁邊,凌晨把平板放在一邊,已經是下午了,看著逐漸開始黑下來的天空,還能看到被吹的歪曲的樹枝。

  “現在就希望不要停電了。”吳燁把手機充上電。

  話音剛落,燈光就閃爍了幾下,燈就滅了。

  凌晨:“......”

  看了看電燈,然后拿著手機看了看群里的消息:“你這個烏鴉嘴,真停電了,而且今天晚上都不會來!”

  撓撓頭,他也沒想到,說完話就真的停電了。

  屋子里開始暗下來,凌晨去找蠟燭,吳燁跟著她一起,寸步不離,看了看自己家的膽小鬼,凌晨無奈的嘆氣。

  好在家里還準備了蠟燭,凌晨在客廳點了蠟燭以后,坐在沙發上,兩人面面相覷。

  他們不得不面對一個問題:

  下午吃過飯了以后,到現在還沒有吃飯,今天晚上吃什么?

  “吃什么?”吳燁問她。

  凌晨笑著看了看他,又指了指廁所:“筷子在廚房,趕緊去看看還沒有。”

  吳燁:“.....”

  這媳婦兒越來越放飛自我了,以前她還不會講起這種話。

  沒有電,家里也沒有其他的火源,做不了吃的,這個情況點外賣也是不太現實。

  早的時候就顧著看電視劇,凌晨也沒有注意群里的通知,管家還特意了她好幾次,吳燁看了看她:“餓不餓?”

  “不太餓,吃點零食對付一下吧,明天早上再起來吃飯,明天就來電。”凌晨一邊說,一邊把茶幾下的零食拿出來。

  吳燁借著燈光,看了看保質期。

  誰知道這是多久的東西,兩人才搬回來沒多久。

  “別怕大朗,吃啊!”注意到凌晨看保質期,凌晨給他一個白眼。

  絕還挺謹慎的,當自己是潘姐嗎?都是凌晨從公司拿回來的,想到張亞男來,沒有零食吃,才拿回來的。

  兩人啃著燭光零食,吃完東西以后就去休息了。

  古代沒有娛樂,都會早點休息,孩子多也有這方面的原因,沒有娛樂活動,就只能鍛煉身體了。

  吳燁就有點這種感覺。

  凌晨把蠟燭放在床頭柜上,還一邊點了一支,吳燁把紙放在枕頭邊上拍了拍,若無其事的鉆進被窩。

  凌晨:“.......”

  準備的還很充分,和老夫老妻似的,不過.....沒有什么用。

  把手機放好,才躺在他旁邊:“停電了以后,感覺瞬間安靜下來了!”

  “開個小會啊!”吳燁說道。

  凌晨搖搖頭,還沒有等她拒絕,就被擒拿了,吳燁一手熟練的擒拿術,凌晨根本反應不過來。

  “唔.....”

  碰齒!

  太過分了。

  都是暴脾氣的人,大家往往一言不合,就開始唇槍舌戰,口水橫飛。

  都習慣了。

  吳燁向來不是安分守己的人,習慣性的巡視領地,再一次做好標記,一直到邊界才停下腳步,遙遙看著沒有去過的荒原,那是接下來需要拿下的。

  耳邊都是單音節,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夜晚的時候總是血液流速很快,特別是聽到單音節的時候。

  以前的吳燁,是不覺得單純的一個音節好聽的,后來才發現,天籟莫過于如此。

  在耳朵邊吹氣,也不一定是恐怖片。

  人有時候也容易變化火藥桶,如果不是沒有指令,早就炸了。

  十分鐘。

  凌晨破紀錄了,才把吳燁拽出來。

  “呼”

  “呼”

  可能是沒有空調的原因,家里有些悶熱,吳燁都出汗了,凌晨也是一頭細汗。

  今天打卡完成。

  每天打卡,卡就習慣了。

  開個會,了解一下彼此的想法和意見還有反饋,合作才能更順利,更有效。

  “住手孽畜。”察覺到吳燁的龍抓手,凌晨躲開他。

  翻滾了兩圈,凌晨把早就丟到背后的小衣服放在一邊,把被子踢到一邊以后,凌晨才深呼吸了幾口氣。

  開始逐漸不老實的吳燁,最近一點都不聽話。

  除了張亞男來的時候,都是每天定時打卡,凌晨的記錄也一直突破,最開始的時候,凌晨是無聲無息,咬緊牙關不說話。

  習慣了以后,天籟就天籟吧!

