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48 闖紅燈扣六分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會場里,司儀已經喊了吳燁一次了。

  看了看凌晨,吳燁才上臺。

  江畔站在自己老媽旁邊,發現了吳燁的動作,忍不住笑了笑。

  “你笑什么?”

  江畔看了看自己老媽,笑道:“沒,就是感覺空氣有點酸。”

  看著不正經的閨女,想說兩句,吳燁已經上臺了,她只好正襟危坐,很多朋友都在,也不好太隨意了。

  吳燁最后還不放心的看了看凌晨,一直看著他的凌晨有點疑惑,腦子里還閃過吳燁是不是早上吃壞肚子了。

  完全沒有注意到到有人靠近她,就站在她旁邊,一直到聽到有人喊她,凌晨才回過頭看了看。

  多少有點被人打擾的不愉快。

  “好久不見啊!凌晨!”一身西裝,戴著腕表的男生笑著和她打招呼:“最近還好嗎?”

  他和凌晨是同學,不過沒什么聯系,凌晨又不愛在群里冒泡,難得遇到了,就準備聊聊天。

  凌晨禮貌性的點頭笑了一下,沒有回答什么,然后就轉頭看著臺上的吳燁,吳燁一直在看她呢,他就是個大醋壇子,凌晨猜他等會兒第一句話,一定問旁邊的是誰。

  平時大大方方的吳燁,在感情的事情上,已經不是小氣,而是吝嗇了。凌晨倒是覺得這個想法沒問題,大方才有問題。

  所以對于這些有想法沒有想法的異性,凌晨都保持著距離,不為其他的,就是因為她有男朋友,得給男朋友足夠的安全感。

  男生嘛,就這點要求。

  “你比以前還高冷啊,好歹也是同學啊,難道遇到了,聊兩句啊!”吃了個閉門羹的男生,又說了一句。

  以前的凌晨,就不愛多說話,現在還是這樣。

  大學期間,追她的人很多,不過沒有一個成功的,畢業以后,凌晨是什么情況,不少人好奇。

  校花有沒有貼身高手,經常有人在同學群討論。

  沒什么耐心的凌晨,直接往旁邊挪了兩步:“我潰瘍,不能說話。”

  旁邊的男生:“.....”

  退幾步的動作傷害那么大!

  剛才還看到凌晨和吳燁聊天聊得正歡,結果他來搭句話就潰瘍?墳頭燒報紙,忽悠鬼呢!

  “最近上火?”他好奇的問道。

  凌晨指了指吳燁:“一言難盡。”

  旁邊的男生:“.....”

  啥呀?

  潰瘍還是因為他?他看了看吳燁,吳燁剛好笑的正開心,他感覺有些語塞,那么多人追不到的女神,你憑什么讓她口腔潰瘍?

  凌晨說的其實是吳燁老是惹她生氣。

  “確實不能什么都吃。”他只好這樣說道。

  凌晨沒搭理他了,話不投機半句多。

  不遠處,寧渠注意到凌晨這邊,悄悄地碰了碰顏潸潸,然后挑挑下巴,顏潸潸點點頭,端著酒杯,走到凌晨旁邊。

  她和寧渠很默契,寧渠一個動作,她就知道怎么做。

  “小魚和小白她們也來了,過去一起聊會兒啊!”顏潸潸挽著她胳膊說道:“這是你朋友?”

  凌晨看了看她:“同學,我和你一起過去吧。”

  禮貌的說了一句,凌晨就和顏潸潸一起離開了,態度越明顯,麻煩越少,她可不想回家哄男朋友。

  醋壇子在臺上已經看半天了。

  臺上的吳燁注意到凌晨和顏潸潸一起離開,轉頭看了看寧渠,寧渠沖他挑眉,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這種事情,默契的。

  一身正裝的吳燁,還在聽司儀念些他不太懂的東西,反正儀式不是吳燁想的那樣,跪一下,敬個茶就完了。

  還挺麻煩的。

  臺下。

  洛白喝著不便宜的紅酒,伸手碰了碰黃原,指著不遠處:“你家干媽都來了,看來還是吳燁的干媽更大佬。”

  大佬都是有座位的,不過位置排列有講究而已,他們年輕人也有,不過沒人坐,都是三三兩兩的在聊天。

  黃原白了他一眼,指了指臺上:“你怕是不知道榮半城的傳說,看著她旁邊拿過女生沒有,吳燁喊姐姐那個!”

