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47 洛白:我做舔狗那些年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日頭西洛,八爺回家。

  把爪子上抓著的,一疊帶著泥土和紙條的百元大鈔放到盒子里,它就跳上鳥架,一邊吃蟲子,一邊看著地上的星星。

  過了動物的某個時期以后,八爺就不熱衷鉆籠子了,而是有些佛系的無欲無求。

  這一點,和吳燁恰恰相反,作為隨時隨地都能fq的年輕人,吳燁研究的就是如何以靜制動。

  鳥架上的八爺吃飽以后,就開始日常斗狗,它好過的時候,就不想讓星星好過。

  平時看起來井水不犯河水,實際上它們的友情,就像是爛尾樓,早已稀碎。

  “嘿,傻狗。”

  “汪!”

  八爺在空中飛,狗子在地上追,狗子時不時的舉著爪子拍它,不過八爺飛得高,星星拍不到它,拿它沒辦法。

  其實八爺也不敢靠近它,怕星星一個大比篼給它拍殘廢了,凌晨吳燁不在的時候,家里就是這樣鳥飛狗跳的。

  從沙發上一躍而起的星星,差一點點就咬到八爺了,給它鳥膽都差點嚇出來了。

  “差一點,差一點。”飛到架子上的八爺不敢挑釁了。

  星星瞅了它一眼,把地上的小枕頭叼回沙發上,然后才趴在窩里盯著八爺。

  你主人欺負我主人,我就欺負你,星星一直想收拾八爺,吳燁它收拾不了,收拾吳燁的鳥這個想法,一直沒有斷過。

  樓上。

  主臥里。

  “怎么樣?會不會太幼稚了?”凌晨又換了一套衣服,站在穿衣鏡前,問吳燁感覺怎么樣。

  回答很好他說敷衍,回答不好她說眼光有問題。

  “我先試試看,再回答你感覺怎么樣行不行?不過感覺不太方便的樣子。”吳燁看著她一身牛仔背帶褲。

  凌晨錘他兩拳。

  “我就想知道,這種衣服,上廁所的時候怎么辦?”吳燁問她。

  凌晨:“......”

  為什么會有人問這種十年腦血栓的問題?

  “好看還是不好看?”凌晨問他。

  吳燁點點頭,好看確實是好看,凌晨穿著一身牛仔背帶褲,頭發扎起來以后,看著和那些剛出學校的學生似的。

  她穿個紅綠大襖,手插到衣袖里,估計也好看。

  “要不你換這件我對比一下?”吳燁拿了一件旗袍給她。

  凌晨給他一個白眼,沒有穿,吳燁一直讓她試穿一下旗袍,最好是再加個絲襪,不過凌晨沒好意思。

  等到需要添柴加火的時候,再考慮這些,現在的吳燁,屬于是餓牛,不需要加火,只需要給植物。

  “我還是換個,這個太顯年輕了,有點搶風頭。”不太滿意,凌晨又準備再換一套。

  每一套都覺得搶風頭,根本不考慮風是什么感受,人長得好看,穿什么不搶風頭?

  不是衣服的問題,單純是人的問題。

  “這樣挺好的,可可愛愛的,你這種顏值掛選手,穿什么都會搶風頭,難道就不參加聚會了?”吳燁回答。

  一身t恤,一條短褲,腳上穿著一雙拖鞋的吳燁,隨意極了。

  就這樣和凌晨出門的話,人家第一時間感慨的應該是,這么一個美女跟他,他得有多少錢?

  “再換一套裙子,不行就這個。”凌晨做好決定。

  又換了一套素素的裙子,凌晨才滿意的點點頭,就決定穿這個。

  吳燁算是明白了,為什么男生等女生的時候,要等那么久,最后她還是急匆匆出門的,也就是凌晨不化妝,不然還不知道得多久。

  “問就是好看。”在凌晨準備問他的時候,吳燁已經搶答了。

  凌晨:“......”

