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46 斗嘴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夜幕悄悄降臨。

  吳燁家里,吳太太把飯菜放到飯桌上,時間就卡在老吳回來之前,剛好可以吃上熱騰騰的飯菜,沒有吳燁和凌晨在,飯菜都是清淡的,湯里也是有枸杞的。

  老吳的時間她卡的很準。

  聽到開門聲的時候,吳太太已經在開始盛飯了。

  已經習慣了每次晚上回家,就看到她就在飯廳的身影,也習慣了每次坐下就開始吃飯,更習慣了那碗據說可以養發的枸杞排骨湯。

  有個好老婆,大概是衣服和家里永遠都是干干凈凈的,父母有人替他關心,飯菜不會是涼的,回家永遠有一盞燈。

  偶爾工作忙,回家晚了,還可以看到她在沙發上睡著的樣子,她總是固執的等,固執的不會回房間去睡。

  “我回來了。”老吳在門口彎腰換鞋。

  以前總喜歡回家說一句我回來了,那時候吳太太總叫他不要崇洋媚外的。

  平時他說完以后,都會得到一句:趕緊過阿里吃飯。

  今天什么都沒有。

  放好包,老吳坐在椅子上,接過她遞來的米飯,微微偏頭看了看她,觀察了一下她的表情:“是不是因為吳燁的事情不開心?”

  吳太太沒有回答他,端著碗筷,眼睛看著菜,漫無目的的隨便夾了一筷子。

  也不是多么不開心,就是不得勁兒,有點細微的心情不協調,讓整個心情有些雨前的暗淡。

  核心原因,還是源自于我肯定把他當我自己兒子。

  那明明就是我兒子!

  “給你帶了個禮物,你看看喜不喜歡?”老吳從兜里拿出一個水晶立方,四面都是照片,還可以放光的那種。

  撥動一下的時候,還可以滴溜溜的轉動。

  吳太太:“.......”

  看著五顏六色的彩色光芒,吳太太有些無語的不知道說什么了。

  以前老吳挑禮物,從最開始自己絞盡腦汁寫詩,到后來有錢了不寫詩了,開始送金葵花,再到后來,偶爾從哪些購物軟件上找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這些東西,她都攢了一箱子了。

  “怎么樣?”

  吳太太給他一個白眼,然后又忍不住笑了笑,拿著禮物看了看,才放在一邊。

  看她笑了,老吳才安心的坐在她旁邊。

  其實禮物不在于貴不貴,而是有沒有,心意的表達,對方是可以感受到的,禮物只是載體,而不是核心。

  可能是老吳太精通了,導致吳燁在這方面完全是個憨憨,根本沒有遺傳到他的這個優點。

  一直都是凌晨在送東西給吳燁,吳燁總算是粗枝大葉的忘記。

  “養兒到老,他還年輕,有些事情總是需要我們把把關的。”老吳和她說道:“核心還是希望他好。”

  再次提起這個事情,只是想寬寬她的心,這么多年相處,老吳能理解她是為什么郁悶。

  并沒有說什么,吳太太指著他的碗筷:“快吃飯,再不吃都涼了。”

  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一邊吃飯,老吳和她分析了很多,說的吳太太不耐煩了,本來就是中年了,多少有點更年期,情緒有點多。

  聽不得唐僧念經,也聽不得老公嗶嗶。

  “打住,吃飯。”吳太太說了一句,就開始低頭吃飯。

  她也不是不知道,也不是不懂,更不是胡攪蠻纏不知好歹,就是一點點小情緒。

  “好的,想清楚就行。”老吳夸獎了一句:“就知道你蕙質蘭心,不可能想不清楚。”

  這個話,她已經聽了很多年了。

  和她最開始夸老吳是潛力股一樣,這也是老吳的軟鞭子,說多了,覺得自己不賢惠都對不起他的夸獎。

  老公和老婆一樣,需要自己教的。

  “最近有個電影很不錯,我們明天去看看唄。”老吳看著她說道:“重溫一下剛在一起的時候,看電影的場景。”

