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37 我錯了,弟娃兒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魔都不遠處的某個野外休閑樂園。

  很多人露營和親子活動,公司團建都會選這里,有娛樂項目,環境也好。

  因為公司的工作有人分擔了,凌晨就想出去玩了,至于吳燁,本來就沒有沒空這種說法,公司都是找了個經理在管,店里也有店長。

  只要凌晨沒問題,吳燁隨時都有時間。

  干啥都行。

  兩人就去漂流去了。

  大概是一直在上班,凌晨好久沒有玩的痛快了,笑容一直沒有斷過,吳燁極限抓拍了很多好看的照片。

  有了對象,還不趕緊炫耀?

  吳燁就把這個事情落實的很好,有點好看的照片,就會發出去。

  他大約也不知道,其實很多人都看他的朋友圈,比如,咬牙切齒的凌晨爸爸,他總感覺吳燁就是故意的。

  原因很簡單,他當時談戀愛是沒有朋友圈這種東西,不然的話,他自己也會這樣做,就是給老丈人丈母娘看。

  不過藍總裁沒有什么想法,孩子長大了,就不可能不談對象,她早有心理準備。

  和看到木馬就咬牙切齒的老公不同,她倒是在看規律。

  比如前兩個月,吳燁還很規矩,現在開始沒有那么規矩了。

  這是拍照片而已,那么真實的情況就是超級加倍。由此可得凌晨沒了。

  她心里有數了。

  不過這是凌晨爸媽,吳燁爸媽的想法和他們又不一樣了。

  畢竟大家不是同行,一個是養豬的,一個是種白菜的。種白菜的能喜歡豬才怪,但是養豬的喜歡小白菜啊,賊喜歡。

  吳燁家里,吳太太拿著手機看著吳燁的朋友圈,是不是的笑出聲來。

  姨母笑,大概就是說的她這種笑。

  就是:嘿嘿嘿嘿嘿。。。

  看著吳燁和凌晨拍的照片,她還時不時的會分析一下細節,預估著自己什么時候能抱孫子。

  偶爾的,又感慨吳燁不夠努力,怎么久了,關鍵的情況還是毫無進展,作為過來人,變化是可以看得出來的。

  遺憾!

  “看什么呢?笑的那么開心?”老吳問她:“少看那些小鮮肉,和你兒子差不多大,你也好意思。”

  吳太太瞪了他一眼,故意說道:“你別說,這小子真帥,和你年輕的時候差不多了。”

  老吳不相信。

  當年和自己顏值不相上下,勢均力敵的,就只有金辰武。

  “我不信,我看看。”老吳坐到她旁邊,拿過手機看了看。

  結果是吳燁。

  確實是小鮮肉,不過比起自己年輕的時候,還是稍遜幾分。

  老吳看了看照片,發現他們居然出去玩了,看這笑的,咦,嘴角都歪了。

  坐在皮艇上的吳燁笑的很開心,凌晨也是笑靨如花,水花激起,背景是一條河流,他們去玩漂流去了。

  老年人不合適的活動。

  公司團建的時候,都要考慮幾個主管和他這個老板,老胳膊老腿的,很多東西玩不了。

  “哪有我帥?你少玩手機,都近視了。”老吳把手機還給她,然后又坐回剛才的位置。

  接過手機,吳太太虎視眈眈的看著他。

  老吳感覺涼颼颼的,只好坐回來,默默的看新聞。

  “怎么?挨著我都不樂意?”吳太太問他。

  立馬搖搖頭,表示自己完全沒有這個想法。

  “讓你做一宿噩夢。”吳太太親了他一口。

  中年夫妻啊,何必這樣互相傷害?

  “那也讓你做一宿噩夢。”老吳放下手機。

  結果吳太太根本不怕。

  “還是算了。”他還是放棄了,結果衣領被吳太太攥住了。

  “老公,你知道,我以前最喜歡你什么優點嗎?”吳太太問他。

  老吳梗著脖子,往后傾斜。

  “帥?”他回答了一句:“可以理解的。”

  吳太太:“......”

