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29 吃沒吃禁果?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問:如果男女一起去沒有人的荒郊野外,寓意何為?

  當然是為了貼近自然。

  吳燁他們就去貼近自然去了,凌晨一下班,就和吳燁從市里出發了。

  開了一個小時的車,才到了目的地。

  位于靠近魔都的小山里,吳燁看著背后的陽光,現在已經開始逐漸暗澹了。

  他又低頭看著手上的顯示儀,一個明顯的紅點,另一個紅點在逐漸靠近,當時買這個東西,還是擔心八爺走丟了。

  結果沒有用在尋找寵物上,反而是用在了尋找寶物上,總之還算是尋物,物盡其用。

  凌晨走在吳燁后面,看他偶爾踩偏的腳,總擔心他下一秒就會摔第五跤,沒錯,前面已經摔了四跤了。

  褲子衣服上,不是泥巴就是葉子的葉綠素。

  突然之間,山風吹來,樹葉沙沙作響,聽到聲音的吳燁,立刻停下來,警覺的看著四周。

  一副防備有什么東西沖出來一樣,總之很是小心翼翼的,有點老鼠似的的警惕心。

  看他戒備的樣子,

  雖然天快黑了,有點暗,但是就這么一片小樹林,能有啥?

  能出來個啥?

  這片連個荒墳都沒有看到,凌晨不知道他怕什么。

  像她出去露營,都是去那些名山大川,連綿不絕的樹木,遮天蔽日,白天都感覺陰滲滲的,她都沒見得怕。

  “弟娃兒,有一說一,你這膽子也太小了。”凌晨說道。

  從剛開始沒有樹木的時候,他還一副游山玩水的樣子,后來,樹木多了,天色暗了,吳燁就開始慫了。

  不停的和自己說話,時不時的回頭看看自己和他的距離。

  凌晨甚至在想,把他丟在這里,綁一晚上,他會不會哭唧唧?

  聽到凌晨的話,吳燁轉頭尷尬的看了看她,他確實是有點風聲鶴唳了。

  像這種林子,要是凌晨不在后面跟著,他肯定要經常回頭看來的路,總感覺背后有什么。

  就是沒由來的,感覺有什么東西似的,在這種環境里,讓人特別沒有安全感。

  唯一的安全感,就是凌晨。

  他肯定不知道,他唯一的安全感,正在想著丟他一個人,他會不會被嚇哭。

  “膽子小沒事,不是什么都小就行。”吳燁一邊回答,一邊低頭看著儀器。

  周圍都是茂盛的樹木,要找對方向,不然又得繞路。

  他又不愿意走后面,凌晨其實比他專業多了,因為他膽小,凌晨當了他的保鏢。

  “看看要到了沒有?我們走半天了。”凌晨看著旁邊的樹木問了一句。

  習慣性的做了一個箭頭記號,才想到不需要這樣,跟著路回去就行了。

  吳燁指了指前面的距離:“就在附近了,我們馬上到。”

  如果當時買的質量差一些,定位范圍就不會準到這種程度了,還得拿著金屬探測器找。

  “很難理解,為什么有人喜歡把金幣藏在這種地方?”吳燁不解。

  凌晨要是不跟著他來,他才不來這里,八爺也是奇怪,不知道為什么會飛到這里來。

  這種地方藏東西,都不知道藏的人自己還記不記得。

  “你這話,不就是答桉嗎?”凌晨回答道。

  看了看旁邊的樹,還有很明顯的記號,凌晨看了看方向:“就在前面了!”

