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31 乃香味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七點半左右,夜,西北風有些喧囂。

  吳燁家的地下停車場里,把車停在吳太太的買菜瑪莎旁邊,吳燁從大g上下車。

  凌晨在鏡子里,又確認了一遍自己的妝容沒有花,看了看飄飄長發,和一身長裙相得益彰。

  清新脫俗,溫婉倩麗,楚楚動人。

  吳燁有一種校花的貼身保鏢那種即視感,凌晨這個打扮,再背一個小包,看著和那些大學生差不多。

  而且還是校花。

  在大學和她在一起的話,吳燁覺得唾沫星子都能淹死自己。

  凌晨確認了一遍,才下車,踩著一雙小白鞋,整個人沒有颯氣,只有清新的溫柔。

  人靠衣裝馬靠鞍,有些人就是能把衣服的極致效果表現出來。

  “亂不亂?”凌晨整理了一下劉海問他。

  吳燁搖搖頭。

  傾國傾城美滋滋,沒什么挑剔的,就像是買房子一樣,絕版戶型的等級。

  綠化好評,面積好評,價格好評入戶花園好評。

  “很好看了,艷而不妖,清新自然,美不勝收,如果這都不好,找遍世界也沒有更好的。”吳燁夸獎。

  凌晨忍不住笑起來。

  她被吳燁夸的不好意思了都,雖然自己感覺很好,但是哪有那么好?

  就一般吶!

  平平無奇的小女生而已,沒有那么高的顏值。

  “你拿一下鑰匙,我拿東西。”吳燁說道,把鑰匙遞給她。

  凌晨拿著鑰匙,看著吳燁把后備箱打開,開始一件件拿東西出來,凌晨買的東西很多。

  吳燁一邊拿,一邊數,最后是九件東西,不知道有什么講究。

  凌晨則是拿著鑰匙等她,吳燁領著不少口袋,關好車尾門。

  “小燁,儂回來啦?”剛到一樓電梯口,牽著孫子的阿姨就進電梯。

  “阿姨好,回來看看爸媽!”吳燁簡單的打招呼。

  只是點頭之交而已,和這些鄰居,要吳太太才比較熟,而且她們多少有點傲,吳太太也不太喜歡接觸。

  她都是和大家都是外地來的朋友玩,很少和當地的阿姨玩到一起。

  “啊喲,這閨女不得了啦,這是儂女朋友啊?”她發現站在吳燁身邊,亭亭玉立的凌晨了。

  吳燁笑了笑,把拉著凌晨的手揚了揚:“對的,阿姨明年得給紅包了!”

  凌晨面帶微笑。

  “哈哈!儂結婚請阿姨,阿姨肯定去!姑娘真俊俏,小燁,儂運氣真好。”

  好在她們家的兒媳婦,除了本地戶口,小樓一棟,車子不少,存款夠多……還是覺得這個姑娘好。

  氣質出眾,小家碧玉,不知道是不是江南女子,太好看了。

  阿姨喜歡。

  “電梯到了,有時間來家里做客啊!”她拉了一下幾歲的孫子,小孩看著凌晨沒有動:“走啦俊俊。”

  “姐姐,你真漂亮!”俊俊說了一句,才和自己奶奶離開電梯。

  凌晨忍俊不禁。

  趁著沒有人,在電梯里看了看自己:“普通長相而已嘛!”

  過謙要不得啊,這不就是裝杯嗎?

