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45 壓我頭發了【13K】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到了20樓.

  吳燁看著榮華富貴房地產管理有限公司的牌子,沒忍住笑了笑,確實是榮華富貴,榮阿姨這個情況,和這幾個字不是貼切,而是實際情況了。

  錢到了一定的程度以后,其實單純是生活質量來說,榮華富貴這個程度很容易做到,錢足夠解決很多問題,能買到很多物品,服務,衣食住行。

  國內外那么多的有錢人,女朋友換起來比翻書還快,就已經說明了很多問題。

  其實針吧。

  消毒以后還是可以重復使用的,現在甚至都可以不用消毒。小時候,大人總是騙孩子,涂點口水就可以傷口不疼,小時候沒學會的,長大都學會口水消毒了。

  進口針。

  吳燁默默地把這些奇怪的想法丟出去,人得務實,不要考慮太遙遠的事情,近期做什么能成功,才是當務之急。

  “您這個公司名字挺有意思啊。”吳燁說道。

  榮華富貴,她的微信昵稱也是這個名字,不過朋友圈發的,都是什么有對象的好處,大齡單身狗的悲慘境遇,如果未來你是一個人等等。

  這些東西,怕是發給她閨女看的。

  一住://26w.

  不過吳燁不知道她姑娘是什么情況,沒有見過,長得怎么樣吳燁都不知道,當然,他也沒有好奇過。

  只是感慨過,別人是喊著金鑰匙出生的話,她就是自帶金身。顯然,如果投胎是技術活,人家是頂級VIP。

  “房子太多了,我自己一個人管理不過來,就只好弄個公司,幫忙管理買賣和租賃。”榮阿姨嘆氣:“一個字,累。”

  房子多了以后,管理實在是太累了,要是沒有一個公司管理著,自己一個人根本管理不過來,光是收租就累死人,更不要說買賣。

  再加上年紀大了,很多時候容易忘事,閨女也不愿意來給她分擔一下,她就只能自己苦哈哈的忙活這些事情,一個月只能休息25天。

  吳燁:“.........”

  這輩子可能都沒有機會,也沒辦法體會她這種累,如果可以的話,他愿意承擔一些,收租跑斷腿,買樓走出繭。

  畢竟他是年輕人,不怕吃苦。

  “阿姨,您有沒有朋友說過,您好凡爾賽!”吳燁問她。

  凡言凡語的。

  以前某一段時間里,吳燁覺得一個月幾千萬很多了,多努力都花不完那種,后來認識了田甜,再后來認識了凌晨,再后來認識了榮阿姨。

  那種感覺立馬龜縮回去了,清晰的認識到了自己就是個窮鬼,距離大到讓人絕望。

  “我朋友其實都不差錢,其實你就是認識阿姨晚了,不然阿姨高低給你介紹個億萬千金。”榮阿姨笑著說道。

  她知道吳燁已經有女朋友了,但是不知道吳燁的女朋友是什么情況,其實人家凌晨也是千億千金。

  聽到這個,吳燁忍不住笑了笑,阿姨低估年輕人找對象的本事了不是?

  千億千金,嗐,家里就有。

  “緣分不能和錢多少劃等號嘛!”

  “但是大部分有錢的,緣分都挺頑固的,完全沒有離婚這種事情。”她回答。

  大家綁在一起,好處確實是顯而易見的,輕易分不開。

  就像是有些地方,離婚率低的原因,完全是因為誰提離婚誰得退錢或者給錢,如此簡單的辦法,大家都沒有這個想法了。

  她帶著吳燁進公司,進門以后,吳燁發現她這個公司占地面積挺大的,員工也不少,這么大個公司,就是為她一個人轉。

  有錢果然可以好任性。

  “榮總!”剛進公司,前臺就問候了一句。

  一聲榮總,讓不少原本懶散的員工立馬正襟危坐,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眼前的工作上,態度極其認真,不少人還感激的看了看前臺,剛才在睡覺呢。

  本來經理在忙,副經理也出去了,想著可以瞇會兒,結果老板來了。

  看了看一群員工,榮阿姨才點點頭,看了看她:“小毛呢?不在崗?”

  吳燁發現她嚴厲起來的時候,氣場很足。

  聽到這個問題,前臺停頓了一下,還是指了指會客室:“榮總,毛經理在會客室,今天有人過來找他,現在還沒有聊完。”

  前臺回答了一句,老板都問了,她不說也不行,只好換個她不那么反感的詞匯,老板她不能得罪,公司經理也得罪不起。

  吳燁平時在自己店里的時候,還沒有感覺到這種職場氛圍,反而是在榮阿姨這個公司,感覺到了那種氣氛。

  不過立刻就聽出不對勁的榮阿姨,還是皺了皺眉,語氣里的不高興很明顯:“不是說了,不和其他公司合作,還談什么談,讓他......”

