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28 你們那邊彩禮貴不貴?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早上的時候。

  吳燁的房間里,墻上的時鐘滴答滴答的響,時間停留在六點半上。

  被拉起來的窗簾擋住了光線,臥室里顯得很暗,大床邊上,被子掉在地上,一床是夏涼被,一床是棉被。

  印著卡通海綿的夏涼被里,一邊還有一只腳伸出來,白皙的小腿和粗糙的旺盛毛發有很鮮明的對比效果。

  被窩里,舒適的溫度,讓人慵懶的不想動彈。

  熟悉的助眠氣息讓人心安,夢里的凌晨,夢到自己和吳燁在海邊拍婚紗照,碧藍的海水打在沙灘上,白沙藍海,清澈見底,海豚時不時的冒出海面,又被一只虎鯨拍飛。

  好像是下意識的吐槽著這是什么怪夢,凌晨突然意識到自己在做夢,大概是到了平時起床的時間,原本睡的正香的凌晨,開始逐漸轉醒,慢慢睜開眼睛。

  模湖的時候,還能看到眼前不是枕頭,鼻子嗅到的熟悉氣息,讓大腦第一時間給了她結果:原來是弟娃兒。

  完全睜開眼睛,不迷湖以后,凌晨就看見吳燁正在看著她。

  注意到她醒過來了,吳燁給她應該溫柔的笑容。

  知道什么叫寵溺的眼神嗎?知道什么叫溫柔的眼神嗎?以前凌晨覺得有人這樣問自己的話,自己會覺得對方是傻子。

  現在才發現,原來真的有那種滿心滿眼都是自己的眼神,笑的真的可以那么寵溺呢?

  哎呀,再看一會兒。

  心里感覺甜甜的,可能是覺得有那么一絲絲的浪漫,凌晨就忍不住笑了笑,早上起來的第一時間,就可以看到心上人,這種感覺還真不賴。

  愛情這種東西,原來真的可以不用說什么,就能感覺到開心。

  以前也不是沒有想過這種情況,但是想象力總歸是沒有體驗來的,和現在親眼所見,目光所及是完全不一樣的,突然,有一種結婚成家了的感覺。

  老公呀!你什么時候回來呀?

  哈哈哈哈!

  凌晨忍不住笑出聲,實在是太有意思了。

  “早安,女朋友!”

  吳燁已經早就醒了,不過沒有打擾她,剛才他一句看了凌晨半天了,他現在對于百看不厭這個詞有了新認識。

  看一個睡悉的人,本應該是一個很枯燥的事情,但是吳燁居然覺得挺有意思的,完全沒有感覺到枯燥。

  讓他寫個幾千字的觀后感,都沒有問題。

  看石頭大概會感覺到無聊,但是看凌晨,不知不覺之間,時間都過去了好久了。

  “早安,男朋友!”凌晨笑嘻嘻的回答她。

  她很開心,而且這種開心,都寫在臉上了。

  她成功的把吳燁傳染了,吳燁也跟著笑起來,人和人的悲喜并不相同,但是熱戀情侶之間的喜悅,是同步的。

  “只有早安的話,是不是很沒有誠意?”吳燁目光灼灼的看著她。

  凌晨:“.....”

  她搖搖頭,沒有同意。

  “還沒有刷牙....唔...”

  誰在乎這個呢?

  反正吳燁完全不在乎,昨天晚上的時候,還是一起在衛生間刷牙的,兩人就像是突然住在一起了似的。

  遺憾的是,牙關還是關的。

  吳燁感覺表達不太到位。

  “孽畜,住口。”凌晨一把捂住他的嘴唇。

  說完這個話以后,凌晨就準備翻個身滾到另一邊去,不過被吳燁攬著,沒能動彈。凌晨有點臉紅,有種無處可逃的感受,而且吳燁攬著她,完全沒有松開手的意思。

  平時還能跑,被窩就這么大點地方,完全沒地方跑。

  吳燁炯炯有神的看著她,然后眉毛挑了一下,表情語言很豐富。

  “昨天不撒手,今天又想跑?你當這是什么地方?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吳燁沒讓她跑掉。

  看著臉紅的凌晨,吳燁玩心大起。

  抿了抿嘴。

  凌晨:“......”

