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26 你好洛白,我叫白菜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財運如同冰雹一樣打來的時候,躲都躲不掉。

  吳燁就有種這樣的感覺,在對賬的時候,發現一天比一天多,數字翻倍的漲。

  新店開始趨于穩定,客人也開始越來越多,宣傳效果已經出來了,再加上客帶客轉介紹等等。

  收入一天賽一天,昨天的時候,突破了九十萬的大關。

  吳燁訂的價格并不便宜,簫老爺子說一分錢一分貨,不要覺得貴,廚藝和食材值這個價錢。

  客人是可以吃的出來的,吃不起的不會來,吃得起不會覺得多貴,而且讓他不要低估有錢人的數量。

  吳燁確實是低估了,大部分客人專門點招牌菜,而且還是來了好幾次,每次必點招牌菜。

  四位數的招牌菜,居然銷售的很好,雖然他不覺得貴,但是沒想到人家也是這種想法。

  看著賬單,吳燁也逐漸放心下來,今天還給馬東西放了個假,讓他陪陪家人。

  最近一直都是他在忙公司的事情,前段時間,他才和老婆關系恢復了,吳燁不想因為工作,他又把感情整破裂了。

  這個店穩定了以后,吳燁就開始尋思繼續買樓了,買個樓來準備開第三個店。

  上次看上一個,被人家懟了一頓,還沒有遇到更好的,一時半會,還沒有遇到合適的,吳燁只能讓衢雪努努力。

  有了吳燁這個準客戶,衢雪最近和打雞血似的。

  在辦公室里,吳燁對完店里的帳,放好賬本,就收拾東西離開了,他一般不在店里多待。

  有這個功夫,回去刻幾個字也好。

  砰砰砰…敲門的聲音響起來。

  “進來!”吳燁喊了一聲。

  咔嚓,門被簫富貴打開,穿著一身白色廚師制服,盯著廚師帽的簫富貴,手上拿著一個不銹鋼保溫桶。

  “你要的雞湯…這是準備回去了?”簫富貴關上門,才注意到吳燁在收拾東西。

  他每次來都是待不久就離開,每次都說有其他的事情要辦,具體辦什么事,沒人知道。

  簫富貴覺得他就是偷懶,什么事情都是交給他和馬東西在辦的,吳燁只是指揮。

  “事情都辦完了,就準備回去了,反正后廚有你,前廳有兩個經理在,不礙事。”

  吳燁點點頭回答,在店里左右也沒有什么事情,他就準備回去了,這邊待的無所事事。

  接過他手里的雞湯,吳燁把保溫桶放在辦公室桌子上。

  雞湯是吳燁提前和簫富貴要的,專門給凌晨準備的雞湯,凌晨親戚剛離開,吳燁想給她補補。

  補補血。

  也是簫富貴親自下廚做的,其他人廚藝沒有他好,特別是做雞。

  有簫老爺子教導的簫富貴,廚藝進步占著天然的優勢,其他人拍馬都趕不上他。能坐穩主廚的位置,也是靠他自己的實力。

  本來就年輕有天賦,再加上又有名師指導,而且自己還勤奮努力,吳燁想不到他有什么不成功的理由。

  “又是給女朋友帶的吧!”簫富貴笑著問他。

  吳燁點點頭:“大男人,有成天喝雞湯的?”

  “也不一定,可能過度了,得補補的大有人在,而且還沒有女朋友。”

  吳燁:“……”

  獎勵太多,頭暈目眩。

  本來大家就是同齡人,再加上有兩個老爺子的朋友關系,他們更像是世交一般。

  很容易的,吳燁就和他變成了朋友,有人在就是上下級,沒有人就是朋友。

  說話也很隨意,吳燁沒什么架子,簫富貴性格也很隨和。

  只有在廚房的時候,他才特別的嚴格,如果廚師做了瑕疵菜品,他動不動就是一頓批評。

  “你是不是有五個女朋友?”吳燁問他:“我看你最近老是出汗。”

  簫富貴:“……”

  大丈夫焉能做抱柱之舉?