  不過她話還沒有說完,會議室門就打開了,吳燁都看到了一個身影往這邊跑過來。

  動作很快,腳步邁的迅速。

  “老板!”小跑到跟前的中年人,在榮阿姨面前,恭恭敬敬的問候了一句,才說道:“不知道您要過來,兩個朋友來公司,耽擱了一會兒。”

  吳燁悄悄的笑了笑,年齡帶給人的其實不只是油膩,還有圓滑,博大精深的話術,一個話換個方式說,就是另一個感覺。

  這是很多年輕人不惜交智商稅都想學的,其實學出來也是個四不像。

  榮阿姨看了看他,并沒有說什么,吳燁這個外人,都能看出來不少東西,何況是榮阿姨呢。

  大概是吳燁在,她沒有多說。

  “阿秀,回頭把小戚的資料傳給我,讓統計部的負責人來一趟會議室。”榮阿姨看了看前臺然,后又看著剛走出來的楚良二人:“你朋友,你好好招待一下。”

  前臺聽到這個,答應了一聲,又看了看中年人。

  站在旁邊的中年人,臉上還保持著僵硬的微笑,只是感覺背后的冷汗都出來,那個小戚,可是公司的副經理。

  老板這個意思,怕是準備把他炒魷魚了。

  腦子里急速的轉動,他第一時間就想辦法補救,為了兩個陌生人,一兩萬塊錢,把自己的工作丟了可不劃算。

  很多資源,一旦離開了,就再也沒辦法用了,人家愿意把他的座上賓的原因,不是他多牛,而是老板很牛。

  每次新樓盤開張,都會喊他去吃飯,都會送禮,原因還不是因為他老板有錢,他算什么小餅干?

  “老板,他們也沒什么事了,您這會兒有事情要辦,我協助您吧。”他又看了看楚良:“阿良啊,我們改天再聊,今天我們老板有事。”

  這個暗示已經很明顯了。

  楚良:“.......”

  特別是看和吳燁的笑容,有些尷尬。

  他怎么可能聽不出來這個話的意思,事情沒有辦好就算了,還得罪人了。

  吳燁早就看到他們了,只是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他們,榮阿姨顯然不喜歡其他的中介公司,雖然不知道原因是什么,吳燁看了半天,也算是捋清楚了。

  總不能讓他一直被這個姓毛的欺負。

  “楚哥,你怎么來這里了?”吳燁明知故問。

  他一句話,就幫楚良解圍了,楚良也借坡下驢。

  笑了笑,楚良看了看旁邊的毛經理:“剛好順路,就來找朋友聊聊天,吳總你有時間回公司看看啊,今天就不耽擱你的時間了,打擾了榮總。”

  說完,他就帶著衢雪離開了。

  榮阿姨微微點點頭,看著他們離開,旁邊的毛經理松了一口氣,疑惑的看了看吳燁,心里默默的盤算著自己的小九九。

  他不知道吳燁和楚良是什么關系,也不知道吳燁和老板是什么關系,沒聽說老板有當老牛的傾向啊!

  “走吧小吳,我讓他們給你找找房子。”榮阿姨說道。

  來公司就是為了辦這個事情的,耽擱了幾分鐘,她走在前面。

  吳燁跟著她的腳步,答應一句:“好的阿姨。”

  原來是買房子的,那應該沒有什么特別的關系,毛經理默默的跟著他們,腦子轉的飛快,吳燁看了看他,他給吳燁一個油膩的笑容。

  看著吳燁對他笑,他有點膽戰心驚的,生怕吳燁和前面的老板說他壞話。吳燁倒是被油膩的不輕。

  會議室里。

  一邊端著茶杯,吳燁一只手拿著手機,看著軟件。

  榮華富貴這邊,直接整了一個自用的房產管理軟件,讓吳燁覺得榮阿姨越發豪氣了。

  “吳總,您看看這個滿不滿意。”又選了一套房子,遞給吳燁看了看。

  還是搖搖頭,吳燁不太滿意。

  榮阿姨在一邊喝茶,沒有參加話題,吳燁和負責人聊了半天,他又給吳燁找了好幾套自己覺得合適的房子。

  可惜,他覺得很不錯的,往往吳燁就覺得不合適,吳燁不太滿意,在自己挑。

  “還是三到四層,面積要夠才行。”吳燁再次和他說了一下自己的要求。

  他是拿來做酒樓的。

  他現在手里還有兩個多億,有的選的話,就準備直接買兩套,直接把后面兩個分店一起弄了,幾個月的時間都不用考慮買房子的問題了,光是裝修,招聘,廚房都的花很長時間去弄。

  等到這些東西弄好的話,他手里又有錢了,再繼續開店。

  “沒看到合適的嗎?”榮阿姨問他。

  她在旁邊,看吳燁找了半天,表情都不太滿意,她感覺有點打臉,牛可是被她吹出去了,和吳燁說的房子應有盡有,不可能有你不滿意的。

  結果牛都吹出去了,感覺有點掉鏈子。

  “已經選了幾套備選,阿姨,我先看看還有沒有更合適的。”吳燁回答了一句。

  這個話讓榮阿姨開心不少。

  “你慢慢挑,選好了我們再去看。”她端著茶杯說道。

  真金白銀花出去,吳燁可沒有她那么有錢,肯定得慢慢的挑選才行,總要選兩套最滿意的。

  就和相親一樣,想法越多,越是遇不到合適的,又選了不少時間,吳燁才選了兩套合適的房子,最終,還是挑選到了自己很滿意的房子。

  花了不少時間才看到滿意的,旁邊的員工,直接給了吳燁一張房價表格,吳燁看了看,兩棟小樓加起來,又是差不多兩個億左右了。

  “挑好了帶你去實地看看,喜歡再說。”榮阿姨說道。

  買房子不是買小件。

  又去實地看了看房子,連帶的看了好幾處,吳燁自己選的兩個小樓,他還是感覺挺滿意的。

  “1.9,阿姨,1.8能不能讓給我?”又到了砍價環節了。

  兩套,一套1億,另一套差不多0.95億,直接的過濾了一個五百萬,吳燁開口砍了一千萬。

  旁邊的經理還想說什么,不過榮阿姨已經答應了。

  經理:“......”