  他這個樣子,像極了電視劇里演的流氓。

  “一分鐘!不許伸舌頭。”跑是跑不掉了,那就只能選個自己能接受的方桉:“還有手,也要規矩。”

  小雞啄米似的點點頭,吳燁立馬答應下來。

  出爾反爾燁,很快就讓她知道了什么叫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下意識的,手就不聽吳燁的話了。

  開始有了自己的想法,找了個自己喜歡的位置放著,還活動了一下關節。

  “手拿走。”凌晨一僵,條件反射似的拍了拍吳燁的手。

  說好的講規矩,結果特么的只講方圓。

  每次說完以后,他都說沒問題,記住了,結果轉頭就說是下意識,說了不會再犯,但是他下次繼續再犯。

  她的警告,有效期變得越來越短了,從以前很有效果,現在效果微乎其微。

  被她這么一提醒,吳燁立馬規矩起來,把手放在她腰上,一動也沒有動,凌晨才安靜下來,松了一口氣,要是吳燁突然變身禽獸的話,她還也不知道該怎么辦?

  “放心吧!我就抱抱!”吳燁回答。

  凌晨不相信他,好幾次都是這樣說的,最發越發得寸進尺。

  他們兩個人的關系,現在很奇怪,和其他人都不一樣,別人都是一步一步來,他們跳了好幾級,混亂的很。

  完全不按套路來。

  兩人還是賴著不愿意起來,本來都是那種很自律的人,但是湊在一起,就正正得負了。

  吳燁看著她笑了笑,然后問了一句:“餓了沒有?”

  伸手幫她擦了擦眼淚結晶體。

  搖搖頭,凌晨不好意思的把他手拍開,自己擦了擦眼睛。

  又想起了昨天晚上。

  吳燁剛開始說坐著聊聊天,然后就是靠著聊聊天,然后就是躺著聊聊天,最后就是建議隔著被子聊聊天。

  再到最后,就睡著了。

  昨天晚上的時候,鬼使神差的,她就答應了吳燁的要求,讓出一塊位置給他,好一起聊聊天。

  凌晨雖然同意了,可她還是要求在中間擋一床被子,但是效果并不怎么好,早上起來的時候,被子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而她,早上起來就在吳燁的懷里。

  本來他們各自有一個被子,互相蓋著自己的被子睡著的,但是睡到現在,另個被子也看不見了。

  那個放在中間的被子,就像是最后的倔強一樣,但是每次倔強到最后都會消失不見,被踹到床下去了。

  吳燁額頭碰了碰她的額頭,這種很親昵的行為,吳燁現在經常做。

  然后,順勢就木馬一個。

  好像已經習慣了,凌晨也沒有說什么,就是習以為常的表情,有這個結果,和吳燁的常規化練習有不可忽視的關系。

  “今天還去晨練嗎?”吳燁問她。

  凌晨點點頭,還是要去的,現在還有時間,晨練完了剛好去公司上班。

  “想吃什么?”

  想了想,凌晨還是想吃牛肉面。

  說好的要起床做早餐,結果還是卿卿我我了半天以后,吳燁才下樓。

  凌晨則是窩在被子里沒有動,看著天花板,臉色紅紅的,坐直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才拿著手機回消息。

  凌總,按照您的要求,我找了好幾套房子發給您,您先看看有沒有合適的。

  看到這個消息以后,凌晨回復了一個謝謝。

  吳燁和她說最近以怎么樣找到合適的房子,凌晨就找朋友的朋友問了一下,給她找了幾套,知道吳燁很挑剔,前幾天問的,昨天才給她回消息。

  “不知道有沒有合適的,要是沒有的話,還得再找朋友問問。”凌晨喃喃自語的放下手機。

  她沒有自己老媽那種資源,而且她也不愛到處參加峰會,去這里認識幾個人,哪里認識幾個人。

  專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凌晨一直都是這樣做的,導致她朋友其實不多,畢竟她連商務宴請都很少參加,都是公司主管去。