  吳太太詫異的看了看他。

  她還記得最開始看電影的時候,還是約會,一轉眼,距離已經二十多年了,孩子都打醬油了,時間過得真快。

  “現在的電影,沒有以前好看了。”吳太太說道。

  不是電影不好看,而是時間不一樣了,她青春洋溢的年紀,和現在快當奶奶的年紀,已經不是一個心態了。

  記得那時候還不好意思,還臉紅。

  “主要是不是為了看電影,而是為了那么很美好的記憶。”老吳回答道。

  回憶還沒有褪色,老吳還記得初見她當年羞怯單純的微笑,還記得自己拿著野花求婚,還記得新婚的忐忑和激動。

  初見心動,再到定情,結婚,養育孩子,老吳越發覺得自己已經走完了人生的很長一段路程,剩下的,就想攜手和她一起走過,就沒有遺憾了。

  “好。”吳太太答應。

  沒規定中年人就不能去看電影,就像是去游樂場,不是只能是帶孩子。

  感覺自己已經不郁悶了,吳太太看了看他,這么多年了,還是覺得他鬼點子多,總是幾句話就把自己哄好。

  “吃飯,把湯都喝了。”吳太太說道。

  老吳默默的喝湯。

  安靜下來的家里,只有吃飯的一點點聲音,沒有吳燁在家,家里總是安靜的,安靜的多少有幾分冷清。

  城市的另一邊。

  凌晨的別墅里。

  吳燁看著手機上新加的群,名字叫家和萬事興。

  群里,加上吳燁就有三個人,顯得特別的冷清,而且還沒有人冒泡。

  主要是吳燁發現,他居然和那個不認識的干姐姐,還有好友,吳燁簡直是無語了,感覺這個城市好小。

  她沒有聯系吳燁,吳燁也沒有聯系她,反正沒多久也要見面的,大家都不是有社交牛比癥的人。

  門被凌晨打開,她剛下班到家。

  好奇的看了看沙發上的吳燁,凌晨疑惑的看了看廚房,今天吳燁居然沒有做飯。

  “我買了吃的,熱一熱就行!”發現她的疑惑以后,吳燁立刻說道。

  坐在她旁邊,凌晨把胳膊肘放在他肩膀上,側臉看著吳燁,挑眉給他一個微笑。

  她還彈了彈舌頭,發出一個聲音。

  笑的和小痞子似的,吳燁只是看了看她,然后把手放在她后腦勺。

  “來,斗嘴。”

  額頭碰著她的額頭,吳燁和那些大反派似的說道。

  凌晨大眼睛布靈布靈的眨著:“才剛到家。”

  什么剛到家不剛到家的,吳燁直接沒有考慮這個問題,不在家都行,何況是還在家。

  “小愛。”

  “我在。”機械音響起。

  “關上窗簾。”

  看著窗簾緩緩關上,凌晨無語的看了看他,吳燁完全忽略了她的表情,又從茶幾下拿出一支白藥噴霧。

  “文斗還是武斗?”吳燁笑著問她。

  凌晨:“.......”

  不過她還沒有來得及回答,武斗就開始了,說好的斗嘴,吳燁根本不講武德,還犯規的使用龍抓手。

  兩分鐘后。

  凌晨手掌抵住他的腦袋,大呼:“住口,不得行吶,遭不住。”

  靠著沙發,吳燁忍不住哈哈哈笑。

  凌晨抿抿嘴,邦邦給吳燁兩拳,然后才問他:“吃啥子今天?”

  她還沒有吃飯,中午就簡答的吃了點,然后回家就喝口水。

  造孽啊!

  “等我幾分鐘。”坐起來的吳燁,去廚房熱菜,不過是吳燁從店里帶回來的菜,今天不太想做飯,吳燁就直接去拿了菜。

  回來簡單的熱一下就可以吃了。

  凌晨在鏡子前看了看自己的脖子:“你是拔罐用的罐子是不是?你看,我明天怎么去上班?”

