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25 生多少算多少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晚上在酒吧的時候。

  洛白接到了一個微信好友申請,拿著手機,他點開頭像看了看,和印象里已經不一樣了。

  氣質大變,形象也不一樣,不見還有一些美好,真正見到了,反而美好喪失了不少。

  只是洛白看完以后,就把手機重新收起來,然后抱著旁邊的妹子,妹子給他喂了兩塊水果。

  只是平時都很愉快的他,突然感覺喪失了那種愉快的感覺,看著新認識的妹子,他突然覺得有些莫名其妙的煩躁情緒。

  努力把這種情緒壓制住,洛白聽著駐唱歌手的情歌,那種這也不是,安那不是的情緒越發嚴重起來。

  就感覺很煩。

  “誰加你啊?”旁邊的女生問他。

  顯然,她雖然也茶,但是茶的不到家,這種事情她就不應該管。

  洛白看了看問話的姑娘,笑著敷衍道:“一個朋友而已,可能是還我錢,不過我不想要。”

  旁邊的女生:???

  “要啊,干嘛不要?”她建議道。

  洛白看了看她:“你不懂,有些賬,還不如不要!欠著更好。”

  她不明白,又給洛白遞了塊水果,洛白擺擺手,沒有吃。

  翹著二郎腿,洛白靠著沙發,靜靜的也不說話,不知道想什么。

  在這個多少有些吵的環境里,他越發想安靜安靜,越是這樣吵,他感覺越煩。

  沒坐多久,他就和身邊的女生說了幾句,然后就起身準備離開酒吧。

  旁邊的女生看了看他,提醒了一句:“洛哥哥!明天還去逛街嗎?”

  搖搖頭洛白回答:“等我電話!”

  說完他就走了,留下妹子一個人在卡座,尋思著逛街是不一定了,她走到前臺,要了兩瓶不便宜的酒水。

  沒在意服務員小妹的眼神,提著酒自顧自的離開。

  洛白還在電梯里,他發現自己好像沒有去其他的地方可以去,就直接回家了。

  在門口的時候,還遇到了王嫂,注意到他表情不對勁,王嫂都沒有和他說話,反而離他遠了點。

  整的洛白很無語。

  拿出鑰匙打開門,把手機丟在一邊,從冰箱里拿了兩瓶酒,坐在沙發上,給自己倒了一杯。

  看著窗外的遠處,慢慢的喝著酒。

  “小愛!”

  “我在!”

  “放首純音樂!”洛白喊了一句。

  舒緩的音樂聲響起來,他才感覺自己靜心了不少,又準備拿過手機,手停在半空中片刻,還是收回來了。

  “犯什么不好?不要犯賤!”他這樣告訴自己。

  明顯可以感覺到,自己很不開心,不過他覺得,大部分的不開心,其實都是自己調節。

  哪怕是他現在,完全可以找吳燁他們聊聊天,說說話,洛白還是選擇自己調節。

  不是以前了,以前大家時間多,現在寧渠和吳燁,都有自己的事情,他想了想還是自己待在家里。

  突然才發現,不開心的時候,他不知道自己應該去哪里,又能去哪里。

  除了家,除了吳燁他們幾個好朋友,他好像什么都有,又像是什么都沒有。

  物質生活可以很豐富,但是他和吳燁他們不一樣的是,他的靈魂好像并不厚重。

  他以為自己是真正的浪子,結果卻不是這樣。動搖他的情緒,似乎只是個簡單的事情。

  這么多年了,早該拋到腦后,他卻一直放在眼前。

  很傻,也很遜。

  挺羨慕寧渠有堅持不放棄他的顏潸潸,也很羨慕吳燁有滿眼是他的凌晨,還有黃原,也有悄悄喜歡他的隔壁老板娘。

  他自己呢?