  “看明天的天氣預報,也沒辦法去上班了,明天反正也是休息,今天好好聊聊天唄。”吳燁提出建議。

  凌晨并不接受,今天都已經破紀錄了。

  “滾”凌晨把他爪子拍開。

  吳燁把手收回來。

  “拿幾張紙給我!”凌晨想了一下:“算了,我去衛生間。”

  踢開被子,風吹的蠟燭搖曳,吳燁悄悄的笑了笑,都已經到河對岸了,距離洗頭還遠么?

  嘎嘎嘎!

  衛生間的凌晨打了個噴嚏。

  另一個城市。

  凌晨老家的別墅里。

  受臺風影響,本市最近........以下是詳細報道。

  看著電視上的新聞報道,藍總裁看了看旁邊緊張的老公,他正拿著手機準備給凌晨打電話。

  其實聽到前兩天臺風消息的時候,他就和凌晨打過電話了,凌晨也說過沒什么危險,都是待在家里。

  看到新聞的時候,還是擔心。

  地震他都沒有這么擔心過,反正小震不用跑,大震跑不了。

  “要么你就發消息,要么你就明天打電話,你現在打過去,晚上都會夢到抱外孫你信不信?”藍總裁提醒他。

  可能接電話的都是吳燁。

  凌宇:“.......”

  哎!女大不中留。

  雖然這幾年早就做好了她找男朋友的心理準備,但是還是感覺不太習慣。

  凌宇拿著嘆氣,想了想,還是還發了個消息,不過凌晨沒有回消息,她的手機都關機了。

  又給吳燁發了一個消息,凌宇才放下手機,靠著沙發看著新聞播放的情況。

  吳燁也沒有回消息。

  看了看手機的凌宇:“......”

  一點都不讓人省心啊!

  這還是預備役姑爺呢,就發消息都沒回了。

  “她可能都睡著了,明天打電話吧!雖然小吳搶了你養的花,畢竟人家也養的好好的,這點還是可以放心的。”藍總裁說道。

  她都沒有敢說們,雖然明知道是們。

  當爹媽吧!很多時候總得裝聾作啞的,當不知道一些事情。

  凌宇:“.....”

  養了二十多年的花呢!就被連盆帶花的端著走了。

  做爹的,一言難盡。

  他不想聊這個話題,看著電視,他拿著手機,對比了一下凌晨住的位置,然后才放心不少。

  “你這個當媽的,就一點都不擔心?”凌宇看了看自己老婆。

  她就像是沒擔心凌晨的安全一樣,還有心情吃水果。

  “我擔心得很!”藍總裁回答。

  她真實的想法就是沒必要擔心,凌晨都那么大的人了,不會照顧不好自己,而且還有吳燁在她身邊,

  再加上,臺風的情況也不是很嚴重,沒必要杞人憂天的,有吳燁在,就不可能有什么危險,只會是風險。

  她沉得住氣,凌宇則是關心則亂,擔心太多。

  藍總裁擔心的和他擔心的都不一樣,藍總裁在考慮的是,自己別突然之間就當外婆了。

  至于安全問題,她那么大個人,不可能不知道安全,但是注意安全她就沒辦法保證了。

  “敷衍了事。”凌宇撇撇嘴。

  臺風都來了,還不擔心擔心姑娘在外面安全與否,回答的這么敷衍。

  藍總裁看了看他,撇撇嘴:“還不是跟你學的,你那次不是敷衍了事?你還好意思說我敷衍”

  “就知道擔心閨女,你先擔心擔心你自己吧!閨女倒是好好的,你肯定是好不了了。”

  凌宇:“......”