  看著明顯的紅印,凌晨氣的又給他兩拳。

  “請假唄,在家待一天,最近你這么辛苦,請個假怎么了?有什么問題?”吳燁回答。

  若有所思的凌晨,拿著手機看了看明天的工作安排。

  “你過來,我給你也整幾個。”凌晨說道。

  吳燁搖搖頭。

  種草莓這個事情,就是突發奇想的,吳燁沒想到會成功。

  “你倒是整完了,老娘還沒有呢,過來!”凌晨揪著他衣領,兇巴巴的,一口虎狼之詞。

  吳燁:“.....”

  實在是沒有忍住笑,吳燁笑起來,她根本不會。

  “夠了不?我還得去弄吃的。”吳燁問她。

  這話,大概是相當于女生問男生,都一分鐘了,你好了沒有?

  大眼睛蹬著吳燁,凌晨回答:“不吃了,不成功絕對不吃,勞資餓死你堂客。”

  餓死我女朋友這種話,有點太狠了。

  為了不讓自己女朋友餓著,吳燁教了她一下,凌晨倒是學會得很快,操作很成功。

  多了個紅印的吳燁,看了看鏡子,注意到她開心的表情,吳燁笑了兩聲,去熱菜去了。

  “把餐桌收拾一下,馬上吃飯。”她剛準備離開廚房,吳燁就提醒她。

  凌晨答應一聲,收拾了一下餐桌,開始端菜。

  準備的都是她愛吃的菜,凌晨感覺美滋滋的,積極地拿碗筷,然后坐在椅子上看著吳燁把米飯遞給她。

  扒飯。

  看她吃相,和幾天沒吃飯似的,吃的很香。

  注意到吳燁發呆,凌晨才問道:“什么事你想的那么認真?金屋藏嬌?還是兒子快生了?”

  吃飯的時候,吳燁就在想事情,她一直在觀察吳燁的表情。

  最近有狐貍精?還是遇到事兒了?沒錢了?自己欺負他過分了?凌晨腦子里閃過各種可能性。

  警告你不要隨便誹謗啊!

  他是在考慮干媽的事情,回來都想了好久了,吳燁沒想好怎么和她說而已,他是正經人,從來不干糟心事。

  “什么事情,說說,我看看多大個煙鍋巴踩不熄。”凌晨問道:“有了的話,就接回來澀。”

  有沒有的這種假設,完全不成立,他不是那種有了孩子,就說是因為捐米湯,實在是被知道了,就說捐給本人的男人。

  這種事情,吳燁多少也道聽途說了一些。

  組織了一下語言,吳燁回答道:“就是認了個干媽!”

  這個事情已經確定下來了,F4里唯一沒有干媽的人吳燁,也有干媽了,從此以后,他不再特別。

  過幾天弄個儀式,事情就算是成了,現在是口頭達成意見。

  凌晨:?

  一時之間,凌晨覺得有些奇怪,吳燁認了個干媽?

  好好的,也沒聽他說過這個事情,突然之間就回來說多個干媽,一瞬間,凌晨想到了很多可能性。

  比如:吳燁被綁在凳子上,比如吳燁拿著被子哭哭啼啼,比如他因為愧疚緊握拳頭。

  指了指自己的頭發:“幫我看看是不是還是黑的,沒有帽子吧?”

  敲了敲凌晨的腦袋,腦子里想的都是些什么鬼?

  還老是說自己不正經,吳燁覺得凌晨很多時候也挺不正經的,正經人不會問這些腦血栓的問題。

  吳燁說的認真,凌晨才不敢置信的看了看他,又確定了一遍:“真的?不是干爹那種得?”

  默默地算了一下,大概十億八億的,還不足以讓自己彎腰事權貴。

  “干親,要磕頭喊干媽的那種。”吳燁無奈的回答道。

  具體是個什么儀式吳燁就不知道了,反正跪是肯定要跪的。

  給錢彎腰和這個不是一回事。

  凌晨表情怪異:“干爹的話,就不跪了?好像跪的更多吧?”

  不能好好聊天了,吳燁看了看她,然后才回答道:“不說這個了,你這腦子都不知道想到什么東西。”

  聊不下去了,頭一回,吳燁被凌晨說的沒有話講。

  齷齪。

  嘻嘻笑,凌晨才點點頭,不故意挑事了。

  不出意外,以后自己也會多個干媽了,如果他們能結婚的話。

  “那不是挺好的嘛,難道有什么問題?”凌晨不理解吳燁在想什么。

  “沒,就是不太習慣而已。”吳燁回答。

  凌晨盯著他:“哪方面?”

