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40 十萬富豪白菜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某用社銀行門口,

  ATM取款機錢前,洛白把卡插好,看著讀取特別慢的ATM機,有些牙疼,和其他的銀行比起來,這個系統就像是老人機一樣。

  洛白準備取錢給旁邊的白菜,因為要取幾萬塊錢,洛白在取錢的時候,白菜就在左顧右盼,時不時的看看取款機外的人,生怕人家沖進來,拿出刀子,她警惕的如同出來覓食的田鼠一樣。

  甚至她都已經想好了一百零八種應付緊急情況的辦法,也就是單個的隔間,她才沒有更警惕。那些押運幾百萬的押運員,都不一定有她這個警惕心。

  白菜是那種:你可以騙我感情,但是你不能騙我錢的人。

  聽到嘩啦啦的出鈔聲音,白菜還會轉頭看一眼,用半個身子把洛白擋住,發現自己這樣的話,好像太警惕了,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意思。

  又微微的,刻意裝做放松的樣子,一臉我們只是取幾十塊錢的模樣,在洛白看來特別的可愛。

  機器停止吐鈔,取完錢以后,洛白把錢拿在手里,遞給她:“咯,你把卡拿出來,再來存一遍。”

  這是白菜的廣告費分紅,兩人現在接的廣告越發的多起來,什么游戲廣告,化妝品,日用品,還有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

  見錢眼開的白菜,嗷嗷叫著賺錢,要不是洛白說不能什么廣告都接,她都敢接灰機杯的廣告。

  她只要能賺錢,苦活累活都愿意做,更不用說只是尷尬的臺詞了,那有啥問題?

  就是每次聽到洛白拒絕那些廣告商的時候,白菜都感覺心在滴血,要不是洛白說的都是對的,她很想撈一筆大的,回家養牛。

  一個就是好幾萬呢,她可以不要形象的,就是那種敗壞形象的廣告,給的錢才多啊。

  可惜洛白死活不同意。

  雖然去掉了那一部分,不過也不少賺,從幾千塊錢,到現在的幾萬塊錢,白菜居然開始有了一種賺錢嘛,好像真的很容易的那種感覺。

  她一直告誡自己不要膨脹,不能應為一個月能賺幾萬而驕傲。

  但是....她根本忍不住,慢慢就開始膨脹了啊。

  一個月賺幾個大不溜,以前做夢都不敢考慮,現在就這樣夢幻的達成了。

  每每想到表妹那個羨慕的眼神,白菜就忍不住樂,出來的時候,爸媽還說,一個月穩穩當當的,不要對五位數好高騖遠。

  現在,她了六位數的密碼,都快能保護六位數的錢了。

  “你又發什么呆呢?傻了?”洛白看她一直盯著現金,提醒了她一下。

  白菜被他提醒了一下,才恍然大悟反應過來。

  呲溜。

  辣么后的一疊,太喜歡這種紅色了。

  “洛哥,我們真的沒有犯法?我是老實人,你可不要把我賣了,我指定會幫你數錢的。”看著厚厚的一疊錢,她感覺來錢太快了。

  我的天啦,那么厚的錢類,這可咋花啊?

  比搶錢來的都快,不敢相信她自己能賺這么多,她哪有那種能力啊。

  當時洛白也沒有說價格,她還以為只是幾千塊錢,每次洛白都不會告訴她價格,取錢的時候她才知道是多少錢,這種驚喜的感覺,就是洛白故意造成的。

  不過取完錢以后,洛白會給他看合同,還有轉賬記錄等等。在這個事情上,洛白沒有想過騙她什么。

  白菜也放心他,就算是有,她肯定也當不知道,洛白是洛白嗎?那是財神爺。

  也就是不能供著。

  “你好歹也個大學生啊,我們賺錢怎么賺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工作這么久你都學啥了?”洛白把她手拿出來,把錢砸在她手里。

