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33 晚安老婆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吳燁現在看到房子,第一眼往往都是出現一串數字,買了幾套房子,就開始出現職業病了。

  越來越沒有以前那么嚴謹了,現在居然有種就是買房子…而已的想法。

  金錢容易改變一個人的性格,他變成了自己曾經最討厭的人。

  花錢如流水。

  買房如買菜。

  吳燁早就知道,錢對自己影響肯定會很大,但是沒想到這么快。

  錢就像是那個提著現金的土豪,他就像那個靚妹。

  一沓一沓又億沓…已達!最終還是變成了不想要的形狀。

  來錢足夠塊,買東西就開始不考慮價格了。這是變化,吳燁發現的已經有了的變化。

  如果錢就是底氣,他現在氣沖牛斗,氣焰熏天。

  兜里放著好幾個億沒地方花,他最近都比較苦惱,好在今天能看房子了。

  不然真捉急。

  今天看的房子,是一棟頗具歷史的小樓,已經修了很多年了。

  重點還是位置超級好,面積也足夠大,不管是住還是拿來開店,都非常不錯。

  不過住的話,面積有些大了。

  建筑風格很有異域風格,而且花園面積很大,這個地方如果做個咖啡館,絕對是最棒的選擇。

  那種小資的氛圍,呶一下就上來了。

  吳燁站在房子不遠處,看了看外圍,老房子的通病就是掉墻皮,不過這棟小樓維護的很好,完全沒有這種情況,外墻的漆都還是完整的。

  很顯然,主人一直在維護這個房子,外墻都沒有風雨侵蝕的樣子。

  建筑風格,類似歐式建筑,吳燁看著外墻,又看了看整體建筑。

  感覺拿過來以后,可以做個西餐廳,只要是餐廳就可以,對于吳燁來說,是不是傳統的,已經區別不大了。

  總有些洋不洋土不土的人,喜歡這種調調,買點年銷量幾百萬瓶的拉菲,整點高檔牛排,放個鋼琴請個半吊子琴師彈彈。

  反正他們就吃這個套路。

  吳燁想到這里,忍不住笑了笑,別說,要實現這個想法,目前來看還挺容易的。

  并非多大難事,裝修修搞的奢華一些,找幾個外國廚師,花花草草點綴一些下,整點油畫一掛。

  高調美觀有韻味,低調奢華有內涵。

  嘖嘖。

  “里面也是完整的,沒有其他房子那種漏水,那種掉磚,也沒有那種臟的不能用的情況。”

  “保護還是很好的,雖然這幾年沒有住人,但是房子整體還是保存完好的。”

  榮阿姨說道。

  吳燁剛才才知道她姓什么,榮華富貴的榮,人如其名。

  她把大門打開,讓吳燁先進去,吳燁也沒有拒絕,第一個進去的。

  進屋以后。

  吳燁才發現,這房子本來就是歐式裝修,不管是家居風格也好,還是整體建筑風格,全是很種的國外裝修風格。

  大約,某一大段時間,國外的東西,對于當時國內的土豪來說,就是流行風向標。

  “榮阿姨,這個房子,就只修繕了外面?”注意到屋子里都沒有維護的痕跡,吳燁問了一句。

  外面倒是修繕得好,里面一大股發霉味道,還有不少潮氣。

  這和忽悠老實人接盤有什么區別?

  “對,所以讓你先看看,先看完感覺喜不喜歡再說。”阿姨站在原地:“里面好整,外面不好整。”

  “先整外面,房子確定要的話,再整里面,反正隨時都可以整里面的。”

  這話感覺奇奇怪怪的,吳燁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想了。

  “那我先去看看!這個樓梯能承重嗎?”吳燁指了指樓梯。

  他很擔心掉下來。

  榮阿姨點點頭:“膽子大點,摔不著你。”

  吳燁答應一聲,走在厚厚的灰塵里,去看了一圈。

  站在二樓扶手處,還可以看到一樓的情況,三層的小樓,大廳是懸空的挑高,而樓上,則是一個個房間。

  厚厚的灰塵,估計光是打掃,都需要費很大的精力,難怪一直沒有清理房子里面。

  里面這么臟。

  “榮阿姨,看這樣子一直空著吧!為什么不租出去呢?”吳燁在樓上問她。

  榮阿姨抬頭看了看他,笑了笑:“租出去沒多少錢。”

