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34 暴怒起來的凌晨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剛買的房子外邊,已經在開始搭鋼架了,一個個戴著安全帽的工人在忙碌著。

  顯眼的地方,還寫著大大的標語,記得系安全帶,記得戴安全帽。

  上次的小青年,還在家里養傷呢,因為沒有系安全帶,少賠了很多錢。

  工程隊也換了,現在換成了另一支工程隊。

  裝修公司是第三次和吳燁合作了,對于吳燁這種經常裝修的大客戶,哄的和大爺似的。

  “吳總,您放心,我們不是第一次合作了,質量和安全我們都安排了專門的人監督,您完全可以放心。”

  穿著西裝的經理,語氣很誠懇,有點諂媚的點頭哈腰。

  吳燁剛來的時候,看到的可是他對一群工人趾高氣昂,指指點點。

  在吳燁面前,他桀驁不馴的樣子完全沒有了。

  戴著白色安全帽的經理,西裝革履皮鞋光亮,顯得如此的與眾不同。

  吳燁看了看忙碌的工人,又看了看旁邊的馬東西,然后才說道:“馬經理,這段時間又得辛苦你了。”

  放假賠了家人幾天,馬東西又得上崗了,其他的人,吳燁不放心。

  就只有馬東西這個老員工,吳燁才放心一些,現在的其他員工,還得再養養。

  不說養得多熟,那不顯示,起碼要能放心分配工作。

  “放心老板,我肯定嚴格把關,保質保量。”馬東西回答。

  他老婆都說他早跟吳燁的話,就不會遇到那么多事情了,雖然事兒多,但是錢也多。

  升職加薪快的不行。

  馬東西雖然沒有說很多,但是他一直在卯住勁工作,認真負責,小心謹慎。

  現在,在公司里,他的重要性已經越來越明顯了。

  “等這邊忙完了,給你好好放個假,這段時間是沒辦法休息了。”吳燁拍了拍他肩膀。

  馬東西點點頭,表示自己可以理解:“新店重要。”

  帶著他走到另一邊,避開人。

  “這個給嫂子,這是給她的禮物。”吳燁才從口袋里拿出來一個盒子,遞給他。

  要想馬兒跑,就要給馬兒草。

  起碼要讓人家覺得值得,吳燁偶爾就會送點禮物,公司管理都會收到他送的禮物。

  不過輕重不一,類似馬東西這種骨干,送的東西就是比較貴的。

  “老板,這我不能要!工資我也沒有少拿,再說我老婆也沒有在店里工作,您不用破費。”

  馬東西立馬拒絕,他不能收這個。

  “拿著,這是我的心意。”吳燁說道。

  他直接放在馬東西兜里了。

  馬東西:“……”

  吳燁送東西,太簡單粗暴了,起碼要非要給,非不要,再給,再不要,實在是推辭不過,才接受了。

  “那我替媳婦兒謝謝老板了。”馬東西憨厚的笑了笑。

  吳燁擺擺手:“這邊就交給你了,一定不要出上次那種事故。”

  “這個我保證。”馬東西回答。

  吳燁又和他說了不少,把這邊的事情交代給他以后,吳燁就離開了。

  吳燁離開以后。馬東西才給負責人發了煙,然后說道:

  “謝經理,大家都是打工人,互相理解一下,安全問題和質量問題就麻煩您多上心了,我們老板對于這兩個方面要求最高。”

  “特別是上次那種情況,如果還發生的的話,老板就不一定找你們合作了。”

  “你也知道,甲方有很多選擇的。”

  “當然,我們也希望早點平平穩穩的完工,這樣對大家都好。”

  “公司還有很多分店計劃,以后的日子還長。”

  好的壞的,馬東西都和他說了一下,真正監督工人的不是馬東西,他只是來監督負責人的。

  包括用的材料,還有進度等等。

  謝經理聽完以后,立刻點點頭:

  “我們也知道吳總重視這個問題,馬經理您放心,保證讓吳總滿意,也不給您添麻煩。”

  “如果中途發現有什么質量問題,我們愿意賠償吳總的損失。”

