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44 情趣外衣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陽光明媚,芙蓉帳暖。

  透過落地窗,從窗簾縫隙里照進來的陽光,延伸到地毯邊,吳燁睡得正香,凌晨也沒有醒過來。

  整個房間顯得安安靜靜的,隔音舒適,光線柔和。

  凌晨還蜷縮在吳燁超級有安全感的懷抱里,女生似乎特別迷戀被擁抱,凌晨也不例外。

  凌晨脖子下,還枕著吳燁的胳膊,頭就靠在他脖子邊上。

  大約是習慣了每天抱著她入眠,吳燁另一只手放在被子外,攬著她,潛意識里,還生怕她踢被子。

  凌晨則是一只腳壓著吳燁,另一只手放在他胸膛上,手掌就放在吳燁臉上。

  女生的一些睡姿,就像是全國統一的一樣,大家的女朋友都是一樣的神同步。

  看電視可能覺得浪漫,但是自己有個女朋友,每天睡覺被壓手,被壓腳,再過分還得當牛做馬,就知道那個難熬了。

  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貴,不戀愛不知大山壓頂重。

  凌晨比吳燁先醒過來,是因為吳燁翻身把她吵醒了,最開始眼睛還是迷迷糊糊的,緩了好一會兒她才清醒過來。

  轉頭看了看窗外,今天又是夏天的大太陽,這個夏天,下雨很少,又是好多天沒有下雨了。

  別人的夏天是沙灘海洋冰淇淋,她的夏天,是加班回家被窩里。

  凌晨又回過頭看著吳燁,看著看著就情不自禁的笑起來。

  睡得正香的吳燁,安靜睡著只是微微打鼾,沒有那種劇烈的鼾聲。

  才二十二的小奶狗,沒有油膩,只有恬靜,俊臉輪廓分明,線條陽剛,很有男子氣概。

  偏偏性格好,而且平時還溫柔,上得廳堂下的廚房,吹得起牛比,打得過流氓。

  “這小子真帥。”凌晨喃喃自語。

  或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在一起久了,凌晨越發覺得自己男朋友很帥。

  做為一個有對象分女生,最美好的事情,應該就是每天早上,是在對象懷抱里醒過來。

  睜開眼睛的第一眼,就能看到自己的帥氣的男朋友,這種情況下,早上起來的時候,整個人心情都更好了。

  幸福就是,有人關心有人愛,有人蓋被有人管,有人陪伴有人抱。

  最重要的兩點,得是個人,得是一個人。

  “咦?啥東西?”

  凌晨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根據神經反饋的情況來判斷,自己好像拿了什么東西似的。

  夢游了?

  凌晨疑惑的揭開被子一角,本來就因為踢被子蓋的不多,她一直是熱了就踢被子,冷了就找吳燁。

  被子揭開,凌晨就愣著了,人牛對視的時候,多少因為孤陋寡聞,見識不多而落入下風。

  牛啊!

  真牛啊。

  第一次撇開想象力,見到真實的情況,有一種又來如此的樣子。

  原來是這樣啊!

  沒有一點可愛就算了,還兇巴巴的,這么兇,這是夔牛吧?

  有點目不轉睛的凌晨,臉紅的有些厲害,如此突然的相見,著實意想不到,意料之外。

  和想象中的你好牛牛不一樣,現在是:沒見過牛啊?

  確實是初次見面,以后多多關照。

  凌晨深深的吸了兩口氣,然后把心里的小鹿安撫一下,它要跳出來似的亂撞。

  針神奇。

  她都不知道一大早起來,就回面對這個情況,一不注意,自己還做了個小偷。

  居然偷了大圣的兵器,就就有點離離原上普了,怎么會在這樣呢?

  昨天睡覺之前好好的,睡著的時候也是好好的,睡醒了以后,就是這樣了。

  沒玩過吃雞游戲的她,竟然天賦卓絕學會了壓槍。

  賢淑的她有點懵,這可如何是好?

  “昨天吳燁才偷襲了鸚鵡洲,今天她就拿了人家的兵器。”凌晨簡直不知道該怎么表達內心的情緒。

  好奇,理解,原來如此,居然是這樣,這些念頭在腦子里閃爍著。

  主要是,凌晨沒學過手動擋,根本不會開手動擋的車啊!

  沒學過這個什么都不會,所以一時之間,凌晨愣在當場。

  臥牛真人,凌晨。

  “怎么辦呢?放手?”凌晨小聲的嗶嗶,又就和分手一樣,就是有些舍不得,舍不得放手。

  難得當個放牛娃。

  凌晨再考慮自己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做夢就算了,夢也當不得真,這種實際行動,就有點讓她不知所措了,自作主張的手,現在讓她進退兩難。

  進一步不敢動彈,退一步不想放開。

  凌晨警惕的抬頭看了看吳燁,確定他不是裝的睡著,凌晨才放心了不少。

  吳燁,很狗的,會裝睡。

  小聲的喊了他一下,然后又在他眼睛前揮揮手。

  確定吳燁沒有醒過來,凌晨又揭開被子瞄了一眼,遠觀究是迷,近看才知針。

  和她估計的情況,大體沒有什么區別,都是鐵牛,就是沒想到,綠化覆蓋率有點高。

  凌晨又臉紅心跳的蓋上被子。

  她是內心里,是在嚴厲呵斥自己放手的,但是手卻很不聽話,它根本不同意。

  沒有談的余地。

  手:好不容易到手了,你說放手就放手?你懂不懂什么叫珍惜?