  潔身自好的他,從來不這樣,手是拿菜刀和鍋的。

  “你好齷齪!”

  “沒辦法,太大了不拿著不行,羨慕你不需要碰。”吳燁笑嘻嘻的回答。

  簫富貴懶得回答他這種問題。

  他比較正派。

  吳燁走到辦公桌后,從抽屜里拿了一條煙,然后遞給他:“給你的,你不來都準備過幾天給你了,趕巧了。”

  已經準備來好幾天了,吳燁一直放在辦公桌里的,想著有機會給他,沒想到他來辦公室了。

  “黃鶴…臥槽,這不是那個一萬多一條的煙嗎?”

  “我配抽這種?你還是自己留著吧,到時候送客戶送供應商也行。”

  “百八十的我還敢要,這個就算了。”

  簫富貴拒絕。

  禮物這種東西,太貴的就不合適收,吳燁給的就太貴了。本來就欠他很多了,再要這種東西,不好。

  “就這點出息!”吳燁忍不住笑了笑,把煙塞到他懷里:“拿著。”

  簫富貴無奈,只好拿著,這煙,也舍不得抽,太貴了。

  他很難想象,什么人才能抽得起一千塊錢一包的香煙,一支五十塊錢,抽的是票子了。

  “聽說老爺子給你安排相親了?”吳燁笑著問他。

  住了一段時間,在小區里和其他老大爺混熟了以后,簫老爺子就開始給他張羅,讓他早點找對象了。

  而且那些大爺還很熱情,直接給簫富貴網羅了一大堆相親對象。

  吳燁提到這個事情,簫富貴忍不住嘆氣。

  “找了個好幾個女生,讓我見。”簫富貴回答了一句:“成天說看著我結婚以后,他就可以瞑目了,不然不好意思見列祖列宗。”

  簫富貴已經帶老爺子去做過一次體檢,檢查的結果并不是特別好,上年紀了,身體就沒有那么好了。

  所以簫富貴沒有反對,他安排的,都去見了一遍,不過最后并沒有成功。

  “能理解,我也是被催的厲害。”吳燁作為被催婚的人,完全可以理解他的想法。

  簫老爺子現在年紀大了,本身身體又不是那么好,這種想法肯定很強烈。

  吳燁爺爺還不是一樣,他身體還比簫老爺子身體更好,還不是催吳燁催的厲害。

  就好像是,怕他找不到女朋友一樣。

  “實在是考慮到他的身體情況并不好,不然也不會一天相一個。”簫富貴無奈。

  最近這一段時間,每天回到家的第一個事情,就是收拾打扮,然后和相親對象見面。

  “確實,那就早點找一個唄!”吳燁說道。

  簫富貴的年齡,要比吳燁大兩歲多,現在24歲馬上要25了,已經到了可以結婚的年紀了。

  這種情況下,再加上簫富貴現在工作穩定,工資也不低,老爺子沒有想法才怪。

  簫老爺子又身體不好,就盼著他成家立業。

  遇貴人先立業,吳燁算是貴人簫富貴立業了,但是良人還沒有遇到,不知道猴年馬月。

  “我去大街上搶呢?總得找個自己喜歡的人。”簫富貴回答。

  以前的他,就顧著養家糊口練廚藝,一直沒有這方面的想法。

  現在情況好多了,多少有點這個想法,但是完全無計可施,就像是狗咬王八,無從下口。

  才發現,拔劍四顧心茫然,根本不知道去哪里找女朋友。

  “想和你相親的那么多,你一個都不喜歡嗎?就沒有看上的?”吳燁問他。

  這是簫老爺子的安排,和吳燁相親的并不是一個兩個人,而是很多人。這么多人里面,居然沒有找到一個合適的對象。

  失敗不可怕,可怕的是一點成功的希望都看不到。

  簫富貴搖搖頭:“你想多了,不是我看不上人家,是人家看不上我這個伙夫。”

  “大概是覺,這個職業沒什么前途吧?大部分廚師,確實是賺不到什么錢。”

  吳燁:“……”

  那特么是普通廚師嗎?那是總廚,年紀輕輕二十四歲的總廚,年薪幾十萬,還要怎么樣?

