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43 勞資信了你的邪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凌晨的大別墅里。

  吳燁躺在沙發上,退出大老師的教育課,看了看時間。

  “嘶,大老師的課,果然容易讓人忘記時間。”吳燁把手機丟開。

  專業的老師,往往能讓人學習到更多的只是。

  看了看落地窗外已經開始暗淡的天氣,吳燁把燈全部打開,讓后才打開冰箱看了看今天吃什么。

  “八爺!”吳燁喊了一聲。

  鳥架子上的八爺正在梳理自己的烏黑羽毛,聽到吳燁叫它,它偏頭看了看吳燁:“爺爺在此。”

  吳燁:“....”

  養個嘴臭的八哥,真的是一件特別考驗人忍耐心的事情,比如八爺時不時的說話就很讓人想燉了它。

  吳燁從冰箱里拿出一只鵪鶉,舉著晃了晃讓八爺看到。

  “你剛才說什么?”吳燁問它。

  八爺看著干干凈凈的鵪鶉兄弟,仿佛看到了自己,它作為一只很怕死的鳥,八爺一只很會審時度勢,很會諂媚。

  特別是吳燁舉著鵪鶉晃動,它有種和吳燁看恐怖片似的感覺。

  你不要過來啊。

  “大哥,開玩笑,別當真。”八爺飛到他肩膀上。

  八爺很從心的。

  遇到不可抗力的時候,就很沒有鳥格。

  吳燁轉頭看了看它,八爺也看了看他,不過八爺不會嘿嘿嘿,只會:“桀桀桀桀桀...”

  這是看動畫片學的。

  還會說:原來你也怕藍銀纏繞。

  很無語,但是它總會學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吳燁把鵪鶉靠近它,八爺立馬就飛起來,打呼:“雅蠛蝶。”

  屬于是不是什么正經的好鳥。

  不過它學的很雜,看人說話會模仿,看動畫片也會,再加上它很聰明,學了一身亂七八糟的本事。

  吳燁準備做個烤鵪鶉,想著八爺也是鳥,有些殘忍了,吳燁就換了一個菜。

  廚房的燈光剛剛好,足夠明亮,也不刺眼。

  八爺站在吳燁的肩膀上,開始了一場互相不理解,但是很和諧的對話。

  連夜搬進大別墅,感覺一言難盡。

  房子太大了,空空蕩蕩的,樓上黑漆漆的,吳燁都沒有什么上樓的想法,地下室更不想去,想到地下室,就能想到各種恐怖片。

  其實就是怕。

  白天的時候還好,吳燁剛搬進來還沒什么感覺,到了下午的時候,吳燁就把一樓客廳的燈全部打開了,然后把八爺喊過來聊天,星星也在他旁邊。

  膽子小的人,就是這樣,遜得一匹。吳燁老丈人就不怕,自己住大別墅半個月都沒問題。

  “傻狗,沃德發。”八爺站在吳燁肩膀上,看著地上的狗子,罵它。

  星星聽不懂,也沒有理會它的挑釁。

  最開始它想把這個黑漆漆的鳥,一巴掌拍下來,不過吳燁和它友好交流了一下,它就不再搭理八爺了。

  人家有靠山。

  它家山,都被人家.....靠了。

  “傻狗,你外公在此。”八爺繼續欺負它。

  吳燁拍了拍它。

  以后都不讓他看大劇了,要是看了其他的,它還不知道會學些什么東西。

  八爺才轉過身,尾巴把吳燁劃了一下,偏著頭看了看吳燁:“大哥,干啥,教育孩子呢。”

  教育個嘚。

  自己都缺教育,還教育人家狗子。

  “不要欺負星星。”吳燁說道。

  八爺似懂非懂:“桀桀桀....好。”

  吳燁嘆氣。

  這特么聲音真的會有人跟著學,簡直了。

  把菜切好,吳燁開始點火炒菜,八爺飛到旁邊的冰箱上,它有些怕鍋和火。

  看著青椒炒玉米,八爺一直盯著鍋里,它有些好奇,炒菜的味道,一直都是吃生的,還沒有吃過炒菜。

  “瞅啥呢?”