  吳燁:“.....”

  嘆嘆氣,吳燁開始認真吃飯,如果他再和凌晨聊這個話題,他就是狗。

  吳燁不理她了,凌晨才笑了笑,開始好好吃飯。

  這個事情,吳燁最后還是答應了,沒有矯情,換成其他人,可能當場就答應了,需要考慮那么多嗎?

  也就是沒有人知道,不然高低得來一句:放開那個干媽,讓我來!

  吳燁還問了一下家里的意見,他們都沒見,吳燁就同意了,就當多個親戚唄,反正吳燁是這樣想的。

  至于其他的,吳燁沒有考慮那么多,現實因素也就是一個可能是,執行不執行,完全看自己。

  他還真不是那種貪圖什么東西人,從始至終,沒有產生這種想法,哪怕是她說給吳燁一部分榮華富貴的分紅股份,吳燁都拒絕了。

  就認個干親,不涉及利益,那是人家江畔的東西,和他吳燁有什么關系?

  “我還以為是什么大事情,就這個事情而已,糾結那么多干啥?大驚小怪的。”凌晨繼續吃飯。

  還擔心半天,腦補了很多的可能性,結果最后就是這個事情,白擔心半天了。

  浪費了半天感情。

  凌晨都不當大事,吳燁就不考慮這個了,確實也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算是,也是對他而言。

  “好吧,回頭帶你見見。”吳燁說道。

  答應一聲,凌晨點點頭,見還是要見的,以后總會相處,熟悉一下也好。

  凌晨吃東西吃的很快,飽了以后,就把碗筷放下了:“先吃完不管,后吃完洗完。”

  她直接溜掉了。

  還剩下不少菜,吳燁吃完飯以后,她又跑過來,幫忙收拾好好碗筷,家里整理好了以后,吳燁和她坐在沙發上聊天。

  “汗蒸去。”吳燁不確定的問她:“能蒸嗎?”

  無語的看了看自己的沙比男朋友,凌晨才回答道:“你吃不吃血豆腐?”

  一時不擦,忘記凌晨的情況了。

  雪碧。

  “主要是和它不熟悉,老是容易忘記這個。”吳燁撓撓頭:“以后我多關心關心它。”

  還沒有熟悉,確實是關心的少了,關心的時候,它也不領情,慢慢就不再那么頻繁的關心了。

  最近的時候,還是那天喝酒醉的時候,很遺憾喝酒了什么都不知道,最后遺憾錯億。

  默默的記著,凌晨什么時候喝酒的話,自己一定不能喝醉了。

  “你關心的是洗頭吧?”凌晨給他一個白眼。

  腦子里的想法都是直的,很好猜的。

  凌晨都后悔給他球場會員卡了,打球就一直打一個,都快不協調了都。

  “我很關心兄弟的心理健康的,一直想帶它檢查檢查,是不是有幽閉恐懼癥。”吳燁回答。

  凌晨:“......”

  這場賽車,她跟不上吳燁。

  “嘴巴閉到。”說不過他,凌晨就生氣。

  輸不起的東西。

  吳燁默默的看電視,凌晨拿腳碰了碰他,吳燁疑惑的看著她。

  “哄哄我。”

  吳燁:???

  啥啊?

  我還得哄你?我還想你能哄哄我呢!

  “乖乖,好好看動畫片,木馬。”吳燁哄她。

  凌晨把枕頭丟給他。

  “你敢不敢再敷衍我一點?”凌晨問他。

  沒辦法,吳燁只好再哄她,不過這種事情不說的話還有辦法,說了就不知道怎么哄了。

  “我要怎么哄?”

  凌晨:“.......”

  離開吳燁半米,凌晨自己抱著枕頭看手機,默默的念著:自己家的,自己家的!