  叛逆的很,你都把握不住,還這么固執干啥?

  握不住的沙,就直接揚了它,握不住的牛,就直接放了它。

  凌晨下意識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凌晨試玩了一下很久沒有沒有玩的游戲:lal。

  因為她,吳燁的表情很奇怪,凌晨怕他醒過來了,在巨大的毅力下,還是把手收回來了。

  收手吧。

  沒有了熱牛之后,凌晨呼了呼氣把吳燁的手拿開,躡手躡腳的挪了一下位置。

  有些愧疚,有些不好意思,還有些遺憾。悄悄地嗅了一下手,凌晨皺眉,感覺有些奇怪。

  說不上來。

  以前沒有機會,哪知道是什么情況,以前都是虛擬的,現在才是動真格。

  “呼~,真特么刺激。”凌晨小聲嗶嗶。

  大早上的,賺大發了。

  確定吳燁還沒有醒過來,凌晨在他旁邊看著他:“你牛丟了!快起來找找。”

  凌晨說話很小聲,吳燁沒有醒過來。她拿著頭發撓撓吳燁鼻子,吳燁翻身繼續睡。

  凌晨自討沒趣,還不如研究一下牛呢,真是的。

  吳燁睡懶覺不起來,凌晨又睡不著,就悄悄的下樓了,不過她剛關上門,吳燁就睜開眼睛了。

  沒有轉身,繼續睡。

  凌晨站在門口疑惑的看了看他:“真沒起來啊!”

  她看了看一動沒動的吳燁,才開門離開臥室。

  吳燁呼了一口氣:“好險!還好沒聽到腳步聲。”

  剛才吳燁就已經醒過來了,只是一種沒有打擾凌晨,新的事物,總是要讓她有個習慣的過程。

  辦事情也好,打架也好,不能操之過急。

  吳燁聽到她關上門以后,才坐起來,揉了揉臉,又扭了扭咔咔響的脖子,揉了揉自己的肩膀。

  肩膀被凌晨壓了一晚上,現在都有點酸了。

  從被子里出來,走到窗戶邊,吳燁拉開窗簾,看和外面的太陽:“屮,什么時候才能下個雨?”

  太陽多了,就開始期待下雨了。

  吳燁伸了個懶腰,才穿著拖鞋下樓,凌晨在給狗子上狗繩,看著吳燁下來,有點疑惑的問他:“醒的這么快?”

  前腳走后腳醒,凌晨不確定他是啥牌子的塑料袋,只感覺他可能很能裝。

  “剛才感覺旁邊沒人了,就醒過來了,你這是準備帶它去遛彎?”吳燁若無其事的回答。

  演的和真的似的。

做賊心虛的凌晨,沒有看出什么不對勁,才點點頭  “準備今天帶星星出去跑步,又是好久沒有溜它了。”凌晨把狗繩系好。

  不過星星有些抗拒,上次就累得它幾天沒有緩過來,這次又去跑步,它不想去。

  它不聽話,凌晨訓了它半天。

  “去跑步,你去不去?”訓完狗,凌晨轉頭問他。

  吳燁點點頭。

  去,怎么不去?

  換了一身衣服以后,和凌晨一起出門,狗子被凌晨拉著,不聽話,吳燁好好的勸了它一下。

  沒辦法,只好跟著跑起來。

  別墅區這邊的跑道,是環繞別墅區修建的,一圈差不多兩三公里,他們跑了兩三圈。

  跑完步的時候,狗子已經累得不想走路了,吳燁對它笑了笑,鼓勵它,狗子哀傷。

  只好跟著他們,慢悠悠的往回走,連旁邊的小母狗,它都不看了。

  早上遛狗的人也不少,凌晨和吳燁的顏值,讓不少人竊竊私語。剛搬過來的生面孔,總是引人注目的,何況還是俊男靚女。

  收獲了不少陌生人的好奇目光。

  “姐姐,我昨天做了個夢,夢到有人抓著我弱點了。”吳燁認真的道:“你說好不好笑,我讓放手,對方居然不放。”

  凌晨立馬就臉紅了,然后強裝鎮定,她很清楚,吳燁這個不是夢,而是真的東西。

  她有點不確定吳燁是不是知道,剛才就在故意的裝睡,他有前科的。

  就是說,有沒有可能是他故意釣魚?

  “你總是喜歡做些奇怪的夢,怎么沒夢到把你吃了?”凌晨回答了一句。

  都可以看到凌晨臉紅的吳燁,悄悄的笑了笑,還假裝轉頭看其他的地方,分散注意力。

  吳燁聳聳肩:“誰知道呢,可能是下不去口吧!”