  “大哥,給我來口。”八爺看和吳燁炒好的菜,又飛到他肩膀上,想吃一口炒玉米。

  忍不住笑了笑,吳燁看了看青椒燴玉米,讓后搖搖頭,用盤子蓋起來保溫。

  八爺嘴饞,吳燁沒給它吃,它有些失望。

  順開大冰箱,把玉米掰了兩顆下來:“給,吃口這個。”

  八爺不吃這個,嫌棄的把他手推開,看了看吳燁手里的玉米跳開一點,看著盤子:“大哥,我是沙比不?”

  你可以是。

  養的鳥太聰明也不好,特別是這種會說話的動物,有點成精的感覺,反正朋友看到它的第一時間,都是覺得它像個小妖怪。

  離譜是離譜了點,不過養著挺有意思的,沒敢給它吃炒的,吳燁給它整了一碟子面包蟲,這是它最喜歡吃的東西之一。

  一口一只蟲子,八爺幸福的桀桀桀笑。

  “哥,你喂我老婆有沒有?”平時八爺最關心的幾個事情之一,這個就是其中之一。

  已經開始孵蛋的八哥,不知道能不能順利孵出小鳥,轉眼之間,八爺都是鳥爹了。

  吳燁嘆息。

  “你老婆倒是喂了,我老婆還沒有喂呢,你別打擾我做飯。”吳燁說道。

  這個點,凌晨都要回來了。

  早點做好飯,吃完飯早點休息,吳燁發現自己手喜歡自作主張以后,就喜歡上了晚上。

  早上他是沒希望了,只能晚上了,具體晚到什么程度,就看情況了,近期估計是沒有希望了。

  早晚都是....咳咳,不怕。

  八爺好心的叼了一條面包蟲,放在吳燁手上:“大哥,吃。”

  吳燁一哆嗦,鍋鏟都差點沒有拿的住,差點被它整出心理陰影了。

  抖了一下,蟲已經到鍋里了,看著鍋里的面包蟲,吳燁很無語的看了看它,豆腐里的麻婆都想跳起來打它了。

  一道菜沒了。

  “我想說我謝謝你了。”吳燁洗鍋炒其他的菜。

  “客氣了大哥。”

  它偶爾也會叼一點蟲子什么的回來,和吳燁說很好吃,給他分享美食,不過吳燁無福消受,倒是給它買了很多吃的,比如蜂蛹,面包蟲等等。

  養它,吳燁還是很認真的,沒有敷衍到只給它吃米。

  “我不吃蟲子,我是人,不是鳥,你才是鳥。”吳燁看了看它:“你自己吃吧。”

  動物也會表示自己的感情,星星會每天在門口等凌晨,八爺會往家里帶蟲子。

  開始炒菜了,八爺又飛到冰箱上:“么么噠。”

  還準備說什么,吳燁就發現汽車燈光亮起來,車開進院子里了,大概是感覺到了什么,扒拉不開門的星星,搖著尾巴在嗚嗚叫。

  一邊扒拉門,一邊嗚嗚的看著吳燁求助,這個風水門,不再是它可以隨意扒拉開的門了,它有點焦急。

  聽到熟悉的汽車聲音,它就知道是凌晨回來了。

  沒多久,門被打開了,凌晨剛開門就看到星星在門口搖尾巴,熱情的歡迎它回家,彎腰揉了揉它狗頭,凌晨換好鞋子,看著燈都被打開了,還放著音樂,凌晨綻放了一個奇怪的笑容。

  把鑰匙和包包放好,凌晨踩著拖鞋,背著手,蹦蹦跶跶的到了飯廳,揭開盤子看了看,又偷偷地拿了一塊肉,吃完還嗦了一下手指。

  可可愛愛的。

  看著吳燁系著卡通圍裙,凌晨和那些下班看到妻子在做飯的老公一樣,給了他一個擁抱。

  吳燁感覺被撞了一下,過分啊。

  “撞疼我了。”吳燁回答。

  凌晨:“.....”