  這種砍價,換成自己的客戶,經理感覺自己能拿著刀砍吳燁。

  “還是老規矩?”吳燁問她。

  榮阿姨點點頭。

  再送點什么東西給吳燁,就是所謂的老規矩了,上次的招財貓,把老媽開心的不行,吳燁還挺期待這次送什么。

  再來個貓貓也可以啊。

  “這次阿姨就不送你貓貓了,回頭送點其他的小東西給你,走吧,時間不早了,一起吃個飯。”榮阿姨說道。

  沒有問他送的小東西是什么,吳燁爽快的答應下來。

  其實房子本身,就給吳燁便宜了不少錢,現在又要送東西,吳燁只能厚顏無恥的接受,一邊譴責自己,一邊忍不住開心。

  未來的幾個月,公司都要把重心放在這個事情上了,他接下來的時間,應該能輕松不好,也給員工找點事情做。

  “三點啦,這附近有個茶樓,飲茶先。”榮阿姨說道。

  客隨主便,下午茶也沒問題,吳燁覺得只要能填飽肚子都可以。

  離里不遠,在附近的廣場找到茶樓,吳燁和榮阿姨坐在窗戶旁邊,邊吃東西邊聊天。

  這是吳燁第二次買房子了,比上次更簡單,就像是買菜似的,就把事情辦成了,所為自媒體格局,不外如是。

  “小吳啊,以后還要買房子的時候,就給阿姨發消息。”榮阿姨吹了一下茶水。

  她覺得吳燁是個潛力股。

  這才沒有多久,已經買兩次房子了,花了差不多三個億,有點她的風格了。

  吳燁撓撓頭:“以后再買,得買其他的城市了,魔都這邊不可能開那么多店的。”

  下一步,就是往其他的大城市發展了,總不可能在魔都開幾十個店,還是要往其他的城市發展的。

  不知道以后還有沒有機會合作了。

  榮阿姨笑了笑:“你就告訴阿姨,要哪個城市的,阿姨就給你找那個城市的,只要是一線城市。”

  這話信息量就有點大了,只要是一線城市就有?吳燁發現自己還是低估榮阿姨了,她究竟多有錢?

  “阿姨,您做過資產統計嗎?您是不是有好幾千億家產?”

  榮阿姨只是笑笑,不說話,還是不要打擊年輕人的自信心了。

  旁邊跑過來的小男孩,把吳燁的好奇心打斷了,被他碰了一下桌子,吳燁被淋了不少茶水,好在不太燙了。

  “叔叔,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他立刻就給吳燁道歉。

  吳燁搖搖頭,表示沒關系,讓他下次注意點,一個孩子而已,他沒那么計較,看她離開以后,吳燁擦了擦衣服。

  “上次我把你撞了,你也沒有說什么,小吳,我發現你挺善良的。”榮阿姨說道。

  剛才,她在吳燁臉上,沒有看到任何生氣的表情,吳燁是真的沒有和孩子計較,大部分人,其實多少都會有點情緒。

  “他很禮貌啊,如果那種不禮貌的孩子,我也會生氣的,您可別抬舉我。”吳燁回答道。

  他自認為,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來的,雖然也不是什么壞人,孩子才認黑白,吳燁向來愛灰色。

  “這個性格挺好的。”榮阿姨笑著說道。

  他們就顧著聊天吃東西了,沒看到對面的街邊,一家奶茶店里,頭上戴著鴨舌帽,脖子上掛著相機的女生,拿著相機拍了好幾張照片。

  看著相機,她有些疑惑,總感覺好像見過這個人一樣。

  鳳翔樓里,吃完飯以后,吳燁就準備回去了,他還要回去準備過戶的資料。

  樓下,吳燁和榮阿姨告別,就離開了。

  看著吳燁離開以后,她才從包里拿出一個金屬盒子,叮的打開,拿出盒子里為數不多的香煙,用一個建筑般的燃油打火機點燃香煙。

  “這臭小子真能聊,老娘煙癮都犯了還不走。”榮阿姨抽了幾口煙,才拿出車鑰匙。

  吳燁不抽煙,她一直都沒有抽,其實她早就想抽煙了。

  抽完煙,她才回到車里。

  榮阿姨剛坐上車,副駕駛就人被拉開,她立刻把手放到包里,握著一瓶防狼噴霧,發現上車的是一個熟悉的身影她才放心下來。

  坐在副駕駛的女生把鴨舌帽摘下來,搖了搖頭,整理了一下長發,一張好看的臉看了看駕駛室的榮阿姨:“您還以為是流氓呢?”

