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41 龍爪手,rua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推,推你爹呢,你再動他一下試試。”

  從電梯里沖出來的吳燁,看到對方還準備推一把寧渠,幾米的距離,一個助跑,一腳踹在對方身上。

  圍著寧渠的幾個人,就眼睜睜的來不及阻止,看著他被吳燁一腳踹飛出去幾米遠,在光滑的瓷磚地板上滑行了一米多,才停下來。

  他只感覺吳燁那一腳,讓他突然之間失重了一樣,接著就是磕的背疼,然后才感覺肚子疼。

  寧渠和顏潸潸都震驚了。

  寧渠是震驚吳燁為什么會出現,心里的安全感立馬就起來了,顏潸潸則是沒想到溫文爾雅的吳燁真的動手完全是另一個樣子,特別的暴躁,

  以前寧渠和她說吳燁喜歡以德服人,那時候她還不相信,覺得吳燁不是那種人,現在她相信了。

  身后的凌晨看著被他一腳踹出去的人,觀察了對方的情況,凌晨才松了一口去,幸好是踹的,受力面夠大。

  要是踢的問題就大了。

  站在寧渠身前,吳燁一把推開距離寧渠最近的男人,剛才咄咄逼人的男人被他推了一把,直接被一把推倒在地上。

  兩個倒在地上,其他的幾個人立馬就圍上來了,都是他們狠別人,哪里遇到過別人狠他們的,而且是兩個人。

  六七個收拾兩個人,再怎么樣都是綽綽有余的。

  凌晨揉了揉手,有點摩拳擦掌的躍躍欲試,七個人,吳燁兩個,她五個,收拾完就回家,簡單。

  看了看幾個想動手的人,吳燁絲毫不怵:“想動手?來,不來是孫子。”

  很久沒有活動筋骨的吳燁,現在有點特別想揍人的想法。

  在凌晨面前他裝菜雞,但是真正遇到這種情況下,他可不是什么菜雞。

  寧渠一聽到這個話,就知道吳燁是什么想法了,以前他就是這樣,故意說這種話,然后逮著人家揍。

  拉著顏潸潸默默地退后幾步,顏潸潸把凌晨拉到身邊:“不用擔心,寧渠說你老公特別能打。”

  我也特別能打,好不容易有個機會,我也想過過癮啊。

  “凌晨,你就別去添亂了,看著就行,免得受傷了,他生氣把握不住力度。”寧渠說道。

  他怕凌晨沖動,反而被人家打了,到時候吳燁整出幾個重傷,更麻煩。

  顏潸潸聽到寧渠這樣說,把凌晨手臂抓的更死了,生怕她跑過去了。

  這幾個菜雞而已,她自己都可以搞定,她反而擔心吳燁搞不定,吳燁平時和她練拳,都沒有展現什么特別強的戰斗力。

  “屮,揍他。”被推在地上的男人一骨碌爬起來,第一時間就是想捶吳燁。

  讓你特么當出頭鳥,幾個人還收拾不了你了?

  他說完以后,幾人就就動手了。

  旁邊的大漢,握著拳頭,狠狠的往吳燁臉上招呼,因為長得丑,他最看不慣的就是小白臉。

  后撤一步,早就等著他的吳燁,一個錯身,結結實實一拳捶在他小腹,然后又給了他好幾拳,松開他的時候,他就只能蜷縮在地上了。

  剛好跟上來的第二個,好幾個王八拳被吳燁靈活躲開,湊著機會,一拳解決了。

  第三個還在遲疑的時候,被吳燁一拳砸在臉上,帶著血絲的牙齒飛出來好幾顆。

  一只腳踹過來,吳燁抓著對方的腳踝,往上一抬,趁著他失去平衡,一腳踢在他另一只腳上,啪,人砸在地上。

  最后一個也蜷縮在地上的時候,吳燁才拍了拍手,吐了一口氣。

  長期鍛煉的身手讓他應付這種事情的時候,顯得游刃有余,沒花費多少工夫,就把幾個人解決了。

  凌晨還是第一次見到吳燁這么暴力,熟練的手法和動作,和跟自己對練的時候完全不一樣,凌晨感覺自己被演了。

  寧渠一臉果然如此的樣子,沒感覺錯的話,吳燁比以前動作還要迅速。

  顏潸潸看了看凌晨:“有沒有感覺很有安全感?”

