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42 打一針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酒店門口。

  凌晨剛接到吳燁,順勢挽著吳燁的胳膊,兩人有說有笑的進到酒店里,然后上電梯去包間里。

  進包間的時候,凌晨幫他捋了一下衣服。

  “怎么樣?”吳燁問她:“是不是不太合適這個場合?”

  聽到這個話,凌晨立刻搖搖頭:“怎么會,簡直是帥的驚天動地。”

  逗得吳燁哈哈笑。

  凌晨推開包間門,拉著吳燁進去。

  幾束目光打在吳燁身上,吳燁面帶微笑,保持禮貌。

  給田甜媽媽介紹他的時候,凌晨都是挽著吳燁胳膊說的:“阿姨,這是我對象,吳燁。”

  注意到這個細節,田甜媽笑了笑,感覺自己想的有點多了,畢竟人家的事情,自然有人會管,如果沒有人管,那事情更沒有她說什么的余地了。

  心里默默的計較了一下,多少有點小小的優越感。

  在選女婿這種問題上,做父母的還是得上心才行啊,更容易選擇一個門當戶對的人。

  “你好小吳,趕緊坐吧,別那么拘束。”田甜媽笑著回答。

  她笑的很和藹,也就只有最熟悉她的田甜可以看出來,她笑容里沒有什么內容,有些空。

  凌晨落在吳燁旁邊,張楚楠把水倒好放在吳燁面前。

  除了和田甜有點不對付,和田甜媽不太熟悉,吳燁和張楚楠勉強算是點頭之交,不過有凌晨在身邊,吳燁也不是來求人的,還算是放松。

  該聊天的時候聊天,該回答問題就回答問題。

  一直在注意凌晨的田甜媽,敏銳的發現凌晨對吳燁很護著,應該感情很好,她有點不太理解藍總裁的想法。

  自己老公就.....現在又讓孩子任性。

  “小吳看著面嫩,今年多大啊?”田甜媽喝了一口燕窩,然后問道。

  吳燁一愣。

  怎么就聊到這種秘密問題上了?

  “阿姨,我是老牛吃嫩草,吳燁比我還小兩歲呢,我都一直叫他弟娃兒。”凌晨笑著回答。

  田甜媽:“......”

  老母雞護小雞仔都沒有這么護的,凌晨這個表現,生怕自己欺負她似的,田甜媽只是好奇問幾句而已。

  “那挺好的,年齡差不多,感情好其他的都不是問題。”

  凌晨看著她笑了笑,還是覺得這話多少有些違心,要是她真的這樣認為,就不會讓田甜去相親了。

  田甜才23快24呢,有的是時間。

  如果不是剛好和張楚楠情投意合,田甜現在可能還在相親路上一路狂奔,什么時候能遇到滿意的都不知道。

  “阿姨眼光才好呢,一次就幫田甜找了個好對象。”凌晨夸獎了一句。

  張楚楠和田甜默默的對視了一眼,都沒有說什么話。

  不過田甜媽笑的開心,顯然對于這個事情,她很滿意。

  全國能有多少家庭達到千億這個級別?本身數量就不多的情況下,很多還是家里的老二老三才是單身,畢竟大家都養得起,不少人家里兄弟姐妹很多。

  顯然和張楚楠這種獨子比起來,地位和重要性都要遜色太多了,她從不少人里選出來了張楚楠,事實證明她的運氣很好。

  一次就給閨女安排的妥妥當當。

  “就是他們自己有緣分,阿楠是個挺好的孩子。”田甜媽說道。

  凌晨笑了笑:“我媽也是這樣說吳燁。”

  田甜媽:“......”