  對于這個項目,公司很重視,給吳燁的折扣也很大。他又想到什么似的:

  “馬經理,晚上請您吃個便飯,您看方不方便,主要是討論一下工作問題。”

  馬東西考慮了一下,點點頭答應下來。混澀會,有些東西無法避免的,他們又是甲方。

  他車里已經多了兩條煙了,他知道是什么意思。

  閻王好躲,小鬼難纏,吳燁是閻王,他就是小鬼,對方就是求個不苛刻,不為難。

  他這個位置,要刁難對方簡直太容易了,對方也知道這個問題。

  上次合作就是這樣,哄好老板以后,連帶的還要哄好他。

  聊了幾句,馬東西就不打擾他了,在一邊拿著吳燁給的盒子,打開看了看。

  是一套首飾。

  吳燁大概是讓自己借花獻佛。

  “又是升職加薪,又是送禮物,整的不努力都不好意思了。”馬東西感慨萬分。

  不遠處的街道紅綠燈前。

  吳燁把車停下來,看了看紅燈秒數,又看著自己手上的表。

  想到家里的招財貓,忍不住笑了笑,這一波,不算是虧的太狠,這塊表因為是限量款,現在還漲了不少價格。

  他買房子,折下來大概花了九千萬左右,現在房本都拿到了。

  花錢好比水沖沙。

  還是得榮阿姨這個房姐才厲害,人如其名,榮華富貴。

  那他交易的時候,還聊了一下她們家的傳統,傳統就兩個,離婚和買樓。

  她的媽媽也是離婚了,瘋狂買房子,她也是這種情況。

  所以給孩子找對象,她一定要找生肖合適的,就因為大師說的,找不對的話,還是得離婚。

  一個月,有半個月都在收租的阿姨,還會相信這些東西。

  不知道是不是有錢人,都相信這些,吳燁只是覺得她性格好,是個很有意思的阿姨。

  和錢無關。

  她送的這個幾百萬的腕表,確實是貴的很,屬于是真正的奢侈品了,好幾顆收割智商的大鉆石鑲在上面。

  表挺好看的,就是貴得很。

  估計洛白會喜歡,他最貴的表都沒有這個貴,而且這個還是限量款的,吳燁這塊,是001。

  關于房子,他們前天交易完的,她就直接把招財貓和腕表給吳燁了,完全沒有拖泥帶水。

  吳燁給了她一張會員卡,她還去過店里一次,對菜品的滿意度很高。

  大家都不是拖泥帶水的人,交易很輕松,大家皆大歡喜。

  吳燁第一時間就找了裝修公司,準備早點把店面裝修出來。

  看著下午的夕陽,吳燁又混了一天。

  開車到了凌晨公司樓下,接上她以后,兩個人一起離開,凌晨有了男朋友接送以后,越發不愛自己開車了。

  以前只有羨慕的份,哪怕是電動車呢,人家也有人接,她每次都是觀眾。

  那時候,一邊吃狗糧,一邊想象著自己有了男朋友,站在汽車旁邊等自己。

  一定會和那些姑娘一樣,控制不住的蹦蹦跳跳,情不自禁的笑容滿面,然后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問他有沒有想自己。

  凌晨的漂亮,隔絕了大部分人,但是她和所有的女孩子一樣,也渴望甜甜的愛情。

  好在,有個沒臉沒皮的吳燁靠近她了,十個男人九個壞,就剩吳燁沒人愛。

  她果斷抄底了。

  沒想到,嘿,還真甜。

  “新副總上任以后,我感覺瞬間就輕松了。”凌晨在副駕駛說道。

  新的副總裁已經到位了,這次藍總裁的效率很高,連那些繁瑣的流程都省略了。

  她一上任,凌晨的不少工作都有她做了,凌晨現在輕松不少。

  要不是吳燁發個消息給藍總裁,她現在怕是還在苦哈哈的加班。

  “輕松就對了,那么多錢,找個助手讓自己輕松點,本來就沒錯。”吳燁一邊開車,一邊回答。

  “工作能力也很強,我沒看錯人。凌晨夸獎道。

  吳燁看了看她,然后才漫不經心的問道:“女的?”