  “這戀愛談的,怎么都感覺流程不正常。”凌晨把被子疊好。

  整理了一下枕頭,看著自己的長頭發,她特意的沒有清理,而是任由頭發遺落在枕頭上。

  把臥室收拾好以后,她才下樓。

  “剛好,可以吃東西了。”吳燁做好兩碗面條,然后拿了大蒜放在面前。

  給自己剝了一瓣蒜,他現在已經習慣了吃辣,吳準備嘗試一下吃大蒜試試,凌晨說很香,吳燁還是第一次吃生蒜。

  “咬一小口,然后和面一起吃,面條會帶著蒜香味。”凌晨教他。

  試了一下,也沒有想象中的那么辣,確實是讓面條多了一種香味,吳燁覺得這種吃法還挺有意思的。

  “怎么樣?”凌晨問他。

  吳燁點點頭,幾口吃完,又開始剝第二瓣蒜。

  和凌晨在一起以后,他的飲食習慣,已經完全不一樣了,現在是凌晨喜歡吃什么,他就跟著吃。

  看著吳燁被她帶歪的樣子,凌晨忍不住哈哈笑。

  “今天記得早點下班啊,我帶你去發財。”吳燁一邊吃一邊說。

  凌晨比劃了一個OK。

  “我找朋友問了一下房子的事情,發了幾套篩選以后的給我,你看看有沒有合適的。”凌晨把消息轉發給他。

  吳燁沒想到只是隨口一說,她就記在心上了。

  “感謝賢妻,實無以為報,唯有以身相許了。”

  凌晨:“......”

  嗦面條,凌晨只給他一個白眼和無語的表情。

  吃完飯了以后,兩人就開始去晨練,跑了好幾圈以后,凌晨和吳燁才分開。

  吳燁出門不久以后,洛白也出門了,從富力廣場旁邊的公路走過去,然后在后面的一片老小區岔路口停下來。

  準左邊看看,右邊看看。

  “好像是往左邊…還是往右邊來著?”洛白看著小街道,有點記不住。

  來的時候,好幾個路口,第一個就把他攔下來了。

  他其實有點方向感差,算不上是路癡,平時開車都是跟著導航走,類似這種錯綜復雜的城中村,就有點迷了。

  來的時候,還在一邊走一邊記,結果睡一晚上以后,就忘的差不多了。

  現在又來的時候,就一度分不清楚路,擔心自己走錯了。

  在早餐店停下腳步,洛白禮貌的問了一句:“大叔,煩請問一下107棟往那邊走啊?”

  賣早餐的大叔指了一個方向,然后告訴他往那邊走,只記得107棟的洛白,默默的記下來,然后道謝。

  “麻煩給十個肉包,十個菜包,再要三杯豆漿,五根油條,打包帶走。”洛白點了吃的。

  大叔:???

  這是要給多少人帶?

  他往前離開以后,大叔才看著他提著塑料袋的背影喃喃自語:“還得是這些有錢人家的小孩,才能帶來大生意!”

  一次就買了十個人的分量。

  至于提著早餐的洛白,總算是記起路往那邊走了。

  看到那家叫都市麗人的小衣服店面以后,今天和昨天的突然記憶融合到了一起。

  洛白每次走到一個路口的時候,都會看看兩邊的店鋪,通過這種方式來加深記憶力。

  這邊老樓房很多,越是往里走,越是感覺復雜,當然掛的價格也越底。

  洛白和濃妝艷抹叼著香煙的大姐擦肩而過,對方立馬問他:“帥哥,100。”

  洛白快步離開,他可不是來采風的。

  一直到一棟老樓的樓下,洛白站在外面確認了一下,特別是樓上那個彩色的三角形。

  沒錯了。

  看了看手上的早餐,洛白拿著手機,默默的發了個消息。

  洛白面前的老樓,已經有了超過正常樓齡的年齡,原本七十年的年齡,早就應該超過了。

  外面連一塊白色的墻皮都看不到,只能看到風吹日嗮的紅磚。已經變色的紅磚,經歷風吹日嗮看樣子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嘎吱作響的防盜門,碰到就是鐵銹沾一手,樓道里,很多角落已經有了蜘蛛網,而且采光問題很大,放的雜物很多,環境并不怎么好。