  一把年紀了,偶爾還是這樣自戀,吳燁以前愛照鏡子,可能就是他遺傳的。

  “你那時候不會半途而廢,懂嗎?”

  老吳:“....”

  想不懂,裝不懂也行啊。

  不過沒跑掉,今晚上,估計的做噩夢了。

  “看你的新聞去,別打擾我看兒媳婦兒。”吳太太指了指沙發,讓他坐過去點。

  破罐子破摔的老吳,不動彈,一邊吃橘子,一邊看新聞。

  也不搭理他,吳太太自顧自的看著照片。

  又沒忍住笑,吳太太看著照片,然后把照片保存下來,她平時很關注吳燁和凌晨的朋友圈,凌晨很少發,倒是吳燁發朋友圈發的很勤快。

  時不時的,又看到他拍了照片,發在朋友圈里,有時候是和凌晨手拉手逛街,有時候是凌晨安靜的治愈微笑,或者家里篆刻的認真樣子。

  他們年輕的時候,而已經常出去玩,現在倒是少了,旅游計劃都是一年只有一次。

  吳太太把手機收起來,看了看旁邊看新聞,拿著茶杯喝茶的老吳。

  “老公,你就沒考慮過植發嗎?反正咱們家,也不缺那仨瓜倆棗。”吳太太看了看他的地中海發型:“你年輕的時候,頭發可多了,再看看現在,哎!”

  以前,她也沒有問過這種問題,她似乎習以為常了自己脫發謝頂,不知道又是什么神經閃了一下,居然問他要不要植發?

  老了也是老帥哥,公司還有不少人說他長得帥呢。

  不過這話他不敢說出來,不然吳太太要打破砂鍋問到底。

  “就這樣挺好的啊,為什么要植發?中年人群體,大家都是這樣,該脫發的跑不掉,何必自欺欺人呢?”老吳覺得完全沒有必要。

  該掉的頭發,不會因為養護而留下,溫暖的頭皮留不下它自由的心。

  已經嘗試過各種辦法,還用了一段時間的霸王洗發露,后面發現掉的更多,再后來,還去醫院檢查了一下。

  什么生姜,何首烏,芝麻,老吳已經放棄了,放棄以后,就感覺輕松多了。

  人到中年,越發理解了,什么叫世上無難事,只要肯放棄。

  吳吳太太拿著吳燁的照片,和老吳對比了一下,然后忍不住笑起來。

  “看你兒子,和你以前一模一樣,以后也不知道會不會脫發。”吳太太忍不住笑:“你說,我兒媳婦兒擔心過這個問題沒有?”

  蝦仁豬心了。

  “要是問他的話,他肯定說隨你,你信不信?”老吳回答。

  吳太太點點頭:“你以前也是這樣說的。”

  不想聊脫發這種話題了,其實習慣了以后,別說地中海,就是海中地又怎么樣?

  但是別人提起來的時候,總感覺羨慕那些頭發茂盛的中年人。

  吳太太看了一眼全家福。

  “兒子多久沒有回來了?”吳太太問他。

  有了媳婦兒就忘了媽,說好的一個星期回來一次,自己打電話給他的時候就說忙,轉頭就帶著凌晨出去玩。

  置媽媽于何地?

  要不是考慮到是自己生的,不要了。

  思考著算了算時間,老吳回答道:“大概半個月吧,怎么了?你又想兒子了?”

  吳太太斜著眼看了看他。

  “什么叫又,你給我好好解釋一下!”

  老吳尬笑。

  口誤了,一時之間說快了。

  他和其他人聊天,習慣性的考慮著說,但是和吳太太說話,就不會這樣,想說什么說什么。

  “我自己兒子,我就不能想他?還什么又,也就你巴不得他一年半載不回來打擾你清凈。”吳太太開始了吐槽。

  老吳默默地聽著。

  說著說著,吳太太就不說了,嘆息了一聲。

  孩子大了以后,她就發現家里留不住他了,有了自己的生活,以后還會有自己的家庭。

  就是突然挺想吳燁的,但是讓他在家待個天半個月的,估計她又開始嫌棄了。

  “我給他發消息,讓他這幾天回來吃飯。”吳太太拿著手機給他發消息,不過吳燁沒有回消息。

  可能是玩開心了,手機都沒有看。

  哀家真傷心,不要了,送給凌晨。

  吳太太把消息撤回來,看了看手機時間,對老吳說道:“我們今天出去吃怎么樣?心情不好,今天不想做飯。”