  屁,那特么明明就沒有骨頭。

  凌晨用力箍了他一下:“創死你。”

  吳燁忍不住笑起來,撞得太過分了:“有本事你再撞我,你看我怕不怕。”

  退后兩步,凌晨站在她旁邊,背對著櫥柜,兩只手撐著大理石,給他一個搞怪的表情。

  女朋友太可愛,真的是拿她沒辦法。

  “乖乖湯好了。”凌晨溫柔的說道。

  聽到這個突如其來的乖乖,吳燁感覺渾身過了一遍電。

  太溫柔了哇。

  真好聽,就和用軟軟糯糯的普通話喊寶貝一樣,就是那種磁性溫柔的聲音,拖著尾音喊寶貝。

  “再來一遍,剛才沒有聽清楚。”吳燁說道。

  還想聽一下。

  笑著看了看他,凌晨湊到他耳邊,用特別特別溫柔的,特別特別磁性的御姐音說道:“嗯”

  偶買噶!

  這這這.....這也太過分了,怎么可以這樣?吳燁愣愣的看著她,就感覺腦子有點宕機了。

  眾所周知,男人對于單音節的語氣詞,毫不感冒,但是對于連在一起的語氣詞,又特么扛不住。

  這個尾音,就很靈性。

  “我們商量商量,你看看能不能再加個啊,哦,然后連貫一點,我看看效果怎么樣。”吳燁說道。

  凌晨咬著嘴唇,搖搖頭,她現在是最喜歡看吳燁這個表情了,覺得太有意思了。

  就不能忍這種挑釁。

  “哎哎哎.....你不要沖動啊,泥奏凱....wu...”

  兩分鐘以后,吳燁擦了擦嘴,看了看臉紅跑開的凌晨。

  小樣。

  就不能慣著,還敢撩他,一點代價都沒有怎么可能?作為一個男子漢,自己對象,能慣著就慣著,不能慣的一定不要慣。

  也就是沒到時候,要不然不吃飯了,也要打她一頓。

  把最后一個湯做好,嗯,有點超過時間了,吳燁把飯桌上的盤子揭開,看了看沙發上的凌晨,她立馬就跑過來了。

  “拿筷子吃飯了。”吳燁說道。

  晚飯時間,兩人坐在椅子上,吳燁坐在她對面,凌晨看了看開著的燈。

  “房子大了,是不是感覺有點空?不太習慣?”凌晨沒有問他是不是連地下室都不敢去,也沒有問他為什么都把燈打開了。

  人艱不拆嘛。

  對于這個情況,她是可以理解的。

  看吳燁連衛生間的燈都打開了,凌晨就知道他肯定是膽子小,吳燁那點小膽量,并不比他的酒量大多少。

  酒量和膽量都拿去喂牛了。

  “確實,兩個人住的話,感覺住不出來人氣,還是得家里人多的那種家庭,住別墅才好。”吳燁完全能感覺出來,就他們兩個人,住起來空的厲害。

  如果有七八個人口的家庭,孩子樓上樓下亂跑,客廳有人聊天,就完全感覺不到空。

  但是他們只有兩個人,住這種不加地下室,都是一千多個平方的房子,確實是大的太多了。

  凌晨笑嘻嘻的看著他:“隔壁那棟,就有十多個人。”

  吳燁:??

  如果他沒有看錯的話,隔壁是空房子吧?哪里來的十幾個人?

  “嘿嘿嘿,吃飯吃飯。”凌晨也不是說,只是笑了笑。

  啥意思?

  笑的這么陰間,吳燁只感覺背后涼颼颼的。

  本來她回來以后,吳燁就不怕了,凌晨在,的時候吳燁真沒怕過,他就像是那只在主人懷里的泰迪,放在地上就不敢叫了,抱著的話就敢狂吠。

  “這套房子也空了好長時間,以前后面花園那個位置,其實有兩個墳來著......”凌晨胡編亂造。

  話還沒有說完,看著吳燁默默的離開座位,走到她旁邊坐下。

  凌晨忍不住哈哈笑,主要是他離得遠了,凌晨故意說的:“逗你的,你一個大男人,搞不懂你為什么膽子那么小。”

  沒有說話,吳燁招手把星星喊過來,讓它趴在自己邊上,聽說黑狗可以辟邪,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管它是不是能辟邪,吳燁覺得都讓它在旁邊比較好。