  給他一個甜美的笑容,凌晨又看了看他隨意的打扮,拉著他換了一套衣服。

  鏡子里,倒映著超級有夫妻相的他們。

  “細菌交換以后,夫妻相越發明顯了,你這老婆跑不掉了。”吳燁貼貼。

  凌晨嘴唇都被他臉擠歪了。

  “不要亂喊。”

  “老婆,老婆,老婆,老婆.....”

  “哎呀,你煩不煩!”紅著臉的凌晨下樓了。

  緊隨其后的吳燁,哈哈笑。

  現在是下午,今天晚上洛白要請客,介紹他女朋友給大家認識,難得洛白浪子回頭,可算是拱到了白菜。

  雖然,白菜就像是老實人。

  這話不是吳燁說的,而是黃原說的,他說白菜就像是老實人,洛白則是退隱江湖的渣男。

  感情的事情,沒有先來后到,只有恰逢其會,只有喜歡和不喜歡,一直走腎的洛白,現在開始走心了。

  “顏潸潸給我發消息,他們都出發了。”凌晨一邊穿鞋一邊說道。

  大家都是要帶女朋友去的,光是白菜一個女孩子在,也不合適,她自己也尷尬。

  把鞋子穿好,吳燁拿著鑰匙,挎著凌晨的包包,兩人一起出門,吳燁開著m8,直奔店里去。

大唐飯店  對于請吳燁和兄弟伙到吳燁自己的飯店吃飯這個事情,洛白完全不覺得有什么問題。

  反而還侃侃而談,賺錢不容易,能省則省,說什么大家都是拖家帶口的人,不要鋪張浪費。

  店里,拉著白菜進店的洛白,熟練的和經理打招呼。

  “洛總,包間已經準備好了,現在帶您過去?”經理問他。

  因為是老板的熟人,早就預留了一個包間,其實最近生意好,包間都不夠用,很多客人都喜歡在包間招待朋友。

  看了看白菜,洛白才回答:“告訴我房號,我自己去就行,茶水麻煩幫我準備一下。”

  他和別人說話的時候,白菜就靜靜的站在一邊,只是保持著微笑。

  眼睛則是看著裝修豪華的飯店,以前的白菜,從未想過自己會踏足這種飯店,洛白說是他好哥們開的,白菜腦子里只有物以類聚幾個字。

  作為白菜眼里的高富帥,洛白的朋友也不是缺錢的人,這么大個店面,不知道得花多少錢。

  “走吧,我們去包間等他們。”洛白拉著她的手。

  順從的跟著他的腳步,白菜一路觀察,默默的和那些衣著光鮮的客人對比了一下,感覺自己幾百塊錢巨資買的衣服有點拿不出手。

  渾身沒有一件首飾的白菜,覺得自己有點老土,連個耳環都沒有。

  踩著地毯,看和墻壁上的山水畫,白菜覺得自己有些格格不入,完全沒有洛白那種回家了的感覺。

  “這些畫,都是二十塊錢一副定制的,你看這個地方,轉頭都能看到,裝修好看,就是忽悠客人而已。”洛白悄悄的和她說道。

  白菜忍不住笑,肯定是沒有洛白說的那么不堪的,白菜開心,只是因為他在意自己的情緒。

  “我沒在意的。”白菜回答。

  洛白停下腳步,把她的手拿在手里,讓白菜自己看了看,白菜還有老繭的手里,手心全是汗水。

  尷尬。

  “嗐,熱的,你手太熱了嘛。”

  又拿起她另一只手,洛白讓她自己看了看。

  白菜:“......”

  太沒出息了,她一直很緊張,一直沒有控制住自己的緊張。

  要是找個小館子的話,她肯定不會那么緊張,這個店看著就很貴,而且還是和陌生人吃飯,再加上她不知道自己的錢夠不夠付飯錢。

  她是想著自己買單的,不要讓人家看不起。

  “哎,沒事,等我緩緩就行。”白菜說道:“看我頭發有沒有亂?我要不還是涂個口紅吧?是不是應該買雙鞋的,感覺不太搭!”

  一股腦的,白菜感覺在家,在路上沒有想到的問題,都跑出來了。

  洛白:“.....”