  啪一聲的響。

  可輕點,嘖嘖,洛哥拿錢砸人的養,簡直酷斃了,帥呆了。

  能排在白菜記憶深刻的幾個鏡頭里了。

  “學啥?拍視頻就想著接廣告,拍廣告就想著廣告多少錢,拿到錢了就睡不著覺,你都不知道我多焦慮。”白菜嘆氣:“我大學學的是機床啊,誰知道來做自媒體呢。”

  也是造化弄人,工作不好找,只能找專業的,結果沒有成功,好不容易特長進了拳館,結果遇到洛白了,錢就和雨點般的打向她,擋都擋不足這個財運,簡直是滾滾而來。

  從哪個粉紅色的舊錢包里,拿出一張新卡片,也是某用銀行的卡,看了看有沒有人路過,確認好沒問題以后,白菜開始存錢。

  “洛哥,你擋住我點。”白菜拉了一下他的衣服。

  如果洛白站在她旁邊的話,會多一些安全感。

  會武術,并不能增加她取錢存錢時候的安全感,反而是洛白在她旁邊就可以,總覺得有個人可以遮風擋雨,這種感覺很奇怪,但是卻是實話。

  洛白點點頭,一只手撐著ATM取款機,來了個壁咚,他這個動作,整的白菜臉紅心跳的,開始輸入密碼的時候,她還看了看洛白。

  意思很明顯,就是洛白不要看她輸入密碼。

  洛白:“......”

  這是不放心吧?

  還悄悄的不想讓他看見,轉過頭去,洛白不看她的密碼,這些錢對于白菜來說,可能很多,但是,對他這個一個月賺七位數的人來說,確實不多。

  洛白光是一個月的生活費,都夠白菜賺很長時間了,還不是按部就班的賺錢,如果一個月幾千塊錢....就沒有算的必要了。

  白菜點了一下存款,看著機器閉合,把錢吞進去,聽著刷刷刷的,數鈔票的美妙聲音,大眼睛里全是控制不住的喜悅,清秀的臉上,情不自禁的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如果這個世界上,有一種聲音能讓人發自靈魂的愉悅,那么哪種聲音,一定是數錢的聲音,對于白菜來說的話,是這樣的。

  最大的不切實際的幻想,大概就是睡覺睡到自然醒,數錢數到手抽筋,牛羊多得滿山跑,小麥金黃不見邊。

  很多人只想要前兩個,白菜是全都想要。

  看著三萬多的數額,白菜彎腰,湊近機器,伸出手,開始一個數字一個數字的數了一下,數了兩遍以后,才點了確認鍵。

  余額:101564。

  就是她的全部家當,還是加上剛存的幾萬塊錢,前段時間,她就剩下幾百塊錢了,轉眼之間,財富的增長,就像是吹氣球一樣。

  白菜認真的數了兩遍,確定是十萬多。

  啊,有種酣然入夢的感覺,這么多錢,開玩笑,根本花不完。

  花不完,對她來說不是段子,而是真的,她還是一樣的飲食習慣,還是一樣的不愛買衣服,還是住哪個房租費便宜的地方。

  再加上,她這種沒想過買車,也沒有想過買房的,感覺這個錢夠她話好幾年了。

  家里的麥子,一某地才一兩千塊錢呢,這樣對比的話,他爹得種五十畝麥子,那顯然不可能。

  真咧,這小妮兒,也太出息類。

  白菜突然有種想給爸媽打電話,告訴他們自己出息了的沖動,想到更多的可能是把他們嚇得不輕,白菜才打消這個念頭。

  對于家里常年存款不超過三萬的家庭來說,這錢太多了。

  “現在才不到六月底,還有七個月,到時候把你這十萬,變成一百萬。”洛白看著她笑的越來越奇怪,越來越復雜,忍不住說道。

  白菜的笑容戛然而止。

  一百萬?媽耶,那是多少錢?白菜數了數手指頭,那是七位數啊,咋敢想啊。

  富哥就是富哥,格局和她完全不一樣,難怪人家干什么都賺大錢,她只能苦哈哈的賺幾千塊錢糊口。

  白菜感覺格局打開了一點點,雖然不敢期待一百萬,但是她敢期待二十萬了。

  二十萬,夠多了。

  “洛哥,不帶吹牛的,要是能賺一百萬,我把表妹桃子嫁給你。”白菜認真的回答。

  沒錯,洛白說的一百萬,對她來說,就像是她現在說的這句話一樣,完全是一個含義和效果,都是假大空。

  都是餡餅。

  洛白:“.....”