  注意到吳燁的這個行為,凌晨笑的更大聲了。

  “我不是膽子小,我就是對未知保持謹小慎微,保持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態度而已。”吳燁回答:“那不是膽小。”

  可能是沒有,只是想象出來的,但是架不住會恐懼。其實是自己嚇自己,不過膽子小的人,這個天賦簡直是點滿了,想象力特別的豐富。

  “死鴨子都沒有你嘴硬。”凌晨忍不住吐槽,吳燁特別會嘴硬,膽子小就膽子小,還不承認。

  她都不知道,自己要是出差的話,吳燁怎么辦?自己一個人可能都不在這里住,肯定要去其他地方休息。

  有個膽小鬼男朋友,除了能讓她多點保護欲,還感覺吳挺可愛的。男生感受女生可愛,多半是動作和表情,女生覺得男生可愛,多半是性格。

  吃完飯。

  吳燁第一時間就把狗子喂了,這幾天要和狗子打好關系,養狗千日,用狗一時。狗子有點受寵若驚的看著大雞腿,第一次覺得吳燁不是個畜生。

  雞腿,雞胸肉,水果,蔬菜,脆骨,還有狗糧的豪華大餐,直接把狗子收買了。

  “好好吃,吃飽了晚上記得幫我守門。”吳燁說道。

  打的一手好算盤的吳燁,聽到凌晨的笑聲,轉頭看了看她,

  “我就笑笑,不說話。”凌晨回答。

  膽小就應該被鄙視嗎?他只是膽小而已,又不是牛小。

  瞪了她一眼,凌晨完全沒有當回事,而是自顧自的洗碗,吳燁擦著灶臺,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收拾好廚房,凌晨就去樓上了。

沙發上的  跑哪里去了?

  假裝淡定的等了半天,凌晨都沒有下里下來,吳燁有點坐不住了。

  “星星,你去看看你主人在干啥!把她拖下來,算了,我和你一起去吧。”吳燁站起來,拉著星星的項圈,在它心不甘情不愿的情況下,拉著它上樓。

  白天看過以后,吳燁就沒有再上過樓。

  樓梯間,凌晨剛下樓。

  “啊!臥槽。”吳燁剛上樓,就看到一個白色的人影,給他嚇了一跳。

  退后好幾步,靠著樓梯的轉角墻壁。

  敷著面膜的凌晨:“....”

  至于嗎?

  “槽什么槽,是我。”凌晨伸開樓道的燈。

  才發現她是敷面膜,換了一身白色的睡衣,吳燁松了一口氣。

  “大晚上的,能不能換個顏色的衣服?”吳燁看了看她:“這也太素了。”

  沒搭理他,凌晨直接把衣服遞給他。

  “愣著干啥,走,帶你去蒸桑拿去。”凌晨回頭說道。

  地下室的面積很大,凌晨直接弄了個休閑娛樂的地方,一直很少用,準備帶吳燁體驗一下,最下面一層地下室,還做了游戲房間。

  田甜給男朋友準備的,是鞋子,是手表,她給男朋友準備的是夢想。

  最高級的游戲設備,除了電腦,還有飛機的,汽車的模擬器,還有各種名義拆開的限量版樂高,游戲,K歌,看電影,桑拿。

  她特意沒有讓管家告訴吳燁,就是想給他一個驚喜。

  吳燁被她帶到地下室,看完了幾個房間以后,吳燁確實是驚喜的給她一個大擁抱。

  太奈斯了。

  他不玩游戲,不妨礙他喜歡玩汽車模擬器,吳燁一直挺喜歡的。

  “喜歡吧,這是朕給你打下的江山。”凌晨挑眉。

  吳燁已經決定了,明天不去上班了,要玩物喪志一把。

  又去蒸了汗蒸。

  并不大的房間里,吳燁靠著椅子,因為汗蒸而一身汗,凌晨也是,不過她坐在吳燁對面,凌晨一身睡衣因為汗水貼著皮膚,頭發也因為汗水貼著頭皮。

  她直接扎了丸子頭,因為汗蒸顯得臉色紅彤彤的,有些嬌憨。

  “坐過來聊聊天啊。”吳燁說道。

  凌晨搖搖頭:“不想,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

  這是什么虎狼之詞?