  這話說的,凌宇感覺腳都顫抖。

  真不知道隔壁老夫少妻是怎么樣過來的,年齡差了十多歲,難道房間都是分開的?

  凌宇回答:“我沒有敷衍了事!”

  這話說的不對,反應過來,凌宇覺得怎么回答都不對,都是圈套。

  敷衍了事,誰不呢?

  過了三十大家都是一樣的,都是敷衍了事的。

  “不是敷衍了事?那就更嚴重了,我跟你說,你.....算了,以前就想到了今天,已經有心理準備了。”藍總裁嘆氣。

  終究不是趙云了。

  也不是剛談戀愛的時候了。

  凌宇:“.......”

  真的,這個語氣說這個話,就氣人的很。

  要不是知道自己說狠話也沒有用,他都準備放狠話了。

  “都一把年紀了,能不能研究點其他的?”凌宇轉移話題。

  四十來歲,都已經結婚二十多年了,誰也不能二十多年,一個月就休息七天,其余時間二十天都在上班吧?

  藍總裁笑了笑:“就是一把年紀,沒有什么東西看研究,總不可能研究廣場舞吧?還是全國游?我又不是退休了。”

  “等過幾年退休了,就安心帶娃兒,偶爾出去旅游一趟,就差不多了。”

  “現在和那些老太太合不來。”

  藍總裁有自己退休計劃,計劃的退休生活就是這樣,帶帶娃,旅旅游,朋友聚聚聊聊天,再不行開個民宿什么的。

  總之,把公司交給凌晨,她就輕松了,現在還沒有交給她,只是因為她現在能力還不夠,這兩年就差不多了。

  剛好也是結婚以后,自己帶孩子,她就老老實實上班工作。

  “那可能還得幾年呢,她現在才剛開始談!”凌宇說道。

  結婚的話,肯定得再談長一點,有個基礎了才能考慮,草率的結婚他是不允許的,那是不負責。

  他不擔心以后閨女的物質條件,更希望她的感情家庭也是圓滿的。

  失敗的婚姻,對她也好,對孩子也好,傷害都很大。

  “怒有沒有想過,她馬上都25了,生日沒幾天了,還得幾年?難道等到30再結婚?五十時候孩子才20,這還是老大呢!你想過沒有?”藍總裁問道。

  她是一直想凌晨早點結婚的,凌宇一直攔著不讓她說這個話,覺得給孩子壓力太大不好。

  要不是他攔著,藍總裁早就開始催了。

  早點結婚,對她有好處,而不是對他們當爹媽的有好處,早點結婚,孩子早點長大,和他們一樣,多輕松?

  凌宇語塞。

  她說的這個不無道理,凌宇也有自己的堅持,穩定一些的話,晚一點不是什么壞事。

  年輕人和他們不一樣,這個小區里太多結婚以后貌合神離的年輕人,也有很多離婚的。

  再加上平時打麻將,不是聽到這個的侄女離婚,就是聽到那個的兒子離婚,他對于這個事情很謹慎。

  多談一年,不影響。

  “得有個基礎。”

  藍總裁點點頭:“沒說今天明天的,就是她自己得有個計劃,有個想法才行!”

  就一年年的混著,肯定是不行的!

  凌宇拿過手機,看了看時間,凌晨的生日已經快到了,過了這個生日,她就25歲了,確實年齡也差不多了。

  “你說,她今年過生日的時候,我們悄悄去,給她個驚喜怎么樣?”凌宇說道。

  順便還能和吳燁見面聊一下,看看吳燁的實際情況,了解一下兩人的感情情況,一舉幾得。

  隔遠了,很多的東西只能靠猜測,總要實際看看才放心,還得見見吳燁爸媽,聊一下,了解一下性格沒家庭情況各方面。

  藍總裁看了看他,有點意動,這個想法不錯。

  說真得,她也想去看看閨女了,出門就半年沒見了,平時只能打打視頻。

  有時候,她都希望公司有個什么情況,她好有個理由過去看看,結果凌晨把公司經營的很好,小事情都很少出。

  想過單獨去,但是凌宇不在的時候,她們母子之間,又沒有什么太多的共同話題。

  “不得不說,在出餿主意這一塊上,還是你比較在行!”藍總裁笑著回答:“去看看也好,免得你不放心。”

  凌宇撇撇嘴,還餿主意呢!