  撓撓頭,吳燁覺得女生親戚來的時候,真的是一分鐘一個變化,本來平時就猜不到想法了,這個時候更難猜到了。

  難搞啊!

  等了五分鐘,吳燁都沒有來哄她,凌晨哼了一聲,默默的去樓上。

  拿著手機的吳燁,呆呆的看著她,腦子里尋思著自己要不要現在上樓,還是再等會兒。

  至于凌晨是不是生氣了,吳燁就沒想過了。

  為什么要生氣?

  不過他剛考慮沒多久,凌晨就發消息給他了。

  拿個創可貼。

  吳燁哈哈笑。

  拿上東西,把門反鎖,吳燁才關燈上樓,因為急著去送創可貼,吳燁都沒有和八爺說晚安。

  樓上衛生間。

  凌晨感慨自己百密一疏,唯獨忘了最重要的東西,只能喊吳燁幫忙拿上來,早知道的話,就應該在樓上也放一些的。

  失算了。

  砰砰砰!

  吳燁敲了敲衛生間的門:“怎么給你啊?”

  門被打開一道縫隙,然后凌晨把手伸出來,吳燁把東西遞給她,凌晨砰就把門關了,然后還反鎖起來了。

  防誰呢防?

  又說不關心,又不給個關心的機會,起碼要給個見面認識的機會吧?處境多不堪都沒關系,主要是認識一下。

  “親愛的,傷的嚴不嚴重?”吳燁在門口問她。

  凌晨:“.....”

  脫層皮,能不重嗎?不過和他說他也不懂,哄人都不會。

  這就是弟娃兒的壞處,得和教小牛犢一樣慢慢教,搞不好教會了還便宜其他人了。

  凌晨窸窸窣窣的收拾好,然后才出了衛生間:“血流漂杵,傷痕累累,苦不堪言,一言難盡。”

  這幾天,剛好是最嚴重的的時候,過了這段時間以后,就要好很多了,這么多年了,凌晨已經習慣了。

  這點痛算什么!

  凌晨很慶幸的是,自己不會很痛,和那些痛的死去活來,翻來覆去的人比起來,她已經好很多了。

  鐵扇公主吞了猴哥的痛,她是沒體驗過。

  “守著干啥?準備拿創可貼來辟邪?”凌晨問他。

  要不是看在其親戚的份上,高低今天你不跑十次衛生間,沒機會睡覺,大人大量的吳燁,不和她這個大女子計較。

  那些結婚的大哥,媳婦兒懷寶寶的時候,不知道是怎么認過來的?居然懷寶寶以后,脾氣更怪異。

  “我能不能放個狠話?”

  凌晨搖搖頭:“不能!”

  她大搖大擺的離開,心情看樣子都好很多了,似乎欺負男朋友,能帶來很多愉快。

  吳燁才反應過來自己也要上廁所,看著凌晨蓋好被子,吳燁才進去衛生間。

  注意到折起來的創可貼,吳燁恍然大悟:“原來會折起來。”

  見識了。

  多少有一絲絲好奇心,被吳燁壓制在內心里,不讓它肆虐。

  沒出息!

  “最近怕是得買點健胃消食片了。”耽擱半天時間,吳燁才從衛生間出來。

  腳麻的吳燁,一點點挪到床沿,齜牙咧嘴的。

  “你是不是秘了?”凌晨湊過來。

  又跟個沒事人一樣,凌晨伸手錘了一下他的腿,一陣麻痹涌動,吳燁呲牙。

  把她還準備繼續捶的手抓住:“你如果不會吞針的時候,就不要試圖把你男朋友惹生氣。”

  凌晨:“.....”

  滾回她自己的位置,凌晨笑嘻嘻的看著他,吳燁捶了捶腳,才回到被子里。

  關好燈,吳燁沒睡著,看著天花板。

  “睡不著。”凌晨推他。

  吳燁無奈:“這位靚女,麻煩你不要推你老公。”

  “我的天吶,你好不要臉啊。”凌晨回答。

  吳燁脫口而出:“那就更嚴重了,請你不要推別人的老公。”

  凌晨:“.....”

