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49凌晨,你車沒開過啊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本來就是夏天,再加上一場變態辣的火鍋吃完,凌她們沒有什么問題,吳燁是覺得辣的不行。

  想玩水。

  “你們聊啊,我去游游泳。”吳燁和凌晨說了一聲。

  凌晨雖然也想去玩水,但是這幾天沒辦法,根本不可能下水,還想帶凌晨去海邊玩的吳燁都打消了這個想法,原因就是怕引來鯊魚。

  裹著毛巾的吳燁去游泳池了,剛好在落地窗外不遠的游泳池,燈光被打開,吳燁澆了點水在身上,一個猛子扎進游泳池。

  然后又冒出來。

  兩只手把頭發上的水壓出來,水珠沿著肌肉曲線滑落,一身流線型的肌肉,清晰無比。

  過幾天,拉著凌晨一起涼快涼快。

  窗戶邊。

  看著這這一幕的張亞男有點臉紅,這是一點不把自己當外人啊!

  不過....凌晨這男朋友,肌肉確實是好看,而且長得也帥,就是這樣才感覺罪過罪過啊!那可是閨蜜的男朋友,看兩眼就差不多了,最多再看一眼。

  凌晨是背對著吳燁坐的,在和張亞男聊天,看她發呆,凌晨轉頭看了看吳燁,才伸手在張亞男眼前揮了揮。

  “姐夫好看吧!”凌晨問她。

  什么姐夫好看不好看的,不知道你這個女人亂說什么!

  張亞男有些臉紅,不知道為什么,就是感覺有點被凌晨從衣柜里發現的尷尬。

  不過她不甘示弱的回答道:“三年級發過誓的啊,說好的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我就只是看一眼看能看的,你可不一樣,不能看的你也看了。”

  小時候還開過玩笑,說要嫁給一個男生,永遠不分開呢!

  凌晨笑嘻嘻的看著她。

  那是自己爺們兒,什么能看不能看的,就沒有什么是不能看的。

  “我那是等價交換,一比一的,你這是白票。”凌晨回答。

  轉過頭看了看吳燁,凌晨現在已經習慣了,這點東西已經無法打動她了,她只相信光。

  習慣了以后,就感覺沒啥了,以后可能牽牛騎馬的,都是平常事情。

  張亞男撇撇嘴回答:“那怎么辦,總不能讓你老公看回來吧?你這家伙,你是牛頭人嗎?”

  就是開開玩笑,當然不可能是真的。

  本地的阿姨們,開玩笑更過分,她們這個比起來完全是小兒科了,人家兩個阿姨開玩笑,都說你晚上去我家,我去你家。

  是不是真的不知道,反正她們老公是尷尬的很。

  “你才是牛頭人,我是純愛戰士,不看你眼饞嘛,讓你眼睛先吃飽,這沒虧什么。”凌晨回答道。

  張亞男無語的看了看她。

  這可不興,大家關系這么好,也不能往一箭雙雕的變態方向聊。

  她們還不是那些中年阿姨,不會什么都敢說,也不是一臉賢惠樣,一口虎狼詞,聞之!滿朝文武盡沉默。

  “少看點閨蜜之類的漫畫,不是每個閨蜜都喜歡偷東西的,特別是偷你的槍。”張亞男回答。

  反正她不是那種閨蜜,她身邊不少人勸著閨蜜分手,然后又自己追到手,這種事情都有過。

  關系確實有些塑料了。

  “又不是沒有男朋友,看啥漫畫?真貨和假貨,誰不會選真貨啊!”凌晨侃侃而談:“我跟你說....手感滿分。”

  男生喜歡在兄弟面前吹牛,其實女生也喜歡在自己閨蜜面前吹牛,不過這個吹牛是指說大話。

  凌晨就大話連篇的,說著在胡編亂造的故事,企圖獲得張亞男的驚訝和崇拜。

  不過張亞男只是笑笑:“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你這車,還是新車對吧?沒開過吧?”

  關鍵,一擊致命。

  凌晨吹得天花亂墜,她一句話就找到關鍵的位置了。

  凌晨:“.......”

