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36 黃原不要我了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黑鳳梨酒吧。

  酒吧的氣氛還是一樣,客人扎堆聊天,娛樂,撩妹,臉上都是喜悅和開心,是不是都有笑聲傳來。

  不過別人的歡樂,和黃原的悲傷,卻形成很鮮明的對比了。

  要不說傷心莫與他人說呢,人和人沒有感同身受,悲喜也沒有想通。

  看著別人開心的樣子,黃原感覺自己格格不入。拿著啤酒灌了一口,黃原又拿過寧渠的煙,給自己點上一支煙,煙霧吐出來的時候,還伴隨著他的咳嗽聲。

  咳咳。

  他平時是很少很少會抽煙的,屬于是不抽煙的那種狀態最多,游小魚不讓他抽煙,只是現在.....就是想抽一支煙。

  他也不知道是慶祝自由,還是感嘆悲傷,或者是叛逆的心理。

  看著煙霧,聽著民謠,黃原突然想到很久以前的一句話。酒會傷肝,煙會傷肺,但是它們唯獨不會讓你傷心。

  下意識的,都沒有注意到能讓你傷心逆流成河的人,其實都是走到心里的那個人。

  洛白說的,當你愛的越深厚,傷口就越致命。

  黃原不知道自己應該怎么熬,他知道自己會和洛白一樣,讓人帶走半條命。

  還是煙酒好,需要一個釋放情緒缺口的時候,它們就成了最好的選擇,只會給你的牢籠打開一個缺口。

  黃原是這種感覺,他現在就像是被情緒的牢籠關上了,跑不出去,無法形容,就是很難受,很難過,很傷心。

  這些情緒組合起開的時候,就炸在心里,炸的黃原更難受了。

  洛白看他一杯杯的喝酒,心里有點生氣,黃原很少這樣郁悶,很難看到他買醉的時候,見到他,他總是微笑以對。

  越是這樣,洛白就知道他委屈越多。

  鐵骨錚錚的黃原,能變成這樣,罪魁禍首應該是個女的,男的可沒有這個能力。

  “行了,少喝一點,具體是什么情況,和我們說一下,我們一起幫你想想辦法,光喝悶酒有什么用?”寧渠說道。

  一直都挺堅強的一個漢子,突然之間變成了這個頹廢的鬼樣子,都和洛白以前差不多了。

  那時候,他們找到洛白的時候,洛白都快得抑郁癥了。

  就是那種滿地酒瓶,滿地煙頭,胡子拉碴,頭發打結,那時候還是黃頭發的洛白,看起來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

  吳燁當時啪啪啪給他幾個耳光,洛白呆滯了半天,然后哭了半個小時,哭的撕心裂肺,他們一輩子都忘不掉。

  為什么他們一直都不同意洛白和東方淼死灰復燃,就是因為洛白當初完成蛻變,和死了沒什么區別。

  以前的洛白已經死了,東方淼選的嘛!

  當個采茶的小青年,也比當個舔狗好啊,不要做善良的比特犬,永遠舔不到比特幣。

  一直都挺關注黃原的,不過他是那種沒有結果就不會大張旗鼓的人。

  用他的話說,萬一沒成呢?

  自己給自己咒著了。

  黃原一直沒有和他們說的太清楚,關于她個隔壁老板娘游小魚的事情,一直都說的模棱兩可的。

  組織了一下語言,黃原才說道:

  “認識很久了,也喜歡很久了,我喜歡她,她們廠里的員工都知道。”

  “就是每次客戶問我,什么時候才能喝喜酒,我總是說快了,說了一兩年了吧!你們也清楚,她爸一直不同意我和她在一起,阻撓我們在一起,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

  “我原本的想法是,大家一起堅持一下,克服一下,總有一天,他會明白我們兩個人的想法,父母總是拗不過要嫁人的閨女嘛!。”

  “不只是我這樣想的,游小魚也是這樣說的,她總說,大不了就是再過一年或者兩年,總歸是要把她嫁出去的,熬著熬著,她都變成老姑娘了,總會把她嫁了。”