  就是這么簡單的理由而已,反正也沒什么錢,還不如空著。

  真是豪氣啊,完全不差錢的做法,吳燁在她身上,感受到了一種叫富貴的氣息。

  樓梯踩著嘎吱響,但是還算安全,總歸還是老房子,哪怕是一直在在修繕保養,還是很多地方老化。

  看著有些已經黑掉的角落,吳燁不由得感慨歲月的力量。

  裝飾用的油畫,倒是已經取下來了了,而且還保存的很完好。

  站在三樓的位置,吳燁低頭看下去,還可以看到一樓大廳,平行的就是一個巨大的老式吊燈。

  “面積倒是不錯,不過有點不太夠用。”吳燁看著樓下喃喃自語。

  一層的面積,大概三百來個平方,算是相當大的面積,不過加起來沒有那么多。

  中間有個挑高,因為中間空了很大面積,所以二樓三樓的面積小了不少,大概是三二二的格局。

  加起來七八百平。

  吳燁仔仔細細的看了一圈,包括窗戶,包括墻壁等等。

  如果要買來開餐廳,需要改造的地方很多,不過做出來的效果應該也不錯。

  看完了樓上,吳燁才小心的踩著樓梯下樓,深怕一不注意,力氣用大了,斷了木板。

  總歸還是小了點,達不到滿意的效果,哪怕是造型很精悍也不行。

  “感覺怎么樣?”看吳燁下樓了,榮阿姨問他。

  她自從要準備賣房子,吳燁還是第一個來看房子的,其他的都只是打電話問過。

  連看的底氣都沒有,更不要說買了倒是沒想到吳燁年紀輕輕的,看的卻很認真。

  從表情看的話,他是真的有買的想法。

  吳燁笑了笑,問道:“阿姨現在準備買多少?”

  報價是九千兩百多萬,吳燁覺得有點貴了。

  老房子賣歷史的話,這個地方可不如江邊那些,只是這個房子的位置,確實特別的很,開個飯店很合適。

  不然吳燁來都不來。

  “你誠心要的話,阿姨你給個88,要是不喜歡的話,阿姨還有一套房子,你也可以去看看,不過那個房子要貴點。”榮阿姨也很豪爽。

  一口氣就少了幾百萬,沒有和吳燁一點點磨。

  她這么耿直,吳燁還有點詫異,對于這些阿姨的固有印象,因為她而打破了幾分。

  沒想到她還是個當面一套,背后一套的阿姨。

  吳燁點點頭答應:“那我們去看看另一套,然后我再做決定。”

  “這個雖然也很好,但是差點意思,如果有更合適的,貴點就貴點。”

  “主要是合適,價格不是最重要的因素,我相信阿姨不會讓我吃虧的。”

  吳燁想看看貴的那套,和這個有什么區別,這個還是小了些。

  這個阿姨,是那種真的富婆。吳燁不知道她有多少房子,不過幾套想來是有的。

  看她穿的太簡樸,看著和普通老太太似的走在大街上,絕對只會覺得她是普通老太太。

  “行,那我們過去看看吧。”她拿出鑰匙,關好門,準備帶著吳燁去看另一套房子。

  吳燁等她關好門,開著車,她在副駕駛指路。

  “小吳,你這車多少錢?”她坐在副駕駛問。

  “大概500萬以內能辦好。”吳燁回答道。

  這個車,400多萬不到500萬,就是新車要等一段時間。

  “這么便宜?”她有點驚訝。

  她表情可不是裝的,而是真的和預估價格差的太多,才有的表情。

  真有錢啊!

  “回頭買個來開一下,這個車不怕撞,安全。”榮阿姨打算著。

  吳燁沒說話,如果她開這個車的的話,大概…人家不安全了。

  “其實您可以買個轎車,那種人盡皆知的牌子,幾百萬的轎車,很多人都不敢靠近您。”

  “哎,這個主意好,小吳你真聰明。”她笑著回答:“轎車我家里應該有,省得再買了。”

  難怪那么多人,抗拒了生活的重重壓力,卻抗拒不了富婆的輕描淡寫。

  句句不提前,句句姨有錢。

  如果再看透了你的脆弱,知道你你的偽裝,發現你搬磚的傷痕累累…誰頂得住?