  凌晨:“.....”

  一時之間,凌晨腦子里,小畫面滿天飛,結果就是更臉紅了。

  “還是第一次做這種夢呢,以后不不知道會不會夢到哦!”

  夢到哦?

  呸,下流。

  不知道怎么回答這個話,凌晨就不說話了,吳燁看她臉紅,也沒有再說什么話逗她。

  兩人慢悠悠的往回走,吳燁回到家的時候,凌晨從門口拿了車鑰匙,然后從后備箱里拿出一個長方形盒子遞給吳燁。

  吳燁一愣,還以為是幫她拿東西,結果凌晨讓他打開看看。

  早上就給了一個驚喜,還要再給一個驚喜?這多不好啊!

  “這是什么?禮物嗎?”吳燁好奇的問她。

  人有時候,就是喜歡明知故問,吳燁也不例外。

  凌晨點點頭,指了指盒子:“快看看,喜不喜歡。”

  沒想到凌晨會給他買禮物,吳燁還有點受寵若驚,好像一直都是凌晨在送東西給他,他還沒有送過凌晨什么禮物。

  好像在這個事情上,做的有些不負責任了,吳燁默默的自責。

  “別顧著感動,看看啊!”凌晨見他發呆,提醒他。

  吳燁看了看她,她滿臉雀躍。

  她大概也想不到,吳燁是在自責,感動有,但是自責更多。

  見她期待更多,吳燁收起想法,打開盒子看了看,眼睛看著盒子,有點呆住。

  鎏金劍格,檀木劍鞘,絲綢劍蕙,雕刻著花鳥魚蟲,大江大河,安靜的躺在盒子里。

  原來是柄劍。

  要是說禮物的,這應該是送到心坎里的,他一直喜歡劍,不過沒有買很多,是因為覺得一把就夠用了。

  沒想到凌晨會送他劍。

  吳燁碰了碰劍鞘,有點內心復雜和感動糾纏不清:“劍啊!”

  以前,老師也送過他一柄劍,他走了以后,劍被吳燁一直放在家里,沒有再用過。

  那是傳道受業之劍。

  凌晨這是拳拳心意,吳燁覺得復雜的是,她知道自己最喜歡的是什么,而自己好像不知道她最喜歡的是什么。

  這一點,自己不如她做得好。

  “對啊,劍。”凌晨笑嘻嘻的看了看他:“快拔出來試試看。”

  凌晨催他。

  吳燁笑了笑,把裝劍的盒子遞給她,把劍拿在手里,感受了一下重量,剛剛好。

  劍鞘材質也挺不錯的,拿在手里感覺很稱手,估計也不便宜。

  握著劍柄,吳燁把劍抽出來。

  劍身擦過劍鞘口的金屬,發出一聲輕響,把劍鞘放在一邊以后,拿著長劍,吳燁彈了一下它,發出清脆的聲音。

  秋水如霜,澄凈光亮。

  吳燁又試了試彎曲程度,彈性很好,雖然沒有開鋒,但是確實是把好劍。

  迫不及待的,吳燁想試試看好不好用。

  “你等會兒啊,還有這個。”凌晨又從車里給他拿了一個盒子:“換上,再舞劍試試看。”

  吳燁看著白色的衣服:“.....”

  真當你男朋友是劍仙呢?

  不過,他看著凌晨期待的目光,又不忍心拒絕她,這種無理的小要求,以后自己可能也要她穿襪子。

  互相理解。

  “現在換?”吳燁問她。

  小雞啄米似的點點頭,凌晨期待的看著他,把他手里的劍拿到自己手里。

  一臉的你快去表情,無奈,吳燁去換了一身古裝,讓后才出來。

  剛才就在鏡子里看了看,吳燁自己感覺的話,賣相還是不錯的。

  很滿意,出來看到凌晨的表情,吳燁就知道,她比自己更滿意。

  看到吳燁出來,凌晨眼睛一亮。

  飄逸古裝的吳燁,如果不是頭發太短了點,真的就像是從古裝片走出來的俠客一樣。

  她猜的沒錯。

  我老公果然英俊瀟灑,風流倜儻,嘖嘖,這扮相,老娘當個海棠也不是不行啊!