  這話說的,她反正是不相信的,哪怕是凌晨這個牛吹得一本正經。

  坐在凌晨旁邊的吳燁,默默的給凌晨夾菜,凌晨的行為吳燁一直看在眼里,被自己女朋友保護的感覺,是一種比軟飯更高級的感覺。

  就是那種:原來我在她心里,那么重要。

  義無反顧,毫不猶豫,這種詞用在感情的正面向的時候,通常都能證明感情確實是特別的好。

  “小吳現在是做什么工作的?”田甜媽換了個問題。

  凌晨看了看吳燁,意思是你不想說我就幫你說。

  吳燁簡單回答道:“就是做點小生意而已。”

  幾個千億繼承人面前,吳燁確實是做點小生意而已,幾個億的小生意。

  “文娛類的?”田甜媽問道。

  吳燁搖搖頭,她可能以為自己還是做凌晨他們家公司的下游行業,這話背后的意思多少有點這種影子。

  “不是,他做餐飲行業。”凌晨補充了一句。

  她可不傻,在旁邊專心的聽呢。

  不過凌晨并不想聊這些東西,她不是因為有什么男朋友比不上人家男朋友的感覺才不想聊,而是不想讓吳燁有這種想法。

  拿上一輩人的成績去壓一個年輕人,有什么意思?

  “田叔叔還是那么忙啊?”凌晨說道。

  田甜媽:“.....”

  她可不是藍總裁,一年有三百多天,都不一定能見到自己老公。

  凌晨這話說的也是扎心。

  吳燁默默的憋著笑,手在桌子底下碰了她一下,凌晨也碰了他一下,吳燁默默地收回手。

  “可不是,忙得很,一年到頭沒有好好休息過。”田甜媽嘆氣:“還是你們家,有一家人的樣子。”

  當年,她和藍總裁前后談戀愛,那時候她還覺得男人就一個有事業心,一度覺得自己選的才是對的。

  現在,藍總裁回家就有人做飯,聊天,按腳,陪著看電視。她就只能自己守著大別墅,還要擔心那些狂蜂亂碟。

  “我媽和我想的都簡單,感情選擇大于事業選擇。”凌晨回答道。

  輪到田甜媽不想聊這個話題了。

  張楚楠在旁邊默默的聽了半天,吳燁把原本的氣氛打破以后,凌晨并沒有絲毫的退讓,一直在明里暗里護著自己男朋友。

  他突然有點羨慕吳燁,再看看自己對象....她都沒有注意這些事情。

  “要吃這個嗎?我給你夾。”田甜留意到張楚楠看自己,還以為他要吃肉丸子。

  張楚楠:“.....”

  好歹也是關心自己,他這樣想到。

  田甜媽開始轉移話題了,聊著其他的東西,也沒有再問吳燁的情況,凌晨顯然不想說那些,她也不想聽凌晨說老田開什么會,那么忙。

  兩人默契的不互相傷害。

  吃完東西,吳燁借故去衛生間,出去把賬結了。誰也不差那點錢,她也沒有明著說什么,那就是那張臉還在,還沒有撕開。

  看了看賬單,吳燁隨手丟進垃圾桶里,沒多少錢,吳燁去了衛生間。

  上廁所的時候,吳燁聽到衛生間的響聲,轉扭過頭看了一眼.....臥槽。

  看得出來,一個可憐的小姐姐,正跪在地上,求人家原諒。

  很誠懇的樣子。

  吳燁知道是男士,是因為可以看到,站著的人穿的皮鞋,明顯是男士的。

  吳燁嘖嘖稱奇。

  拿著手機,吳燁拍了個照片,然后笑嘻嘻的離開,到了門口才反應過來,你特么還好意思笑。

  人家被咬了,你還在看戲,瑪德,自己的事情還沒有影子呢。

  表情并不開心的吳燁出門就遇到了凌晨,凌晨一直在等他,看他一臉的不開心,還以為是剛才在包間的事情。

  “別聽人家說什么,我們管好自己就行了,是不是委屈了?”凌晨問他。

  吳燁:??

  委屈....也不是因為田甜媽,而是....吳燁把手機遞給她看了看。

  “確實是滿腹的委屈。”吳燁回答。

  看著照片,凌晨臉紅,聽到吳燁這樣說,凌晨拍了他一下。

  滿腹的腥酸吧。

  她指了指衛生間,吳燁點點頭:“你什么時候才能勇敢一點?”