  洛白點點頭。

  “未來的江半城,懂吧?”黃原回答:“一個私人宴會,能來這么多大佬,人家是不是大佬不就很明顯了嘛!”

  很多都是新聞上見到過的面孔,來就是參加一個私人宴會,確實能說明很多東西。

  也是應為榮阿姨發的請帖很鄭重,對她而言,這是大事情,字里行間都能感覺出來,才來了那么多大佬。

  “見識了,還得是燁哥,一不注意就混大了。”洛白笑著說道:“要不是燁哥,我們怕是來不了了?”

  洛白很清楚,和這些人比起來,確實差太多了,連吳燁這個外掛選手都是這個想法,何況是洛白他們。

  “這些人,沒必要比什么,不是幾代積累,就是天之驕子,時代弄潮兒,拿什么比?”寧渠說道。

  他還想當股神呢!

  最后才發現,自己就是個股。

  “得隴望蜀,我們也是別人羨慕的人,那些大佬羨慕不來。”洛白回答。

  他也算是富二代那一批人了,不缺吃穿,不差錢花,有房有車,已經是很多人眼里的羨慕對象了。

  “知足常樂。”黃原回答。

  白菜注意到他們的話,看了看臺上那個大不了幾歲的女生,一身長裙,并沒有戴多少首飾,氣質就是特別的好,想著她們家得多有錢?

  想了想,白菜覺得自己也應該知足常樂,現在賺錢嘩啦啦的,都不敢和家里說,怕他們誤會自己走歪路了。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白菜看了看旁邊的游小魚,又看了看其他人,她們不覺得尷尬嗎?

  白菜覺得膝蓋以下都沒有衣服,已經很尷尬了,她還看到有人穿的短裙禮服,真不理解是想什么。

  顏潸潸帶著凌晨過來,幾人說著悄悄話,偶爾看看臺上。

  臺上。

  總算是走完了繁瑣的儀式,司儀喊了一聲跪,吳燁跪在蒲團上。

  然后,聽到叩首的時候,吳燁局磕了頭。

  最后,接過茶盞,吳燁規規矩矩的敬了茶,喊了一聲干媽,榮阿姨答應一聲,喝了茶,這個干媽就算是真正認了。她也多了一個正正規規收的義子。

  不是那種口頭就答應的,而是磕過頭,上過香,喝過茶的義子。

  下有親朋好友見證,上有列祖列宗知曉。

  “媽!”

  “哎!”

  看她笑的開心,吳燁也笑了笑,干媽不是一定要喊干媽,愿意喊媽也一樣的,吳燁不知道,他省略了一個字,榮阿姨多開心。

  江畔在旁邊看了看自己的老媽,其實她老實說自己沒有弟弟遺憾,她自己沒有兒子,一直也遺憾,只是她沒有說過而已,但是江畔知道。

  她是真的開心,不然也不會辦的那么鄭重其事。

  司儀收完尾,臺下響起一片掌聲。

  今天以后,吳燁也多了個姐姐,多了個干媽,掌聲里,吳燁悄悄的看了看吳太太,和老吳,發現他們并沒有什么情緒才放心。

  儀式結束,時間就到了午飯時間,卡的剛剛好。

  其實這種宴請,和平時沒什么區別,就是事情忙完了,就開始準備吃飯,吳燁感覺就像是結婚一樣,被干媽帶著認了一圈人,就差凌晨也在身邊了。

  剛才就認了不少人,不過沒有認全,江家這邊總有些親戚的,還有榮家的親戚,不過他們對吳燁多少有些敷衍,掩飾著都能感覺出來。

  想法是什么,吳燁不在意,也難怪干媽覺得他們這些人靠不住,以后江畔嫁人了,怕不之前婆家那邊可能有壓力,這堆親戚.....吳燁沒說,只是默默的想著可能性。

  來的最多的不是親戚,而是吳燁干媽的朋友,一水的某地大佬,某省大佬,上市公司,資源公司,互聯網公司,各種公司的老板。

  甚至還有不少外國人,吳燁才發現干媽會好幾國的語言,談笑風生毫無障礙。

  “是不是好奇為什么會有外國人?”她問了吳燁一句。

  吳燁點點頭,確實是好奇。

  “干媽也當外國老板的房東啊!”她笑著回答:“不過多是土地,房子反而少很多。”

  吳燁:“......”