  衣服被身材支撐起來,顯得精神又儒雅,不是每個人穿白衣服都好看,更不用說是古裝。

  吳燁也只是勉強能穩得住,他沒有那種書生意氣,也沒有那種感覺文人墨客的氣質。

  大俠,其實都是穿布衣啊!好勇斗狠,誰傻才會穿這種衣服,都是短衣。

  不過凌晨就覺得這個好,真要換個段衣服,她就覺得沒有意思了。

  “哎,姐姐,你悠著點,都流口水了。”吳燁看著她傻愣愣的樣子,忍不住提醒她。

  凌晨伸手,擦了擦嘴角,什么都沒有。

  吸溜。

  “來,耍兩招給姐姐看看!”凌晨把位置給他讓出來,又把劍給他。

  吳燁提著劍,看了看她,然后轉身找個空位置。

  “我有一劍,可搬山,斷海,摧……呸!看好了,細雨劍法。”吳燁提醒她一句。

  凌晨點點頭。

  吳燁調整了一下呼吸,起手。

  這套細雨劍法,其實就是一個快字為核心,又快又有力,凌厲又飄逸。

  很讓人賞心悅目的。

  其實舞劍很好看,不然古人也不會把這個活動,當做一個娛樂項目,要不然,項莊也沒機會砍沛公。

  凌晨拿著手機記錄。

  眼睛則是在吳燁身上,連綿不絕的劍招,有些驚若翩鴻的感覺。

  劍就像是吳燁手臂的延伸,各種動作在吳燁身上信手拈來,一點都沒有生澀,流暢自然。

  偶爾白衣翩翩,真的很好看。

  迷死姐了。

  凌晨感覺,自己就像是有個大俠老公一樣,除了寫實一點,沒有什么特效,其他的都挺好的。

  “原來舞劍這么帥。”凌晨喃喃自語。

  這是凌晨第一次見到吳燁認真舞劍,以前的老頭劍法,有點很敷衍的感覺。

  這個才是劍法。

  吳燁收起劍的時候,凌晨立馬拿著紙巾,伸手幫他擦了擦汗。

  這大概是吳燁曾經想過的無數的畫面之一,有個女朋友喜歡看自己練劍,會喝彩,會幫自己擦汗。

  那時候還是單身狗,吳燁都是自己自備紙巾,現在,終于有女朋友幫忙擦汗了。

  “你確定給我買的是古裝,不是情趣外衣?”吳燁看著她笑了笑:“總感覺你很吃這個啊!”

  擦個汗而已,又不是擦什么,凌晨還臉紅了,吳燁都覺得奇怪。

  凌晨:“.....”

  小時候,她就挺喜歡大俠的,特別是那種白衣翩翩的帥哥,長大了還是喜歡。

  吳燁就像是契合了很多想象一樣,凌晨還真有點頂不住。

  “不要亂說,不過你穿古裝挺好看的,以后再給你多買幾套。”凌晨說道。

  吳燁:“……”

  說這個的時候,凌晨還挺興奮的。

  刑不刑啊!

  “你怕不是有什么不好的XP吧?”吳燁問她:“我測試一下。”

  凌晨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被吳燁攬住了,跑都沒來得及跑。

  貼貼。

  然后…凌晨就開始暈乎乎的,感覺自己好像變得奇怪了。

  不行了,不行了,瑪德!這也太…要死!要死!

  凌晨一把推開他,直接跑了。

  “就這?”吳燁嘆氣。

  每次都是虎頭蛇尾,你以為她很勇其實她根本不勇。

  吳燁摸了摸下巴,喃喃自語:“嘖嘖,果然有些奇怪的xp,不過可以接受!”

  回到家里,吳燁開始做早餐,凌晨則是把衣服洗了。

  吳燁和凌晨出門的時候,因為各自有事情,是開的兩個車,從別墅區門口出去以后,一個左轉一個右轉,吳燁看著后視鏡,一直到看不到凌晨的車子,才收回戀戀不舍的目光。

  “一想到又要分開十多個小時,就感覺難熬。”吳燁喃喃自語。

  矯情的樣子,說好聽點像極了離不開老婆的耙耳朵,可能是自己都發現自己有點過于太矯情,吳燁撓撓頭,看著紅綠燈。

  早高峰的時候,總是擁堵的,吳燁就被堵了十多分鐘。

  最后才發現,有人把車停在馬路上了,原本就只有兩車道,最旁邊還停了車,直接變成了單行道。

  吳燁路過的時候,狠狠的對著車子比劃了一個中指,然后才一腳油門離開。

  太特么不講規矩了,本來就堵車,還亂停車。

  鈴鈴鈴.....

  偏過頭看了看手機,吳燁點開接通,深怕對方聽不到,還對著支架上的手機咆哮:“干啥呀,爸爸在開車呢。”

  吳燁每次用這種語氣說話的時候,基本上都是那幾個人,其他人開不了這種玩笑。

  不過也會尷尬。

  有一次吳燁也是這樣說話,結果那邊是開著免提的寧渠和寧渠爸爸,吳燁第二天就跑去找他爸爸道歉了。

  手機免提里傳來聲音:“也就是我,換我爸在旁邊的話,你又得負荊請罪了。”

  吳燁:“.....”

  永遠不要指望寧渠能保守秘密。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分秒幾萬,耽擱不起。”吳燁對著手機大聲說道。

  提起糗事的時候,吳燁還感覺有些臉紅,畢竟這個事情,就只有他遇到過,其他幾人都沒有遇到過。

  手機里傳來黃原的聲音:“就是無聊,打個電話聊幾句。”

  黃原很誠懇,實話實說,就是這一分鐘,他感覺無所事事,有些無聊,打個電話給吳燁,找他說說話。

  至于為什么不是找寧渠,找洛白,只是因為最近的通話記錄就是吳燁而已,找誰都可以,吳燁最顯眼。

  無語媽媽給無語開門,吳燁發現無語到家了。

  早上的就開始無聊,沒有老板娘的日子有那么難過嗎?