  表妹什么的,他是真的們有什么想法,他要是為了桃子表妹,就不用這么大費周章,煞費苦心了,那需要花這么多功夫?

  不要桃子,他要白菜!表妹不是他的菜。

  白菜很務實,務實到有了十萬,都不敢想二十萬,只敢想十二萬。

  “那你呢?我是說如果,你要嫁的話呢?是不是得幾百萬?表妹都要一百萬了。”洛白問她。

  慣性思維,洛白覺得白菜更貴。

  情人眼里出西施,洛白也覺得白菜更好,不是表妹不好,而是他心里,白菜比誰都好。

  白菜詫異的搖搖頭。

  還幾百萬,一籮筐白菜都值不了幾百萬,何況就她一個白菜而已。

  “我只是覺得,真的賺到那么多錢,我應該是無以為報,沒有辦法,只能讓表妹以身相許了。”白菜開玩笑。

  一百萬,那是還不起的巨大人情。

  白菜真不知道怎么辦,反正她不認我自己,值得一百萬。

  洛白:“.....”

  戳了戳她腦門,洛白都好奇她腦子里是什么回路。

  到現在為止,她的金錢觀好像也沒有扭轉回來,洛白覺得是不是需要一個大單子來沖擊一下才行,不破不立。

  她的算法,好像還是一畝麥子為單位。

  “你看啊,我有沒有表妹能干活,還沒有她賢惠,也沒有她那么會持家,只會舞刀弄槍的,根本就不像個小妮兒。”白菜意有所指的回答:“其實我并不好。”

  洛白的意思,其實她很清楚的,只是她不知道自己應該怎么辦。

  人家洛白帶她賺錢,人品也好,又有能力,長得還帥,家庭條件肯定也很好,雖然他老說自己是渣男,但是這段時間相處下來以后,白菜根本不相信。

  怎么可能是渣男?他明明那么好。

  他要是渣男,自己就只能嫁給渣男好了,這都是渣男的話,她白菜,義不容辭,為了不讓其他人受傷害,讓她來。

  就是洛白太優秀了,優秀到她有點自卑,怎么看,都是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模板,她可不覺得現實是童話故事。

  他值得更好的姑娘,而不是自己這種不像小妮兒的小妮兒。

  白菜有點男生面對女神的感覺,第一時間不是談談戀愛,而是感覺自己配不上人家,她的自卑其實一直都掩蓋在直率單純之下。

  “我的問題是說你,你不要扯到桃子。”洛白問她。

  白菜:“......”

  怎么說嘛?

  她不知道怎么說,大家好好的當朋友不就好了嗎?干什么非要處對象?把簡單的事情弄得那么復雜。

  當朋友的話,她就不會考慮那么多,但是處對象不行啊,那是兩回事。

  他就像是小矮人一樣,和白雪不搭啊。

  “我啊,我可能就幾萬塊錢就夠了,我又沒什么優點,又窮,又能吃,還沒有女孩樣,脾氣還不好,說話又不過腦子,沒什么見識,還粗魯得很,滿身缺點,我爸媽都愁我有沒有人要。”

  白菜羅列了自己很多的缺點,看著洛白的時候,有點閃躲。

  洛白其實不考慮她這些缺點的,她的有點更多,她只是忽略了而已。

  他更多的而是有點心疼,心疼她這種小心翼翼的試探,她其實很好,不需要這樣小心翼翼的試探什么。

  洛白認真的看了看她:“你知道那朵翡翠白菜嗎?”

  白菜搖搖頭。

  就知道自己問了個傻問題,洛白找出照片給她看了看。

  “真漂亮,第一次知道白菜這么值錢。”她看著那一串零說道。

  她的關注點,大部分時候都是價格,買東西,吃飯,看某個物品,都這樣。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白菜還有那么好的。”洛白認真的回答道:“比我遇到的,所有的,加起來都好,獨一無二,萬里挑一。”

  白菜:“.......”