  屬實沒想到是這樣。

  震驚多了,吳燁也開始免疫了,特別是對她有多少房子的事情,多就多吧!反正吳燁也沒有想過整幾套到手。

  “您也太放心我了,轉頭我就給您添堵。”吳燁玩笑道。

  她搖搖頭:“你不是那種孩子,眼里沒有貪念,那群親戚可有,干媽放心你,不放心他們。”

  吳燁:???

  我眼里的羨慕您在看看啊!光顧著看有沒有貪念,看看羨慕也很重要啊!

  羨慕吾姐畔,年紀輕輕坐擁幾千億家財,如此富婆,放眼世界,有幾人能與之媲美?

  真不知道以后那種老公才能配得上她,不得找個入贅的?

  “你可別高估我啊,我就是個俗人,實在不行您再找幾個干兒子,湊個十三太保,以后您更放心。”吳燁說道。

  被干媽拍了一下:“胡說,你以為就是那么簡單啊!”

  看面相,看八字,看命理,都合才是第一步,然后還要看人品,看德育,看性格,這是第二步,還得看投不投緣,愿不愿意,最后才能認義子。

  說萬里挑一不為過。

  她以前碰到的,就沒有一個合格的。

  帶著他一桌桌認識人,然后吳燁又收了一大堆名片。

  “這個是柳總,叫柳叔就行,他可是做大生意的,以后多和柳叔叔請教一下。”走在吳燁前面的干媽給他介紹。

  一個干瘦的中年人,笑容倒是很好和藹,他們過來以后,吳燁立馬就禮貌的遞煙,它也是站起來接的。

  這些大佬也是很接地氣的,反正吳燁剛才就聽到好幾個耳熟能詳的大佬,滿口特么的,特么的。

  “榮姐,你太客氣了,剛好小吳和犬子年歲相差不大,以后可以多交流。”他客氣的回答了一句,拍了拍旁邊的年輕人:“還不快叫人。”

  他旁邊的年輕人露出一個笑容,禮貌的打招呼。

  “榮阿姨好,吳...兄弟你好,我是柳席,以后多多關照。”女神的男朋友,一般般嘛!有個好干媽,就這樣了。

  內心默默的吐槽,他臉上笑容不變,吳燁也應付了一下,這個家伙,就是剛才準備找凌晨聊天的家伙,不過凌晨也搭理他。

  吳燁也默默的吐槽了一句,長得一般般,身材一般般,就是有個好爹。

  “加個微信,以后多交流。”老柳說道。

  人家能變成榮半城的干兒子,他就覺得眼前的年輕人不是那么簡單,以前可不是沒有人打這個主意,都沒有成功過。

  柳席:“......”

  加啥啊?看她和女神撒狗糧嗎?

  被瞪了一眼,他還是拿出手機,吳燁掃了掃他,就放好手機,又開始認識下一個大佬。

  “是不是有點不習慣?”

  點點頭,吳燁很誠懇的回答:“不習慣也不能辜負您一番心意,再說總要習慣的。”

  “以后就少了。”繼續帶著吳燁繞桌子。

  說真得,吳燁并不準備進入這個圈子混,如果不是干媽非要帶他認人,吳燁完全沒有想法去結識是什么大佬。

  有些圈子,生搬硬套去混,最后也是混不了的,沒有實力,就安心的混自己的圈子,不要去撞南墻。

  吳燁不想以后求人辦事兒,還得說一句我干媽,我姐誰誰誰這種話,人脈是你能帶人家什么,不是研究人家可以帶給你什么。

  踏踏實實的,按部就班的做自己的事業,才是最穩當的。

  認完一群大佬,吳燁才落座吃飯,凌晨最后還是和吳燁他們一桌吃的飯,吃完飯以后,就一個個告辭了。

  和干媽在門口送完客人以后,房子里才安靜下來。

  家里就剩下了自己人。

  “想來想去,干媽也不知道送你點啥才好,你不是說要開飯店的分店嘛,我就給你準備了點店面,你要用的時候去裝修就行。”