  凌晨看了看他:“我否。”

  兩人說著悄悄話,吳燁路過一個男服務員身邊的時候,看了看他說道:“你們家衛生間的鎖好像壞了,有人被困在里面了。”

  凌晨:“.....”

  弟娃兒啊,當個人吧!好好的人不做,當狗比當然人都在行。

  看著信以為真,已經去叫人的服務員,凌晨覺得如果不是吳燁和他說的有人被困,她都想吃瓜了。

  兩人走的很慢,看著七八個服務員去衛生間,凌晨拍了拍他:“你太壞了。”

  吳燁笑了笑,指了指剛才結賬就看到的一男一女的中年人,兩人明顯只是朋友,坐在休息區等好久了。

  有些時候,你不得不佩服,很多人的膽子就比你大,讓你覺得不應該是人干的事情,起碼人不應該。

  現實比很多東西都荒誕。

  站在門口看了看衛生間,發現一群服務員先出來,然后很久都沒有人出來。

  估計是不好意思,推開包間門,吳燁和凌晨坐回位置上,他們出去了不少時間,田甜還問為什么這么久。

  凌晨沒好意思說。

  吃也吃得差不多了,聊了幾句以后,就離開包間了。

  柜臺,準備結賬的田甜媽看了看吳燁:“你這孩子,以后可不許這樣了。”

  吳燁笑著點點頭,內心很清楚,已經沒有以后了,估計沒有機會再請她吃飯了。

  他們坐張楚楠的車,吳燁和凌晨一個車。

  不過吳燁刻意的開得很慢,然后看著凌晨說道:“去兜風不?”

  凌晨:“......”

  她兜風都喜歡去野外,吳燁這個意思很明顯了,凌晨估計,去的時候好好的,不一定能回來。

  或者,回來也是要丟東西以后才能回來。

  “兜個鴨兒風,回家。”凌晨說道。

  沒的談,吳燁只好點點頭,回到家以后,凌晨回家喂狗去了,吳燁開門進屋的時候,虛掩著門,果然,沒過多久,凌晨就來了。

  習慣一但形成,就是一個很難改變的東西,凌晨已經習慣吳燁這個大抱枕了。

  洗漱完以后,凌晨坐在沙發上,拿著手機發消息。

  是藍總裁發的消息。

  此時此刻,她和凌晨一樣,坐在沙發上,一只腳放在地毯上,一只腳踩在沙發邊緣,一只手放在膝蓋上,拿著手機和凌晨發消息。

  剛才她收到了田甜媽媽發的消息,說她見到了自己閨女的對象,言語之間還談及吳燁的家庭情況。

  藍總裁怎么可能聽不出來她是什么意思,只是回答了一句她自己喜歡就好了,錢也陪不了一輩子,感情才是最重要的。

  沒聊幾句,田甜媽就沒說話了。

  她們以前就是朋友,當時她就說過,找對象一定要找個什么樣什么樣的,凌宇那時候比吳燁可窮多了。

  凌晨這種情況,才是正在的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了。

  她是問一下凌晨,是什么情況,自己都沒見到她對象呢,倒是人家先見著了,還說一大堆陰陽怪氣的話。

  對象這種東西,干嘛帶出去人家見,又不是吃不起那口飯了。

  行了,就是問一下,其他沒什么事情。藍總裁結束聊天。

  看了看旁邊的老公,藍總裁看了看腳趾甲:“老公,幫我剪一下啊,我處理個文件,謝謝。”

  她繼續拿著手機看公司文件。

  凌宇愣了一下:“你說啥子?謝謝?”