  哎呀,老娘的小鹿啊。

  好了好了,不要撞了,扛不住了啊。

  臉紅的白菜,都要變成紅菜了,把手機還給洛白,她感覺自己心都要跳出來了。

  她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萬里挑一的那朵白菜,只感覺洛白撩人真的厲害,他好像總能找到收拾小鹿的辦法。

  “咳咳,今天天氣真好。”白菜實在是沒有什么話說了。

  被洛白盯著,她感覺自己的心跳的越發快起來。

  只能找個蹩腳到讓人無語的話,來把話題生硬的轉移開。

  洛白只覺得她這個話,就像是超人一樣,把他的火車頭一把按在原地,然后扭過鐵軌,讓自己轉彎。

  還是不行啊。

  那就再處處,總之,白菜他吃定了。

  “確實,今天39度,天氣能不好嘛。”洛白看著外面公路上的熱浪滾滾,無語的回答了一句。

  白菜:“.......”

  “哈,才發現,難怪臉都燙了,確實是很熱啊。”

  忍不住笑了笑,洛白明知道她就是羞的,也不好再拆穿她,人艱不拆嘛,何況她還臉皮薄。

  打開門,洛白準備出去。

  也沒有再多問其他的,洛白知道她想什么,他能感覺到,白菜對自己其實是有好感的,就是想法太多了。

  她也是為了錢,但是她和其他人不一樣,她不完全是為了錢,錢不是結果,只是過程,其他人那里,錢是結果,過程可以沒有。

  而且錢是她自己賺的,她可以光明正大的賺錢,也可以光明正大的說自己喜歡錢,畢竟,錢,誰不喜歡呢?

  但是光明正大,不加一層掩飾的就很少了。

  她可以熬夜背劇本,可以拍視頻一整天只吃一頓飯,可以賺錢了還是那幾件衣服,還是住在老小區里。

  她和別人不一樣,她直率,坦誠,不故作矜持,洛白很喜歡她這種性格,相處這段時間以后,他發現自己又得到了喜歡一個人的能力,又開始相信愛情了。

  白菜跟著他從ATM機隔間出去,感受了一下辣的陽光。

  “走,洛哥,我請客,帶你去揮霍去。”白菜說道。

  一千多塊錢,還有零頭,完全夠吃飯了,每一次她賺到錢了,都會請洛白吃飯,從幾十塊到幾百塊不等,取決于賺錢的多少。

  看她又開始慣例了,洛白笑著點點頭。

  “洛哥,你笑起來真好看,特別陽光。”白菜夸了一句。

  一瞬間,她發現洛白有點臉紅,哎?

  確實是有點臉紅,洛白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感覺突然之間,有點害羞,很屮。

  他可不是什么不禁夸的人,但是白菜突然來一句,給他整害羞了。

  “這種眾所周知的事情,就不要說了,試問誰不知道我很帥?”洛白轉移話題,拿著鑰匙打開車子,車里燙的不行。

  打開空調等它恢復一下。

  “咦,自戀類很。”白菜吐出一句老家話。

  洛白看了看她:“咦,這個小妮兒,好看的很類!”

  白菜:“......”

  她都不知道,洛白說什么時候學會的,學的惟妙惟肖的。

  白菜跑了,去旁邊的便利店買了兩瓶涼水回來,洛白示意她上車,兩人去找地方吃飯。

  開車出門很方便,就是停車的時候不太方便,最后也是找個地攤火鍋,這個天氣吃火鍋,洛白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不過味道很好,白菜總能找到那些便宜實惠,味道還不錯的館子,在幾個電風扇的吹佛下,洛白吃的很開心。