  “車的話家里多,你要就自己來開就行了,國外還有不少農村牧場漁場啥的,喜歡去玩就和你姐說,她清楚哪些地方好玩。”

  “你姐一個月有零花錢,干媽也給你準備一份,不過你別被你姐騙走了,自己留著。”

  “家里的鑰匙給你留一把,房間也準備好了,有時間就回來吃飯。”

  她說了不少,吳燁還在震撼里。

  剛準備開口,她就說道:“拿著,這是干媽給你的禮物,可不許拒絕,也不值多少錢,你是我名正言順認的義子,得有見面禮。”

  她把一個盒子遞給吳燁。

  吳燁沒接,太貴重了,拿著沉。

  她看了看吳燁,把東西放大他懷里:“長者賜不敢辭,拿著!就知道你想法多,都不敢多給你準備,以后缺啥和干媽說。”

  吳燁:“......”

  這就是大戶人家的做派嗎?凌晨瞬間感覺自己家小門小戶的,起碼送禮物可不敢這樣送。

  有錢任性啊!她當時和老媽說的時候,藍總裁就感慨萬分,難怪她說吳燁找著靠山了,凌晨現在也是這樣覺得。

  “這個是給晨晨的禮物,還有晨晨他們家小區,也有房子,房產證放里面了。到時候你過去也方便點。”她拿盒子給凌晨的時候,還指了指吳燁懷里的盒子。

  自己家小區都有?還真是無孔不入啊,哪里都有房子。

  想到以后吳燁生氣了,就去另一套房子住,凌晨感覺她在給自己增加難度。

  “這太貴重了,阿姨,這個我不能要。”凌晨把盒子還回去。

  里面是一顆帝王綠吊墜,太貴重了,可不是專屬那種交增值稅的東西,而是真正的翡翠,還是頂級的。

  “拿著吧,就是小玩意而已,不要覺得多珍貴。”她又把盒子遞回去。

  不出手就算了,出手就是高檔貨,真是只有看錯人,沒有叫錯外號。

  推辭不過,才收了禮物。

  凌晨悄悄地和吳燁說道,讓他以后孝順點,人家的心意可是已經看到了,接下來還要看吳燁的表現。

  “別憂心忡忡的你倆,你媽有錢,不要考慮這個,不行給姐,姐給你花。”江畔在旁邊說道。

  她還覺得一年八千萬的零花錢不夠花呢。

  她是個軟性子,一心撲在慈善上,這也是榮阿姨不放心的,怕閨女把家敗光了,以后讓吳燁監督一下她。

  “干啥啥不行,騙錢第一名。”榮阿姨敲了敲江畔的頭。

  家里的氣氛開始好起來,晚上的時候,吃完晚飯,吳燁才和凌晨一起離開。

  江畔關上門,回到客廳就躺在沙發上。

  “能不能有個姑娘樣子?回來就四仰八叉,你弟媳婦兒知道了都得笑話你。”

  又被自己老媽吐槽了,江畔毫不在意。

  看了看坐在對面的老媽,江畔問道:“媽,你真舍得,丟那么多好東西,一點都不心疼?”

  “你不懂!人家不是你擔心的那種人,你不要小肚雞腸。”看了看閨女,她回答了一句。

  “以后誰知道呢?”江畔說道。

  吳燁現在沒有的想法,不代表以后也沒有想法,亂花迷人眼,財帛動人心。

  別以后婆家那邊好對付,吳燁這邊不好對付。

  “你就放心吧,你弟不是你說的那種人。”

  江畔:“......”

  每次聽到這個,就感覺不靠譜,咋就那么篤定呢?

  “不懂就不要亂猜,你弟給我發語音了,你安靜點,我回一下消息。”她拿著手機,回了個語音:“好的,到家了就好。”

  江畔:“......”