  只有記不住數量的前女友,還把他整的再不相信愛情的初戀,以及一個月賺生活費的小酒吧。

  “難怪一個個都想好好的談戀愛,生活里,確實是得有個長期伴侶,而我好像只有長期,沒有伴侶。”

  洛白看著窗外,那是城市的萬家燈火,總感覺寧渠和吳燁都是有家的人,他自己只是有房子而已。

  洛白的生活一直都挺兩極化的,一邊是富裕的花天酒地,一邊是獨自的扛著孤獨。

  日子就是日復一日。

  “一個人也挺好的。”他在說這個話的時候,其實自己都知道底氣不足。

  自覺已經看透了愛情就是個殺豬盤,其實內心也有向往當豬的時候。

  特別是吳燁他們一個個,都有那么一個自己喜歡的姑娘,他就很迷茫了。

  嘴上說著單身萬歲,內心還是默默流淚,一直在輪換,其實還是渴望有個唯一。

  不少朋友說羨慕他,其實他們懂個雞毛,做海王的日子,并不是他們想的那么好。

  就這樣,洛白難得安靜的想事情,而不是滿耳朵啊,哦,嗯。

  一直到兩瓶酒喝完,洛白才拿起手機看了看,放大圖片看了好一會兒。

  “真的,以前真傻!”

  “又不是凌晨漂亮,也沒有顏潸潸付出,還沒有老板娘身材好,什么都沒有,我還喜歡!”

  “愛情這種不講道理的東西,還是不要碰。”

  看了一下,他又把手機放在下,自始至終,洛白都沒有去點那個簡單的同意二字。

  “往事隨風,往事空空,往事飄出腦海中。”洛白想了想,還是把消息刪掉。

  眼不見,心不煩,不想那么多。

  事情,就這樣過去了,就像是告別過去一樣,不管是不是心里有情緒,都一刀砍了。

  舍不得唧唧,哪能練辟邪劍譜?

  隨便把外套丟在地攤上,邊走邊把褲子丟一邊,因為熟練,他都沒有摔跤。

  洗個澡,舒服的躺在被窩里,他抱著一個抱枕,微醺的狀態下,感覺特別的放松。

  酒是個好東西。

  “海王大人今天居然是一個人睡呢!”洛白忍不住笑。

  好像,他的連樁記錄被破了,已經堅持了不少時間了。今天,他選擇了很久沒有想過的早睡。

  換成之前,還在聽交響樂。

  哪怕是寧渠就和他隔著十來米,而且他也知道寧渠在家里,他都沒有去打擾寧渠他們。

  洛白…其實很獨立倔強。

  越是覺得他抗不住的事情,他反而越是能抗住,越是容易得事情,反而越是扛不住。

  閉著眼睛,他強迫著自己睡著。

  他隔壁,寧渠和顏潸潸在廚房做飯,顏潸潸炒菜,寧渠在給他打下手,兩人臉上滿是笑容。

  旁邊的操作臺上,還放著兩包中草藥。

  抱著顏潸潸的寧渠,笑的一臉幸福,顏潸潸時不時的,也會回頭看看他一下,然后和他說話。

  寧渠就趁著機會親她一口顏潸潸則是給他一個白眼。

  他們樓上的17樓。

  吳燁認真看著微波爐,數著時間到了,戴著厚厚的手套,把里面的盤子端出來,然后拿著盤子在手機攝像頭前展示。

  手機屏幕上,還可以看到開著車的凌晨,說著辛苦吳燁做那么久的飯,吳燁則是回答為一都不辛苦。

  再遠一些的地方,黃原悄悄地發了個消息出去,又看了看身上的白襯衫,彎腰又把鞋子上的灰塵擦了擦,然后就聽到信息聲音響起。

  點開語言,就聽到女聲傳來:在路口等著。

  黃原開心的在原地跳了好幾圈,立馬開著旁邊的車子,黃原一腳油門,出了停車場,在不遠處的路口停下車。

  時不時的,還會看一下后視鏡,沒等多久,車門就被打開了。

  有著一頭酒紅色頭發,身材超級爆炸的女子,拉開車門坐在副駕駛,一邊系安全帶,一邊問他要去那嘎達。

  只有洛白,抱著枕頭在睡覺,而且睡得不怎么樣,一個突然的驚醒,大口的呼吸著空氣。

  他做噩夢了。

  夢到和東方淼結婚了,然后她有寶寶了,生孩子的時候,他在產房門口緊張萬分。

  聽到孩子的哭聲了,護士說是母子平安,最后孩子抱出來的時候,他才發現皮膚是黑色的,洛白如遭雷擊。

  這不是噩夢是什么?

