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30 最大的秘密都被看到了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凌晨家里。

  田甜坐在沙發上,時不時侃侃而談,時不時言語激烈,時不時引經據典時不時舉個例子。

  凌晨和高中學渣一樣,不管自己聽沒聽進去,時不時都點點頭,表示自己在聽。

  田甜和凌晨說了好多好多東西,凌晨就一臉認真的聽著,也不敷衍她。

  說的口干舌燥,田甜才喝了幾口。水,又開始說,等她說累了,說完了,凌晨就把她送走了。

  臨走之前,田甜還在告戒她。

  關好門以后,凌晨從口袋舀出狗糧,把狗喂了,然后又把水給它添上。

  “改天帶你去遛彎,在家乖乖的。”凌晨揉了揉狗頭。

  星星看著她站起來,去房間換了衣服,還以為她要在家里面。

  然后…她拿著鑰匙,又出門了。

  聽著輕微的腳步聲,再加上隔壁的門鎖輕響,狗子感覺自己的狗糧也不香了。

  她眼里根本就沒有狗,全是隔壁的家伙。

  她又跑了吳燁家去了。

  吳燁家門口,凌晨正在躡手躡腳的開門,剛才田甜說的話,她是半分都沒有聽進去。

  開門的時候,凌晨還在考慮一個問題:我現在這個樣子,像不像舔狗?

  呸!什么舔狗,那是我男朋友!

  那種追不到男生還拼命對人家。好的才叫舔狗,像她這種有男朋友的,當然不是。

  她沒有給吳燁發信息,想著田甜走了以后,自己悄悄過去吳燁家里,給吳燁一個驚喜。

  卡,門被打開。

  凌晨悄悄的進屋,轉身彎腰,輕輕的關上門,然后再轉身的時候,鑰匙都嚇到地上了。

  鑰匙掉在地上發出的聲音,都沒有轉移凌晨的目光。她就背貼著門,一動不動的呆住。

  而視線,卻牢牢鎖定在剛從衛生間出來,什么都沒有穿的吳燁。

  你見過光嗎?我見過!就是什么都沒有。

  咕冬!下意識的,凌晨還吞了一下口水,然后臉紅就像是股票牛市一樣,迅速漲起來。

  不斷跌破漲停板。

  她萬萬沒有想到,本來想過來給吳燁一個驚喜,結果自己卻收到的這么大一個驚喜。

  果體,哇哦!

  第一次見到啊,腦子里閃過一個念頭,可以拍個照片記錄一下嗎?

  看著呆滯的吳燁,她只看了一眼吳燁的表情,該死的注意力特別的集中。

凌晨害羞的捂著眼睛,然后又把指頭分開,一個大眼睛布靈布靈的盯著吳燁  破有些掩耳盜鈴的意味。

  本來她以為,自己會害羞的不敢看,但是她突然發現,根本就不是這樣,反而是好奇的情緒更多。

  就是那種自己很清楚不應該看,但是你的好奇心瘋狂吶喊:

  姑娘,你要把握機會,如果你現在不看,你得好久以后才能看得到。

  一左一右的,應該小天使,一個小惡魔,小天使告訴她:非禮勿視。

  小惡魔卻告訴她:這個男人都是你滴,瞅瞅咋滴了?給額看!

  凌晨選擇了從心,那就小小的康康哈!

  哎喲,臥槽,這牛!為什么縮水了?

  一瞬間,發現了巨大的差異之后,她連原本的嘗試都已經忘記了。

  她只記得,最開始見到是的不是這種,見到的是那種劍拔弩張的,覺得不是現在這樣。

  牛魔王和水牛,能是一種牛嗎?

  不過現在的情況是,牛魔王也好,還是水牛也好,它總歸都是牛。

  對于一個沒有放過牛,沒有養過牛,也沒有騎過牛的人來說。

  牛唉!

  大概就是這樣子。

  畢竟,活了20多年,都沒有見過的東西,很容易想到,能產生多大的好奇心。

  就是很奇怪,為什么不一樣呢?