  “阿姨,您真有錢。”吳燁說道。

  “都要變賣家產了,那有什么錢,阿姨是實打實的窮。”

  她還很謙虛。

  好在到了位置,吳燁在她的指揮下,停好車。

  吳燁在車上看了一下,第二套房子,比第一套房子都大。

  下車以后,才發現這是完全獨棟的四層小樓,帶兩個前后大花園,還有不少停車位,一樣是維護的很好的外觀。

  但是這個房子,外觀造型和風格就很普通了,簡簡單單的,方方正正的。

  吳燁倒是喜歡這個,不只是面積,環境,還是其他的,都比第一套更好一些。

  主要是可以改造外觀,做成仿古的小樓,那種古色古香的屋檐,直接加在外面,弄點窗戶,就好看多了。

  改造很簡單。

  甚至這次不需要搞陽光房,樓上都可以用起來,直接做成露天餐廳,弄個電梯直達天臺。

  面積還會多很多。

  交易,可是只計算套內面積的。

  這個房子面積也大,得有1500平,當時不知道為什么會建的這么大,正常住的房子,一般都是一百來平一層。

  “這個不錯,阿姨這個房子什么價?”吳燁繞了一圈。

  “不看看里面再說?”榮阿姨問他。

  吳燁拍了拍腦門,一高興就給忘記了。

  她忍不住笑了笑,打開門,讓吳燁進去看了看。

  沒有那么多雜物,閑得很空曠,除了承重柱子,就沒有其他的東西了。

  一覽無余。

  簡直太好了,越是這樣空越好。

  “以前當倉庫的,后來也懶得改成住房,就一直這樣空著,倒到時想租給人家當倉庫,不過不在港口,這個想法沒成功。”

  “就一直空到了現在,很多人想拿去做酒店,我沒同意,他們又不買,只想租。”

  吳燁聽她說完,理解了大概情況,這種鬧市區的房子,不合適那些租倉庫的公司用。

  價格太貴了,倒是合適服務公司用,不過她又只想賣。

  賣的話,人家投入的成本就太高了。

  “其實也可以租嘛,一年租金也不少。”

  “麻煩,現在收租都嫌累,一個月半個月都在收租,你都不知道阿姨多累。”

  這天兒,沒辦法好好聊了。

  完全是有錢任性,吳燁發現她是真的很任性。這么任性的阿姨,還是第一次見到。

  “您真任性!”

  “我只是不想自己太累,和你小子倒是有緣分,可惜你生肖不行,不然阿姨就一個閨女,讓你少奮斗一百年。”

  就知道她打的這個主意,吳燁已經有對象了,就是沒有,也不一定合適。

  “阿姨,我們還是聊正事吧,這個房子您打算怎么賣?”吳燁問她。

  他是來買房子的,不想聽凡言凡語。

  她看了看房子,然后才回答:

  “這個房子的話,你真要的話,就給一個億吧,靠著江,環境位置都好。”

  “不過阿姨先和你說好,其中一半,我是準備捐出去建學校的,署名也給你一個。”

  吳燁:??

  注意到他疑惑的表情,榮阿姨笑了笑:

  “我有不少房子,自己也住不過來,空著也是空著,當時買的時候,其實都很便宜,現在賣了,我賺的夠多了,哪怕是去掉一半,也有得賺。”

  “再加上這些老房子,也維護不過來,空著還不如給有緣人。”

  吳燁大概理解了。

  她不只是凡爾賽,而且還很有愛心,幾千萬說捐就捐。

  “你這境界真高。”吳燁夸獎道,他是真的有點服氣了。

  只是有錢的話,吳燁還不至于服氣,但是靈魂的高尚,很多人做不到。

  “看你這表情,阿姨沒有那么高尚,一年才捐一次而已,還是拿差價捐錢,借花獻佛罷了。”

  “就是當給自己積點德,能力以內,幫一下那些窮苦地方的孩子,能做的也就這樣了。”

  “所以你不要崇拜我!”