  特別是遇到個街溜子什么的,有這種男朋友,簡直放心的不行,寧渠雖然也很護著她,但是寧渠沒有這種能力,她不是嫌棄,而是羨慕凌晨。

  凌晨只是微微笑了笑,安全感倒是有,不過是自己的安全感,就這么幾個人,她出手也行啊。

  “剛才你們家寧渠可是一直護著你呢。”凌晨說道。

  在凌晨看來,寧渠的行為倒是很好,他一直都護著顏潸潸的。

  寧渠尬笑。

  從顏潸潸的眼神看來,今天回去要打架了。

  蹲在光頭面前,吳燁啪啪拍了兩巴掌他的大光頭,揪著衣領問他:

  “能禮貌說話了不?能講文明,講禮貌了不?”

  “都特么二十一世紀了,你們剛放出來呢?還動手,你紋個九龍拉棺,你就是大哥啊?”

  一邊說,吳燁一邊拍他的光頭。

  光頭大哥:“.......”

  出門的時候沒有看黃歷,只想到對方是個女生,應該能“借點”錢花,本來都差點成功了,結果吳燁沖出來,就是不講道理的一腳。

  他們有“理由”的,平時都能成功,結果今天沒有成功。

  “武的你們是不行了,文的也可以,隨時歡迎你們打官司,不過你們最好確認自己沒問題,不然讓你們弄個縫紉機樂隊。”

  吳燁看著幾人說道。

  拳頭最大的作用,其實不是讓你自己學會講道理,而是讓不講道理的那種人,能心平氣和的坐下來,和你講道理。

  挨了一頓揍,幾人就老老實實了。

  “說說,為什么堵人?”吳燁看著光頭問道。

  “我爸沒了。”光頭指著顏潸潸說道:“都是因為他們醫院。”

  吳燁看了看顏潸潸。

  寧渠看了看光頭:“你特么要點臉吧,你爹?那特么是你不知道怎么弄來的干爹吧?都九十多歲了,手術風險告知書你沒簽字嗎?”

  “話都不能說的晚期患者,你說是你親爹都可以啊,人家警察都沒說我們有責任,醫生沒告訴你只能盡力搶救嗎?”

  “死纏爛打的,不就是想要賠償嗎?”

  “呸。”

  這種錢都賺?還是用這種辦法?

  “你咋不買個保險呢?”吳燁問他。

  光頭一愣,搖搖頭,下意識的回答:“那不行。”

  嘗試過了,那種辦法行不通,就現在這個辦法最好,已經成功了兩次了。

  吳燁:“....”

  臥槽,還真想過。

  沒白揍他們,這種人,挨揍不冤枉。

  明明不是醫療問題,死乞白賴的鬧,息事寧人的情況肯定有,卻不知道助長了這種扭曲的想法。

  顏潸潸這里,他們很不講道理的把責任怪在醫院,再加上顏潸潸又是負責人,就賴上她了,無非就是想敲詐一筆。

  吳燁也理解了,看了看幾人:“想要錢啊?”

  光頭哀嚎一聲:“頭疼,我可能腦震蕩了。”

  吳燁啪啪給他兩個大比兜。

  “震蕩回來沒有?”吳燁舉著手問他。

  光頭:“......”

  為什么不按套路出牌呢?

  換個人的話,已經怕了,他還敢打。

  “沒有的話,在來幾下,我有把握打的你哭爹喊娘,還驗不出輕傷你信嗎?”吳燁認真的說道。

  光頭:“.......”

  他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吳燁已經證明了,他不是他們能欺負的那種人。

  吳燁看了看凌晨,凌晨從包里拿了幾疊現金給他,這是回來的時候取的,家里沒有現金了,吳燁加油的時候,總喜歡用現金,不用跑到加油站里面去。

  就為了圖個方便。

  “拿著啊,不是要錢嗎?堵在家門口,還挨一頓揍,不就是要這個?”