  多大的臉,還覺得廚師工資低?

  一部分人,要求確實是比較高,但是人家建立在,本身自己就很優秀的情況下。

  那種自己就不優秀,而且要求很高的人,純粹就是有病。

  嘴多也不能忽略三觀啊!

  “就是感覺嫌棄的都不一樣,有嫌棄我工作的,嫌棄我身材胖的,還有嫌棄我拖家帶口的。”

  “一聽說我是廚師,心都涼了半截。”簫富貴嘆氣。

  這就是真實情況。

  他不是兩耳不聞窗外事的人,多少還是對現在的相親市場有些了解,就是沒想到現在的女孩子,要求那么高。

  有車有房有存款,父母雙亡無牽掛。

  甚至聽說他有妹妹,有爺爺,就嫌棄了。

  “店里的姑娘,你看看有沒有喜歡的,她們很多都很務實,和那些人不一樣。”吳燁建議他。

  吳燁知道的,自己店里面很多女孩子,其實也沒有男朋友,關鍵是對男朋友的要求沒有那么高。

  不是那種分不清自己是什么的人。

  簫富貴點點頭,準備回頭往這個方向嘗試一下,確實要找個女朋友,早一點結婚,老爺子那邊也放心一點。

  他身體并沒有那么好,簫富貴也不想讓他以后,還帶著遺憾離開。

  “如果有那種合適的,就幫我介紹一下。”簫富貴拿著一個垃圾袋,把煙放到垃圾袋里。

  這叫避嫌。

  整個店里面,只有他和馬東西,吳燁會經常送點東西,要是其他人知道的,肯定有想法的。

  吳燁注意到他和馬東西一模一樣的動作,忍不住笑了笑:“別說,我最近還真介紹成了一對,你來的太晚了。”

  就是楊玄感和李蘭,他們現在,正如膠似漆的在談戀愛。

  李蘭還給他說過感謝,說有一個像楊玄感這種,特別努力的,有上進心的男朋友,她覺得很好。

  楊玄感也和吳燁說過感謝,能遇到李蘭這種姑娘,他覺得干勁十足。

  他現在有了新的目標,就是努力賺錢,如果李蘭以后愿意和他結婚,他就在李蘭老家買房子。

  兩個人努力的人,碰到一起,就立刻擦出火花了,吳燁都沒想到能成。

  “那就是緣分不在我這里,行了,我回辦公室了,下午和晚上是高峰期,得提前安排一下。”

  簫富貴提著垃圾袋,準備離開。

  “注意下辦公室的衛生,還有休息區,別一地煙頭。”吳燁提醒他。

  他在廚房,有自己的單獨辦公室的,幾個副廚,也有自己獨立的辦公室,廚房還有單獨的休息區,那是給廚師休息的。

  “放心吧!早就安排好了。”簫富貴比劃了一個ok。

  干了這一段時間的總廚以后,簫富貴對廚房的掌控,越發熟練了。

  看他離開,吳燁提著保溫桶把東西收拾好,也關上門,準備離開。

  剛走到門口的時候,吳燁聽到手機響了兩下,拿著手機看了看,就看到了洛白發的圖片。

jpg照片  好幾年沒有來了,沒想到裝修還是一樣。

  吳燁拿著手機,放大圖片看了看。

  這家伙進局子了?

  吳燁:“……”

  但是有點想不通,最近他規規矩矩的,究竟是犯了什么事情?