  凌晨轉頭,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這個醋壇子又開始警惕了。

  “女的,不過男的女的有什么問題?”凌晨問他:“這你都吃醋?”

  吳燁:“……”

  就是問問而已,他肯定沒有吃醋,為了這點事情吃醋,完全不至于。

  好吧,多少有一絲絲。

  “我發現你是鴨子嘴,硬的很哦!”凌晨說道。

  吳燁忍不住笑了笑:“是不是鴨嘴不知道,反正能打結。”

  凌晨紅著臉想了一會兒,才給他一個白眼。

  了解過。

  “咦,你這表什么時候買的?”凌晨才注意到他的手,手上的表不一樣了。

  吳燁昨天戴的都不是這個表,本來見到吳燁的時候,她通常都會掃一眼,今天忘記了。

  看就知道不便宜,凌晨好像見過這種表,不過有點模湖了。

  “買房子送的唄,那個阿姨還送了我一個金的招財貓。”吳燁回答。

  這個事情,還得謝謝凌晨,要不是她給吳燁介紹賣房子的朋友,吳燁可能就錯過這個房子了。

  這里面,還有凌晨的一份功勞。

  凌晨疑惑的看了看他:“那她有沒有問你…是不是有對象了?”

  吳燁:“……”

  聽出她這個意思了,可惜吳燁對阿姨沒什么興趣。以前那么多小姐姐撩他,他都沒有動搖。

  錢,他又不是沒有。

  “你想啥呢?人家孩子都和我們差不多大了。”吳燁回答。

  聽她說過,她家里姑娘和自己年齡也差不多。

  “當劇情照進現實,多么荒唐都是現實。”

  “裝修工的故事,你怕是不知道,那是阿姨?那不是妹子?”

  “更多的就不舉例了。”

  “記得,在外面你得說你有女朋友,你女朋友很好,溫柔賢惠,小家碧玉,傾國傾城,懂不懂?”

  吳燁哈哈笑,凌晨這也太臉皮厚了,平時她還沒有這么自戀。

  還說自己是醋壇子,她其實也是個醋壇子。

  “要是....我說我有老婆了,別人來一句你老婆又不知道,你怕什么!這種情況怎么辦?”

  凌晨蹬著他,似乎疑惑他連這個都不懂:

  “這還要我教你?直接大耳刮子扇過去,醫藥費我出。”

  “這種情況,你還敢當朋友,人家可是在破壞你感情,你是不是傻?”

  “再說可,那種情況問題的,你覺得能多干凈?”

  凌晨長篇大論。

  吳燁點點頭,一臉理解的樣子:“你這么說我就懂了嘛。”

  凌晨又高興的給他一個木馬。

  開著車,吳燁看了看導航,一路堵著回家,回家都不知道多少時間了。

  “以后我要是先走了,你就找個老老伴,有個人照顧你,不然沒人在身邊照顧你。”

  “孩子也不能每天照顧你,最后還是得依靠老伴。”

  凌晨看著街邊,哪里,一個老太太攙扶著一個老爺子。

  就是有感而發,覺得自己也有老了的一天,不知道是什么光景。

  大概是很不中用了。

  吳燁很詫異她為什么聊到這個:“我不找老伴。”

  “不行,你必須找。”凌晨說道。

  “我就說可能性啊,我找個年輕的…行不行?”吳燁試探的問道。

  凌晨:“……”

  吳燁應該慶幸,現在開車救了他。

  要是沒有開車,她要讓吳燁知道知道什么叫來自女朋友的愛。

  “前面轉彎,開進去,然后下車,你能挺過去的話,找六個都可以,勞資給你管。”

  “直接給你安排一個星期,全年無休。”凌晨指了指某某醫院幾個大字。

  吳燁忍不住笑了笑,沒有不行,多了也不行。

  身體最重要,鞭長莫及。

  “算了算了,國外的老哥,三十歲就和八十歲似的,腰都廢了。”吳燁不敢考慮這個。

  凌晨也就是說說,不說七仙女,尉遲恭的金銀夫人都不要想。

  “怎么滴?還有點想法是不是?”