  她默默的滾開了。

  吳燁心里咯噔一聲,然后就大呼完犢子了,嘴巴沒長歪,話說歪了。

  果然,吳燁手指剛接觸到她,凌晨就說道:“莫挨老子!”

  沒死心,吳燁又試探了一下她。

  “哎,你搞清楚,這是人家堂客,你信不信勞資給你頭打歪。”凌晨諷刺道。

  哦豁!真生氣了。

  “我錯了!”吳燁道歉。

  “你沒錯,我錯了,愛上了不該愛的人。”

  自己的破嘴惹的禍,含淚也要解決問題才行。

  剛準備繼續哄凌晨,吳燁就聽到手機響了,轉身拿過來看了看,是洛白打的電話。

  凌晨看著他。

  吳燁看了看手機,又看了看凌晨,把手機掛了。

  遠處。

  公寓里的洛白看著手機,嗶嗶賴賴的又給寧渠打電話,寧千里在和伯樂訓練,根本就沒有接電話,最后可能是聽著吵,又給他掛了。

  洛白從嗶嗶賴賴變成罵罵咧咧。

  又給黃原打電話過去,他不知道黃原在和游小魚小酌怡情,兩個人聊的正開心,黃原做了和他們一樣的選擇。

  洛白比劃了一個中指。

  “還好不是有什么事情,要是被人攆,都找不到求助。”洛白感慨萬分。

  有了對象以后,一個個都變得不靠譜起來。

  第二天。

  昨天晚上,吳燁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凌晨哄好了。

  早上起來的時候,才想到洛白打電話了,結果吳燁打過去的時候,電話在通話中,等了不少時間,吳燁再打過去,才打通了。

  迎來的就是洛白的咆哮:“瑪德,昨天晚上你們一個個不接電話,今天早上又一個個約好了似的打電話,你們有毒吧?”

  額,吳燁語塞。

  他昨天在哄凌晨,實在是沒有空,再加上凌晨虎視眈眈的,一副你接,你給老子接了試試看。

  他沒辦法啊!

  洛白那知道生氣的凌晨多難哄,吳燁又是唱歌,又是跳舞,外加嘴皮子溜,才把她哄好了,擺明了就是故意刁難他。

“沒辦法,昨天和凌晨吵架了,差點打起來,我只能先掛電話,把家庭矛盾解決了,畢竟,攘外必先安內,你能理解吧?”吳燁回答  漂亮的理由,吳燁給自己鼓掌。

  洛白已經無力吐槽了,看著電話,滿臉無奈。

  “你已經是第三個用這個理由的了,你們買版權了?黃原說完寧渠說,寧渠說完你再說,三個都吵架?都要哄媳婦兒?都得攘外必先安內?”

  “還說你們不是串通好的?”

  完全想不到,會遇到這種情況。

  大家想到一個地方去了,都說一樣的話,真的也變成假的了。

  尷尬。

  “就說是什么情況吧,不要在意那些旁枝末節。”吳燁問他。

  結果洛白掛電話了,吳燁還在疑惑的時候,洛白打了個視頻電話過來。

  系著圍裙,還在做早餐的吳燁點開接通,把手機放在支架上。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吳燁說道。

  說完以后,就拿著勺子開始熬湯,完全沒有管洛白好奇的目光。

  “臥槽,你這是在哪里?”洛白問他。

  開視頻就發現環境不一樣,絕對不是吳燁的房子里,廚房沒有這么大,顏色也不對。

  看了看裝修,洛白都能看出來不便宜。

  吳燁拿著手機給他看了一圈,才回答道:“這幾天我房子在裝修,只能子安在其他地方住,這是凌晨的房子。”

  給他解釋了一下,吳燁把手機放回剛才的位置上。

  “難怪寧渠說樓上有個比在裝修,他白天都沒能好好睡覺,只能帶著顏潸潸先回去住幾天時間。”洛白說道。

  搞半天,裝修房子的居然是吳燁。

  其實洛白也想整個隔音好的裝修,不過暫時用不上,就沒有開始弄。

  “沒想到這個情況,對了,不去和你的白菜聊天,昨天打電話給我干啥?”吳燁問他:“遇到事兒了?”