  沒有修車的老板娘,還沒有賣文具的老板娘嗎?就算是沒有賣文具的,就不能找賣漁具的老板娘?總之,沒有老板的老板娘那個不行?

  這才特么八點多,就開始無聊了,晚上怎么睡得著?

  “行,你說,你想嘮點啥。”吳燁問他。

  處于空窗期的黃原,既沒有辦法忘掉隔壁紅頭發的老板娘,又沒有辦法接受其他發色的老板娘,現在的位置走不出來,其他的位置還進不去。

  一直就卡在這個最難熬的位置,吳燁看著都揪心。

  時不時的,吳燁就會打個電話,問一下最新情況,然后和他聊聊天,說說話,黃原本來就話不多,經歷了這個事情,話更少了。

  平時有些沉默的厲害,吳燁幾人都很擔心他,都準備湊錢買個公寓,把他整到身邊看著一點。

  “我也不知道聊什么,你有沒有什么想說的?”黃原反問。

  他都不知道說什么,沒有話題,但是又想說說話,想聊聊天,一個人待著,沒有個人和他聊天,他感覺更不得勁兒。

  自從和顏小魚不知分道揚鑣以后,他的日子就感覺沒有規劃了,一時之間,他既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就像是飄在海上的船,一直飄著不知道方向。

  想聊天又不知道聊什么?

  要是找女生聊天的時候,用這種方式的話,直接就得告吹了,這能找個嘚啊!別說老板娘,老板娘她媽媽都嫌棄。

  整到越來越內向了。

  “聽你這半死不活的語氣,還傷心呢?”吳燁問他。

  光是聽語氣,都能看到他頹廢的畫面了。

  黃原嘆氣,唉!

  他感覺自己很垃圾,這就扛不住了,最開始還以為自己能抗的住的。

  “聊其他的估計是不現實了,聊一下你什么想法吧,你只要有個想法,有困難我們想辦法幫你擺平。”吳燁說道。

  最開始是寧渠,這樣唉聲嘆氣,然后是洛白這樣唉聲嘆氣,現在是黃原這樣唉聲嘆氣。

  感情這種東西,真的是讓人不知道怎么說,吳燁不知道自己以后會不會這樣,他都沒辦法保證,更不敢吹牛。

  緩緩的,黃原說道:

  “其實最開始,我是感覺不到傷心的,甚至我還敢吹牛皮,大言不慚的說下一個更乖,再加上平時有工作,當時那幾天,居然覺得還挺自由。”

  “但是慢慢的,我才發現,那些遺憾和后悔以及想念,已經在我心里生根發芽了,它們不知不覺之間,已經長成了參天大樹。”

  “看到某個物品,拿到某個零件,甚至喝某種飲料,這些事情就會不斷的刺激我的神經,不斷的告訴我,我有多遺憾,我應該有多后悔,想念就像是星火燎原,燒的越來越旺。”

  “不斷的提醒我,我放走的不是一條普通的魚,而是這輩子都會抱憾終身的魚。”

  “你能不能理解那種感覺,就是某一刻,你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思念,那種劇烈的和白磷燃燒的情緒,就像是刀子。”

  “我一直和自己說,男人應該要扛得住,做過決定了,就不要后悔,然后我有轉頭求著自己,我都這么多年了都沒有后悔過,能不能就讓我后悔一次!”

  “小葉子,我不知道怎么辦了。”

  吳燁把車停在路邊,聽著黃原的話,沉默了好長時間,他也突然之間不知道說什么了。

  想安慰他幾句,但是都不知道怎么開口,因為他不只是沒有感同身受,更是因為語言很蒼白。

  如果說幾句話,黃原就能好了,吳燁可以嗶嗶一整天的。

  很多人都說,當斷不斷反受其亂,但是感情就是抽刀斷水水更流的事情,斬掉的是關系,斬不掉的是感情。

  人最遺憾的,就是因為某個外部因素,放棄自己的感情。

  感情越深的人,最開始越是感覺不到分開的痛苦,但是,越是前面輕松,最后痛苦就反撲的越發強烈,越發長久。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喜不自勝或痛苦不堪到扛不住。

  世間文字八千個,唯有情字最傷人。

  “那她這幾天找你沒有?”吳燁問他。

  沒有話,找話也要說,總不能讓他一直沉迷在傷心里。

  “每天都來,送飯給我。”黃原回答道:“她這種行為,大概是覺得自己錯了吧,其實我還是喜歡她桀驁不馴的樣子,她這樣唯唯諾諾的,我會覺得很揪心。”