  住在這邊的,大部分是條件一般的普通人,附近都是居民區,路邊放著大大的垃圾箱,垃圾還有不少在垃圾箱外面。

  廚余垃圾的泔水順著公路,流除去很遠,劇烈的氣息散發出來,吸引了不少蚊子。

  “這個環境確實是很差,白菜居然還說已經不錯了。”洛白想到昨天送她的時候她說的話。

  環境不一樣,經歷就不一樣,洛白這輩子還沒有住過這種地方,他住兩天的酒店的錢,大概夠白菜這姑娘交兩個月的房租了。

  就是因為不缺錢,他也沒有體驗過這些環境的艱苦和窘迫,不是不知道人間疾苦,只是沒有親身經歷。

  從認識白菜開始,白菜的世界,和他的世界,就碰撞的很厲害。

  因為白菜,洛白明白了什么叫真正的何不食肉糜的那種無知。

  她是精打細算,他是大手大腳的。

  看著不少急匆匆騎著電動車離開的上班族,洛白看著不遠處,那里,昨天他看到了密密麻麻的電動車。

  還有白菜當時向往的眼神。

  “洛白!”

  聽到頭上的喊聲以后,洛白抬起頭看了看,六樓的窗戶位置,白菜伸出腦袋,一只手和她揮了幾下。

  視力很好的洛白,還能看到她的笑容。

  “快上來啊!洛白。”白菜喊他。

  洛白點點頭,答應一聲。

  從沒有關上的防盜門上樓梯,拾級而上,樓梯間除了不少雜物,還有一些垃圾。

  白菜住六樓,她說要便宜不少,因為六樓最高,一直到六樓的時候,他都有點喘氣。

  顯然,這幾年鍛煉方式不對,體能下滑的越發厲害了。

  到了樓上的時候,白菜已經在等他了,看到有點出汗的洛白,白菜從兜里掏了一張皺巴巴的衛生紙遞給他。

  “你得多鍛煉一下,看把你累的,擦擦汗水!”

  接過不知道在她逗了揣了好久的紙,洛白擦了擦汗水。

  “確實,這幾年鍛煉少了,以前我還是長跑冠軍來著。”洛白說著五年級的光輝事跡。

  白菜笑了笑,把洛白迎進屋,坐在嘎吱嘎吱的椅子上,洛白很擔心自己會不會把椅子坐散架了。

  沒有沙發,只有幾個不太穩當的椅子,茶幾倒是玻璃的,不過很老了。

  “給你帶了點早餐,不知道你喜歡吃什么,就都買了一點。”洛白把口袋放到茶幾上。

  白菜正蹲在一邊,按著桶裝水上的抽水裝置,拿著塑料杯子,給洛白接了一杯水。

  第一次看到這個東西,洛白直呼神奇,就像是抽水機一樣,居然還可以放氣。

  平時都是用凈水器,他連飲水機都用的很少。

  “來,喝水!”白菜看了看茶幾上的口袋,在幾秒鐘以后迅速計算到了早餐的花費:“謝謝啊,太破費了!”

  白菜只能感慨洛白敗家,吃個面條的話,都花不了多少錢,他買這些定西,要花幾十塊錢。

  一頓早餐而已,多不劃算啊!

  洛白看了看她,這個破費,他實在是無法理解。

  “我去喊一下表妹!你先坐一下啊!”白菜招呼了一句,又回到房間里。

  看著木門關上,洛白看了看這個一室一廳的小房子,面積不大,一廚一廳一衛的格局。

  地板很老土了,吊頂也很舊,墻面還能看出來,蓋刮了一層層的大白。

  采光并不是多好,就這還是白菜表妹坳了半天,兩人才AA制的住處。

  如果是白菜一個人,她說自己更愿意住單間,一個月少好幾百。茶幾下,還有一疊資料,寫著某某拳館的宣傳資料。

  “真勤快啊。”

  洛白看了看干凈的房子,哪怕是房子老,但是它很干凈,給人一種一點不臟的感覺。

  陽臺上,掛著不少衣服,洛白沒有看到洗衣機,如果沒有猜錯的話,可能就是她手洗的。

  不多的擺設,都分門別類的放的很好,還養了一片仙人掌,一看就是剛種的。

  沒過多久,白菜拉著睡眼惺忪的表妹從房間出來,然后她又把表妹踹到衛生間去了。

  “你也吃啊!多少錢我轉給你!”白菜搗鼓著自己落后了好幾個版本的手機。

  看著手機殼發白的地方,洛白只能猜到她手機用了很長時間了。

  聽到錢,洛白立馬搖搖頭,白菜本來就沒有多少錢了。

  “沒多少錢,朋友之間別算這么清楚,讓你注冊好的賬號,你注冊好了沒有?”