  “屮,簡直了。”

  一句國罵以后,洛白坐起來,完全沒有困意了。本來就長期習慣晚睡的他,突然早睡,完全不習慣。

  而且,那個夢很恐怖。

  他并沒有考慮過,東方淼出國會怎么樣,但是…潛意識,給了他答桉。

  日有所思,才會夜有所夢。

  終究,他潛意識里還是覺得,他開小汽車碾過的路,可能人家又開著大卡車碾過了。

  潛意識里,已經無法接受了,他這一刻,算是側底認清自己的想法了,反而覺得無比的輕松。

  以后不需要再考慮那么多,現在已經看的很清楚了。

  “有點餓了,還睡不著。”看了看手機,就睡了半個小時左右。

  無奈,他只好穿著衣服,去樓下的烤肉店吃點東西。

  這個點,客人很多,點好烤串,洛白要求打包帶走,不準備在店里吃。

  找了個位置,坐在椅子上等著,一身褲衩拖鞋的他,除了靚一些,并不是多顯眼。

  本來也坐的好好的,大概是生活太平靜,總要給他找點事情。

  看著幾個醉醺醺的男人,對著他前面桌的兩個小姑娘污言碎語,洛白克制了一下,以為他們會收斂,結果越來越過分,實在是有些看不下去。

  那是七八個紋身大漢,高矮胖瘦不一,瘦的和竹竿似的,胖的和孕婦似的。

  時不時亮一下手表,金鏈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喝醉了,就覺得天老大他老二。

  都準備伸手了,顯然,兩個姑娘也覺得忍不下去。

  “喝醉了就早點回家,欺負人家小姑娘干什么?顯得自己多能?”洛白走到他們中間,把一個準備伸手的瘦子拉開。

  這種情況下,洛白實在是看不下去。兩個女孩子被他護在身后,看著眼前虎視眈眈的幾人。

  “誰特么褲襠!沒有拉好,把你漏出來了?”一身滿背的桃心男推了他一把。

  洛白瞇著眼睛,慣性往后退了兩步,被穿著白衣服的短發女生撐住他。

  洛白轉頭說道:“你們先走吧,這些人喝醉了酒,就無法無天的。”

  這不是洛白說的,而是他們自己說出來的,說的話相當囂張,這種人,洛白見過不少。

  要是真正有實力的,不可能這樣煞筆。

  一頭短發,眉清目秀酷酷的女孩子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圍著他們的幾個大漢。

  她臉上沒有多少害怕,而是問洛白:“你不怕?”

  洛白搖搖頭,也不是不怕,就是看不下去:“你先跑,還能幫我報警,打個急救電話什么的。”

  她忍不住笑出來:“那你還.....”

  “都看到了嘛,就不能當沒看到。”洛白回答。

  他身后的短發女生笑了笑,看了看旁邊的表妹,她表妹也笑了一下,可惜洛白沒有看到。

  被洛白無視了一下,黃毛看不下去了,當著他們面,根本就沒有把他們當一回事。

  自我感覺,完全沒有面子。

  他們哥幾個都是江湖中人,面子能丟嗎?那肯定不能。

  “還特么聊天呢,走,看你們今天誰能走。”

  “就你愛多管閑事?”

  “就你特么英雄救美!”