  這個破比喻,吳燁和她說過以后,她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逐漸在秒懂的道路上漸行漸遠。

  什么暴力駕駛,什么車鑰匙,什么公交車等等,凌晨都可以舉一反三了。

  “怎么可能,九成新,早就開了。”凌晨回答:“要不要和你說一下開車的駕駛感受?”

  凌晨沒承認。

  主要是張亞男大學就有男朋友,她大學只有個寂寞。

  張亞男看了看她,才不相信她,凌晨總是愛吹牛,其實是個保守的不行的姑娘:“別吹牛了,我還不知道你,牛吹得叮當響,事兒絕對沒有辦!”

  她看得出來,凌晨還是黃花大閨女,這個事情,就是嘴巴上說說而已,真東西她絕對沒有。

  大學見她就這樣,畢業見她還是這樣,現在工作了,見她還是這樣。以前是男朋友都沒有,現在好歹還有個男朋友了。

  進步了好歹。

  “不過,從我的專業角度出發,我覺得你的未來是有保障的,起碼不會餓著,不過吃多飽就得看情況了。”

  “天賦好點的話,你就上不了班,天賦不好的話,你上班可能不得勁兒!大魚確實可以翻江倒海,不過大魚往往體力不好。”

  張亞男回答,她是醫生,還是男科醫生,專業方向就是這些。

  可以說是見多識廣了,都已經有免疫力了,談這些的時候,不會覺得不好意思,也沒有什么尷尬。

  不過限于和閨蜜聊這些,和吳燁肯定不能聊這些。

  “你上次分手以后,不是一直都還單身呢,不準備早點找個男朋友啊!”凌晨說道:“你就像是火腿腸流水線的員工似的,看到的都是人家的,又不是你自己的。”

  凌晨想到員工合適的比喻。

  扎心了妹娃兒!

  她其實更像豬肉店的員工,灌香腸灌好了,都是客戶的!她就是負責質檢和修復。

  張亞男嘆氣,然后搖搖頭回答:“主要是沒有遇到合適的,再加上我們這個科室,大部分男生其實不喜歡,總感覺頭上有點草原的顏色,所以男朋友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找到呢!”

  見多識廣,再加上工作原因,她對于舞刀弄槍的事情,沒有以前那么熱衷了,就像是都那樣。

  遇到就談,遇不到就算了,人家能不能接受還是一回事呢!畢竟誰也不希望自己對象,成天研究吉爾,還是別人的。

  “要不換個工作唄!不過你肯定不愿意。”凌晨說道。

  她看了看凌晨,然后搖搖頭。

  “姐姐,我們不一樣的,我沒有你那個條件啊!醫生這個工作,還是讀書這么多年才混上的呢!”張亞男回答。

  她和凌晨關系很好,友情是學校開始的,不是因為家庭條件。

  她也知道凌晨家庭條件好,她不一樣的,沒有那么多選擇,這個工作,已經是很多人羨慕的了。

  “不聊這些不開的!說說最近有沒有遇到那種開心的事情!”凌晨問她。

  凌晨不喜歡聊家庭問題,收入問題,會讓大家都不舒服,友情不能摻雜那么多東西進去,會變質的。

  凌晨轉移話題,張亞男笑了笑。

  她還是一樣善解人意,以前就總是小心翼翼的維護自己的感受,畢業才知道凌晨是個白富美。

  “倒是遇到很多很好玩的事情過,特別是前段時間,一個妻子把老公的潤滑劑,換成了502強力膠水,最后發生了很尷尬的問題,分不開了了。”

  “有被對象吃到立不起來的男生,還有被蠟燭燙傷的,反正千奇百怪。”

  “最感慨的,大概是個初中生,一身梅花,一身艾,已經很嚴重了,完全沒有救治的可能性,大好年紀,就.....總是讓人感慨。”

  張亞男和她分享了很多趣事。

  很多案例,對于她們醫生來說是經驗,對于外行來說,就是一個個故事,而且是很有趣的故事。

  就那個502的案列,據說已經全網瘋傳,反正兩個人是完全出名了,醫院花了很多辦法,才把患者的事情解決了,最后兩邊的親戚,又差點上演全武行。

  當時病人的那種澀死表情,就算是換個星球生活都忘不掉。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凌晨感慨。

  張亞男點點頭:“有直如尺,有彎如刀,有如指節,有如蓮藕,反正見多了,免疫了,還有結婚好幾年,直接揮刀無煩惱的,你說奇不奇怪?”