  她一副你這個年紀的人,不會遇到流氓的。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要錢沒有,要命一條。”很煩她的表情,榮阿姨說道。

  也就是自己生的,現在已經來不及了,不然回爐重造。

  氣人得很。

  “不是錢的事,老媽,您這是啥情況?人家才二十來歲吧?你怎么好意思下得去手?我都不忍心。”她轉頭看了看榮阿姨。

  榮阿姨:“.....”

  聽到這個話以后,她感覺更生氣了,好在健健康康的,沒有什么病,不然都能被氣出個好歹。

  如果不是知道她就是這樣的人,還以為她為了億萬家產,才故意氣人的。

  “你是說我就是老牛唄?有你這樣和你媽說話的嗎?”榮阿姨回答。

  也不知道自己造了什么孽,好好的一個姑娘,就長了毒舌的嘴。

  “年紀大了,難免頭昏眼花,我得幫你把把關,免得您晚節不保。”她說道。

  呼了兩口涼氣,榮阿姨才回答:“我還挺喜歡那個男生的。”

  長發飄飄女生:“.........”

  “您糊涂啊!您都一把年紀了,找個老頭還行,人家才多大?您比他媽都大了。”

  “不要毀了一個年輕人行不行?”

  她還是有點急了。

  主要是這種事情,換成誰也接受不了啊。

  “誰規定就只能找老伴?我就想找個年輕的不行?”榮阿姨故意的說道。

  副駕駛的女生:“......”

  “不行,這個事情沒得商量,起碼四十五歲以上的。”她語氣堅定。

  這是底線了。

  肯定不能找那種小年輕,難道以后各論各的?

  “哈哈哈.....你還當真了,江畔,你是不是傻?”榮阿姨忍不住笑。

  副駕駛的江畔:“.......”

  “說真得,那孩子人不錯,你不是一直遺憾沒有弟弟嗎?給你認個弟弟怎么樣?干親。”榮阿姨問她。

  這個想法她也是剛剛有,覺得吳燁挺善良的,而且也很投緣,聊得來天。

  “干弟弟?”

  榮阿姨點點頭:“小吳要是同意的話,你就有弟弟了,多好。”

  江畔認真的看了看自己老媽。

  “是不是怕我繼承遺產太順利了?您故意打擊報復呢?”

  干兒子而已,又沒有什么繼承權,怎么可能會出現這種事情?

  她看人很準的,有這個關系在的話,起碼不擔心以后江畔被老公,被婆家欺負,她可不只是簡單的想要個干兒子。

  “你知道個屁,有個弟弟,以后不會有人欺負你,有人給你撐腰,啥也不是。”榮阿姨戳了戳她腦門:“你長點心行不行?”

  成天就知道管人家過得苦,過得難,一點都不考慮自己的未來。

  她這個當媽的,怎么能放心?

  江畔見她說的認真,這才松了一口氣,只是說道:“您自己看著辦吧,不是干爹就行。”

  榮阿姨:“.....”

  她可沒有那些想法,真要有其他的想法,還會等到現在?又不是沒有錢,要什么找不到?不過她一直沒有考慮這些,覺得現在也挺好的。

  “那我自己做決定,你還杵著干啥?趕緊滾吧。”榮阿姨說道。

  江畔看了看她,手抓著汽車握把,一臉的討好笑容:“媽”

  又要破財了。

  看了看她,榮阿姨嘆氣:“又要多少錢?你這個敗家子。”

  江畔松開握把,笑著回答:“四五十萬就行,學校都漏雨了,那些孩子好可憐的,榮太積積德。”

  嘆了嘆氣。

  榮阿姨拿出支票,寫了一張給她,指了指車門:“滾!”

  迅速拿過支票,江畔轉身打開車門,想了想又看了看榮阿姨:“不能是干爹啊!”

  “老娘打死你個狗東西。”

  沒等她動手,江畔就跑下車了,順手關上車門。

  看她去了街對面,騎著摩托車離開,她離開以后,榮阿姨才開車離開這個虧了幾十萬的傷心地。

  另一邊。

  好不容易雙休的白菜和表妹,在家湯排骨火鍋,白菜斥巨資買了三斤排骨,買了蔬菜,還買了點特價水果,從兩公里外的富力那邊的超市買回來的。

  住的這邊,物價還要高不少,白菜發現超市可以撿漏以后,就經常去超市買東西,很多打折的蔬菜水果,日用品就是他們的目標。

  第一次去超級市場的表妹,一如她第一次去的時候那么土,好在白菜被洛白帶去過幾次,能給表妹當個導師。

  賺了錢以后,白菜每次都會和表妹一起慶祝一下,吃什么都可以,但是一定得吃點才行。

  從小一起長大的表妹,不會有什么嫉妒的情緒,單純的替她感到高興,覺得自己表姐很有出息,期待著表姐帶自己賺錢。

  表姐賺大錢,他賺小錢就行了。

  昨天又結算了一筆錢,白菜看著奔著二十萬去的存款,就決定帶表妹揮霍一把,買了零食,果汁,水果,還弄了個火鍋。

  兩個一次性塑料杯子碰到一起,白菜和表妹異口同聲的喊道:“干杯。”