  “她對外人一直都大大咧咧的,不過,她卻一直都挺怕他爸,她媽媽去世的早,從小就是她爸把她帶大的。”

  “他爸爸都很不喜歡我,應該說是很討厭我,我也很清楚這個情況,你們可能不知道,為了躲她吧,我特么都快成蜘蛛俠了。”

  “本來和平時也差不多,今天過去的時候,飯還沒有吃完,就剛好遇到她爸回來了,指著我鼻子罵我,說了一些很難聽的話。”

  “說真的,這輩子從來沒有人對我說過這種話,要是換個人,我拿兩個奧迪賠他也得動手。”

  “他還是不同意,然后游小魚什么也沒說,把我拉開了,可能以為我要動手,其實我沒有這個想法,一直到我走的時候,她也什么都沒說。”

  “我最難過的,不是她爸說的那些話,而是她從頭到尾,沒有為我說哪怕一句話。”

  “不求她堅定的站在我這邊,我可以理解她為難,但是她連步伐動作都沒有,敷衍都沒有。”

  “我現在是想開了,可能在她的心里面,還是她爸才是最重要的。”

  “人說事不過三,忍不過五,算算也不止五次了,想著給自己留個尊嚴吧。”

  “臉湊過去給人家打,打也打夠了,疼也疼夠了。”

  黃原把前因后果和他們說了一下,包括最終放棄的理由,說完以后,他反而感覺輕松了許多。

  抽著煙,黃原靠著沙發,拿起酒悶了一杯。

  想好了,反正也不同意,反正也不在意,反正也沒有什么意義,戀戀不舍的有什么意思呢?

  吳燁幾人默默地聽著黃原說完。才對這個事情了解了一個大概。

  難怪他會那么傷心,換成誰遇到這種事情也的失望。

  為什么人都喜歡那種全心全意,義無反顧的愛情,還不是因為能感覺到對方是真的愛自己,沒有保留的那種愛。

  黃原不是不知道,只是游小魚平時也和他說很多,只是拿她老爹沒辦法。

  在她老爹哪里,她一直是唯唯諾諾的,沒有自己的想法,也沒有堅定的抗爭過,只是過后再來哄他。

  這次不哄了,沒必要了。

  寧渠嘆了一口氣,遇到這種性子軟的女孩子,真的是很無奈,什么事情都沒有自己的堅持。總是會被家人左右想法和意見。

  不去直面困難,而是想著繞過,想著拖字訣,拖到四十歲?要是一直不同意呢?難道就一直等?一直拖,一直耗著?

  寧渠覺得她在感情這個事情上,想的有些單純了。

  “那些都不重要,都已經過去了,我就想知道,你現在怎么想的?”吳燁問他。

  最重要的還是黃原的想法,還有游小魚的想法。

  其他的問題,總歸是可以找到辦法解決的,如果他都直接沒有想法了,那么連問題都不需要解決了。

  解決不了問題,就直接解決制造問題的人。

  “我現在沒什么想法,就想安靜一段時間,就是突然感覺心里面好像空落落的。缺了那么一塊。”

  “以前在一起的時候,也不是沒有想過要分手,但是每次都把這個想法放棄掉了。”

  “覺得在一起不容易,分開或許很容易,但是分開以后,可能這輩子都沒有再在一起的機會了。”

  “但是現在我覺得我已經放棄了,我好像做了所有的努力,一直在只是在感動自己。”

  黃原說完,揉了揉頭發。

  其實他原本以為,放棄了以后會很輕松,但是他發現,自己并沒有那么輕松,反而是覺得失去了很多很多的東西,就好像是,養了很久的寵物丟了一樣。

  并沒有和想象中的立刻丟開了所有事情一樣,反而后悔似的自我拷問接踵而至,一遍一遍問自己后不后悔。

  后悔個幾8,勞資分分鐘再找一個。

  這是吹牛的,男人都這樣。

  “那就這幾天先安靜安靜。”吳燁說道:“反正也不急,公寓里的空房子也多,隨便買一套立馬就住。”

