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39 滿地傷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有些人,你以為她是一本正經的總裁,其實她只是一個戀愛正酣的姑娘。

  其實所有的高冷嚴肅,其實都不是真的。

  只是對外的一個面而已,畫皮為什么是女人,因為她們有很多面。

  早上一身正裝出門的凌晨,回來就是個沙雕。

  其實吳燁更喜歡她穿正裝的樣子制服有氣質。

  自從凌晨把誤會解開,沒有了田甜這個因素以后,吳燁和凌晨的朋友圈狗糧亂飛,各種搞怪的,安靜的,開心的,氣呼呼的照片,迅速占了那些鏈接。

  吳太太當然是喜悅超級加倍,不過凌宇就是悲傷乘二的狀態了。

  狗糧這種東西,談戀愛的人,自己是根本控制不住的,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我和某某在一起了,從而通過讓人家知道,來得到心理上的喜悅和愉悅。

  當然這種戀愛的喧囂,極其容易吵到單身狗。

  洛白和黃原,寧渠已經在警告無效以后,集體把吳燁的朋友圈屏蔽了,主要是賣衣服化妝品的微商,都沒他發朋友圈多。

  網址p://m.63.

  你不就是有個凌晨嗎?

  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有個七仙女呢。

  吳燁他們想分享的喜悅有很多,但是人家并不愛看,誰也受不了狗糧一碗一碗的干。

  傍晚時分,陽光開始溫和起來。

  橘紅色的陽光照在游泳池里,倒映出一個扭曲的太陽,恒溫游泳池里,凌晨從游泳池里冒出來,往后仰的同時,甩了一下自己的長頭發,頭發因為力而形成一個圓弧,脫離頭發的水珠,飛舞出去。

  那一瞬間,

  咔嚓,吳燁精準的卡著時間按下手機,把這一刻拍下來。

  美滴很。

  凌晨揉了揉脖子,看了看吳燁,才把搭在臉上的濕頭發拿開:“脖子都酸了,不拍了,為了一張照片也太受罪了。

  突發奇想的,為了拍這個照片,凌晨已經拍了五六次了都沒拍好,人累的不輕,結果照片還沒有拍出來。

  把照片遞給她看了看:“已經拍出來了,不過這個照片別發朋友圈了,我自己留著。”

  這種最好的照片,就自己留著。

  凌晨:?

  看了看游泳衣,已經很是傳統了,又不是那種吸引lsp的照片,她搞不懂為什么不能發。

  “為什么?”凌晨手撐著泳池邊緣問他。

  吳燁把手機收起來。

  看了看她癟嘴的可愛樣子,吳燁忍不住笑著回答:“那天吃不飽的時候,發現家里還有速食食品,和餓了的時候,發現家里空空如也,你選哪個?”

  “親愛的,你也不想我餓了,還到外面吃東西吧?”

  凌晨:“”

  嗔怪的看了吳燁一眼,凌晨撇撇嘴,給丑陋的猥瑣,加上一個光明正大的外殼,也就吳燁熟練的很。

  她身邊沒有這種朋友,能把yy說的如此自然,清新脫俗。

  “你想那么多干啥?還在冬眠,就算是不冬眠了,你的學分也沒有修夠。”凌晨說道:“在說了,危害很大的。”

  凌晨最近查了很多資料,為最后的考試做準備,為了不被吳燁蒙在鼓里,她了解了不少的資料,還冒充男生問了醫生很多問題。

  總之,凌晨準備的很充分。

  吳燁恍然大悟的舉起右手:“你是說這個。”

  尷尬的凌晨,有些臉紅的點點頭,就是這個女朋友。

  喝酒抽煙才傷身體,這叫祖傳手藝。

  搖搖頭,吳燁回答:“那也要為春天的到來做準備,萬物復蘇,又是食物匱乏的時候,萬一到時候餓著多不好啊。”