  喝了一口果汁,兩人露出一個個美滋滋的同款笑容,她們的快樂就是這么簡單,且樸實無華。

  其實很難相信,她們家里會窮到幾萬塊錢都沒有,但是這是很多家庭的現狀,實際上并沒有那么多錢,蔬菜主食都是自給自足,存款全靠務工。

  “姐,你越來越能干了,要是大姑知道了,不知道得多開心,肯定夸你有出息。”表妹夾了一塊排骨到碗里,看著這白菜說道。

  她是一個月就那么點工資,距離賺錢越來越多的表姐,已經看不到背影了,甩她幾條街。

  不羨慕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她知道自己能力在哪里,只能踏踏實實的。

  “桃子,不要和家里說,錢多了他們會擔心的,你看他們說王叔家的二妮,說的多難聽啊,人家明明就在縣城工作的好好的,傳的越來越過分。”

  “年底回家的時候,再告訴他們,你要是聽話,年底姐給你買個新手機。”白菜說道。

  桃子眼睛一亮。

  小雞啄米似的點點頭,想了想她回答道:“你不讓說我就不說,手機還是算了,貴的很類。”

  白菜笑了笑,給它夾了塊肉:“姐還能虧待你?”

  她平時是省錢,但是不代表她小氣,她有自己的小聰明,不代表她就算計,對于桃子,她真的沒有摳門過。

  “姐,莪知道你對我好,就是這樣,才不能讓你花那么多錢,我昨天看到了一家好大的店在招服務員,除了工資,還有獎金,還有補助,一個月有六七千,而且還有晉升機會,我準備去試試看。”桃子說道。

  白菜一愣。

  看了看表情認真的表妹,她好像把這個知足的桃子刺激到了。

  “打過電話了?”白菜問她。

  桃子點點頭,明天去面試,如果沒有問題,她就要換工作了,也能賺更多錢。

  “雖然沒有姐你賺的多,但是一年也有八萬了,已經很好了。”桃子知足了,一年七八萬,以前都不敢想。

  那么多錢,能給家里添好多家具家電了。

  “我就是運氣好而已,有個朋友帶著。”白菜回答。

  她也很清楚的認識到,自己就是運氣好,最近都在認真的學表演,學臺詞,還花錢報了個表演班。

  一邊還和剪輯,拍攝請教,白菜覺得,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她要自己學會怎么造魚竿,短視頻都不看了,成天在手機上找資料,學東西。

  桃子搖搖頭,看了看她,說道:“姐,你不是運氣,你一直都很努力,以前是這樣,現在也是這樣,你那個筆記本都記了兩本了。”

  桃子最清楚她多努力,桃子一直覺得,自己要是和表姐一樣努力的話,肯定能賺更多錢,她賺錢多,是她努力,不是天上掉下來的。

  白菜沉默了一下,沒有說話,只是給她夾了快排骨。

  “桃子,我們是窮人,努力才能看到更多東西,才能有更多的機會,趁現在我們還年輕,一定要把握機會。”白菜說道。

  往往大部分人沒有她這種認識,有的也沒有堅持,只有少部分人,和她一樣堅持。

  從什么都不懂,到習慣拍視頻,拍廣告,臺詞走位,語氣動作,不會就練,一直練,白菜是用努力換來的回報,不是她多有天賦。

  “那個洛哥,姐,你是怎么想的?”桃子問她。

  白菜把骨頭放到桌子上,又喝了一口果汁,才嘆嘆氣,搖搖頭。

  那天她和洛白說完以后,洛白沒有再提這個事情,而是正常的工作,白菜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也沒有等到他的答案。

  不過她還沒有來得及問。

  她這個表現,桃子就知道是情況不對勁了:“姐,你這么好,不愁找不到個好男人,不要傷心。”

  白菜:“......”

  桃子以為她是自作多情了,人家高富帥沒看上白菜。

  不知道怎么和她解釋,白菜就沒有多說,沒有緣分就算了,可惜白動心了。

  “姐,你得注意點,那種越有錢的就越可能是渣男,畢竟沒錢的話,想渣都難。”桃子總結了一句:“不能奔著人家錢去。”

  白菜:“.......”

  她都不知道表妹什么時候開始研究這些東西了,今天才聽她聊起這些。

  “跟誰學的?還不能奔人家錢去,我是那種人嗎?”白菜敲了敲她。

  桃子嘿嘿嘿笑。

  剛才提到這個事情,她有點不放心表姐,最近老是聽同事說,大城市里的很多男生都不是為了結婚才談戀愛,而是為了鼓掌而已。

  去特么的。

  因為知道的多了,整的桃子都不敢談戀愛,萬一遇到渣男,自己挺著大肚子回家的話,多丟人啊!

  鄰村的就有這種情況,一家人都抬不起頭。

  “反正要注意,找個踏踏實實的,努力上進的就好了。”桃子說出自己想法。

  白菜點點頭。

  她又想到了洛白,洛白那種,應該不是什么渣男吧?

  反應過來,白菜抱怨自己沒出息,最近睡覺都夢到他,明明自己都說清楚了,不知道為什么他兩個答案都不說。

  要是說不行,自己也好死心,要是說可以......唉,煩死了。

  “姐,你發什么呆呢?吃東西啊!”桃子提醒她:“你不會是又想他了吧?”