  時不時的來口冰水,感覺還真不錯。

  “可惜,要開車,不然這個天氣哈啤酒,美的很類。”白菜下意識的來了一句老家話。

  又被洛白帶歪了。

  “嘿嘿嘿,哈啤酒。”洛白忍不住笑。

  白菜給他一個白眼。

  她可能自己不知道,其實她噘嘴白眼的樣子,可可愛愛的。

  白菜大口的扒飯,和她處的久了,洛白也養成了和她一樣的習慣,就是吃飯的時候,也喜歡大口的吃飯。

  有一種回到青春期的時候那種飯量和吃法。

  “哈哈,洛哥,你和那些餓了的小豬似的。”白菜伸手,把他鼻子上的米粒擦掉。

  她是下意識的動作,一直到擦完米粒,白菜才感覺有點不對勁,這種事情好像不是朋友之間應該做的事情。

  面對洛白目光灼灼的眼神,白菜有些閃躲和逃避。

  認真的看著她,洛白問道:“那種豬?是拱白菜那種嗎?是的話,就算是豬我也認了。”

  白菜默默的扒飯,她面對不知道怎么回答的問題,就會默默的不說話,一直到大家不聊這個話題。

  知道她是這個習慣,洛白也沒有再逗她,而是和她一樣,大口的吃飯,其實這樣吃飯感覺很香的。

  聊著其他的話題,鍋里的肉和菜開始越來越少。

  吃完飯以后,洛白看了看手機時間:“你不是一直想去看明珠塔嗎?現在時間還早,下午又沒有什么事情,今天帶你去看怎么樣?”

  第一次來魔都的白菜,很想去的地方有很多,和洛白說過一嘴,洛白就記下來了。

  喜歡一個人的時候,哪怕是男生,也會格外的細心,只是在戀愛以后,就會逐漸喪失這種無微不至和心細如發,偏偏女生總喜歡這個具有時效性的優點,一直保持住。

  笑死,根本不可能。

  所以,就有了那么多,你不愛我了了,你和談戀愛的時候不一樣了。

  能一樣才有鬼。

  白菜期待了一下,又遲疑的問他:“方便嗎?”

  洛白點點頭,有什么不方便的,時間他一直都是大把大把的,只要白菜想去,就是回老家一趟他都有時間。

  白菜搶著結完賬,然后兩人又去看明珠塔,在車上的時候,白菜還一臉的憧憬,不過到了地方以后,看到門票那么貴,白菜又退縮了。

  真是心黑啊。

  它又不用吃喝,還敢收那么貴的門票,搶錢呢?

  “要不我們就在這下面看看就得了,這個門票太貴了。”白菜說道:“都夠吃飯了。”

  其實也不是很貴,兩個人還不到三百,一個人一百多塊錢,旅游旺季,要貴一些,如果是淡季,其實幾十塊錢都可以的。

  而且還要看加不加餐廳的套票,如果加上很多東西,一張門票就很貴了。

  酒店很貴,吃的也不便宜,以前和吳燁他們來,玩過一次就不想來了,貴的一匹。

  拿著手機,洛白給她看了一下:“你請我吃飯,我請你玩,票都已經買好了,看就到上面去看,這下面啥都看不到。”