  賣房子,她自己也賺錢了,只是賺的多了,什么都不做,感覺有些虧心。

  于是她就開始這樣做了,算是她覺得心安的辦法。

  “捐款的時候,你也可以一起去的,而且也可以共同監督。”阿姨說道:“阿姨沒騙你,也不道德綁架你。”

  吳燁忍俊不禁的笑了笑:“如果全款買呢?”

  榮阿姨:??

  仔細看了看吳燁,發現這個小子很有實力啊。

  全款買房子,還是一個億,她認識的,都沒有幾個年輕人有這種實力。

  “全款也行,全款的話,那阿姨送你兩個小玩意。”她一臉笑容的回答道。

  終究是見過大世面的阿姨,一個億對她來說,年輕的時候就已經習慣了。

  吳燁好奇的看了看她,沒理解她說的小玩意是什么東西。

  他拿出手機,給吳燁看了看照片“給你兩個招財貓貓,純金的,一個八斤八兩,怎么樣?。”

  管這叫貓貓啊?

  估計吳太太倒是會喜歡這個貓貓,純金的招財貓,吳燁對這個不太感冒。

  九千多克,四五百萬的貓貓。

  臥槽!

  雖然多,吳燁真不想要貓貓。

  “您誠心點,我都是誠心買房子。”吳燁說道:“您換個唄!換個合適我。”

  吳燁估計她還有不少東西,要搭就搭個能用的。

  阿姨想了想,有從頭到腳看了看他,一拍手說道:

  “不喜歡貓貓啊?沒關系,那阿姨送你塊表,600多萬的表,阿姨夠意思吧?”

  “就這個表,還是以前買的,一直放著,現在估計還漲價了。”榮阿姨大方的說道。

  吳燁點點頭,這個可以,起碼可以拿出去裝杯,總不可能抱個招財貓出去裝杯。

  “您再給我個貓貓吧,我也給您個會員卡,以后我店里,消費1萬以內可以免單那種。”

  榮阿姨給他一個嘴角向下的表情。

  吳燁撓撓頭,笑!

  她嘆氣,難得遇到和吳燁有緣分,她還挺喜歡吳燁這個小伙子的。

  就是投緣那種喜歡,想了想,她還是答應了。

  雖然搭進去兩個小玩意,實際上她也沒有虧什么。

  “也行,反正我定做了不少,給你一個吧!招財進寶。”阿姨還是給了他一個貓貓。

  她都這么爽快,吳燁也答應下來了,和她約好時間簽合同付款,然后轉讓房子。

  事情就這樣確定下來了,吳燁也耿直,遇到這種阿姨,事情很好談。

  她還把戶型圖都發給吳燁了,說好裝修,為了賣房子,她也準備的很周全。

  門口。

  吳燁還問了一句自己后悔的話:“阿姨,您這個房子,當時買的時候花了多少錢?”

  “嘿嘿嘿,好像是二十多萬吧,我爸爸買的,幾十年以前了。”她忍不住笑的回答。

  我真傻,真的!

  按照當時的比例總算,也是漲了幾十倍,賺的喪心病狂啊!

  “簽合同以后,阿姨把東西給你,放心,假一賠十,阿姨做事情,都不弄虛作假。”

  “還有后面捐錢,你和我一起去,到時候阿姨通知你。”

  吳燁點點頭,又和她聊了幾句,看她準備開車離開了。

  吳燁扒著車窗提醒了一句:“阿姨,實線不能變道啊,要記得。”

  上次就是視線變道,給他撞了。

  撞到車她肯定賠得起,但是弄的自己受傷,就沒有必要了。

  她看了看吳燁,哈哈笑起來:

  “知道,不然你以為阿姨為什么送你個金貓貓,就是當賠你修車費了。”

  姜還是老的辣啊!