  她自己其實也想去的,只是不說而已,比起藍總裁,凌宇其實更想去看看凌晨,就這樣確定了事情,兩人商量著細節,定好時間就準備出發。

  “我們還需要個內應!”藍總裁說道:“免得到時候撲了個空!”

  過去以后,得知道具體的位置,具體時間,具體安排,不然過去人都找不到,到時候就尷尬了。

  本來年輕人的想法就多,驚喜都是千奇百怪的,誰知道是在那個天臺過生日,還是在哪個酒吧過生日?

  有個知道情況的人就很有必要了。

  “那還不簡單,我和老吳說一下,讓他們問吳燁不就行了?”凌宇挑眉:“前幾天他還問我凌晨過生日我要不要去,當時我沒有確切的回答他。”

  “他們兩口子倒是對凌晨很關注,生日都記得清清楚楚的!”

  凌宇語氣復雜,閨女都快混成人家兒媳婦兒了,老吳聊天的時候,不止一次提到,凌晨去做過客。

  聽著他說了不少,剛準備說找田甜的藍總裁不說話了,凌宇要做主的事情,藍總裁一直都依著他來。

  他愿意自己做決定,就讓他自己做決定,這是照顧他的自尊心。

  別人眼里,其實家里外面都是她說了算,真實情況不是這樣的,很多事情其實是凌宇拍板做決定。

  她是嫁人,不是凌宇入贅,凌宇還是一家之主。

  她看著凌宇問道:“你和吳燁爸爸關系什么時候這么好了?”

  還說不放心閨女嫁人,卻和未來親家打的火熱,她都不知道凌宇和老吳關系已經突飛猛進了。

  凌宇一愣:“就感覺挺投緣的,有你說的那樣嗎?”

  聊的東西多了,就發現大家挺投緣的,很多想法都差不多,就經常會聊幾句,再加上吳燁和凌晨的情侶關系,他總得聊才行,什么都不聊,怎么了解?

  藍總裁點點頭。

  不過她沒有糾結這些,而是拿著手機,想著早點把票訂了,不過這幾天因為臺風,航班有取消掉情況。

  也不知道這幾天能不能飛魔都,希望臺風早點過去。

  “這兩天飛不了,得再等幾天。”看完消息,她嘆氣。

  造化弄人啊!

  魔都。

  半夜。

  聽到樹枝斷裂的的咔咔聲,吳燁被驚醒了,又看了看睡得正香的凌晨,吳燁沒有起床,別說樹枝斷了,就是樹斷了也要明天再看。

  攬著媳婦兒繼續睡覺,吳燁習慣性的放好手,才開始閉眼休息。

  接下來兩天:

  第二個臺風天,聊天睡覺破紀錄。

  第三個臺風天。聊天睡覺破紀錄。

  兩天時間,吳燁和凌晨體驗了一把宅家無聊的感覺,打游戲也打了,看電影也看了,凌晨都想出去上班了。

  平時想休息,但是連著休息好幾天,凌晨感覺一點都不習慣,還不如上班。

  一場臺風,還有被困在同事家里的,而同事則是被困在公司了,類似的奇葩事情,曝光了不少。

  雨過天晴已經是幾天以后了,沒有臺風的威脅,城市的活力迅速展現出來,快節奏的城市就像是取消了暫停鍵。

  一旦開始運作起來,各種內卷又開了。

  因為勤奮的保潔阿姨,臺風給城市留下了不少的痕跡,迅速被清理干凈,城市又變得和之前沒什么兩樣。

  早上的時候,吳燁把不想開車的凌晨送到她們公司樓下,才開車回店里。

大唐飯店  吳燁的辦公室里。

  看了看手機日期,吳燁考慮著,怎么樣給凌晨一個不一樣的,特別一點的,能銘記于心的生日,不過他絞盡腦汁也沒有想出來。

  倒是滿腦子都是很俗氣的那種套路,不少還是跟著電視劇學來的,關鍵時候派不上什么大用場。

  砰砰砰。

  吳燁思考的時候,敲門聲響起來,吳燁看著蕭富貴進屋,嚴肅的指了指椅子,讓他坐下。

  見吳燁有些嚴肅,蕭富貴有點疑惑的看了看他,然后才坐下,臉上帶著疲憊的他,拿著保溫杯喝了口濃茶。

  他這幾天忙著培訓新店的廚師,兩邊來回跑,忙的腳不占地的。

  聽說又有分店要開始籌備了,他都已做好了更忙的準備了,這幾天睡得晚,沒有休息好,特別是寫管理手冊,簡直為難他。

  吳燁看了看他,開門見山的說道:“老爺子怕你打光棍,讓莪給你介紹個對象,富貴,你怎么看?”

  本來準備前兩天說的,有事情耽擱了一下,吳燁就一直沒有時間,好不容易臺風天離開了,吳燁總算是可以上班了,第一時間就來落實這個。

  老爺子都喊他幫忙了,吳燁總不可能不聞不問?

  “我還能怎么看?拿眼睛看唄!”蕭富貴回答。

  對于沒辦法的事情,就只有無奈,蕭富貴嘆氣:“老爺子也是病急亂投醫了!”

  確實是病急亂投醫了,為了給蕭富貴找個對象,老爺子能聯系的,都已經聯系了,能發動的也都發動了。

  “所以,你能理解他的感受吧?你也不行讓他遺憾吧?”吳燁說道。

  年紀越大,催婚越厲害,蕭富貴可比吳燁慘多了。

  “總不能生拉硬湊啊,感覺不合適沒辦法啊!”他不是沒有努力,而是努力沒有效果:“而且我感覺我廚藝還不到家呢!”

  又要管理后廚,還要練廚藝,還要做招牌菜,他很忙的。

  確實是沒有多少時間談戀愛,而且也沒有遇到合適的人,上次吳燁說的店里的服務員,他也沒有對眼的。

  本來事情就很多,他更加沒有談戀愛的想法了,一心想把廚藝練上去。

  “假期呢?”吳燁問他。

  蕭富貴無奈的笑了笑:“研究菜啊,或者出去跑跑摩托車啊!我發現換個角度看待職業,反而效果很好!”

  把自己當成一個摩托車師傅,然后再用另一個角度看待自己的情況,總能發現很多的東西,進步成長也會更快。

  所以一有時間,他就會出去兼職一下,讓自己的思維更清晰。

  跑了不少地方,和形形色色的人聊天,賺錢不賺錢無所謂,倒是聽到了很多喜怒哀樂的故事。

  吳燁:“......”

  怎么樣也想不到,他會去跑摩托車,那不是很多工地中年人的兼職嗎?一個飯店總廚,居然有這么個愛好,吳燁簡直無力吐槽。

  真是質樸接地氣的愛好啊!

  “反正老爺子都找到我,我看看哪里給你介紹一個,你聊聊看,對了,你喜歡那種?”吳燁問他。

  介紹對象這種事情,吳燁已經不是第一回做了,還有點熟練和心得,雖然身邊沒有合適的,不妨礙他言語肯定。

  大不了,看看能不能把他掛到佳緣網,百合網,擊劍.....咳咳,這個就算了。

  總歸是有辦法的,一個月賺那么多錢,總不可能一個對象找不到,這種事情也分簡單和困難的,越有錢就越簡單。

  蕭富貴忍不住笑:“你覺得那種能喜歡我就行,我沒什么要求,屬于是活的,女的就可以。”

  他對于對象,一直沒有太多要求,唯一的一點,就是對家里的老爺子和妹妹好一些,不說視如己出,起碼能過得去才行。

  就這么一個要求。

  心思都在廚藝上,談了還擔心照顧不好人家的感受,誰愿意男朋友一心追求大勺,連自己都忽略呢?