  偶爾幾天,她就不想進廚房,就是在外面吃。

  類似這種心情不好的時候,更不想做飯了,而且到了中年,沒由來心情不好的時候很多。

  老吳已經習慣了,畢竟沒有哪家的全職太太會和她一樣,給辛苦加班的老公煮泡面。

  雖然是偶爾而已。

  出去吃總比泡面好,哪怕是加了海參鮑魚呢,還不是泡面。

  “沒問題,你看看想吃什么?你想吃啥,我們就去吃啥。”老吳一直很慣著她的,小事情很少會有什么意見。

  大事情家里幾乎沒有,所以,家里都是她在管。

  也是因為老吳一直慣著她,家里的老太太老爺子對她也好,吳太太從來沒覺得自己委屈,感覺到的都是幸福。

  除了現在兒子沒有那么顧她了,其他的還是一如既往的。

  認真的考慮了一下,吳太太回答:“去兒子的店里看看,順便吃個飯怎么樣?”

  她覺得這個主意很好。

  看她表情,老吳就知道她覺得這個主意很好。

  還能說什么呢,老吳笑著點點頭:“那就走吧,去看看兒子的蒼蠅館子。”

  他確實沒有覺得會很大。

  “可別在兒子面前上這種話。”吳太太提醒他。

  老吳又不傻,怎么可能當面說,拿著外套他點點頭,等吳太太拿好鑰匙,下樓開著車,老吳載著她去吃飯。

  大唐烤肉門口。

  老吳和吳太太看和門頭,夫妻兩對視了一眼,都有點不可置信的感覺。

  吳燁當時的原話是:“又開了個小館子。”

  這就是他說的小館子,面積和那些旗艦店差不多了。

  吳太太記得這個標志性的logo,吳燁給她的會員卡就是這個logo。

  店肯定是吳燁的,就是吳燁謙虛的,給他們了一種我開的普通店的錯覺,結果現場一看,好家伙。

  起碼百平。

  “你上次怎么說他來著?拿著你的錢,和你談自由,沒有經濟基礎就沒有資格談自由。”吳太太問他。

  哪壺不開提哪壺。

  想起以前和他說的話,確實是感覺有點.....一言難盡。

  “走,看看生意怎么樣。”老吳先邁步進店。

  觀察了一下裝修,然后才是座位數,又看了看服務員的數量,又看了看服務員的精神面貌,然后才微微點點頭。

  默默地數著一二三,才數到三,就有服務員過來接待他們了。

  “您好,請問您幾位?”小姐姐微笑的問道。

  老吳比了一個二。

  “好的,這邊請,靠窗的位位置可以嗎?”她又問了一句。

  吳太太點點頭,老吳找了個靠窗視線好的位置,方便觀察。

  “您是要喝純凈水還是喝茶?我們店里有幾種茶葉,您可以看看單子。”她把兜里的卡片放在老吳和吳太太面前。

  選了一個清火的,老吳又接過她手里的菜單。

  翻完了以后,心里大概有數了。

  還挺貴的。

  點了菜,老吳又開始觀察,一邊拿著手機默默地計算著。

  最后得出一個他很震驚的數字。

  “看這情況就知道,生意很不錯,還用算嗎?”吳太太說道。

  “你要是知道他這個店,一年能賺出來差不多八位數,你就和我一樣吃驚了。”老吳感覺自己和前浪似的。

  “面積大,座位多,單價不低,不知道宣傳和活動怎么樣,但是上座率看烤架使用痕跡就知道,一定很高。”

  “服務員不懶散,精神很好,很熱情,不敷衍,工資獎金肯定不低。”

  “你再看衛生,最重要的衛生,還有食材情況,顧客都能看到,菜單上就說清楚了,衛生是可以看到得到的。”

  “包括附加服務,可以幫忙叫代駕,提供孩子照顧,送的洗車劵,折扣券,購物券等等。”

  “最重要的是,會員還有其他的附加服務,把客人鎖住了。”

  “花了不少心思啊。”

  吳太太聽了半天。

  總結了一句:“意思就是我兒子很優秀唄。”

  老吳搖搖頭。

  “員工很優秀,你兒子,大概是舍得錢吧。”

  吳太太:“......”