  吳燁準備過去,凌晨就躲開了。

  這一瞬間,吳燁有些羨慕楊廣,抓到就可以嘿嘿嘿。

  “我都不怕,你怕啥,勇敢一點。”吳燁鼓勵她:“你剛回家的勇敢勁兒去哪里了?”

  凌晨尬笑。

  剛才就是突發奇想而已,想看看吳燁是什么表情,現在可不敢。

  其實吧,有時候她還希望吳燁勇敢一點,不過誰都是大姑娘上轎,都在互相試探。

  吳燁還希望她能當個騎士呢。

  “夫唱婦隨,四舍五入我也是個膽小鬼。”凌晨破罐子破摔。

  吳燁無語了都。

  “你過來嘛,我就和你聊聊天。”吳燁說道。

  開始使用慣用的伎倆。

  這話,好像男生都已經銘刻在骨子里了一樣,到了特定的場合,都不需要學習過,自然的就能說出來。

  “咦,勞資信了你的邪,你以為我是二十歲的小姑娘啊?”凌晨無語的看了看他:“你是不是還有一句,我就蹭蹭?”

  早就了解了很多東西的凌晨,看過的很多女生總結整理的情況以后,早就知道吳燁是什么想法。

  幾千個女生的調查問卷顯示,百分之七十的男生,都會說這句話。

  吳燁:“....”

  屮,怎么什么東西都能在網上查到?

  這種自己在第一層,對象在大氣層的感覺,讓人特別的郁悶。

  “我不是,我沒有,別亂說,我和他們不一樣的。”吳燁回答。

  這話,凌晨也知道。

  男生最常用的話之一,我和他們不一樣,我不是那種想法。

  “你們男生吧,道歉就是我錯了,哄人也是我錯了,做錯事情還是我錯了。”凌晨侃侃而談:“但是吧,這個事情呢,總能想到那么多辦法和話術。”

  “由此就可以得出結論,哄不一定是好好哄,但是打架一定很認真。”

  “對吧?弟娃兒!”

  哎,不聊這個了,沒意思了。

  “也就是我沒有什么定力,要不然你信不信我能急死你。”吳燁說道。

  真要是有那個定力,吳燁覺得她能愁的不可開交。

  對,就是不可開交。

  凌晨:“....”

  這個假設,還能讓自己找回自信心來了?

  開玩笑,就是吃你沒有定力,就是知道你沒有定力,不然的話都和顏潸潸咨詢有沒有合適的醫生了。

  “我就吃定你沒有定力啊。”凌晨挑眉。

  昂著頭看了看天花板,吳燁才對她笑了笑:“行,到時候我幫你請半個月的假,你就好好在家待著吧。”

  打架只會遲來,絕對不會缺席,早就嚴陣以待了,只是等一個機會而已。

  “你就吹牛吧。”

  “我可不會,你才會。”吳燁回答。

  凌晨:“.....”

  這話,又讓她想到了那天的時候,在衛生間跪求原諒的人。

  給他一個白眼,凌晨站起來:“差不多了,上樓休息了。”

  蒸一下,主要是放松,助眠的,一直蒸著聊天,就不是放松了,如果兩個戲臺上的老將軍似的。

  凌晨把大毛巾遞給他,吳燁扭了扭脖子:“聽說桑拿會減少壽命,但是有效的寒冷可以增加健康。”

  凌晨倒是第一次聽說,不知道吳燁在哪里聽來的。

  “這樣說的話,我們是不是應該把家搬到南極去?或者北極,你怕是不知道那邊生活的人,因為食物缺乏和營養不良,只能活到50左右。”凌晨回答。

  吳燁笑了笑。

  拿著毛巾幫她擦了擦汗水:“倒不是怕沒吃的,就是被子可能不夠用。”

  凌晨:“......”

  她還認真的考慮了一秒鐘,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龍王。

  不過轉瞬間臉紅了,考慮這個干啥?