  可能是怕自己也記不住,特意做的記號,看情況,不是一年兩年了。

  有可能在里面搬磚,就等著出來了以后來拿走。也有可能在外地,還在小心翼翼的浪跡天涯。

  拿著棍子試探著草叢,吳燁擔心有蛇。

  一直走到一顆大樹前,看著明顯的樹洞,吳燁對比了一下,確實是八爺來過的那個。

  準備伸手,被凌晨拉住了。

  “你傻呀!”凌晨拿著樹枝,伸進去試探了一下。

  又在樹洞外,拿著電筒照了一下,確定沒有東西,然后才伸手掏了一把,抓出來一大把金幣。

  起碼幾十個,看著金幣,吳燁感慨收獲的時候到了。

  黃色,不止是農民喜歡,普通人喜歡,皇帝都喜歡。

  “藏的還挺嚴實的。”吳燁感慨一句。

  “好像還有不少,發財了。”凌晨興高采烈。

  手還在樹洞里,凌晨感覺還有不少金幣,有抓了一把。

  吳燁拿著金幣看了看,和家里的那枚一樣,凌晨把手里的金幣,放到塑料口袋里。

  吳燁特意準備的,塑料袋不顯眼。

  凌晨手從樹洞里拿出一個盒子,看了一下,凌晨把盒子丟在朔料袋里,最后確定沒有什么東西了,才收回手。

  她已經確認了幾遍,里面確實是都沒有了,就是個樹洞。

  “總共一百多個金幣,一共好幾百萬。”吳燁說道: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像我這種老實人,也不知道為什么要給我來這種偏財。”

  “真是讓人猝不及防。”

  同樣是得到幾百萬,這種賺錢的方式,似乎更能讓人有成就感。

  一無所有和一夜暴富,能不能找到東西就直接決定了。

  要是普通人的話,這不是已經一夜暴富了嗎?別覺得幾百萬少,已經很多了。

  凌晨則是看了看金幣就沒興趣了,直接把盒子打開,里面是一件晶瑩剔透的翡翠觀音。

  凋工精美,材質優異,美輪美奐。

  很漂亮的小件,而且綠的特別自然,看起來就感覺很好看。

  不過這個東西,大概率不能戴出去,有可能就是線索一類的東西。

  “這才是大頭,你看這水頭,起碼是上千萬的物件,不知道為什么會藏在這里。”

  “加起來一千多萬的東XZ了起碼好幾年的時間,要不是你運氣好,還是不會被發現。”

  “還好,只有外國人,才喜歡把東XZ在樹里。”

  凌晨一邊說,一邊也有很多疑問。

  大概是來路不正,反正已經拿到東西了,吳燁吞掉的,就不是媳婦兒問題。

  抬頭看了看天色,吳燁說道:“走吧,我們先回家。”

  這個點,沒人想待在山里,能早點回去,就想早點回去。

  聽了吳燁的話,靈性點點頭,把東西放好,給吳燁拿著。

  已經快黑的天色下,吳燁在前面走,拿著手電筒走的很快,要不是凌晨在后面,他都準備跑了。

  還是顧著凌晨,才沒有拉開很長的距離,而是就在她前面一米多。

  “被狗攆了你跑那么快。”凌晨吐槽。

  吳燁站在樹林邊緣,把手伸出去拉著凌晨,站的位置也算是出了樹林里。

  “天快黑了,不想待在林子里,怪滲人的。”吳燁解釋道。

  出了樹林以后,就是低矮的灌木了,吳燁完全沒有怕的意思。

  就這狗德行,凌晨都懶得吐槽她,她是真的膽子大,現在再一個人回去,她都不怕。

  拉著凌晨,沿著小路一直走到路邊,大G就安安靜靜的停在哪里。

  吳燁拿出鑰匙解鎖了車子,把東西放到車里,拉開駕駛室做上去。

  開著遠光燈,凌晨就坐在他旁邊,感覺特別的有安全感。

  “開近光就行!”凌晨提醒他。

  吳燁搖搖頭:“反正也沒有人,也沒有車,這是小路,還是遠光安全一些。”

  這是一條小路,來的時候還是白天,回去的時候不開遠光燈,怕開邊上去了。

  貼著里面走,樹枝和草劃過車身,還有一點點聲音。吳燁很慶幸不是吱吱聲,不然補漆都得花不少錢。

  車子從很久沒有人開的小路上離開,消失在夜色里。

  “別說,你養八爺,還真是個明智的決定。”凌晨難得夸獎了一句八爺。

  一人一鳥一直不對付。

  吳燁點點頭,八爺算是招財鳥了,吳燁也沒想到,因為它,自己還能發這么大一筆橫財。

  一輛小馬的錢都出來了,要是給八爺買八哥,估計得買斷貨。

  “姐姐,今晚上你還是待在我那里吧,我可能睡不著,閉著眼睛就是剛才的林子。”吳燁說道。

  凌晨給他一個白眼。

  吳燁是膽子小,但是不至于那么嚴重,他就是在胡扯而已。

  “真的,我需要一個溫暖的懷抱。”吳燁看了看她:“需要給你一個邀請函不?”

