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32 會不會給我支票讓我離開你?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黑鳳梨。

  洛白的小酒吧里洛白不在。

  黃原和寧渠坐在吳燁對面,寧渠吃著水果,轉頭看了看酒吧。

  現在客人越來越多了,洛白每天賺錢不少,就是很奇怪,這幾天老是不見人影。

  問服務員和酒保,他們也不知道。

  平時喜歡在群里嗶嗶賴賴,現在也不發消息了,酒吧里都不見人影,白天寧渠去敲門,他就沒有在家里過。

  很反常的各種行為,讓他們湊到了一起,主要是預防東方淼又死灰復燃。

  洛白的反常情況,如果建立在又和東方淼打得火熱的話,就恒河里了。

  “偷偷摸摸,鬼鬼祟祟,問他他就說在酒吧,酒吧他已經好幾天沒有來了。”寧渠吃著東西說道。

  酒吧的服務員說的,洛白已經好幾天沒有來酒吧里了,期間倒是有不少女生自稱女朋友來找他。

  這種來送水的,洛白都沒有白撿,這就很大問題了。

  平時的時候,這種送什么的茶,他是來者不拒的,而且巴不得多來點。

  黃原把手機打開,給他們看了看:“最近一次發群消息,還是幾天前。”

  他們出現這種情況,還是很正常的,但是洛白這樣,就奇怪了。

  一天一水,每天他都會水群。

  “你們說,有沒有一種可能興,是他戀愛了?”吳燁說道。

  兩個人看了看他,同時搖搖頭。

  “他可能沉迷性,但是絕對沒有。可能。”寧渠說的信誓旦旦。

  “如果是正經談戀愛,那我把這個杯子吃了,不吃是狗!”黃原也不相信這個離奇的可能性。

  洛兒,渣啊!

  他們幾個,吳燁最不可能將就感情,黃原最不可能放棄汽車,寧渠最不可能早睡早起,洛白最不可能回頭是岸。

  只要不是東方的問題,其他的都是小問題。

  吳燁也是好幾天沒看到他了,洛白這幾天,好像特別忙似的,都沒有什么消息。

  還是上次他進局子,打了個電話,然后就開始了無音訊了。

  “現在東方淼回來了,你們說有沒有可能是因為她?”黃原想到一個問題。

  又廝混在一起了。

  寧渠和吳燁對視一眼,感覺這種可能性很最大,也是最符合猜測的。

  不過只是可能性。

  “我們還是應該相信他,他應該不會重蹈覆轍。”吳燁回答:“畢竟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何況那還是條竹葉青。”

  “五步蛇還差不多。”寧渠回答:“上次潸潸說,東方他們家還想做供應商,她沒有答應。”

  “干的漂亮!”吳燁和黃原回答。

  “我拼著人亡某盡的努力,給她發了獎勵,一個給我買條大黃補補。”寧渠說道。

  “吃是你自己吃的,撐也是你自己撐的,還特么要我們給你買煙!臭不要臉。”黃原不同意:“一包還差不多。”

  吳燁揉了揉鼻梁,打斷他們:

  “現在能不能先討論洛白的事情,再不管管,他都去獎勵東方淼了。”

  黃原嘆氣:“他不就喜歡送水的嘛,反正東方淼最專業。”

  寧渠捶了他一拳:“真要是這種情況,我們怕是只能看著。”

  “臥槽,你特么還想看著,你這個變態。”

  “我我是說看著他談,不是說獎勵,你想什么呢。”

  幾人在討論洛白的時候,洛白拿著紙巾,打了個噴嚏。

  看著服務員把菜上齊,然后才看了看冒泡的鍋底,還在和白菜一起燙火鍋。

  今天是慶祝,他們總算是接到了第一個廣告單子,一筆價值8000的推廣單子。

  粉絲已經足夠了,開始逐漸產生收益了,后面,錢只會越來越多。

  “吃個腦花補補,辛苦你了。”白菜把腦花放到洛白碗里。

  她只是出個人拍視頻,其他的都是洛白在忙活,能賺錢,全賴洛白。

  她是那個被帶飛的。

  原本想著還要時間才能賺錢,白菜沒想到這么快就賺錢了。原本遙不可及的一萬高薪,好像也不是很難了!