  凌晨還在疑惑,沒有轉過彎的時候。

  吳燁也呆住了,拿著毛巾按在頭上,任由沒擦干凈的頭發的水珠低落。

  他一動不動,直直的看著凌晨,臉紅的快滴出血來一樣。這個時候,如果有個地縫的話,他應該都可以鉆進去。

  特別是凌晨那種目不轉睛,全神貫注的認真樣子,吳燁感覺心都快跳出來了。

  吳燁曾經也是這樣覺得,男生應該不會多害羞,不論是什么情況下都不會。

  顯然,他自以為是了。

  真的會害羞的。

  但凡是已經有了實質的關系,吳燁其實也不會這樣,但是現在他們兩人,都還處于理論階段。

  完全沒有任何實際操作的經驗。

  沒有舞刀弄槍,也沒有推波助瀾。

  說時遲,那時快,吳燁迅速拿下手里面的毛巾,把自己打馬賽克的位置擋起來。

  幾秒鐘的時間,吳燁感覺在凌晨眼里已經沒有秘密了。

  最大的秘密,都已經被她知道了。

  看著凌晨大大的指縫里,那只大眼睛,吳燁很是無語。吳燁突然覺得,女生真的是一個很奇怪的動物。

  平時的時候,她會害羞的不行,但是偏偏這個時候,她直接目不轉睛的,眼睛眨都不眨,生怕錯過細節。

  誰能想到,身邊會發生這種事情,吳燁感覺臉都可以煎雞蛋了。

  “喂,你看夠了沒有?”吳燁問了一句偶像劇女主,才會說的狗血落后臺詞。

  別說,現在真的發生這種事情,好像還只能問這句話。

  本來的慣性思維,覺得田甜去了她家里以后,她今天晚上根本就不會過來,甚至還做好了,在手機上逗她的準備。

  萬萬沒想到,她會突然開門進來。

  男人嘛,自己一個人在家里面的時候,肯定是怎么舒適怎么來,反正別人看不到就行。

  但是,她看的一清二楚,畢竟就隔了兩米左右,凌晨視力可是足矣玩彈弓的。

  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夠了夠了!”凌晨背過身去:“再多就不好了。”

  那種意猶未盡的表情,明明就是沒有看夠吧?

  阿西~!

  “你趕緊去穿衣服,真的是,怎么能不準備衣服呢,你這個習慣得改啊!”凌晨義正言辭的批評他。

  算了,懶得解釋這個。

  “好!你別偷看啊!”

  “誰會偷偷看啊,有多稀罕嗎?沒骨頭似的。”凌晨撇撇嘴。

  她有種荒繆的感覺,自己現在就像是進入別人閨房的流氓一樣。

  明明,我才是女生好吧?

  凌晨丟開這種奇奇怪怪的感覺,聽到吳燁的腳步聲了以后,凌晨還轉過頭去看了一眼。

  哇喔!大白p股!

  凌晨忍不住笑起來,剛剛才說的不偷看,完全被她忘到腦袋后面去了。

  看一眼都是賺的,憑什么不看?

  看自己男朋友又不犯法,那條法規說了,看自己男朋友有罪?如果一定有罪的話,那就讓我罪無可恕吧!

  可惜了,他跑的太快了。

  吳燁上樓了以后,她才坐在沙發上,拿著吳燁的水杯喝水。

  “賺了,美滋滋!”凌晨喃喃自語。

  這叫什么?這不叫意外,這叫發福利。

  福利我燁哥。

  臭小子身材真好。

  呲熘…年紀大了,看不得這些,總感覺有點想法多。

  吳燁是跑上樓的,牛寶寶翻滾的時候,他臉更紅了。

  迅速在樓上換好衣服,把被子從柜子里拿出來,丟在床上了。吳燁拿著柜子上的礦泉水,咕冬咕冬灌了好幾口。

  又倒了一點水在臉上,洗了一下臉,手接觸到臉上的時候,都感覺很燙。

  前兩次的時候,他就是吃準了凌晨會害羞,故意的先發制人,效果肯定很好。

  凌晨都跑路了。

  但是這一次,凌晨根本沒有給他機會先發制人,所以害羞的就變成了吳燁。

  最重要的是,前兩次好歹還有個穿的,這次啥都沒有,天見可憐毛巾都不能用了。

  本來是擦頭發的毛巾,拿去擦頭發了。

  “啥也不是!”