  他們來的時間是下午,剛好是客人開始越來愈多的時候,老吳沒吃多少東西,反而是數著桌數。

  然后聽著收款數字。

  最近他統計了個大概。

  “后浪拍前浪啊。”老吳感慨。

  衣食住行,他選的住,吳燁選的食。

  吳燁賺錢。比他更快,雖然這個房租費貴,但是賺的夠多啊,如果是自己的房子,賺的更多了。

  吳太太倒是自豪了一把,原以為吳燁那個房產公司就不錯了,現在還有個大型烤肉店,而且沒有想到吳燁店里生意這么好。

  以前算命的說,他財運都冒紫氣了。

  當時吳太太只當笑話,畢竟老公也開始發家了,兒子能不能賺錢,誰能說得清楚呢。

  現在一看,艾瑪,我的好大兒,還真是有財運啊。

  “我還以為是那種小打小鬧的店,沒想到這么大。”老吳也有點感慨,燁還真干了一份事業出來了,這個年生,很多人自顧不暇,沒有機會逆流而上。

  看著上來的烤肉,老吳拿著筷子試了試,他有點迫不及待。

  吳燁這也算是逆流而上了。

  吳太太看了看他“你覺得味道怎么樣?”

  她覺得挺好吃的。

  “味道確實是沒得說,廚師很厲害,這個味道,起碼能保證最近的核心競爭力,也就是能賺錢。”老吳回答。

  吳太太就喜歡聽這個話,比夸她還要高興。

  畢竟商業上,還是老吳知道的更多,她不懂那些,就知道吳燁沒有虧本就行。

  能有出息,總比沒有出息要更好。

  吃完東西以后,老吳又看看店里,沒記錯的話,吳燁還有一家店,不知道是不是烤肉店,能做連鎖的話,分類多點,也能做一個不錯的公司了。

  不知道規模怎么樣,這個應該是旗艦店吧。

  還吃不吃?光顧著研究兒子賺多少錢,飯都不吃了。”吳太太問他。

  老吳點點頭,吃掉不少烤肉,才表示已經吃飽了。

  結賬的時候,老吳剛準備結賬,就被吳太太制止了,她拿出一張卡片,遞給收銀員,就是吳燁給她的那張通用會員卡。

  全稱應該是:大唐餐飲通用會員卡。

  服務員接過卡片看了看,又在系統里查了一下,最后還識別了一下,看了看編號,她又看了看吳太太和老吳:“您二老是我們老板的爸爸媽媽對吧?”

  通用會員卡都能識別的,她看了看照片,確實是他們本人。

  剛才還有服務員來說,他們可能是競爭對手來的,專門來調查情況的,畢竟老吳一直在觀察店里。

  結果,人家是爸媽來的。

  誤會了啊。

  “這都知道?”吳太太疑惑的看了看她。

  收銀小姐姐點點頭:

  “我們公司,總共就發出去幾張卡,您這是第一張。”

  “您的卡,編號是1,可以享受免單,還可以享受公司附加的所有業務,也能隨時提走公司當天的現金收入,公司有的福利,您都可以享受到,附加的也很多。”

  “老板交代過,您有什么要求的的話,我們都會盡量做到。”

  吳太太:“......”

  還可以這樣啊,是不是怕自己沒有零花錢了?