  一邊說,還一邊對洛白推搡。

  旁邊的吃瓜群眾,都在心里默默的為他默哀,估計這個年輕人,得被一頓毒打了。

  看著眼前的七八個人,洛白尋思自己可能打不過,拿出手機準備報警,手機剛拿出來,就被一把拍在地上。

  使用暴力破壞他人財產,加一條。

  “真覺得你們就無法無天了?”洛白皺眉。

  話才說完,洛白就看到拳頭朝自己揮來了。

  這個時候,洛白很后悔吳燁不在,要是吳燁在的話,他們幾個小餅干,分分鐘就得拿下。

  不過他沒喝醉,下意識的準備格擋,剛有動作,就被人往后一拉,洛白往后退了好幾步,跌坐在塑料椅子上。

  然后,一道身影從他旁邊略過,洛白愣愣的看著從旁邊沖出去的短發女生。

  幾步助跑,凌空一腳,身姿翻飛,帥氣嗶人。

  她的腳背,準確的擊打在黃毛的臉勢大力沉,洛白都看到了黃毛飛出來的牙齒,然后就是倒地捂著腮幫子的黃毛在慘叫。

  被這樣一腳,應該很疼吧?

  落地的妹子,動作相當瀟灑。

  又是往上直直的一拳,準確的打在另一個胖子的下巴上,又迅速接上一個掃堂腿,另一個家伙直接倒在地上。

  擊打下巴,腳踝,手腕,一次一個人,次次有人倒,最后一個被她一腳橫踢,倒在地上。

  從洛白的視線來看,她很輕松瀟灑,也很矯健靈活,而且和吳燁說的一樣,每次擊打都是直擊要害。

  臥槽。

  比他還高的胖子,在她面前就像是小朋友一樣。等她站在原地拍了拍手的時候,其他人已經躺在地上哼哼了。

  和洛白一樣目瞪口呆的人,不在少數。不少人拿著手機,把這一幕記錄下來。

  姑娘揪著其中一個人的衣領:“今天這個事情,知不知道怎么說?”

  威脅的意思很明顯。

  “知道知道,都是我們的錯,對唔起,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

  “對不起。”

  “對不起。”

  除了嘴巴不能說話的,能說話分都開始道歉了。

  還幾個被她打了下巴的,打了臉的,嘴角還在出血。

  她也算是出氣了,要不是收著力,這幾個人她能送去ICU。

  “滾,以后喝點酒再欺負人,見你們一次打你們一次。”她還不解氣,又捶了一拳。

  洛白還坐在椅子上,看著互相攙扶的一群流氓離開,還在震驚里無法自拔。

  第一次知道,原來女生里,也有和吳燁一樣能打的。

  干凈利落,瀟灑自如,俠氣翩翩,簡直就是女俠啊!

  洛白在發呆,一直到人家姑娘走在他面前,彎腰撐著桌子問他:“小哥哥,沒嚇著你吧?”

  洛白看著距離他幾十公分距離的清秀姑娘,關鍵是她笑的很溫柔,就感覺很離譜。

  剛才捶人的時候,她可不是這樣的,完全是兩個樣子。

  短發姑娘,其實五官端正,長相清秀,一頭很短很短的男士短發,顯得她很帥,就是很靚仔的感覺。

  偏偏身材又不是那種直線,而是該有的都有,卻顯得相當協調,藏在一身運動服里。

  大眼睛,高鼻梁,面色白皙,元氣滿滿,如果她留長發,應該是個很美的女生。

  底子有,什么發型都好看,這個短發女生還是正常范圍,凌晨按照,就是開掛的。

  “啊,我沒事。”洛白坐起來,看一眼就知道,是他不能招惹的款。

  “今天謝謝你了。”她還先和洛白道謝。

  洛白挺尷尬的,搖搖頭,他什么都沒有做,談不上謝謝,而且都是她自解決的。

  三拳兩腳就就解決了,她們這些習武之人,總能讓人家心平氣和和他們講道理。

  她把洛白的手機拿在手里,按了一下,確定沒問題,然后才遞給他:“小哥哥,你的手機,沒有壞。”

  “謝謝啊!”洛白接過手機。

  “要不要加個好友?”她倒是很熱情,覺得洛白是個好人。

  長的好看,有熱心,交個朋友這種想法也是突然出現的。

  看了看她,洛白想了想,還是沒有答應,大家都不是一個類型的人,混不到一起的。

  這姑娘是個好姑娘,他自己卻不是什么好人,沒必要交朋友。

  大家玩不到一塊。

  “不用,我也沒有幫上什么忙,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好人,你誤會我了。”