  和自己兒子似的,和她說話的時候,可沒有那么溫柔。

  江畔默默的定目標,以后自己一定要生五個娃,讓她帶到哭唧唧的。

  城市另一頭。

  吳燁和凌晨剛到家,把口袋放好,吳燁扭了扭脖子,今天居然還感覺挺累的,那些大佬面前,回答問題是想了又想。

  人不累,心累。

  這種日子,不是吳燁喜歡的,而且和大佬吹牛的時候,沒有什么資本吹,就聽大佬凡爾賽了。

  起碼也要你吹我吹,互相你來我往的吹牛才有意思。

  沒有什么拿到出手的東西,確實是略顯尷尬,吳燁覺得自己唯一的勝點就是大牛了。

  除了牛,比起大佬簡直是一無所有。

  “還累著你了?”凌晨把水杯遞給他。

  點點頭,吳燁回答:“我寧愿人累,也不想心累,和他們說話,太費腦子了。”

  能理解為什么那么多中年人謝頂了,確實是累的,我不是其他的原因。

  一個話還得考慮著考慮著說,費腦啊!

  “你啊,就合適自己做生意,不合適那種博弈。”凌晨回答。

  吳燁看了她,忍不住笑:“換成你的話,我感覺別說博弈,相撲都行。”

  三句話就跑偏了,吳燁只會和其他人好好聊天,和她就不會了。

  說不過,她就耍無賴,或者動手,凌晨一直都這樣。

  “給你看看龍王!”

  說完以后,凌晨喝了一大口水,然后和噴霧器似的全部吐給吳燁。

  “一口鹽汽水噴死你。”凌晨哼了一聲。

  吳燁擦了擦臉。

  “有本事你別用嘴啊!你看我怕不怕。”吳燁吐槽了一句。

  凌晨臉紅,逮著他錘了好幾拳,才放過他。

  吳燁直呼不敢了,不敢在挑釁龍王了,這幾天龍王都是吐血,誰敢挑釁啊!

  扣六分,還要罰款。

  氣的不行的凌晨,把他頭按在沙發上,一頓暴揍。

  “你再惹我生氣,我直接把創可貼糊在你臉上你信不信?”

  吳燁:“......”

  那就有點過分啦。

  當老公是什么?是孤魂野鬼嗎?

  “你有本事拿出來啊,你看我怕不怕!”吳燁嘴硬。

  凌晨語塞:“你就只會嘴硬!”

  吳燁就是覺得凌晨不敢,其實她就是個嘴炮。

  果然,慫了!

  “你才是只會嘴硬,不像我,起碼不只是嘴硬。”吳燁說道。

  凌晨:“.......”

  瑪德,說不過他。

  放開吳燁,凌晨把狗子喂了,然后坐在沙發上,把吳燁拿回來得袋子拿到手里看了看。

  她還挺好奇的,主要是突然間,有點結婚收禮金的感覺。

  吳燁就坐在她旁邊,看著凌晨把盒子拿出來,從里面拿出房產證,拿在手里開始數。

  “嘖嘖,弟娃兒,你發財啦,十幾套房子,全是大房子,你這干媽,真的是壕無人性。”凌晨感慨萬分。

  自己也想要個這種干媽,不過她干媽沒有這么有錢,倒是個文化人,從來不談錢,也不愛碰錢。

  凌晨家也有錢,但是沒辦法這樣,動不動拿出好幾個億的不動產,流動資金倒是可以,不過那也得抽調,不是想拿就拿的。

  說是有那么多,其實能動的就五分之一不到,那么多項目,那么多公司,怎么可能這么任性?

  “她買的時候便宜,不過現在價值確實是擺在那里的,沒有當人家面給我禮物,意思很明顯了,我都不知道她考慮那么遠,有什么必要。”

  “未來的江半城,人家供著還來不及呢,怎么可能受氣!”

  “搞不懂是什么想法,不過東西也送了,面子也給了,以后于情于理,總得看著點江畔,免得她把家敗光了。”

  熱衷慈善的江畔,吳燁還真擔心別人忽悠她。

  “女孩子啊,父母總是會擔心被欺負啊!”