  看她剛才的表情,洛白就知道這個小財迷又在心疼錢,提前就把票訂好了,免得她來一趟,就在塔底看看,就遺憾的離開了。

  花了兩三包煙錢而已,其實也不是多少錢。

  只是看看風景而已,不吃不喝的話,人家也不好意思收那么多錢。

  “這么貴,退了得了,也不是一定要看,發現也沒什么好看的。”白菜回答。

  她只配不要錢的景點,這種要錢的,她不配。

  幾百塊錢,對于洛白是煙錢,對于白菜可能就是半個月的生活費,夠買很多面條了。

  二話沒說,洛白拉著她的手就往里走,被拉住的一瞬間,原本白菜條件反射的想把手抽出來,但是她又把這種條件反射壓下去。

  自己的力氣,很容易把他弄傷了。

  呼克制,就是拉拉手而已。

  洛白沒有回頭,要是回頭的話,他就可以看到,白菜臉紅了。

  有點害羞的她,被洛白牽著,心里一直在砰砰砰跳,小鹿長大了,已經學會自己撞了。

  驗票,等著進電梯,進電梯的時候,洛白讓他她站在電梯里面,透過玻璃,可以看到很多風景。

  兩只手放在玻璃電梯上,白菜看著節次鱗比的高樓大廈,有點發呆,突然感受到了來自大城市的震撼。

  那些反光的,熠熠生輝的大樓,是很多城市沒有的數量。

  魔都最繁華的地段之一,白菜透過電梯玻璃,還可以看到對面標志性的建筑物,哪里是外灘。

  這個城市,在這里,只能看到繁華似錦,其實更遠的地方,更多的都是眼前的茍且。

  生活總是分了很多級,白菜看著那些高樓,有些羨慕里面上班的人,他們應該就是電視里說的那種精英。

  洛白一直在她旁邊,拉著她到了觀景臺,才放開她。

  白菜吹著涼風,臉上的好奇卻一點沒有減少,看著城市的高樓大廈,白菜拿出手機,拍了不少照片。

  又悄悄的把手機放回口袋里,她的手機,屏幕已經碎了兩個條縫,不過她一直在用,很多時候還會卡頓,死機。

  不過她一直沒有說自己有換手機的想法,只是在人多的時候,她也會不好意思,也會因為卡頓的時候結賬而尷尬,所以她經常都是帶著現金。

  一方面是避免尷尬,另一方面就是節約花錢,只是數字的錢,她一直覺得不經花,真金白銀拿在手里,就不會花的那么快。

  洛白站在她背后,拿著手機點開自拍:“來,笑一個。”

  察覺到洛白就挨著她,白菜繃著神經,有點不習慣這樣的距離。

  讓她有些害羞。

  聽到洛白的話,白菜看了看手機屏幕,尬笑。

  就這樣,笑的陽光的洛白,和笑的尷尬且臉紅的白菜,就這樣被拍到照片里,把這一幕定格下來。

  “洛哥,你喜歡大城市對吧?”白菜問他,

  面對他這個問題,洛白認真的想了想:“我一直沒有說我喜歡大城市啊,我也可以喜歡農村,喜歡悠然見南山的生活,放牛種地,其實也是生活。”

  白菜搖搖頭:“有錢的話,就是生活,沒有錢的話,就是生存。”

  這話洛白并能聽懂,但是不是完全理解,他所知道的苦難,其實大部分來自于見過,來自于藝術加工以后的影視,以及書本。

  看書,還是為了撩妹。

  他和白菜最大的不同,是白菜這個姑娘,從苦難里過來的,活的更深刻,而沒有受苦受累的洛白,是理解不了的。

  “雖然很多東西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去嘗試,比如耕地,播種,秋收,放牛,養魚,除草,做飯。”洛白回答。

  白菜看了看他,把風吹亂的短發捋了一下。

  “那是顧此失彼,丟了西瓜撿芝麻。”白菜說道。

  她也不覺得那是什么好辦法,更不覺得自己值得這樣。

  “有時候,為了一朵白菜,你總得放棄很多水果,青菜,豆芽什么的。”洛白回答。

  白菜:“......”

  感受著砰砰砰跳動的心,白菜吹著風,看了看洛白的笑容,白菜感覺自己不光是頭發亂了而已。

  晚上的時候。

  剛好快七點左右,吳燁在地庫把車停下來。

  吳太太的念叨,終究還是人吳燁自己滾回家了,主要是吳太太那句:什么時候時候回來啊,媽媽想你了。

  讓吳燁除了不知道說什么以外,還有點愧疚感,她總是這樣,一句話就把吳燁拿捏的死死的。

  哪怕是明知道和凌晨一起回家的話,她肯定又是說自己這里不好,哪里不好的,但是吳燁還是回來了。

  她三令五申的,要吳燁帶著凌晨一起回家,媽媽想你,但是媽媽應該更想兒媳婦兒,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吳太太早就說好了,如果凌晨都不一起回來,就讓他不要回來了,雖然媽媽想你,但是還能克制克制。

  所以,吳燁的愧疚感就持續到了第三條語言。

  下車的時候,凌晨看著吳燁抱著的盒子,有點奇怪的問他:“弟娃兒,你確定就送這個給阿姨?”