  要是一個月有四千,加上拍視頻,加上當教練,不得了啊,一個月一萬多。

  出來之前,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這么能賺錢,真正知道賺錢了的時候,白菜高新的蹦起來。

  抱著洛白說,要請洛白吃大餐。

  當時洛白感覺心跳都快過載了,有種要跳出來的感覺。

  吃什么飯都可以免了,他其實就想多抱一下。

  不過白菜也反應過來了,洛白是第一次看到她那么臉紅,清秀的臉上染了一層紅霞。

  剛好那是下午,可謂是日落西山~紅霞飛。

  尷尬過后,白菜堅持要請他吃飯,吃大餐,吃上檔次的那種。

最后選了水底撈  一家很大的火鍋店,就是白菜說的大餐標準,整了個小鍋,點了不少菜。

  洛白點菜的時候,白菜沒有說話,直勾勾的看著菜單,默默的記下價格。

  腦子里就是少一把面條,兩把面條,一箱面條。

  高達幾百塊錢的總價格,讓白菜覺得好心疼,還不能說出來,得顯得大方。

  要不是為了哄好洛白這個金主,她覺得自己回家吃面條多好。

  她還是告誡自己,得感謝人帶你賺錢,得感謝人家給你機會。

  雖然心疼錢,白菜也沒有吝嗇。

  這會兒,兩人已經吃半天了。

  “你也吃個腦花補補!”洛白把另一個腦花給她。

  “你趕緊吃,我都吃差不多了。”白菜回答。

  她吃東西很快的,風卷殘云吃完了,飽的也很快。

  坐在椅子上,白菜刷著自己的視頻,開了小號的她,瘋狂在吐槽黑粉的評論。

  如果被別人說了,她就會用小號懟回去,反正那些氣人的評論,她一條沒有落下。

  每一個視頻下,都有她的懟人的記錄,已經有人在錘她就是賬號主人了。

  洛白不太餓,飯量一般,沒吃多少,其他的都是白菜吃的多。

  吃飽喝足,白菜拿著牙簽在剔牙,也不避著洛白,大大咧咧的。

  “我先去個衛生間,你等我一下啊。”擦完嘴,洛白就借故起身,準備去結賬。

  和白菜在一起的時候,他一直都這樣,畢竟白菜確實是沒有多少錢。

  點菜的時候,洛白就發現她那個心痛的表情了,怎么忍心讓她付賬。

  洛白剛起來,白菜也立馬站起來:“一起去,一起去。”

  她早就在惦記著結賬了。

  今天說好的她請客,賺了一大筆錢,大部分是洛白的功勞,不請他吃個飯,白菜都感覺過意不去。

  再加上,有舍有得,不能讓洛白覺得她死扣。白菜也有點自己的小機靈,只是掩飾在率直里。

  兩人一起去衛生間,還互相看著對方進了衛生間,然后又想法一致的立刻轉身出來。

  結果撞個正著。

  “你那么快?”洛白忍不住笑。

  白菜也忍不住笑了笑:“你也很快啊,我去結賬。”

  “還是我去吧!你看到沒有,來吃飯的,都是男生請女生吃飯。”洛白找個理由。

  白菜不答應。

  “我和她們不一樣!”洛白的想法,白菜很清楚。

  這幾千塊錢,對于洛白來說,并不多,他開的車子她查過,都是差不多兩百萬。

  她一輩子,可能都賺不到兩百萬,但是兩百萬,卻只是洛白的一個代步工具。

  一頓飯兩三百塊錢,對于他來說,或許和兩三塊錢差不多,但是這是白菜的底線和尊嚴。

  她和其他人不一樣,沒想過占洛白什么便宜,沒想過讓他買禮物,買包包,買化妝品。

  她拿洛白當朋友,當貴人,而不是拿他當凱子。

  “真的沒必要分這么清楚!”洛白說道。

  就是飯錢而已,誰給都一樣。

  “說好的我請客,以后你也不要搶著買單。”白菜告訴他:“分清楚,不是壞事,肯定很多人吃飯的時候,都讓你結賬。”