  “洋洋姐姐,電梯快到了!不要帶上自得,我們要到了。”吳燁提醒她。

  凌晨給他一個鬼臉。

  站直身姿,然后抬頭,不挺胸,收腹,看著吳燁按下的電梯按鈕,又看了看樓層。

  這個電梯真快。

  毫不給她準備的時間,就要到了。

  吳燁和凌晨不知道,他們才剛開始拿東西下車的時候,老吳就已經通知吳太太,吳燁他們到樓下了。

  收起手機,老吳開始把餐具準備好,吳太太再次看了看準備好的菜,把最后一道酸菜魚起鍋。

  看著七八道加了不少辣椒的炒菜,老吳已經在計劃晚上夜宵吃什么了。

  他不太能吃辣,不過這段時間吃了不少。

  因為吳太太瘋狂補習蜀州菜,更是請朋友教自己做蜀州特色菜,原本就有基礎的她,以及頗得幾分火候了。

  當然,其中免不了炒出來東西,老吳得幫忙吃。但是到現在為止,他還是不習慣吃辣。

  “這事兒萬一沒成,他再換個其他地方的對象,你是不是又得重新學?”老吳一邊端菜一邊說道。

  老吳以為,吳太太是為了人家姑娘,才去聯系蜀州菜的,其實并不完全是。

  更多的,還是吳燁口味變化很大,被凌晨帶的吃辣了,她學這個,算是為了自己兒子,也為了兒子女朋友。

  吳太太把勺子放在湯里:“你覺得還有比這個更好的?你當你兒子是什么搶手貨呢?”

  “就這個姑娘,實話說我都懷疑她有點近視,不然你兒子可不會那么容易追到她。”

  “外在條件太好了。”

  吳太太見到真人的時候,都很驚艷,真的好奇她們家是什么基因。

  就是顏色太好了,吳太太還有那么一絲隱憂,偏偏她也不是不賢惠。

  “沒見你這么夸過那個女孩子。”老吳說道。

  “那是她值得。”吳太太一起端菜。

  剛端菜上桌,家門就打開了,吳燁就像是卡著點似的打開門。

  凌晨跟在吳燁背后,一臉笑意,余光越過吳燁,不住的打量著吳燁家的裝修擺設。

  還有看著她微笑的吳燁爸媽,兩人笑的和藹,沒有什么讓人害怕的表情。

  呼~不是板著臉就好。

  凌晨注意到吳燁爸媽的笑容溫和,緊張總算是好多了。

  不過,吳燁爸爸,他居然有些謝頂,凌晨默默地看了一眼吳燁,不知道.....會不會遺傳啊!

  聽說這個會遺傳。

  “到家了,隨意一點,就當自己家!”吳燁把腳下已經準備好的新拖鞋放在她靴子前。

  凌晨沒顧著換鞋,而是進屋先喊了一聲:“叔叔阿姨好,來叨擾你們了。”

  她盡量用很禮貌的語氣說話,又克制著緊張,要顯得得體一點。

  要端莊,要溫婉,要…真累。

  不習慣總是互相的,大約是第一次碰到這個場面,吳燁也是第一次帶女孩子回來,老吳都不習慣。

  習慣了嚴肅的他,努力回想自己面對客戶的笑容。

  展現著一張笑臉,因為一直期望吳燁帶女朋友回來的想法達成了,撐起來的笑容,剛好不顯得假。

  給凌晨的印象,倒是很和藹,很溫和,有點老年版吳燁的感覺。

  她客氣完,老吳忙客氣的回答:

  “怎么會叨擾呢!我們開心還來不及,你阿姨念了你很多次了,就盼著你來家里找她說說話。”

  凌晨含笑:“阿姨邀請了好幾次,讓阿姨久等了這么久,實在是還不好意思。”

  吳燁忍著笑。

  凌晨和老吳聊天的說話方式,和吳太太又不一樣,很有意思。

  吳太太則是走到她旁邊:

  “晨晨,別管他們了,飯菜都好了,你還沒有吃飯,先吃飯再說。”

  “你也是個木頭,就等人家站半天!”吳太太把吳燁嫌棄拍開。

  就和那個被媽媽抓著手臂,老母親鼓著十分力打人的圖片似的。

  打人老母親:你怎么這么不懂事!