  還以為白得一個貓貓呢,結果根本不是這樣,她早就算好了。

  “那不夠啊,阿姨你得再來一個啊。”吳燁笑道。

  這個事情,他認了,就是開個玩笑。

  她笑嘻嘻的搖搖頭,然后開車離去。吳燁在原地又看了看房子,忍不住笑了笑。

  這個阿姨才是真正的有錢人,拿八斤八兩黃金打招財貓,也是想法離譜。

  房子空著不租,一年虧個一兩百萬,完全不在乎這點損失,有錢真任性。

  倒是把第三個店的店鋪解決了,不出意外,這個地方,吳燁還是準備開個酒樓。

  合適開酒樓,附近沒有什么大的競爭對手,而且業態也合適,有錢人多。

  看了看手機,時間還早,吳燁準備找個地方混一下時間。

  城市的另一邊。

  靠著公路幾十米的距離,是兩個大棚一般的鋼結構建筑,占地面積大約一兩千平方。

  每一個大棚門口,都掛著一塊金屬牌,牌子上寫著某某汽車修理廠字樣。

  門口,還有一部分穿著黑色工裝的員工,和穿著藍色工裝的員工在聊天,相當融洽。

  汽修廠門口,就是一大塊停車場,停車場旁邊,還修建了一個小亭子,種了不少蔬菜水果。

  有點農村菜地的感覺。

  此時此刻,一個穿著小褂,白頭發白胡子的精神老頭,正在和一身工裝的黃原下象棋。

  剛擺好棋子,黃原就拿著手機說道:“老爺子,今天我可不讓著你了啊,我要拿出一半的真實水平了。”

  臭棋簍子黃原,說這個話的時候一臉認真嚴肅。

  他這個表情,成功把對面的老頭逗的忍不住哈哈笑:

  “你擱這和我吹這種牛比,你也不怕爆咯?你這樣色的,來十個爺都不帶輸你信不?”

  “說少了,二十個,爺都不怕。”

  黃原嘴角勾勒出一道龍王的微笑,有種獵人看著獵物進入陷井的意思:“您別吹牛比,您就說,輸了咋整?”

  “喲呵,你是自我催眠了咋地?還是剛從外星改造回來?自信快趕上身高了都。”

  “可惜,實力不夠,牛比白湊,你說咋整都行,爺讓你知道,什么叫實力。”老頭侃侃而談。

  他一臉自信,黃原下棋都是他教的,就沒有贏過他。

  現在吹牛,誰不知道誰呢!爺還是你爺。

  黃原想了想,回答道:“先下一盤,讓您知道差距再說。”

  這話老爺子完全不認可,差距也是他和自己的差距。

  “一日不見,小黃豆你吹牛比的功夫,比修車的功夫都深了。”老頭吐槽他。

  黃原微笑。

  拿著手機一邊和他下棋,一邊看著手機,老爺子看不下去了:

  “小黃豆,技術不行也不要那么快放棄,你垂死掙扎一下,爺不會讓你熟的太難看的。”

  黃原搖搖頭,一臉的淡定自信:“您放心,玩手機都不影響我發揮,您必輸。”

  看他漫不經心的,但是卻總能走出手手妙棋。老爺子摸著胡子,感覺不對勁了。

  接下來。

  “臥槽,這棋走的太特么妙了。”

  “這他么,你這水平漲的也太快了啊。”

  “屮,特么我得輸了啊。”

  一邊下棋,老爺子就一邊吐槽,黃原一只手拿著手機,漫不經心的和他下棋。

  信手拈來的隨隨便便,直接差點給老爺子的cpu干廢了。

  “這特么也不行啊,這也走的太妙了。”

  “這得輸了。”

  黃原哈哈笑,還是頭一次見他老人家這么激動。黃原都怕下贏了,一個不注意給他送走了。

  “沒事,您慢慢考慮,不急。”黃原還在寬他心。

  如果看黃原的手機就知道,他一邊拿手機模擬著棋子,一邊和老爺子下棋。

  這是…真正的“孫子兵法”。

  “輸了吧,再來您還得輸,這把再輸,我可該提要求了。”黃原提醒他、

  老爺子繼續擺棋子:“你這臭小子,是不是作弊了?”