  想到了那些茶,確實是吃完飯就拿著手機,假裝忙著,等他去結賬。

  白菜,和她們確實不一樣。

  她很獨立,很自愛,很清醒,也很努力,還有點小聰明,有點小可愛,直接了當,有一說一。

  洛白覺得她不一樣,是見過太多的女生,對比她,完全是另一個樣子。

  背道而馳的樣子見多了,見到美好才感覺格外難得。

  就像是她的名字一樣,她就這么簡單。

  站在前臺,白菜拿著單子,對了一下菜單:“你好,我們的豆芽沒有上,麻煩扣掉。”

  她很敏銳的發現,豆芽沒有吃,但是卻算了價格。

  那不是得多花十多塊?

  做夢呢!

  想都不要想。

  小姐姐又看了看單子,然后服務員去確認了一下,確實沒有上,她才歉意的回答:

  “不好意思,應該是您的菜上漏了,我給您減去這個菜錢,再給您打個九九折。”

  “給您造成的不愉快,我們還抱歉,以后絕對杜絕此類事情的發生。”

  她很誠懇的想解決問題,這種態度洛白沒得挑,白菜也是一樣。

  算了,一盤豆芽不至于計較。

  “你直接給我兩個冰淇淋吧!”白菜算了一下,然后說道:“新客戶折扣加起來,是351對吧?”

  她算過好幾次帳了,心里有數。

  洛白剛才點菜的時候,她就算了一下要花多少錢。

  精打細算,心里有數。

  “對的,麻煩您這邊付款。”收銀小姐姐都詫異了。

  洛白接過她遞來的兩個冰淇淋,看著她從哪個粉色錢包里,拿出幾張大鈔遞給服務員。

  表情微微變化了一點,洛白就知道她心如刀割。

  小財迷。

  不是沒見過財迷,比白菜財迷,又不讓自己過分財迷的,洛白是第一次見到。

  找了零錢,她放回錢包里,又把錢包放到兜兜里,然后拍了拍,才從洛白手里拿過一個冰淇淋。

  “我還是第一次吃這么貴的雪糕!果然很好吃。”白菜吃完第一口就就發表意見了。

  她永遠可以很直率的,面對自己很窮很土的這個事實。

  不會去避諱掩飾,偽裝自己。沒吃過就是沒吃過,不裝自己多么見多識廣。

  “這個也給你!”洛白還沒有吃,聽到她這樣說,有點心里復雜。

  他不知道白菜家里究竟多清苦,但是他能估計到條件不怎么好。

  洛白不希望自己去同情她什么,她不需要這個,就感覺有點心疼她。

  “吃一個就夠了,你自己吃。”白菜拒絕。

  和吃飯不一樣,吃冰淇淋的時候,她是慢條斯理的,一點點在吃,仿佛上怕記下吃完了。

  洛白嘆氣。

  她身上,總能看到那些大部分人都已經沒有了的東西。

  單純,不做作。

  “看我干啥,再不吃都化了!”白菜提醒他。

  洛白笑了笑,把冰淇淋給她:

  “我在談一家雪糕的推廣廣告,如果質量沒問題,讓他們送我們一箱。”

  白菜眼睛一亮。

  一箱的話,能吃很久了,可惜她那里沒有冰箱,還得去二手市場淘一個。

  看了一個兩百多塊的,感覺有點貴了,還要買電風扇,就超預算了。

  “是不是最后又有廣告拍了?”白菜問他。

  拍廣告雖然尷尬,但是錢多,只要錢多,尷尬會怎么樣?