  “我就應該走近點,讓她仔細看一下,讓她好好看清楚,而不是應該那么慫。”

  “錯過了一個大好機會。”

  收拾好以后,吳燁才下樓,看著凌晨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看到他的時候,還沖著他擠眉弄眼,表情怪異。

  她那個表情,就像是在喊:過來啊,你過來啊。

  騰里騰氣。

  吳燁沒慫,穿著衣服的人,可是很硬氣的。

  “田甜和你說什么?”吳燁坐在她旁邊拿著杯子喝了口水。

  壓壓精。

  剛才被嚇著了。

  “還能說什么?就是說你是渣男之類的唄,都是這些話,就是讓我不要越陷越深。”凌晨回答。

  不過這一次,田甜和她說了很多,大概是因為,她覺得自己掌握了很實際的證據。

  吳燁點點頭,和他估計的差不多,田甜每次和凌晨聊天的時候,都是聊這些東西。

  本來,吳燁還準備給凌晨發個信息,讓她問一下田甜,對張楚楠是什么感覺。

  結果,吳燁這個信息還沒來得及發,凌晨就已經過來了。

  還剛好碰巧,看到了他的大秘密。

  早節不保。

  “別老是和她聊這些東西,都說勸和不勸分,她是恰恰相反,對我誤會越來越多了。”吳燁無語的說道。

  最開始的時候,誤會還沒有這么多,到現在為止,誤會已經越來越多的。

  “誤會不是沒有一直沒有解開嘛,本來今天和她說了一下,想把誤會解開的,但是她聽不進去。”

  “還讓我不要自欺欺人,不要執迷不悟,要迷途知返。”

  “在她心里,你是個渣男,我就是那個被渣男哄到手的單純女生。”

  凌晨無奈。

  吳燁也嘆嘆氣,明明他才是受害者,今天不就受害了嗎?

  這個便宜,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找回來,估計,短時間是不可能了。

  “什么時候給她說清楚?”吳燁問她。

  凌晨想了想:“最近吧!”

  吳燁忍不住笑起來,和田甜說清楚以后,估計她要鬧很長一段時間的情緒。

  一直蒙在鼓里,凌晨沒有說,她都在自己瞎猜。

  沒有猜到正確答桉就算了,反而是離正確答桉越來越遠。

  “能接受嗎?”

  凌晨嘆氣:“擺事實,講道理,還能咋辦?”

  該說的事情和她說清楚,如果她真的要鬧脾氣的話,大不了就是哄哄她唄。

  反正這么多年感情,也不至于因為這個事情鬧沒辦法收場。

  男友我所欲也,閨蜜,亦我所欲也,不能舍其一,兼得亦不易。

  一種植物。

  “行你先和她說一下,要是不行的話,就把她約出來。”

  “我好好和他解釋一下過程,好好和他她闡述一下,她的累累罪行,以及對我深深的誤會,還有大大的傷害。”

  “慣她很久了。”

  凌晨給他一個白眼,不過凌晨知道,吳燁確實是忍她很久了。

  還是不要給他找個機會了,免得田甜哭。

  “你要不要洗個澡?時間不早了,洗洗也差不多也該休息了。”吳燁問她。

  凌晨點點頭:“洗!”

  看著她去了衛生間以后,吳燁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估計她得花不少的時間。

  索性,吳燁坐在工作臺前,拿著畫筆,把沒有完成的畫先畫幾筆。

  還是畫的凌晨,吳燁現在很少畫其他的,都是畫凌晨。他還在無聊的時候,畫了凌晨的卡通形象。

  凌晨洗完出來的時候,看到吳燁在認真畫畫,凌晨把手放在他肩膀上,湊近看了看。

  畫的她。

  轉過頭,給他一個木馬:“休息了!明天再畫。”