  能不能吃飽還是個未知數呢。

  “我現在是饑荒啊,吃不到肉,總要吃點草根什么的吧?”吳燁補充道。

  他和兔子似的,已經準備了很多的草根了。

  秘密相冊。

  很無語,凌晨實在是無法想象,究竟要什么想象力,才能有吳燁說的效果,她很注意的,覺得完全不可能。

  換成她,還簡單點。

  “等你分數夠了再考慮這些吧。”凌晨又游開了。

  服務器放在水里可以降溫,凌晨感覺那只是對機器才有效果。

  吳燁坐在椅子上,看著她游泳,吳燁其實游的不好,但是凌晨游的不會錯,她說自己胖了半斤,要來游泳減減。

  “冬眠啥啊,現在還缺個地方冬眠呢,一直在流浪,連自己的巢穴都沒有。”吳燁嘆氣。

  等著森林的饋贈。

  喝了一杯果汁,吳燁看著懸在天空的橘紅色太陽,比劃了一個彎弓搭箭的手勢。

  說真的,還是后羿好。

  “帥哥你好,這里沒人吧?”一個烈焰紅唇的泳裝女生拿著一杯果酒,指了指吳燁隔壁的椅子問道。

  這年頭,布都這么貴了么?

  還是舍不得錢?老是喜歡買這種附和男生審美觀的衣服,多不好。

  批判她。

  譴責她。

  吳燁剛才給凌晨挑選泳衣的時候,選的泳衣都已經不叫保守款式,而是傳統款式。

  像對面小姐姐這種現代款,迷你款,想象款,吳燁根本就沒有考慮過,這個點游泳池人雖然少,但是也不是沒有人。

  自己家的肯定要管好。

  至于野生的,完全不在考慮范圍以內,那是人家的自由啊,別說迷你,就是隱形的又怎么樣?

  只是吳燁有點感慨,男生的想法,被研究的明明白白。

  “不好意思,這里已經有人了,您再找一個位置吧。”吳燁客氣的回答:“那邊有個位置。”

  吳燁指了指那邊的豬哥。

  注意到吳燁的目光,他又移開在人家pg流連忘返的視線,坐在椅子上,蓋著毯子看手機。

  不出意外,毯子掩蓋著他的小秘密。

  有些人,還是有內在美的,就是笑容滿面掩蓋不了可能嘴黑。

  鉆木取的誰知道是不是火呢。

  雖然吳燁拒絕的很干脆,不過她并沒有離開,而是把手上的名片放在吳燁桌子上,放名片的時候,還刻意的彎腰:“晚上,有空可以打給我,我們家陽臺可以看月亮哦,而且樓下也很熱鬧。”

  臥槽,居然開近光燈。

  大家都用遠光啊,居然不講道理的開近光燈。

  妖孽,快收了神通,晃眼滴很。

  她說的話,不是洛白才經常說的臺詞嗎?這年頭,到處都是魚塘主啊。

  注意到她的眼神不是一次在自己手表上徘徊了,吳燁笑了笑:“不好意思,我對月亮過敏。”

  吳燁很干脆的拒絕事故的發生。

  近光燈都開了,意圖很明顯,陽臺而已,過段時間自己就有了。

  烈焰紅唇女生:“”

  切,爛借口。

  要不是看你表貴,老娘才不搭理你。

  吳燁對她的陽臺不感興趣,她就搖曳著離開了,吳燁看了一眼pg,立馬拿著手機看了看,一邊還說:“臭不要臉。”

  她這話,剛好落在凌晨的耳朵里,時間卡的剛剛好,

  凌晨在泳池邊看著他笑了笑:“帥哥,我們家陽臺也可以看月亮哦,要不要晚上打給我?”

  凌晨還給他拋了個媚眼。

  學的并不像,凌晨可沒有那種百人將,千人將的氣息,所以她學了個四不像。

  沒有那種風塵仆仆的氣質和豐富的人生閱歷,是表現不出來那種馬叉蟲的。

  馬叉蟲分很多種,無疑剛那個是最低級的,還有那種個高級的,就是一顰一笑,一個動作眼神,一個音節。

  高級的那叫火種。

  低級的是暴路。

  凌晨都不是,而是自然而然的媚。

  吳燁回答:“好啊,我喝九十八號汽油,看月亮到天亮都沒問題,不用喊幫我醫生。”

  自信滿滿,努力到底。

  凌晨:“”

  她想到了一個查資料的時候,看到的:如果藥效大于十二小時,請及時就醫。

  沒想到,吳燁居然都知道,他居然知道這么多,鬼知道他平時都去瀏覽什么奇怪的網頁。

  “需要我提前準備消炎藥嗎?”吳燁挑眉。

  凌晨把腦子里的畫面丟開,落荒而逃,她很討厭這該死的秒懂,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搶救的機會。

  不過消炎藥,不應該是消腫藥嗎?