  黃原把手機給他看了看,上面是小說頁面,他聳聳肩:“您這是仗著年紀大,不承認啊。”

  老爺子疑惑的看著他,一臉的疑惑,搞不懂他這個臭棋簍子為什么進步這么快。

  “爺再輸了,答應你一個要求行了吧?”他回答。

  黃原點點頭,繼續用“孫子兵法”,又在老爺子一聲聲特么的不科學里,贏了一把。

  “說吧,什么要求。”

  黃原給他倒好茶,然后才鄭重其事的說道:“爺,也不是要求,就是相求您個事兒。”

  老爺子看了看他,問道:“小魚?”

  黃原點點頭:“不是小魚,小魚我知道她是什么想法,是游叔,我就想您管管游叔。”

  他說的很誠懇,如果不是沒辦法,他也不會來套路老爺子。

  實在是沒辦法了,只能請老爺子幫幫忙了,不然還不知道猴年馬月能在一起。

  “所為啊,行,這個事情爺管了,但是要是爺知道你欺負小魚,爺可饒不了你。”老爺子答應。

  他早就在等黃原找他,結果這個小子,骨氣的很,就是死活不找他。

  現在總算是開口了,估計是真沒辦法了。

  “您還是擔心她會不會欺負我吧,您什么時候見過我欺負她啊。”黃原說道。

  隔壁的大妞,脾氣多少有些暴躁。

  老爺子笑了笑:“也是,要是她敢欺負你,你就和爺說…爺指定安慰你。”

  黃原:“……”

  那還不如自己默默的消化。

  “真管啊,別我去找小魚,他又攆我。”黃原有點不相信。

  每次都是這樣,姑娘在他就橫眉冷對,不在的話,他就攆人。

  也就是人家姑娘在,他還能收斂點,但是和防賊似的防著他,靠近一點他都要把姑娘喊開。

  就這種情況,平時約個會,都要去遠點,免得他突然出來打擾。

  造孽。

  “爺說話,一個唾沫一個釘,說管就管定了,我是他爹,他還能不聽我的?”

  老爺子拍了拍他肩膀,讓他放心。

  黃原才點點頭,聽到有員工喊他結賬,黃原就告辭了。

  老爺子拿出手機,打開象棋軟件,繼續下象棋。手機上,和黃原剛才的模擬是一模一樣的。

  “要不是看在小魚的份上,這么忽悠爺,高低得讓你把象吃了,讓你小子裝。”

  他早就看出來了,只是沒有說而已。自己孫女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了,兩個孩子在一起聊會天,都得躲躲藏藏的,他早就看不下去了。

  小黃豆也算是良配了,辦事有規矩,做事有擔當,有事能抗事,孩子已經算是很優秀了。

  看著長大的孩子,也放心,他很贊成,奈何兒子不贊成,還極力反對。

  好在孫女自己有主見,不是那種耳根子軟的孩子,還知道沒有什么都聽自己爹的。

  不然,小黃豆連豆芽都有了。

  “一輩不管二輩事,吃飽了撐的,成天瞎操心。”老爺子喃喃自語。

  逼的孩子都來套路他了,干的都是些糟心事情。

  黃原在努力的時候,吳燁在店里的辦公室,靠著椅子玩游戲。

  在店里混了一頓飯。

  時間轉眼到了下午,接近晚上的時候,吳燁從店里離開的時候。

  手上還拎著兩個保溫桶,里面都是吃的,招牌菜,還有一份雞湯。

  吳燁開著車,去凌晨公司樓下接她,今天她還得加兩個小時班,現在過去時間都已經七點多了。

  不過夏天的白天長,這個點都還沒有天黑,還有白天的感覺。

  暗的晚。

  吳燁開著車,一路暢通無阻的到凌晨公司樓下,停好車以后,下車在街邊的奶茶店等她。

  忙的怎么樣?吳燁發消息問她。

  凌晨回復很快馬上來,感覺需要好喝的雞湯續命,真累。

  吳燁估計她今天工作量也挺多的,中午她就說了要喝雞湯,吳燁特意給她準備好的。

  簫富貴本來今天忙,都是抽時間給他做的。

  喜歡吃某個東西的話,凌晨就會吃很久都不膩,簫富貴都準備教吳燁自己做雞湯了。

  我等你!