  老吳也有銀行的會員卡,服務挺多的,但是她感覺還沒有這個卡珍貴。

  這是兒子給的。

  那是去做兒子的,不一定孫子都不行。

  “行,謝謝你啊小姑娘,我回頭和他說,你很專業,服務有很好的。”吳太太接過卡片,放到包包里。

  “那謝謝您,歡迎您隨時來。”收銀小姐姐笑著回答。

  沒有結賬,吳太太才和老吳離開店里,老吳回頭看了看,那個別致的logo,吳燁說以后會開更多的店,也不知道能不能開那么多。

  真有個百八十家,給他們的會員卡,就不是一般的卡了。

  車上,老吳一邊系安全帶,一邊說道:“繼承家業,估計沒指望了。”

  吳太太笑了笑,繼承家業不指望,搞不好他們反過來把公司都給買了。

  一直在計劃退休的老吳,可能又得延遲自己的退休計劃。

  “另一家店,我們下次去吧,反正也吃飽了,保留一點神秘感。”吳太太回答。

  老吳點點頭,開車回家。

  他們回家的時候。

  吳燁和凌晨才剛到樓下,錘了一下酸痛的大腿,吳燁拉著她去超市,吃了不少時間,家里已經沒有多少菜了。

  “明天去吧,今天下面吃!”凌晨也懶得不想去。

  玩了一整天,累的不行。

  “你下,還是我下?”吳燁一邊拉著她走,一邊問。

  她直接蹲在地上,吳燁拖著她,滑著出去。

  “哪里有個手推車,快推我!”凌晨站起來,跑到購物車上坐著,還一邊楊下巴,讓吳燁趕緊的。

  “喊老漢就推你”吳燁回答。

  凌晨打他,想到什么似的回頭看了看他:“你真狗,我還以為是喊爸爸。”

  “喔!坐好出發了哦。”吳燁答應一聲。

  凌晨撐著邊緣,轉頭看了看他:“勞資給你兩耳屎,你信不信?”

  吳燁笑了笑:“我信不得信!”

  他跟著凌晨學了不少蜀州話,偶爾也能和她聊兩句。

  “你個哈批!”

  吳燁:“.....”

  罵人就不對了。

  助跑了一下,吳燁推著手推車,快速跑起來。

  “慢點,慢點。”

  吳燁哈哈笑。

  路邊的大媽們看著他們跑過去,忍不住撇撇嘴:“一看就是外地的,小赤佬。”

  最終,還是沒有摔著凌晨,安安全全的到了超市。

  超市的手推車是可以推到樓下的,如果買的東西多的話,會有人來收回去,推著手推車,兩人穿梭在貨架里,時不時的吳燁還會拿起一個商品問她要不要吃。

  凌晨挑了不少專家喜歡的,吳燁買了不少生鮮和蔬菜水果,裝了大半個購物車,在結賬排隊的時候,吳燁一直在看著貨架上的小盒子。

  凌晨注意到他的眼神,視線看過去,又立馬轉開。

  毫無疑問,吳燁現在成天想的都是畢業,讓男生群體里少一個單純的男生,讓男人群體里多一個男人。

  以至于,他看到相關的東西,都會看一下,或者問她一下。

  他還會問她,比如這會兒:“親愛的,有沒有想法?”

  凌晨搖搖頭,別說喊親愛的,喊什么都不行,她有個錘子想法,完全沒有想法,稀里糊涂的,不知不覺的就,她已經連兔子都丟了。

  還沒有習慣,總得有個過程。

  有想法多少是有想法的,肯定沒有吳燁那么多就是了。

  他玩游戲都只玩后羿,凌晨暫時不想當金烏。

  “我們家不需要這個東西!”

  “暫時而已,有備無患。”吳燁回答。

  多買點日用品在家,以備不時之需。

  凌晨的想法總是變化的很快的,對于她的適應能力,吳燁毫不懷疑。

  可能就是最近了,吳燁不靠譜的第六感預判。

  “不要!”