  他也不排斥相親,反而是相親效率更高,又矛盾找到了應該怎么辦才好,期待和忐忑都有吧!

  “行吧,我看看有沒有合適的,你也發動一下朋友啊,再不找對象,老爺子要拿拐杖敲你了。”吳燁說道。

  蕭富貴嘆氣。

  他要是自己會找對象,就不會是單身了,以前是沒想過,現在是想過不知道怎么找,要不是今年才有點底氣,以前的話,連想都不敢想。

  沒條件給人家一個好生活,就不去考慮這些。

  所以他并沒有因為職位高就掉以輕心,而是在繼續潛心研究廚藝,現在掌握的菜又多了不少。

  蕭富貴努力的很,心思和時間都不具備。

  “哎!行吧,先這樣。”吳燁把抽屜的煙丟給他:“遇到有合適的我通知你,但凡是把用在廚藝上的努力用兩分在找對象上,也不至于單身這么久。”

  蕭富貴就在沒有意見的話,吳燁就能甩開膀子去給他物色了,總要好好的選一下,那種人不行的,肯定要剔除掉。

  蕭富貴比吳燁還要大兩歲,現在已經快25了,也難怪老爺子急吼吼的要催他早點結婚。

  再混幾年更尷尬,條件好還能選,條件不好就只能被選。頭婚的好像配不上,二婚的好像自己又覺得委屈,那才是最尷尬的年紀。

  “再說吧,我是不抱什么希望的,有的話就見見,沒有的話就再等等,工作重要。”蕭富貴回答:“你也不要當成大事。”

  蕭富貴現在的想法。就是早點在魔都安個家,買個房子,現在的工資不低,再加上分紅,努努力先把家安了,再去考慮其他的。

  搞錢,練廚藝,才是他現在最大的兩個目標,不得不說,女人只會影響他炒菜的速度。

  如果不是老爺子,他才不會考慮這個問題,哪怕是多少有點期待甜甜的愛情,也沒有廚藝重要。

  “我知道,還不知道有沒有合適的人選呢!”吳燁回答。

  這種事情挺麻煩的,容易吃力不討好,要不是蕭老爺子當時幫助良多,吳燁才不蹚渾水。

  人嘛,起碼應該懂得知恩圖報。

  “嘿嘿嘿,感謝吳總!”把煙套上黑色塑料袋,蕭富貴才回答了一句,準備回辦公室。

  “滾犢子吧你!”吳燁揮揮手:“對了,給我弄幾個菜,我懶得回家做!”

  這幾天時間,吳燁也懶了不少,平時來店里,都是直接帶吃的東西回家,凌晨也習慣了,吳燁弄什么她就吃什么,帶什么她也吃什么,她挺好養的。

  來店里,就很容易激發吳燁不想做飯的想法,老板福利用的越發熟練起來。

  “知道你懶,食材都準備好了。”蕭富貴回答。

  每次吳燁來店里,都是要帶東西回去,一次兩次的,蕭富貴就習慣了,每次吳燁來的時候,他都會提前準備好食材。

  猜的一點不差,又要帶東西。

  看他離開以后,吳燁才考著凌晨的生日要怎么過,這還是在一起的第一個生日呢!

  吳燁絞盡腦汁,沒有想出一個好主意。

  在店里的時候,吳燁順便和會計對了一下賬目,確定沒問題以后,她才離開吳燁辦公室。

  把一堆事情處理好了,無事一身輕,去凌晨公司樓下接她。

  看著時間,吳轉頭看了看寫字樓大門口,沒有看到凌晨的身影,下班時間涌出來的一批人里,沒有凌晨。

  卡點下班,就是現在零零后,

  等她出來的時候,吳燁才發現不只是她一個人,還有一個人跟著她的。

  在旁邊和她說什么。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