  就煩。

  都快變成習慣了似的,說好的地鋪都沒有了,再繼續下去,不止是地鋪的問題,而是奶粉的問了。

  當時,我是不同意的,但是…他的花言巧語影響了我理智的思考。

  凌晨就是這種情況,吳燁一頓花言巧語,再加上可憐兮兮,再加上言辭保證,再曉之以情,動之以理。

  湖里湖涂,就好像答應也不是什么大事件沒有什么損失,反正都是早晚的事情。

  就答應了。

  “你膽子不是小,而是膽大的地方,都用在尋思這些吧?”凌晨忍不住吐槽。

  剛才在樹林里,他還膽小如鼠的,掩蓋不住膽怯,現在出來了,說到這個,立馬就開始眉飛色舞起來。

  又開始一套一套的。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姐姐,你也不想我晚上失眠給你打電話吧?”吳燁回答。

  看著窗外開過的汽車,吳燁打著轉向燈匯入公路,開著車回家,凌晨靠著椅子休息。

  沒答應他什么,等他失失眠也是好事,成天惦記著。

  凌晨睡過去了,吳燁調了一下空調的溫度,然后才平穩的開著車。

  到了家樓下的時候,吳燁才把她叫醒,凌晨還迷迷湖湖的,感覺沒有睡飽似的。

  “到了?”

  “到了,下車回家吧,回去把東西收拾好。”吳燁提醒她。

  找到的東西,還有她的一份,吳燁準備分出來,或者全部他保存。

  “收拾好了,也該準備吃飯了。”凌晨睡覺醒了以后,就感覺自己肚子餓了。

  吳燁鎖好車門,提著一個黑色口袋,和凌晨兩人進入電梯。

  還以為是下班的人多,剛到電梯門口的時候,一樓打開電梯門打開。

  凌晨和吳燁,就看著田甜和張楚楠站在電梯門口。

  他們也第一時間注意到了吳燁兩人,一時之間,四目相對。

  吳燁還拉著凌晨呢,一直就沒有松開,結果現在看個正常。

  主要是,吳燁沒有想到,會遇到張楚楠和田甜,張楚楠也沒有想到,會遇到吳燁。

  他都來了好幾次,都沒有遇到吳燁,沒想到今天就遇到了,早上起來就烏鴉嘴。

  結果烏鴉嘴,對自己奏效了。

  凌晨更是感慨,平時都沒事,今天都這個點了,居然還有遇到他們了。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你倆杵著干啥?進來啊!”吳燁迅速反應過來。先不管其他的,先把應付過去再說。

  聽到吳燁這樣說,張楚楠才進電梯,田甜緊隨其后。

  “阿燁!”張楚楠打招呼。

  吳燁拍了拍他肩膀。

  張楚楠看了看吳燁旁邊站著的凌晨,問道:“這是你對象?”

  吳燁這女朋友,漂亮的有點過分了,他沒見過更漂亮的。

  吳燁點點頭指了指凌晨:“凌晨,我女朋友。”