  “不要就是要,而且你喜歡口是心非,那我先準備著?萬一你想開了呢?”吳燁順手拿了一盒,放在購物車里。

  臭不要臉。

  根本不是她想不想開,而是吳燁現在自己想通了,她根本沒有那么多想法。

  “拿出去,不要這個東西。”凌晨說道。

  吳燁:哈哈哈哈。

  看吧,口是心非教學。

  真要是不要,就直接丟出去了,光是在那里說,完全沒有動手。

  “再拿兩盒,萬一差了到時候麻煩。”吳燁又拿了兩盒。

  直接轉身,凌晨站在他身后,一副我們不認識的樣子。

  吳燁只是笑,凌晨確實是面薄,無所謂啊,我臉皮厚啊。

  結完賬的時候,凌晨迅速把東西裝好,放到袋子里以后就裝到車里了,然后就推著車,跑得飛快。

  第一次買這些東西的時候,總是不太好意思的,沒事,等到買的次數多了,就習慣了。

  “跑慢點,別摔著了。”吳燁在后面提醒他。

  “你個哈批,回去勞資再收拾你。”凌晨的聲音傳來,還能看到她豎起來的中指。

  完全不像什么大總裁,反而和個小太妹似的。

  吳燁樂起來。

  到樓下的時候,王嫂看著打打鬧鬧的他們靠近,王嫂驚奇的看了看他們,又收斂起來,給他們一個微笑。

  “你倆感情真好,什么時候能喝喜酒?”王嫂問道。

  凌晨把嘴上的果凍拿下來,微笑的回答:“等結婚肯定通知嫂子。”

  吳燁倒是注意到王嫂顯懷越來越嚴重了:“嫂子,預產期是不是明年?”

  她點點頭:“二月份,你倆也努努力,爭取孩子有個玩伴。”

  吳燁尷尬的笑了笑。

  “解決了最大的阻礙,就快了。”吳燁回答。

  王嫂看了看凌晨:“習慣了就沒什么的,就和做題似的,多練就好。”

  哇,王嫂在開車哎。

  “我們在努力了,以后有孩子了,得多請教一下嫂子。”吳燁臉皮厚,說話沒有那么多不好意思。

  “沒有之前,也可以問我,小凌,不用客氣的。”

  凌晨尬笑。

  一直到她離開電梯了,凌晨才松了一口氣。

  “已婚婦女竟恐怖如斯。”

  “確實,什么都不怕就算了,還什么都知道。”吳燁回答。

  “閱歷,對吧?”

  “No,經歷。”吳燁看了看她:“想不想變成一個有經歷的人?我可以無償培訓你。”

  凌晨給他一拳:“鐵咩。”

  吳燁:“.....”

  捂著疼痛的肚子,吳燁慢悠悠出了電梯,凌晨打開門:“不要裝了,我都沒要用力氣,這就不行了?”

  “遲早有一天,這個話我要加倍奉還。”

  回到家以后,幾個口袋放在地板上,凌晨開始收拾東西。

  分門別類的交給吳燁,吳燁就跑腿,把東西放到冰箱,抽屜,箱子里。

  “這個放抽推里。”凌晨把幾個小盒子遞給他。

  吳燁答應一聲,拿著東西上樓。

  凌晨:“.......”

  “我是說放在樓下的抽屜里。”凌晨說道。

  吳燁頭都沒有回:“放樓上,方便一些。”

  凌晨嘆氣。

  都計劃好了,她看著零食,不由得想到一個問題,自己還能當多久的大閨女。

  看到吳燁又風風火火下樓的時候,凌晨看了看他,指了指面前的位置,吳燁疑問的指了指自己,凌晨點點頭:“坐。”

  吳燁坐在地板上,看著她。

  “問你個問題,你是不是腦子里都是....”凌晨拍了拍手。

  吳燁忍不住笑,這算什么語言?

  “第一次談戀愛嘛,對所有的東西都有好奇和期待,抱著很美好的想法。”吳燁指了指自己:“我當然也不例外。”

  凌晨點點頭。

  “可以理解,但是不一定要那么急迫吧?”

  吳燁看了看她:“你對自己的魅力,大概沒有一個很清晰的認知,我能一直克制冷靜,已經很偉大了。”

  凌晨嗔怪的看了看他,接受了這個夸獎。

  “那要是晚一點呢?”