  她還是那么沒自信,洛白覺得有必要想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你來看看。”洛白把她拉到一個包間門口,里面是幾個中年人,一人一個年輕女朋友:“你看她們,化妝,衣服也好看,搭配也合理,但是她們加起來都比不上你一個。”

  白菜墊著腳看了看,又收回目光。

  “你扯淡,人家一個個都比我好看。”白菜說道。

  洛白:“.....”

  “你只有一個男朋友啊。”

  白菜一愣,又墊腳看了看,才疑惑的看著洛白。

  洛白點點頭。

  “媽耶,這玩意兒還能有好幾個?”白菜感慨萬分。

  瞬間感覺自己老實巴交的。

  洛白拉著她離開,白菜感覺自己的自信又多了。

  “男人總能很輕易的分辨出那種女生合適結婚,那種女生只是逢場作戲,他們是交易,你是未來。”

  白菜刷的臉就紅了。

  當一個情緒散不掉的時候,就用另一個情緒沖一下。效果很好。

  帶著白菜到了包間,白菜掏出新手機,這是商送的禮物,最新款的手機,白菜每次看到手機的時候,都覺得那個商真好。

  掃了一下二維碼,白菜看著頁面跳轉,菜單出現以后,白菜就愣住了。

  “洛哥,你有沒有感覺,你兄弟把一盤豬耳朵賣到188,有點黑啊!”白菜驚訝的問他。

  一個涼拌黃瓜都賣一百多,白菜發現了華點,原來賺錢要這么賺才行。

  洛白:“......”

  有嗎?

  他是會員,吃法都是打五折,相當于半賣半送的,再加上偶爾還免單,沒覺得花多少錢。

  “確實心黑,太過分了,譴責他。”洛白歪頭,看了看白菜的手機。

  明明自己有時間,就喜歡湊到白菜旁邊,挨著她一起看,白菜感覺他離得太近了,又不好說什么洛白的頭,都碰到她的頭了。

  除了自己激動,會有個擁抱,還是第一次隔得這么近。

  “洛哥,喝不喝茶?”白菜找了個理由拿茶壺。

  白菜安靜了好一會兒,盯著茶杯,不知道在尋思什么,又拿著手機看了看菜單,悄悄地放下手機。

  好貴啊。

  默默的給經理發了個微信,洛白把零食放在她面前:“是不是又開始緊張了?”

  白菜點點頭。

  這是實話,轉頭一想,人家女朋友可比她優秀多了,又是老總,又是醫生的,她啥也不是。

  而且人家還不是只有一個男朋友,她什么優勢都沒有。

  洛白就坐在她旁邊,看著緊張的白菜,洛白忍不住安慰她:“別緊張,都是我很好的朋友,一起長大的,就像是你和桃子一樣,見朋友都這么緊張,以后見我爸媽怎么辦?”

  白菜:??

  還沒有考慮過見他爸媽這個問題,洛白這樣一說,她才發現還有一關呢。

  什么事情都怕對比,和見他爸媽比起來,見朋友還好。

  “好多了吧?”

  白菜默默地點點頭,焦心的事情變成了以后去見他爸媽怎么辦了。

  以后....先到了以后再說。

  白菜還在緊張的時候,包間門就已經被推開了,兩人回過頭,就看到一身斑馬衣服的寧渠,背著包包,拉著顏潸潸進來。

  洛白把手搭在椅子上,看著顏潸潸一身綠色的裙子,又看了看寧渠,默默的沒有吐槽。

  絕了。

  “你小子真雞賊,來吳燁店里請客。”寧渠帶著顏潸潸進屋,拉開椅子就大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