  “你好,我是張楚楠,凌晨你好,叫我阿楠就行。”張楚楠站在吳燁旁邊,做了個自我介紹。

  凌晨微笑點頭,打招呼。

  她知道張楚楠,還是第一次見到他,一直都是聽田甜說,沒有見過真人。

  沒想到這么溫文爾雅,有點書卷氣的感覺,偏偏有點厚臉皮,經常問田甜問題。

  這一點,和吳燁很像。

  雖然田甜在,凌晨也沒有反對吳燁說自己是她女朋友的話。

  老是讓吳燁遷就,也不公平,她本來也是吳燁的女朋友。

  田甜站在凌晨旁邊,沒有說話,時不時的看看凌晨,眼里很多疑惑。

  “你們這是去約會了?”吳燁胳膊碰了碰張楚楠,問道。

  剛才打開電梯的時候,他們還在門口相談甚歡。

  張楚楠撓撓頭,他是找田甜請教問題,不過一來二去的,因為時間,次數的關系,他們已經很熟悉了。

  “沒有,你誤會了,你們這是剛約會回來?”田甜問道。

  吳燁看了看她,舉著手上的塑料袋說道:“我們去淘了點山貨。”

  平平無奇的塑料袋,他們也沒有懷疑里面是什么。

  大概是各有心思,聊的都是些其他的話題,沒多久,電梯就到了。

  出了電梯以后,吳燁指了指門:“都到家門口了,怎么也得進去坐坐。”

  張楚楠本來準備把田甜送到了,就回去的,吳燁突然邀請,他有點為難。

  “大家一起唄,剛好吃個晚飯!”吳燁看了看他。

  張楚楠看了看田甜,田甜沒有什么表情,張楚楠點點頭,答應子下來。

  “也不知道會遇到你們,什么都沒有帶,阿燁,下次給你補上禮物。”張楚說道。

  做客空手,確實讓他有點尷尬。

  吳燁打開門,他們進屋:“都是朋友,不要說這種話,沒必要那么客氣。”

  鞋柜里,田甜注意到了拖鞋,不過沒有說什么,而是默默的記下來。

  回到家,把水果零食準備好,讓他們坐著聊會天,吳燁準備去廚房做飯。

  只有兩個女生在,張楚楠也不知道聊什么,也去了廚房,幫吳燁開始打下手。

  客廳里,就剩下凌晨和田甜。

  田甜坐在沙發上,從沙發縫隙里摸出發絲,然后拿著發絲,表情認真的看著凌晨。

  小心思作祟,她總會在吳燁家里留下一些屬于她自己的痕跡,沒想到第三個知道的就是田甜。

  吳燁是第二個。

  田甜拿著頭發和她的頭發比了一下,短了一截,不過那是凌晨自己弄的。

  “怎么說?”田甜問她。

  凌晨沒辦法解釋,只能打哈哈。

  田甜氣呼呼的,拉著她到了陽臺上,然后關上玻璃門。

  “今天是什么情況?你和他去約會去了?”田甜問她。

  剛才還看到吳燁拉著她,她還沒心沒肺的在笑。

  凌晨搖搖頭:“他膽子小,這不是找個地方嚇嚇他么,這也算是約會?”

  去了趟林子里,吳燁膽子小,這個解釋勉強算是個解釋吧。

  田甜嚴肅的說道:“你看啊,女士拖鞋,頭發,他家里明顯有個女人,你沒發現嗎?”

  “你是神經大條嗎?這么明顯的都沒看到?”

  “有個女人啊!”

  有個女人啊!

  她能不知道嗎?

  那就是自己的頭發,雖然已經去了一小截,但是發色一模一樣的。

  本來就是為了給別人看的,就是為了讓別人知道,他家里有個女人啊!

  “他肯定有女朋友,小雪姐,你信不信?衛生間絕對還有頭發,他還說你是她女友,可是這頭發和你都不一樣。”

  “不是你的頭發,你綠了啊!”

  “你真傻,我都說了不要相信他,你非是不聽。”

  “看吧,綠了吧!”

  哪里不一樣?明明就是一樣的,她自己放的頭發,自己能不知道?

  而且,沒有綠,她也不會綠,怎么可能就綠了。

  唉,真的是不知道怎么解釋,要不要告訴她,攤牌了!

  “你還沒明白?”田甜看著她,痛心疾首。

  說了半天,她好像完全沒有聽進去,還是那個樣子,滿不在乎的。

  這個事情很嚴重好吧?怎么能這么敷衍呢?