  顏潸潸的終極版本?那么恐怖的嗎?

  “話說,你們這個科室,病人多嗎?”凌晨好奇的問道。

  對于不知道的,總是好奇的,張亞男進修一個月就要回去了,凌晨難得逮著她問問題。

  還有不少的問題想問一下,以前就知道她在醫院工作,今天才知道她是男科醫生。

  “還挺多的,不過我種女醫生,他們還不好意思問,都是問男醫生,反正各種問題很多,你這種應該是幸運兒了。”

  “我這種專業的,一看就知道你是不是中獎了,恭喜你,小仙女!”

  “就這樣說吧,反正這個人數比例很小,大多數都是少一半這樣,所以你這個幸運的家伙,以后真幸福。”

  就像是專業的電工,摸一下線就知道有沒有電,她作為醫生,看一眼就知道厘米數。

  凌晨這個幸運的家伙。

  “真的假的?”凌晨鬧了個大紅臉。

  張亞男指著自己回答:“專業的!我就說你沒開過車,露餡了吧!”

  尷尬的笑了笑,凌晨看了看游泳的吳燁。

  “我現在就有點恐懼癥,你說......那特么確實不是挑戰極限?”凌晨一邊說一邊比劃,然后看了看張亞男。

  鄙視的看了凌晨一眼,張亞男回答:“身在福中不知福!”

  有沒有命享福都不知道,誰知道是福是禍?

  “你不要低估自己吃東西的能力。”張亞男回答。

  這話說的。

  為了取信于人,張亞男找個一張一口吃火龍果的照片給她看,然后握著拳頭看了看她:“這都是小問題懂吧?古話說的好,地壞不了,牛累死的多。”

  大概心里有數了,凌晨就不和她討論這個話題了。

  在外面游半天的吳燁也進屋了,凌晨把空調高一點,然后又拿著毛巾幫他擦了擦頭發。

  “去把衣服穿上,免得感冒了。”凌晨指了指樓上。

  吳燁點點頭,拿著毛巾擦了擦頭發,然后上樓去換衣服,凌晨則是安排張亞男洗漱,時間差不多了,這個點了已經,也要睡覺了。

  吳燁吹干頭發下樓的時候,凌晨已經在關燈了。

  吳燁:“......”

  還準備聊會天兒,結果她們就準備休息了。

  “回去休息了,今天你睡次臥,隔壁那間。”凌晨推了他一下。

  吳燁看了看張亞男,沒想到,來就搶自己老婆。

  “你看我搞哪樣?我睡主臥,和凌晨一起!”張亞男笑了笑:“你想啥子?”

  吳燁尷尬的撓撓頭。

  他就想要回老婆而已,這姑娘想什么呢?

  “沒,晚安你們!”

  吳燁實在是搞不懂,為什么女生喜歡拉著閨蜜一起睡覺,明顯男朋友更有安全感。

  回頭一定要和凌晨說一直,以后閨蜜來就讓她住次臥。

  看著凌晨她們進房間,還反鎖了門,吳燁嘆氣,回到次臥里,雖然也是打掃干凈的房間,但是沒有女朋友啊!

  房間怎么樣有什么關系,主要是有女朋友。

  “每次閨蜜一來,就和回到單身似的。”吳燁喃喃自語。

  看著天花板,完全沒有困意。

  隔壁,主臥里。

  張亞男參觀了一下凌晨的衣帽間,看了看旗袍,還有男士古裝,揶揄看了看凌晨。

  “適當的改變風格,確實是有助于改變質量。”張亞男把手里的絲襪放下:“這個質量太好了,買點便宜點的,不能撕不爛的。”

  你好懂哦!