  “擔心就可以避免嗎?”吳燁回答:“陽臺,浴室,臥室,沙發,很多人都被欺負呢!”

  凌晨:“.......”

  “只是一個人欺負的話還好,有些人啊,被一群人欺負,那才叫慘不忍睹。”

  “而且,別人沒辦法插手的,就像你,一直欺負我,我也沒有說什么,寧渠也被欺負的很慘對吧!”

  說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無語的看了看他,凌晨把房產證放在一邊,吳燁還收了一大堆紅包,不過好多其實都是卡。

  這些大佬送禮物,禮金都不低,不可能直接給現金,給支票又不太合適,就直接給卡了。

  “看到沒,密碼,金額都有,這種卡,其實不記名的,都是大佬用的多。”凌晨把卡片疊在一起,拿著計算器算了一下:“加起來幾千萬,嘖嘖,面子真大。”

  這種干媽,凌晨都想認一個了。

  收的紅包,都趕上她的存款了,簡直是一波肥來的。

  “以后遇到人家辦事情,還是得還回去的,這是人情往來。”吳燁一個個把名字記下來,方便以后再還回去。

  “還有你干媽給你的卡,也不知道是多少錢,我覺得應該也不少。”凌晨拿著一張卡片說道。

  這是放在房產證里的,說個吳燁的零花錢。

  “這輩子沒收到過這么多的紅包,有點誠惶誠恐的。”吳燁實話實說。

  錢太多了,讓他有種不真實的感覺,比外掛還要不真實,幾個小時之間,收了幾個億的禮物。

  外掛還得用幾個月呢,今天就一天時間,就收了這么多錢,來的太快了,不真實的感覺特別的明顯。

  “收都收了,考慮那么多干哈?要是不敢用的話,我給你花了。”凌晨故意說道。

  吳燁嘆氣。

  零零散散的,吳燁收的紅包就是幾千萬,還有一大堆名片,外加各種禮物等,以及一沓早就過戶了的房產證。

  反正加起來,八九個億是肯定有的。

  吳燁看著一堆東西發呆,不由得想到一個問題,難道說自己的格局很小?

  這么多錢呢,要是換成自己的話,別說是干兒子,就是干爹都不可能給這么多,她給的實在是太多了啊!

  就這些錢,吳燁不吃不喝得攢十個月,她就這樣當禮物給了,哪怕是買的時候早,也得花個幾千萬吧?

  “還真有一套我們家小區的房子呢!”