  桀驁不馴不是被你一下給人家打擊沒有了嘛!要真是桀驁不馴的話,還會給你送飯?送米田共給你洽飽。

  不知好歹。

  吳燁其實最開始挺討厭游小魚,她立場有些軟弱,后來分開了,他和洛白都覺得做得對,因為黃原確實委屈。

  他們看不得那種委屈,只有寧渠勸他,讓他再考慮考慮,感情總歸是自己的東西,不是父母的。

  寧渠還把他們罵了一頓,說他們懂個吉爾,讓他們不要亂勸人家黃原,最后傷心難過,問吳燁和洛白誰給他透不是。

  當時兩人啞口無言的,不過黃原確實是自己也受不了氣了,就堅定的決定了要分開,黃原確實是吹牛比說下一個更乖。

  事實證明,寧財神這個狗東西,預言家了。

  “那你在糾結什么?糾結她爸的問題?糾結她的問題?糾結你自己脆弱的自尊心?還是所謂的一言既出?人家是什么想法,你不會不知道吧?你總不能讓人家跪下求你吧?”吳燁問他。

  黃原沒有回答。

  寂靜的等了幾秒鐘,黃原才回答:“其實我沒糾結。”

  聽語氣就不堅定。

  還擱這兒吹牛比呢,誰稀罕看啊。

  “你沒糾結,那你就去啊!你這意思不就是找她復合嘛,顏潸潸和財神幾年都能復合,如膠似漆的,你怎么就不行?”

  “再說你這都沒有什么阻礙了,特么感情就是你自己的,又不是人家的,既然知道要后悔,為什么還要讓自己后悔?”

  “你自己幸福就好了,管人家怎么想?他們能理解你感情多么割舍不掉?”

  “你怕?”

  吳燁一頓教育,外加一套激將法,直接一套組合拳打給黃原。

  都特么想的差不多了,還糾結那么多。

  比起來,寧渠就糾結很多,黃原和他差不多,就吳燁和洛白在感情上果決一些,洛白現在就在瘋狂表白女俠呢。

  黃原語氣一頓:“你以為我不敢?”

  來了。

  吳燁微微一笑。

  “哈哈,沒錯,你不敢,我賭我吉吉,我就覺你不敢,你證明啊!你拿什么證明?”

  聽著吳燁溢出來的鄙視,黃原:“.......”

  臥槽,玩這么大?

  這不能忍啊。

  黃原把電話視頻打開,看著吳燁說道:“九千歲,你等著,晚上給你送刀來。”

  他還特意打了個視頻。

  吳燁看了看他的精神狀態,確實是不怎么好,有些憔悴,還有黑眼圈,胡子拉渣的,和平時完全不一樣。

  都開始視頻了,那就該下一步了。

  無所謂的表情笑了笑,吳燁看著他回答:“去啊,我看你敢不敢去,你不敢去,晚上我給你送刀來。”

  黃原拿著手機,對著吳燁指指點點。

  “等著,打臉。”

  說完,就起身去了隔壁的店里。

  吳燁撇撇嘴,惡毒的嘴臉,越發刺激黃原。

  因為開著攝像頭,吳燁都能看到那些拿著工具的員工,他們詫異的表情很明顯,大概是也很吃驚黃原會過來店里,能從表情里讀到很多情緒。

  很顯然,知道的也比較多,兩個汽修廠,一堆吃瓜的。

  畫面一直在移動,黃原一路走到里面,在門口沒有進屋。

  見她停下來了,吳燁哈哈笑:“我就說,你還是得慫。”

  嘲諷燁上線。

  沒有回答他,黃原只是微微的移動了一下攝像頭。

  畫面變化,吳燁就看著穿著工裝的紅頭發女生,大步的向這個方向跑過來,眼睛里的淚水都可以看到。

  “我還以為你再也不來了!”一個女聲傳來。

  然后畫面就天旋地轉,最終,吳燁就看到黃原被撲倒在地上,還可以看到黃原笑的和二傻子似的。

  嘖嘖。

  大概,這就是傳說中的,有情人眷屬,沒錢的員工親眼目睹。兩個人思念翻涌的時候,同事沒有一個人是無辜的。

  也就是感情夠深,不然的話,大概最后還是沒有希望的吧。

  明明自己都已經想好了,還非要一個借口和理由,來給自己下定決心,如果沒有自己這個理由的話,是不是會錯過,會遺憾?

  “總之還是好的,起碼不會郁郁寡歡,不會半死不活。”吳燁喃喃自語。

  終究還是回到了原點,這個曲折其實也是好事,起碼解決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以后怎么樣誰知道呢?

  愛,就愛的勇敢一點,不要畏畏縮縮的。

“這里不能一直停車。”敲了敲吳燁的車窗,交警說道  掛了電話,吳燁立馬點點頭:“有點急事,馬上就離開。”

  吳燁立馬就溜了。

  本來今天是要開會的。

  通知開會的就是吳燁,最后因為黃原遲到的也是他,到了辦公室的時候,被一群經理看著,吳燁都有點臉紅。

  遲到這種事情,吳燁還是第一回。

  本來就說的好好的,今天要開會,讓大家都不要遲到,結果他自己遲到了,像極了笑話人家的時候,發現自己是個笑話的那種尷尬。

  好在吳燁臉皮厚。

  “不好意思了各位,路上的時候,家里弟弟打電話,有點事情耽擱了。”吳燁坐在椅子上:“今天開會我們就長話短說。”