  回到客廳,狗子在窩里看著他們上樓,鼻子嗅了嗅,總感覺吳燁和凌晨有什么不一樣,狗子很是疑惑。

  吳燁準備關燈。

  “晚安星星,晚安八爺!”心情不錯的吳燁還和它們打了個招呼。

  “大哥,走光了。”八爺提醒他。

  聽著凌晨的笑聲,吳燁關好燈,小跑上樓。

  回到主臥里,轉身關上門,凌晨早就窩在被子里了,在拿著平板在看電影,她在看恐怖片。

  吳燁時不時的豎著耳朵聽,然后又不敢一起看。

  注意到他的表情,凌晨拍了拍他:“別怕啊,來,我帶你一起看,沒事的一點都不嚇人,假的要死。”

  凌晨試圖把他騙過來。

  根本就不相信,吳燁戴著耳機,點開音樂播放器。

  他不來,凌晨就靠過去,在他旁邊看,吳燁最終還是上了她溫柔的大當,沒看幾分鐘,吳燁就把平板關了,感覺好恐怖。

  凌晨則是面無表情看恐怖片,最嚇人的時候,她反而會忍不住笑,感覺就像是看喜劇片似的,對人家導演一點尊重都沒有。

  把平板放在一邊,吳燁安靜的看著她。

  “我還以為你今天回來,我還得哄哄你呢。”

  凌晨眨著大眼睛,才想起來有這么一回事,就顧著回來能見到他了,下午的時候就已經忘記了。

  “你以為,我這種女朋友,大度的很。”凌晨開始王婆賣瓜。

  點點頭,吳燁被她蒙蔽了,他是真得以為凌晨很大度,很會理解人,也很好哄。

  “你說,以后我們結婚了,會不會因為很多雞毛蒜皮的事情吵架?”吳燁問她。

  這會兒,吳燁倒是心無雜念的,就想好好和她聊聊天,聊聊未來,聊聊以后,總感覺這樣安靜的聊天,也很好。

  他不知道,每一個談戀愛的人,都有這種情況,也有這個時刻。

  不過人家通常都是....事后聊。

  而不是事前聊這些。

  “為什么要吵架?直接把雞毛蒜皮解決不就好了。”凌晨不覺得大事情都能解決,會解決不了小事情。

  沒什么事情是錢解決不了的,特別是兩口子都有錢的情況下,去過解決不了就再花點時間和心思。

  “如果父母有矛盾呢!”

  “你傻啊,多生幾個娃,讓他們帶,他們就沒時間想其他的了,一切的問題,都來自于想法太多,沒有時間有想法就好了。”凌晨回答。

  “如此浩大的工程,我覺得我們是不是現在努力比較好?”

  聽到這個話,凌晨就沒有打理她了。

  不過吳燁牛脾氣上來了,凌晨都能感覺到。

  “大圣,能不能收了兵器,講講道理。”凌晨嘆氣。

  吳燁尬笑。

  這個還真不能做到如意,這是不如意的版本。

  “菩薩,你的五指山呢?你不要慣著它。”吳燁問她,

  凌晨:“......”

  這特么是什么話?

  “勞資不得五指山,而是你這是把我當妖怪了吧?”凌晨回答,理他遠了一點。

  吳燁笑出聲。

  轉身躺平,看著窗外照進來的點點月光,吐了幾口氣以后,吳燁看著天花板。

  凌晨推了他一下:“弟娃兒,我是你的白月光還是朱砂痣。”

  “你是我的太陽,只有唯一一個。”吳燁想也不想的回答。

  笑嘻嘻的凌晨給他一個木馬。

  “所以我當后羿的機會都沒得。”吳燁補充。

  凌晨:“......”