  吳燁立馬搖搖頭,好好開車。

  “關于老了這個事情,我們還有幾十年呢,考慮那么多干啥?”吳燁說了一句。

  凌晨沒有說話,剛才那一幕吳燁沒有看到,她看的很清楚。

  那才是相濡以沫,才是扶持。

  比起來,她和吳燁的愛情,太淺薄了,沒有時間的考驗和沉底,凌晨對于能不能穩定家庭都沒把握。

  好在結婚還要等幾年,不是現在就考慮。

  “回家路上一路堵著,今天在外面吃怎么樣?或者直接去店里吃。”吳燁問她。

  還是緩行。

  對面的車道,開著五十碼的汽車彷佛在嘲笑他們一樣。

  看著掉頭標志,吳燁特別想轉到對面去當兔子,而不是找這里當烏龜。

  凌晨點頭:“去店里吃吧!我要雞湯,還有獅子頭。”

  吳燁拿出手機,給蕭富貴發了個消息,然后掉頭,開車往店里去。

  暢通無阻。

  到了的店里,兩人在車滿為患的停車場,把車停到吳燁的專屬車位,凌晨拿著包包下車。

  透過隔音玻璃,看著店里的客人,凌晨覺得吳燁賺麻了。

  他定的菜單可不便宜。

  進到店里,發現是老板和老板娘來了,服務員本來準備給他們找個包間,吳燁拒絕了,就在大廳就行。

  本來晚上人就多,熱鬧一些。點好菜,服務員拿著菜單離開,有給他們省了不少糕點水果。

  又懂事的送了果汁,飲料上來。

  隔壁也是剛點菜的年輕情侶,看著吳燁那邊上了那么多東西,他們都沒都沒有。

  就把她叫過去的問了一句,小姐姐指了指吳燁:“那是我們老板和老板娘。”

  問題男生:“……”

  原來是來自己的店里,難怪吃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真好。

  “眼睛要掉下來了。”他女朋友提醒他。

  男生才尷尬的轉頭,且嚴肅的看著自己女朋友:“以為那個男生是熟人。”

  女生撇撇嘴。

  他有點驚訝,那家伙的女朋友好漂亮,簡直太漂亮了,都想去認識認識那個哥們。

  吳燁可沒有注意到這些,還在和凌晨聊天,他們其實很少出來吃飯,都是在家自己做。

  今天主要是堵車,而且吳燁不想回家。

  “你這生意也太好了。”

  凌晨環顧四周,全是客人空位置都沒有幾個,還有腳不沾地的服務員,樓上樓下的忙碌著。

  才開了短短時間,就已經有了這么多客人了。

  吳燁雖然知道生意會好,但是也沒有想到這么好,這是他查賬之前的想法。

  后來,發現賺錢快的時候,就像是撿樹葉子似的。

  日進斗金。

  烤肉店的營業額,和酒樓比起來,顯得太少了。

  吳燁笑了笑:“其實也不是很多,一個月都不到一千萬。”

  “你好凡啊,凡言凡語的。”凌晨回答:“我們賣一個版權,才幾百萬呢!”

  頭一次覺得吳燁賺錢快。

  開始上菜以后,凌晨看著獅子頭,直接夾了一個放到碗里。

  這是另一個廚師的招牌菜,很好吃,無怪凌晨那么喜歡。

  “你是喜來樂對吧?那么喜歡獅子頭。”吳燁問她。

  “黃原才是喜來樂,他喜歡隔壁老板娘。”凌晨回答。

  兩人一邊說話,一邊嬉鬧。

  他們沒發現,不遠處的座位上,一雙眼睛正盯著他們。

  坐在田甜身邊的女孩子,敏銳的注意到了她的表情,好奇的回頭看了一眼:“田總,看什么呢?”

  她請田甜吃飯,是為了談合同,畢竟她也是女孩子,好談一些。

  統計的數據顯示,男生和她談合同成功的概率低于女生很多。

  她還特意找了個新的,最近風評很好的酒樓。

  田甜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吳燁:“那個渣男,他居然帶我朋友出來吃飯了。”

  她旁邊的女生看了看凌晨和吳燁,發現兩個人聊的正歡快。

  長的那么帥,倒是有條件渣。

  “田總,他渣你了?”有點詫異,她問了一句。

  田甜這種都能渣到,應該也不是什么簡單貨色吧?