  光頭看著錢,有點不太敢接。

  “不要啊,不要就算了。”吳燁準備把錢收回來。

  他抓住另一邊,死死的攥住,表現的很誠實。

  等到她把錢拿在手里的時候,吳燁拍了張照片,讓后凌晨拿著手機,立馬打電話報警,說自己被搶劫了幾萬塊錢。

  幾人傻眼了。

  也太特么不講江湖規矩了,如同拿著燙手的山芋一樣,光頭直接把錢丟給吳燁。

  幾人錢也不要了,直接跑了。

  看和離開的幾人吳燁把錢放到凌晨的包包里,看了看寧渠和顏潸潸:“事情解決了,走吧,上樓回家了。”

  吳燁準備舉報一波物業公司,安保太差了,人都跑到樓下來了,還沒人出來阻止一下,業主的安全怎么保證?

  寧渠拉著顏潸潸:“本來都以為解決了,也沒想到他們膽子那么大,都到堵到家門口了,我本來也想著這兩天給他們弄點驚喜。”

  寧渠和吳燁幾人都一樣,不是什么壞人,也不是什么好貨色,講道理的時候就講道理,不講道理也有很多辦法可以收拾人。

  這個事情,他就算是給錢了,那個錢也沒有那么容易花,顏潸潸就在旁邊呢,他能咽的下這口氣才怪。

  “就這種人,你就不能和他們講道理,不然他們就能訛詐你一大筆。”吳燁回答:“把他收拾怕了,他們就老實了。”

  生活里,總會遇到這種人,你越是怕他,他就越是得寸進尺,其實他很清楚你在恐懼,所以才肆無忌憚。

  至于寧渠后面怎么處理,吳燁沒有問他,估計他不會這么簡單就不管的。

  上樓以后,直接去了寧渠的住處,顏潸潸剛進屋,就準備去廚房寧吃的。

  “我們剛吃過。”吳燁說道。

  顏潸潸點點頭:“那就當夜宵。”

  她系著圍裙就去廚房了,凌晨也跟著進廚房給她幫忙。

  吳燁和寧渠對視一眼。

  “有福同享。”

  “有難同當。”

  凌晨沒什么廚藝,顏潸潸的廚藝其實也就一般,并不是多好,她的新菜,每次吃的時候,寧渠都感覺自己和武大郎似的。

  偏偏顏潸潸就熱衷于學新菜,寧渠這段時間苦不堪言。自家人知自家事,寧渠和吳燁都知道自己女朋友是什么水平。

  廚房里,顏潸潸渣著雞翅,差不多了又加了可樂,弄得黑乎乎的。

  “凌晨,吳燁那種練武的,又特別能打,是不是.....很索德斯呢!”顏潸潸搞怪的挑眉問她。

  凌晨臉紅。

  “我買了新的家電,朋友都問我功率怎么樣,其實我還沒有開箱,還沒有開始用,所以我回答不了這個問題。”

  顏潸潸:“......”

  她算了算時間,有點疑惑的看了看凌晨:“我們當時彈了這么久,都是維也納的會員了。”

  這話說的,人和人不一樣啊。

  “我就好奇,你飯量那么大,是餓的?”凌晨問她。

  顏潸潸尷尬。

  “就是....你這樣換算,你有十張以內的神仙體驗卡,具體幾張,就看情況而定。”顏潸潸回答。

  凌晨:哇哦。

  “那我可能不止。”凌晨若有所思。

  顏潸潸詫異的看著她。

  還不止?懂不懂神仙體驗卡的含金量啊。

  “有那么離譜?”顏潸潸拿著木質的鍋鏟,調整了一個距離給凌晨看了一眼。

  凌晨搖搖頭,接過鍋鏟,多調整了一段距離給她看。

  顏潸潸震驚,只感覺離離原上譜,不知道凌晨有沒有吹牛啊。

  “不知道大牛好不好開。”凌晨嘆氣。

  沒經驗啊,也不知道那么好的車好不好開,顏潸潸這個表情來看,應該是駕駛體驗很好了,不知道自己能拿到幾張卡。

  神仙哎。

  顏潸潸:“.......”