  安安靜靜的好好想一想,想清楚。

  如果黃原搬家,這樣的話,大家還能聚在一起,想吃飯的時候,就隨時跟他們約個飯,想聊天的時候,也可以隨時聊天。

  有些東西,一個人想不清楚,還可以找人談談心。

  “我先看看情況吧,修理廠那邊也離不開我,到時候不行再來這邊買個房子住。”黃原并沒有立刻同意,而是想了想才回答。

  “你不是為了回去又能看到她吧?”寧渠問他。

  黃原看了他一眼:“勞資才不會那么沒出息,難道我把修理廠搬走?”

  寧渠:“......”

  這個倒是個問題。

  黃原又點了一支煙,他現在就感覺自己特別的不得勁兒,特別的煩躁。

  明明就是自己想清楚了以后才做的決定。但是做完決定以后,這種情緒又怎么甩都甩開,被一種莫名其妙的情緒黏著以后。黃原覺得心里特別的煩。

  腦子里總是時不時的閃過游小魚,他自己根本就控制不住。

  CPU中病毒了一樣。

  他有點陷入自我懷疑了。

  “你們說,我是不是個舔狗?”黃原問他們。

  幾人:“......”

  這是多不相信自己?

  大家搖搖頭。

  在感情上沒有明確的態度。一直在敷衍,這種情況下還拼命的對人家好,這種才是舔狗。

  黃原這種情況肯定不是,起碼人家游小魚,對他是有反饋的,私底下來說,對他還是很好,喜歡他的。

  舔狗沒地方談,很多人根本就不懂舔狗是什么意思,自發的把所有的,付出感情多的一方冠以舔狗。

  就像是不認識的字,就只認一半認識的。

  “喜歡一個人是沒有錯的,不過我就特別好奇,還有點不理解,為什么他爸那么討厭你?”

  “嫌棄你們家錢多了?還是嫌棄你是個懶鬼?還是覺得你長得丑,或者人品不好?你去男科被他知道了?”

  洛白實在是有些不明白,人總不可能無緣無故的討厭一個人。

  總不可能他是個控吧?

  黃原:“......”

  提到這個,他就忍不住嘆氣:“關于他為什么討厭我的這個事情,就說來話長了。”

  這是一個很復雜的故事。

  如果不是那么復雜,也不至于攔住他這么多年。

  “既然說來話長,那你就長話短說。”吳燁回答。

  黃原點點頭:“我揍過他。”

  幾人:“……”

  長話短說。

  確實是夠精煉,把經過,結果都表達了。

  不過他這個話,倒是把幾人的好奇心引出來了,黃原其實是個講道理的人,比起來吳燁還更喜歡揍人。

  “展開是說說。”寧渠回答。

  他屬于是瓜心活躍的一個,對于這種故事,他很好奇。

  “其實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有一次他喝酒喝醉的。準備打小魚。被我揍了一頓。”黃原回答:“而且,而且他一直覺得,我爸媽看不起他們。”

  “連帶著,他總覺得我爸媽他們看不起小魚,不喜歡她。但實際情況根本就不是這樣的。”

  “再加上好幾次,和我吵架的時候被我媽發現了,慢慢的,后來我媽也不同意。”

  “我爸更是放過狠話,要是我少一根汗毛,就要他吃不了兜著走,當時吵得特別厲害。”

  “再說他是什么賺錢干什么,不是什么踏踏實實的人,我不太感冒他,他也不太感冒我。”

  “反正就是很復雜。”

  他有時候都覺得造化弄人,游小魚顧慮的東西太多了,又覺得自己老媽不喜歡她,又考慮她比自己大,還要考慮她自己老爹的想法。

  他自己呢,爸媽也對他好,看不得兒子受欺負,這也沒有錯。

  所以,矛盾開始越來越大。

  聽完以后,幾人大概理解他這個情況了,總之這個事情不好辦。

  關鍵是一個事情整復雜了以后,事情就不好辦了,特別是兩邊家長根本就不對付,他有點不知道怎么辦了。

  這就是平時他沒有還嘴,也是有這個原因在里面。

  “這個事情我站黃原這邊,現在都二十多歲的人,應該有自己的堅持和主見,如果什么都聽父母的,那這個事情最后應該怎么辦?”洛白說道。

  他覺得黃原的決定沒有問題,要是換成他,早就已經分道揚鑣了。

  將就個錘子。

  都是我將就你,你怎么不將就我一下?