  “好幾家都在談,談好了給你說!越往后賺錢越多的,你得準備好。”

  白菜點點頭表示理解:“放心,我已經準備好銀行卡了。”

  牛頭不對馬嘴。

  “我是說工作會多起來,讓你準備好。”洛白說道。

  白菜看了看他:“這種小事情,就不用說了。”

  洛白語塞。

  準備好銀行卡是最大的事情,準備好工作就是普通的事情。

  兩人一起去停車場,洛白準備送她回家,今天主要是拍廣告視頻,不然她還在上班。

  看著洛白的汽車,白菜小心的用手指碰了碰車身。

  然后略微羨慕的看了看洛白:“洛白,你那么有錢,是不是經常苦惱自己有錢沒有地方花?”

  如果是這樣的話,最應該苦惱的是寧渠才對,他才是拿著幾千萬不知道怎么花。

  吳燁現在也是日進斗金,那個酒樓賺錢快的要死。

  白菜的金錢觀還很狹隘,對于一百多萬的東西,她一直覺得不是天文,而是宇宙數字。

  對她來說,這是一個奮斗不出來的的數字。她覺得自己確實菜,人如其名。

  “我其實沒多少錢,起碼沒有到你說的那種程度,錢多的花不完。”

  他爸都到不了那種程度,那種人,除了白衣服挖石油,就是世界范圍內的幾個大公司。

  洛白只是個啥也不是的,因為父母給他的條件好一些罷了。

  “如果你爸媽有錢,作為交換,你失去的是他們的自由,他們要出差,要賺錢。”

  “沒有時間照顧你,沒時間陪你去游樂園,沒有時間接送,渴了自己。倒水,餓了找保姆。”

  “住在一兩千平的別墅里,顯得冷冷清清的,很那難受的。”

  洛白回顧了一下自己的經歷,和她說一下。

  白菜:“……”

  凡里凡氣的。

  大別墅,保姆,她只在電視上看到過。她只是孤陋寡聞的小土妞,如果住別墅難受度日話,她可以代替。

  “條件那么好,那你爸爸應該是很有錢的?”白菜好奇。

  她就是單純的好奇,就像是一堆普通人里,出來個富二代,大家都會好奇對方的生活。

  其實還是一日三餐,四季整個去里出來。

  “應該是那種成功人士吧?你爸爸能同意你和我這種窮鬼交朋友?”白菜問他。

  應該是出入高檔場所,拿著紅酒談生意,大家都是珠光寶氣那種面子人才對吧?

  交朋友都是你家做什么生意的,我家做什么生意的,或者這個總,那種總。

  她是這樣覺得的,并不知道洛白幾人的富二代生活,一個是修車,一個是炒股,一個是瘋狂開店。

  他自己……都不好意思說。

  洛白看了看她,忍不住笑:“別說是和你交朋友,就是女朋友都沒問題。”

  “他們不會說什么的,交朋友是我的自由,和什么人在一起也是一樣,沒有你想的那么嚴格。”

  聽到洛白說女朋友,白菜立馬搖搖頭。

  不敢考慮,高攀高攀了。

  做朋友還可以,做對象肯定不合適,差距太大了,除了打架吊打洛白,其它的都是她被吊打。

  “還好啊,我對你沒想法,不然你爸要是直接丟一百萬給我,讓我離你遠點,我可能忍不住拿錢跑路。”白菜笑嘻嘻的說。

  沒想法啊?

  才認識不久,想法這種東西,慢慢就滋生了,現在沒有沒關系,會有的。

  洛白深諳,女孩子得吸引,要吸引白菜,顯然得更明顯的閃光點,絕對不是家庭條件。

  “你啊,少看那些小說視頻的,現實里沒有那么多狗血劇情,有流量了,就看看有用的。”洛白建議。

  她自從偷到網以后,就開始喜歡上短視頻了,洛白在很多視頻下,都能看到她活躍的小號。

  不是懟這個,就是懟那個,還說什么現實里的話,我能打得你喊我爸爸等等。

  她總是和那些無腦的黑粉過不去,逮著他們噴,還有哪些打拳的,她也看不過。

  白菜就像是找到了正義感發泄的地方似的,看誰有三觀病就噴誰。

  洛白喜歡她這種性格。

  就像是他說的,自己喜歡那種女生,和那種女生在一起,他可以自己做決定,而不會有人干涉他。

  如果…把這玩意兒娶回家,家里一定很熱鬧吧?