  配上這個文字,就和吳太太的想法動作如出一轍,一模一樣。

  凌晨見她在身邊,立刻把開門。前從吳燁手里拿過來的禮物,遞給她吳太太:

  “阿姨,這個給您,第一次來做客,就準備了一點小禮物,希望您喜歡。”

  吳燁知道,她準備的可不是什么薄禮,數量多,質量也不差,這還是減過檔次的,最開始的那種…吳太太肯定不會要。

  太貴了。

  凌晨壕起來,很沒有人性的。

  “你這孩子,來吃個飯,還帶什么禮物啊,都說了不要客氣。”

  “給你說了不要帶東西,你就是不聽。”吳太太看了看吳燁:“你也是,還讓人家晨晨帶東西,真好意思你。”

  我說了不買,她非要買。

  吳燁感覺里外不是人,有點能體會老吳回老家的感覺了。

  凌晨把東西放到她手上,吳太太只能抓住袋子,接過東西,放到旁邊的柜子上。

  看包裝,就知道是字畫。

  “以后可不許這樣了,記住啊!”吳太太拉著她進屋:“先吃飯,肯定餓了吧?”

  凌晨笑了笑,點點頭,確實是餓了,和吳太太,她沒有那么多拘謹的。

  “吳燁趕緊盛飯,你能不能有點眼力見,晨晨都餓了。”吳太太指了指電飯煲。

  晨晨,晨晨,什么都是晨晨,晨晨來了,兒子丟了。

  凌晨坐在椅子上,剛坐下,吳太太又給她放了一杯果汁。

  吳燁把飯遞給她,她立馬就端給老吳了,然后又是吳太太的,才是她自己的。

  老吳微微笑了一下,然后才拿著筷子說道:“晨晨,雖然第一次來,但是不要拘謹,就當自己家就好。”

  “家里吃飯,也沒有什么規矩,喜歡吃什么就多吃點。”

  吳燁:??

  沒有規矩?

  那我學的是什么?什么筷子不能插飯里,坐著不能抖腳,蹺二郎腿,不能吧唧嘴,要先給長輩盛飯,長輩動筷子才能動。

  學那么多東西,現在就沒有了?

  凌晨在自己家的待遇,不知道自己去她們家的時候,能不能享受到。

  “試試這個,阿姨學了點你們老家的特色菜,你看看做的怎么樣。”吳太太指了指一盤麻婆豆腐。

  她練了不短時間的蜀州菜,不過那種全是辣椒的,她還是不太習慣。

  吳燁看了看桌子上的菜,確實是都待辣椒的,沒想到老媽做的蜀州菜,樣子還挺不錯。

  不過吳燁看了看老吳,老吳一個眼神制止了他,他確實是不愛吃這些。

  凌晨倒是試了試,覺得很好吃,比吳燁做的好吃。

  “阿姨,您廚藝真好,和我們那邊的飯店,水平也就差不多這樣了。”凌晨毫不吝嗇的夸獎。

  不止是無腦夸她而已,確實是味道不錯,凌晨覺得挺好吃的。

  吳太太開心的笑了笑,肯定是到不了那么高水平的,但是她被凌晨夸的很開心。

  能理解以前自己夸老婆婆的時候,她那種笑容是怎么來的了。

  風水輪流轉,現在遇到她當預備役婆婆了,這種被夸的感覺,真不賴。

  上一次沒聽夠。

  “喜歡就多吃點!”吳太太給她夾菜,專門挑她覺得好的菜給凌晨夾:“這個好吃,這個營養,這個鮮…”

  凌晨看著冒尖的碗:“……”

  太熱情了,她都有點控制不住斯文了,有點想大快朵頤。

  控制住自己!