  “不鬧,趕緊的。”

  “這還差不多。”凌宇從抽屜里分門別類的工具里,拿了指甲刀,開始給她剪趾甲。

  藍總裁看了好一會兒文件,才偏過頭看了看他,凌宇在認真的剪趾甲,全神貫注的,完全沒有分心。

  “老公,你有沒有想過,變成田老三那種人?商海沉浮,揮斥方遒。”藍總裁問他。

  頭也不抬的搖搖頭。

  凌宇把剪掉的趾甲丟在垃圾桶里,說道:“我不是那塊材料,不想那種離譜的事情,再說真的到了那種程度,未必開心,我起碼知道我很開心。”

  “我從來都沒想過做什么大人物,而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小人物,沒有你的天賦,也沒有你的熱愛,成不了事。”

  “我就想守著你,守著這個家,以后幫幺兒帶帶娃,打打麻將,陪你一起變老。”

  “丈母娘不是一直說我沒出息嘛,確實也是,這輩子最大的出息,就是把你這個大老板娶回家了。”

  “不要覺得我有什么大抱負,老婆孩子熱炕頭,就是我這輩子的追求。”

  凌宇認真的回答道。

  他才是那個胃不好的人,一口軟飯吃了幾十年,從還是學生開始,一直到現在,胃一直沒有好過。

  藍總裁雖然兇巴巴的,但是那只是嘴上而已,其實她性格沒有那么暴躁的,凌宇受過很多丈母娘的氣,唯獨沒有受藍總裁的氣。

  她總是小心翼翼的維護凌宇的自尊心,總是明目張膽的護著他,總是經常提醒他,自己多愛他。

  “田老三比我忙多了,一年到頭都不回家幾次,到處飛,我還是覺得現在的日子最好,天黑有燈,下雨有傘,有家有你。”這是她的選擇,也是她覺得很慶幸的地方。

  老公是條咸魚,你可能不會崇拜他,但是會讓你更離不開他。

  錢嘛,家里的錢都花不完,排除掉這個因素以后,有個溫暖幸福的家,才是最讓人安心的選擇。

  “各家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日子,把自己的日子過好就行。”凌宇說道。

  作為一個很佛系的中年人,除了凌晨的事情,很多事情已經不能讓他那么在意了,在意的就只有那么點。

  “要是閨女死乞白賴非要和他在一起,你就不反對了?”

  凌宇點點頭:“遇到一份真愛,比簽一份大合同的概率低多了,之所以覺得一樣,是因為兩個都難遇到。”

  只要是她自己想好了,凌宇不會阻止什么。

  一方面是他自己就是這樣過來的,另一方面,他覺得感情才是基礎,其他的都是地面建筑。

  夫妻倆聊著天,討論著關于孩子婚姻大事的各種可能性。

  另一邊的魔都。

  吳燁的公寓里,培訓的滿頭大汗的吳燁,看著凌晨下樓,忍不住哈哈笑。

  凌晨回來以后,就義正言辭的讓他好好休息,她不想總是跑衛生間。

  “紙沒有了,記得明天補一下。”凌晨說道。

  掐指一算,吳燁記得是前幾天才放的,結果5000抽這么不經用,他看了看凌晨,覺得以后家里要多買點紙才行。

  “我知道了,那就休息唄。”吳燁關上燈。

  黑暗里,凌晨數次把吳燁的手拍開,最終吳燁是停好了手。

  現在休息的時候,又多了個新的習慣,就是手上不能空著東西,起碼一只手不能空著東西。

  習慣了以后,凌晨也就隨他了。

  就是半夜的時候,凌晨突然醒了,不是其他原因,而是吳燁已經到了鸚鵡洲。

  啪,打了一下他的手。

  黑暗里看不到她臉紅的臉龐,但是力氣足以證明她不平靜。

  吳燁是睡著的狀態,別她一巴掌打醒了。

  “咋了?一驚一乍的。”吳燁迷迷糊糊的問她。

  他根本就沒有搞清楚情況,還奇怪凌晨為什么打他。

  凌晨:“.....”

  “扣一分。”凌晨回答。

  聽到這個話,吳燁立刻清醒不少:“啥啊,你總得告訴我為什么吧?死也要死個明白啊。”

  無緣無故的被扣分了,吳燁很是郁悶。

  “睡覺,離我遠點。”凌晨警告他。

  吳燁:“.....”

  一直聽說女生就像是貓,時不時就可能會犯一次神經病,沒由來你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吳燁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手,難道說它又自作主張了?

  嗅了嗅。

  吳燁:??