  吳燁發完消息,拿著奶茶,去隔壁花店里買了一束黃色的乒乓菊。回到車子旁邊以后,吳燁蹲在馬路牙子上等她。

  他倒是沒等多久,凌晨就邁著小步伐來了,迅速鉆進車里。

  吳燁才拉開車門坐上去,把花遞給她:“這個花挺好看的,送給你。”

  “確實是好看,乒乓菊,你現在學會插花沒有?”凌晨問他。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吳燁說還在學,后面家里也沒有見花瓶里有花。

  不知道他插沒插。

  吳燁看了看她,忍不住笑:“你確定要知道?”

  凌晨皺眉,立馬搖搖頭,每次這樣說,都不是什么好話。

  “我是真的學會了,就是花不讓。”吳燁說道。

  凌晨:呸呸呸!

  嗔怪的看了看吳燁,凌晨掐了他一下:“讓你狗嘴吐不出象牙。”

  吳燁呲牙咧嘴,然后又一個木馬,凌晨躲開,吳燁湊過去,被她按腦袋,捶了一頓。

  突然,凌晨注意到下班的員工,就在旁邊掃自行車,拿著手機愣愣的看著他們。

  凌晨臉里馬就紅了。

  “趕緊走啊!”凌晨催促他,

  啟動車子,吳燁一腳油門,帶著她離開這個尷尬之地。

  在原地看著大g離開的漫客員工,忍不住贊嘆:凌總,原來你是這樣的老板。

  車子開遠了,凌晨才感覺好多了,剛才實在是太尷尬了。她平時在公司都很嚴格的,結果,下屬看到她和吳燁嬉鬧。

  尷尬死。

  “雞湯在后面,你自己拿一下。”

  吳燁沒有回頭。凌晨拉了一下安全帶,轉身拿過保溫壺,打開看了看,里面不是雞湯。

  又拿了另一個大開,嗅著香味,凌晨咽了咽口水:“艾瑪,真香。”

  “嗯,這種是香的,還有一種現做的雞湯,不過是腥的。”

  凌晨:

  “你確定說的是雞湯?”

  吳燁點點頭,笑著說道:“還有很多女生都喜歡喝呢,美容養顏效果很好的。”

  他說這個話的時候,還是一本正經的,凌晨有點拿不準是真的假的。

  “那你會不會做?”凌晨問他。

  吳燁點點頭,回答道:“想喝就給你做,其實也不難做,不過你幫忙打下手會快一點。”

  凌晨狐疑的看了看他:“你說的真是雞湯?”

  “當然,騙你是小狗。”

  吳燁越認真,她就越感覺自己被吳燁騙了,搞不懂,到時候先回去查一下看看。

  倒了一杯雞湯出來,凌晨抱著保溫壺,一邊喝著雞湯。

  “真好喝!”凌晨感慨,怎么能這么好喝呢,太犯規了。

  難怪吳燁店里生意那么好,做的東西確實是很好吃。

  到家以后,吳燁就蒸了米飯,把帶的菜吃完,兩個人剛好吃飽。

  “有了副總以后,我就有時間多陪你了,不用加班那么多,以后我媽不同意的事情,你就出馬。”凌晨說道。

  這次不是吳燁,她估計都不會答應,只會覺得自己吃不了苦。

  吳燁搖搖頭,這次丈母娘不是給他面子,而是心疼凌晨而已。以后不同意的事情,她還是不會同意。

  “阿姨今天和你說什么了?”吳燁問她。

  “還是說讓我注意點,不要讓她現在就當外婆。”

  這話沒和他說,純粹是親疏有別而已。她現在連二壘都沒有穩固,怎么可能當外婆。

  以后……也會注意安全的。

  畢竟避運這種事情,不成功便成人,他們還沒有結婚。

  結婚了就不怕了。

  “她不想當外婆,我倒是還想當爸爸呢,就是不知道得什么時候。”吳燁嘆氣。

  凌晨聽到這個問題,臉紅的看了看他:“結婚以后,到時候你別嫌麻煩就好。”

  “開玩笑,當爸爸之前都不會嫌努力麻煩,當爸爸以后怎么可能嫌孩子麻煩。”

  “閉嘴,不許討論這個話題了。”

  吳燁點點頭,不說這個了,她每次討論這個話題的時候,就會臉紅。

  過兩年都要當媽的人了,還這么害羞,以后可怎么辦啊?