  對于這種事情,洛白的想法最直接,可能是經歷多了,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絕對沒有將就什么。

  “她為什么會這么聽她爸的話?”寧渠問道。

  和洛白關心的點不一樣,寧渠更關心能解決問題的原因。

  核心的問題,不就是她太聽他爸的話了么?這個才是矛盾的基礎點。

  “她媽媽走得早,她是他爸爸帶大的,開維修廠的錢,也不是他自己一分一分掙來的,而且他買彩票中的。”

  “但是在她們家有錢的之前。日子過得很窮的。

  “那時候,家里的經濟收入全部都靠爸去賺,各種苦活累活都做過,而且她爸現在有累病,也是因為要拉扯她長大,因為她,她爸再也沒有找過其他的老婆。”

  “干臟活累活苦活,就是為了多賺點錢養她,其實也說不上是怕。更多的應該是愧疚。”

  這個事情,游小魚和他說過。

  但是黃原可以理解讓一次兩次三次,接受不了一直讓。

  愧疚不一定要通過這種方式來回饋,可以有很多方式,這種方式擺明了就是讓他忍著唄。

  因為知道這些,他才寬容到了現在,如果沒有這些緣故,他真的沒有脾氣?

  收斂脾氣,只是因為游小魚。

  好吧,他逮到機會,也揍了游小魚爸爸一次。

  寧渠認真的看了看他,然后才說道:“我和洛白的想法不一樣,我覺得你還是再堅持堅持。畢竟這個事情,對于你來說是一輩子的事情,他并不是一天兩天。”

  “你要確定。真的是已經考慮好了,不要做什么事情一時沖動,免得以后后悔。”

  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親。能勸和好,就不勸分手。

  寧渠知道,他不可能那么容易就放下了,還要時間來淡化,他當時也是這樣,淡化了好久才好一些。

  而且短期之間,也不可能接受新的人。那種感覺很難受的,很煎熬的,寧渠深有體會,他不希望黃原也去經歷一遍。

  最開始可能還能吹牛,慢慢的影子就越來越重,偶爾去去過的地方,還會觸景生情。

  那種思念突然爆發的感覺,讓人死不了,活不好。

  所以寧渠的想法和洛白不一樣,還有機會在一起的話,就珍惜機會,不要錯過彼此。

  聽到這個話以后,洛白不干了:“有沒有發現人家對他是什么態度嘛?她如果連最基本的堅持都沒有。每一次都是黃原來退步,來讓她,難道讓她一輩子嗎?”

  黃原和吳燁沒有說話,倒是洛和白寧渠兩個人吵了起來。

  你一言我一語的,互相說著自己的理論。

  “現在別吵了,說好的朋友圈喝酒,我現在已經想好了,其實.....一個人也挺好的!”