  “我明白的,你和張楚楠是什么情況?是不是在談戀愛?”凌晨轉移話題。

  有些生硬,但是效果很好,聽到張楚楠,田甜表情就不一樣了。

  這次輪到田甜支支吾吾了,她現在和張楚楠還關系挺好的,但是算不上在談戀愛,而是很好的朋友。

  又不完全是朋友,因為有相親的關系,還有家里的明確意思,他們越是關系好,越是接近在一起似的。

  就感覺一度復雜,還有點說不清楚道不明白。

  “我們就是朋友!”田甜說道。

  不過說這個話的時候,有點奇怪的臉紅和底氣不足。

  “就是朋友?就是朋友你臉紅什么?”凌晨問她:“難道朋友關系都會臉紅?”

  因為現在還是朋友,但是內心里還是有點其他的想法的。田甜沒好意思說,最開始說不可能的是她,最后有想法的還是她。

  相處久了,就感覺他人還行,其實也不錯,好像還可以,變化越來越多。

  總之,一言難盡。

  “臉紅是天氣太熱了,小雪姐,你不要胡攪蠻纏,轉移話題,現在是在討論你的問題。”

  “你的問題才是最嚴重的,我這個就是小問題。”

  “小雪姐,你可長點心吧!”

  田甜認真的和她說道,希望她聽進去自己的勸告,不要被綠的更慘了。

  現在都已經很嚴重了,不知道她為什么還執迷不悟。作為閨蜜,她不能看著凌晨這樣,得把她拉出旋渦。

  想了想,這個事情不好好說一下,怕是不行了。

  “你有沒有想過一個可能性,就是你誤會他了?”

  “有沒有可能,拖鞋是我的,頭發也是我的?”

  田甜:???

  誤會?田甜覺得這種可能性很低。

  “頭發長短都不一樣,拖鞋顏色是你最不喜歡的顏色,你覺得有可能嗎?”

  “你這是自欺欺人。”

  “你不會真喜歡他了吧?姐姐,我們在演戲呢!你別假戲真做啊!”田甜說道。

  凌晨點點頭。

  完了。

  完犢子了。

  “他家里有女士的頭發,拖鞋,搞不好還有女生的洗漱用品,而且他會告訴你,可能是他姐姐的,你信不信?”

  信,本來就是。

  他不一直喊姐姐嘛,姐姐和姐姐是不一樣的。

  “你信不信?他抽屜里,可能還有那個什么東西?男生都是放下抽屜里的!”

  如果不是知道絕對不可能,他都很懷疑,田甜是不是裝了監控探頭。

  什么都知道的那么清清楚楚,就很離譜了。

  “小雪姐,都這樣了!你干嘛還不死心?”田甜不理解:“難道這些證據,都是誤會?”

  凌晨被她說的沒話說了。

  有理有據的,田甜說出來一個渣男的形象,任誰聽了都覺得他確實是渣。

  如果排除沒有那些誤會的話,可能吳燁還有渣的可能性,問題是吳燁不是啊。

  這樣說吧,他都不知道渣男是什么東西。

  “好吧,我有點沉迷了。”凌晨回答。

  她就說的,一不注意,就得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現在一語成讖,還真的肉包子打狗了,小雪姐已經沉迷吳燁,不可自拔了。

田甜立馬就把自己的計劃,更名為小雪姐拯救計劃  吳燁實在是太危險了,小雪姐這種天香國色,都拜倒在他牛仔褲下,這還得了?

  說好的收拾他,傷害他,結果呢?被收拾,還可能被傷害。

  “不是,他到底哪里好?”田甜都很無語了。

  來的時候,安排的明明白白,現在再看,失敗的迷迷湖湖。

  “說不上來,我也是剛有這種感覺,就是感覺他挺好的。”凌晨這樣回答。

  聽到她這樣說,就知道她已經完蛋了。典型的墜入愛河的表現,不知道他哪里好,就是誰也沒有那么好。

  計劃失敗的徹徹底底,輸的一塌湖涂。

  信誓旦旦說著,要給她報仇雪恨的小雪姐,彷佛還在昨天,但是已經時過境遷。

  還沒有打,就投降了,還沒有進攻,就透心涼了。

  田甜有點后悔了,不應該出餿主意的,結果現在賠了夫人又折兵。

  “再怎么好,那也是渣男啊,只會狠狠地拋棄你,傷害你,你清醒一點啊!”