  這種細節,凌晨就完全不知道了,就知道絲襪穿著好看,而且吳燁也覺得好看。

  “暫時都不用考慮,夠了。”張亞男看了看。

  她就像是個導師一樣,給凌晨說了不少的細節,讓凌晨大為震撼,感覺閨蜜來的正是時候,再晚就錯過了,再早的話,又為時過早。

  就先在這個時候,剛剛好,剛好準備給吳燁頒發畢業證,正愁有點恐懼,張亞男就來了。

  “等你把車子的磨合期開過了,再考慮其他的,新車動力好,因為沒有過磨合期,總是希望車主多開開的。”

  “你要是實在是擔心,就酒壯慫人膽,不過別讓他喝多少,喝多了可發動不了,打不起火。”

  “其他的就看你怎么想了,反正頭回開車,洗車與否自己看著辦就行。”

  張亞男和她說了很多。

  這就是真閨蜜的正確打開方式,有什么都會告訴你,而不是藏著掖著不說。

  凌晨恍然大悟,受益匪淺。

  “被窩里說!”凌晨拉著她休息。

  張亞男看了看她:“又是一個偏愛右邊的!”

  “臥槽,這你都看的出來?”凌晨震驚!

  張亞男哈哈笑。

  “隔壁的醫生就是婦科的,和我是閨蜜啊!平時聊的比較多,知道一些情況,這就是習慣問題,你不要側身就好了。”

  “多少注意點就行,不過要打架還是要注意分寸,也要注意力氣,短期沒事,長期不好。”

  張亞男覺得自己來找凌晨,就是給她上課的。

  虧得自己來之前,還想著她工作忙,到了在給她打電話,免得她耽擱工作,結果來還得上課。

  也是一言難盡。

  “那這個安全時間怎么算的?”凌晨又問她。

  尋思啥呢?

  是不是尋思澆花?

  太過分了,到底是了不起,顯得自己沒有遇到過是吧?雖然不是我的,但是我也見到過啊!

  “雨傘唄!雨傘不淋雨。”張亞男只好回答。

  凌晨點點頭,理解這個。

  “我就是說假如....假如沒有雨傘呢?”凌晨如同好奇寶寶一樣,問題不斷。

  張亞男扶額。

  這個假如....不是本意就好,不然明年就當姨姨了。

  “這個就算時間,你這樣算,這樣這樣,再這樣這樣,然后這樣這樣,最后這樣這樣。”張亞男回答。

  她就會這么多,感覺要被凌晨問完了。

  凌晨還興致勃勃的,一副你懂得真多,不愧是你的樣子,其實她就一個男朋友還分手了,現在都沒有補充新的知識。

  別說新知識,老動作都快遺忘了。

  “還有什么要問的沒有,沒有的話我就準備休息了,有就趕緊問,我知無不言。”張亞男說道。

  凌晨小雞啄米似的點點頭:“有!”

  就不該問,也不該來,走的時候一起吃個飯就行了,失策失策!

  凌晨拉和她聊的熱火朝天的,隔壁的吳燁還翻來覆去睡不著。

  一直都是有抱枕的人,突然之間自己一個人睡覺,吳燁一直感覺不得勁兒,就像是缺了什么東西一下,一直睡不著。

  吳燁拿著手機,看了看時間,然后在群里發了個紅包,準備炸一下群。

  結果和捅了馬蜂窩似的,一個個都沒有睡覺。

  這個紅包就當我發的,幫我想一下怎么樣才能讓白菜住到公寓里?洛白開始了臭不要臉的發言。

  吳燁實在是不能撤回紅包,不然的話一定要把十塊錢撤回來,太特么不要臉了這個家伙。

  看到這個辦法沒有?因為你的不要臉,沒了!吳燁回消息。

黃原和寧渠兩人,則是發了兩個同款笑容表情包爸爸眼淚都笑出來了  洛白說認真的,被白菜照顧了兩天,她就像是剛過門的妻子一樣,一絲不茍的照顧著洛白,特別的認真,特別的細心。

  讓洛白有一種大丈夫得賢妻如此,夫復何求?