  坐在他旁邊的顏潸潸,倒是注意到清秀靦腆的白菜,眼睛一亮。

  看著就很單純的女孩子,總是討人喜歡的,特別是白菜這種,單純質樸的女生,顏潸潸覺得她很好看。

  白菜只是短發,不是長得不好看,大眼睛高鼻梁,皮膚也白了很多,五官精致,只是組合起來就變成了那種清秀了。

  “你倆聊,我和洛白女朋友聊聊天。”顏潸潸換了個位置。

  白菜給她倒好水,有點尷尬的打招呼。

  “我還是叫你小白吧,我比你大一點,你叫我潸潸姐就行。”大概是醫生特有的親和,讓白菜緊張少了很多。

  她從顏潸潸眼里,也沒有看到那些讓她接受不了的東西。

  女生之間的熟絡,其實很快的,還沒有過多久,顏潸潸和白菜聊的越發開心了,時不時的就發出笑聲。

  洛白和寧渠看了看,就跑到一邊抽煙去了,一人一支煙,一起當神仙。

  “你怎么想到在這里吃的。”寧渠吐出煙霧,問他。

  最開始,他還以為洛白會找個餐廳,對付對付就完事了,看到地址,才知道他就找的吳燁的飯店。

  總不能逮著一只羊薅羊毛啊。

  “寧啊,就是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貴。”洛白回答。

  寧渠:“......”

  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吳燁都給了他們會員卡,洛白來蹭飯最多,和經理,主廚都熟悉了。

  “你這眼光不錯,這次靠譜,是個好姑娘,想好了就別三心二意的。”寧渠告誡。

  他能看出來,白菜多質樸。

  這種女孩子都單純,也容易受傷害。

  “耳朵都要聽出繭子了,我能不知道嗎?”洛白回答。

  寧渠撇撇嘴。

  洛白:“.....”

  根本就不相信他,他明明就前所未有的認真。

  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和顏潸潸聊天以后,白菜發現她真的很溫柔,就是那種大姐姐的感覺,讓人完全緊張不起來。

  門被打開。

  和寧渠一樣背著女士包的吳燁拉著凌晨進屋。

  “聊的挺熱鬧啊。”吳燁把包放好。

  白菜看了看他,她看過照片的,這是吳燁,就是她剛才說黑心的那個老板。

  看著真年輕,居然和洛白差不多帥,不過....他女朋友也太好看了吧?

  一邊倒茶,白菜默默地觀察了一下吳燁兩人,發現凌晨能吊打自己,白菜還是第一次見到這么好看的女生。

  “白菜你好,我是凌晨。”凌晨坐在她旁邊,顏潸潸把另一杯茶遞給吳燁,給白菜介紹了一下。

  看著笑的溫和的凌晨,白菜覺得她和想象中的大老板不一樣,洛白說她是千億大小姐,白菜沒想到她這么隨和。

  “你好凌晨,你真好看。”白菜夸獎了一句,干巴巴的。

  忍不住笑了笑,凌晨拉著她坐下,能感覺到她手上都是老繭,凌晨給她一個友好的笑容。

  她們多少知道一點白菜的情況,白菜其實比她們都努力,而且條件確實差了很多。

  “你們剛才聊什么呢?”凌晨問顏潸潸。

  問白菜是不行了,還是要和顏潸潸聊天,然后帶著她。

  多了個凌晨,話題更多了,白菜也放開了,和她們分享了很多好笑的事情。

  黃原和游小魚是最后來的。

  吳燁三人對視一眼,把情緒收起來,盡量笑的友好一點。

  黃原沖他們使眼色,吳燁幾人默默的回到位置上,一頭紅發,穿著小夾克的游小魚,坐在凌晨旁邊。

  大大方方的她,挨個打招呼,凌晨也是第一次見她,和白菜差不多,不過白菜和她是兩個分類的人。

  游小魚的性格,除了對內有點柔弱,對外的話,就像是話癆一樣,話多的離譜。

  “回頭我拉個群,我們平時可以約著吃飯,逛街,看電影。”游小魚說道。

  白菜下意識摸著錢包。

  感覺自己的錢包扛不住這樣造,才不到五十萬的存款,可沒有她們幾個那么雄厚的錢包。

  “白菜在,還不需要擔心安全問題。”顏潸潸笑著說道。

  白菜尬笑。

  人都到齊了,洛白開始點菜。

  白菜默默的記著菜名,然后悄悄地計算著花了多少錢,等到洛白點紅酒的時候,白菜就感覺超支和雪崩一樣到來。

  啥酒啊!要兩萬多一瓶?玉皇大帝夜壺里盛出來的么?