  這不對啊!不應該....臥槽。

  吳燁反應過來了,自己去旅游了都不說一聲,他也好奇鸚鵡洲的風景啊。

  也可能是沙漠,總要的不是有沒有植物,而是門。

  錯億。

  遺憾。

  吳燁郁郁寡歡的看著天花板,感覺遺憾的不行,比當年錯過戰力一億的卡片還要遺憾。

  帶著遺憾睡著。

  夢里,吳燁夢到了一片扭曲的藤蔓。

  早上的時候,因為沒有和吳燁一樣失眠,所以她比吳燁先醒過來。

  第一時間,還是感覺不對勁。

  啊啊啊,吳燁,你個混球,你分沒了。

  揪著吳燁就是一頓暴揍,凌晨臉紅的和顏色筆涂過一樣。

  原因就是吳燁的手指頭,第一節手指一半的樣子,已經變成了白色,就是和腳在水里泡的太久一樣的情況,皺皺皮了。

醒過來的  弄啥呢?

  大早上的,就開始揍人,吃飯時間打老公呢?

  吳燁坐在地板上,不解的看著她:“你要是不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我真的要和你吵架了,起碼吵架一天那種。”

  凌晨:“....”

  丟了一個枕頭給他。

  “你還好意思,有臉和我吵架,你看看你手再說這種話。”凌晨氣呼呼的。

  吳燁低頭看了看。

  “你不要告訴我這是....”

  “不然呢?”凌晨看著他說道:“現在不是你要和我吵架,而是我要和你吵架。”

  何曾想過會有這么一天。

  中指事件,讓吳燁突然之間感覺很復雜。

  如果可以的話,換成牛哥多好,那將是另外一個場面,絕對不會吵架。

  “我錯了。”吳燁回答。

  熟練掌握了這個技能以后,吳燁還是第一次使用這個技能,談女朋友以后的必備技能。

  凌晨哼了一聲,收拾好就下樓了。

  吳燁:“....”

  完了,生氣了。

  在一起這么久,還是第一次吵架呢,吳燁有點麻爪了,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么樣哄凌晨。

  拿著手機查了一下,吳燁看了看答案,感覺有些淡疼。

  打一架。

  打一針。

  這答案顯然不合適他現在的情況,吳燁收起手機,下樓。

  凌晨在刷牙,看了看他以后,并沒有理他,而是自顧自的刷牙,吳燁尬笑站在她旁邊。

  “我承認錯誤,而且保證不會再發生這種情況。”吳燁在她旁邊說道:“保證!”

  凌晨瞥了他一眼,然后把泡沫漱掉:“你就像是戲臺上的老將軍。”