  洛白轉移話題。

  叮冬。

  洛白剛說完,白菜就把錢轉給他了,她其實知道是多少錢,能算出來的。

  她不喜歡占人什么便宜,該是怎么樣,就是怎么樣。

  “已經弄好了,按照你說的要求注冊的,隔壁有無線網,就是這個刷視頻,太浪費時間了。”

  “昨天晚上,不知不覺居然一點才睡,表妹直接通宵了。”

  白菜拿著包子啃,好像是和包子有仇似的。

  發現隔壁有無線網以后,她就借了點流量,這是一個好消息,不用擔心流量不夠了。

  壞消息就是,她又為了早餐買了一大筆單,原本就不富裕的白菜,雪上加霜了。

  買都買來了,下次洛白來的話,一定要告訴他,可以在家里做早餐,不用外面買。

  包子雖然香…算了,多吃一個。

  “那等會兒吃完飯,我們去拍視頻,拍完了就發第一個視頻。”洛白回答。

  白菜睜著大眼睛看了看他,然后點點頭,洛白現在是她的合作伙伴。

  他說他是經紀人兼合作伙伴,白菜覺得很奇怪,自己啥也不是,居然有經紀人了。

  洛白說以后叫她白總,她當時感覺洛白和村里的神婆似的,神神叨叨。

  不賺錢就算了,賺錢了大家五五分,所以她和洛白是合作伙伴。

  她出人,洛白出錢,準備在互聯網里撒網撈錢。

  白菜表妹出來的時候,和洛白打了個招呼,昨天她已經聽表姐說過了。

  聽到不用花錢,她還是建議表姐嘗試一下,萬一成功了,起碼能賺點錢,就讓她注意點不要喜歡上人家了。

  姐妹倆聊到門不當戶不對的時候,白菜很認真的說那是哥們兒。

  她可沒有想過這些。

  “你等會兒面試完早點回來啊,外面人生地不熟的,別亂跑。”白菜臨走之前還交代。

  “我知道,你才應該早點回來,洛先生,麻煩你了。”她和洛白說了一句。

  洛白明白她的意思,不過她顯然誤會自己的意思了,到目前為止他還沒有那個意思。

  說了幾句話以后,兩人從家里離開。

  一直到外面馬路,洛白才攔了個車,到了拍視頻的場地,白菜看著化妝師,攝影師,剪輯師。

  還有洛白遞給她的臺詞本,以及各種不認識的設備,看的她眼花繚亂。

  白菜欲言又止,她以為的情況,和實際情況,出入有些大了。

  不是舉著手機,說幾句話就完事了?為什么弄這么復雜?

  洛白知道她不習慣,把她帶到旁邊,和她說了不少。

  總之就是:你還想不想發財?