  拿出手機,吳燁給洛白打了個電話,剛響了沒有兩三聲,洛白就接通了。

  “怎么了?”洛白奇怪的問他。

  才剛準備發個朋友圈,吳燁就打電話過來了。

  “你還問我怎么了,我還想問你是怎么了,怎么把自己弄到局子里去了?”吳燁問他。

  正常生活,一年到頭都不會去,要去都是去辦事。

  洛白這個情況,看照片就知道不是自己主動去的,而且被喊去喝茶了。

  “小問題!我過來做筆錄,昨天晚上遇到幾個diao毛,打了一架。”洛白輕松的回答。

  被昨天幾個diao毛倒打一耙,他沒和吳燁說。

  吳燁昨天晚上,還看過視頻,聽他這樣說就知道了,估計就是被女俠揍的那幾個人。

  “應該不嚴重吧?我看她都是留手的,要不要給你找個律師?”吳燁問他。

  應對這種人,還是律師效果最好,吳燁能找到不少專業的。

  “不是,先不說律師,你怎么知道的?”洛白好奇。

  昨天晚上回去就睡覺了,到現在為止,還不知道網上有視頻的這個事情。

  平時就不愛看視頻,他都不知道自己火了。

“就是昨天晚上,我就看到視頻了,你和煞筆似的坐在椅子上,人家姑娘逮著七八個捶。”吳燁回答  同樣是發酵,酒發酵起來要花很長時間,互聯網發酵一個事情,往往只需要幾個小時。

  當全國各地的酵母,都開始關注某一個事情的時候,就會出現一個現象:要火了。

  巨大的流量,匯入集中在一個事情上的時候,各種各樣的評論就出來了,吳燁昨天就看到了他很慫的評論。

  洛白差異的很:

  “鏈接給我一個”

  “那幾個家伙,真不知道他們為什么那么臉皮厚,昨天明明就是他們的錯,結果回去想不通,然后報警了,害得我們今天過來做筆錄。”

  “本來我就在家睡覺的,結果一個電話打給我,我就來了,現在剛做完筆錄。”

  洛白打著電話,一邊說的時候,還看著不遠處的幾個小混混。

  他們用鄙視的目光看著洛白,洛白回以更鄙視的目光。

  他們不敢看洛白旁邊的女俠,就只敢挑軟柿子洛白捏。

  “你們?那個女俠也在?”吳燁問他。

  洛白嗯了一聲:“女俠?倒是貼切,傻不傻啊,你覺得她能跑掉?”

  說到底,她才是真正的當事人,洛白就是過來給她做個證而已。

  洛白說話的時候,悄悄的看了一下坐在他旁邊的女俠,對方給了他一個微笑。

  臥槽…她好帥啊!

  不上第一次覺得這個姑娘帥氣了,真的是短發很合適她,而不是她合適短發。

  清秀的天花板,不比任何天花板差。

  “行了,我先不跟你說了,等回去以后再說,這邊還沒忙完呢,現在還在調解。”

  已經錄完口供,接下來就是調解的的過程,既然人家報警了,事情總要解決的。

  洛白掛了電話。

  門口,吳燁看著洛白掛掉的手機,忍不住笑了笑,他好像已經很久沒有進局子了。

  曾經幾人還進去過好幾次,都是因為打架的,后來慢慢長大了,懂事了以后,就沒再去過。

  其實普通人,天然的,都有點怕局子,有一定的排斥感,都知道那是抓壞人的。

  吳燁提著保溫桶,和樓面經理說了一聲,就離開了店里。

  門口的兩個迎賓小姐姐,看著他開車離開的,感慨老板瀟灑。

  另一邊。

  局子里。

  洛白和女俠小姐姐坐在一起,坐在他們對面的,就是昨天的幾個流氓。

  幾人都鼻青臉腫的,不是這里受傷,就是那里受傷,正在叫囂著要賠償。

  “沒有十萬二十萬,這個事情解決不了。”

  “對,我都骨折了。”

  “我感覺手動不了了。”

  “我也很嚴重。”

  洛白看了看他們,沒有搭理,坐在洛白旁邊女俠小姐姐,也沒有搭理他們。

  裝你麻痹!

  連輕傷都構不成,他們怎么可能賠償?而且又不是他們的問題,昨天主要是對方的問題。

  早就已經看過監控了,他們沒有任何問題,責任全部都是對方的。

  就是抓著受傷了,在唧唧歪歪,說自己這里痛哪里痛。

  “同志,你看他們的態度,完全沒有調節的意思。”黃毛指了指洛白。

  “當時,她女朋友打我們的時候,他就在旁邊看著。”

  洛白:???