  田甜搖搖頭:“不是我,是我閨蜜。”

  眼珠子轉了兩圈,她衡量了一下利弊,想到了一個得到合同的方法。

  “田總,你是不是看不慣他?”看著田甜扭快子,她明知故問。

  田甜點點頭,這還用問?

  她很少看不慣一個人,但是吳燁絕對是一個,核心還是因為凌晨。

  沒想到,他都帶凌晨出來吃飯了,這個時間,吃完飯,什么想法不言而喻啊!

  就是為了睡覺。

  “田總,我幫你出口氣!”她說完話,田甜還沒有來得及阻止,她就沖出去了。

  只看到她拿走了一個裝滿水的水杯。

  凌晨和吳燁還在吃飯。

  氣氛正好,聊的開心,凌晨時不時被吳燁逗笑。

  處于本能,看到有個女生過來了,還沒有來得及反應的時候,她一杯溫水就潑在吳燁身上。

  嘴上還來了一句:“渣男!”

  吳燁:“……”

  看著她臉上既不氣憤,也不生氣,還有點愉悅表情的女生,吳燁感覺伸手擦了擦臉上的水珠。

  瞇著眼睛看著她,剛準備站起來,旁邊的的凌晨就站起來了。

  “啪!”

  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一聲實打實的響亮耳光響起,吳燁看著凌晨站在她面前,手才剛放下來。

  而對方,臉上多了一個巴掌紅印。

  吳燁被潑的時候,她看到的一瞬間,就感覺心里怒火沖天。

  勞資都沒有這樣對他過,你踏馬是那個小餅干?敢潑我男人。

  怒火沖天的凌晨,第一時間就站起來,然后卯足勁給她一耳屎。

  實打實的一巴掌,響亮到大廳的客人都聽到了。

  都抬起頭,開始吃瓜。

  而剛才潑水的女生,一只手拿著被子,一只手捂著臉,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凌晨。

  這一巴掌,超出意料之中了,原本以為就只是挨個罵的她,有點懵了。

  咋還動手呢?

  凌晨可沒有打算放過她,揪著她衣領,把她拉倒吳燁面前:“看清楚一點,你說的渣男是不是他?”

  “說,我男朋友這么就是渣男了,你要是說不出個所以依然來,你今天別想輕易出這個門。”

  “說啊!你有病找別人發,別和瘋狗一樣逮著誰咬誰。”

  “你爸媽慣著你,我可不慣著你。”

  “沒話說了?”

  凌晨連珠炮一樣的語氣,讓她愣在當場。

  注意到情況,幾個服務員也跑過來了,其中一個還在關心她:“老板,你沒事吧?”

  一邊看著吳燁,又轉頭恨恨的盯著剛才潑水的女生,她們肯定是站老板這一邊。

  吳燁搖搖頭說道:“我沒事,安撫好客人就行,不用管我。”

  他拿著紙巾,擦了擦水珠。

  “說啊,怎么渣你了,要真的是渣你了,我讓他把這個玻璃杯吃了,要是沒有,你知道你要付出什么代價么?”

  “長個嘴久可以造謠,就可以有熱度了?打的一手好算盤。”

  凌晨不依不饒。

  幾個服務員小姐姐,默默的退開一點,不得不說,有個這種老板娘,真好。

  以后有事情,老板娘就直接出手就行了。

  凌晨面前,被她打了一巴掌的女生,又被她已經問的支支吾吾,也沒有想到說什么,捂著臉就跑開了。

  還能聽到她說認錯人了。

  “看一下她結賬沒有,還有,這種客人拉進黑名單里,我們不招待這種客人。”凌晨和旁邊的服務員小姐姐說道。

  “好的老板娘。”她立馬答應下來。

  老板不說話,老板娘說的話,就是最有用的。

  服務員又給吳燁拿了一包紙。

  剛才隔壁幸災樂禍的男生,看到凌晨那一巴掌,里面就安靜吃瓜了。

  他估計著,吳燁也沒有少被打。沒想到啊,那么好看,打人那么兇?