  吳燁第一反應是他可能遇到什么問題了,大家都是這樣,互相幫湊著。

  “能不能盼我點好?”洛白無語了。

  打電話就是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吳燁已經是第三個說這個話的人了,他怎么可能有那么事情能遇到?

  無奈之余,多少也有些感動,畢竟第一時間就是問是不是遇到事的人,每個人身邊都不多。

  “沒事就行。”吳燁繼續弄早餐。

  洛白覺得,他越來越像一個家庭煮夫了,起碼看到第一眼的時候,還覺得吳燁挺賢惠的。

  堂堂八尺男人,留連于三次之地,鄙視之!不會做飯的洛白,明明就是羨慕,卻不老實的說著自己鄙視。

  “脫單了。”

  吳燁點點頭看了看他:“恭喜恭喜!”

  敷衍了事的,一點都沒有恭喜的樣子。他脫單完全在吳燁的意料之中,本來就一身的渣男技術,搞不定白菜才怪呢。

  聽洛白自己說的,白菜就是個單純的女生,多單純不知道,吳燁覺得她應該是洛白容易追的。

  洛白無奈的說道:“本來準備喊你們一起搓一頓,結果一個個都掛我電話,又一個個的編著瞎話騙我。”

  “其他的倒是還好,主要是到時候介紹白菜給你們認識一下。”

  有了對象以后,第一時間就是讓他們認識一下,以后避免人都不認識,也是為了證明他的想法和決心。

  想好了,洛白就沒有準備再變了,踏踏實實的,也沒有準備回到以前燈紅酒綠的環境,就現在這樣挺好的。

  “你確定好了?”吳燁詫異的問他。

  都帶女朋友出來了,洛白肯定不會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點點頭,洛白笑了笑:“確定好了,就她了。”

  那就沒什么好說的了,都確定好了,他們任何一個人都只會祝福。

  “你定個時間,到時候我帶凌晨一起來。”吳燁回答。

  看和電話掛了,吳燁思考了幾秒,上一次還是帶他們見東方淼,不過最后東方淼把他反手捅了一刀。

  這個女俠....也不知道是不是良人。

  吳燁給黃原和寧渠開了個視頻,黃原盯著兩個黑眼圈,寧渠則是在床上躺著,還沒有起來,就吳燁看著健康一些。

  聊了半天,幾人才達成了共識,掛了電話,吳燁去樓上喊凌晨起來吃早餐。

  她今天請假。

  膩歪了半天,凌晨才起來。

  打電話給秘書,說了一下情況,凌晨丟開手機,開心的抖肩膀,不過她還沒有開心多久,半個小時以后,視頻電話就打進來了。

  “我媽,咋整?”凌晨問他。

  吳燁想了想,還是讓她接電話,一天沒去公司而已,不會怎么樣的,再加上,凌晨這幾天還不舒服,問題不大。

  凌晨拿了個毛巾把脖子擋住,然后才把視頻接通。

  “生病了?”藍總裁接通電話,第一句話就是問她是不是生病了。

  凌晨一愣。

  然后才點點頭:“有點不舒服。”

  默默地算了一下時間,藍總裁看了看她有點蒼白的臉,多少放心了一些。

  “在家休息一天吧,記得多喝熱水!”她說道。

  凌晨點點頭,多喝熱水,吳燁就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

  注意到凌晨背后的裝修不一樣,藍總疑惑的看了看沙發和背景:“回別墅住了?”

  她一直很注意細節,而且記憶里很好,吳燁家里的裝修她記得,凌晨家里的裝修她也記得,包括田甜家里的沙發是什么顏色,她都記得清清楚楚。

  “那邊房子裝修一下,就搬過來住幾天。”凌晨回答:“一直空置不住,也虧得很。”