  感動早了。

  “睡瞌睡,勞資信了你的邪。”凌晨氣呼呼轉身睡覺。

  吳燁忍不住笑。

  不過睡覺之前,凌晨還是和吳燁講了一下大道理,吳燁覺得道理是大道理,就是一次講兩個道理,有點消化不過來。

  睡覺之前,吳燁看了看時間,才十點不到,不知道為什么,睡覺的時間越來越早了。

  不過他們休息的時候。

  洛白帶著白菜,剛進電影院。

  一路上,東張西望的白菜,好奇的看著環境。

  白菜是第一次來電影院看電影,以前都沒有來過,覺得有點貴,現在是錢包脹了,趕來看看電影了。

  不過她是一路懵懵懂懂的跟著洛白,亦步亦趨的生怕把自己弄丟了,到了放映廳以后,洛白找到椅子,讓她坐,她才坐下。

  捧著一桶不便宜的爆米花,坐在不知道是不是她的位置上,看著大屏幕上的廣告。

  電影還沒有開始,洛白把紙巾放好。

  他們看的催淚電影,洛白一直覺得,如果想知道一個女生有沒有同情心,善良與否,是否對苦難有共情,就帶她看催淚電影。

  “你太小看我了,我縫針不打麻藥都沒哭。”白菜說道。

  還沒有來之前,洛白就說,看電影怕她哭,提前準備好紙巾。

  白菜卻不覺得自己有那么遜。

  “看了才知道,真要是難過,我把肩膀借給你。”洛白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白菜搖搖頭,才不傻呢。

  笑了笑,洛白拿著手機看了看老爹發來的消息,問他最近在干啥。

  在追一個很喜歡的姑娘,在看電影。洛白打字回答。

  好幾秒以后,老洛才回消息。

  追???

  看著好幾個問號,洛白有點無語。

  雖然他爹也知道他是個渣男,但是那不是練習嘛,現在遇到喜歡的,知識不就派上用場了,知識投入雖然花錢,但是只是換個方式陪伴你。

  真心的那種,不是開玩笑的,可以的話,就是結婚的那種。洛白回完消息,看了看吃爆米花的白菜,然后把她的照片給自己爹發了一張。

  又是間隔更久的好幾秒。

  看照片就知道單純,沒想好就不要傷害別人,想好了就努努力,真談了,帶她回家吃個飯。老洛發消息。

  回了個表情包,洛白收起手機。

  “在看什么呢?”白菜問他:“有小姐姐找你?”

  聽出她的試探性語氣,洛白笑起來。

  “一個中年人,問我有沒有女朋友,說什么要把閨女介紹給我,你幫我看看,這個女生怎么樣!”洛白一邊說,一邊注意白菜的表情變化。

  很明顯的可以看出來,白菜的表情有變化,有些失落和難過,不過才一瞬間,就被她掩飾起來了。

  接過洛白的手機,白菜還沒有看就先來了一句:“我幫你看看,挑個好媳婦兒。”

  低頭一看消息,白菜就愣住了,讓后迅速臉紅起來。

  “怎么樣?合適當媳婦兒嗎?”洛白問她。

  白菜:“......”

  這可如何是好?

  才剛剛挖好坑的洛白,看著她跳到坑里。

  “電影開始了。”剛好開始的電影,讓白菜找到了一個轉移話題的好辦法。

  把手機還給洛白,白菜若無其事的看著電影,要不是耳朵和臉都紅得厲害,她倒顯得正常,就耳朵紅得太厲害,表示著她也不平靜。

  這是洛白很直接的在她面前表露心跡,表露自己的想法。

  看她轉移話題了,洛白也不再多問。

  而是開始看電影,像這種喜劇夾雜著悲劇,讓人時哭時笑的的電影,白菜是看的津津有味的,辣么大的屏幕看電影,對她來說簡直太棒了。

  特別是很搞笑的情節,白菜一邊吃著爆米花,一邊看電影,簡直奈斯。不過第一個悲劇場景開始的時候,白菜就沒忍住。

  眼淚嘩嘩往下掉,撅著嘴唇,可憐兮兮,梨花帶雨的,洛白沒想到她這么容易哭,一直以為她是女俠來的,結果......高估她了。

  “好可憐啊,洛哥你都不哭?你有沒有良心?”發現洛白都不難受,白菜還批判了他一句沒有良心。

  多感人啊。

  洛白:“......”