  “今晚還是明晚?”吳燁問她:“不要說一點,就是五點六點都可以啊。”

  沒有辦法好好聊這個話題,還想著大家開誠布公的談一下,結果吳燁一直胡攪蠻纏。

  “不說這個了。”

  “好的,那我去做飯了。”吳燁起身去廚房。

  凌晨把剩下的東西收拾好,然后就躺在沙發上玩手機,累的不想動彈。

  聽著廚房里的響動,凌晨忍不住笑了笑:“賢惠的弟娃啊,除了不正經,其他的都好。”

  阿姨說,男生不能太正經,太正經了就沒趣味,多少還是要有那么一點點壞才好。

  以前不理解,先在理解了,木頭確實無趣,吳燁肯定不是木頭的,不然就不會有那么多想法。

  醫院里,田甜吃著晚餐,張楚楠在旁邊陪著她,田甜在吃東西,張楚楠就拿著手機在看,看著看著,還忍不住笑。

  田甜好奇的看了看他,張楚楠把手機給他看了一眼。

  “吳燁他們出去玩了,拍的照片看,環境還挺不錯的。”張楚楠說道:“等你好了,也帶你去漂流。”

  看著照片,田甜打開直接打開吳燁的朋友圈,吳燁把她屏蔽了,她根本看不到吳燁的朋友圈,加好友以后就沒看到過。

  田甜往上翻著日期,一直到看到吳燁和凌晨的第一張照片,然后田甜看了看當時的日期,幾個月前了。

  幾個月前啊。

  田甜看著照片咬牙切齒,幾個月前就在一起了,她根本不知道,還干了一大堆蠢事,說了一大堆蠢話。

  結果,就她不知道,難怪偶爾凌晨支支吾吾的,難怪有那么多會要開,開的是約會吧?還什么為我報仇,都是假的,就她傻乎乎的相信了。

  我真傻,真的。

  還相信她了,她卻一直在騙我,小雪姐啊,你好狠的心啊。

  往下翻看著照片,她就發現凌晨笑容越來越多,越來越甜,那種幸福的表情是騙不了人的。

  還有在吳燁家里拍的照片,所以說,那個她自己自懷疑的女生,其實就是凌晨而已,就能解釋她為什么不回來,還說在加班。

  吳燁家里的拖鞋,就是給她準備的,吳燁搬到樓上也是為了她。

  看完吳燁的朋友圈以后,田甜總算是把脈絡鏈接起來了,她覺得,她就是個沙比。

  “呼楠哥,我是不是個沙比?”田甜問他。

  張楚楠:“......”

  這話....從何說起?

  剛才就看到田甜的臉色不對勁,現在才發現確實是很不對勁。

  有種生氣,憤怒,糾結,如釋重負,還有一部分的話,張楚楠看不懂,反正感覺很奇怪,奇怪的原因就是她看了個朋友圈而已。

  這有什么問題?

  “你怎么會這樣覺得?完全沒有的事。”張楚楠回答。

  田甜看了看他,然后把手機還給他,東西也不想吃了,而是看著天花板,有些呆滯的感覺,兩眼無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這個樣子有點嚇著張楚楠了,還以為是腦震蕩的新的后遺癥,他立馬去找了醫生,醫生來檢查一下,發現沒有什么問題:“很健康啊!”

  “您確定?”

  醫生看了看張楚楠:“我是醫生,當然可以確定。”

  “那她這個情況,究竟是怎么回事?醫生您和我說一下。”張楚楠交集的問。

  醫生:“.....”

  這種情況怎么說?他都沒有看出個所以然了,不像是病啊。

  很奇怪的,就像是打擊太大了。

  “是不是受刺激了?”醫生問他。

  張楚楠點點頭,就這個情況,多少應該有點,剛才就感覺她有點不對勁了,臉色是越來越差,最后的表情也是很氣憤。

  “注意安撫一下病人的情緒,這個也很重要的。”醫生交代。

  張楚楠點頭答應,看著突然之間就呆呆的田甜,直覺告訴他這個事情應該是和吳燁女朋友有關系。

  緩了好久,田甜才算是說話了:“楠哥,我困了,先休息了。”