  都耽擱那么久了,只好長話短說了。

  “好的老板。”大家表面笑嘻嘻。

  吳燁年輕沒錯,但是他是老板,公司都是他的,工資也是他發,只是遲到而已,大家都沒有計較,也沒有人傻到挑事。

  吳燁或許不會管理,但是他會裁人。

  干的不好的,就是下一個更乖,每個重要的位置,他都準備了兩個副經理。一個蘿卜一個坑,前面的蘿卜為了占著坑,就得卷。

  所以公司的中高層,一直都很卷。

  管理層,其實也沒有太年輕的,最年輕的還是吳燁自己,整頓職場的情況,在公司里很少發生,都是服務員才有這種情況。

  提桶而來,攜桶跑路。

  “今天主要是討論新店的情況.....”吳燁開始拿著筆記本開會。

  做了一下新店的各項計劃,抽調了不少人,又要開始招聘了,每次開店,就是一輪忙碌。

  現在的大唐餐飲,組建了不少部門,工作效率比以前高了不少,從一個新店的裝修,采購,再到招聘,最后再到開業宣傳,已經有自己的體系了。

  吳燁越來越輕松,也是因為很多工作已經有人幫他做了,不需要他再操心,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把第四家店落實下來。

  離開會議室,吳燁回到辦公室,給馬東西打了個電話,問了一下進度,低頭在電腦上做工作計劃,又完善了一下開店計劃。

  “要是有個固定資產百億,千億的餐飲公司,不知道得多震撼?”吳燁突然覺得這個目標挺有意思的。

  如果沒有夢想的話,和咸魚有什么區別?

  起碼要幾百家店,還得做連鎖才行,這個事業挺浩大的,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得滾雪球,開店盈利,利潤足夠多的時候,就又能開店了,然后就滾雪球,只會越滾越快。

  “這樣算的話,越是往后,開店的速度其實越快,五家店一年的盈利,就能支持一家新店.....瑪德,大學白讀了,居然算不出來。”吳燁把筆丟開。

  想了想,吳燁拿著手機,打了個榮阿姨的電話。

  榮阿姨,才是甚至的低調人物。

  這個特別華富貴的阿姨,其實還有很多的房子,吳燁上次和她聊過,

  她還說,要是吳燁還要買房子的的話,只要有錢,她就有房子,沒有的話,買過來都賣給他。

  買過來都賣給他,就是這么豪氣。

  和她聊天的時候,吳燁總能感覺到錢的沉重力量。

  偏偏她還是個特別有愛心的人,吳燁上次雖然沒有去,但是她發了不少的視頻,署名也是他說的那樣,還有吳燁的名字。

  而且上次買房子,還得了塊手表,只是她說的小玩意兒而已。

  還是和阿姨合作更愉快。

  電話響了幾聲,就被她接通了。

  “哎呦喂,小吳啊,你怎么會給阿姨打電話啊?”她還是那么開心的語氣。

  吳燁一直覺得她年輕的時候應該是個“笑榮”,每次見到她,她都是樂觀的樣子,而不是帶壞情緒的。

  一個特別的阿姨。

  “有事來求阿姨來了。”吳燁笑著回答:“您笑的這么開心,是遇到什么好事了?”

  聽她笑聲,開心的的很,連帶的,吳燁都被感染了笑容。

  “剛好打完麻將,今天贏了不少,阿姨這會兒開心,有什么問題你說。”她回答道。

  雖然不知道吳燁有什么事,但是她看吳燁順眼,能幫忙的地方,還是可以考慮的。

  “笑的這么開心,您這得賺了多少?”吳燁好奇的問道。

  榮阿姨確實是說過,自己喜歡搓麻將,還問過吳燁會不會,吳燁那會這個,都看不懂。

  還焦心以后去丈母娘家怎么辦呢。

  “沒多少,你那個車是有的,不過是灑灑水而已。”榮阿姨回答。

  她們的娛樂局,就是人家的犯罪局啊。

  感慨了一下她們真有錢,吳燁問道:“阿姨,想再買個房子開店,您那里有沒有合適的房子?”

  吳燁開門見山的問道,先把事情辦了。

  “這個啊.....”她有點遲疑的回答了半句。

  聽語氣,有點糾結。

  吳燁心里咯噔一下,難道還有什么變故?

  “您這別說半句話啊,是沒有了嗎?”吳燁問她。

  如果是沒有了,就是麻煩點的問題,大不了再找就是了,不是解決不了,只是榮阿姨這里最方便,最省事。

  沒有最佳選擇,就考慮其他的選擇。

  榮阿姨立刻回答:“那倒不是,就是我房子太多了,你是開店,我也不知道怎么挑啊,太麻煩了,要不你來我那個房產公司,我讓人給你找?”