  白菜很誠實的選擇了賺錢,她已經沒有多少錢了,一分錢難倒女俠,不賺錢得喝西北風。

  不過她不習慣,特別是化妝師,化妝離她近了的時候,她總是有捶一拳的想法。

  很沒有安全感,索性閉著眼睛,她怕自己條件反射了。

  化好妝以后,她才驚訝的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有點不可置信的摸了摸臉。

  突然有點明悟了,難怪表妹喜歡這種邪術,確實…有點東西哈。

  “好看吧?”洛白站在她背后。

  白菜本來也很漂亮,化妝以后,氣質更好了,再加上多了一分凌厲,顯得她特別的俠氣。

  “感覺怪怪的…我就照著這上面念?”白菜晃了晃臺本。

  其實就是十幾句話而已,她背了不少時間,洛白就發現她是個學渣。

  “你可能不習慣,先拍一下試試看,你先適應適應。”已經有心理準備的洛白,這樣說道。

  不停的卡。

  這個問題解決了,下一個問題又來了,拍了半個小時才拍好一條,剪好視頻以后,剪輯師把視頻發給洛白。

  拿著手機,洛白一頓氪金,視頻成功被曝光,然后就是很多視頻主,不約而同的這個賬號。

  還在熱度上,本來全網都在好奇的女俠,第一次出現在大眾視野。

  總算是找到真人了,有了引流以后,效果特別明顯。

  “就可以了?”白菜好奇的問他。

  洛白搖搖頭:“才剛開始呢!接下來還要拍第二個視頻,第三個,第一個月要多發一些。”

  白菜:“……”

  要不是為了賺錢,拍一個都感覺很羞恥,何況是拍那么多,洛白說的她有點打退堂鼓了。

  很多人在看自己的視頻的時候,特別是自己是主角的時候,會有種很羞恥的感覺。

  白菜就是這樣。

  “我能火嗎?”洛白說火了就能賺錢了,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火。

  洛白點點頭,很肯定的回答道:“放心吧,一定能!你有這個條件的。”

  白菜不知道自己哪里來的條件,她昨天看人家,都會跳舞唱歌,還很可愛,有些…反正她只會耍槍。

  不過洛白都說了,她還有幾天才開始上班,再說了,有個包吃的工作,她應該不會饑荒。

  白菜現階段的目標,是養活自己,然后給自己買個電動車,出行方便,還可以帶表妹去玩。

  就是好貴,她還買不起。

  白菜看著全神貫注的洛白,尋思著應該去哪里找個兼職。

  為了賺錢的白菜,最后又拍了好幾條小視頻,然后才結束了洛白說的很簡單的工作。

  生活所迫的女俠,看著剪輯出來的視頻,想說什么,又有點不知道怎么說。

  “是不是覺得你不是這樣的?有點虛假?”洛白問他。

  白菜小雞啄米似的點點頭,就是這種感覺,好像是騙人了,又像是沒有騙人。

  反正她和視頻里的人,完全不一樣,她不是那種來的。

  “這叫人設。”

  “不懂!”白菜直言不諱。

  洛白揉了揉鼻梁,和她解釋了一下舉一反三的白菜明白了。

  “就是當面一套,背后一套嘛。”

  也可以這樣說吧,當面一套背后一套,不得不說,她理解的方式不一樣。

  洛白拿出一個紅包,然后遞給她。

  白菜看著紅包:???

  “這是工資啊!我們是工作室,你是合伙人,也有工資,不過最開始不高。”

  白菜搖搖頭。

  覺得自己不能拿這個錢,就拍個視頻而已,而且大家都沒有賺到錢,哪有現在就拿錢的道理?

  不是這種合伙法吧?

  “現在不是還沒有賺錢嗎?我不要!”白菜回答。

  洛白絞盡腦汁和她解釋著什么是工作室,為什么要給他工資,開工作室的原因是什么等等。

  “那我拿一百,其他的你給員工發工資吧!”當個兼職的話,白菜感覺心里不那么虧。

  她想的很簡單的,賺錢以后才拿自己應該拿的,現在不行。

  洛白確實是準備弄個工作室,工資也是白菜應該拿的,不過她倔強,就是只要一百塊錢。

  洛白只好說她現在是兼職來的,拿的工作補貼。

  等她火了,她以后賺錢了,自己要分一半的。反正勸了半天,白菜才多要了兩百,小心翼翼的裝到自己錢包里。

  距離電動車更進一步,她突然覺得,拍視頻什么的,也不是多難!

  還是大城市賺錢快。

  洛白一看她美滋滋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她本來就是小財迷。

  在群里下了編劇單子以后,洛白看著草稿箱里的視頻,夠發幾天了,要過幾天再拍了。

  “是不是完事了?”白菜看他不忙了,立馬問道。

  洛白點點頭。

  “走啊,吃飯!”