  白菜感覺自己的消費觀受到了巨大的沖擊,想著請客都請了,花多少得讓人家吃飽,至于肉疼,回頭再考慮。

  “看看你們喜歡吃什么,自己點啊。”洛白把手機放在一邊。

  白菜盯著總價那一欄,已經五位數了,注意到凌晨在看她,白菜若無其事的笑了笑,加了幾個米飯。

  這個月得多拍幾個。

  “今天主要是通知一下大家,我已經不是單身狗了,另外,以后多照顧一下我們家白菜,就這么個事兒。”洛白舉著酒杯說道。

  白菜鬧了個大紅臉。

  “干杯,回頭我和小魚再請客,今天就不借場發揮了。”黃原舉著杯子碰杯。

  他還得請客才行。

  “來燁個這里,他生意。”洛白建議。

  寧渠忍不住笑。

  “你那是生意,你那是薅羊毛吧?”吳燁看了他一眼。

  越來越熱鬧了。

  喝了不少酒,又喝了不少茶,洛白去衛生間了。

  包間里繼續聊著天,包間外的洛白,剛從衛生間出來,就碰上了一個長發及腰的女子。

  兩人對視了一眼,洛白準備直接離開,不想對方卻把他攔住了:“洛洛,好歹見一面,招呼都不打?”

  熟悉的稱呼。

  洛白沒有說話,而是看了看她,發現她變化很大了,還是記憶里臉,就是更成熟了,再加上一頭黑長直,身材也更好了。

  雖然一瞬間還是涌出來很多記憶,洛白把它們都壓制了,他已經不是以前那個憨批,陽關道獨木橋,大路朝天各自走。

  “不好意思,我不認識你,借過。”說了這么一句話,洛白就離開了。

  在轉角的地方,洛白看到躲著的白菜。

  白菜尷尬的看了看她:“看你一直沒進去,有點擔心你喝多了。”

  她是不放心洛白才出來的,結果就看到一個漂亮女生攔著洛白,白菜能看出來,洛白那一瞬間的表情很復雜。

  她,應該是前女友吧?

  白菜又慶幸洛白對她的態度,沒有什么遲疑,而是很堅決的,不想和她多接觸。

  “這是現在的女朋友?”旁邊傳來一個女聲。

  她準備看看洛白是哪個包間,結果看到洛白和一個女站在一起,聽意思,人家還是女朋友來的。

  白菜看了看她,并沒有回答什么,而是挽著洛白的肩膀,問洛白:“這是你朋友?”

  洛白搖搖頭,立馬說道:“不是啊。”

  黑長直的是東方淼,和他是仇人還差不多,那會是什么朋友?

  他沒期待過再見面,只是巧合碰到了。

  東方淼:“......”

  她發現,洛白看白菜的眼神,就和曾經看她差不多,不過現在變成了另一個女生,她再也沒機會感受。

  那種堅定不怕得罪人的語氣,還是和曾經一模一樣。

  “你好,我是他女朋友,你有什么事情嗎?”白菜故意問道。

  東方淼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搖搖頭,總不可能說我想和你男朋友聊聊天。

  見它不說話,白菜直接拉著洛白離開了,想了想白菜說了一句:“謝謝!”

  東方淼:“.....”

  這話就很讓人生氣了,不過他們已經離開了,東方淼愣愣的看著他們離開,才回到自己的包間,今天是她生日。

  包間里,聽著朋友唱的生日歌,東方淼總感覺不得勁兒。

  一直到其中一個男生抱著鮮花,拿著禮物給她表白,東方淼更不得勁兒了,就好像是...丟了西瓜撿芝麻。

  洛白和白菜回到包間以后,還是一樣的和大家聊天,但是洛白知道,他要給白菜一個解釋,白菜也知道,自己在等他一個解釋。

  一直到吃完飯,大家離開以后,洛白坐在車上,還沒有喊代駕,他和白菜坐在后排,白菜沒有說話,而是拿著濕紙巾,給他擦了擦臉。

  看著近在咫尺的清秀臉龐,洛白湊近了一些,白菜把她推開:“解釋清楚了,再考慮這些。”

  洛白:“......”