  吳燁點點頭,收拾好東西,凌晨拉著他上樓。

  事不過三,一個事情多經歷幾次以后,就開始習慣了。

  就像是現在的凌晨,對于單純的睡眠互助,已經不排斥了。

  排斥的是睡眠互助的時候,吳燁手不規矩。一人一個被子,凌晨鉆到被窩里,吳燁坐在她旁邊。

  拿著遙控器,把空調的溫度,調到合適。

  放下遙控器,看著凌晨揭開被子,吳燁覺得她好有道理,動不動的大道理。

  “要做個瑜加嗎?”看她活動手腳,吳燁問她。

  凌晨搖搖頭,就是簡單的活動一下,拍了拍旁邊,凌晨挑眉看著他。

  吳燁毫無波瀾,說出來都沒有人性,大家都同床共枕了,但是卻連個舌吻都還沒有。

  有點在做超綱題的錯覺。

  這種情況下,真的就是素的,雖然超綱了,但是也沒有完全超綱。

  吳燁沒有睡著,思考著什么時候,才有機會做填空題。

  凌晨也沒有睡著,思考著會不會晚上又有被子掉地上。

  想著想著,凌晨才想到,今天還有一個疑問沒有解決。拿著手機,悄悄的開始查資料。

  吳燁看著天花板,也沒有關燈,轉頭看了看她,把自己的手從被子底下伸到她那邊去。

  握住凌晨的手以后,凌晨反應很大,就像是被嚇著了。不單吳燁的手被她掙脫了,凌晨還打了他一下。

  “別打擾我!”凌晨臉色微紅的告訴他。

  吳燁:???

  凌晨在拿著手機看科普,為什么牛會縮水那么多,是什么情況。

  她還是知道那么一點點的,但是很詳細的東西凌晨就不知道了,還得查查資料,科普學習一下。

  以前,她也沒想過自己某一天會查這些資料,現在才突然想起來要了解,關鍵是,吳燁就躺在旁邊,真是讓人臉紅呢。

  她是躲著吳燁的,根本就沒有讓他看見,自己在查什么東西。

  “也就是放心你,不知道還以為你在撩其他人呢!”吳燁吐槽。

  凌晨看了看他,沒有說話,繼續查資料,看了半天,凌晨總算是搞清楚了原因。

  凌晨放下手機,轉過來認真的看著吳燁,原來是情緒問題,早上情緒很多?

  那也不應該啊!早上有什么情緒?倒是木馬的時候,會海綿吸血,那應該是正常情況。

  這是憤怒的小鳥?

  有情緒就回變化很多?

  “你這什么表情?為什么我感覺你不懷好意!你咋了?”吳燁感覺她的表情很怪異。

  就像是,在一個不熟悉的領域,得到了一個問題的答桉,但是對于這個答桉,有很疑惑。

  所以,她究竟去查什么了?

  “沒!”

  凌晨裝作若無其事,無事發生的樣子。

  這些問題吧,不方便和吳燁說,可能他自己更了解,但是凌晨說不出口。

  “不是吧?你還在尋思剛才的事情?”吳燁靈光一閃,問她。

  凌晨反應很快,立馬搖搖頭。

  高手過招。

  “我才沒有呢,你不要亂說啊,我告訴你,你不要誹謗我啊。”凌晨不承認。

  雖然事情已經過去了,現在想起來的時候,還是感覺挺不好意思的。不知道剛才為什么勇敢了一下,現在回想起來,會臉紅心跳的。

  密林出險峰。

  綠化面積真是很過分。

  聽說綠化面積大,會老是迅速這些事情,吳燁就是這樣吧?

  嘖嘖。

  “你都臉紅了!你還不承認!”吳燁看了看她:“說真的,我有個想法……”

  “NO,你閉嘴,你沒有想法。”凌晨杜絕掉他的想法。

  開玩笑,現在怎么敢讓他有什么想法?

  多危險啊。

  她又不是消防,沒聽說靠口水就可以滅火的。

  唉~!

  默默的,他把剛才想說的話收回去,其實也不是多不能說的想法。

  “你躲那么遠干什么?”吳燁問她。

  凌晨搖搖頭,用被子把自己裹起來,然后才看了看他:“防微杜漸!”

  人和人之間的信任感呢?