  “我們只是朋友!剛才才成為朋友。”洛白看著旁邊的民警解釋道:“不過這個事情,我和她一起解決。”

  “解決,拿錢啊!”黃毛立馬說道。

  其實,就是他的情況最嚴重一些,當時,被女俠一腳踹掉了幾顆牙齒。

  現在說話都是漏風的。

  旁邊的民警小哥,已經聽不下去了,對著他們義正言辭的說道:

  “給你們賠點醫藥費吧,情況也不嚴重,一個人幾百塊錢。”

  “如果你們非要追究,那就去把傷殘證明開出來,再走法律程序。”

  “你們這個情況,構不成傷殘,最多就是民事糾紛。”

  “而且是你們先耍流氓,你們行為本身就不對,再糾纏的話,我先找找你們的問題。”

  幾人沉默。

  他們可能沒有什么大問題,但是小問題肯定很多。

  沒人喜歡他們這種人,哪里都不例外,現在的問題是幾百塊錢…拿來干嘛?

  今天星期三,明天去吃瘋狂星期四?

  “打官司也行,送你們這種人進去改造一下也是做好事。”洛白抱著肩膀,彩虹色的大勞熠熠生輝。

  洛白一直不是那種仗勢欺人的人,但是對于這種人,他寧愿多花點錢都可以。

  他有太多的辦法,可以讓他們認識到錯誤,感受到痛苦,知道反悔。

  有錢不一定能為所欲為,但是辦法絕對多出來幾十個。

  看著洛白有恃無恐的樣子,他們昨天還沒有意識到,今天才發現最難搞的應該是洛白。

  還以為他只是菜雞,看到幾十萬的表就知道了,這家伙是個富二代。

  他們這種人,欺軟怕硬,遇到硬茬子,就很清醒了。

  “話就說這里了,一個人五十,愛要不要,打官司也行。”洛白言簡意賅:“買個酒精去去臟東西吧。”

  洛白就是故意的。

  他寧愿打官司花幾萬,也不愿意多給幾千。

  “不服氣也行,隨你們去告我們。”洛白回答。

  旁邊的姑娘看著他,突然覺得這家伙好帥氣,他可能不能打,但是他很能懟啊!

  洛白又問了一句:“同志,為了防止他們報復我,我可以知道他們的信息嗎?”

  幾人立馬慌了。

  不是防止他們報復,而是為了報復他們吧?

  “調解,就一人五十。”領頭大哥立馬答應。

  黃毛不想同意,在他看來,洛白能拿他們怎么樣?喂魚?

  現在什么年代了,怕他干什么,有點臭錢了不起?

  被他拍了一巴掌,他就老老實。

  瑪德,文的干不過,武的也干不過,人家或許不能太過分,但是有的是辦法能讓人不得安生。

  小弟什么都不懂。

  早特么知道他有錢,昨天晚上就立馬閃人了。

  洛白同意了,一個人給了50塊錢,這個事情就算是了解了。

  雖然挑事的他們,不過挨揍也是他們,他們去醫院換個藥,也得幾十塊錢。

  總歸就幾百塊錢,洛白覺得無所謂,不過他旁邊的女俠小姐姐,還覺得這太多了。

  在她的據理力爭之下,400塊錢最后都變成了200塊錢,就這樣,她還是決定有點虧。

  幾個流氓:“……”

  同情的看著對面的幾人,洛白都替他們感到悲催。

  民警小哥忍不住笑起來,這是他今年見過最有意思的事情了。

  女俠小姐姐拿出一個粉紅色的錢包,從里面拿出200塊錢以后,就剩下為數不多的兩三張了。

  她好心疼。

  拿著錢遞給人家的時候,他才想到老爹說的,現在打架就是打錢,一定要收斂脾氣。

  好氣哦。

  黃毛拿著錢的時候,拉扯了好幾秒,她才松手。

  至于嗎?二百塊錢侮辱他們就算了,還不想給。

  她旁邊的洛白倒是注意到她的錢包,應該也用了不少的時間了,錢包的邊緣,都已經起皮了。

  才想到,昨天她們是吃的炒飯還是炒粉來著,好像也沒有點多少串。

  “錢賠你們了,好好拿著花!”她兇巴巴的說道。

  賠錢了,她感覺很難受。

  幾個流氓被她兇巴巴的看著,感覺心肝一顫,又想到被摔打的恐懼了。

  有種又要挨揍的感覺。

  弄清楚了,已經是大中午了,出了局子以后,洛白看了看短發妹子,然后說道:

  “昨天因為你,我才沒有挨揍,到飯點了,我請你吃個飯吧,當感謝你。”

  “要不是你,我可能還在醫院住院。”

  洛白肯定是不想挨揍的,昨天是迫不得已,都準備好了出院就收拾人,或者住院期間就送他們去搬磚。

  揍他可以,但是已經在暗中標注好了代價。

  他還是有兩分正義感的,不是那種吃瓜的人,看著都不幫忙。

  大概是他不缺錢吧,所以膽子大,人嘛!

  她搖搖頭:“你本意是幫我們,應該是我請你吃飯才對,不過,我請不起比吃太好的,我才剛找到工作。”

  洛白剛才就注意到她的衣服,只是很普通的衣服而已,昨天因為是晚上,他都沒有注意看。

  今天白天的時候,他才看清楚,很質樸的感覺,只是她好看,下意識不去注意其他的。

  這姑娘不富裕但是她很誠實,剛才不想給錢就看出來了。

  她是真的不想給,還據理力爭想讓對方賠她一筆,可惜沒有成功,她打人了。

  想法很可愛!

  “就這樣說定了,你才剛工作,以后再說,今天我請你吃飯。”洛白做決定。

  洛白一臉篤定,她只好點點頭。

  人窮志短,她就剩幾百塊錢了,又得省著用了。

  “你叫白…”他剛才看到了個白,問其他的他不知道。

“我叫白菜!”她直接回答道  真搞不懂她爸媽怎么想的,叫這個名字,雖然很好記,但是真不合適女孩子啊!

  白菜,白菜…為什么叫白菜呢?

  “好吧,我叫…洛白,你好白菜!”

  差點說成我叫豬,第一次,這么自愿的可以承認,自己叫豬。

  就因為白菜。

  “你好!洛白,很高興認識你。”白菜和他握握手,笑的很燦爛。

  很久沒有聽到這種回答了,好像小學以后就沒有了。

  她是真的很高興,洛白發現她和謎題似的,單純的很,又好像不是完全單純。

  洛白才發現,她的手上全是老繭,和吳燁手上的老繭差不多。

  “你這是…練兵器的?”洛白問她。

  白菜點點頭:“對啊,我練大槍的!”

  大槍啊,洛白腦子里都是那種兩米來長的大槍,被她舞的密不透風。

  真猛!

  扎人…不敢想。

  吳燁以前老是和他說,他一個人可以打自己七八個,以前洛白是不相信的,但現在他完全相信。

  這個例子不就在這里嗎?菜都可以打八個,吳燁打十六個他都不覺得奇怪。

  燁哥啊!一直在讓著我!

  特意找個一個不貴的飯店,洛白點了兩個肉菜,她看了一會兒,才想了想,點了一個豆腐和湯。

  細節決定一個人的現狀,洛白發現她是真的很缺錢。

  唉~!

  “白…還是叫你菜菜吧,你是剛來魔都嗎?”洛白問她。

  白菜點點頭:“我剛畢業,來大城市看看,不過我學歷一般,現在在做武術教練。”