  老吳也在吃,不過吃的不多,都是挑著淡一點的菜吃。

  “叔叔,您也吃啊!”看他吃的少,凌晨還問了一句。

  老吳笑著點點頭,然后夾了點蔬菜,太辣了,他沒習慣。

  反而是吳燁現在,辣的不辣的他都能吃,吳燁已經完全不怕辣口了。

  平時吃東西的時候,反而感覺辣一點的更有味道一些。

  “別管他,晨晨,喜歡吃就多吃點,以后想吃,就和阿姨說。”吳太太又給她夾菜。

  生怕她拘束客氣。

  “謝謝阿姨,您太好了。”凌晨回答。

  吳太太微笑。

  她們之間相處,并沒有什么大的波瀾,吳太太刻意的和她好好相處,凌晨也生怕和她處不好,在努力融洽。

  造成結果就是,兩人相處的異常的融洽。

  沒有那種狗血的給個支票,也沒有什么不同意,更沒有嫌棄我們,不滿意什么。

  凌晨過關的時候,就和城門打開似的,大搖大擺的,就越過了婆婆這一關。

  吳燁還不知道自己到時候,會遇到什么困難,肯定不可能和凌晨這樣順利。

  “給你盛個湯,小心燙。”吳燁把湯放在她面前。

  點點頭,她繼續吃飯,凌晨吃的很斯文,和平時完全不一樣。

  “好喝嗎?”吳太太問她。

  “好喝!阿姨您燉的湯也好喝,吳燁店里的師傅,做的也是這個味道。”凌晨回答。

  比這個好喝,但是沒有婆婆加成,凌晨覺得,還是婆婆做的好喝一些。

  “真好,你這閨女,不挑食,這是好事。”吳太太夸獎道。

  凌晨語塞,不挑食都是優點?

  不過,凌晨爸媽,對她好像還挺滿意的,嘿嘿嘿!

  不知道是不是已經過關了,以后得多來幾次才行,厚著臉皮來。多來幾次以后,老公就搞定了。

  完全沒毛病。

  一邊吃一邊聊,吳太太多余的都沒有問,不問她工作,也不問她爸媽,更不問親戚。

  凌晨就是來做客的,以后再和她談這些,現在還不是時候。

  凌晨還奇怪,他們居然什么都沒有問,還以為會了解一下家庭情況什么的。

  第一次來吳燁家,凌晨覺得氛圍還挺好的,和回家不一樣,吳燁家,沒有人懟她。

  有的都是關心,雖然沒有家里自在,總是小心翼翼的。

  她挺喜歡吳太太的,性格很好,很溫柔,而且有什么就說什么,她不會吝嗇表達。

  同樣都是表達,藍總裁就是犀利派,吳太太她則是溫柔派。

  吃完飯以后。

  凌晨搶著收拾碗筷,吳太太讓她坐下休息,她沒聽,幫忙收著碗筷。

  吳燁也在幫忙,主要是擔心凌晨不習慣,結果凌晨完全沒有不習慣這個狀況。

  看她和吳太太在廚房聊的開心,吳燁幫不上忙,只好回到客廳。

  客廳里只有老吳一個人,看著電視里的新聞,目不轉睛的。

  吳燁坐在沙發上,時不時的看看廚房位置,有點不放心似的。

  老吳注意到了。

  “放心吧,你媽不會欺負她的,你奶奶就沒苛刻過你媽,回來的時候,還交代她不要苛刻人家姑娘。”

  “放輕松,她比你還緊張呢,你都繃著,她不是更緊張了,沒聽見笑的那么開心嘛!能有什么問題?”

  老吳回答。

  這個吳燁倒是很清楚,吳太太回家以后,每次老太太都不讓她做太多事情。

  吳太太和吳燁奶奶的感情很好的,年輕的時候,吳燁奶奶受委屈可不少,后來分家以后,情況才算是好起來了。

  后來,她一直對這個事情,引以為戒,吳太太就是第一個吃福利的。

  她對凌晨,一直都很溫柔,凌晨和她能相處的愉快,也有這個愿意這里面。

  聽著廚房傳來的笑聲,吳燁放心多了:“我沒擔心,就是想著幫幫忙而已。”

  吳燁口不對心。

  老吳知道他是什么秉性,他自己就是這樣過來的,當時他也擔心自己老媽欺負吳太太。

  看了他一眼,老吳看著新聞。

  眼睛盯著電視,卻問了一下他現在工作的情況,吳燁剛準備回答,電話就來了。

  藍色的背景里,凌晨爸爸幾個字,顯得很扎眼。他不是發消息,而是直接開視頻的。

  吳燁呆住了。

  這個時候他開視頻,吳燁都想回去再給他會過去,但是這樣又不太好。

  “爸,凌晨爸爸打的電話,咋弄?”