  他也沒有亂立旗子啊。

  凌晨去旁邊洗臉,吳燁迅速刷牙,然后用她的毛巾洗臉,又哄了她幾句,凌晨動不動來一句:哼。

  吳燁被她整無奈了。

  要是說沒有哄好吧,又像是哄好了,要是說哄好了吧,又只會哼。

  難搞哦。

  我承認都是手指惹的禍,都是那鸚鵡洲太美麗太溫柔....吳燁在樓上編者歪歌,凌晨在樓下呸呸呸。

  臉紅的她,準備晚上在原諒吳燁,起碼白天是不會的,穿著一身運動裝,凌晨喝了口涼白開,平復了一下心情。

  “走吧,跑步,把狗子也帶上,好久沒有帶它出去遛彎了。”吳燁說道。

  凌晨一直在欺騙狗子,每次都是下一次就去遛彎,要不是吳燁偶爾帶它遛彎,它在家里可能都悶壞了。

  凌晨點點頭,沒有說話,拿著鑰匙去開門,給星星戴上狗繩,把狗繩交給吳燁。

  拉著狗子下樓,進電梯的都少,生怕吳燁拉不住大狗,整的吳燁怪不好意思的,雖然解釋了狗子不會咬人,人家還是不相信。

  一路到了樓下,吳燁都感覺出來,星星很激動。

  “還是得多帶它出來遛彎,你聽這嗚嗚的開心樣子。”吳燁和凌晨說道。

  狗子的嗚嗚聲,不是那種痛苦,而是開心的,天見可憐,它已經好一段時間沒有下樓了,被人家的狗,每天都可以遛彎,它就只能被關在家里。

  并沒有拆家想法的它,確實是有些無聊。特別是凌晨現在,回家就和任務一樣,喂狗以后就跑到吳燁哪里去了。

  在運動場的時候,吳燁活動了一下筋骨,然后跟在凌晨身邊,吳燁旁邊,是奔跑的開心的狗子,毛發飛揚,舌頭擺動,狗臉寫滿了開心。

  然后它開心了一圈。

  開心了兩圈,就開始累了,第三圈的的時候就已經累的更厲害了,幾圈跑完之后狗子累的狗腿打顫。

  完全不像走的狗子,趴在地上一動不動,怎么喊它都不走,帶它出來遛了一次,一次性給星星遛怕了。

  最后還是不情愿的跟著他們一起離開了,因為吳燁教育了它一下,它不得不乖乖聽話。

  “先去吃早餐唄,剛好讓狗子也休息一下。”吳燁建議道。

  凌晨接受了這個建議,看著可憐兮兮的狗子,她有點于心不忍,畢竟從小狗就養的,養了這么多年。

  要不是它最近確實是精神不好,凌晨想著帶它出來跑跑,看看效果怎么樣,也不會讓它累成狗。

  早餐店門口。

  吳燁和凌晨吃早餐的時候,星星它就趴在旁邊的地上吐舌頭,喘氣很大聲,看的吳燁忍不住笑,給它吃東西它都不愛吃,就顧著休息了。

  累狗嗆。

  “這次遛它一次,半個月都不用再遛彎了。”凌晨吃著早餐,看著狗子的勞累模樣。

  遛太狠了,它連路都不想走了。

  “以后就可以用這個辦法,每次遛狠一點,讓它遛彎管飽。”吳燁回答:“省時省力。”

  星星仿佛感覺到惡意,看著凌晨和吳燁兩個人,又趴著繼續恢復體力,它太累了。

  把狗子送回家,兩人又開始了忙碌的一天。

  凌晨離開不久,吳燁就在家里迎來了裝修公司的人,他要準備把墻敲了再說,來的大概有四五個人。

  拿著圖紙對了半天時間,抱著電腦的設計師聽著吳燁的要求,迅速把第一版的設計圖做出來。

  為了把兩間房子的風格做到一樣,吳燁提了少的要求,商量了半天,最后還是從改造變成了裝修。

  吳燁給凌晨打了個電話,商量一下這個事情。

  看著好幾次聊天談合同雷厲風行的吳總,拿著手機和女朋友溝通情況,裝修公司的負責人有些感慨:到底是英雄難過美人關。

  那個直截了當的吳總,也有不為人知的一面。

  陽臺上,吳燁拿著手機和凌晨說著話:“設計圖等會我發給你,就是要花一個星期改造,我們得先搬家,我那邊還有套房子可以搬過去,就是簡裝的。”

  吳燁還有套婚房。

  他才上大學的時候,吳太太就給她買好了,也是簡單裝修過的,還沒有住過,一直空置著,不缺那點租金,吳太太也沒有租出去。

  陽光房那邊不合適住那么久,不然的話也可以去那邊住,不然就只能住酒店了。

  “不用,我還有套精裝修的房子,你直接把東西搬過去,把房子交給裝修公司就行,不過你要看著點,材料那些得注意。”凌晨說道。

  吳燁一愣。

  “合作很久的公司,這個倒不用擔心,你還有套房子?”吳燁奇怪的問道。

  凌晨說自己買大G都沒有錢,都放到理財里面了,但是又突然之間多套房子。

  “買了不少時間了,剛來的時候買的,一套別墅,我把房屋管家的電話給你,你和她聯系就行。”凌晨說道:“我馬上開會了,我還在生氣,不想和你說話,你還沒有哄好我。”