  洛白回答,把老板打包好的東西結完賬,洛白就離開了。

  不是裝酷,反而是覺得尷尬,本來以為人家是弱女子,結果人家是武林高手,他早知道的話,就不會出頭了。

  站在旁邊看戲多好,還能拍個視頻,搞不好還能得到一兩萬贊。

  那至于這么尷尬。

  啥也不是。

  看著洛白離開,她還在想洛白剛才的話,他不是什么好人。這年頭還有人自己說自己不是好人的,真的是好笑。

  “姐,不是一直說要嫁個愿意保護你的人嗎?這個就可以!”旁邊的表妹笑嘻嘻的說道。

  她搖搖頭:“人家對我沒想法!他和那些流氓不一樣,看得出來的。”

  剛才洛白拒絕的很干脆,連交朋友的想法的都沒有,能有其他的想法才有鬼了。

  挺有正義感的。

  她摸了摸自己的頭發,自己這樣子,怕是能能和男生當哥們。

  看了看旁邊的表妹:“剛才她落下的名片呢?”

  表妹笑嘻嘻的拿出幾張名片,然后遞給她,這是洛白剛才從口袋里掉出來的。

  洛白習慣帶幾張名片,主要是為了撩妹用,基本上每件衣服,或者褲子了就有幾張名片。

  黑鳳梨酒吧,洛白1336…

  原來他叫洛白。

  “表姐,黑鳳梨,那不就是那個酒吧嗎?你看,那么大個招牌。”指了指不遠處的酒吧招牌,她和自己表姐說道。

  從這個位置看過去,正好可以看到酒吧的招牌,滿是霓虹燈的招牌,很顯眼。

  也難怪他會在這里吃東西,還是打包帶走,估計就是住在附近的。

  “姐,你不試試看加一下他?”

  搖搖頭,短發妹子把名片收起來,人家都沒有想法做朋友,就不要去打擾人家了。

  徒增人家的煩惱。

  “不了,沒必要。”她回答。

  她表妹答應一聲:“嗯,先回家吧,實在是運氣不好,剛搬過來就遇到這種事情。”

  短發妹子結完賬,拉著表妹準備離開,臨走之前,還和老板道歉,她有些不好意思,因為她,老板差點蒙受損失。

  老板表示沒有關系,錯不在她們,還給她們免掉了零頭。

  不過她們取得方向,也是同一棟樓,不過洛白在她們前面走,她們并不知道。

  洛白回到樓上以后,看了看鋼化膜碎掉的手機,他把鋼化膜扯掉,嘆了嘆氣。

  尷尬就算了,還賠了幾十塊錢的鋼化膜,簡直是得不償失。

  不過那個姑娘,真的是干凈利落,那些人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洛白重新開了瓶啤酒,打開燒烤,坐在椅子上吃著燒烤,看著手機上的電視連續劇。

  時不時想起那個清秀的女俠,也只是會心一笑。

  他知道自己的圈子,就像是他自己說的,他不是什么好人,那句話是真的沒有水分。

  洛白不是吳燁,吳燁是開玩笑,他說的是實話。雖然印象深刻,但是他還是選擇理智一點。

  不想傷害人家,他現在也不想被別人受害自己。經歷多了,早就過了不理智的年齡了。

  他是愛茶,不是這種正經款。

  這種風格不合適他,哪怕是有機會,也不合適他,更不說一面之緣了,以后都沒有機會再見都兩說。

  不主動,連以后的可能性都不會有的,不過他是自己主動掐斷的。

  “就是從樓上飛下去,就是沒有對象,以后也不能找個這種對象,日子都沒發過了。”

  “心疼她以后的老公,被按著一邊打,一邊問洗不洗碗,做不做家務,交不交糧。”

  “真慘啊!”