  這個電話,直接給吳燁整蒙了,就像是約人家姑娘回家,結果姑娘爸爸不放心,直接來門口接人似的。

  他就有點這種感覺,自己把凌晨帶回家了,突然接到了凌晨爸爸的電話,就有點不知所措了。

  看著他焦急的樣子,老吳搖搖頭:

  “男人最重要的,是拿得起,放得下,扛得住。”

  “就一個電話,就把你嚇成這樣,越是情況危急,越是要冷靜。”

  看著視頻,老吳還在教育他,完全沒有考慮這個情況,反而一臉輕松的宛如小事情。

  吳燁可不能當小事情對待,撓撓頭,冷靜不了。

  想接,又不知道接了怎么辦!

  老吳嘆氣,還得鍛煉鍛煉,摔打摔打才行,還不能抗大梁:“把電話給我,我和他說。”

  吳燁點點頭,把電話遞給他。

  關鍵時候,還得靠老爹。

  越發意識到,自己并不全能,很多事情其實自己解決不了,但是老爹總能有辦法。

  不知道是不是成熟了,這段時間過來,吳燁沒有了最開始的那種想法,覺得自己多么強。

  慢慢的,才意識到,自己欠缺的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也有很多。

  老吳拿著手機,都沒有遲疑,直接就點開接通,吳燁看著他換了一副和藹的笑臉。

  表情在按在手機通話鍵的時候,就已經轉變完成。

  “哎,您好!”老吳看著屏幕上的凌宇,笑容不變,心里默默地閃過不少想法:“您是凌晨的父親,對吧?”

  他的語氣,就像是老朋友聊天一樣,沒有多高級,也沒有多獨特。

  和吳燁想的,很高級的聊天手法,完全不一樣。

  “對的,您是吳燁的父親吧?沒想到打擾您了。”凌宇也很客氣。

  看著老吳,也是一臉的笑容,笑的很和氣。和吳燁想象中的質問之類的,完全沒有搭邊。

  “哪來打擾一說,這是緣分,也是碰巧,沒想到第一次見凌先生,會是開視頻,幸會幸會。”

  老吳拿著手機,對著屏幕笑著說。

  關于為什么會接電話,他選擇性的遺忘了。

  “本來也是怕孩子不知禮數,想讓小吳幫我照顧著點,沒想到有機會直接和吳先生說。”

  “孩子想的不周到,冒昧上門,得請您多包涵,這孩子從小被我慣壞了,要是禮數不周,還望您海涵。”

  凌宇的聲音吳燁都聽到了。

  總感覺不知禮數,想的不周到,多包涵,好像是在說自己似的。

  老吳順勢看了他一眼,吳燁感覺自己猜到正確答案了,摸了摸鼻子。

  估計是怨他這么快帶凌晨回家,覺得他動作太快了。

  不知道是不是危機感?

  “您這可就是折煞我了,晨晨是知書達理,蕙質蘭心的孩子,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是能感覺到您的教育很成功。”

  “倒是我們家孩子,平時不太會說話,如果沖撞您了,您得和我說一下,我教育他。”老吳回答。

  吳燁嘖嘖。

  他們聊天這個模式,吳燁切換不進去,總感覺話里有話似的。

  凌宇搖搖頭笑著回答:“小吳這孩子挺好的,有沖勁,也很坦率,平時還得謝謝他照顧我們家閨女。”

  這不是夸他吧?

  “哈哈,孩子年紀小,還不到完全懂事的年紀,總有地方做的不好,當不起凌先生的謝謝。”

  “倒是晨晨,照顧他很多,吳燁媽媽倒是和她很投緣,倒是沒想到,吳燁和您也投緣。”

  老吳說完以后,凌宇表情僵了一下。

  “那我可就放心了,以后相處的日子還多,希望吳先生幫忙看著點小女。”

  是不是再點自己?應該是讓老吳看著自己吧?說話就說話,為什么要這樣拐彎抹角的呢?

  “這個您完全可以放心,我們都是做父母的,可以理解您的感受。”

  “孩子來吃個便飯,也是太太特別喜歡她,我們不會給她壓力。”

  凌宇聽完,笑著點點頭。

  “我應該給您說句謝謝。”

  “哪里的話,對于一個爸爸來說,我都能理解,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做父母的也左右不了。”

  “話雖如此,該建議的還是得建議,畢竟很多東西,我們過來人更清楚。”凌總回答。

  “建議是應該的。”老吳笑了笑。

  “方便的話,我占個您的好友位。”

  “哪有不方便,我加您!”老吳笑著回答:“溝通也方便!”