  哇,這個女人好凡爾賽啊。

  吳燁和寧渠在客廳泡茶,廚房門關著,他們也聽不到兩人在聊什么,兩人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估計是不會多好吃。

  寧渠熟練的泡茶,他自從開始養生以后,就喜歡喝茶了,特別是晚上要賺錢,喝茶能提神,家里屯了很多茶葉。

  不過吳燁在家,就和老吳喝了不少茶,現在已經不想喝了,吳燁只接了一杯白開水,沒有喝茶。

  “下次遇到這種事情,就給我打個電話,你又不擅長處理這種事情。”吳燁認真的說道。

  寧渠點點頭,顏潸潸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以前都不是她處理,這次才是她第一回自己處理這種問題,剛才幾人沖出來把他們圍住的還好,她都準備報警了。

  要不是吳燁及時出來,這個事情可能還有很多麻煩,好在吳燁直接幫他們解決了,以后再遇到這種情況,也有應對的經驗了。

  顏潸潸和凌晨花了不少時間才把夜宵做好,看著顏色各異的菜,吳燁拿著筷子有些猶豫,看了看寧渠,寧渠也看了看他。

  吃了一點東西以后,吳燁就借口吃的太飽了,結果寧渠非要互相傷害。

  “吃個麻辣可樂雞翅。”寧渠給他夾菜。

  吳燁瞪了他一眼,反手給他夾菜:“你也吃個蜜汁酸甜雞柳。”

  寧渠表情凝固:“你來個微波皮蛋。”

  “你來個油炸小黑魚。”

  凌晨和顏潸潸對視一眼,看了看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吃。”

  吳燁:“.....”

  寧渠:“.....”

  兩人默默的吃著夜宵,吳燁預計著自己晚上要上幾次衛生間。

  造孽啊。

  有個廚藝不好的對象,真的一言難盡。

  各種味道的,并不好吃的夜宵,被他們艱難的吃完以后,吳燁都喝了幾口茶,在寧渠家聊了半天,吳燁才帶著凌晨回自己家。

  味道一言難盡,以后還是少去寧渠家,顏潸潸又是那種很熱情的人,去了她就要招待,招待就要做飯,做飯就一言難盡。

  回到家以后,凌晨回去喂狗,換了個睡衣,然后才到吳燁家里。

  “你在干啥?”看著沙發上一動不動的吳燁,凌晨問他。

  吳燁收起肚子,又放下肚子。

  “在和胃溝通,今天晚上能不能讓我少去幾次衛生間。”吳燁看著她回答。

  凌晨吳燁。

  顏潸潸做的東西可能味道不好,也可以賣相不佳,但是她做的特別的衛生,還是戴著一次性手套在腌制雞翅。

  她做飯的時候,和當醫生似的,很謹慎和注意細節,菜單上是怎么教的,她就怎么學,最后還創新了一下,雖然味道更不好了。

  “洗洗睡了,時間不早了。”凌晨提醒他以后,他才去樓上換睡衣。

  一人拿著一個牙刷,在洗手臺刷牙,簡單的小事情,卻也覺得浪漫的很,也有一種小確幸。

  洗漱好,吳燁就拉著她上樓休息了。

  不過晚上的時候,吳燁感覺自己一點都不困,反而特別的精神,也不知道是不是喝茶的緣故,就是沒有睡意。

  都能感覺出來,大腦很活躍。

  凌晨也沒有睡著,而是和吳燁一樣看著天花板發呆,

  “你是不是一直在扮豬吃老虎?”凌晨轉頭問他。

  他今天打人的過程,凌晨都看在眼里,沒有真貨是做不到的,換成她的話,解決幾個人還是要花時間的。

  起碼沒有吳燁那么快,吳燁動作太迅速了,三下五除二就解決所有人。

  吳燁撓撓頭,被她發現了。

  立馬搖搖頭:“我就是力氣大而已,也可能是他們的錢都拿去幫助那些街邊乞討的小姐姐了,所以沒有什么力氣。”

  吳燁覺得這個事情沒有炫耀的必要。

  不過他這個說辭,凌晨完全不相信,吳燁干凈利落的出手,簡單有效的打擊,精準無誤的反應,她能看得出來,很專業。

  不可能只是什么力氣大,而是有真東西的。

  “騙子。”凌晨回答:“扣一分。”

  不是吧?