  臥槽,傷啊。

  這個臭小子,居然想到那么深的地方去了。

  沉在水里半天,冒出水面,凌晨感覺臉還是發燙的,根本就沒有降溫的效果,效果極差。

  至于剛才和吳燁聊天的那個女生,她根本就沒有當回事,一方面是自信,另一方面那只是個卡粉的一般貨色。

  水都不敢下,無非就是怕妝花了,就這種拍照片都要p圖才敢發朋友圈的人,拿什么和她比?

  而且她很相信吳燁,吳燁的膽子和本能,無非就是眼睛多盯兩眼,其他的他根本不會考慮。

  游回另一頭,凌晨坐在椅子上,吳燁把大毛巾遞給她:“裹一下,擦擦水珠,下午有點冷。”

  剛才水池出來,冷風吹來的時候,會感覺涼颼颼的,他剛才就是這樣。

  “體貼,給你加一分。”凌晨回答。

  吳燁默默的在手機備忘錄里加上一,看著才二的分數,距離里打架還有一段距離,這是凌晨定的計劃,要是滿了一百,就任意球。

  她現在是守門員,吳燁是球員。

  凌晨可以因為任何事件給吳燁加分,分數取一到五的數字,根據實際情況加分,這是今天才商量好的條件,所以吳燁只有2分,

  “今天第幾個找你了?”凌晨問他。

  來這里以后,不是一個女生找吳燁看月亮了,都是他那塊表惹的禍,這年頭的茶,都對這些東西研究很多。

  想說讓他放家里,凌晨還是沒有說,主要是他習慣戴手表,而且這塊手表的新鮮期還沒有過,他喜歡的很。

  看月亮,呸。

  老娘直接帶他看太陽。

  “沒注意,管她幾個呢,弱水三千,我只要一瓢。”吳燁回答。

  他又沒有什么想法,多少都無所謂,看看沒問題,想法沒有。

  唯一的想法大概就是,什么時候凌晨看開個近光燈晃晃他,短時間可能不太行。

  球員沒問題,當觀眾看球就不行,這個想法就很奇怪,但是她就是有這么奇怪的想法。

  凌晨點點頭:“你的積分保住了。”

  這個回答,凌晨很滿意。

  沒錯,她還可以扣分,雖然為表誠意,只能扣一分,一天可以扣分兩次,吳燁是樂得和她玩這個距離打架時間還有多遠的游戲。

  吳燁其實有把握,連哄帶騙的,可能就成功抵達彼岸了,熊大也有了棲息地。

  但是這樣的話,多少有些遺憾,以后肯定會說他居然騙什么的,反正也在進步,就這樣的速度也好。

  “等會兒,去樓下給你買幾身衣服再回家,怎么樣?”凌晨問他。

  她看了吳燁的衣柜,吳燁的衣服并不多,她覺得有點少了,男生也得多幾身衣服可以換,吳燁現在好歹是個老板呢。

  沒有什么意見的吳燁,答應下來:“都聽你的。”

  他接管了凌晨的飲食業務,凌晨接管了他的穿著業務,其實吳燁的衣品還算好,不過沒有凌晨那么好。

  這個游泳池,是天臺游泳池,兩人收拾好東西下樓。

  路過泳池旁邊的時候,凌晨挽著吳燁的胳膊,看了看剛才那個茶姐。

  她正在和另一個戴水鬼的男生聊的火熱,凌晨把名片放在茶幾上:“不好意思啊,我老公晚上忙,沒事和小姐姐你談業務了,而且你們家有點遠。”