  至于嗎?反正早上起來的時候,被子也是只剩下一個。

  如果明天早上起來的時候,還有兩個被子的話,那就是吳燁今天晚上沒能醒過來。

  但凡他半夜醒了,被子就只有一個,他說的。

  “行吧!困不困?”吳燁問她。

  凌晨搖搖頭,現在完全沒有困的意思,反而感覺很精神。

  “鍛煉鍛煉?”

  沒有回答,凌晨伸手給了他一拳。

  想得美。

  “我是說坐坐俯臥撐,仰臥起坐什么的,你打我干嘛?”

  “嘴巴閉到!”凌晨丟給他一句家鄉話。

  不過他們還是不困,特別是吳燁老是靠近她,她很沒有安全感。

  “就挨著而已。”

  “拉手!”

  “滾過去!”沒過多久,凌晨咆孝。

  他又開始不規矩了。

  吳燁滾過去,和她說了好久的話,凌晨才關上燈,準備休息。

  “明天記得提醒我,我要買禮物,你爸媽喜歡什么?”黑暗里,凌晨問他。

  借著一點點微弱的光線,吳燁還可以看到她的臉。

  回家的時間,確實是快到了。

  前面就說好的,忙完了以后,就去吳燁家做客,這兩天,凌晨經忙得差不多了。

  也應該把禮物提前準備好,免得到時候過去的時候,還要現買,不一定能挑選到合適的禮物。

  “禮物啊,我媽喜歡大孫子,我爸也是!爺爺奶奶也是,我…也是!”吳燁回答。

  凌晨拍了拍他,讓他正經點。

  這個還用說嗎?誰不喜歡?除了她老媽,她自己都喜歡呢,現在說這個多不現實?

  “說點現實的行不行?說正事。”凌晨提醒他。

  “茶葉,字畫吧。”老吳最喜歡的是茶葉,無茶不歡。

  而吳太太最喜歡的,除了孫子,黃金以外,大概就是字畫。

  孫子的話,現在沒什么可能性,黃金的話,又顯得太俗氣,合適一點,就是送她一份字畫。

  “那我早點準備好禮物,然后再買點其他的東西。”凌晨計劃著。

  這次去做客,雖然談不上是見家長,但也是要互相了解的,該做做的工作,一點都不能含湖。

  禮物一定要準備好,穿的衣服也要合適,要禮貌,要修養,要有度,總之,要給他們留下一個好印象。

  “就當回自己家就好了!我爸媽人都挺好的。”

  凌晨看了看他,吳燁在說這話的時候,肯定不知道她現在心里有多少壓力。

  不然也不至于說這種批話。

  “你這是只知道嗶嗶空話,我爸人也挺好的呢,那你和我爸聊天的時候,怎么沒有話說呢?”

  這就屬于是,有著巨大傷害的魔法了,范圍打擊。

  上一次聊天的時候,確實有些支支吾吾,干干巴巴的,但是后來再聊天的時候,就沒有那種情況了。

  開玩笑,熟悉以后,吳燁很能侃的好吧,老丈人,他已經拿捏了。

  平時的時候,吳燁偶爾也會和凌晨爸爸聊天,沒有前面那種拘束,現在能聊的挺好的。

  進步明顯。

  “那就是第一次聊天的時候才那樣,再說,上次你不是已經和我媽見過了嗎,而且你們還經常在聊天。”

  凌晨和吳太太的關系,已經越發好了,聊天的時候,偶爾他也在聽。

  甚至很多時候,她們聊天還會開視頻,而不只是單純的發語音。

  “你媽媽我熟,但是我沒有見過你爸爸啊!誰知道她會不會討厭我?”凌晨回答的理所應當。

  那不會。

  吳燁問過他們對凌晨的態度,沒有什么意見,唯一不好的地方,可能就是覺得凌晨家庭條件太好了。

  吳燁有點配不上人家。

  只有吳燁才最清楚,這個問題完全不是問題,如果單純只是靠以前的話,就完全不需要考慮。

  “我爸媽不會,挺喜歡你的,你爸媽那邊,還不知道怎么想呢!”