  這就過分了,就那么幾分而已,還要扣,這樣反反復復,什么時候才能順利畢業?

  想做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而不是男生啊。

  “好吧,我很能打,平時都是在讓著你,把一分加上去啊。”吳燁回答。

  其實每次對練的時候,吳燁都在讓著她,情侶之間,沒有一定要分個勝負的道理,特別是打架這個問題。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三十打不過,四十不敢打。

  現在能打有什么用?

  “你就是在扮豬吃老虎,你還騙我,你這個騙子。”凌捶了他幾下:“不加分。”

  吳燁只感覺哦豁。

  早知道就收斂點,或者讓凌晨幫忙,就能分散她的注意力了,吳燁承認,那一刻他有再凌晨面前裝比的想法。

  后悔了啊。

  “大寶貝,你現在才二十多歲呢,還有十多年才是老虎呢,倒是離狼不遠了。”吳燁回答道。

  凌晨:“.......”

  看,他又在轉移話題了,總是把話題往他感興趣和有目的的地方拉扯。

  并不吃他這套。

  帶著認真的表情,凌晨問他:“老實說,你是不是還會其他的劍法?”

  那套慢吞吞的老人劍法,凌晨總感覺不是吳燁的真實水平,不過他平時練得都是那套劍法。

  凌晨有種奇特的預感就是,自己的男朋友可能是個劍法高手。

  白衣飄飄的劍客。

  吳燁點點頭,回答道:“畢竟練劍這么多年,而且我還有名師指導,肯定會其他的劍法,你想看看?”

  老頭劍法,只是其中一種,單論一套一套的劍法,吳燁也是當面一套,背后一套,人前一套,人后一套。

  會的確實是不少。

  凌晨答應一聲,她確實是很好奇,那種劍光凌厲,身姿矯健,白衣飄飄,風流倜儻,肯定很好看。

  其實她想差了,吳燁在她面前,一直都不是風流倜儻,而是下流胚子。

  嘎嘎嘎笑了一下,吳燁看了看她:

  “至寶有本性,精剛無與儔,湛然玉匣中,不能繞指柔,有客借一觀,愛之不敢求。”

  “觀劍法之妙,得先悟劍。”

  “你要不要捂一下。”

  凌晨楞了半天,才反應過來了,邦邦給他兩拳。

  白瞎不知道哪里抄的詩句,結果用來聊這些,真的朽木不可雕也。

  吳燁笑嘻嘻的捂著肚子,雖然有點痛,不敢還好,凌晨只是害羞,不是生氣。

  “聊起這個話題的是你,揍人的還是你,你這是自己可以放火,我就不能點燈。”吳燁問她:“真的,不騙你,我兒豁,寶劍啊,不看后悔一輩子。”

  連凌晨的家鄉話都飚出來了。

  凌晨:“.....”

  看個錘子看,完全沒有想法,誰愛看....算了,那不行。

  凌晨撇撇嘴,說道:“弟娃兒,你再說,勞資等哈不得讓你睡床你信不信?”

  我信都不得信。

  這是在內心嗶嗶的,吳燁沒有敢說出來。

  “好嗎,睡瞌睡。”看著凌晨,吳燁靠她近一些,凌晨往邊上挪了一下,吳燁也跟著挪了一下。

  一直到凌晨挪到床沿邊上,再挪的話,就要掉下去了。

  妖孽,我看你還能往哪里跑?

  “一張兩米的大床,我才睡半米,你睡一米七,你是有好霸道?給勞資滾過去。”凌晨推了他一把。

  吳燁滾了一圈,窩在被子里,看著她挑眉,凌晨無奈的嘆氣,順著滾了兩圈,滾到吳燁的懷里。

  這個臭小子,從一開始,就根本就沒打算放過她。

  抱抱睡。

  吳燁以前就有睡覺抱個抱枕的習慣,后來只是把抱枕換成了對象,有一說一,多好的抱枕,也比不上有個實實在在的對象。

  可以聊天,可以打鬧,還可以打架。

  默默的數著一二三.....凌晨就發現排扣沒了,然后吳燁就停好手。

  吳師傅經過一段時間的練習以后,現在排扣他現在都是秒解。前段時間,他連排扣都不知道怎么解開。

  他會不會劍法凌晨不知道,但是武林絕學龍抓手,吳燁一定是已經練到爐火純青了。

  凌晨嘆氣,大權旁落。

  吳燁停好手,倒是安靜下來了,他全神貫注的,腦子里都是變形,沒有考慮其他的。

  “大寶貝,我現在有多少分了?”吳燁分散一絲注意力問她。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要想的遠一點,不能只想到眼前,出來面前的參天大樹,還有一片森林。