  注意到吳燁出來客廳拿東西,田甜說這個話的時候,還是笑著說的,顯得特別的別扭。

  看的凌晨想笑。

  吳燁離開以后,她又恢復了咬牙切齒的樣子。

  “不讓他回海里不就行了?”凌晨說道。

  說了可能是自己的頭發和拖鞋,她完全不相信,回頭直接讓她看到自己進吳燁家算了。

  就由不得她不相信了。

  抓海王八呢?你好天真哦!

  你不如讓回海里,人家就不回海里,簡直是好笑。田甜發現她這個想法,簡直是太天真了。

  狗改不了吃粑粑,家不如野,野不然偷,偷不如偷不到。

  反正要指望海王回頭是岸,可能性不大,再說了,回頭有沒有岸,他自己不知道嗎?

  就是不上岸而已,歸根結底,就是喜歡水,喜歡海水。

  “你真的想多了。”凌晨說道:不是你想的那樣。

  田甜盯著她。

  凌晨只好嘆氣,田甜不相信,她有什么辦法?

  說多了都是淚。

  “等我想想,我看看怎么辦!”田甜急的,和熱鍋上的螞蟻似的。

  廚房里。

  沒聽到凌晨她們聊什么,隔音玻璃關上以后,客廳都聽不到外面說什么。

  吳燁準備好菜和配料,然后開始炒菜。張楚楠在一邊看著,默默的學習著。

  張楚楠他自己是不會做飯的,嘗試過都失敗了,只會做人不能吃的東西,不會做人能吃的東西。

  看著吳燁熟練的老手樣子,再加上聞到香味,張楚楠很羨慕。

  要是他也會就好了,真酷啊!

  吳燁放好調料,看了看盯著鍋里的張楚楠:“阿楠,你和田甜是什么情況?”

  張楚楠就知道,來吳燁這里做客的話,吳燁肯定要問這個問題。

  吳燁其實也很八卦的,他早就準備好了答桉:“現在就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

  張楚楠認真的回答他,他沒有說謊,現在大家都是好朋友的關系,并沒有那么多想法,準備一切順其自然。

  最初的出發點,就是相親,他們是自己說的,大家做朋友,結果倒是越來越熟悉了。

  再加上最開始的目的,這個事情,就算是變得有些復雜。

  “我祝你早點把賢內助娶回家,你就如虎添翼了。”吳燁感慨的回答。

  他們兩家的資源都很多,都是家大葉大,合作就是去哪方位的。

  “還不知道田甜是什么想法呢,要是不同意的話,最后白高興一場,多尷尬啊!”張楚楠回答。

  吳燁大概知道他的想法了,準備回頭找個的機會,和凌晨說一下這個情況,看她那邊能不能和田甜說一下。

  相當于幫一下張楚楠也是幫他們自己一把,而且,吳燁現在只是試探一下張楚楠想法。

  沒想到還真試探出來了。

  張楚楠還是不錯的,脾氣好,而且性格溫柔不強勢,愛學習,還細心。

  是個好男人。

  “她那邊,我到時候讓凌晨問問她,有消息了,我給你說。”吳燁回答。

  張楚楠點點頭,這個沒問題。

  城中村里。

  白菜坐在嘎吱響的椅子上,面前是一個不小的不銹鋼碗,里面都是面條,并沒有看到多少肉,但是她卻嗦的很香。

  就好像在吃什么美味佳肴一樣,一點都不挑食。

  “姐,你說那個洛白,有沒有可能看上你了?”端著一個不大的碗,白菜的表妹問她。

  聽到這個問題,白菜停頓了一下,然后認真的回答:

  “你不要想多了,他是有錢人家的公子哥,我就是個野丫頭,能喜歡我才怪呢。”

  “不要動不動,就給人套個喜歡的帽子,就不能純潔點,就不能是朋友?”