  從頭到尾,事無巨細的和白菜說了一遍他當舔狗那些年。

  和白菜猜的不一樣的是,他居然喜歡的那么的卑微,白菜都替她不值得。

  “原來是前輩啊,剛才還好剛才和她說了謝謝。”白菜說道:“還沒有其他的女朋友?”

  洛白搖搖頭。

  其他的那些,應該不是女朋友,沒有女朋友只在一起住一晚就分道揚鑣的。

  由此可以得出,他只有一個前女友。

  認真的看著洛白,白菜嚴肅的看著他:“想好了再說,醫院的無線網不好。”

  洛白:‘.....’

  想了想,洛白問她:“前塵往事成云煙,往后只有你一人。”

  “不要轉移話題,我今天一定要搞清楚,你到底有多少好妹妹。”白菜回答。

  進退兩難的洛白,有點不知道怎么說了,試探性的比劃了一個巴掌,白菜給了他一個巴掌。

  頭打歪。

  更不敢說還有其他人了,洛白怕小命不保。

  “以前的事情既往不咎,以后......你應該明白怎么做吧?要是結婚以后,我的去別人家柜子里帶你回來,你就做好當蜘蛛俠的準備。”

  “或者我上新聞,你下戶口。”

  如此嚴肅的語氣,洛白還是第一次聽到,白菜肯定是生氣了。

  “保證!”洛白舉手。

  看了看他,白菜只是點點頭,口頭的話不重要,以后行為才是最重要的,而且洛白可憐兮兮的樣子,看得白菜沒有那么生氣了。

  木馬。

  一個巴掌一顆糖,洛白在旁邊摸著臉嘿嘿嘿笑。

  白菜看了看窗外,一心想避開渣男,最后還是喜歡上渣男了,看他的表情,白菜就知道他說的不是真的。

  以前她沒有出現,也干涉不了洛白的生活,以后就不一樣了,回頭就把長槍裝好。

  “走了,找個代駕回家了。”白菜看了看時間,已經不早了。

  洛白指了指臉:“再來一口。”

  “再來一巴掌中不中?”

  “不中,我馬上叫代駕。”洛白把車窗打開,對著不遠處的代駕小哥喊道:“哥們兒,這里!”

  她們在后面聊了半天。

  吳燁和凌晨已經回到家了,吳燁和凌晨在泡腳,拿著手機給寧渠發消息,寧渠讓他裝修好了說一聲,他好搬回去。

  放下手機。

  凌晨打著哈欠開始犯困了,吳燁給她擦了擦腳,然后才倒水喂狗。

  看和無精打采趴在窩里的星星,吳燁疑惑的看了看它,直到吳燁看到它有點扭曲的腳,吳燁才感覺不對勁。

  “你來看看,狗子是不是骨折了?”吳燁一邊說一邊碰了碰它的狗腿,狗子嗚嗚叫。

  凌晨把面膜一丟,就沖過來,看了看星星的前肢,對比兩只腳,明顯可以看到其中一只腳不對勁兒。

  “肯定是扭著了,要不就是骨折。”拿著手機給寵物醫院打電話,凌晨打完電話又看了看監控,然后她看了看八爺。

  罪魁禍首就是八爺。

  拿著手機看了看監控,狗子一躍而起,結果撞到了茶幾,當場就躺在地上半天,然后一瘸一拐的回到狗窩里。

  吳燁也看了看八爺。

  “我錯了!”八爺認慫。

  主要是凌晨眼神虎視眈眈的,它有點怕,欺負吳燁的鳥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欺負吳燁啊!