  白菜:“.....”

  她搖搖頭,開始認真的吃東西,不去想其他的,只是看到豆芽的時候,就想到洛白愛吃豆芽,看到蘋果的時候,就想到洛白愛吃蘋果。

  滿腦子都是洛白,根本就忘不掉。

  鈴鈴鈴...

  白菜的胡思亂想被打斷,拿過充電的手機,劃了一下接通,結果.....卡住了。

  電話一直在響,但是她根本接不了,看著洛哥兩個字,白菜第一次這么想換手機,這種想法簡直強烈到突破天際。

  剛從一棟大樓出來,拿著合同的洛白,看了看合同,有看了看沒有人接電話的手機,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沖到不遠處的手機店里。

  挑手機的時候,洛白就接到了電話,是白菜的。

  “寶貝,我今天簽了一張50萬的廣告合同,開不開心?驚不驚喜?意不意外?”洛白沒有注意到自己話里的問題。

  而電話另一頭的白菜,連五十萬都沒有注意聽,就聽到了那句寶貝。

  她叫我寶貝.....啊呀,討厭!

  “姐,你怎么了?”桃子看著紅成小龍蝦一樣的白菜,忍不住問了一句。

  白菜比劃了一個不要說話。

  對著手機呼了兩口氣,問道:“你剛第一句說什么?”

  別墅區。

  凌晨的豪宅里,吳燁系著圍裙,戴著藍牙耳機,在接電話。

  “沒事楚哥,能合作就好,那個毛經理你看著處就行。”

  “榮總,你是說榮阿姨吧,一個挺有意思的阿姨,沒有你說的那么離譜。”

  “行,有時間我通知你,最近忙著開店,有點忙,對,行,公司就辛苦你了。”

  一邊切著菜,吳燁一邊和楚良打了個電話,掛了電話,吳燁把耳機摘下來,看了看燈火通明的家里,吳燁放了首歌曲。

  套馬的杰倫。

  向天再借有點甜。

  暴劉幾芬。

  吳燁也不知道為什么,開始迷上了這種奇奇怪怪的歌曲。

  凌晨回家的時候,就聽到不對勁的歌曲,滿頭黑線的關上音響,男生和女生的審美,總就是不一樣的,凌晨就聽不來這種歌曲。

  “哎呦喂,今天居然燉王八了,這個王八有蛋嗎?”

  這明明就是甲魚,什么就是王八了,王八是烏龜,甲魚是甲魚。

  “出去,廚房重地,女子勿入。”吳燁把她推出去。

  笑嘻嘻的凌晨,把手放在吧臺上坐在椅子上看著他,沒有離開的意思。

  注意到冰箱上的八爺,凌晨招手:“八爺,過來,勞資和你聊幾句人生。”

  八爺大概不是蜀州的八哥,聽不懂她的意思,毫無反應。

  “你這鳥不行啊,我們那邊的的熊貓都能聽懂我們說話。”凌晨拿出一瓶酒在開。

  吳燁看了看八爺,拍了拍肩膀,它飛到吳燁肩膀上,轉頭看著凌晨,吳燁說道:“你們騎熊貓上班讀書是吧?”

  凌晨哈哈笑。

  吃飯的時候,凌晨提議小酌怡情,吳燁答應了,然后越聊越嗨,越喝越多,結果就是.....兩人喝多了,碗筷都沒有收拾,就去休息了。

  喝醉酒以后,自己又沒有多少意識。

  房間里,這里一件衣服,哪里一件的。

  睡了一個特別助眠的晚上以后,第二天早上陽光正好,又是不下雨的一天。

  凌晨凌晨迷迷糊糊的推開吳燁:“壓我頭發了。”

  吳燁也是迷迷糊糊的,轉身繼續睡懶覺。

  只是某一刻,兩人驟然清醒過來,因為都感覺到了不對勁兒,四目相對,凌晨和吳燁誰也沒有先說話。

  看到地上的丟的衣服,再加上神經反饋的消息就知道情況了。

  妙啊!

  “沒想到,大早上的,大家就這么坦誠。”吳燁忍不住笑。

  凌晨嘆氣,喝酒誤事。

  “我覺得,精神正好,時機難得,我們有必要深入討論一下一些需要解決的問題。”吳燁又說道。

  凌晨:“.......”

  “大寶貝,知道戰爭片里,通常會有一句什么臺詞嗎?”

  臉紅的凌晨沒有搭理他。

  “別動,再動我開槍了。”吳燁挑眉。

  凌晨:“......”

  昨天為什么要喝酒呢?如果不喝酒的話,那會這么尷尬。

  還好她時間卡的好。

  “你先別激動,我就問你,你們家的牛喝不喝血?”凌晨問他。

  轉身拿過手機,看了看日期和備注。

  “那你還喝酒?”

  凌晨笑了笑:“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昨天喝酒沒事啊!”

  好一盆冷水。

  吳燁看著天花板,不知道說什么了,以為等來一個機會,總算是到了兵臨城下了,結果才發現城門緊閉,擠著百萬雄師。

  “那就晚點起吧,難得大家這么坦誠,都是紅果果。”摘不到西瓜,總不能撿不到芝麻吧?