  “你好好看看,我這么帥的帥哥,你都沒想法,你要求是不是太高了吧?”洛白試探的問。

  白菜搖搖頭,她有個屁的要求,都怕自己沒人要。

  “我就是個小土妞,你是高富帥,我就想養雞鴨,養牛羊,我們又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你就像是閃電,對我來說,是一閃而逝的,我留不住,也不敢抓。”

  白菜說了一下自己的想法,早說早好,因為沒有想法,反而說的坦然。

  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就不要去靠近,因為結果不一定是好的。

  “你這話說的,魔都這么大,還能沒有地方養個牛羊?搞個農場,你想怎么養就怎么養。”

  “而且,我是活生生的人,不是什么閃電。”

  洛白解釋。

  白菜大概是有點理解他的意思了,不過還是搖搖頭:

  “搞個球球農場還差不多,我把自己賣了都不夠。”

  “我拿你當朋友,你不要胡思亂想啊!不然朋友都做不下去。”

  白菜并不想朋友關系升個級。

  如果洛白窮點的話,她還可以考慮,畢竟他聰明,帥氣,有正義感。

  但是,他太有錢了,唉,配不上配不上。

  “不要妄自菲薄,你可以的,不行我買斷了,你說個數。”洛白玩笑的說道。

  朋友那么多,誰想做朋友啊!

  有趣的靈魂就像是漩渦,很吸引人的。

  白菜認真的看了看他,看的洛白轉過頭:“你不會山珍海味吃多了,想吃點蔬菜了吧?蔬菜沒營養的!”

  白菜一句沒營養,洛白忍不住笑了笑,看了看她并不差的身材,洛白還是覺得營養不缺。

  他們這種多少有點錢的人,除了富二代這個便簽,普通姑娘天然對他們很警惕。

  大部分人是覺得靠近就是不懷好意,就是想渣。

  白菜已經是藝高人膽大了,第一反應并不覺得是會被渣,而是覺得差距大了,不合適。

  洛白看了她,反問道:“就說要是真想吃點蔬菜,有沒有可能?”

  她直接,洛白也直接了,可能直接問她更合適。

  白菜不是扭扭捏捏的人。

  白菜嘆氣,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在吃飯的時候,早已標注好了價格。

  她看了看洛白:“蘿卜青菜,各有所愛,但是沒人一直愛吃蘿卜青菜。”

  “我不想當調味品。”

  她聊的很坦然,沒有避諱自己的想法,也很清醒。

  洛白理解他的意思,現在這個情況,還得再慢慢來,急不得一時半會兒的。

  “我草率了,不過這個不急,總要讓你見到心意,我想想辦法。”洛白回答。

  白菜忍不住笑了笑:“果然,你們城里人就是會哄女孩子。”

  才認識沒多久呢,白菜不覺得自己有什么能吸引人的地方。

  “撇開錢不談,我就是個普通小青年而已,沒有你想的那么復雜。”洛白看著慢吞吞的人,按了一下喇叭。

  白菜沒有說話,看著窗外,城中村這個地方,和洛白的豪車格格不入。

  他不知道吃面條的快樂,不知道啃饅頭也能過日子,不知道烤串可以兩毛錢一串,也體驗不到幾千塊錢帶來的快樂。

  代溝和海峽那么大。

  一直到送她到城中村入口,洛白才慢吞吞的開車離開,站在原地的白菜,看著車子開遠。

  “我拿你當朋友,你居然想泡我當女朋友!”

  “真要是上當了,十天半月就分手了,談個錘子。”

  “唉~!”

  白菜嘆氣,往回走,在路上的時候還給表妹買了點水果零食。

  洛白還在路上,考慮著要怎么樣才能拱到白菜。

  想法太多了,這些想法讓她被牢牢限制,根本沒有進一步的想法。

  越是這樣什么都不圖,就圖個人,對洛白來說,越是不一樣。

  與眾不同的白菜,短短時間,就迅速在洛白心里扎根了。

  “回頭找他們幫忙出出主意。”洛白自己沒想出來什么好招。

  對這種好姑娘,他很多想法用不了,手段匱乏,套路不多。

  洛白回到店里的時候,吳燁幾人還在店里,洛白回去以后,就被他們堵住了。

  被架起來丟在沙發上,看著虎視眈眈的吳燁幾人,洛白不解其意:“你們干啥?”