  吳燁看了看一群吃瓜的客人,出聲說道:

  “不好意思大家,發生點誤會,影響大家吃飯了,大家吃好,等會讓廚房給大家送個小菜。”

  “小問題,已經解決了,大家安心吃飯。”

  安撫了客人,吳燁才看了看衣服,已經被打濕了一大片。

  比凌晨睡著的口水都嚴重。

  剛坐下,蕭富貴又來了,看著吳燁問道:“有人鬧事?”

  吳燁看著他拿著的大勺:“……”

  傳的這么離譜的嗎?

  “沒有,安心回去炒菜吧你。”吳燁回答道。

  蕭富貴確認沒問題,才和凌晨說道:“想吃什么,就和服務員說,給你們做啊!”

  凌晨笑著道謝。

  蕭富貴才離開,還和男服務員交代叫他們看著點老板。

  吳燁嘆氣。

  蕭富貴一來,整的和社團似的。

  “先吃東西吧,遇到這種人,真的是倒霉。”吳燁嘆氣。

  凌晨點點頭。

  他們都不知道,罪魁禍首,已經戴著口罩悄悄結賬跑路了。在停車場,遇到了那個幫她報仇,自己還被打了的姐妹。

  田甜嘆氣:“先帶你去消腫,她力氣挺大的。”

  她不是一次見過凌晨練拳,但是沒有見過凌晨打人,這是第一次見到。

  看她的表現就知道,吳燁在她心里的位置,已經很重要了,田甜突然覺得自己的堅持很可笑。

  凌晨義無反顧的維護吳燁,一點遲疑都沒有,好打她臉。

  那一巴掌,不止是打的別人,好像也是打的她。

  看著挨打的的女生臉上的巴掌印,田甜嘆氣:“明天來辦公室吧,我們把合同簽了。”

  她原本委屈的樣子,立馬就開心起來,又悄無聲息的隱藏起來,內心忍不住的喜悅,今天挨了一巴掌,不就是為了這個么?

  只要能拿到合同,別說挨一巴掌,就是重癥監護室住幾個月那又怎么樣?

  值得。

  “謝謝田總,謝謝你了。”

  可能是意識到她的想法,田甜只是看了她一眼,她怕不知道凌晨拿監控是為了什么。

  并沒有說什么,她開著車離開。

  今晚上,不出意外,小雪姐要融化了。

  她一時半會有點不知道怎么辦了,這種事情難道要打電話阻止,主要是阻止不了啊。

  她現在都已經完全喜歡上人家了。

  考慮著事情,等到旁邊提醒她:“田總注意車。”

  已經來不及了。

  都都的預警雷達響起。

  轎車撞到了一輛黑色大G。

  田甜磕在方向盤上,頭都撞了一個大包,旁邊的女生,直接撞到了車窗上,都流血了。

  田甜感覺頭疼的不行,勉強停好車,旁邊一個阿姨敲著她的車窗,她只感覺越來越模湖,然后昏過去了。

  店里。

  吳燁和凌晨兩人才吃完飯,吳燁拿了不少吃的和喝的,就帶著凌晨回到樓上去了,吳燁在樓上也準備了衣服。

  總要換個衣服,這個衣服一言難盡了。

  到了樓頂,吳燁打開燈,然后把門關好,反鎖起來。

  “今晚上還有月亮。”凌晨看了看天空。

  吳燁順手把衣服扯下來,看了看天空,被凌晨推了一把,讓他趕緊去換衣服。換好衣服以后,吳燁才發現凌晨坐在沙發上看著他,目不轉睛的。

  顯然,她這個表情是生氣了。

  “我真不認識她,完全沒有見過這個人。”吳燁立馬解釋:“他不是也說認錯人了。”

  認真的想了想,凌晨看了看他:“我知道。”