  黃原拿著酒杯,和他們碰杯。

  一個人也挺好的,起碼不會有那么多情緒,自己支配所有的時間,不需要因為誰去占用自己的時間,不會因為誰去牽掛,去委屈。

  求醉的想法,黃原表現得很明顯,就這樣,話沒有說多少,酒卻一直都沒有停,不知不覺,黃原醉態越來越明顯了。

  臉紅,嘔吐,還非要喝,不喝就急眼。

  沒辦法,只好讓他喝。

  就是不知道為什么,越是喝酒,越是感覺腦子清醒。完全沒有電視劇里面說的那樣,喝醉了以后就什么都不知道。

  反而是思路越來越清晰,難過越來越明顯,除了動作開始不聽使喚,胃里開始翻江倒海,腦子就像是換了新的CPU。

  就是突然之間,黃原拿著酒杯,沒由來的感覺一陣劇烈的悲傷,眼淚就突然冒出來了。

  就像是控制不住,眼淚啪啪的往下掉。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終究,因為顏小魚。

  “真的,我有時候特別的不明白。我只是想好好談個戀愛,找個自己喜歡的人,結婚生子,不知道為什么就是那么難。明明是別人那里。這是一個很簡單很簡單的事情。但是在我這里,就像是天塹一樣,根本邁不過去。”

  “我以為我自己夠堅強,夠理智,我覺得她應該能感覺到,我為她受的那些委屈,我以為有這么一天,我和她爸吵架的時候,她會站在我面前維護一次。”

  “啊~,但是我發現我什么都沒有得到,到最后,我連再堅持下去的動力都沒有了,屮!”

  “并沒有奢望太多。特么的,老天爺卻連最基本的都不給我。”

  “憑什么?”

  喝了不少的啤酒,然后加上還有烈酒,黃原總算是喝醉了,歪倒在卡座睡過去了,吳燁拿了個枕頭給他墊了一下。

  忍不住也有些煩躁的情緒,不只是他,洛白和寧渠有這種感覺。

  洛白拿著杯子喝了一口酒,看著黃原說道:“把他帶到里面的房間去休息吧,這里吵得很,睡覺都睡不安生。”

  洛白指了指酒吧另一邊。

  睡得和死豬似的黃原,洛白和吳燁兩個人一起努力,才把他架到房間架到房間去,把臭鞋丟到一邊,然后給他蓋上被子。

  吳燁看了看房間,上次看到的那些小玩具,現在被收拾的干干凈凈。

  好像因為白菜,洛白改變了很多了,不知不覺之間,他已經打破了之間的最長不喝茶記錄。

  吳燁只希望他不要和黃原一樣,受這種委屈。

  關好燈,關上房間門,又想起什么似的,洛白把空調打開,放了兩瓶礦泉水在床頭柜上。

  回到位置上以后,洛白看了看他們兩人:“你們有沒有什么好辦法?”

  黃原這個情況,總要幫幫他。

  寧渠看了看他:“你要什么辦法?家破人亡的行不行?”

  洛白:“……”

  不說人亡,家破肯定不難,主要是黃原不可能讓他們那么做。

  洛白只是想讓她感覺一下,黃原現在的感覺,也沒有那么陰暗的想法。

  吳燁想了想才說道:“等他冷靜幾天,是好事,我們先以觀后效。”

  有些時候,分開未必是一個壞事情,只有分開以后才,才能更冷靜的思考,才能更清楚的看到得失,知道一個人對自己的重要性。

  不經歷風雨。怎么見彩虹?

  一直都沒有失去過什么的人,只有失去一次,后悔才能突破到心里。

  “我就是看不慣他們這樣欺負黃原。”洛白說道。

  “俺也一樣!”

  吳燁看了看他們:“你們不要弄巧成拙了,本來還有點機會,別最后被你倆給它搞沒了,倒時候他不說什么,你們良心過意的去?。”

  兩人:“……”

  吳燁的想法,就是先靜觀其變,如果后面對方也沒什么反應,就直接給他介紹對象,如果后面有反應的話。就看她怎么說,怎么做。

  反正主動權現在變了。

  剛說著話,黃原的電話就響起來了,剛才扶他去休息的時候,他手機落在沙發上了。

  看著備注魚的電話號碼,三人互相對視了一眼。

  “不出意外…”

  “給我,我來罵她。”洛白伸手,被吳燁拍開。

  吳燁接起電話,打開免提:“你好,哪位?”

  “咦?我找黃原,請問你是?”她的聲音通過外放傳到大家耳朵里。

  “不好意思,你找錯人了!”吳燁掛了電話。

  寧渠兩人:“……”

  就這?