  不能指望這個姑娘有什么事業心,起碼她沒有什么商業思維,賺錢的想法只局限于工資,兼職。

  剩下的都是吃。

  洛白只好帶著她去吃飯,高檔飯館,她看都不看,中檔裝修,她只看一眼,那種普通的蒼蠅館子,她立刻就沖進去。

  洛白不知道她這種情況,算不算窮養,她真的很好養。

  看著不高的菜價,她豪氣干云的說要請洛白吃飯。賺了三百塊錢,她的底氣好像又回來了。

  還是一如既往的,大口大口的吃飯,本來沒有太多食欲的洛白,都被她帶的有食欲了。

  “洛白,你是不是有很多錢?”白菜好奇的問他。

  她感覺是這樣的,洛白剛才給了她一個大紅包,起碼好幾千,她都沒敢要。

  搖搖頭,洛白回答:“我只是有點錢,不是很有錢,魔都很多有錢人的,我不是很有錢的那種。”

  “為什么突然問這個?”

  她總是天馬行空的,洛白也不知道她有時候想什么。

  比如剛才給她工資,她就沒有要,還說太多了,想法和正常人背道而馳。

  “昨天看視頻,那些年輕人都開著很好看的車,人家都說他們開的車就是幾百萬,你說…你說他們他圖啥?”

  她理解不了。

  幾百萬的車,是什么感覺,好像也不能飛。

  “那么多錢,就買個車!敗家玩意兒。”白菜總結,又有點羨慕。

  他想到了自己,一百多萬的寶馬,家里幾百萬的超跑,圖啥?就是喜歡或者開著舒服吧!

  這么說的話,他其實也是敗家玩意兒。

  “有錢…就很任性吧。”

  洛白只能這樣說,畢竟確實是這樣的,吳燁還搞了一個M8,又有一個大G呢,寧渠也是一大堆車子。

  洛白覺得自己在說自己似的,他也是任性的一批人里的一員。

  “你說我們要是賺錢了,我也有錢了,以后我孩子也會不會很任性?”白菜想到一個可能性。

  孩子任性,不是因為爸媽有錢嗎?她們村里有幾家孩子就是這樣,成天不干活。

  這誰知道啊,又不是我的娃。

  白菜的思維,跳躍的很厲害。

  “你可以很嚴厲的教育他,然后告訴他你很窮,家里的錢都是借的。”洛白回答。

  他只能想到這個了,畢竟這種問題,有點在天上,而不是在地上。

  “洛白,你真聰明。”

  洛白:??

  哈…是嘛?

  白菜這個姑娘,讓洛白有一種和她在一起很輕松的感覺,而且毫無壓力的放松。

  雖然她總是和大部分人不一樣,或者應該是洛白覺得的大部分人,她和那些人不一樣。

  “白菜,你多少歲?”洛白問她。

  到現在為止,洛白還不知道白菜多大,倒是發現白菜喜歡吃白菜。

  昨天點了,今天也點了。

  “22了,唉,再過幾年就是老姑娘了,得嫁人了!”白菜嘆氣。

  她們村里,很少有二十七八還沒有結婚的。

  洛白不知道她為什么這樣覺得,他自己都準備三十多才結婚:“30歲結婚的很多啊!”

  白菜嘴角還有沒吃進嘴里的的土豆絲,沒有嚼了,她詫異的看著洛白:“二婚嗎?”

  他搖搖頭,又詳細的解釋了一句,白菜感覺不可思議,城市里居然那么多老光棍。

  原本,她還覺得城里人多,應該好找對象呢,看樣子找對象還不是個容易的事情。

  “真可憐!”白菜同情心都起來了。

  問清楚她的想法以后,洛白哭笑不得,人家只是結婚晚,不是老光棍。

  “你們彩禮貴不貴?”洛白問她。

  就是沒有話題,洛白就找了個話題,讓她跟著自己的節奏走。

  “貴哦!我們那邊要十多萬呢!那么多錢。”白菜一邊扒飯,一邊回答。

  貴嗎?

  這個價格,洛白覺得還好了,很多都不止,這個已經很低了。

  “你是從哪里來的?”洛白感覺自己和查戶口似的。

  是不是問的太明顯了?

  “豫州的一個小農村啊!”白菜看著他:“你好奇這個?”