  因為沒有見過凌晨爸媽,也沒有這些問題,現在吳燁都不知道他們是什么想法。

  萬一不同意的話,就事情大條。

  “不會的,這個事情,我可以自己做決定。”凌晨回答。

  感情這個問題,她可以自己做決定,如果哪一天想嫁人了,和他們說清楚就行了。

  他們不會干涉,最多就是建議。

  就像和田甜她們家的水一樣,都會提上建議零售價,但是有幾個人接受建議的?

  感情里,更重要的還是自己的想法,比較要過一輩子的人,是她自己。

  “不說這些了,睡覺吧,晚安女朋友!”

  “晚安男朋友。”凌晨回答了一句。

  “晚安老婆。”

  “晚安…憨批弟娃!”凌晨回答。

  等著,晚上掀你鋪蓋。

  我也暗戳戳的記下來,準備半夜的時候,把她被子丟在地上去。

  漸漸的,大家都沒有說話,吳燁都能聽到她均勻的呼吸聲,還有微微的鼾聲,她已經睡著了。

  真好睡。

  吳燁還沒有睡著,他有點睡不著了,特別的精神。

  怎么睡著的吳燁也不知道,等他再醒過來的時候,凌晨已經在他懷里了。

  他自己,還蓋著凌晨的那個被子,他自己的被子,已經不知道在哪里去了。

  嗅著凌晨的發香,吳燁又有了睡懶覺的想法。

  溫柔鄉啊溫柔鄉。

  每天早上起床,都是一個巨大的難題,需要克服很大的心理壓力。

  等到凌晨起床的時候,他們又膩歪了好半天,才慢吞吞的起來洗漱。

  樓下跑完步的兩人,坐在一個小吃攤吃早餐,吳燁坐在她對面,拿著手機在刷視頻,居然刷到了很多女俠的視頻。

  就是和洛白一起的那個女生,已經發了不少的視頻了。

  吳燁看了看她的粉絲量,已經有50萬左右了。

  臥槽?

  這么快就變成小網紅了?看著一個個趨向專業化的視頻,吳燁總感覺背后有人在操作。

  雖然不知道這個操作的人是誰,但是這些視頻,商業化的明顯程度,已經越來越高了。

  就是為了變現流量福利,手段并不算多高,就是盯上的垂直分類很有意思,居然是運動裝備。

  “這不是上次那個女生嗎?”凌晨還看過吳燁發的鏈接。

  當時看她干凈利落的解決了幾個人,凌晨還以為是假的,要不是洛白坐在凳子上的話。

  她自問做不到,所以還特意留意了一下。

  吳燁點點頭,答應一聲:“就是那個女俠,她是真正的練家子,手上有功夫的那種。”

  外行看熱鬧,吳燁一看就知道她功夫很厲害,絕對不是一天兩天練出來的。

  凌晨想了想:“我肯定打不過她。”

  “你打她干嘛?”吳燁好笑的看著她:“你說,洛白和她有沒有戲?”

  吳燁又開始亂點鴛鴦譜。

  他覺得這個女生,挺適合洛白的,一身武藝,也完全壓制的住他。就是凌晨說的飼養員…馴獸師才是。

  就是不知道有沒有機會。

  “這種事情,看緣分吧!能成大家都省心!”凌晨回答:“人倒是合適。”

  這種女生,還得看智商,不然也是吃不住洛白的。

  “先吃東西,別看了。”凌晨催他。

  吳燁把手機收起來,開始認真的吃飯,兩人吃完東西,一起上樓。

  地下停車場里,吳燁看著她離開,也開著大G離開停車場。

  一路吃撐了,回到自己辦公室的凌晨,也給自己老爹發了一個信息。

  爸,我要去吳燁家做客,你說除了他們喜歡的東西,你覺得再帶點什么好?凌晨發消息問他。

  原本還在打麻將凌宇,看了看手機信息以后,直接就把清一色推了的光。

  打什么牌,閨女都去見家長了。還問他帶什么好!他都想叫凌晨直接回老家了。

  關鍵你現在才談好久時間?就去他們家,急啥子嘛?