  凌晨想了想:“三分,本來分的。”

  被扣了一分,每每想到這個就生氣,這可比其他的幾分珍貴多了。

  吳燁稱之為:J分。

  “寶啊,商量商量啊,一分也很重要的。或者你看,能不能給一個臨時的滿分卡,明天就可以無效的。”吳燁問她。

  凌晨搖搖頭。

  這是特么的什么無理的要求?除非她失智,不然她咋可能答應。

  破鏡都不能重圓,何況是其他的。

  “不行,說好的積分,你這是準備半途而廢?這才幾天時間?”凌晨氣呼呼的問他。

  吳燁嘆氣。

  這不是幾天的問題,而是爬山總會帶出很多其他的負面情緒。

  當山神以后,總想當海神嘛,神龍見首不見尾,都看到首了,再想看看尾,很合理,完全沒毛病。

  “不是我想半途而廢,而是想問一下凌老師,類似我這種情況,這個學科,什么時候才能入門?”

  這話說的,真有水平,就是問的一言難盡。

  凌晨覺得他去秋名山的話,應該能當幾年冠軍,別說送豆腐,就是送牛奶都沒有問題。

  “理論知識你已經學會了,就等考試,就可以拿畢業證了。”凌晨回答了一句。

  吳燁不甘心。

  他現在,就像是草原,然后落下了一個大火球,又落下了一個大火球。

  嚓,失火了。

  火勢越來越大,有無法控制的趨勢。

  “有沒有什么辦法可以提前畢業的,我可以送禮,能不能行個方便?”吳燁問她。

  現在這種情況,大概就是:快去請龍王。

  “不行,門要走的正當,不要總是考慮緊急逃生通道。”

  沒得談。

  把山承包出去,都已經不得已而為之了。

  “那這樣,未來寶寶安全飲食課程,能不能安排一下?”吳燁退而求其次。

  凌晨沒說話。

  果然,臨淵羨魚,還得退而結網。

  談判的時候,提一個過分的要求,再提一個不太過分的要求,往往不太過分的要求就能成功談妥。

  吳燁就成功了,內心大呼:幺兒,老漢先幫你把把關。

  不過沒過一分鐘,凌晨就跑掉了,滾出去老遠。

  “不得行,遭不住。”凌晨跑下樓。

  吳燁聽到這個話,忍不住哈哈笑。

  第二天的時候。

  吳燁和凌晨都睡懶覺沒有起來,特別是吳燁,昨天熬夜很晚,太陽都曬道房間的時候,吳燁睜開眼睛,揉了揉有點酸的眼睛,看著熟睡的凌晨,吳燁笑了笑。

  好歹是一直在進步,最近能感覺出來,進步很明顯,其他的都還好,就是苦了牛啊。

  懶了好一會兒,吳燁才起來,準備下樓做早餐,凌晨是被他吵醒的,吳燁抽手的時候她就醒了:“幾點了?”

  拿過手機,吳燁看了看手機時間,已經七點多了:“你再睡會兒吧,我去做早餐,好了以后我再喊你。”

  凌晨點點頭,繼續睡。

  她感覺自己都沒有睡飽,昨天培訓吳燁培訓的太晚了,要不然也不會生物鐘都叫不醒,平時的話早就起來了。

  在樓下洗漱好,吳燁開始做早餐,弄好以后,又去樓上喊凌晨。

  打著哈欠的凌晨看了看他:“幫我把扣子扣好啊。”

  點點頭,吳燁把扣子扣好,把她拉起來,等她收拾好了,兩人才開始吃飯,吃飯的時候,吳燁敲了敲墻壁,看了看她:

  “我有個合理的建議,要不我們把墻壁打通怎么樣?”