  她還是一個人,挑翻了一家拳館,才得到了一份教練的工作,不過沒有什么榮譽,她工資一般。

  昨天本來是慶祝找到工作的,結果遇到一群流氓,她已經一忍再忍,還是忍不住出手了。

  打架太貴了,兩百塊錢就沒有了。

  “那你現在住在富力廣場附近?”洛白昨天吃飯的地方,就在樓下,她們晚上都在,應該是住在附近才對。

  “沒有在廣場哪里,哪里太貴了,我住不起,現在我們住在廣場后邊。”白菜說道。

  她對于自己窮這個事情,一直很坦坦蕩蕩的,沒有一點掩飾。

  在她看來,窮又掩飾不掉,沒有必要裝得自己不窮。

  “這樣啊!”洛白知道了,后面有很多老樓,還有不少隔出來的單間在出租。

  突然不知道和她聊什么的洛白,看見服務員上了茶水以后,給她倒了一杯茶,掩飾了一下自己的尷尬。

  一直都能說會道的,突然被卡住,洛白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么了。

  “昨天和你一起的,是你妹妹嗎?”沒有話題,洛白找了個話題。

  不說話,太尷尬了,他都不記得自己多少年沒有這樣了。

  “對啊,那是我表妹,我們一起來魔都的,現在住一起。”白菜回答。

  洛白哦了一句,然后又卡住了。

  要是和那些茶里茶氣的小姐姐聊天,洛白可以有很多話,當然也有很多話題。

  聊化妝品,包包,奢侈品,車房,事業,和白菜,能聊這個?

  她都沒有一個首飾,出了一眼就知道的五毛錢頭繩。和這種姑娘聊天,他是真的不知道應該怎么聊。

  臥槽,真尷尬啊!

  多少年沒有這么尷尬了。

  洛白看了看手機,又把目光收回來,她都沒有玩手機,撓撓頭,洛白感覺自己太遜了。

  “你怎么感覺有點不太舒服?”白菜注意到他不對勁,看著他問道。

  她不了解洛白,只是覺得他人挺不錯了的,有正義感,而且讓她少賠錢了。

  最重要的是,第一回知道了被爸爸以外的男人保護的感覺。

  她是個想法簡單的人,洛白長的好看,人也挺好,當朋友很不錯。

  有錢沒錢,她沒有考慮。

  “沒,就是和女孩子聊天,不知道聊什么。”洛白回答。

  和好女孩聊天,他很卡,專業不是這個,沒辦法。

  “哇,你好內向啊!”白菜忍不住笑。

  內向…他一言難盡。

  白菜,有點習武之人的英姿颯爽,說話也是直來直去的,沒有那種扭捏,有什么說什么。

  洛白覺得這是一種單純,就是這個大染缸里,也不知道她能不能保護好自己。

  不是能打,就能保護好自己的。

  “是嘛!性格就是這樣吧,你為什么剪短發?我不是說不好啊,就是覺得很少女生這樣剪。”洛白問她。

  “因為好洗頭。”白菜笑著回答:“想不到吧?”

  洛白點點頭,確實是想不到,就為了洗頭方便,剪了一頭男生發型。

  不近距離看,都不知道她是女生。

  “因為早上要練武,一身汗,每天都得洗,索性剪了一了百了,剪完了,才發現你們男生洗頭真方便啊!”

  “而且去公共廁所,很多女生還會尖叫,說我是流氓。”

  嘖嘖!這姑娘真直。

  聊了一會兒天,飯菜來了,洛白給她打好飯,然后端著碗開始吃飯。

  “這碗好秀氣。”白菜拿著碗,一大口就去了五分之一的米飯。

  洛白:???

  血盆大口。

  他一個男生,都沒有這么豪放的吃法,他見過的女生很多,讓一起吃過飯的女生也很多。

  白菜,是第一個這樣吃飯的。

  注意到洛白在看她,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飯量大,不熟悉的朋友可能有點不習慣。”

  “以前都是用海碗,這種碗,現在都沒有習慣。”

  她還特意的解釋了一句,平時都是在家里吃飯,不在外面吃,也是因為她飯量大。

  中在外面吃,好多時候因為別人的目光,不好意思而吃不飽飯。

  “沒事,你按照你習慣了方式吃,我不介意的,而且女生吃得多基本上都健康,挺好的。”

  “再說了,你是練武的人嘛,吃得多很正常,沒人介意這個,你也不要管其他人怎么看。”

  “自己填飽肚子,才是最重要的。”

  還保留著哄女生的技能,洛白立馬就說了一堆她能接受的話。

  “唉,真的,我發現你好會說話哎!”