  我是說真的,有辦法就趕快幫我想想,重金酬謝!!!還特意多加了幾個感嘆號。

  想刀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愛一個人的眼神也是藏不住的,看著旁邊忙碌的白菜,洛白眼里都是溫柔。

員工宿舍空房代看我不放心  三人一人給他出了一個主意,吳燁說的第一個,黃原說的最后一個,洛白尋思不太穩當,最好是百分之百成功。

  有無吊大的有更好的方案?洛白發消息問。

  大家默默的沒有說話。

  氪金解決問題,白票破壞友誼!吳燁回答。

  洛白沒辦法,只好發了兩個紅包,吳燁他們又暗搓搓的幫他出主意,最終匯總了一下,洛白才找到一個完整的方案。

  不過這個事情還要吳燁配合一下。

  洛白看著忙碌的白菜,動了動沒多少力氣的胳膊,感覺自己被被子壓得動彈不了。

  就算是很有效的土方子,就是捂汗,出汗了就好了,洛白已經感覺自己快被捂出問題了。

  被子里實在是太熱了。

  “我能不能不捂著了,太熱了!”洛白問她。

  看了看他,白菜搖搖頭:“已經讓你玩手機,讓你翻身了,你不要得寸進尺啊!”

  洛白:“......”

  看著天花板,洛白感覺自己在湖州的時候,都沒有這么熱過,簡直無法形容。

  警告他不要揭開被子,白菜去廚房端粥,她看了看自己紅了一片的手腕,悄悄地拉下衣服蓋住。

  不太會用燃氣灶的她,剛才被燙了一下,雖然沒有起水泡,也是火辣辣的疼。

  洛白的廚房屬于是東西齊全,但是一直吃灰的狀態,鍋碗瓢盆都有,但是都沒有用,白菜洗了兩個小時,才把東西全部洗完。

  又去買菜,花了不少時間,這個點才吃晚飯。

  她自己就蒸了幾個饅頭,洛白的是粥,現在洛白只能吃清淡點,醫生和白菜說的,她都記住了。

  “你就吃這個?”看著她一手榨菜,一手饅頭,再看看自己的瘦肉粥,洛白感覺自己吃不下去。

  白菜看了看他,有些疑惑:“你想啥類?我都是這樣吃的啊!晚上都習慣這樣吃了。”

  一臉心疼她的洛白,表情她看在眼里,心里甜滋滋的,白菜不覺得饅頭不好吃,也不覺得吃饅頭就怎么了,她確實是習慣了。

  習慣粗茶淡飯過一天的她,反而接受不了每天大魚大肉,一天一頓差不多了。

  “還有沒有粥了?”洛白問她。

  白菜點點頭,怕他不夠喝,多煮了點。

  “給你自己盛一碗,我已經夠了,多了我喝不了。”洛白認真的說道。

  白菜想了想,點點頭,一方面是聽男朋友的,另一方面是不想浪費糧食。

  吃完東西,白菜把碗洗了,拿著手機看了看時間,想離開,又不放心洛白,很是糾結。

  娘類!咋弄啊!

  洛白拍了拍被子,然后指了指衣柜:“放心就旁邊,不放心就床旁邊,擔心就樓下沙發。”

  白菜:“.....”

  介于擔心和放心之間,白菜還是打開衣柜看了看,拿出被子打地鋪。

  洛白笑了笑,感覺卻很安心。

  白菜給他的,居然有那么一絲絲安全感,讓洛白十分感慨,和她在一起,只需要開心就好,其他的都不需要擔心。

  就像是吳燁說的,她的態度越明顯,你就越有安全感。

  “白菜!”

  “嗯,怎么了洛哥!是不是難受了?”白菜問他。

  看吧,這就是安全感!

  第一時間的,來的永遠是關心和擔心,而不是覺得厭煩。

  其實男生也挺喜歡被人照顧的,這一點和女生是一樣的,女生是什么感覺,男生也一樣,都是心里甜滋滋的。

  “沒有,就是想說謝謝你!”洛白回答道。

  白菜哈哈笑。

  “那不是應該的嘛!謝什么謝,照顧自己男朋友,本來就是女朋友應該做的事情。”白菜笑著說道:“我又不是其他人,你和我那么客氣干啥?”