  看了看自己家小區的那棟物業,凌晨覺得吳燁這個干媽還真是個置業狂魔,小區開盤的時候,她才在上大一。

  吳燁則是在考慮,這么多錢,要怎么樣處理才好。

  錢太多了,光是倒在一張卡里,都很麻煩。

  “東西收好。”凌晨把東西裝起來遞給他,吳燁接過來,準備回頭放到保險柜里,還是放在保險柜里安全一些。

  別看電影開保險柜容易,現實可不是電影,沒有那么多能人。

  “還是辦酒來錢快啊,特別是大佬辦酒。”看著樸實無華的塑料袋,凌晨有些感慨。

  吳燁則是在默默的計算著,因為干媽,自己的事業這次得突飛猛進道什么地步。

  大唐飯店的十多家分店,不知道明年能不能弄好了,現在這個情況,直接都可以弄個集團公司都可以了。

  有些人,叫貴人,說的就是榮阿姨這種,微微提攜一把,就直接起飛了。

  雖然她也需要個干兒子,現在這個情況對她來說,就是雙贏的局面。

  吳燁是覺得東西太多了,有些受之有愧,古話都說無功不受祿,這錢多了,總感覺不安心。

  沒有自踏踏實實賺的那個錢花的舒服,一下整了這么多,見識淺薄,總就是理解不了大佬的格局和境界。

  打開了那么一點點格局,距離今天那些大佬的程度,完全是小兒科。

  這段時間的沾沾自喜,被徹底打擊得沒有了,吳燁要做一個謙遜的,務實的人。

  有錢人太多了,他們真的太多了吳燁這種小菜雞,就合適靜靜的賺錢,安靜的生活。

  不去打擾人家裝比的喧囂。

  他現在,每次買電腦的時候,視頻網站,購物,看車的時候,大概都忘不掉大佬樸實的草尼瑪。

  辦完了干媽這邊的事情,心里的石頭也掉了一塊落地了,她說不少人要來的時候,吳燁心還是懸著的。

  這個事情可以撇在一邊了。

  端水泡腳,凌晨這幾天仗著親戚在,吳燁不敢那她什么樣,就開始仗勢欺人。

  做家務,做飯都是吳燁,洗碗拖地還是吳燁,吳燁很想送她一個十月寶寶套產,讓她安心大半年。

  起碼不會仗著親戚在一邊就作威作福的,要不是怕扣分,那能讓她如此囂張跋扈。

  看了看手機時間,也到了休息時間了,吳燁挑眉看了看她:“休息唄!”

  本來還是留宿了,不過凌晨要回來,吳燁就由著她了。

  主要是沒結婚,凌晨還是不愿意在別人家休息,能回來的話都是選擇回來。

  回來有吳燁,在其他地方休息就不一定了。

  “說的你好像能那我怎么樣似的,休息就休息唄。”凌晨撇撇嘴。

  護身符一貼,唉,肆無忌憚啊!

  確實也沒辦法拿凌晨怎么樣,吳燁還算是規矩,反正主臥里有個衛生間,凌晨多跑幾次好了。

  也方便。

  最近大家總是在互相傷害,吳燁屬于一堆柴,凌晨何嘗不是。

  互相拿著汽油桶澆唄。

  交完了,你拿打火機,我拿打火石,現在燒火燒的多開心,以后也會…多開心。

  命運早就在暗地里標好了結果。

  晚上的時候,閃電照亮夜空,雷聲響徹天地,吳燁被一道閃電晃醒了。

  睜開眼睛的時候,就看到床沿站著一個身影。

  白衣飄飄,長發及腰,看不到臉,但是已經很嚇人了。

  吳燁這個膽小鬼,直接嚇得叫出豬聲,立馬拉過被子把自己捂住。

  “你喊個毛啊!我關窗戶!”凌晨很無語的很:“真是阿飄,你蓋被子就有用了?”

  縮回被子里,凌晨看著臉都嚇白的吳燁,又有點心疼。

  吳燁膽子太小了,連自己女朋友阿飄都分不出來。

  “哎,七老八十去世了,要是回來看看你的時候,你會不會直接嚇得一起走了?”凌晨問他。

  那時候可能膽子大點,就不怕了,再加上還有幾個兒子,指不定她家都回不來。

  “就是剛醒你就站在床沿,沒看清楚,太突然了。”吳燁嘆氣。

  凌晨拍了拍他:“那你說,我關好窗戶,不回來睡覺,難道站窗戶邊看雷啊?”