  她已經看完監控了,不知道是不是田甜在拱火。

  吳燁不知道田甜也在,她疑惑的不是吳燁和那個女的關系,顯然完全沒有關系。

  就是田甜的行為,讓她有些生氣。

  “那就不生氣了,為了別人生氣不值得。”吳燁安撫她。

  凌晨點點頭。

  “剛才人多,我沒問你,你不用考慮這個,我相信你。”凌晨回答。

  吳燁坐在她旁邊,拉著她的手,有點感動。凌晨就這點特別好,在外面她知道給自己留面子。

  就像個小女人似的,今天還是因為她太生氣了。

  不過那種情況,吳燁也不可能動手,畢竟客人太多了,凌晨就沒有猶豫,直接就是一巴掌。

  “謝謝姐姐,你真好。”吳燁想到她毫不猶豫維護自己的樣子,一點遲疑都沒有。

  讓人感動的,往往是義無反顧。

  讓人銘記于心的,往往是不顧一切。

  喜歡轟轟烈烈的愛情,就是因為有很多的劇烈感動。

  “得了吧,你是我男朋友,就算是欺負你也只能我欺負你,別人沒那個資格,我先去洗漱。”凌晨去衛生間了。

  吳燁躺在沙發上,他今天不準備回去了,就在這邊住。

  修好玻璃房,還沒有在這邊過夜,那不是白修了嘛?來的時候就已經想到了這個情況。

  今晚上,必不會去。

  吳燁躺在沙發上,透過玻璃,還能看到天空的星星和月亮,打開空調,吳燁拿過酸梅汁喝了一口。

  一如小時候無憂無慮的夏天,躺在谷堆上,看著近在遲尺,彷佛能摘下來的星星,還有那清晰可見的月亮。

  就是光陰似流水,人生不再來。

  “等以后老了,就回農村去。”吳燁喃喃自語的說道。

  有點能理解老爺子為什么不愿意住城市了,不是他沒錢,而是離不開老家的一切。

  衛生間里,凌晨看了看手機,居然沒用田甜的消息,還以為她會發消息,問自己什么時候回去。

  還準備裝傻充愣,結果她一個電話都沒有打,凌晨才放下手機,拿過吳燁給她買的睡衣。

  吳燁買的睡衣,真絲的,特別的薄。買的時候,就已經彰顯了lsp的風采。

  薄如蟬翼。

  自己伸手試了試,凌晨發現都能感覺到溫度。這是什么意思,還不夠明顯嗎?

  “難怪勸我不回去呢,原來是早有預謀。”凌晨看著鏡中喃喃自語,衣服還是很好看的,就是覆蓋率只有百分之60。

  凌晨打開了衛生間的門。出去的時候,就發現就發現吳燁的眼睛直直的,看著她目不轉睛。

  而且凌晨還發現,吳燁的視線大部分集中在她腿上。

  因為睡衣的緣故,凌晨一雙長腿暴露在空氣里。吳燁看著穿著睡裙的她,有點咽口水。

  不知道為什么,總感覺空調開得溫度大了點,感覺有點熱。

  目光就像是被502粘住了似的,完全移動不了。

  不是沒有見過照片,吳燁也不是沒有見過科普,他都認識很多老師的。

  就是真貨,還是第一次見到,不是睡衣的都不算。

  “哈都打哈欠了!”吳燁說道:“那什么,時間也不早了,早點休息唄?”

  凌晨:“......”

  這個話吧,欲蓋彌彰,掩耳盜鈴,假的不行。

  看著吳燁意圖明顯的想掩蓋真實想法和表情,凌晨勾勒出一個微笑,坐在他旁邊,翹著二郎腿,假裝玩著手機,一邊注意吳燁的視線。

  吳燁的目光一在她腿上。

  我滴個乖乖。

  不吹牛的說,不要說一年,就是三年都沒問題。

  真直,真雪。

  “我還不困,你先去主臥睡吧,我等會兒去次臥睡。”凌晨看了他一眼,繼續玩手機。

  吳燁:

  啥?那怎么可以?

  都到這里了,要是沒有成功,多不甘心啊。

  “別啊,你不在的話我睡不著。”吳燁回答。

  當然不是,他都自己一個人睡了多年了,怎么可能會睡不著。

  凌晨看了看他,然后扯了扯衣服:“睡不著啊,那就趕緊把另一套找出來給我。

  吳燁:“......”