  就這樣就掛了,還有一肚子話沒有說呢,你不說,我們說啊。

  “就算你覺得你需要文明一點,你是開不了口罵她。你好歹也要說幾句重話吧?”寧渠沒理解。

  “就是,就這么輕飄飄的,老黃在那邊,受什么樣的委屈你知道么?”洛白說道。

  對于吳燁不是臭罵游小魚這個事情,他們意見很大。

  在兩人看來,這種女生就應該說話重點,沒必要給她那么好的語氣。

  吳燁把一只手放在嘴唇上,示意他們兩個閉嘴,然后另一只手指了指手機,沒過幾秒鐘,手機就亮起來。

  還是那個電話打過來的。

  “你誰啊?為什么會有黃原的手機。”游小魚開門見山。

  “你管我誰,你誰啊?管那么寬?”

  “我是....機主的女朋友,為什么他的手機在你這里?”

  吳燁回答道:“他說自己沒有女朋友。”

  想了想,吳燁繼續說道:“剛才這個手機的機主,站在大橋邊好久,我怕他出事情,就把他從橋上拉下來了,然后他拿著手機,說了幾句話以后就把手機遞給我,說他不要了。”

  “我還問他,為什么這么好的手機他都不要了。他跟我說這個手機沒信號。”

  “然后他就走了。”

  “沒有女朋友是他自己說的,手機也是他送的。”

  對面的游小魚:“……”

  為什么會這樣?

  想到黃原離開的時候那種堅決,游小魚突然覺得,自己這一次好像做錯了。

  當時他眼里應該是失望吧?

  “那你知道他往哪個方面去了嗎?”游小魚問道:“那條路,那個方向。”

  “不知道,包括我看他傷心成那樣,怕是死老婆才有那么傷心。”

  “那么溫柔的一個男生,現在的人真是越來越沒有底線了,就知道傷害這種老實人。”吳燁又說了一句。

  游小魚:“.......”

  “你不是他女朋友吧?女朋友不可能人家難過還不在人家身邊的,麻煩你給他女朋友說一下,讓她早點把人接回去,外面冷的很。”

  她就是女朋友,哪里還有?就她這么一個不合格的女朋友。

  被吳燁的幾句話說沉默了。

  “畢竟是個活生生的人呢,不是真傷心,誰愿意一臉死灰呢。”

  “我…麻煩你給我說個地址。”游小魚回答。

  “你姓游?”

  “對!”

  “不好意思啊,他說了,姓游的電話,讓我拉黑。”

  “我已經給他爸媽說了,姑娘,你就別管了,我猜的不錯的話,罪魁禍首就是你。”

  幾人都聽到她的嗚咽了。

  吳燁覺得自己是不是太過分了點,想想也沒有說什么更難聽的,已經很克制了,她爸說話估計更難聽。

  吳燁掛了電話,把手機放在茶幾上,看了看他們倆:“行了吧?”

  “到位!”兩人服氣。

  估計被吳燁說自閉了都。

  總算是給黃原出了一口氣,心情好多了,憑什么就讓黃原一個人難過?

  打個電話來哄一哄,下一次還是這樣,再哄一哄,當他是什么?小孩子呢?

  “先看看情況,看他自己怎么說。”吳燁說道:“拿他指紋把手機解開,拉黑了,明天和他說一下。”

  洛白點點頭,把手機放到自己兜里。

  “等他醒酒再說吧!商量商量我們也回去了。”寧渠點上煙。

  幾人又商量了半天,然后才離開酒吧,各自回家休息,吳燁回到家的時候,凌晨已經睡著了,吳燁只好悄悄的躺好,沒吵醒她。

  或許是感覺到了吳燁的存在,迷迷糊糊的凌晨把手伸過來試探了一下,然后就靠過來了,挪到吳燁旁邊。

吳燁笑了笑,悄悄地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攬著她安然入睡  她習慣性的,把腳放在吳燁的腳上,推開以后她又會放上來,最后吳燁也認了,這樣她好像睡得更好一些。

  還沒有睡著呢,吳燁就感覺衣服被她的口水浸透了不少。

  凌晨微微的打鼾,睡得沉沉的,吳燁在黑暗里看了看他,轉了個身。

  突然有一個想法.....吳燁看了看自己的手,想把凌晨一手帶大。

  不過她似乎反應很快,下意識的,還沒有睡醒,就把吳燁手拿開了。

  沒有成功,吳燁并不氣餒,不多嘗試幾次,怎么知道成功來之不易?