  心情并不愉快的田甜,蒙著被子睡了,實際上睡了沒有張楚楠也不知道,不過看樣子她應該很難過。

  張楚楠很疑惑。

  他是認識田甜完了,很多東西都不知道,田甜也沒有什么都告訴他,知道得少了,疑問就多了。

  不過他在疑問的時候,吳燁都在被窩里了。

  拿著手機在和吳太太發消息,吳燁才知道他們今天去店里了,員工已經告訴他了,吳燁發消息,只是因為吳太太撤回了一條消息。

  “這幾天有沒有時間?我們回家吃飯去。”吳燁轉頭看了看凌晨。

  被他問的一愣,凌晨想了想才點點頭,答應道:“好啊,我都沒問題的。”

  現在的工作沒有以前那么多,時間一寬裕了很多,只是去吃飯的話,提前下班就行了,問題不大。

  “行,那就這樣說定了。”吳燁給吳太太發消息回去。

  發完消息,吳燁把手機丟在一邊,然后就發現凌晨在揉眼睛:“怎么了?”

  凌晨揉了揉眼睛:“感覺右眼皮一直在跳,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壞消息。”

  左吉右兇。

  凌晨總感覺有什么壞消息。

  一直到吳燁收到張楚楠的消息,吳燁才看了看她:“一個壞消息,一個好消息,你要先聽哪一個?”

  凌晨疑惑的看了看他:“壞消息。”

  “田甜知道我們的事情了,在張楚楠的朋友圈里看到的,好消息就是我們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反正她都知道了。”吳燁回答。

  凌晨算是知道壞消息是什么了。

  都能想到田甜是什么樣的心情,估計是相當復雜的心情,特別是知道自己和吳燁在一起已經好幾個月的時候。

  有點愧疚,凌晨也是有些無奈。

  “明天我去醫院看看她,總要解釋一下的,免得感情因為這點小事情被破壞了。”凌晨計劃。

  吳燁答應。

  “休息了,遛遛小動物,就差不多休息了。”吳燁看了看她:“我希望你自覺一些。”

  凌晨:“.....”

  二話沒說,凌晨直接給吳燁一個小拳頭,態度相當明了。

  心情不好,凌晨沒有和他說話,而是轉過身默默的發呆,她在思考明天要怎么樣和田甜說她和吳燁的事情。

  她是后來的,但是確實成功了。

  “你就好好的和她說,不要考慮那么多,她能理解的就能理解,不能的理解的,你說再多也沒有用,而且從頭到尾,我們并沒有做錯什么。”

  “除了沒有告訴她我們在一起的事情,我們談個戀愛都得悄悄的,還不就因為她?”

  “憑什么不是她祝福我們啊?”

  吳燁的怨氣,已經積累了很長時間了,從最開時候到現在,吳燁一直沒有和她計較,就是因為凌晨而已。

  “好,我知道了。”凌晨只好這樣回答一句。

  “行了,不要想那么多了,早點休息。”吳燁說完就把燈關了。

  發現黑暗降臨以后,凌晨躲的更嚴實一點,她太清楚吳燁的想法了,特別是每次關燈以后。

  “至于嗎?”

“至于,要是覺得  受不了的話,你可以找個能接受的。”凌晨懟了吳燁一句。

  吳燁把毯子整理了一下,蓋著毯子回答:“算了吧,你這種貨色我都留不住,其他的估計更難了。”

  一句話,凌晨就跳起來捶他。

  不要沒有成功,被吳燁壓制住了,反而是有點外賣的意思,送貨上門。

  “唔......”

  “禽獸....唔.....”

  “唔.....我錯了,弟娃兒。”

  ------題外話------

《只想摸摸的我能有什么壞心思》推書  武器豈是如此不便之物?

  方清然深諳此道。

  經由他手之物,將被視為“武器”,賦予新的屬性。

  不僅如此,每多收獲一件武器,他也將獲得隨機屬性加成。

  拾起路邊的兩根樹枝,那完美的棍身,令每一位少年目眩神迷,遠處的菜花地,亦讓人蠢蠢欲動。

  收獲武器成功,劍氣1

老桃樹的左枝老桃樹的右枝品質:白  基礎加成:迅捷2,力量3,劍術3,一心二用1

  特殊效果:套裝二刀流……

  他很滿意。

  下一刻,微風吹拂起少女裙擺,他不自覺瞇起雙眼。

  女武神的……

品質:金  方清然:“?!”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