  洛白笑了笑:“能不能說個方言聽聽?”

  知道了不少消息,洛白開始轉移話題,不能一直問。

  “哎呀,那不中!”白菜反應過來,已經晚了。

  好不容易適應了普通話,又被他帶回方言狀態了。

  “嘿嘿嘿,說姑娘是不是說~小妮兒~,是不是這樣?”

  白菜點點頭,她不理解洛白的笑點在哪里,本地話她都聽二十來年了。

  洛白又問了她不少問題。

  “你是個天線寶寶吧,什么都好奇。”白菜很無奈,因為洛白,她才吃第了三碗飯。

  “那是好奇寶寶!”洛白糾正她。

  “中,寶寶,任憋說話!”白菜開始扒飯。

  加了一次米飯以后,白菜才吃飽了,靠著椅子,拿著牙簽剔牙。

  洛白看她的時候,她還挑挑眉毛:“任憋看我,吃!”

  早知道…就不問她方言的事情了,感覺還是說普通話好一些。一不注意,就帶回本地話了,感覺怪怪的。

  洛白剛放下碗快,她就跑去結賬去了,兩人花了不到一百塊錢,白菜感覺美滋滋的。

  總算是還了一頓飯。

  她的消費觀念,并沒有完全扭轉,所以她覺得,魔都消費好高,隨隨便便,一百塊錢就沒有了。

  “以后拍視頻的工資是拍視頻的工資,賺錢了的分紅是分紅!不要像今天那樣了。”

  “工作室是我的,那我就是老板,我得按照市場價支付你酬勞。”

  “有收入,能賺錢了,那是額外的,沒有前期投資,我以后不能拿那么多。”

  “懂了沒?”

  白菜搖搖頭,還是覺得太多了。

  一直商量到白菜住的房子樓下,都沒有商量出個答桉,洛白又去坐了一會兒,然后才回家,又開始打電話。

  才剛掛完電話,新的陌生號碼就進來了,主要是想把簽白菜,她現在熱度很高。

  不過他們只有洛白的電話,白菜他們沒有聯系到。

  洛白一個個拒絕,又一個陌生電話打進來,想了想,洛白還是接通了,頭一次真的有經紀人的感覺。

  話筒里的的甜美聲音傳出來,有些似曾相識,一瞬間就讓他的記憶爆炸了。

  愣愣的洛白看了看手機,好一會兒沒有說話,然后才回答才了一句:“掛了,以后別再給我打電話。”

  說這個話的時候,洛白很認真,也很堅定。

  橋歸橋路歸路。

  他這個態度,讓對方沉默了一下,可能是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情況。

  “有點事情,想請你幫幫忙!能不能見個面?”對方問她。

  有點請求的意思,洛白聽出來了。

  不過洛白還是拒絕了:“不好意思,我最近沒空!”

  掛了電話,

  拉進黑名單,洛白繼續打電話,他哪有時間幫忙,有時間還不如找白菜聊天有意思。

  說了不理會就是不理會,他都已經說好了,答應吳燁他們了,那就要說到做到。

  再說,這是最好的答桉和選擇。

  他突然發現,自己好像不一樣了,起碼在這個事情上,想法好像變化有些大。

  而這種變化,好像只是因為白菜,洛白拍了拍自己的臉:“不是吧?”

  “才見面幾次?應該是錯覺。”

  遠一些的地方。

  坐在辦公室里的酒紅色長發女生,看著被掛掉的電話,想到剛才對方的語氣,她嘆嘆氣。

  年少輕狂,結果就變成這樣了,以為終究過去了,她也沒想到,大家還是連朋友都沒得做。

  誰說男生不記仇的?

  真記仇!

  看著桌子上的文件,她就感覺很心煩,過了那個覺得自己是天之驕女的幾年,現在才發現很多東西身不由己。

  從回來到現在,就沒有順利過,偏偏要找最不愿意找的人。

  “唉~”她靠著椅子,感覺心累。

  不過有人歡喜有人憂,這會兒的吳燁就很開心。

  凌晨給他發的那些房源里,還真找到一套合適的房子。

  一棟小樓,地理位置相當合適,如果買下來,完全可以再做一家飯店。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