  她的理解是這樣的,照顧自己的對象,是自己應該做的事情,就像是以后照顧他,老了照顧他一樣。

  沒有什么謝不謝,也不用說這些。

  “你真好,比所有人都好,我以前一直以為,老天爺已經放棄我了,我不相信愛情,覺得愛情照顧世界上有,但是和我無關,沒想到遇上你,我覺得我應該感謝老天。”洛白說道。

  人在脆弱的時候,往往喜歡抒發感情,不管是精神脆弱還是身體脆弱,都一樣。

  不過那種意境,更多是自我營造,容易感動他人,也容易感動自己,就像是創業一樣,打雞血就是類似的意境。

  “老天爺可沒空管你類!你要感謝,還是感謝我吧,我不愿意的話,別說老天爺,就是老大爺勸我都不行!”白菜笑著回答。

  她和洛白的想法不一樣,白菜相信愛情,也相信一輩子,更相信自己會嫁給愛情,她對愛情還有幻想,還飽含期望。

  這是初戀最明顯的表現之一。

  我們能走一輩子。

  我們未來要怎么樣怎么樣!

  我會永遠愛你!

  洛白對很多人說過這個就像是放屁的話,唯獨對白菜,他沒敢說出來,他想說出來就做得到,當諾言,而不是空口白牙。

  “我發現,我越來越喜歡你了。”洛白也說不出來具體喜歡什么,就是喜歡,就是覺得特別的喜歡。

  “肉麻的很!”白菜笑著回答。

  話雖然這樣說,但是白菜笑得越發開心起來,這句談戀愛總喜歡說的話,對她來說,殺傷力還是那么大。

  我喜歡你,這是洛白的心里話。

  “洛哥,我也喜歡你,你很好,很善良,很有頭腦,很聰明,還很溫柔,性格也好,懂得也多,又有文化,還長的好看,還有很多很多,反正我覺得你最好。”白菜數著指頭回答。

  洛白感覺自己要飛起來了。

  開心!!!

  和他的喜歡不一樣,白菜的喜歡是具體化的,就是覺得洛白最好,洛白比誰都好。

  “我以后一定對你好,帶你去自駕游,去跳傘,去坐游輪,去國外度假,去看高山,海洋,草原,沙漠,然后再給你求婚,養兩個我們的孩子。”

  “每天早上和你說早安,晚上和你說晚安,送你上班,接你下班,一起買菜,一起做飯,養兩只你喜歡的寵物。”

  “把你爸媽當成我自己爸媽照顧,我會對他們好,如果有孩子了,就讓他們幫忙帶,如果不愿意來這邊住,我們就經常回去看他們。”

  “幫他們種莊稼,收麥子,放牛羊,你不是想養魚嘛,我們就挖一個大大的魚塘,然后養很多牛羊,孩子以后還能在農村長大,更健康。”

  “總之,我想和你一起走過這一生,不是其他人,就是你。”

  安安靜靜的,白菜聽著洛白的話,感覺腦子里閃過一個又一個的畫面,很多畫面都是她以前沒有想過的。

  不知不覺,白菜的嘴角綻放出笑容,眼睛笑彎了,梨渦也笑出來了。

  真好!

  “洛哥,你認真的嗎?”白菜問他。

  洛白用力的點點頭,看著她的笑容,前所未有的認真。

  “這輩子都沒有這么認真過。”洛白回答!

  白菜轉頭看了看他,洛白沒有任何閃躲,眼里都是認真和誠懇。

  “你要是認真的,我就嫁給你!”白菜回答。

  她也說的很認真。

  洛白:“.......”

  就.....挺突然的,就這么容易就下定決心了嘛?

  你起碼要等我做完這些事情再說嫁給我啊,提前就把答案給我了,你這姑娘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

  “行,我娶你!”洛白伸手和她擊掌:“等你想好了,不是這么草率的告訴我想嫁給我,我們就結婚好吧?”

  白菜疑惑的看了看他。

  “我想好了,不就可以可以結婚了么?”白菜問他。

  “嗯!”

  白菜想了想,再談談戀愛,自己再賺點錢,給爸媽把養老錢賺夠了,就可以結婚了,給他們準備.....嗯,一百萬肯定是夠了。

  他們不會來城里,那就準備好養老的錢。

  “那用不了多久了哦!”白菜笑嘻嘻的看著他:“你不怕一輩子都拴住了?”

  洛白搖搖頭。

  婚姻不是愛情的墓地,婚姻是更深的東西,比愛情醇厚的東西。

  “我不怕一輩子被你拴住,你不覺得太快了嘛?”洛白問她。

  白菜也搖搖頭。

  “我們那邊還有認識幾天就結婚的呢,人家孩子都兩三個了,我們這已經很久了。”白菜挑眉。

  洛白:“.......”