  “滿打滿算,他才見我幾面,就喜歡我?你嚇唬我還差不多!當你姐我是仙女呢?”

  白菜說了一大堆。

  她覺得這種可能性太低了,那些大街上的小姐姐,那個不比她有女人味?

  人家還會化妝,會扭,會撩人。

  她是會什么…一點寒芒先到,隨后槍出如龍?還是滴滴代打?

  “山珍海味吃多了的人,誰知道會不會想吃開水白菜呢?”表妹看了看信誓旦旦的她,說道。

  這種可能性也不是完全沒有。

  白菜:“……”

  白菜覺得,表妹可能是突然來大城市,沒有安全感,有點杞人憂天的。

  人家有無數的選擇,為什么一定要選最差的?

  “你看啊,他請我吃飯,我就還回去,而且,退一萬步說,他打不過我吧?”

  ”我也沒簽合同,也沒有按手印,而且喝的東西,我都是自己帶,我還拍了他身份證,等會兒我發給你。”

  “既然能多賺點錢,對方不是什么壞人,這不就行了,你擔心那么多干什么?”

  “你覺得我很傻?”

  白菜只是單純,但是不是傻。

  她的目的,就是賺錢,來魔都就是來賺錢的,能賺錢,只要不吃虧,都好商量。

  表妹搖搖頭,她很清楚,自己表姐不傻,只是直:“那如果…萬一他追你呢?”

  “他又跑不過我!”白菜吞下面條回答。

  表妹:“……”

  看吧,就說她直,偶爾和鋼筋一樣的,不轉彎。

  “我是說,他要是追求你呢?不是攆你,你分清楚啊!”秒表妹解釋。

  唉,費勁。

  “你不也說了,門不當戶不對的,怎么可能?你不要做整天做霸道總裁的白日夢行不行?”白菜吐槽。

  大家都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交朋友還可以,其他的東西就不要談了。

  她很理智。

  這年頭,誰沒聽說過灰姑娘的故事,問題是…灰姑娘他爹也是伯爵,懂?

  白菜她爹,是老白菜。

  “我來魔都就是為了賺錢的,又不是為了談戀愛才來的,我發誓,一個月賺不到一萬,我就不找對象。”白菜發誓。

  這是她最大的目標,兩年就能蓋瓦房了,再努力兩年,回家養魚去。

  表妹都震驚了,要一個月一萬才談?

  她現在找的工作,開的最高的,都才4500一個月,表姐的教練工資也才4000的底薪,加上提成而已。

  那不得猴年馬月?

  得老成啥樣了?

  “姐,你這話,還是收回去吧,免得五十你都沒有對象。”表妹還是覺得這個誓言太毒了。

  白菜搖搖頭,表妹根本不知道她的實力,不然她才是姐了。

  “給你捋捋你就知道了,你看啊,我有4000的教練工資,而且假期很多。”

  “假期可以拍視頻,一個月拍視頻的話,搞不好有兩千多,三千多。”

  “有空我還可以找個兼職什么的,實際上,我就差3000而已。”

  白菜覺得這個目標實現起來不難,沒有那么大的缺口,大不了,再打一份工就可以了。

  洛白,其實是好人,是兩個意思,不是一個意思。

  “賺這么多?姐,親姐,你看我能不能拍?”表妹兩眼放光。

  那可是好幾千啊!

  白菜搖搖頭,再暫時還不行,以后不一定。

  洛白說的,要搞個什么工作室,以后弄公司,那時候再看看,能不能把表妹弄過去。

  現在指定是不可能。

  她沒有拿那么多錢,就是為了不想讓自己顯得太財迷,這樣人家洛白才不會有想法。

  要是人家有意見了,誰便找個生菜,花菜什么的,還有她白菜什么事?

  以后去哪里找那么好的機會?

  三百也不多,估計他能接受得了,能一個月拍視頻十次就行了。

  三千!