  萬馬奔騰而過的感覺,這都還要吵架?第一次談戀愛的吳燁,在吵架這個事情上,直接懵了,他都以為沒事了。

  嘆息一聲,吳燁又想到凌晨還有別墅,第一次體會到富家千金的威力,魔都的別墅啊,如果是位置好的那種,吊打湯臣一品那個網紅樓盤。

  其實湯臣一品并沒有傳的那么厲害,不過也沒有那么不好,反正都不是吳燁考慮的房子,他也準備以后,特別是結婚之前買一套別墅。

  結婚以后,孩子多了,還是得大房子才能住得下。

  “富姐,真是財大啊。”吳燁感慨。

  把設計圖給凌晨發過去,吳燁收起手機,剛準備和裝修公司的人說一下情況。

  叮咚。

  有人加他微信,吳燁點開看了看備注消息,感慨有錢人的日子無法想象,房子都有管家,這輩子還沒想過住有管家的房子。

  管家是一個女生,給吳燁發了點位,電話號碼,還發了一條語音,讓她過去了以后,直接聯系。

  凌晨也把裝修意見發給吳燁了,不過能住許利亞風格的凌晨,并沒有多少意見,她顯然是那種不挑剔的女生,不然也不會在這邊住那么久。

  凌晨的要求,就是多加實木,對于木頭,凌晨好像一直沒有放棄過,吳燁都想帶她回老家砍柴。

  吳燁和負責人溝通了一下,把事情確定好以后,就開始準備箱子,準備搬家,風風火火的,吳燁就準備連夜搬進大別墅。

  倒是旁邊,裝修公司的經理,聽到吳燁說的地址,羨慕的很,也說明公司的選擇沒有問題,大客戶確實是不差錢。

  搬家就吳燁自己在弄,把小部分東西搬走,大部分不用動,并不是完全裝修,更多的是改造,所以不需要那么麻煩。

  下午的時候。

花語別墅區  大G停在別墅區門口,早已等在門口的小姐姐看到后面的貨車,以及大G的車牌,對比了一下手機上的照片,她又立馬讓保安打開閘門。

  “陳管家?”

  聽到吳燁的喊聲,她看了看吳燁,看著年輕的吳燁,她有點怕認錯人了。如果認錯人,就是個比較尷尬的事情了。

  “吳先生叫我小陳就行。”她客氣的回答。

  確定沒有問題,她才開口。

  認真對了兩次凌晨發的車牌號,這個帥哥,無疑就是她口中的對象。

  吳燁笑了笑,這個小姐姐肯定比他大,他也沒有那么不客氣喊人家小陳,指了指車子:“上車把,麻煩你給我指路,我們先把東西放進去。”

  幾個裝修公司的人,今天來談了個單子,順便幫吳燁搬家了,當了不少時間的苦力。

  他們太積極了,吳燁自己都沒有搬多少,都是他們在幫忙搬,最后吳燁把鑰匙給他們以后,就帶著貨車離開了。

  算是等著改造完了,就可以搬回去,汽車往小區里開,道路寬敞,綠化眾多。

  別墅區的003號獨棟別墅,不是聯排,不是拼疊,而是真正的獨棟。

  大花園的綠色草皮面積,都是幾百個平方那種,綠植鮮花相映成趣,厚重的自動大鐵門打開以后,第一眼就能看到修剪整齊的花園。

  草皮,花朵,綠植,灌木,游泳池,應有盡有,停車位都是七八個。

  吳燁不吹牛的說,他真喜歡這種環境,以后帶孩子踢足球,游泳,玩游戲都沒有問題,門一關,蛇一抓,就可以放心不少,起碼孩子跑不出去。

  “凌小姐的這套別墅,是三號別墅,花園面積六百平左右,別墅的建筑面積是1200平左右,五四三的遞減,三層獨棟,帶兩層地下室,停車位八個。”

  “房間數量有12間,二樓,三樓都有花園,房子整體是磚木玻璃結構,養護的很好,您這邊立刻住進去都沒問題。”

  她一邊給吳燁介紹房子,一邊下車,打開房屋大門,入戶大門是風水門,進屋就是一個大大的魚缸,看著干干凈凈的魚缸,養著幾條色彩鮮艷的大魚。

  整個房子都是現代時尚簡潔風格的裝修,也就是黑白色的主體,搭配著其他的顏色,屬于是大部分年輕人都喜歡的風格。

  點綴的不缺溫暖,又顯得很簡單。

  “全屋智能,您進門可以直接喚醒智能。”管家小姐姐和吳燁說道:“主臥在二樓,我帶您去看看,您帶的東西不少,收納的話我們有工作人員可以來做,需要給您安排嗎?”