  這種戰斗力,一般人根本不要考慮,就像車一樣,買得起那種開那種。

  拿著幾千塊錢看BBA,根本吼不住。

  “有一說一,打架的要樣子真瀟灑。”洛白喝著酒喃喃自語。

  樓上。

  此時此刻,吳燁和凌晨還在吃飯剛才有點堵車,她也才剛回來不久。

  吳燁今天,特意給她做了脆骨和烤五花,凌晨嚼著脆骨,嚼的卡卡作響。

  烤的干干的五花,被她沾著辣椒面,包著生菜一口吃掉。

  “緣分不到吧,可能還沒有遇到合適他的女生,每個人都有那么一個合適的人在等著他,還沒有遇到,就不會相信。”

  凌晨聽到洛白的事情以后,有點感慨,如果不是被傷害的厲害,他可能完全不一樣。

  現在也可能不是海王,而是個很暖心的男生。

  吳燁很贊同。

  凌晨的想法和他差不多,他也是這樣覺得,緣分不到的時候,遇到的都不是對的人,緣分到了的時候,才能遇到那個對的人。

  他自己就是這樣,等了那么多年,不是才遇到凌晨嗎?

  “就不知道什么人,以后才能讓他收心了,現在都在外面混野了。”

  一個月十來個女朋友,吳燁買衣服都沒有他找女朋友塊。洛白要不是防御做的好,現在可能都在ICU里。

  而且習慣了以后,沒一個人給他改,他自己也改不掉。

  “大象野不野,狼野不野?還不是被人馴服了。”

  “就是沒遇到馴獸師而已,遇到了以后就服服帖帖的,還海王,就是球王都不行,這叫一物降一物。”

  凌晨把碗遞給他,吳燁給她打好飯。

  不過,吳燁覺得這種人很難得遇到,洛白還不知道要多久才能遇到。

  他屬于是那種,把自己保護的和王八似的,這么多年,就沒見過有人破開他的防御。

  還是以前留下來的后遺癥,直接一次就給他整怕了。

  “希望他早點遇到那個對的人!”吳燁說道。

  “會的,該出現的時候,不經意就出現了。”凌晨給他夾了一塊排骨:“吃點脆骨,補鈣。”

  “喝奶才補鈣,這個能補多少。”吳燁嚼著骨頭。

  他也挺喜歡脆骨的,嘎嘣脆,嘎嘎香。

  “那我給你找個額娘。”

  “你這人,總是喜歡舍近求遠,這樣可不行。”

  凌晨敲了他一快子。

  她現在沒有。

  “沒事,我再等幾年,到時候有多余的,勻點給我!”吳燁回答。

  已經有朋友說過了,那玩意兒,老公都不喝。

  據說只有寶寶才喜歡,大人根本接受不了,現在吳燁說的厲害,到時候估計也是拒絕。

  “就就說不喝怎么辦?”凌晨問他。

  吳燁一愣。

  “你說怎么辦就怎么辦!”

  “記住你說的話。”凌晨看著他說道。

  吳燁笑了笑,牛這種東西,先吹為敬,以后的事情,現在可確定不下來。

  “可以的話,我想先習慣一下。”吳燁說道。

  被凌晨敲了一快子。

  她不接受這種無禮的要求,而且現在她完全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

  開門見山還歷歷在目。

  “后天就差不多忙完了,到時候和你一起回去看看叔叔阿姨。”凌晨提到這個事情。

  她這兩天,已經在加快工作進度了,就是想著早點忙完,好準備一下。

  已經想好了,還是去看看吳燁爸媽,遲早要見的,早點有早點的好處。

  什么事情都有的第一回,見面了,以后就不會再覺得尷尬了,畢竟一回生二回熟。

  本來準備下半年的,吳燁媽媽提過好幾次了,再不去她也覺得不好。

  “想好了?沒想好就再緩緩也行,隨時都可以去的,你別為難自己!”吳燁說道。

  吳太太的助攻很明顯,凌晨顯然吃了這一套。

  不過吳燁不想她太為難自己,還沒有準備好的話,就等兩個月都可以的,又不是等不起。

  凌晨搖搖頭。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凌晨回答:“要把男朋友弄回家給自己洗衣服做飯帶娃,總要先過未來婆婆那一關的。”

  開玩笑,他是霸總好吧!