  可惜都失敗了。

  睡覺!

  睡著以后,吳燁做了一個陽春三月的夢。

  夢里,他處境艱難,孤掌難鳴。

  跟著一個看不到容貌的美女學做面,吳燁還學會了~揉面,而且還是蜀州的面。

  不得不說,那面的質量,簡直絕了。

  不過,他雖然學的很認真的,還是被凌晨一巴掌拍醒了。

  “怎么了?做噩夢了?”吳燁第一時間問她。

  “鴨兒,你手規矩點。”凌晨怒氣沖沖的提醒他。

  第二時間,吳燁才注意到自己的手,就是感覺手上有什么東西似的。

  躡手躡手。

  哦原來如此,還以為是什么呢,原來是這樣。

  “意外,意外。”吳燁把手放到背后:“睡得好好的,我也不知道什么會這樣。”

  本來睡著之前,他都沒有成功,沒想到成功來的這么突然,一時之間,還有點驚喜不過來。

  凌晨看了看他,打開燈,迅速的起床,鉆出被窩。

  注意到她臉紅的和燒紅的炭似的,吳燁識趣的沒有逗她,不然肯定又是邦邦兩拳。

  “去哪啊?”

  “關你屁事。”凌晨穿著拖鞋,去樓下了。

  吳燁:?

  這點事情,不至于要離家出走吧?你不也挺開心的嘛!

  吳燁豎著耳朵,一直到聽到衛生間的關門聲,吳燁才恍然大悟,原來是...去衛生間啊...臥槽。

  不得了,不得了。

  下雨天的田吧?泥濘。

  吳燁沒忍住,哈哈笑,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又嗅了一下。

  高筋面,導致的手有余香。很獨特的氣息,白嗅不厭,雪的氣息。

  等了半天,吳燁才聽到腳步聲,凌晨回來的時候,沒有理他,自顧自的就睡了,被子裹得嚴嚴實實,吳燁只有一小部分被子。

  凌晨轉身的時候,她連被子都沒有了,有些人,一轉身就是一被子。

  “給我點被子啊!”吳燁說道。

  凌晨回答道:“凍死你。”

  吳燁:“......”

  你信不信我凍死自己,讓你沒有老公。

  吳燁只好找個毯子湊合一下,凌晨看他可憐,又把被子給他一部分。

  想睡著,又不放心吳燁。

  “再不規矩,我給你手剁了。”凌晨嚴肅的警告吳燁。

  剛才她做夢了,人生四大喜事之一的花燭夜。

  養了許多年的兔子,首遭其沖。

  兔子都變成了熏悟空,變化多端,和流體有的一拼。

  然后就感覺自己到了沙漠里,越來越熱,還越來越口渴,后來,她就醒了。

  第一時間,她就發現。

  兔子,被抓住了。

  尼古拉斯,涅兔,燁,正在涅兔。

  原來不是夢,這是凌晨的第一反應,。

隨之而來  人麻了。

  吳燁仿佛是會吸星一樣,簡單的,凌晨的力氣都被抽走了。

  重感冒了一樣的,突然之間就沒有力氣了。

  沒堅持多久,凌晨就直呼NoNoNo。

  她直接打了一下吳燁,吳燁才醒了,然后才規矩了。

  凌晨卻沒法說自己的情況,只能去衛生間,順便在樓下喝完水,口渴得很。

  吳燁尬笑:“我就是想問一下,為什么去衛生間。”

  凌晨打了他一拳,讓后就轉身睡覺,忍不住笑了笑,吳燁悄悄地靠著她。

  早上的時候。

  又是一巴掌,把吳燁從睡夢里拉回現實。

  “你是不是想英年早逝?”凌晨氣呼呼的問他。

  特么的,又逮兔。

  人家是逮蝦戶,吳燁是逮兔戶。

  破習慣一旦形成就改不了了似的,自己帶著一個導航一樣。

  吳燁收回手,尷尬的笑了笑。

  有了女朋友以后,很多都是自然而然學會的,他都不是故意的,只是手有自己的想法而已,它就是聰明點而已,能有什么壞心思?