  吳燁點點頭。

  “好的。”

  此時此刻,吳燁就只有一種感慨,凌晨,真有錢!

  高級裝修材料,全屋名牌家具家電,二樓又是另一個裝修風格,全是凌晨最喜歡的實木裝修特別是主臥,一百來平的主臥,吳燁第一次見到這么大的臥室。

  簡單來說,就是韋小寶都夠用了。

  原木大床,衣柜,地板,桌子,吳燁簡直無法吐槽,凌晨不知道為什么,就那么喜歡木頭,而且是原木。

  又去陽臺看了看花園,吳燁把東西搬進屋,幾個女生進來幫忙收納東西,除了貴重物品,其他的都是她們弄好的。

  “那個車是什么情況?”吳燁指著剛開進來的車問道。

  “米面糧食,調料香料,蔬菜水果,雞鴨魚肉等等,因為您剛搬家,您自己準備的話,難以避免麻煩,我們就直接送過來了,您需要什么直接挑選就好。”陳管家說道。

  她把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條,吳燁什么都沒有操心,這些事情,早在吳燁來的時候,她就已經考慮到了。

  專業。

  不愧是敢掛個管家的名頭,現代的管家可不好做,需要掌握很多技能,基礎的就是財務,金融,禮儀,廚藝等。

  一個管家,不只是能幫你管理行程,還能幫你賺錢,防止你破產。國外的管家學校出來的新人,都是很多富豪搶著的人才。

  安頓好了。

  客氣的送走陳管家以后,吳燁就躺在大大的沙發上,看著簡潔的吊燈,有些發呆。

  突然才發現,凌晨有錢的很,

  遠處的漫客公司。

  凌晨聽完收到的語言,悄悄的笑了笑,想來吳燁應該很吃驚。那棟別墅她雖然沒有住過,但是花的錢不少。

  住富力那邊,是因為距離公司不近,再加上大房子一個人住,感覺空空蕩蕩的,凌晨就沒有回來住過幾次。

  “那么大個床,看你還睡覺不規矩。”凌晨自言自語。

  又想到不知道今天晚上吳燁會做什么吃的,凌晨拿著還沒有處理完的文件,默默的加快了效率。

  雖然還在吵架,雖然還沒有原諒他,但是就是想回家了。

  冤家啊。

  “不弄了,明天在來處理,先下班回家。”凌晨關了電腦,開始收拾東西。

  鎖好門,把東西交給秘書,凌晨就離開公司了。

  夏竹看著只有一半的文件,忍不住搖搖頭嘆氣,凌總現在的效率,已經越來越低了,一起的時候,肯定是要把文件做完才會離開公司。

  現在每次到點就離開公司了。

  看了看隔壁的副總辦公室,夏竹有些同情升職加薪的副總了,每天都加班到很晚,而且公司很多瑣碎的事情,都是她在辦。

  這是給老板分擔工作啊!老板就去顧著談戀愛去了,沒有戀愛的時候,凌晨可沒有這么積極的回家。

  看的夏竹都想談戀愛了。

  吳燁和凌晨忙著搬家的時候,黃原在汽修廠里修車,隔壁的游小魚拿著一個食盒,放在一邊以后,就默默的離開了。

  黃原拿著工具的手停頓了一下,嘆了嘆氣。

  他繼續拿著工具修車,把最后一點點弄好的時候,才丟下工具洗了洗手,打開食盒看了看,都是自己喜歡吃的菜。

一邊吃東西,看著外面的夕陽,黃原有些迷茫了,不知道應該怎么辦  游小魚,他有點不知道怎么對待了,就像是被什么東西攔住了一樣,讓他很多東西說不出口。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