  說的他都不好意思了。

  白菜這個女生,給他了一種很奇怪的感覺,怎么說呢,就是有趣的靈魂。

  她和洛白認識的其他人,完全不一樣,就是很奇特。

  “你這么會哄人,是不是那種,有很多女朋友的?”白菜問他。

  聽表妹說,長的好看的,又會說話的男生,很討女孩子喜歡。

  洛白搖搖頭:“我現在沒有女朋友!剛分手了!”

  昨天就分手了,他現在是單身。

  “啊,不好意思啊,我不該問的,提到你的傷心事了。”難怪昨天聞到他身上的酒味了。

  白菜一邊道歉,已經開始吃第二碗飯了,打的滿滿的。

  洛白嘖嘖稱奇。

  拿著手機,洛白看了看昨天的視頻,很多都是在討論白菜能打幾個,還有人說她對象一個月挨幾次揍。

  各種討論的,提到他的,大部分都是說慫。

  “白菜,你想不想賺錢?”洛白問她。

  白菜抬起頭,眼睛是布靈布靈冒光的,迅速的點點頭:

  “想啊!”

  “我要給爸媽蓋大瓦房,要養很多牛羊豬,要承包很多地種莊稼,還要挖幾個大大的魚塘養魚。”

  “你是需要保鏢嗎?我很能打的!”

  質樸的愿望,不過他不需要保鏢,沒看到凌晨都沒有保鏢嗎?

  給她看了看昨天的視頻,然后她疑惑的看著洛白,眼里全是問號。

  “你不看短視頻?”洛白問她。

  白菜不好意思的笑道:“我流量不夠!”

  洛白扶額。

  啊~為什么會遇到這種可愛的貨色。

  “我教你賺錢,怎么樣?”洛白問她。

  白菜遲疑了一下,認真的想了想:“我沒錢付學費啊!”

  洛白看了看她:“我們是朋友!不談錢。”

  “親兄弟還得明算賬呢!”

  “可以賺幾十萬,多的可以賺幾百萬哦!”

  “干了!”白菜愣了幾秒鐘,迅速回答,連飯都不吃了:“你說,要我怎么做?”

  幾百萬,那得多少錢?

  一個屋子不知道夠不夠裝,可那么多錢怎么花呀?

  她沒發現,自己口水都留下來了。

  揉了揉鼻梁,他有點拿白菜沒辦法,這個女生,真的是讓人不知道說才好。

  財迷,單純,坦誠,直率,而且樂觀。

  他沒想到,這輩子吃個燒烤而已,會遇到白菜這種女生。

  “先吃飯,賺錢的事情,得一步步來。”洛白說道:“而且,你先擦擦口水。”

  白菜才反應過來,尷尬的臉都紅了,第一次看到她臉紅,落白和第一次見到火燒云的時候一樣。

  有些沉迷。

  “怎么了?”

  洛白搖搖頭:“沒事,快吃飯吧!”

  白菜點點頭,開始大口扒飯,飯菜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減少。

  吃完飯以后,一下午的時間,洛白都在教她賺錢的事情。

  晚上的時候。

  吳燁家里,凌晨在吳燁的被子里窩著,吳燁在地上打地鋪。昨天被打攪了,今天吳燁總算是成功了。

  “姐姐,能不能…分為一半的位置?”吳燁問她。

  凌晨笑嘻嘻的看了看他,然后搖搖頭。

  意料之中。

  “今天我已經知道八爺在哪里找到的金幣了,明天一起去啊!”吳燁說道。

  詳細的定位已經有了。

  凌晨想了想,然后點點頭:“好,下班去!”

  吳燁坐起來,然后趴在床沿,看著她,沒有說話,看了半天才說道:“你怎么這么好看呢?”

  凌晨被問的臉紅。

  然后吳燁坐在床沿:“沒事我就陪你聊聊天。”

  凌晨答應了。

  三分鐘后的吳燁靠著床頭:“這樣聊天舒點。”

  五分鐘后,吳燁被臉紅的凌晨踹丟在地鋪上。

  凌晨整理了一下凌亂的衣服。

  說好的親!

  他又犯規了。

  ------題外話------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