  男生臉上的笑容凝固了一下。

  那個女生還沒有說的時候,吳燁和凌晨已經走了。

  吳燁在門口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那個男生已經離開了,吳燁搖搖頭,不勞而獲就算了,還是收過路費,這就嘖嘖。

  和做銷售的一樣,全靠一張嘴啊。

  “行了,別看了,走吧。”凌晨挽著他胳膊,催他。

  點點頭,吳燁答應一聲。

  樓下就是一家大商場,吳燁是被她安排的,衣服挑好了,就讓他去換,滿意的就留下,繼續換其他的。

  她選的衣服,都是那種小眾且貴,質量好的品牌,還不讓吳燁付錢,看著她一次次五萬八萬的刷出去,吳燁有種自己胃很差的感覺。

  這口飯,簡直是太軟了。

  不只是他自己有這種感覺,賣衣服的小姐姐隱晦的眼神里,也透露著這種信息,因為錢一直都是凌晨在給。

  年輕,漂亮,身材好,還有錢。這都不是富婆,完全是富姐的標準。

  姐姐財大,弟弟嘿嘿嘿。

  她表情變化被吳燁看到了,她立馬收斂起來,開始跟著凌晨,專心的介紹衣服。

  富姐來了,能不能干一單就休息幾個月,就看推薦出去多少衣服了,她介紹的越發認真了。

  “這件,這個款式喜歡嗎?”凌晨拿著一件七八千的體恤問他。

  她覺得好看的,都會問一下吳燁。

  吳燁看了看衣服,色彩是他喜歡的,凌晨對于他喜歡那種款式,已經了解的門清了:“你選的我都喜歡,我相信你的眼光。”

  喜歡什么都很清楚,選的東西很少有吳燁不喜歡的,最多就是圖案問題。

  凌晨把衣服遞給售貨員:“這件也要了。”

  什么叫花錢眼睛都不眨一下,說的就是凌晨這種,完全只考慮吳燁喜歡還是不喜歡,沒考慮過價格。

  豪氣干云,富婆姿態。

  “好的,您還要看看其他的么?”銷售員問她。

  凌晨搖搖頭,買的差不多,最后結完賬,吳燁算了一下,凌晨給他買了五身衣服,花了幾十萬,平時只穿八九百衣服,很少買幾千塊錢衣服的吳燁,覺得真貴。

  凌晨說它值這個錢,吳燁倒是不覺得,感覺虧得慌。

  向來不是很在意衣服質量的吳燁,看著幾個購物袋,就這么點東西,就已經幾十萬了。

  這個錢,放在偏遠一點的地方,夠很多人買房子了。什么叫鴻溝,吳燁第一次覺得看到了有錢和沒錢的鴻溝。

  他和凌晨不一樣,凌晨是一直有錢,只是很少大手大腳花錢,換個車明明輕而易舉,非要說自己是窮鬼。

  吳燁是后來才有錢的,他能理解普通人的情況。

  “我現在是不是特別像一個敗家娘們兒?”凌晨挽著他的手,吳燁提著一大堆購物袋,看的兩邊的店員兩眼放光,一看就是花錢大戶。

  可惜,他們徑直的離開了,沒有再買什么東西。

  “為什么會這樣覺得?家里又不缺這仨瓜倆棗的。”吳燁回答:“以前逛商場,都只能和洛白他們來,那時候我就想著,有女朋友幫忙挑衣服,一定很好,沒想到這個夢想成真了。”

  他沒有說假話,那時候就是這樣的情況。

  凌晨嘻嘻笑。

  “男生的衣服要買貴的,質量好,換的不勤,能穿很久。”凌晨回答:“女生的話,可以便宜點,因為換的多。”

  吳燁看了看女裝店:“走,去給你買幾身。”

  給他買了這么多衣服,吳燁也想去給她買幾件,不過凌晨就是不同意,還嚷嚷著自己有衣服穿。

  “我的衣服早就選好了,夏季款都送到家了,秋季款還沒有出來,夏季款的新款式出來會通知我的。”