  他不是沒有,而是太多了,不知道怎么選而已。

  開玩笑,她怎么可能沒有房子,要什么有什么,就是太多了難得選。

  阿姨還是你阿姨。

  永遠可以相信阿姨的房子超過你的預估數量,吳燁也想當房哥,可惜沒有那個積累。

  “您發個地址,我馬上過來。”吳燁答應一聲,就拿著東西就出門了。

榮華富貴房地產管理有限公司  一家單純的做房地產管理的公司,此時此刻,公司的會客室里,楚良和衢雪在和一個西裝制服中年人喝茶。

  一家聊了不少時間了。

  不過中年人很謹慎,只是聊天,沒有什么實際的進展。

  “楚總,你說的這個情況,我也了解了,你也不是第一個來的,這個事情得我們老板同意才行,實話告訴你吧,我們公司管理的房子,全是我們老板自己的,這個情況你們應該也有耳聞。”中年人給他們倒好茶。

  這才是最牛比的地方,放眼全國,都沒有幾個這種公司。

  一家不動產管理公司,管理著全身一個人的房子,光是價值的話,超過百分之八十的集團公司。

  就是這么牛。

  楚良點點頭:“榮半城,有幸剛知道,這個事情,就麻煩毛總美顏幾句了,如果能有個機會合作,我們也會記得毛總的大恩大德。”

  他是朋友介紹來的,剛好一個飯局,聽到了這個人物,楚良就知道,這是一個大機會,只要能和這個公司達成合作,就是一個巨大的飛躍。

  調查了不少時間,才了解了一些情況。

  負責人是眼前的中年人,不過決策的人,還是背后的老板,據說是一個很厲害的阿姨,人送外號:榮半城。

  半城,就是說的她固定資產數量。

  “小事,我也就只能帶個話而已,不過我們老板不太喜歡和外面的公司合作,以前被騙過一次,很反感。”毛總回答。

  他是家家都答應,家家不辦事。

  和老板說的話,最后他怕是飯碗不保,怎么可能干這種蠢事?

  敷衍嘛,愛不會呢。

  “聽說毛總喜歡茶葉,來的時候就給毛總帶了點,一直聽說,毛總也是榮總的左膀右臂,小弟就厚顏請毛總幫幫忙。”楚良很客氣,

  把茶葉罐子放在中年人旁邊,然后才微笑的看著他。

  理解楚良的意思,中年人看了看罐子,有點感慨,大家都喜歡送這種金屬茶罐啊!

  然后他拿過罐子,打開看了一眼:“好茶!謝謝楚總,我一定盡力而為,希望你理解。”

  他喜歡這個薪水并不是特別高的工作,就是這個原因。工作不賺錢,只是工作方式不對而已,比如他,就找到一條合適的道路了。

  滿口答應,至于事情,另說。

  哪怕是這樣,哪怕是有人說他不辦事,還是會那么多人來求合作,都自信的以為自己能成功。

  “理解,有個機會就很好了,也得感謝毛總,如果有機會能合作的話,到時候毛總的茶葉我們包了。”楚良回答。

  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只能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因為至今為止,沒有那一個公司成功的和榮華富貴達成合作。

  人家不屑,高冷極了。

  “哈哈,那我倒是希望有這個機會。”中年人笑道。

  他們相談甚歡的時候,吳燁才剛在停車場里停好車,他站在一邊,指揮了半天左左右右,才看著車子停到停車位里。

  看著和自己車子一模一樣的大G,吳燁抽了抽嘴角。

  車子熄火。

  戴著墨鏡下車的阿姨,低著頭把墨鏡拉到鼻尖,看了看吳燁:

  “怎么?阿姨開這個車有問題?我跟你說,上次要不是這個車,阿姨都住院了,一個小姑娘橫沖直撞就上來了。”

  “安全是安全,就是停車有點不好停,”她有點抱怨這個。

  吳燁:“.....”

  還有倒車影像呢。

  就這樣她都停不好車,不知道以前自己停車的時候,是怎么停進去的?

  “居然出車禍了,那后來呢?”吳燁問他。

  “后來啊,她住院了,是腦震蕩。”榮阿姨說道。

  上次買房就說怕出車禍,這個車子安全點,結果,還真是出車禍了。

  這個運氣也是旺啊!

  兩人走到電梯口,按下電梯上樓,這是一棟高檔寫字樓,電梯很快。

  吳燁站在他旁邊,顯得就像是保鏢一樣。

  “這也是您的?”吳燁問她。

  榮阿姨點點頭。

  指了指電梯按鈕:“好像負一二層,1—20層是我的,記不太清了,隔壁還買了好幾棟樓,有點雜。”

  語塞了。

  都不知道怎么和她聊天,突然覺得田甜媽媽比起榮阿姨,就是個小兒科。

  至于自己,不說了。

  “你看,我要說你是我兒子,估計都沒有人懷疑。”榮阿姨看著電梯,兩人一人一個墨鏡,吳燁的墨鏡是她剛才給他的。

  貴的很。

  “那也是干兒子,我倒是沒有干媽。”吳燁沒有當回事,看了看電梯里的自己,確實是有點像母子的感覺。

  榮阿姨若有所思的看了看他,發現吳燁在看倒影,她笑了笑、

  “到了。”他提醒了一下自戀的吳燁。

  “好的!”

  ------題外話------

萬字加兩千,求個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