  “對!溝通方便。”凌宇笑著答應。

  吳燁在旁邊聽著他們聊天,一直在豎著耳朵在聽。

  從最開始有點看不懂,到最后更看不懂,好像是幾句話,就變換了好幾個態度。

  一直到他們聊完,兩人居然還交換了聯系方式,吳燁感覺自己沒學好漢語詞典。

  話都聽不太懂了。

  老吳掛完電話,把手機還給吳燁,然后加上了凌晨爸爸的微信。

  收起手機,老吳看了看他:“聽懂沒?”

  吳燁搖搖頭。

  他確實是沒有完全聽懂。

  “嗯,不出意外,和我猜的也差不多,不過不重要,”

  “以后遇到事,學著冷靜點,要撐起家庭的。”老吳告誡。

  吳燁答應一聲,他已經意識到了關心則亂。越是關心的東西,越是容易擾亂想法。

  “您還沒說他是什么意思呢?”吳燁問他。

  老吳看了看他:“什么時候你能自己理解別人說的話,不需要給你做閱讀理解,你就獨當一面。”

  “就是讓你有點責任心,有點擔當,別欺負人家凌晨。”

  “說你考慮不周,這個應該是各打五十大板,但是責任心和擔當要有。”

  “年輕沖動,就是人家還不想當外公。”

  “讓我這個當爹的,管這你點,凌晨既然來過來,有什么閃失,他就是找我了。”

  “明白沒有?”

  點點頭,吳燁答應了一句,和他猜的差不多,就是在點他,老吳接電話了,他就把意思和老吳說了。

  問題是感情這種事情,本身就是不可控制的,他不少沒有擔當而是怕他當外公。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萬一呢!

  不好交代啊!

  “一句話,多想兩遍,不是什么壞事,就怕直接過腦子。”老吳說道:“那才是最傻的!”

  老吳倒是覺得,吳燁還要再歷練一下,還不夠沉穩,而且太欠缺經驗了。

  好處大概就是,現在可以心平氣和的請教自己問題,開始有了學習的態度,這是改變。

  學東西,到什么時候都不晚,就怕不愿意學,不學習,才是固步自封的囚牢。

  “我要是接電話,他肯定說的不是這些。”吳燁說道。

  老吳笑了笑:“有沒有一種可能性,就是他已經說了,你沒聽懂?”

  這也太打擊人了,他就像個憨憨似的,拿著手機,翻了翻聊天記錄,好像沒有這種意思。

  可能是覺得和自己說了,也是對牛彈琴,索性沒有說。

  “凡事總有解決辦法,沒有的話,就先聽聽對方是什么意思,再尋找解決辦法。”

  “事件會影響判斷,也會增加判斷的因素,問題很容易找,重要的是找解決辦法。”老吳忍著的和他說道。

  若有所思,吳燁思考著這個話,想著自己如果接了電話,應該怎么說,怎么說才有效果。

  吳燁在沉思,老吳也沒有打擾他,思考并不是壞事,思考是好事。

  變化還是有的,自己的孩子,他自己能不知道?

  還是要有個對象,也要有個事業,不管大小,總能鍛煉人。讓他出去闖闖,這個決定完全沒有錯,而且很明智。

  就是不知道,三年,能闖個什么名堂來,不知道能不能做好幾個小公司。

  客廳安靜下來。

  等到凌晨和吳太太,笑容滿面從廚房開門出來的時候,吳燁在沙發上考慮著事情,老吳在旁邊安靜的拿著手機聊天。

  凌晨好奇的看了看吳燁,和吳太太坐在沙發上,吳太太把水果放在她面前:“吃點水果!”