  再見洗衣服做飯,帶娃做家務,那不可能。

  “以后我帶孩子?”

  凌晨點點頭:“對啊,爸爸帶的孩子,抵抗力更好,更堅強,也更活潑,而且外向一些。”

  吳燁不知道怎么說,這屆家長可不好帶啊!

  他對于自己能不能帶好孩子這個事情,是深表懷疑的,雖然孩子很可愛,但是他沒帶過。

  “為什么不是你帶?”吳燁問她。

  凌晨看了看他,然后指了指自己:“我,要努力給娃多賺個五百億出來,你行你上?”

  真的不好意思打擊她。

  他就是躺平,還能活個七十年的話,應該也有650億,加上那么多年的利息,700億應該沒問題。

  這還是他不努力,咸魚的結果。

  所以要不要生個葫蘆兄弟?小名就從星期一到星期天。

  以后一個娃給一百個億,好像也很多了,再加上凌晨給他們一個人分兩百,躺平了好吧?

  “要是只有一個孩子的話,這錢太多了吧?”吳燁回答。

  坐擁兩千億,不是人生贏家是什么?

  凌晨搖搖頭:“為什么只要一個?能有幾個就幾個,多點孩子,人丁興旺。”

  吳燁撓撓頭…那就不好算了,兩年一個,生到四十,都有葫蘆兄弟了。

  萬一還有雙胞胎呢?確實是人丁興旺了,就是他不一定能帶那么多。

  “哎,現在談這個好像早了點,前置條件都沒有達到,要不先把前置條件達成?”

  凌晨啐他。

  有點臉紅。

  孩子又不是說說就有了,還是有個過程的。

  “對你來說,最重要的不是孩子,而是生孩子這個過程對吧?”凌晨問他。

  吳燁不同意。

  “為了穩固感情,我還是建議多過兩年二人世界。”吳燁誠懇的建議。

  凌晨才不答應。

  “我都不好意思拆穿你!你那是為了二人世界?你是為了一日三餐吧?”

  “寶貝高見!其實我可以不吃飯!”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吃完飯以后,吳燁洗碗,凌晨打掃衛生,把家里整理干凈以后,吳燁教她刻字。

  慢慢的,凌晨也喜歡上了這個殼子,喜歡那種在石頭上留下痕跡的感覺。

  如果這個世界突然消失了全部人,最終能在幾千年以后留下痕跡的,也就只有石頭上的文字痕跡。

  時間能讓所有的東西消融,石頭上的痕跡會很慢。這也是吳燁喜歡篆刻的一個原因。

  凌晨在安安靜靜刻著吳燁的名字,吳燁就在她旁邊看著她,拿著畫筆畫畫。

  筆尖劃過紙張,刻刀削過石頭,就這個聲音在屋子里,有一種歲月靜好的感覺。

  吳燁看著凌晨的側臉,會心的笑了一下,雖然一直很想畢業,很想爬山,但是更想她在身邊。

  如果不是她,吳燁不知道自己會不會也是一樣。出于本能,或許還是一樣,但是感情或許不一樣。

  只為了睡,和睡醒有她,是兩個概念。

  “幫我看看怎么樣?”凌晨喊他。

  吳燁在發呆,被她喊了一聲才反應過來。

  “已經進步很大了,有我一分水平,有我爺爺百分之一的水平了。”吳燁看著凌晨的作品回答。

  凌晨忍不住笑了笑,吳燁吹牛的時候,總是喜歡挑眉,她對比過自己刻的東西,就是鬧著玩。

  也對比過吳燁和他爺爺的作品,吳燁在鬧著玩。

  老爺子刻出來的東西,渾然天成,有種本來就應該是那樣的感覺,規整,一氣呵成,有一種特別的韻味。

  吳燁刻的,就是徒有其表,她刻的,連徒有其表都達不到。

  “我再刻一個!”凌晨又拿出一塊食材,準備繼續刻。

  吳燁看著畫紙,繼續給她畫畫,吳燁畫完的時候,八爺也飛回來了,爪子上抓著一個東西。

  八爺一邊降落,一邊叫:“大哥,大哥,看我給你帶什么了。”

  吳燁和凌晨都轉過頭,八爺把爪子松開,然后落在吳燁肩膀上:“大哥,看看喜不喜歡!”