  謹言慎行,小心翼翼,賺到手里才是真的。其實拒絕的時候,她承認自己心如刀割。

  真的很厚的一疊啊。

  她當時極力在克制著自己,不停的在心里怒吼,人要懂得細水長流。

  比起賺一筆,賺很多筆更重要。

  “其實吧,洛白是個好人,你不要把誰都當壞人。”白菜低頭嗦面條,然后抬起頭說了一句:“我們管好自己就行了。”

  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洛白因為一次正義感爆炸,讓白菜一直覺得他是個好人。

  另一個好人,就是洛白愿意帶她賺錢,這不只是好人,還是貴人。

  要懂得感恩,人起碼要。

  殊不知,洛白自己一直都覺得,他自己不是什么好人。

  “我知道了姐,你放心吧,你比我出息,我聽你的。”表妹很乖的回答。

  白菜點點頭,吃完最后一口面條:“知道你乖,等會記得洗碗!我先去忙會兒工作。”

  表妹答應一聲,讓她先去忙。

這會兒  洛白還在黑鳳梨酒吧里。

  打了兩個噴嚏,他拿過紙巾擦了擦鼻子:“誰在罵我?詛咒你嫁給我!”

  換成以前,平都有人給他遞紙巾的,不過今天,他沒有左擁右抱的,也沒有女生坐在他身邊。

  準備先修身養性一段時間,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色是刮骨刀,不能兩肋插刀。

  洛白面前放著一本筆記本,正認真的看著表格,拿著手機,打開短視頻平臺,看了看后臺的統計。

  粉絲數量:285632,已經快突破30萬了。

  這是今天的成果!

  抓住了一波大流量,效果相當好,直接有了人家做半年的成績。

  “奈斯!”洛白滿意的拿著手機,繼續看其他的數據。

  接下來,就是做垂直內容,然后粉絲多了,就可以開始直播帶貨,或者接廣告。

  只要有流量,做什么都能賺錢,哪怕是你買國外的空氣。

  洛白看著手機,現在時間已經差不多了,又發了第二個視頻,然后氪金曝光了一波。

  早點做到百萬粉絲,雖然這很難,很多行業都難,其他的隔行如隔山,這句話,是沒有錯的。

  “老板,您要的果汁。”服務員端著果汁,走到洛白面前。

  洛白還是全神貫注的看著電腦,只是一只手在旁邊的桌面上敲了敲,然后說了句謝謝。

  服務員小姐姐心領神會,放好東西就離開了,繼續上崗,老板什么都沒有假期,員工肯定不一樣。

  而且排除這個事情,他再想,現在要怎么樣,才能再拍一條很爆炸的視頻。

  難度很大。

  樓上。

  吳燁幾人剛剛吃完飯,張楚楠直呼好吃,田甜都多吃了兩口,確實是味道不錯。

  小雪姐,現在怕是胃都被抓住了吧?田甜看她吃飯的樣子,覺得這種可能性很大。

  吳燁還時不時的給她夾菜,又時不時的給她倒水,還給她剝好水果,難怪小雪姐會上當啊!

  這種爺們兒,有幾個頂得住?

  溫柔就算了,還會做飯,還體貼,而且還會說話,凌晨被他夸得笑容滿面。

  偏偏什么都不知道的張楚楠,還在當僚機。田甜默默地吃著飯,看著笑的開心的凌晨,她感覺更擔心了。

小雪姐,會不會……已經吃了不能吃的果子了  禁果!

  不行,晚上得問問她,而且不能讓她再這樣下去了,不然到時候被傷害的就是她了。

  雖然她漂亮,但是誰知道吳燁多久就沒有新鮮感?

  “想什么呢?趕緊吃東西!”凌晨給她夾菜。

  田甜點點頭。

  吃完飯,吳燁和凌晨收拾了桌子,吳燁送走了張楚楠,臨走之前,他還說有消息了和他說一下。

  他還是很想知道田甜的想法的。

  回到家的時候,凌晨不在家里了,看了看手機才知道,田甜去她家里了。

  今天的夢想,又因為田甜而破滅。

  氣人。

  吳燁只好先收拾金幣。

  ------題外話------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