  收到這個消息的第一時間,他就感覺凌晨應該是準備去見家長了。才談沒多長時間,現在去見家長,在凌宇看來,這很草率。

  起碼應該在穩定幾個月。

  不是,就是去吃個飯,去做客的想法,為什么變成了見家長了?不是見家長。凌晨不同意這個說法。

  總覺得,這個答桉有點自欺欺人。

  說不是吧,好像又是,說說吧,又是做客。見家長,應該是一個很正式的事情,她只是去做客而已。

  凌宇的問題,凌晨還附加了一下主要是,他媽媽說過好幾次了。

  做客?那有啥子區別你說?他們家倒是巴不得你去,換你是男娃子,我都要喊人家來呢!凌宇吐槽。

  大家都是做家長的,他太清楚吳燁的家長是什么想法了,這是在和他搶閨女。

  那總不可能不去嘛,都答應了,而且阿姨說的很清楚,就是做客吃飯嘛。

  吳太太熱情的樣子,她實在是沒有辦法拒絕,就答應了吳太太。

  不過答應以后,她也覺得這個決定有點草率。但是都已經答應了,有什么辦法?

  還不是得硬著頭皮去。

  憨包兒,你啥子都答應了,你還問你老漢搞哪樣?凌宇嘆氣。

  都答應人家的事情,肯定是不能出爾反爾的,那就只能去了。

  雖然他不想凌晨去,但是他也沒有明說,這個事情,還凌晨自己做決定比較好。

  她能自己拿注意的。

  買點水果,營養品,化妝品首飾什么的,反正這就這些東西,你自己看著吧!凌宇嘆氣。

  感覺很復雜,轉眼之間,閨女都已經跑到別人家里去做客了。

  凌宇突然有總感覺,閨女離自己越來越遠了。打麻將也沒有什么想法了,凌宇直接開著車回家。

  謝謝爸爸!

  呵呵!

  不好意思,老漢不需要聽謝謝。

  凌宇坐在沙發上拿著手機,看著吳燁笑的燦爛的照片,他搓了搓吳燁的頭像。

  最貴的寶貝,都被這個臭小子給他偷走了。

  “唉~!”凌宇嘆氣。

  墊著枕頭,他平時喜歡靠著沙發,今天本來挺開心的出門打麻將,到現在還是挺郁悶的。

  郁悶的不是吳燁,更多是凌晨,好像快到了成家的年紀了。

  一直沒有催過她,多少還是有幾分,多留在家里兩年。

  但是,往往人算不如天算。

  晚上的時候,藍總裁回來了,回來就看到,窩看著沙發上悶悶不樂的凌宇。

  換好鞋子,凌晨坐在他旁邊的沙發上,問了他一句:“你這是怎么了?”

  凌宇把手機遞給她,上面的聊天記錄遞,藍總裁看了一下,看完以后,立刻把手機丟在一邊。

  “我還以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就是去做客嗎?現在不去,以后還不是得去,遲早的事情。”

  藍總裁回答。

  和凌宇的表現不一樣的,藍總裁覺得這不是什么大問題,不就是去做客吃飯嘛,怎么了?

  “什么做客?你搞清楚,這是見家長,見家長懂不懂?”凌宇回答。

  她都沒有搞清楚事情的嚴重性,那是為了吃飯嗎?

  鴻門宴還是為了男的,這種宴,是的為了自己閨女啊!他們就是為了早點把兒媳婦娶回家。

  問題是,他們多個兒媳婦,自己就少個小寶貝。

  藍總裁給他一個白眼,凌晨才剛談戀愛,現在怎么可能是見家長?就是吳做客而已。

  大驚小怪。

  “就是人家爸媽喜歡她,邀請她去做個客而已,你不要大驚小怪的行不行?”

  “而且,我們剛在一起的時候,我不是也和你一起回過家嗎?這有什么?”

  “正真見家長的時候,還不是最后才開始。現在想這些,有什么用?”