  有種做了錯事了,被抓包的感覺。明明他也沒干啥。

  吳燁先說話:“你還好意思問我們?那個女生是誰?”

  “坦白從寬,看你笑的和二傻子似的,別說我們給你機會。”寧渠說道。

  “說吧,雖然我們已經了解不少了,還是希望你自己說出來。”黃原也補充了了一句。

  什么就知道了?他都沒有聽明白。

  “啥意思?”

  吳燁看了看他:“還啥意思?你早出晚歸的,店也不管,信息也沒有,你說啥意思?”

  “一門心思,都在某個人身上吧?別說是事情。”

  “在裝傻呢,以為我們不知道,想蒙混過關。”寧渠一臉我們已經了解過的樣子。

  “怎么說,你們都知道了?”洛白撓撓頭,試探著問。

  吳燁點點頭。

  黃原點點頭。

  寧渠點點頭。

  “當然。”三人異口同聲。

  他知道個屁,什么都不知道,就是在套話而已,早就商量好了的。

  必須要搞清楚,是不是東方淼又死灰復燃了,只要不是東方淼,他們都不擔心。

  “這幾天確實是和她在一起,挺開心的,今天還問了一下能不能談戀愛,不過她沒同意。”洛白沮喪的回答。

  吳燁順勢拿起桌子上的玻璃煙灰缸,寧渠順手拿起桌子上的叉子,黃原拿起的托盤。

  看他們一臉怒其不爭的樣子,洛白往角落縮了一下:“不是,你們干啥?”

  “讓你清醒一點,與其痛苦,不然把苦去掉。”黃原回答。

  “對,又特么見人家去了,你答應我們的呢?”

  “沒出息!舔狗!”吳燁總結。

  臥槽,他反應過來了。

  “你們特么根本就不知道對吧?”洛白質問。

  三人:“……”

  “不是讓你說嗎?”

  “對啊,你說明白點!”

  “表達準確一點,詳細一點,不然我認識你,煙灰缸不認識你。”吳燁說道。

  果然,他們知道個屁。

  想了想,洛白還是說了:“我上次去吃燒烤,遇到了白菜…”

  寧渠剛準備接茬,說我特么還遇到一個黃瓜呢,你能不能編的認真點?

  不過被吳燁阻止了,確實是白菜,洛白沒有說謊。

  “就是你知道的那個女生,我以前也沒有遇到這種女孩子,后面就當成朋友在處,今天剛帶她拍完廣告,吃個飯就回來了。”

  “就感覺她和其他人不一樣,你們不知道,她多率真,多努力,多清醒。”

  “回來還在試探她呢,不過她沒同意,應該是覺得我有錢,差距大了一些。”

  “人家是奔著這種找,她就想找個窮點的。”

  “我對她挺有好感的,她不是那種為了錢的人,性格也吸引我。”

  “事情就是這樣。”

  洛白從頭到尾說了一遍,這次是很詳細的版本,包括認識,包括人是什么情況。

  幾人恍然大悟,原來是遇到真愛了。

  黃原幾人互相對視一眼,寧渠笑了笑:“不是東方淼就行了。”

  洛白:??

  “你們以為我和東方淼出去了?我都已經把她拉黑了好吧!能不能對我有點信任感?”

  洛白很無語,居然不相信他,他最近心里都是白菜,哪來的東方?

  “你認真了?”吳燁問他。

  洛白點上煙,點點頭:“認真,筆數開玩笑,不是玩玩,就是想和她在一起。”

  吳燁把杯子放在黃原面前:“慢點吃!別硌著。”

  黃原:“……”

  剛才說的吃杯子,這會兒不敢吃了。

  “既然不是東方就沒事了。”黃原說道:“有那個姑娘的照片沒有?我們看看!”