  凌晨笑著點點頭。

  吳燁考慮了不少時間,才慢慢豁然開朗,坐在凌晨身邊,和吳太太說著話。

  “晚上還過去嗎?”吳太太看了看時間,才問他。

  她其實知道,凌晨不會留宿的,凌晨要回去,吳燁肯定也是一起回去。

  就是想留他們在家多待點時間,哪怕是明知道不可能。

  “下次再來看阿姨,今天還是要回去的。”凌晨回答。

  還沒有到住吳燁家的時候,現在不能這樣,而且回去也不遠,自己開車也方便。

  “還是過去,過幾天再回來看您。”吳燁回答。

  吳太太只好點點頭,讓他們多留一會兒,凌晨答應了。

  看她和吳太太聊的開心,吳燁很自覺的坐在一邊,沒有說話。

  不過也沒有聊多久,時間差不多了,吳燁就帶著凌晨回去了。

  “阿姨,謝謝您的招待。”凌晨臨走之前,站在門口說道。

  吳太太站在老吳身邊,擺擺手:“不要和阿姨客氣,就當自己家。”

  凌晨笑了笑。

  當自己家,現在還做不到,以后可以。

  “媽,那我們先走了!”吳燁說道。

  吳太太看了看他:“就你最急!就你話多!”

  時間也差不多了,他們倒是能熬,爸媽不一定能熬。反正要回來也快,打個電話就回來了。

  何必整的依依不舍的呢,又不是出遠門。

  “行了,確實不早了,你們路上慢點,晨晨有空就發消息,來家里吃飯。”吳太太說道。

  凌晨沒有遲疑,一口答應下來。

  電梯打開,凌晨和吳燁進電梯以后,和他們揮揮手,電梯門逐漸關上。

  他們離開以后,老吳拉著她回到家,坐在沙發上,拿著手機,給吳太太看了一下聊天記錄。

  剛才他一直在和凌晨爸爸聊天,聊了不少的東西,他大概也沒有自己喜歡的。

  麻將,他都不太會打。

  “你倆文縐縐的,話里有話。”吳太太看了看他,指著手機:“你直接翻譯,他們是什么意思?”

  吳太太懶得一點點看,一點點分析,直接讓他說,一步到位。

  “其實沒什么意思,現在才談多久?表態還早著呢,吳燁也去一次差不多。”

  “就是多有個交流的渠道,他們又不急,能有什么想法,以后多少能問一點皮毛。”

  “總比兩眼一抹黑好。”老吳回答。

  現在凌宇不可能給他們什么答案的,他自己都還在觀望,而且擔心的比他們夫妻多。

  畢竟是養的女孩子,和男孩子確實不一樣。

  吳太太點點頭,她剛才和凌晨溝通了一下,發現年輕人的想法確實和他們不一樣。

  心急吃不到麻婆。

  “給你買了不少禮物,你不看看?”老吳指了指放著的一大堆口袋。

  吳太太看了看他。

  “你想看給你買了什么吧?”

  老吳笑了笑,確實是這樣,他好奇半天了。

  拿過袋子看了看,有茶葉,有字畫手稿,還有不少保健品,奢侈品。

  “用心了。”老吳總結。

  吳太太點點頭,確實是很用心了,買的都是她喜歡的東西。

  “這么多東西,花了不少錢,回他給她準備個禮物吧,我看看年輕人喜歡什么。”吳太太說道。

  老吳沒有意見,禮尚往來,本來就是應該的。吳太太為了燉雞,早上很早就去菜市場了,這些吳太太才最清楚。

  吳太太對凌晨,確實是特別的好。

  另一邊。

  吳燁和凌晨剛回到公寓樓下,吳燁拿著手機,和爸媽報平安。

  凌晨也發了一個消息,看到吳太太回信息,凌晨才松了一口氣。

  總算是把今天這個事情辦過去了,再去的話,也得是等一段時間以后了,短期不去了。

  “弟娃兒,我今天表現的怎么樣?”凌晨問他。

  這個很重要,如果有問題的話,就早點改正,有則改之無則加勉。

  “表現簡直是完美。”吳燁夸獎。

  “你好假啊!”

  吳燁看了看她,拿著手機給她看了看:“你爸剛才給我開視頻了。”

  凌晨:???

  他為什么會打電話?凌晨都能想到,吳燁當時的不知所措。

  什么想法?