  聊了好一會兒,吳燁連期待下雨都忘記了,聽著外面電閃雷鳴,瓢潑大雨,再看看已經聊睡著的凌晨。

  孤零零的吳燁失眠了。

  第二天,凌晨起來他都不知道,昨天晚上睡的太晚了,凌晨睡著了,他很久都沒有睡著。

  凌晨坐在落地窗的榻榻米前,拿著手機在和田甜打電話,跑了一杯熱奶茶的凌晨,看著外面越下越大的雨。

  老天爺也不知道是不是憋的太久了,開始下雨以后,就越下越大了。

  只好發了個放假通知,凌晨自己也沒辦法去上班,這個雨,雨刮都打不過來,沒辦法開車。

  一個小時以后……

  吳燁吃著坨了的面條,啃著黑漆漆的雞蛋,勉為其難的吃完凌晨做的愛心早餐。

  去不了公司,凌晨和吳燁的泉水菜雞二人組,就開始禍害其他人了。

  一個坑就算了,兩口子都坑的很,小學生都被他們坑哭了。

  在語音里求他們不要玩了,這種水平,還不如他大班的時候。

  凌晨直接找了三個陪玩,然后才體驗到了游戲成就感。

  被一場大雨堵在家里,吳燁完了一上午的汽車模擬器,各種飄逸的操作,倒是把凌晨看呆了。

  八爺梳理著羽毛,不能出去飛的日子,它都有些不習慣。

  星星還是懶洋洋的趴窩,最近凌晨對它太好了,它有些不理解。

  吳燁和凌晨窩在沙發上,凌晨靠在他肩膀上,吳燁拿著一個平板電腦,兩人在看電影。

  難得安靜一天,日子過的很淡泊,就像是以后每一個婚后的日子那樣,提前演練了一邊。

  就差個調皮搗蛋的小家伙,在旁邊打擾他們,亦或者開著玩具車滿屋子繞,也可能是磕著碰著哭唧唧喊爸爸媽媽看。

  “突然想生個娃,一定很幸福。”凌晨說道。

  吳燁二話沒說,把上衣扯掉:“走啊!”

  凌晨:“……”

  走個錘子。

  白了吳燁一眼,凌晨繼續看電視,拿過旁邊的奶茶喝了一口。

  兩人在家閑著沒事,寧渠和顏潸潸也是一樣,不過顏潸潸和凌晨有區別的是,顏潸潸是有娛樂活動的。

  下雨天,打寧渠,早上打,中午打,晚上打。

  洛白冒著大雨,去白菜家去了,故意不打傘,淋成了落湯雞,被白菜按在自己的被窩里,喝著白菜煮的姜開水。

  黃原和游小魚在組裝一比一的汽車模型,這是他們最愛的游戲,也是互相都喜歡的玩具。

  雨天,總是增加感情的好時機,除了寧渠那種情況,已經增加不了什么了。

  第二天的時候,雨還是沒有停,不過已經可以上班了,吳燁把凌晨送到公司樓下,才開車離開。

  洛白住院了。

  作死了一把,把自己弄到醫院去了。

  白菜打電話的時候,焦急的很,還是她發現洛白不對勁,立馬就送的醫院。

  她是真的很無奈,洛白連下樓都沒力氣,還是她背下去的,然后又打不到車,她還不會開車。

  又是晚上,還在下雨,醫院門往那邊開白菜都不知道。

  看她那么辛苦,發高燒迷迷糊糊的洛白,只感覺……一言難盡。

  總之,洛白很抱歉。

  以后再也不淋雨了。

  吳燁到了醫院的時候,就看到了狼狽的白菜,問了一下情況,吳燁準備幫他辦個住院。

  結果他這種情況,人家醫生建議不要浪費病床資源,自己回家也可以休息。

  吳燁只好和白菜說了地址,讓她晚上打車帶洛白回去。

  打點滴,要連著三天。

  還準備回店里安排一下工作的吳燁,在醫院耽擱了一上午,下午回簡單弄完工作。

  去tmd,又是一天就過去了。

  原本準備去接凌晨,她怕吳燁太忙,自己打車回家了。

  吳燁回家的時候,就發現家門口多停了一輛車。

  一輛硬派悍馬。

  疑惑的看了看車子內部,嗯,是個女生的車?

  女生還有喜歡開這玩意兒的?

  回到家,就發現凌晨和另一個女生,兩人做起沙發上,笑的前仰后合,聊的不知道多開心。

  好奇心越發濃厚起來的吳燁,換好靴子,說了一聲我回來了。

  凌晨旁邊的女生看了看吳燁,悄悄的和凌晨說著什么。

  “快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發小,以前發誓要嫁一個老公那種。”凌晨拉著他坐在沙發上。

  不要這樣子說,我根本不可能接受的。

  “我男朋友,吳燁,這是我發小,張亞男,現在是醫生,男科大夫。”

  啥呀?特意說這個是什么意思?提醒我什么嗎?

  “你好亞男。”吳燁微笑。

  “你也好,看你最近有些上火啊!”

  看了看凌晨,吳燁笑了笑:“過段時間就好了。”

  凌晨:“……”

  看著臉紅的凌晨,張亞男吃了好大一把狗糧。

  她是剛來魔都進修一段時間,來看看凌晨,很長時間沒見面了。

  “晚上想吃什么?我做飯。”吳燁問她們。

  “火鍋!變態辣。”兩人異口同聲的回答。

  ------題外話------

  晚了,狀態太差,在調整,抱歉抱歉!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