  吳燁點點頭,他很確定,除了大孫子,沒有什么比貓貓更好了。

  這次凌晨并沒有和上次一樣大包小包的,只是帶了簡單的禮物,吳太太提前就說過了,不讓帶東西。

  凌晨最終還是沒有完全聽話,多少帶了一些禮物,什么都不帶的話,凌晨覺得不好,也不好意思。

  “放在我哪里也沒有什么用,還不如拿給她,當個禮物哄她開心。”吳燁一邊走一邊說。

  “沒想到阿姨喜歡愛好這么特別。”凌晨說道。

  吳燁嘆氣:“以前,給她苦怕了,后來有錢了,就有這個愛好了。”

  那時候,老爺子和老吳現在一樣倔強,偏偏老吳沒有吳燁的運氣,只能靠實力打拼。

  吳燁這種外掛選手,一路都是躺贏。

  吳太太當時,也是和老公站在一條破船上,吳燁奶奶給她錢,她都沒有要,也是倔強的很,兩人過了好一段時間的苦日子。

  后來,懷了吳燁,老吳才服軟了,也是那時候,事業開始急劇飆升,就和有如神助一樣,短短十幾年,就把家業賺出來了。

  “我下次也給她買點金飾。”凌晨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口袋,里面都是化妝品和茶葉。

  兩人進電梯上樓的時候,都沒有遇到鄰居,很快就到了家門口。

  到家以后,吳燁讓她躲在一邊,凌晨笑嘻嘻的點點頭。

  剛才吳燁就說,看看他一個人回來的話,吳太太是什么反應,凌晨也想知道,看看她是什么反應。

  吳燁敲開門以后,開門的吳太太和站在她背后的老吳詫異的看了看吳燁,又看了看吳燁身后,空蕩蕩的,沒有人。

  老吳今天,也沒有問門衛大叔,他也不知道吳燁是不是一個人回來的,看這個情況的話,應該是。

  夫妻兩默契的把熱情洋溢的笑容收起來。

  吳太太問他:“晨晨呢?”

  “沒來啊,她今天事情有點多,讓我給您說句........”

  門關上。

  要不要這么離譜?吳燁就是試試看,沒想到會這樣,話都還沒有說完呢,就拒之門外了?

  這也太區別對待了。

  吳燁不知道的是,屋子里,吳太太在貓眼旁邊看著的,老吳就站在她旁邊。

  “這樣不好吧?萬一真的就是他一個人呢?”老吳小聲的說道。

  吳太太搖搖頭。

  她很自信的回答道:“晨晨一定來了,她要是不來的話,他肯定會給我發消息的,那姑娘可不傻,面面俱到的。”

  老吳點點頭,這一點他倒是承認,畢竟是家庭家庭擺在那里,不可能多差的,雖然了解不多,也可以看出來一些東西。

  門外。

  凌晨總吳燁身后的墻角出出來,一邊忍不住笑,笑夠了,凌晨才去敲了敲門:“阿姨。”

  門被打開。

  吳太太早就看到她了,

  “阿姨,吳燁鬧著玩的,把我當驚喜了。”凌晨笑著回答。

  吳太太和老吳的笑容,又變成了熱情洋溢的那種,立馬喊她進屋:“那確實是驚喜了,還以為你沒來呢,準備晾他一下。”

  凌晨笑著看了看吳燁。

  把手里的東西遞給吳太太,不免又被她嘮叨了,讓凌晨不要帶東西的,連帶的,吳燁還成了被殃及的池魚。

  不過就顧著和凌晨說話,噓寒問暖的,也沒有多說吳燁什么,無人問津的吳燁,默默地放好東西,然后坐在椅子上。

  凌晨很勤快,特別是來家里以后,表現得很勤快,吳太太越是夸她,她就越是勤快,盛飯,倒果汁,夾菜,還不忘和老吳他們聊天,全能極了。

  夸獎一小句,勤快兩小時。

  表現得真好,要不是知道她平時什么樣子,吳燁都覺得她很賢惠,其實在公寓那邊的時候,凌晨就喜歡躺在沙發上癱著,偶爾給吳燁幫忙。

  大部分時候,其實都是吳燁在忙活。

  人前一套,人后一套。

  開始吃飯,吳燁看著凌晨給吳太太盛湯的認真樣子,忍不住笑了一聲。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好好吃你的飯,你還好意思笑,回來就和少爺似的,飯來張口。”吳太太瞪了她一眼。