  聽到這個,吳燁感覺自己有多孤陋寡聞,氣質和涵養,先讓沒有跟上財富的增長速度。吳燁其實窮的只剩下錢了,很多東西都是在慢慢學,不過,好在還有凌晨這個老師教他。

  “我就說,難怪你那個衣帽間那么大,一個季節換一次,多大也不夠裝。”吳燁記起來了,凌晨的衣帽間里,衣服很多的、

  “女生的衣柜里,永遠缺一件新衣服。”凌晨回答。

  路過一家小衣服店的時候,凌晨拉著吳燁進去逛了一下,在吳燁尷尬的目光里,選了兩套衣服離開。

  “你居然喜歡蕾絲啊!”凌晨嘻嘻笑。

  吳燁回答道:“黑的,白的都行,沒有也無所謂。”

  凌晨挑眉,給他一個奇怪的表情。

  散著步,吳燁和凌晨往停車的地方走,走到夜市攤的時候,凌晨的腳步就越來越慢了,吳燁嘆氣,明明車就在前面不遠了,又被夜市吸引了。

  目不轉睛的看著一排排招牌,眼神寫滿了:我很想吃。

  “為了不讓你太辛苦,我們要不在外面吃?”凌晨找了個理由:“而且,游泳消耗的,還沒有補起來。”

  為了減肥才去游泳,走到樓下就小吃街,不得不說游泳館老板很聰明,特別是凌晨這種,游完就來吃,能瘦的下來的話,那是奇怪了,好在凌晨不胖。

  “想吃就吃,不吃飽哪有力氣減肥,吃完回家,剛好休息。”吳燁說道。

  他一直不凌晨減肥,反而覺得她胖一點好,多少一點點胖乎乎的,簡直是沒的說。

  凌晨就是突然想吃燒烤,有點饞。

  揉了揉她頭,吳燁找了個位置,點了不少吃的,轉頭一看,才發現遇到熟人了,夜市攤這邊,除了吃的,還有不少賣小商品的人,大部分都是開著車來的,吳燁就看到了熟悉的人影。

  一輛一看就知道起碼是五手的面包車,車邊上,堆了一大堆襪子,牌子上寫著十塊錢五雙,年輕情侶在忙著給客人裝東西,收錢。

  看這個樣子生意還挺好的。

  像這種擺地攤,很難賺到大錢,但是賺點小錢不難,只要沒有那么多同類商品競爭,賺錢的希望還是有的。

  “看什么呢?看的那么認真。”凌晨注意到他一直在偏頭看不遠處,好奇的問他。

  她自己也看了一下,沒有發現什么美女。

  吳燁指了指不遠處耳朵面包車:“咯。我看到了一個朋友。”

  屬實是沒有想到,他們會在這里,吳燁看到第一眼還以為是自己認錯人了。

  又偏頭看了看,凌晨又點了不少吃的:“老板,打包送到哪里。”

  剛才已經點了,兩個人吃還差不多,現在肯定是不夠。

  看了看位置,老板答應一聲,凌晨又在旁邊的便利店里,買了包煙放在吳燁的口袋里:“過去聊聊天啊,那個女生都看我們了。”

  凌晨注意到了,她在猶豫要不要打招呼。

  這種情況,多少會有點猶豫的,自己又要做生意,還要招待朋友的話,肯定是分身乏術,總得放棄一個。

  吳燁拉著她,兩人走到車子旁邊,吳燁看著李蘭笑了笑:“生意怎么樣?”

  “還可以,別拿東西了,你看看誰來了。”李蘭拍了拍正在轉身收拾東西的楊玄感。

  他在搬貨。

  聽到她的聲音,楊玄感疑惑的抬頭看了看,才發現是吳燁:“小燁,你怎么來吃飯呢?等我收拾一下,我們一起吃個飯。”

  他還是一樣誠懇,不帶猶豫的,就準備收拾東西了。

  說他是老實人,真的沒有問題,倒是旁邊的李蘭猶豫了一下,還在考慮有沒有什么折中的辦法。

  吳燁趕緊阻止他:“別,楊哥,我都點好了,等會送過來就行。”