  “喂狗的時候就方便了,而且空間還要大很多,住起來也感覺寬敞不少,而且你那邊現在也住的少。”

  “還不如直接打通,連成一套房子,這樣練拳什么的,都很方便。”

  吳燁羅列了很多的理由,就為了說服凌晨,如果不給她點合理的理由,凌晨可不一定會同意。

  吳燁早就想把這堵礙事的墻打掉,不過前面凌晨一直不同意,吳燁說開個門她都不肯,就是怕田甜知道了不好。

  現在沒有田甜這個因素了。

  仔細的想了想,凌晨覺得沒問題,犟也犟過了,現在倒是沒有意見,打通也好,確實是要方便很多,就直接變成一套房子了。

  “吵架咋個辦?”凌晨問他。

  兩個人一直在一起住,總會鬧矛盾的,凌晨第一時間考慮的是這個問題。

  吳燁笑了笑:“吵架我抽我自己,讓后去哄你,讓后帶你吃好吃的,再培訓培訓。”

  凌晨:“.......”

  培訓是真不行。

  遭不住。

  “你莫后悔哈,不要到時候又委屈巴巴的。”凌晨再一次提醒他。

  信誓旦旦的吳燁,根本不怕。

  已經在暢想要怎么樣去布置家里,開始新生活了,他壓根沒有想到凌晨擔心的這些問題。

  “那我這兩天找人來把墻敲了。”吳燁迫不及待的就準備敲墻了。

  還準備給裝修公司那邊打個電話,才發現現在還沒有到上班的時間,還是等會兒再聯系人家。

  最近好消息總是接二連三的,砸的吳燁有點暈乎乎的。

  “如果不裝修,只是敲墻壁的話,應該花不了多少時間,打通以后,面積也大不少。”凌晨回答:“星星能和八爺處的好嗎?”

  吳燁點點頭,這個事情它們沒有考慮的余地,不是能不能,而是必須能,沒有什么不能的,不能的話,就克服一下。

  再不行,就一個個教訓,總能讓它們友好和諧的變成好朋友。

  沒有搞不定的寵物。

  “它們一定會相處的很愉快。”吳燁回答。

  忍不住笑出來,凌晨才發現吳燁很積極,又不能加分,不知道那么開心有什么用。

  大概知道他的想法,凌晨只是笑了笑,總是要過這個階段的,生活里的雞毛蒜皮,最是磨合人。

  很多人過不了這個關卡,因為習慣詫異太大,很多人過得很簡單,因為性格互補,懂得互相體諒理解。

  她相信,這些東西攔不住她和吳燁,只會讓感情更好,更穩定。

  “我這幾天安排了。”吳燁尋思,這幾天就去把這個事情辦了,早點辦好,早點考慮其他的。

  早就想把墻打通了,凌晨總算是同意了。

  墻都打通了,距離打通,通往心靈最近的捷徑,也就是早晚的事情。

  “今天田甜要出院,我要去接她一下,晚上她媽媽可能要叫我們吃飯,你今天有沒有時間?”凌晨問他。喊上吳燁,一起吃個飯,凌晨當時也答應了。

  這次出院,肯定是需要吃飯的,到時候她估計就要提起這個事情了。

  凌晨還以為吳燁不太想去,結果吳燁點點頭,答應的很爽快,吃飯而已,完全沒問題。

  “田甜她爸也在么?”吳燁問了一句。

  “你怕啊?”凌晨挑眉。

  田甜爸爸那種,確實是一身頂級大老板的氣質,平時都不茍言笑的,大部分時間,都在思考,決策。

  搖搖頭,吳燁笑了笑,怎么可能會怕,就是好奇大佬而已,這種身價的大佬,全國都找不出來幾個人。

  就是好奇而已。

  “就她媽媽,她爸爸又回去忙工作去了,他成天腳不沾地的,這里一個會,那里一個會,總有忙不完的工作。”凌晨嘆氣。

  藍總裁其實工作也差不多的,忙的時候占大多數時候,這個身價,總是有些身不由己的情況,哪怕是不考慮其他的,畢竟有那么多員工要生活,工作,也得咬咬牙繼續努力。

  吃完飯,凌晨收拾好東西,吳燁送她到醫院旁邊,吳燁一腳油門就跑了,好像深怕她要拉著他去醫院看田甜似的。

  凌晨到了病房的時候,他們已經在收拾東西了,田甜都把病號服換了,穿了一身平時的衣服,

  住院怎么久,田甜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是,剩下的就是定期檢查,然后好好調理就行了,最嚴重的的時候已經過去了。