  看了看她脖子,藍總裁注意到有一點點紅痕,不過他沒有多說什么,凌晨都24了,她24的時候,凌晨都在她肚子里幾個月了。

  做父母的,也不能什么都要管,又不是小時候。

  “小吳,你多費心了,這幾天多照顧她一點。”藍總裁說道。

  吳燁不在畫面里,藍總裁都能猜到吳燁就在旁邊,凌晨才不會自己一個人搬回去住呢,一直嫌棄房子大了,住起來太空了。

  她一猜就知道,肯定是兩個人一起回去的。

  “好的阿姨,您放心吧!要是照顧不好她,您拿我是問。”坐在凌晨旁邊的吳燁回答。

  凌晨把攝像頭調整了一下,藍總裁可以看到她和吳燁同框的畫面,兩人很有夫妻相,就像是剛結婚的小兩口似的。

  一時之間,藍總裁覺得有點恍惚。

  “夏天蚊子多,記得買個蚊香。”藍總裁說道。

  凌晨和吳燁尷尬的不行。

  一不注意,凌晨就忘記吳燁顯眼的紅痕了,被眼尖的藍總裁第一時間發現了,不過她沒有再問什么,吳燁他們松了口氣。

  尷尬是肯定尷尬,特別是吳燁,有點被抓包的感覺。

  “謝謝阿姨關心,最近蚊子確實是有點多。”吳燁才說完就被凌晨掐了一下,她才不是蚊子。

  凌晨在,吳燁和她聊天還挺和睦的,沒有那種針鋒相對的意思,大家都比較克制,默契的沒有讓凌晨生氣。

  開完視頻以后,凌晨就把毛巾拿掉了,拿著白藥噴霧,噴了一下紅痕。

  “那是消腫的,不是化瘀的,沒有效果的。”吳燁提醒她。

  凌晨白了他一眼,拿著小鏡子,數著自己的草莓,又數著吳燁的草莓,然后虎視眈眈的看著他。

  “干啥?”

  “你的才三個。”

  “救命啊!”吳燁感覺脖子開始疼起來。

  最后,拿著鏡子的凌晨,滿意的點點頭,吳燁拿著另一個鏡子,在旁邊嘆氣。

  城中村里。

  停好車爬了半天樓梯的洛白,氣喘吁吁的敲了敲門。

  沒過多久,白菜開門,看著這一身汗的他,默默地想著怎么樣才能帶他鍛煉鍛煉,洛白哪都好,就是有點虛。

  這幾天白菜就在尋思,怎么樣讓他鍛煉,爬個九樓都喘氣,簡直慘不忍睹。

  “坐會兒,剛好面條馬上就好。”給他倒了一杯熱水,白菜去廚房,想到是似的轉身交代:“只能喝熱水啊,涼的直接給你送醫院去。”

  洛白:“......”

  是時候把鍛煉這個事情提上日程了,一直被白菜鄙視身體差,洛白都感覺臉紅。

  這個不能忍,明天就去半個健身卡。

  廚房里的白菜,端著一碗面條出來,把面條放在洛白面前,還特意的給洛白加了肉,蔬菜,火腿。

  就這個配置,已經是白菜的豪華全套面,也就洛白,桃子都沒有吃到。

  “差鹽的話就和我說。”白菜笑著說。

  她就坐在洛白旁邊,撐著臉,觀察著洛白的表情,清秀的臉上滿是開心,眼神里充滿了喜悅。

  見到他,就覺得很開心,被拳館開除的郁悶心情都好了。

  “這么看著我干嘛?和小花癡似的。”洛白嗦著面條問她。

  白菜下的面條,味道還可以,大概是因為面條就是她的拿手菜,白菜做的東西,也就是一般,那個比洛白已經強多了。

  他是八竅通了七竅,一竅不通。

  “我就想看,犯法啊?”白菜反而湊近看。

  把洛白逗笑了。

想了想,她和白  說道:“晚上約了幾個好朋友一起吃飯,他們女朋友也會去,你也和我一起吧!我給你介紹他們認識。”

  “他們是我最好的幾個朋友,我已經和他們說了我兩在一起的事情,帶你熟悉一下他們。”

  白菜:??

  晚上就去?她有點不自信,覺得自己太普通了。

  “你都說了?”白菜問他。

  洛白點點頭。

  想了想,白菜決定豁出去了,管他們喜不喜歡呢,洛白喜歡就行了。

  ------題外話------

求一下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