  就是為了不耽擱他賺錢,凌晨才特意打包的,凌晨很細心,吳燁說是朋友,她就知道關系應該很不錯。

  在外面,凌晨總能扮演好一個優秀女朋友的角色,讓人挑不出來毛病。

  “在哪家點的,你倆坐著,我去把賬結了。”楊玄感拿著手機,就準備去結賬。

  風風火火的。

  “不用去了,楊哥,我們已經付過錢了,你就下次再說,我們交朋友也不是一天兩天的,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對象,凌晨,這是楊哥,李蘭,都是我朋友。”吳燁互相介紹了一下。

  李蘭笑著和她打招呼,然后把凳子遞給她,她是女生,而且一直比較細心,凌晨不光是漂亮,而且很有章法,大概也是很優秀的女生。

  過來也是一直站在吳燁身后,一副女朋友做主的樣子。

  而且,她還發現,凌晨眼里確實是找不到那種嫌棄一類的意思,明明看打扮就知道和吳燁一樣是有錢人。

  有些憑億近人。

  “弟妹好,上次你還沒說有對象呢,不過我們上次見面都好久了,怕你忙,我和小蘭一直想請你吃個飯,沒想到這里遇到你。”楊玄感說道:“本來就該我們請你吃飯的。”

  吳燁把煙打開,給他發了一支,自己手里拿了一支,他并沒有點,吳燁本來就不抽煙,只是不拿著,他就不好點煙了。

  發現這個細節,楊玄感把煙點燃。

  “楊哥,緣分是你們倆有,我又不是月老,你們本來就是一類人,都是那種努力積極樂觀的。”吳燁回答:“能在一起,處的好,這是你們的性格契合。”

  介紹的時候,吳燁就說清楚了,他沒準備居功,而且能介紹成功,吳燁覺得挺好的,好事嘛。

  凌晨在旁邊聽著,也聽明白了個大概,沒想到吳燁還給別人介紹對象。

  李蘭剛離開了一小會兒,回來的時候,手里提著一袋水果和飲料。

  “來,吃水果,飲料也不知道你們喜歡什么,都買了一點。”李蘭剛把東西放好,又有客人來買東西,她又去招呼客人去了。

  凌晨也去給她幫忙,吳燁和楊玄感坐在椅子上,兩人聊著天。

  看到凌晨和她聊的還不錯,吳燁就專心和楊玄感聊天了,很久沒有見到他,吳燁發現他變化還挺大的。

  胡子剃的干干凈凈,發型也年輕了很多,整個人看著特別的精神。

  “楊哥,生意怎么樣?”吳燁問他:“看這個情況,應該是不錯吧?”

  人逢喜事精神矍鑠,很多東西可以看得出來的。

  楊玄感點點頭:“加上上班,再加上這個,一個月能贊不少,不過這個都是賺小錢,一晚上有個幾百塊錢就不錯了,再加上也得看天吃飯。”

  下雨天的時間,就沒有多少人,出攤還得倒貼油錢。

  吳燁有點差異,他現在居然還身兼兩職。

  “下班以后來啊?”

  楊玄感點點頭:“對啊,下班以后來,十二點左右回去,小蘭第二天也得上班,周末就去進貨。”

  楊玄感一臉的幸福和知足,對于他來說,這種日子很好,有個懂事溫柔的女友,還有工作,還有小生意可以做,一個月賺的不是很多,但是也不少了。

  和普羅大眾一樣,他們買菜砍價,買衣服砍價,買日用品都砍價,出租屋淘了很多家具,慢慢貼墻紙,改造了一個自己喜歡的小窩。

  下班以后,開車來賣貨,回家以后吃個夜宵,一起入睡,早上一起刷牙,各自坐地鐵離開去上班。

  現在油價太貴,都只是偶爾開車出游,下雨天的時候,就在家里看電影,聊天,一起暢想未來。

  “身兼兩職,這樣很累吧?”吳燁問他。

  楊玄感搖搖頭,開心的笑了笑:“不累,日子有奔頭,都感覺很好,一點都不累,比起搬磚,這個很輕松了。”