  這個女人,為什么就聰明倒在程度呢?這都能猜出來,簡直離譜。

  吳燁只好去給她拿了另一套睡衣,實際上吳燁不止準備了兩套,而是七八套,凌晨不知道什么時候發現的。

  “小樣兒,想法還多的,任你狡猾,狡猾是沒有用的。”凌晨喃喃自語的說道。

  早就了解清楚了,要是吳燁買的睡衣,危險性急劇上升。

  他習慣兩手準備,絕對還有其他的款式,凌晨能猜到。

  關于休息,凌晨的想法是這樣的,能一起就不分開,特別是睡覺這個事情。

  “這個吧,你平時穿的都是這個。”吳燁重新給她找了一套。

  他確實是兩手準備。

  拿著衣服看了看,凌晨才滿意的去換好睡衣,房間里,看著凌晨進屋,吳燁還以為有什么新花樣。

  結果,她靠著兩米大床,再拿過一本書,凌晨看的津津有味,全讓沒注意旁邊的吳燁眼巴巴的看和她。

  “姐姐,別看書了,你看看我,你看看我呀。”

  凌晨:“......”

  “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惡心人?和小孩子似的。“凌晨感覺特別的不習慣。

  小時候他們確實是這樣,慢慢發現自己已經沒有童年。

  吳燁把她的書拿掉,目光灼灼的看著她:“關燈,休息唄!

  凌晨紅著臉把等關了。

  黑暗里,窸窸窣窣的聲音和濃厚的鼻音響,可以混在一起來。

  “我發現了好幾條旅游路線啊。”居安思危。

  凌晨:“.....”

  “難怪那么多人喜歡登山,確實是很有成就感。”

  凌晨:“.......”

  “手機充好電就算了,充好血就...”

  “恩!”

  凌晨一腳把他踹下去了。

  地上的吳燁,還沒有來得及因為聲音沸騰,就是什么都沒有了。

  還是第一次聆聽到單個的音節,就像是帶著不一樣的魔力似的。

  碰頭。

  果然會被踹啊。

  吳燁記下來,以后要注意這個問題。

  “商量商量,以后不要動不動踹人行不行?”吳燁站起來。

  凌晨沒有說話,安安靜靜的,不過能聽到她呼吸聲很重。

  吳燁重新躺好,看著夜空。

  “你得洗洗腦子了。”凌晨說道。

  吳燁拉著她的手。

  “沒聽說過這種操作方式,箭在弦上。”吳燁回答。

  “空鍋容易燒壞的。”

  “麻煩你加點水。”吳燁回答。

  凌晨:“......”

  還沒有緩過神,吳燁又靠近了,就和獵豹似的,出其不意的。

  “唔...”

  第二天的時候。

  吳燁把她送到公司樓下,然后就回家去了,主要是昨天沒有喂狗。

  電梯里,吳燁還遇到了王嫂,她已經顯懷越來越嚴重了,不過還在上班。

  吳燁和她聊了幾句,就上樓了了。

  奇怪的是,吳燁不知道看錯沒有,總覺得王嫂有的容光煥發,精神很好。

  “已經過了三個月了?”吳燁喃喃自語,忍不住笑起來。

  王哥休假那么久,也不知道工作態度和工作強度能不能接受。

  吳燁到了家。

給凌晨喂了狗,然后才回到家里,家里的八哥,也  餓的嗷嗷叫了。

  “大哥,你想餓死我嗎?”

  吳燁給一邊它準備好吃的,一邊說道:“昨天我在加班,太認真,就忘記時間了。”

  “大哥累不累?”

  吳燁忍不住笑:“累倒是不累,就是以后還得加班哦。”

  可能是隔三差五的,就得加班。

  把家里的動物都投喂好了,他就無事可做,就帶著隔壁的星星去樓下遛彎去了。

  凌晨很久沒有帶它去遛彎了,突然之間,它居然覺得吳燁是個好人。

  其實要不是昨天晚上的大獎,吳燁估計都不會大發善心。

  ------題外話------

盟主欠八更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