  忘記了,白菜還是簡單粗暴的思維模式,沒有那么復雜,對比也很簡單。

  洛白說的,她第一時間不是懷疑,而是相信,這種相信,是源自于平時洛白對她的關心,照顧,是源自于洛白說夢話都喊的她的名字,是源自于洛白對她的改變和支持。

  白菜上次說,能賺一百萬就把桃子嫁給他,其實是臨時改口的,她是做了決定就不后悔的人,喜歡就是喜歡的徹徹底底。

  要是失敗了,就......去特么的。

  當自己眼瞎唄!

  就是這么簡單粗暴的想法嗎,沒有那么多顧慮重重,都選擇在一起了,難道就為了談個戀愛?老娘是那種耍流氓的人嗎?

  為了孩兒他爹的!

  “我兩就像是過家家似的!”洛白忍不住笑。

  白菜回答道:“不是,你是看透了,我是豁出去了,你把我當救命稻草,我總要頑固點吧!”

  洛白:“.......”

  白菜不傻,其實白菜很聰明,這段時間,她已經搞清楚了很多東西。

  并沒有去嫌棄得到的是傷痕累累的房子,而是計劃著怎么樣裝修好看,她在意的,是洛白對自己的感情,摒棄的是洛白的曾經。

  “你發高燒的時候,自己說的。”白菜補充!

  還有些東西,是她自己猜的,猜的沒錯而已。

  洛白:“......”

  他不知道自己說了多少胡話,總之,老底都沒了。

  “還說了什么?”

  白菜嘻嘻笑,沒有回答,只是笑的開心。

  他肯定不知道,自己還說了好多,說讓她不要離開他,以后一定會娶她,以后只喜歡她一個人,一定會好好愛她。

  反正說了很多。

  “睡覺了!”白菜回答:“我要關燈了哦!”

  點點頭,洛白擦了擦被悟出來的汗水:“晚安!”

  白菜笑嘻嘻的點點頭:“晚安洛哥!”

  燈被關上,白菜沒有睡著,洛白也沒有睡著,默默的看著對方的位置。

  第二天的時候。

  昨天看晚了,熬夜追了一本富二代,帶著黑眼圈,吳燁還是起了個大早,主要是有客人在,要起來做早餐。

  看了看時間還夠,吳燁帶著星星出去跑完步才回來。

  想了想張亞男也是蜀州妹子,吳燁直接做了個麻辣小面,又剝了幾瓣蒜,吳燁把早餐弄好,才去樓上喊凌晨。

  敲了半天門,聽到凌晨回答了一聲馬上來,吳燁好想打開門看看情況。

  有點回家的時候,一直敲門,有回應但是不開門的那種不好第六感,幸好是閨蜜,要不然都要看柜子了。

  吳燁覺得自己確實是個醋壇子,好像在感情這個事情上,有點過于小氣,以后多少要控制控制才行。

  “快點哦!等會兒面坨了就不好吃了!”吳燁說了一聲,就下樓了。

  臥室里,有果睡習慣的張亞男,把火急火燎穿好的衣服整理好,看著笑嘻嘻的凌晨,張亞男無奈的回答:“都是當年談戀愛留下的壞習慣,你要引以為戒啊!”

  凌晨笑的更開心了。

  “打完架,就休息?”

  “遇到勢均力敵的,就是這樣,沒辦法!”張亞男點點頭:“你可能有個曲線,前面可能就是單方面輸的慘不忍睹,再慢慢追平,再打贏。”

  她是先勢均力敵,然后就是一直贏。

  凌晨:“.....”

  再說吧,不管怎么樣,現在沒有實踐就沒有發言權的。

  收拾好了以后,兩人才下樓吃東西,凌晨和張亞男兩人,默契的嗦著面條,一口面一口蒜。

  “你真是太幸福了,商量商量,把你男朋友讓我給一段時間好了,離開就還給你,我就不用擔心做飯問題了。”張亞男開玩笑。

  “你只會擔心吃撐的問題對吧?”凌晨給她一個白眼。

  吳燁:“.......”