  凌晨看了看八爺,還真是什么都記得好大哥,還特意給他帶禮物。

  金燦燦的東西落在吳燁手上,是一枚圓圓的金幣。別人家里放招財貓,吳燁自己養招財鳥。

  凌晨拿過來字,好奇的掐了掐,發現有凹陷,然后才和吳燁說道:“是真的黃金。”

  八爺梳理著自己的羽毛,看了看吳燁:“大哥喜歡嗎?”

  他看到過吳燁買了很多這種金燦燦的東西,以前它帶回來,吳燁也會很開心,就特意找了一下。

  還真被它找到了,就是被一只隼追了半天。

“喜歡,你在哪里找到的?”吳燁問它  八爺看了看他:“樹里還有很多。”

  突然很羨慕吳燁,養這么一個八哥,一年賺的錢都夠換個車了。

  她家星星,只會吃了睡,睡了吃,不會尋寶,不會賺錢給自己買狗糧。

  “把剩下的全部帶回來,到時候我給你再買個媳婦!”吳燁拿著金幣說道。

  八爺痛快的答應下來。

  “要兩個行不行?”

  凌晨忍不住哈哈笑,它有點得寸進尺,還要兩個。

  吳燁看了看金幣,不是什么古代的東西,就是現代的投資性質的金幣,不知道還有多少。

  可能是誰藏的,被八爺發現了,估計不是什么好路子來的東西。

  天予不取,反受其吝。

  “能找到那個位置就好了,我們可以去看看,直接一次性帶回來。”凌晨說道。

  遇到這種事情,還挺刺激的,就像是尋寶游戲一樣。

  吳燁看了看凌晨,然后拿出一個微型攝像機,還有定位儀,給八爺安裝在脖子下,到時候它去過了,再跟著去就能找到地方了。

  這些東西都是吳燁早就準備好的,一直沒有派上用場,現在倒是有作用了。

  “大哥,我不要這個東西!”八爺反對。

  “聽話,戴著這個,我看看在哪里,到時候我直接去拿。”吳燁安撫它。

  總不可能指望八爺說詳細地址,那不現實,還是要依靠高科技。八爺算很聰明,但是也不可能說出具體位置。

  歸根結底,它只是個普通的,話說的好的八哥而已。

  吳燁看了看金幣,又看了看時間,發現已經是好幾年以前發行的金幣了,價格還要多一點。

  就算是一塊金幣一百克,就已經好幾萬,如果要是有個百十來個,算是天降橫財。

  簡直是小福星。

  安頓好八爺,凌晨凌晨待了沒多久,就準備回去了,吳燁看了看她:

  “要不住這里,我打個地鋪就行!”

  “最近一個人睡覺老是多夢還是做噩夢,要不你陪陪我!”

  不知道吳燁在哪里查的癥狀,凌晨反正是被他說的心動了。吳燁那么慘,不陪他好像有點過意不去啊!

  而且,吳燁還是打地鋪,上次還不是地鋪呢。

  “不好吧?”凌晨回答。

  “我們是情侶,有什么不好的,天王老子都管不了。”

  剛準備答應,凌晨電話就響了,從睡意兜兜拿出來一看,凌晨就跑回去了。

  吳燁氣的砸了一下靠著隔壁的那堵墻,不出意外,又是隔壁的搗蛋鬼。

想了想,吳燁決定明天點個閃送,給張楚  送點東西。

  凌晨給他發了一個晚安,就沒有過來了,吳燁只能自己洗洗睡。

  八爺還不習慣身上的攝像頭,是不是得啄一下。

  吳燁躺在被子里,刷著視頻,然后他就看到了洛白。

最強女友力  魔都街頭,女子一打七,宛如女俠在世。

  求那個坐在椅子上男生的心理陰影面積。

  看完視頻的吳燁:“……”

  洛白當時的心理陰影面積。應該確實很大。

  ------題外話------

求一下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