  吳燁都能從他的笑容里,看到那種希望的光芒,很熱烈的光芒,就像是看到了未來的美好一樣。

  還有他看李蘭的時候,也是那種愛意滿滿的眼神,他總是時不時的關注一下李蘭,就像是吳燁時不時關注凌晨一樣。

  “對我來說,現在的日子,可能是地獄過后的天堂。”楊玄感笑著說。

  吳燁可以理解,當時一度想不開的他,現在已經一去不復返了,生活給他的重拳,現在變成了饋贈。

  至于那個借了他錢跑路的家伙,現在的日子可能就提心吊膽的了,畢竟那是牛魔王去了都得耕地,孫悟空去了都得演猴戲的地方。

  燒烤來了。

  凌晨看著忙碌的李蘭,拿了兩盒放在旁邊,單獨和她吃,客人走了,她們就聊天,吃東西,聊的還挺好的。

  小桌子邊上,吳燁兩人都沒有喝酒,只是聊著生活和工作的話題,吳燁是看著他慢慢從絕望里爬起來的,到現在的幸福生活,這種感覺很好。

  “我們準備今年還完錢,明年在攢錢,在小蘭他們老家縣城買個房,讓后計劃著結婚。”楊玄感說道。

  吳燁覺得有些突然,才在一起沒多久呢,就開始談這個了,他和凌晨現在連結婚的影子都看不到。

  “那么快?她爸媽同意了?”

  楊玄感點點頭:“已經同意了,今年去她們家過年。”

  他就是孤身一人,聽到他的情況以后,李蘭爸媽很開明的接受了他的身世,也挺喜歡他踏實的性格,再加上李蘭的意思很明顯,他們什么都沒有多說,就同意了。

  就這樣,終身大事就解決了一大半。

  說真得,吳燁有點羨慕。

  他不排除結婚,如果不是時間太短了,感情還得培養,他也可以結婚,早點結婚,還能早點當爹帶娃。他沒有楊玄感的經濟壓力,偏偏事情辦的沒有他快。

  吃完東西以后,吳燁和凌晨又待了一會兒,走的時候,楊玄感還說過幾天請他們吃飯,李蘭還送了不少凌晨喜歡的可愛襪子。

  他們離開了,兩人又繼續忙碌,一直到收攤回家,把車停在一個老小區,楊玄感跑了好幾躺,把車上的箱子搬到二樓,洗了洗臉,吃了一塊剛拿出來冰西瓜,又去廚房給李蘭幫忙。

  “你歇著,我自己弄就行了,馬上就好。”李蘭把他推出不大的廚房,心靈手巧的她,做了一個香氣撲鼻的雞蛋面。

  小沙發,小茶幾,藍白色的墻面,還有一臺電腦,陽臺上養著好養活的綠植,飲水機都有可愛的貼紙。把面條放在茶幾上,點上蚊香,打開新淘換來的電風扇,兩人吃著夜宵。

  楊玄感看了看手機上的收款:“今天手機收了650,。”

  “現金還有230呢,買東西花了幾十塊錢,應該是八百,賺了五百左右、”李蘭回答:“月底還一部分,再存一部分,留下進貨的錢就行。”

  還的錢,是楊玄感欠的那部分,每個月還一些,其他的就是生活費,油費,進貨的錢,交通等等。

  兩人算著賬,生活被他們計劃的面面俱到,規劃的井井有條。

  “蘭蘭,讓你受苦了。”因為自己欠的錢不少,在這個事情上,楊玄感一直有些愧疚。

  李蘭拿筷子打了他一下:“答應過我不再說這個了,我沒感覺多苦,你踏實,我放心,欠的也沒有多少錢了,不要老是說這個。”

  楊玄感點點頭,心里默默地計劃著,這個月的優秀員工一定要拿到,獎金都是不少錢了。

  “吃啊,吃完了我們早點休息。”李蘭說道:“兩點之前睡覺。”

  楊玄感:“”

  什么都好,就是這個,他實在是不知道怎么說。

  哪怕是晚睡,也要把作業交了,也要把糧食收了。

  “一點半睡也可以。”

  楊玄感::“”