  “我保證,它只是單純想交個朋友。”吳燁狡辯著回答。

  凌晨很苦惱,又得去衛生間了。

  跑完步,吃過吳燁做的早餐,凌晨就拿著包包準備出發去醫院了,想了想,又從抽屜里拿了一疊現金放在包里。

  她沒有開車,吳燁把她送到醫院的,不過吳燁自己沒有上去,他去了,田甜可能更不開心,吳燁直接去了店里。

  剛好一個星期了,得對對賬才行。

  吳燁打電話給洛白,問他黃原的事情,洛白和他說,黃原已經離開了,就在剛才,和平時一樣的笑容,一樣的陽光,一樣的元氣滿滿。

  就像是什么都沒有發生過,開車離開富力這邊,

  另一邊,黃原沒力氣的開著車,回到修理廠。

  再怎么樣不開心,工作還是要做,已經不是孩子了,不能再那么任性了。

  剛到汽修廠,就被游小魚攔下來了。

  “你跑哪里去了?我擔心你一晚上了。”游小魚說道,這個時候,她倒是把彪悍收起來了,語氣格外的溫柔,還有歉意。

  黃原搖搖頭,繞過她,徑直回到店里的辦公室里。

  他連話都不和自己說了,只剩下一臉的淡然。

  游小魚站在原地,突然感覺早上的氣溫好冷,一直冷到心里了。

  黃原的一反常態,讓她很清楚的意識到了自己的問題,以前總是抱著僥幸心理的她,這會兒開始慌了。

  立馬追上黃原,她開口說道:“你想吃什么?我中午給你做。”

  “不用,以后都不用了。”黃原回答:“你先回去吧,我累了。”

  他說的很認真,沒有那種鬧脾氣的虛假在里面,游小魚就那么盯著他,嘴唇有些打顫,大眼睛里蓄滿了淚水。

  “你不要我了?是不是?”

  黃原嘆氣。

  原本一頭紅頭發的御姐,突然哭唧唧的楚楚可憐模樣,反差很大。

  “我對你來說,沒有那么重要的,所以我選分開,對大家都好。”黃原回答。

  “我不,憑什么你說分開就分開,我可以給你道歉,認錯,但是分開沒門。”游小魚回答:“我們都堅持.....”

  “對不起,我堅持不下去了。”寧渠關上門。

  門外的游小魚,終究還是沒有忍住眼淚,啪嗒的掉在地上。

  “你開門,我們好好說行不行?黃原,你把門打開。”她攥著拳頭捶門。

  店里的員工都被聲音吸引過來了,隔壁的小胖子跑過來把她拉開。

  “姐,先回去吧,你撬開這扇門都沒有用的,你自己給他心里按了門,回去慢慢想,急也沒用的。”小胖子一邊把她拉走,一邊說道。

  最終,游小魚還是回去了,看著關得緊緊的大門,她覺得是自己給黃原關進去了,而不是黃原把她關到了門外。

這一天,黃原沒有出過自己的辦公室,哪怕是游小魚給他送飯,他也沒有開  ,喊很多次,他都沒有開門。

  擔心,后湖,難受,委屈,各種各樣的情緒,把游小魚的心里填滿了,她沒忍住又哭了一場,然后才給老爺子打了電話。

  接到孫女電話的老爺子就知道,肯定不會是什么好事情。

  只是沒想到,電話接通以后,她第一句話就是:“爺爺,黃原不要我了,我該怎么辦啊?”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