  有什么算什么。

  軟玉溫香的,也是頭一回呢。

  “起了,時間不早了,還得上班呢。”凌晨提醒他。

  吳燁搖搖頭。

  “當老板是為了什么?就是為了想幾點上班就幾點上班,想不上班就不上班,你這覺悟不行啊。”

  凌晨:“.....”

  耽擱了不少時間,凌晨去公司上班的時候,都已經八點半了,還要開車,遲到已經是板上釘釘了,要不是還得開會,她都不想上班了,直接休假。

  吳燁沒有去公司,而是去辦了房子過戶的事情。

  又是兩個億沒有了,榮阿姨請他吃了個飯,吳燁感慨這頓飯太貴了。

  她送了吳燁不少東西,反正一個個的都不便宜,其中最貴的,是一輛直升飛機,對,就是吳燁拿來沒辦法開的東西。

  當時榮阿姨問他有沒有特別想要的,吳燁開玩笑給他整個飛機行不行,結真的整理個飛機,看著普普通通的飛機鑰匙,吳燁感覺很復雜。

  沒法開啊,難道要請個駕駛員?

  除了直升飛機,還有一個小游艇,就是沒有吳燁能開的車子,其他的就是限量款的,收藏款的煙酒了。

  這些東西加起來也是不少錢了,不過吳燁不知道拿來干啥。既沒有船舶駕駛證,也沒有飛機駕駛證,拿來就是放著,或者折現,折現還麻煩。

  “怎么樣,阿姨夠意思吧?”吃東西的時候,他還問了吳燁一句。

  確實夠意思了,雖然吳燁花了一個多億,實際上大概就是1.7億左右的樣子,多少回本了一些。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小吳,我就一個閨女,她又是那種不著調的人,阿姨年紀大了,總是擔心以后她結婚了受欺負。”榮阿姨說起資格問題。

  吳燁:?

  結婚以后受欺負?沒結婚的時候還不是一樣。

  “不是,阿姨,您這個實力,誰敢欺負她?您用錢都能把他壓成餅干。”吳燁回答。

  吃了熊心豹子膽,都不敢欺負她閨女吧?

  吳燁覺得應該沒有這么傻的人,就算是有,也不一定就嫁了,那個幾率太低了一點。

  “我是說性格,她性格不討人喜歡,如果以后有人欺負她,她就自己一個人,得多可憐啊。”榮阿姨嘆氣。

  欺負,不一定是動手,也可能是語言,冷暴力,或者排擠。

  她自己的孩子,她自己很清楚,表面外向,內心溫柔,這種性格,很擔心她逆來順受。

  吳燁不理解,繼承了億萬家產,還會被欺負的話,得性格多軟弱?

  受氣包?

  看榮阿姨這個性格,姑娘也不會是那種。

  “阿姨,您說,如果我能幫您的話,我不會推辭的。”吳燁說道:“不過她還沒有結婚啊,您考慮的是不是太遠了?”

  不是為別的,就是覺得榮阿姨投緣,而且相處也很愉快,能幫忙的話,吳燁也不會拒絕。

  不過人家都沒有結婚,吳燁感覺這話和空口白牙的廢話似的。

  “我年紀大了,慢慢的能幫她的不多,現在得考慮這些問題,免得以后考慮都晚了。”她嘆氣。

  可憐天下父母心,吳燁可以理解,女生總是要弱勢一點,哪怕是有錢也不例外。

  “您可別嘆氣了,說不定遇到一個特別好的,根本不會有您說的那個情況呢。”吳燁只能這樣回答。

  看了看他,榮阿姨還是說道:“小吳,你覺得我怎么樣?”

  啥啊?

  為什么突然問這么突然的問題?都和自己老媽差不多的年紀了,什么就什么樣?那肯定不能怎么樣!

  吳燁直接被他這個話給問懵了,組織了一下語言,吳燁才回答道:“您是一個很好的長輩,雖然不知道您問這個是什么意思,但是我把您當長輩看的。”

  天見可憐,吳燁組織半天語言,才想到了這樣回答。他是真的想偏了,主要是這個話吧,特別容易讓人想歪。

  “這樣啊,挺好的,阿姨挺喜歡你的。”

  真的,吳燁都想跑路了。

  這頓飯,吳燁從剛開始,就吃的如坐針氈的,就感覺渾身不自在,大家只是買賣房子而已,不要弄這么奇怪啊。

  “阿姨,我給你看看我女朋友的照片。”吳燁說道:“幫我看看有沒有夫妻相。”

  拍了拍腦門,榮阿姨才想到誤會了。

  不過她接過手機看了看,看著有點眼熟:“她媽媽是不是姓藍?”

  吳燁:??

  這你都知道?