  來自老媽的瞪眼,吳燁低頭吃飯,凌晨在家的時候,他們總會通過打擊自己,來提高和表達他們喜歡凌晨的想法。

  大約就是你那那不好,凌晨那那都好。

  哎,他們都不知道凌晨的狐貍尾巴和真面目,夸的太浮夸了啊,凌晨還一臉阿姨繆贊,沒有那么好的模樣。

  “阿姨,您吃這個。”凌晨把蝦給她。

  吳太太含笑的點點頭,又看了看吳燁:“你看看你。”

  吳燁:“.....”

  奇怪了,為什么自己和老丈人就沒有這么和諧呢?

  “這不是有少奶奶幫老夫人嘛,我都只能看著,要怪就怪少奶奶太賢惠了。”凌晨把剝好的蝦放到他碗里的時候,吳燁看著她問道:“對吧?”

  凌晨臉紅,沒有理他。

  換成平時,凌晨邦邦兩拳,腦殼給你打歪。

  這個時候,要賢惠,要淑女,要知書達理。

  “晨晨,你自己吃,別管他,和自己沒長手似的。”

  “好的阿姨。”

  吳燁:“......”

  很慶幸老媽不是北方的,換成北方老媽,就會直接說:咋滴,你這是高位截癱了?自己夾不了菜是不是?還得別人伺候你。

  吳太太為了將就凌晨的飲食習慣,做的東西也是辣的,吳燁和凌晨倒是習慣了,老吳和吳太太其實還有些不習慣。

  老吳吃的很少,主要是吃的那一盤蒜泥青菜,其他的都是偶爾吃一口,凌晨發現了這個情況以后,她有點不好意思,就顧著將就自己了。

  “阿姨,吳燁說您做的本地菜也很好吃。”凌晨故意的問道。

  老吳默默的看了看菜,發現這個姑娘挺懂人情世故的,她說這個話,老吳就知道她接下來想說什么了。

  “那阿姨下次給你做,就是沒有什么辣椒,怕你吃不慣。”吳太太回答。

  和老吳想的一樣,吳太太的回答是這個。

  吳燁默默的看了看凌晨,沒有說話,她一直很會照顧別人的想法,就像是田甜,雖然弄巧成拙了,本意也是照顧她的情緒。

  凌晨搖搖頭:“怎么會呢,我也能吃不辣的,而且您做的飯菜,肯定都很好吃。”

  吳太太樂了。

  越發喜歡這個姑娘了,人總要互相理解和體諒的,真心換真心。她曾經和自己婆婆也是這樣,大家互相理解,才避免了很多矛盾。

  “行,下次回來,就做清淡一點的。”吳太太答應下來,又看了看吳燁:“你啊,上輩子不知道積了多少德。”

  吳燁:“.......”

  你是媽,你說什么就是什么。

  上輩子是什么情況,吳燁也不知道啊。

  吃完飯以后,凌晨和她去廚房了,她自告奮勇的,要幫忙收拾碗筷,表現得很積極,吳太太直夸她賢惠。

  還說什么蜀州的姑娘真溫柔。

  吳燁沒敢吐槽,和老吳喝了幾杯茶,聊了一下工作,吳燁說自己現在還有個小店在裝修,老吳再也不相信他了。

  還有一家都沒有去看過呢。

  在家待了半天,回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

吳燁兩人到一樓的時候,就看到了灰頭土臉的寧渠,正在和幾個  頭大漢爭執,顏潸潸就被他護著。

  “不給個交代,你們這輩子別想清凈。”

  “對,別想走。”一邊說,還一邊推了一把寧渠。

  凌晨感覺手被吳燁放開了,然后吳燁把鑰匙放在他手里,就沖出去了。

  ------題外話------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