  把狗子抱到車上,又送它去寵物醫院。

  反正最后回家休息的的時候,已經是兩點多了,忙活了不少時間,才把狗子的事情解決好。

  凌晨因為醫生的一句狗子年紀不小了,一直到現在都還悶悶不樂的,她養狗好多年了,一直沒想過某天要失去星星。

  現在卻不得不面對這個情況,狗子已經十歲了,不是年輕狗子了,已經是老狗了。

  十多年壽命的狗子,都已經是很長壽的了,星星已經十歲了,凌晨從它一歲的時候就開始養著。

  轉眼之間,凌晨都已經二十多歲了。

  感覺到手被打濕了,吳燁嘆氣。

  聽到寵物醫生說的時候,凌晨情緒就不對,再加上回來的路上一直沉迷著,吳燁就知道她心里肯定不好受。

  “寶貝,不難過,醫生都說了星星可能活到十五六歲呢。”

  凌晨轉身,靠著他,吳燁感覺衣服迅速被淚水打濕了:“他騙我的,我早就感覺星星不對勁了,吃的沒有以前多了,沒有以前活潑了,每次我回家它都在門口等我,都坐在旁邊不離開。”

  “我都沒想到,它已經老了。”

  “嗚嗚,我難過。”

  最終,凌晨還是沒忍住哭出來了,吳燁只能陪著她,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對于凌晨來說,星星不只是寵物,還是個家庭成員,也是陪他爬山涉水的伙伴。

  突然之間,就像是收到了一個噩耗,凌晨沒辦法解釋星星可能這兩年就要老死的可能性。

  吳燁還記得第一次見到它的時候,它呲牙的樣子,那時候,吳燁還覺得狗子挺好看的,很威武。

  “寶貝,不難過了,它還好好的呢,不要想多了。”吳燁拍了拍她的后背。

  凌晨擦了擦眼淚。

  吳燁沒辦法理解她的感受,因為星星不是吳燁養大的,在遇到吳燁之前,星星就在她的生活里。

  這一晚,凌晨只睡了兩個小時,吳燁掛著黑眼圈,把她送到寵物醫院,然后又把狗子接回家。

  請了假的凌晨,就坐在星星旁邊,和它說著話。

  狗子聽不懂,但是能感覺凌晨難過,和往常一樣的哪怕是帶著傷,它都打滾逗凌晨開心。

  反而是這樣,凌晨更難過了,以前的時候,凌晨每次不開心,狗子就會打滾哄她開心,拿爪子按著她的手,不讓她喝酒。

  搞不懂凌晨為什么越發難過,狗子只好蹲在她身邊,陪著她。

  對于凌晨來說,星星大概不是生命里的唯一,但是對于星星來說,凌晨就是它生命里唯一。

  吳燁在一邊看得揪心,索性出門散散心,在別墅區轉了一圈,只感覺更煩躁了。

  就這樣過了幾天時間。

  星星的伙食越發好了,吳燁經常警告八爺,不要老是去逗它,到時候容易變成烤八哥,八爺還算是聽話,沒有去挑釁狗子。

  一邊關注凌晨的狀態,吳燁發現她好像是習慣了,又不像是習慣了,總之,下班時間凌晨更多的是帶著狗子出去散步,然后吃飯之前就回來。

  早上也會帶它出去遛彎,不會忘記給它準備吃的,還辦了個以前沒有辦的高級會員卡。

  就這樣,時間流逝著。

  吳燁在早上的時候,接到了干媽的電話,讓他準備好,家里要弄個酒席,請不少朋友,如果他有什么要請的朋友,就發個人數給她,她好準備。

  一直在準備認干兒子的榮阿姨,這幾天就一直在忙這個事情,到今天總算是準備好了。

  吳燁也沒有多少人要請的,就和幾個好兄弟發了消息,其他的都沒有通知。

  七月初。

  早上的時候。

  吳燁帶著凌晨一起到了干媽家,今天要開始辦酒了。

  “天,這么大個花園,真豪氣。”到了的第一時間,凌晨就有點感慨。

  這是一套很大的老建筑,起碼建成了上百年的時間,外面一個巨大的花園,打理的很好的花園姹紫嫣紅,涼棚,魚塘,果樹,鮮花,應有盡有。

  光是花園面積,就是還幾百個平方。

  這是在真正的鬧市里,房價一度到了六位數,光是花園的價值,就很離譜了,植物也是價值不菲,一度炒到天價的植物,這里遍地都是。

  等她看場地了,吳燁帶著她去一樓,早已布置過的房子,除了地毯外,還有很多氣球點綴,一樓的客廳里,也是布置的很隆重。

  凌晨還是第一次來吳燁干媽家里,吳燁倒是來了兩次,已經沒有那么吃驚了,最開始來的時候,吳燁也很驚訝。

  一水的漢式裝修,價值不菲的畫,文字,再加上很多股東,裝修給人一種大戶人家的感覺。

  不過凌晨知道,吳燁這個干媽確實是大戶人家。

  “你干媽真有錢。”穿著禮服的凌晨,看了看屋子,悄悄地和吳燁說道:“全是老物件,嘖嘖,真是低調奢華。”