  “小雪姐,你又給我買花了?”接過凌晨遞給她的花,田甜笑的很開心。

  這是凌晨在樓下買的,田甜喜歡,她每次來的時候,都會給田甜帶一束花,看她開心的樣子,凌晨揉了揉她頭發。

  住院這么久,元氣滿滿的田甜又回來了。

  有張楚楠和她媽媽子在,她基本上都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所以這段時間又胖了不少。

  “回去得減肥了。”凌晨笑著說道。

  田甜苦惱的看著他,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她正愁自己得減肥呢。

  張楚楠倒是說不嫌棄她,覺得胖點好,田甜還是想減肥,最好是瘦多一點,這樣的話起碼不會擔心張楚楠嫌棄她。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都說不嫌棄,轉頭又開始刷美女。

  “減一下也好,確實是胖了點,減下來好看,反正你減肥快。”凌晨笑著說道。

  她自己屬于那種吃不胖的體質,完全不用擔心減肥的問題,反正一直都是標準身材來的。

  田甜最羨慕的就是她這個體質了,要是她也有的話,可以想吃什么吃什么,完全不需要計算多少卡。

  “總算是可以回家了,我這輩子都不想再住在醫院了。”看著東西收拾好了,田甜更開心了。

  田甜媽看了看她,悄悄地笑了笑,還是健康的姑娘最讓人放心,把行李箱的拉鏈拉好。

  “行了,收拾的差不多了,我們回去吧。”田甜媽說道。

  凌晨把她手里的行李箱接過來,拉著一個行李箱,張楚楠也拉著一個行李箱,就這兩個箱子,其他的什么都沒有。

  田甜則是在前面一蹦一跳的,到了停車場以后,張楚楠打開后備箱,把東西放進去,然后田甜媽坐在副駕駛,田甜和凌晨坐在后排。

  直接回家了。

  早就找家政把家里收拾好了,田甜打開門回家的時候,家里還是干干凈凈的,其他的都好,可能唯一鬧心的就就隔壁的吳燁。

  凌晨現在已經他和在一起了,田甜就沒什么好說的了,說多了就很傷感情的。

  田甜媽倒是很不滿意,不管是裝修也好,面積也好,還是家具也好,他都不滿意,一副閨女過的居然是這種窮日子。

  凌晨默默的想到,如果她去看看自己的裝修,是不是眼淚毒都要出來?

  “我把隔壁買下了,面積弄打一點,裝修也重新裝一下,住起來也舒服很多。”財大氣粗的田甜媽媽,巴不得給她弄個大平層。

  “阿姨,隔壁不會賣的。”凌晨回答。

  她不得不說說一句了,畢竟事關自己。

  “為什么?”田甜媽疑惑。

這年頭還有不要錢的人?她肯  多給,不會少給。

  “隔壁是她男朋友,您就別想買人家房子了。”田甜回答了一句。

  田甜媽:‘......’

  “那你這段時間和晨晨住,給你把房子裝修一下。”

  好想拒絕這個要求。

  好在田甜并沒有答應,她覺得不用那麻煩,而且吳燁和凌晨正說熱戀,她不想去當電燈泡和妨礙者。

  晚上的時候。

  一家大酒店的包間里。

  田甜在吃瓜子,張楚楠在看電視,田甜媽在刷短視頻看。

  凌晨接到電話,就去接吳燁去了,就吳燁沒有到。

  田甜媽問了田甜一句:“晨晨這個男朋友,家里是做什么的?”

  放下瓜子,田甜和她說了一下吳燁的情況,聽完以后,田甜媽臉上的微笑,立馬就沒有了。

  ------題外話------

月底了,求一下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