  焦心。

  吃完飯,洗完碗以后,凌晨就去洗漱了,吳燁去隔壁,幫她把狗喂了。

  星星吃著狗糧,看著吳燁離開,他現在身上有很多它主人的氣息。

  那些糟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吳燁倒是不知道狗子嗅到了秘密,徑直回到家。

  吳燁的臥室,凌晨看著拿出來的被子,突然感覺它可有可無,也不知道為什么,它每天都總會掉到地上。

  這個問題,讓凌晨很苦惱。

  她一直覺得,是自己睡覺不規矩,踢被子導致的。

  整理好被子,吳燁已經洗漱好了,頭發還有水滴,凌晨拿著吹風機給他吹頭發。

  “弟娃兒,聽說謝頂會遺傳的,你這個…。”凌晨看著吳燁茂密的頭發,沒有說完。

  凌晨這話說完,吳燁腦子里就跳出了老吳的形象。然后就是自己的老年版,和老吳一個形象。

  他現在的頭發密度,屬于是沒有十幾萬植發都植不出來。

  吳燁覺得不可能,但是想到老吳年輕時候,照片上的一頭黑發,依稀還可以見到他的風華。

  他年輕時候,擁有和自己有的一拼的濃密頭發,現在…歲月不饒人啊!

  “必不可能,我一直隨我媽。”吳燁回答。

  是不是,他也不知道,希望是這樣,吳太太都很少脫發,頭發得隨她才完美。

  凌晨忍不住笑了笑:“隨阿姨的話,那還好。”

  頭發吹干了,凌晨就放好吹風機,就縮回被窩里了,睜著眼睛看著他,布靈布靈的。

  吳燁:“你想干嘛?”

  凌晨:“……”

  “就是看看你就是想看看你,最近你很好,有溫柔又體貼。”凌晨夸獎他。

  還有點狂野,她沒有說出來,羞于啟齒。

  吳燁會心一笑。

  靠她近一點:“黑燈瞎火的,感覺這樣近一點,看的清楚一些。”

  看著頭上明亮的燈光,凌晨無語的看了看他,這叫黑燈瞎火?

  昨天的夢想就沒有達成,今天就看夢想能不能實現了,吳燁試探了她一下,她沒有反應。

  吳燁就直接鉆到她被子里了。

  還是抱抱睡更好。

  “唔....”

  凌晨本來想大聲呵斥他的,不過沒有說出來,就被堵回去了。

  吳燁很纏人,還很讓人糾結。

  鼻息就像是扛不住壓力一樣,開始逐漸重起來。

  熱氣打在對方臉上,等到她都感覺有些窒息的時候,才把吳燁推開。

  不止是單純的窒息,吳燁手又沒聽話。

  只手遮山。

  “把手拿過來,給我給你剁了。”凌晨氣呼呼的說道。

  吳燁嘿嘿笑,并沒有伸手過去。

  今天又比昨天好些,昨天是什么都沒有,今天好歹爬山沒有挨揍,她還是開始習慣了。

  主要是現在女朋友管得太嚴,都不讓去山上玩。

  等她習慣了,就能每天爬山鍛煉了。

  “睡覺了!”凌晨告誡他:“離我遠點!”

  吳燁點點頭,挨著她,把手從她脖子底下穿過,給她當枕頭。

  凌晨滿意的笑了笑,然后抱著他。

  “晚安男朋友。”

  物吳燁關好燈,說道:“晚安老婆。”

  “你說什么?”黑暗里,凌晨不可置信的問道。

  “老婆~!”

  “嘻嘻,什么?”

  “老婆!”

  “討厭,你再說一遍。”凌晨的聲音響起。

  “老婆老婆老婆老婆老婆…我愛你。”吳燁重復了很多。

  “嘻嘻,真是的,不許叫人家老婆!還沒結婚呢。”

  “老婆~。”

  “哎呀,你好煩哦!”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