  城市另一頭。

  某個高級小區里。

  黃原正在和父母吃飯,黃原爸媽,他們都是做汽車行業的,做零配件貿易,好幾個大品牌的全國總代理,平時很忙,也沒有時間管黃原。

  黃原則是一頭扎進汽修廠里,也很少回家,他們有時間就去看看黃原,更多的是忙著自己的工作。

  今天回來,黃原媽特意準備了一桌子菜,她也是一段時間沒有見到黃原了。

  都是他最喜歡點吃的菜,不過黃原好像沒有什么胃口,吃的很慢,也吃的很少,看的黃原媽都想帶他去看看醫生了。

  “兒子,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黃原媽問他。

  她能感覺到,黃原今天很不對勁,平時狼吞虎咽的,今天臉上笑容都見不到多少。

  除了遇到什么事情了,她想不到是什么原因,他們夫妻都在全國跑,并不是很了解情況。

  看了看她,黃原搖搖頭,然后沉默了一下才回答:“挺好的,您不用擔心我。”

  他終究還是沒有問出心里的問題。

  “是不是隔壁欺負你了?”她不放心的問道:“媽給你買塊地,建個大點的修車廠怎么樣?”

  孩子其實不是什么脾氣特別好的人,只是因為一個女生,才一直脾氣很好。

  他們都很清楚,但是他們確實不是多喜歡那個女生。

  愛屋及烏,恨屋及烏。

  旁邊的老黃,一個笑起來好彌勒佛一樣的中年人,胖胖的身形,很有三高的趨勢,聽到是個話以后,也點點頭:“你媽媽這個提議我覺得很好,他和我們家不對付,剛好眼不見為凈。”

  他和隔壁的老游,也有點屬性相克似的,完全聊不到一個鍋里,吵架倒是勢均力敵,吵了不是一次兩次了。

  黃原吃了口菜,說道:“以后再說吧。”

  吃完飯,他也沒有說太多話,只是早早的回房間睡了。

  夫妻倆覺得疑問更多了。

  平時,他可不是這樣的,還會和他們聊聊天,說會兒話再睡覺。

  黃原媽一邊洗碗的時候,看了看旁邊的老公:“你給汽修廠打個電話,問一下情況,我總感覺兒子有些不對勁。”

  雖然忙,但是他們并不是不關心黃原,只是關心少了很多,黃原的個性獨立也是因為這個緣故。

  老黃點點頭,坐在廚房的凳子上,給汽修廠的經理打了個電話過去。

  “什么?鬧矛盾了?”

  “差點出事故了?”

  “下午來的對吧?”

  “好,我知道了,就這樣吧。”老黃掛了電話。

  一個電話聊了幾分鐘,這段時間的前因后果,就已經在他腦子里連成脈絡。

  黃原媽擦了擦手:“唉聲嘆氣干什么,兒子是什么情況?”

  她不關心其他的,就關心兒子的情況,不然怎么能放心?

  “鬧掰了,然后今天小魚差點出意外,老游找兒子了,聊了兩個多小時,估計是因為小魚的事情。”老黃回答。

  他在考慮這個事情怎么辦,無怪黃原表情不對勁,還是因為那個閨女。

  說他沒出息吧,喜歡也不是單方面的,說那個閨女有問題吧,人家孝順也沒錯。

  事情到現在,他們其實并不是有什么門戶之見,而是不想黃原受委屈,要不是他一直說讓自己和老婆不要管,他們收拾老游的辦法多得是。

  “哎,也是孽緣。”黃原媽嘆氣:“意思是老游服軟了?”

  這個她倒是很震驚。

  “換成你兒子遇到這種意外,uu看書你也會服軟。”老黃回答:“現在怎么辦?和兒子說說這個事情?”

  黃原媽搖搖頭:“順其自然,能在一起就在一起,不能就算了,那就是沒有緣分。”

  老黃遲疑的點點頭。

  另一邊。

  吳燁公寓里,凌晨憑借著撒嬌,拿到了衛生間的使用權,吳燁不得不拿著凌晨的房門鑰匙,去隔壁上廁所。

  最后,兩人癱倒在沙發上。

  燒烤有問題。

  “你還好吧?”吳燁問她。

  凌晨嘆氣:“我倒是還好,就是菊不好。”

  吳燁的情況和她差不多。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