  洛白直接找了短視頻,給他們看了一下。

  “你完蛋了,以后等著挨打把你。”寧渠幸災樂禍。

  這個戰斗力,直接打洛白兩個。

  “開玩笑,人家溫柔的很,性格也很好。”洛白不擔心這個。

  現在都還沒有追到手呢。

  “幫我想想辦法!這種姑娘,我還真不會追。”洛白求助。

  黃原搖搖頭:“你覺得我們懂?”

  “我是被動的。”寧渠回答。

  幾人看著吳燁,就他有點經驗,其他的都沒有。

  “塊,給洛兒掛個經驗包。”寧渠在吳燁身上虛抓一下,丟了個空氣給洛白。

  洛白嘆氣,寧渠這個沙雕,讓他很是無奈。

  “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膽大心細臉皮厚,軟磨硬泡帶逗抖,挑準時機拉把手,甜言蜜語不可丟。”

  “大概就是這樣,套路多了,效果就來了。”

  吳燁說了一下自己的經驗之談。

  洛白不太相信:“還是自己琢磨,你這套東西,連二壘都難。”

  開玩笑,明明就二壘不難,再多才有點難度。

  搞清楚這個事情以后,大家就放心了,吳燁準備跑路了,這個點,凌晨加班都要回來了。

  寧渠收到了顏潸潸的消息,喊他回家吃飯,黃原準備回家看老板娘。

  幾人跑了,留下孤零零的洛白,他拿著手機,在瘋狂搜索戀愛套路。

  凌晨加完班到家的時候,吳燁在做飯,已經炒好的菜,香味彌漫著廚房。

  悄悄的抱著他,凌晨閉著眼睛,感覺很安心。

  吳燁把火關小,轉頭看著她問道:“累了是不是?”

  凌晨點點頭:“最近工作特別多,開會開的頭疼。”

  感覺腦子昏昏沉沉的,今天工作太多了,處理了那么多事情,還有不少沒有做完。

  凌晨時不時的,還打個哈欠。

  “這幾天我送你我下班吧,你這狀態,還是不要開車了。”吳燁說道。

  凌晨答應一聲,抱著他不撒手。

  無奈,只好簡單的弄完吃的,凌晨也沒有吃幾口,就說沒有什么食欲,就想睡覺。

  吳燁給她弄了熱水泡腳,又給她按頭,凌晨大概是困的厲害,昏昏沉沉的就睡過去了。

  吳燁嘆氣,把剩下的半碗飯吃完,收拾了碗筷,在她旁邊查手機查了一會兒。

  看她睡熟了,然后才抱她上樓,靠在她旁邊。

  本來準備的想法,全都沒有了,看她累成這樣,除了心疼以為,吳燁甚至想和丈母娘說一下,給她招個副手,減輕一下工作。

  上次她就沒有同意。

  說做就做,吳燁拿著手機發消息給她阿姨您好!阿姨休息了嗎?

  藍總裁可能是沒有睡著,回復也很快喲!這不是小吳嗎?

  怨他一直沒發信息?

  加上微信,還是第一次找她,說真的,吳燁有點不知道怎么和她聊天。

  阿姨好記性!吳燁回復。

  下意識的,吳燁總喜歡不陰不陽的偶爾堵她一句。

  給我發消息,不是單純想和我聊幾句吧?藍總裁問他。

  吳燁撓撓頭,剛才一時沖動了,沒有組織好語言,還得想好怎么說呢。

  吳燁一邊思考,一邊敲著字。

  阿姨,凌晨最近工作特別多,每天回來,連吃飯都吃的少,吃完飯就累的在沙發上睡著了。

  我想著,能不能拜托您,給她找個人分擔一下工作,她可能沒和您說,我就冒昧替她請求一下您。

  我知道您可能有自己的考慮和安排,但是她一個人,總是加班到很晚,回來又飯都不吃多少,久了會影響健康的。

  冒昧的找您,也是希望您可以了解一下情況。

  吳燁覺得這樣說不太完美,但是也不管那么多了,發都發出去了。

  不和她說一下,她一直都不知道,明明加個副總就解決的事情,吳燁都不知道她為什么不同意。

  我知道了!藍總裁回答你怎么知道的?她在你那里?