  拿出手機,凌晨給自己老爹打了個電話,倒不是責問什么,就是問他是什么意思。

  突然打電話給吳燁,還不如給她發消息呢,起碼有什么問題,她會直接說。

  彎彎繞繞的。

  凌晨掛完電話,吳燁收到凌晨爸爸發的一個表情:平淡笑容表情。

  這種事情,不能殃及池魚啊,看著他這個表情,吳燁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

  肯定是知道自己告密了,吳燁還想和他狡辯一下,凌晨已經拉著他進電梯了。

  “有一說一,阿姨做的菜真好吃。”凌晨在電梯里的時候,還在感慨這個。

  吳太太的廚藝,現在吳燁差遠了,起碼她千奇百怪的食材都會做,吳燁只會做家常菜。

  凌晨要回家喂狗,吳燁也跟著一起進屋,不過他站在墻邊,考慮著從哪里把墻敲了比較好,他一直就沒有停過這個想法。

  以后去隔壁,就很方便了,不過現在她絕對不會同意的,以后才有機會。

  “看什么呢?”凌晨拍了拍他。

  吳燁看了看她的笑臉:“你家我家?今天怎么安排?”

  凌晨:“……”

  認真的想了想,凌晨去把門默默的反鎖了。

  吳燁只能說姐姐牛蛙。

  “你先去洗吧!”凌晨指了指衛生間。

  吳燁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凌晨去房間里一趟,出來的時候給了他一套睡衣。

  “早就給你準備好了!”凌晨把衣服給他。

  吳燁看著海綿寶寶,有點呆滯。

  他并不是喜歡海綿寶寶,但是這個衣服全是印的海綿寶寶。

  將就一下。

  “謝謝姐姐。”吳燁去洗漱。

  凌晨看著星星,又給它獎勵了一塊零食:“你說我們家多個新成員怎么樣?”

  狗子:???

  它聽不懂,但是估計不是什么好消息。

  “算了,問你你也不懂,我還是自己做決定吧,就這樣決定了。”凌晨喃喃自語。

  狗子靈敏的第六感,都能感覺這個壞消息很嚴重。

  吳燁出來的很快,凌晨才剛準備好,他就出來了。

  看著凌晨床上自欺欺人的兩個被子,吳燁忍不住笑。不出意外的話,晚上它會掉到地上。

  吳燁看了看凌晨的大衣柜,看著玲瑯滿目的衣服,吳燁看了看其中的一件。

  大碗!

  感慨了一下手小了。

  吳燁看了一圈,就回到被子里去,窩在被子里,感受著氣息。

  一直到凌晨進屋,吳燁才從被子里鉆出來,拍了拍自己旁邊。凌晨給他一個白眼,然后靠著另一邊看手機。

  “休息了啊!”吳燁建議。

  凌晨放下手機,挨著吳燁,就是被子裹得嚴的很,很是防備鼻子下。

  關燈休息。

  黑暗里,窸窸窣窣的聲音格外清晰,吳燁挨凌晨。

  “唔…”

  大概是因為黑暗,凌晨沒和前幾天一樣,銀牙緊要,而是牙齒開始松了。

  總算是撬開了。

  那一瞬間,吳燁感覺自己到了新世界一樣,才知道,原來是這樣的一種體驗感。

  就像是兩只蝴蝶一樣,互相追逐,它會跑,會繞。

  吳燁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感受,反正就是樂不思蜀,向天再借五百年。

  大概就是這樣。

  人生第一次不是和純凈水,而感覺到氣血上涌,就好像是激活了原本就有的基因。

  手好像又開始不聽使喚了。

  然后就是一聲悶響,天旋地轉,吳燁坐在地板上,還沒有反應過來。

  看了看自己的手,吳燁悄悄的嗅了嗅,還有一陣乃香味。

  百分之百真實接觸。

  吳燁都感覺不真實。

  原來得黑燈瞎火啊!臥槽,早說啊!

  啪,燈打開。

  凌晨捂著被子,沒有露面,吳燁都能猜到,她這會兒得多臉紅。

  難以置信。

  ------題外話------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