  藍總裁認真的說道,她不覺得這有什么問題,感覺老公因為凌晨的事情,有點風聲鶴唳。

  “就是郁悶!”凌宇回答。

  無法形容。

  “去就去吧,現在這個情況看來,也差不多了,談了幾個月了,人家要是不合適,現在早就分手了。”藍總裁說道。

  凌宇一邊聽她說話,但是并沒有回答,雖然她說的沒錯,但是人與人之間的悲歡并不相同。

  他從小養大的小白菜,被人連著盆一起端走了,藍總裁應該也體會到那種感覺。

  他相信,只有他自己的體會才是最深刻的,因為閨女從小到大,和他這個爸爸的感情最好。

  好不容易養大了,卻感覺她離自己越來越遠。

  現在,都快變成人家的媳婦兒了,他一想到這個,就感覺嘆氣。

  “別想那么多。”藍總裁拍了拍他:

  “現在只是去做客而已,以后要是結婚怎么辦?你得哭個死去活來。”

  “女孩子嘛,總是要個歸宿的,只能期望她找的人是個良人。”

  藍總裁認真的告訴他:“以后你能依靠的,就只有我,我也是一樣。”

  年齡大了,才知道老伴的重要性。

  她這個快到50的年紀,已經越來越明白這個情況了。

  凌宇嘆氣:

  “你不懂!我現在就有種感覺,就像是辛辛苦苦一年的收成,結果剛裝好,就被強盜搶走了。”

  “就像是剛把價值連城的寶貝拿出來,就被他拿走了。”

  “很難形容這種感覺,就是心里肯定是不好受。”

  凌宇今天都郁悶一整天了,一直沒有開心過。

  哪怕是第一個聽她說話,第一個看她笑,第一個抱起她的爸爸,也敵不過半路殺出的野豬皮。

  太不講道理了。

  藍總裁怎么可能不懂他的感受,她能理解的,凌晨是他帶大的。

  突然之間,就感覺快失去某些東西了一樣,但是只能眼睜睜看著它失去了還沒有任何辦法。

  “行了,不要郁悶了。今天就不在家里做飯了,我們出去吃吧。”藍總裁說道:“吃你最喜歡的。”

  凌宇聽到這個,還是搖搖頭,往廚房去做飯去了。

  看著他有點蕭瑟的背影,藍總裁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突然有些后悔,當時沒有多生一個孩子。

  那時候工作的事情都忙過來,再加上凌晨又小,他們完全沒有這個想法。

  后來,她開始沒有那么忙了,凌宇又沒有同意,覺得一個孩子也挺好的。

  她就應該堅持一下自己的想法,不然也不至于讓他這么難過。

  拿著手機,藍發了個消息出去,很快就收到了回信,她拿著手機看了看,然后把手機丟在一邊。

  站起來去廚房,看著凌宇正在拿衛生紙抱傷口,菜刀上還有血跡。

  藍總裁有些生氣。

  “好大個事情嘛,要這樣,你還能把她留在家里一輩子嘜?憨批!”

  一邊說,一邊拿著他的手,看著傷口不大,才松了一口氣,按著傷口,拉著他到客廳,給他包扎好。

  “勞資說多生一個,你非不,現在好了,曉得鍋兒是鐵打的了吧?”

  “我就是…算了,不說了。”凌宇嘆氣:“你都不難受?”

  藍總裁看了看他:“我沒有凌老師你這么軟弱嗦。”

  凌宇:“……”

麻將老  ,并不是什么好稱呼。

  “走,出去吃飯!”藍總裁不由分說的拉著他出門。

  其實他沒什么食欲來的看她擔心,還是沒有反對。

  魔都,凌晨看著準備好的禮物,滿意的點點頭,然后拍了個照片發給自己老爹。

  然后她就收到了一條語音。

  “就曉得顧到你自己,能不能關心一哈你爹,怕是住院了你都不曉得。”

  是藍總裁的聲音。

  凌晨聽到這個,立馬擔心起來,開了個視頻過去。

  “哈羅,幺兒,吃飯沒有!”視頻里的凌宇一臉笑容:“看,火鍋!”

  凌晨:“……”

  “你就慣她嘛!”旁邊傳來藍總裁的聲音。

  凌晨吸了口氣,然后看著他說道:“老漢,今天是不是不開心啦?”

  “沒得,不要亂說哈!”他不承認。

  “我曉得~爸爸最好。”

  凌宇突然別過頭,等了兩秒鐘,又回過頭來笑著看她。

  “乖!莫聽你媽鬼扯。”

  藍總裁:“……”

  不知好歹的東西。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