  看著吳燁詫異的表情,榮阿姨忍不住笑了笑:“這姑娘挺好的,長得好看,家里條件也好,和你很般配。”

  她把手機還給吳燁。

  “您認識她媽媽?”吳燁問她。

  這是吳燁完全沒有想到的,她會認識凌晨媽媽。

  “這多稀奇啊,那些做生意的大老板,我很多都認識,以前她還租我房子呢,后來買辦公樓才走的。”榮阿姨回答。

  很多大老板,其實都喊她房東。

  嘖嘖。

  原來如此,榮阿姨,深不可測啊。

  “沒想到,你小子還找個千億千金當女朋友。”榮阿姨感覺自己低估吳燁了。

  “嘿嘿嘿,緣分。”吳燁回答。

  吃著東西,榮阿姨和他聊起很多老板的趣事,比如某個搞電子商務的拖欠過她房租費,比如某個做軟件的窮的時候,找她融資。

  很多糗事,吳燁覺得大開眼界,和榮阿姨混,感覺自己聊的東西都不一樣了,莫名其妙的有一種自己圈層晉升了的感覺。

  “阿姨,我覺得您擔心的那些東西都是多余的,就您這個實力,擔心那些干啥啊!”吳燁說道。

  她看了看吳燁,才回答:“我會老的,也會死的,我不能護著她一輩子。”

  沉默了一下,吳燁不知道說什么了,這話老吳也說過。

  他們背后隔著一張餐桌的距離,一個長頭發的女生,悄悄地擦了擦眼淚。

  把筷子放下,吳燁不太想吃東西了,榮阿姨并不比吳太太大多少,這話讓吳燁想起了吳太太說的那些話。

  “小吳啊,你不是沒有干媽嘛,阿姨呢,想要個干兒子,你愿不愿意?”她總算是說道正題了:“那種要三叩九拜,要燒香祭祖的干兒子,不是口頭說說的那種。”

  吳燁:???

  為什么會聊到這么奇怪的話題上去了?

  消化著她的這個話,吳燁一時之間不知道怎么回答。

  干媽其實就吳燁沒有,洛白他們都有的,包括凌晨都有,認干親,在國內很普遍,多了一個親媽以下,其他親戚以上的干媽,其實只會多個人疼。

  不過,那是小時候啊。

  那些武行,倒是有忍義子的情況,不過大家都知道那是怎么回事。

  類似吳燁現在這種情況,吳燁有點拿不動主意,榮阿姨,是大佬,現實來說,有個大佬當干媽,以后肯定發展更好,這是現實,是利益。

  但是他得問吳太太同不同意,那是親媽。

  見他沒有立刻反對,榮阿姨就沒有打擾他,等他考慮好,吳燁不是小孩子,她收個干兒子,其實付出蠻大的。

  “阿姨,我問一下我媽吧,您等我幾分鐘可以嗎?”吳燁問答。

  “沒問題。”

  看著吳燁離開去打電話,拿著手機,看了看昨天和吳太太的聊天記錄,又看了看吳燁,悄悄地笑出來。

  這個媽,你喊定了啊!

  魔都的太太圈子,下到幾千萬,上到幾百億,就沒有她找不到的人,那些租房子做生意的,很大概率就是租的她的樓,或者她的商鋪。

  于是,昨天她就發動朋友,找到吳太太,發了個照片,確定是吳燁的親媽,就和她聊起這個事情了,吳太太和老吳商量了幾分鐘,就答應了。

  原因很簡單,有個干媽撐腰,吳燁以后路更寬了。

  老吳當時就想答應,只是覺得應該矜持一下,才考慮了幾分鐘,吳太太問她為什么看上自家兒子的時候,榮阿姨說投緣。

  其實他還找了大師,結果很好。

  總之就是感覺緣分到了,她命里該有這么一個干兒子,各方面都很合適,她不是扭捏的人,立刻就做決定了。

  而且,她確實是很喜歡吳燁,沒有那么多為什么,就覺得這個孩子不錯。

  旁邊,吳燁在打電話。

  “媽,有個阿姨,問我愿不愿意做她干兒子,我都懵了。”吳燁和吳太太說道。

  電話里,傳來吳太太的聲音:“還有這種事情?你覺得那個阿姨怎么樣?”

  吳燁:??

  為什么感覺這兩句話有點不對勁?

  可能是錯覺,吳燁繼續說道:“人倒是很好,就是不考慮其他的,相處的也挺愉快的,就是感覺很突然。”

  給他問懵了,吳燁還是第一回遇到這種事情。

  吳太太回答:“有個干媽也挺好的,以前沒有遇到合適的,就耽擱了,后來你長大了,就沒有考慮過這個了。”

  “人家都提到這個事情了,肯定是很喜歡你,有這個緣分,也不容易,你自己這么想的?”

  她還是覺得吳燁自己的意見更重要,要是吳燁不同意,什么都不需要考慮,不圖人家什么,才能坦坦蕩蕩。

  吳燁撓撓頭。

  這么突然,那有時間想啊。

  “不知道,總感覺好像把你兒子分給人家了,我感覺對你不公平。”吳燁回答。

  這就是他最真實的感覺。

  “那你還分了人家媽媽呢,對人家姑娘不是也很不公平?沒有你想的這么回事。”吳太太說道。

  聽著她的話,吳燁看了看遠處的榮阿姨,轉頭說道:“您這意思,是巴不得我多個干媽是吧?”

  “胡說,我沒有。”吳太太回答。

  聊了好久,她的意思就是吳燁自己看著辦。

  掛掉電話以后,吳燁把手機收起來,洛白說晚上一起吃飯,他都沒有回復。

  這個干媽,認不認?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