  草率了。

  被她猜出來了。

  吃完飯,我才洗個碗的功夫,她就睡著了,睡的太沉,我沒忍心叫醒她。吳燁回答。

  藍總裁隔了好一會兒,才發信息回來。

  讓她明天給我打個電話。藍總裁回復,又加了一句謝謝你了。

  吳燁發了個不謝,都是應該的。

  放下手機,吳燁感覺自己有點犯傻了,要是明天和凌晨說,讓凌晨和她說更好。

  結果,看她太累了,吳燁實在是沒忍住,就和她說了。

  有點狗拿耗子的不禮貌,還有不懂事的沖動,估計丈母娘對他的印象,更不好了。

  唉~!

  靠在凌晨旁邊,吳燁看她睡的正香,擦了擦她口水,吳燁也逐漸睡著了。

  她在旁邊,總是很容易睡著,也很容易睡不著。

  第二天。

  吳燁送她到公司的,雖然她元氣滿滿的,但是誰知道她下午是不是又會精神不振了。

  還是接送比較放心。

  “我走了,下午你發信息,我過來接你!”吳燁和她揮揮手。

  這還是吳燁第二次來送她,這個點,漫客的員工也就剛到公司,很多都在樓下吃東西。

  注意到不少目光,凌晨又裝的一臉嚴肅,吳燁忍著笑,開車離開。

  他今天要去和房東談談價錢,這次是凌晨推薦的,得他自己親自去談了。

  樓上,凌晨看著屏幕里的老媽,有點疑惑。

  “上次不是沒有答應嗎?這次又答應了?您玩游戲呢?”

  “要不是你男朋友大半夜發消息,你以為我會答應?老娘以前還不是加班到一兩點。”

  凌晨:“……”

  吳燁?

  凌晨沒忍住笑起來,笑的很開心。

  “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選好人,寫好推薦,早點發過來。”藍總裁看不得她這個笑。

  沉迷愛河,不可自拔。

  “好的,謝謝媽媽!”

  “滾!”

  凌晨嘻嘻笑。

  掛完電話,凌晨靠著椅子,美滋滋的喝了口茶。在電腦上,把上次的資料找到,想了想,她還是先打了個電話。

  “夏竹,讓程溪來我辦公室一趟。”

  “好的凌總。”

  先談談再說,這次應該十拿九穩了。

  吳燁還在加油站,看著顯示的油價發呆。

  兩位數,雖然吹牛說三位數都不怕,真的到了兩位數,還是有點肉疼。

  加滿花了好幾個一百,這破車油耗也不低,難怪滿大街都是電車跑。

  看著手機上的位置,吳燁加好油就出發了。

  到了位置的時候,吳燁見到了房東,一臉的詫異,房東看到他的時候,也有點詫異。

  “是你啊小伙子,還開這個車呢?”她先和吳燁打招呼。

  吳燁笑了笑:“阿姨,是您啊,真是巧。”

  是上次橫跨視線撞他的阿姨,還說不讓他賠錢了,當時吳燁趕時間,就沒有和她多說。

  “確實是巧,你要買房子?”

  吳燁點點頭:“不過得先看看,合適我就要了。”

  阿姨拿著鑰匙,打量了他一下:“你這孩子,還挺低調。”

  吳燁尷尬。

  她更低調才對,開車都是開的雪福藍,誰知道光是房子賣價,就是差不多一個億。

  “阿姨,您叫我小吳就行。”吳燁禮貌的說道。

  她笑了笑:“小吳啊,屬什么的?”

  吳燁感覺不妙。

  問屬什么的大媽,都是為了給孩子介紹對象。

  “屬兔!”

  “可惜了。”阿姨搖頭。

  ------題外話------

  晚點了,昨天女朋友來了,一言難盡。

  今天不求票了。

  晚上還有更新,放心,必不遲到。

  永遠可以相信我,除了女朋友來。

  《我只是精神病,怎么可能是邪神》推個書。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