  大早上的,聊點其他的行不行?你們這么聊,有沒有考慮過當事人的感受?

  “給你培訓好還不行?共贏好吧!”亞男回答。

  凌晨搖搖頭:“我自己培訓,我寧愿給你定一個月餐,也不能讓你吃一個月我的餐!”

  吳燁:“........”

  裝作聽不到,吳燁才發現,凌晨也開始彪起來了。

  閨蜜一來,就不藏著掖著了?吳燁很好奇他們昨天聊的是什么內容,肯定很有意思。

  “不忙就來家里,當自己家。”凌晨說道。

  張亞男點點頭。

  她和凌晨,不那么見外,偶爾沒錢了,都是找凌晨借,然后再還給她,凌晨也從來沒有遲疑過。

  “吳燁,我們家凌晨,就拜托你照顧好了,我已經傳授了她很多秘籍,你懂得!”她挑眉笑道。

  哎喲,妹娃兒,你好猥瑣啊。

  嘿嘿嘿,挺好的!

  “放心,完全沒得問題。”吳燁比劃了一個ok。

  照顧的妥妥當當,明明白白的。

  “嘿嘿嘿!”張亞男忍不住笑,她笑起來很有意思,就是那種讓人很容易跟著笑的笑。

  “嘿嘿嘿!”吳燁忍不住笑。

  大早上的,總感覺閨蜜把她買了。

  吃完飯以后,她就離開了,來的急匆匆的,走的也急匆匆的,凌晨說她下個月就要回蜀州去了,見面都得年底了,顯然凌晨很舍不得她。

  有個朋友可以放肆聊天,可以開心笑,暢所欲言的說自己想說的話,大概是每一個成年人都很渴望的。

  只是生活,得繼續。

  吳燁沒有去店里,去了一趟蕭老爺子哪里,他打電話了。

  好久沒有去了,吳燁安頓好他們以后,就很少去打擾他們一家人,蕭老爺子也知道他忙,只是偶爾在店里一起吃個飯。

  吳燁到了地方的時候,從車里把禮物拿出來,上樓敲門。

  蕭富貴這個主廚太忙了,不在家里,開門的是蕭小妹,看到是吳燁,胖嘟嘟的她禮貌的喊了一句,吳大哥。

  笑了笑,吳燁看和扎羊角辮的她,感覺蕭富貴扎辮子的技術有待提高,和廚藝大相徑庭。

  “爺爺,吳大哥來了。”她轉身喊了一句。

  陽臺上的蕭老爺子站起來,看了看門口:“來啦!”

  吳燁把東西放在旁邊,點點頭,看著精神狀態不錯的蕭老爺子笑了笑:“最近沒來看您,我得給您道個歉。”

  “可別學你爺爺那一套,有時間就來,今天是老頭子想求你個事。”蕭老爺子說道。

  吳燁坐在椅子上,疑惑的看了看他:“您說,您可別說求不求,這是折煞我這個晚輩,您有什么吩咐我盡量辦!”

  蕭老爺子有點感慨,自己的傻孫子就喜歡做菜,說話可沒有吳燁這么好聽,都是叫孫子,他教的就不如吳老頭。

  “身邊有沒有合適的姑娘,給富貴物色物色。”老爺子問他。

  吳燁:“.......”

  我去哪里找啊!

  吳燁撓撓頭,絞盡腦汁,也沒有想到那個合適的。

  “他不開竅啊,我這揪心的不行,真怕閉眼了還看不到他成家。”老爺子嘆氣。

  吳燁默默地點點頭,能理解,他爺爺也經常這樣說。

  “公司那么多員工,他就沒有中意的?”吳燁問道。

  老爺子點點頭:“不知道他想什么,小燁你幫我問問他。”

  答應下來,吳燁回答:“您等著,我這就去問,他要是不聽勸,我就揍他一頓。”

  老爺子哈哈笑。

  吳燁離開的時候,只有蕭小妹憂心忡忡的,看著爺爺欲言又止。

  “放心吧,你吳大哥不會揍他的,他就是說說而已,爺爺就是找個人幫我提醒你大哥,他不自覺。”

  蕭小妹才放心了:“爺爺,我給您按肩膀!”

  ------題外話------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