  他是看這種電影看多了,沒有那么容易哭而已,拿著紙巾,給白菜擦了擦眼淚,洛白默默的笑了笑:“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你哭呢,以前都是見你笑。”

  平時的時候,很難見到白菜難過的,大部分時間,她都是樂觀的,都是帶著笑容的,有點樂天派的樣子。

  因為在電影院里,洛白說話的時候,超級小聲,又是在白菜耳朵邊說的,白菜有點臉紅,拿著濕紙巾擦了擦眼淚。

  白菜的傷心其實沒有持續多久,看著屏幕上笑料百出的畫面,白菜又沒忍住笑起來,忍的很辛苦。

  特別想笑出聲來。

  笑了沒多久,又開始哭,哭了沒多久,又開始笑,最后實在是沒忍住,笑出聲了,鼻涕泡都笑出來了。

  洛白目瞪口呆。

  白菜一臉呆滯。

  特意涂了點大寶的白菜,沒想到自己會出這種糗,瞬間,白菜感覺自己澀死了。

  換個星球生活吧。

  眼淚花都還在,但是出戲的鼻涕泡卻那么顯眼,目瞪口呆的洛白,這次是真沒忍住笑。

  哈哈哈。

  聽到洛白的笑聲,白菜臉紅的和辣白菜似的,迅速拿過紙巾,白菜擦干凈鼻涕泡,也不看他,感覺太不好意思了,這個場景,白菜尷尬到想摳出三室一廳躲進去。

  洛白沒在看她,知道她感覺尷尬。

  一直到看完電影,兩人看完電影以后,洛白拉著她的手,離開位置:“有點暗,我拉著你。”

  白菜:“......”

  她視力因為很少看手機,還保持在5.0,這種燈光下,怎么可能看不到?

  不過白菜沒有反駁,而是任由他默默的拉著,可能是已經不是第一次拉拉手了,白菜多少有些習慣了,洛白一直出了電影院,也沒有放手。

  白菜也一直沒有說什么。

  出了電影院以后,白菜看了看手機時間,已經不早了,但是她又不知道怎么說才好,有點手足無措。

  “我送你回家。”洛白知道她要說什么。

  白菜點點頭,越發覺得洛白會理解人。

  一直把白菜送到距離住處不遠的地方,洛白才問她:“你覺得剛才那個姑娘怎么樣?”

  白菜:“......”

  她認真的看了看洛白。

  “我家窮,遠,我就是個粗魯丫頭,沒有別人的秀外慧中,也沒有別人的苗條身材,更沒有多漂亮,一身的野蠻勁兒,一腦子的土氣想法,我和這個城市格格不入,但是我不希望你是喜歡這種格格不入。”

  “我沒有那么自信,對很多東西都是未知的,我只知道,門不當戶不對,不一定能有個好結果。”

  “你應該更合適那種聰明,漂亮,身材好,家世好,知書達理,溫柔大方,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的賢內助,而不是我這個野丫頭。”

  “我無非就是拼個竹籃打水,不是我覺得怎么樣,而是你應該好好想一想,你要怎么樣。”

  “想好了以后,和我說就是了,我是個直來直去的人,不懂那么多彎彎繞繞,我媽只教過我幾個字:從一而終。”

  白菜說完話以后就下車了,想了想,又回頭告訴他:“開車注意安全。”

  洛白點點頭。

  目送她離開,直到她的背影,隱沒在密集的老樓里。

  點上一支煙,洛白吐出煙霧,看著不遠處的富力廣場,哪里燈火通明,和這個黑暗的老樓顯得格格不入。

  洛白想著白菜說的話,突然忍不住笑出聲來。

  哪怕是在感情選擇上,白菜還是那么的不自信,甚至做好了以后會分手的準備在一起,和其他人一樣,其他人是早就知道,互相的目的,白菜只是對未來不自信而已。

  大部分人都沒辦法確定,能和對方在一起多久。

  白菜也不例外,更多是對于家庭條件的不對等,產生的不自信。

抽完煙以后,洛白開著車往回走,心  前所未有的放松,其實他早就有了答案,不需要考慮那么多,也不需要考慮那么久。

  “這輩子,都以為遇不到一個喜歡的人了。”洛白喃喃自語的開車進停車場。

  其實,每個人都有那么一個人,在將來等你,只是你還沒有遇到而已,洛白遇到了,只是他沒想到是白菜,吳燁沒想到會是凌晨,寧渠也沒想到會是顏潸潸。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