  這種裝修,凌晨覺得自己都長見識了。

  吳燁只是笑了笑,悄悄地在她耳邊說了幾句話,凌晨驚訝的看著她,有點不敢置信。

  “弟,這是你女朋友?”

  穿著一身旗袍的江畔突然冒出來,站在吳燁旁邊,眼睛看著凌晨問道。

  把說悄悄話的凌晨和吳燁被嚇了一跳。

  “你怎么老是鬼鬼祟祟的?我來三次,被你嚇了兩次。”吳燁指了指凌晨:“我女朋友,凌晨,這是我姐,江畔。”

  已經26的江畔,比凌晨都要大兩歲,比吳燁大了四歲,這也是吳燁心甘情愿喊姐的原因。

  “江畔姐好。”凌晨禮貌的打招呼。

  她笑了笑,開始拉著凌晨和她聊天,吳燁自己則是到處看看逛逛。

  這個時間點,客人還沒有開始過來,家里就他們幾個人,還有一部分服務員和場地布置的員工。

  不過,場地都弄得差不多了。

  “這個臭小子運氣真好,居然能找到你這種女朋友,為了感謝你扶貧,以后婚紗照,寶寶照姐給你們包了。”江畔說道。

  她本來就是做影樓的,雖然規模不是很大,但是很專業,拍的照片比其他的同類競爭對手更好看。

  “到時候再說,先來一組看看技術行不行,不行我就還是找其他人拍。”吳燁笑著說道。

  他和江畔相處很隨意的,偶爾之間,就感覺和真的姐弟似的,凌晨還擔心他不習慣,顯然多余了。

  江畔脾氣也挺好的,只是偶爾喜歡毒舌幾句。

  “叔叔阿姨都在樓上,你要不要去看看?他們來的比你早多了。”江畔指了指樓梯。

  吳燁搖搖頭,不去湊熱鬧,還是樓下更自在一些。

  等了不少時間。

  吳燁就發現客人開始來了,干媽也下樓來了,和吳燁說道:“跟我一起迎接一下客人。”

  點點頭,吳燁更跟著她一起在門口等客人。

  被干媽帶著的吳燁,一個客人一個客人的打招呼,吳燁還收了不少的紅包,不過都是薄薄的,里面不知道是不是支票。

  除了臉都笑僵了。

  來的很多人,都是本地的大佬,一個個拍著吳燁的肩膀說:有事情就找叔叔,叔叔多少還是能半點事情的。

  或者夸他的,面子上大家做的相當好。

  露天的停車場,已近停了不少豪車,門口還有豪車源源不斷的開來,一直到一個有撮白頭發的大佬來了,才引起一陣喧囂。

  “榮姐,恭喜恭喜。”他禮貌的口呼榮姐,然后把兩個盒子遞給榮阿姨,又看了看吳燁:“這是侄子對吧?”

  他好奇的看了看吳燁。

  “兒子,喊劉叔,以后有個什么十萬八萬的困難,就找劉叔就行。”干媽說道。

“那沒問題,一點竭盡所能。”他回答道  吳燁恭恭敬敬的喊了一聲,然后又交換了聯系方式,他離開以后,吳燁又見到第二個大佬,然后是第三個,第四個等等,就像是開峰會一樣扎堆的來。

  那些進門以后,認識凌晨的,還會和她說幾句話,凌晨也笑著回答,見夠了大佬細心的很。

客人來的差不多了,吳燁剛準備上臺  就看到一個男生,笑容滿面的走到凌晨旁邊,顯然是認識凌晨。

  ------題外話------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